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推荐 网址导航 小说 美图 游戏 电影 图库 生肖星座 新闻 笑话 | IT开发 软件 手机 三沣软件 360图书馆 学霸网 装修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古典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恐怖小说 -> 医院保安亲述:晚上太平间里千万不能犯…… -> 正文阅读
 

[恐怖小说]医院保安亲述:晚上太平间里千万不能犯……

作者:无聊来做什么
医院的忌讳很多,有些万万不可冒犯……

我从小性子冲,大三的时候宿舍一起打架,冲上去一砖头给人脑袋开了瓢,硬是吓住了对面六个人,打了一场以少胜多的仗。
可也因为这件事情,原本只是帮忙的我被当成了主犯,被学校通报批评加严重警告,并且要休学三个月。
一怒之下我跟辅导员大吵了一番,自己跑出了学校,想干一番大事业。
我憋着一股劲儿,心想难道我李青云没这份书念还会饿死?
结果在外面呆了两天,身上几百块钱就花了个精光,眼看着就要流落街头了。
走投无路的我终于决定找个工作,就跑到了市里的人才市场转悠了一圈,结果发现那帮势利眼要求的工作都高,最少也要大专毕业,我这种光杆根本不符合要求。
我垂头丧气从人才市场出来,蹲在巷子口抽烟的时候,突然看到脚边一张被踩的脏兮兮招聘启事给吸引了。
罗岗路明爱医院,招聘夜班保安一名,要求年轻力壮,身高一米七以上,待遇丰厚,包吃包住,联系电话152XXXXXXX
包吃住?我乐的半根烟屁股都丢了,立刻捡起了这张招聘启事。
“五千块钱一个月,包吃住,做满一个月后加百分之二十的奖金补贴,怎么样?”张主任直接一拍桌子。
五千块?还有奖金和吃住?我一下子被这个大果子砸的懵了,这哪里是保安的工资,恐怕都比得上人才市场招的小白领了。
我有些不敢相信的低着声音问:“张哥,这工作不会是干啥犯法的事儿吧。”
无功不受禄,一个保安给这么高的工资,不让我怀疑才有鬼了。
“你这小子倒是会想”张主任笑着递过来一根烟,解释道:“放心,犯法的事情绝对没有,只是这夜班保安吧,比较特殊,非是你这种年青小伙子不行。”
特殊?怎么个特殊法?
张主任干笑了一声,“其实也没啥,就是看管我们医院的太平间,别让那些尸体出问题就可以了,由于晚上得跟一些死人待在一起,胆子小点的可不行。”
我一愣,原来这保安是要去看太平间的,这个原因倒也能够明白,毕竟现在人这么迷信,守在那地方总会有些瘆人。
“再给你加一千块钱补贴,怎么样?”看我没说话,张主任还以为我不大愿意,又补充了一句。
我寻思了一下,这一个月可就六千块钱了,做三个月能有一万多,回去的时候绝对风光。
看个太平间而已,小时候又不是没有走过山路,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难道会怕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
“行,我干了!”在六千块工资的诱惑下,我的屁股再次落到了椅子上。
“好小子,填下资料,今晚就可以上班了。”听到我答应,张主任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
等我填完了资料,张主任突然神情严肃的道:“既然你接了这份工作,有几件事情我还是得嘱咐你一下。”
第一,里面的尸体不能随便乱动,特别是太平间最里面的房间里的那具,那是一个有钱人付了双倍费用寄放在这的,千万不能有问题!
我立刻点头,这个完全可以理解,死者为大,乱碰总是不好的。再说,我没事去乱碰那些尸体作啥呀。
第二,如果有人来领取尸体,一定不要收他的什么东西,不管是什么都不能要!”
我没说话,医院总有些收红包的规矩,会这样警告我也不奇怪。
第三,每天晚上值班的时候都要点香,而且一次点三根,不要多,也不要少,还要燃完了!
如果说第二个要求还算正常的话,这第三条规矩就显得莫名其妙了,我忍不住笑着问:“张主任,这个就没必要了吧,我不信这个。”
烧香拜佛?还在太平间里做这种事情?要是给我那些朋友知道了,指不定要笑的尿裤子勒。
“这个是硬性规定,可不是玩笑,只要你做好了这些,工资不会少你的,明白了吗?”张主任却格外严肃的盯着我。
见状,我也只能点了点头,烧几根香而已,我又不会掉块肉,反正有工资拿就可以了。
既然谈妥了事情,张主任也就没说什么,安排我在医院住了下来,第二天开始上班。
第一天上班,张主任交待了不少东西,还特别叮嘱了我记住他那几个规矩,并且告诉我要点的香就在铁柜子里面,插进外面的香炉就好。
我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会做好,其实心里没怎么当回事,这种仪式在老家见得多了。
最后张主任补了一句他会时不时地过来检查,我才知道偷不了懒,只能照做。
张主任走了之后,我自己转悠着打量里面的环境。
这栋太平间是老式的平楼,因为存放尸体,里面还有冰柜这些玩意儿,温度一般都保持的比较低,墙壁上面透着一股消毒粉的味道。
除此之外,平常这太平间也没啥人过来,工作倒是非常悠闲,晚上快十二点的时候,我想起张主任的吩咐,就去打开了旁边的铁柜。
果然,里面放着一把线香,还有一个青铜香炉。
这香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做的,居然是红色,而且味道浓的出奇。
我把香炉拿出来摆好,然后用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红香,认真的插了上去。
更让我惊异的是,这香点燃后烧出的香灰居然也是红色,显得分外诡异。
一直接着点完了三根,我才把香炉收起来,算是完成了一天的工作。
接下来的两天里,我几乎每天都重复着这个没有啥变化的工作,香也每天都点,若不是工资高的话,恐怕我还真忍不了。
直到第三天,我点燃第一根香的时候,有个老头突然来了。
今儿就更新到这儿,实在撸不动了,明晚继续……
他进门就问:“小伙子,可以把尸体还给我吗?”
我笑着说大爷行啊。你把证明给我看看,我这就给你找。
这些铁架床上都有编码,开一张证明就可以把尸体领走了,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老头完全没理会我的话,又问:“可以把尸体还给我吗?”
我耐心解释道:“大爷,我们这里都是有规定的,必须有正规的证明和手续才能领尸体,不能随随便便带走的。”
老头听完这话,抬起手从衣服里抽出了一个老烟斗递到我面前说,“给你。”
我有些奇怪的说我不能要,老头才有些不甘心的走了。
当时只是觉得这老头可能脑子有点毛病,就没怎么理会,第二天晚上,又来了一个剃着平头的小年轻人,走进来便问:
“可以把我的尸体还给我吗?”
对方的语气,声音,都和昨天的老头极为相似,一时之间让我愣在了原地。
我心里寻思着这年轻人是不是昨天那老头的儿子,故意过来逗我玩的。
不过我也不好发火,只能无奈的话再转述了一遍,反正就是告诉他没有证明是不可以领走尸体的。
小平头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给我,我说了不要之后,他就径直转身走了。
我越想越觉得奇怪,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要领尸体的话,应该先去医院开证明,而不是给我递什么东西啊。
我突然想起张主任进来之前跟我说的,千万不要收任何人的东西,难道他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状况出现?
第三天晚上,我特意守在门口看看有谁会走过来,不过让我失望的是,不管是那老头还是平头青年都没有再出现,反而是一连安静的好几天。
说实话,这钱拿的太容易,反而一直让我心中有种不安稳的感觉。
这天张主任把我叫到了办公室,居然是主动表扬我工作认真负责,让我继续努力。
我倒是莫名其妙,其实这份事情,只要胆大点的都可以做,我并没有什么优势。
最后,我把老头和年轻人的事情跟张主任说了一说,他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以后有人没拿证明来问你就别理他,记住,千万不能拿他们的东西!”
走的时候,张主任又是满脸认真的吩咐我。
我表示自己会听之后便跟前者告辞,准备先去食堂吃个饭。
这半个月以来我也发现,医院里其它的员工差不多已经认识我,但好像大家看我的目光都有些古怪,并且不大乐意跟我交流。
一走进食堂,我就看见两个护士在议论着什么,原本没觉得什么,但是靠近一些之后才发现,好像是在说我的事情。
我在后面默不作声的坐下,却是暗自竖起了耳朵,想听听究竟说什么。
“死了好多人!”短发护士表情夸张的插嘴道,“听说是附近一个村子的人全莫名奇妙的死了,然后有部分尸体被一个大人物买了下来,还资助了医院,把那些尸体都保存了起来,才有了这个地方。”
“哪里面的尸体都放那么久,就没有人来领吗?”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长发护士白了我一眼,“都说那一个村子的人都死了,怎么可能还有什么人来领尸体,又有人出钱,就这么一直保存着啰。”
说完这个,两个小护士似乎也感觉自己说的太多了点,互相看了一眼就端着食盘走了。
我坐在原地,脑子里却是跟浆糊一样,长发护士的最后一句话还在耳边回荡。
“整个村子里的人都死光,怎么可能有人来领尸体?”
如果小护士说的没错的话,那前几天晚上找我的年轻人和老头是什么人?
我越想越觉得奇怪,不过吃完午饭又到了上班的点,只能回到了那太平间里。
听了两个小护士的话之后,我也开始觉得这太平间没那么简单了。
首先太平间本来就是暂时存放死人尸体的地方,但是这里却是特意用这么多冰柜把尸体保存起来,究竟是准备干嘛?
这一天我都没什么心思,心想是不是找张主任把这工作给辞了,虽然不怕什么鬼东西,但是这么诡异的事情让我本能的有些反感。
因为白天的事情,我一整天都有点心不在焉。
然后我立马想起一件事情,张主任对我万分嘱咐的事情,我居然忘了!
那三根红香就摆在香炉旁边,我之前都准备好了,但是一时走神没有点上。
我偷偷看了看,也没有谁过来,那就不可能有谁看到,立刻走过去重新将那三根香点燃了起来。
虽然在这个时间已经有些迟了,但是好歹也算是点上了。
反正什么时候点的,张主任也不可能知道,难道还能因为这个扣我工资?
看着那诡异的红香,我又坐在一旁抽起了烟,结果一根烟还没抽完,就看见有人影在门外走了进来。
我顿时来了精神,腾地一下站起来,要是那老头和年轻人再来的话,我可一定要抓住他们问个清楚!
不过让我意外的是,走进来的既不是老头,也不是年轻人,而是一个穿着旗袍的漂亮女人!
这个女人非常漂亮,看得出脸上化了淡妆,眼睛和眉毛简直像是用最精细的画笔勾出来的一样,跟仙女一样。
我看到这么漂亮一姑娘,心里也是有些激动,毕竟这太平间平常就我一个活人,实在是寂寞的很。
不过我很快反应了过来,这女人不会是跟之前的老头和年轻人一样,是来问我什么可不可以把尸体还给他的吧?
但只一瞬我就隐约感觉出这个女人和之前的老头和年轻人不同,因为前面两个进来的时候,目光一直是落在太平间里的尸体上面的,而这个女人却是一进来就看着我,像在打量着什么一样。
“美女,你是来领取尸体的吗?”被一个大美女盯着,我也有些不好意思,抓着头问道。
“不是。”女人温婉的吐出两个字,我发现她的声音也格外好听。
我问道:“那你……是来做什么的?”
“我是来看你的。”女人笑着伸手在我脖子上摸了一下,我感觉她的手指冰得瘆人,顿时清醒了几分。
“我们好像不认识吧。”我退后了一步说。
女人笑了笑,突然指了指还在燃烧着的红香,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红包放到我手里。
“这是什么?”我问道。
“这是给你的。”旗袍女人把红包放到我手里后,就直接转身走了。
我看着她的身影离去之后半天才晃过神来,猛然想起自己怎么就把对方的东西给收了,而且还是这么大一个红包!
下班之后,我兴冲冲的回到宿舍,把那红包拿出来拆开。
可这一看,却让我原本平静的心情又翻滚了起来。
那红包里面装着的,居然是一叠叠的冥钞!
添加威信公众号九一神书网,回复”关门”即可获取后续精彩内容。
我顿时被这个结果弄的懵了,那漂亮的女人弄了这么半天,居然就给了这么一叠死人钱给我?
这不是逗我玩么!
我数了数那钱,居然有着整整一百张,但每一张都是崭新的冥钞,没有一张是人民币。
知道钱是假的了之后,我顿时没了兴趣,就早早的上床休息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发现自己在一条大雾弥漫的道路上,然后一群穿着红色唐装的小孩子抬着一顶红色的轿子,摇摇晃晃的朝这边走了过来。
一边走他们还一边唱歌:
“红香魂,未亡人~”
“贪财嘴,饱死鬼~”
“死人钱,活人命~”
“丢了钱,没了命~”
……
我就这么一直听他们唱歌,唱着唱着,我才发现他们居然把轿子抬着朝我走了过来,最后在我面前停下。
如单曲循环一样的童谣一下子停了下来,反而是这些唱歌的小孩一个个面色苍白的盯着我,显得分外诡异。
就在我愣怔一片被看得心里发毛时,突地,那红轿子的垂帘被人撩起,里面人探出头来,一身漂亮的金色喜冠和大红喜服。
妈呀,心里格登地一沉。
但她的脸,天,却是让我还未沉到底的心猛的一跳,这不就是给了我一叠冥钞的女人么!
嗖地一下,一股阴冷从脚底板直冲脑门。
恍惚间觉得有光!不是金黄红艳的光,是一种苍白阴冷的光!
女人漂亮的脸蛋上,两个眼珠子死死地盯着我。
冷汗蹿遍全身,我想到了逃,可两脚却不听使唤,僵得迈不动步。
呀!
她突然一把扑上来,露出一口尖利的牙齿,猛地对着我胸口咬了下去!
啊!
我大叫一声毛骨悚然,满头大汗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才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在做梦而已。
添加威信公众号九一神书网,回复”关门”即可获取后续精彩内容。
喘着气捊着汗浸的头发,女人漂亮脸蛋上诡异的笑容,还有与这笑容叠在一起的两个苍白的眼珠,似乎还清晰地浮在我眼前。
梦能够记得这么清吗?本能地用手抓抓四周,揉皱成一团的被单,一切又表明这只不过就是一个骇人的梦。
正想着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胸口处一阵发痒,抓了抓后,顿时感觉到了不对!
我胸口,好像多出了一点什么东西!
我急忙下床翻出镜子来照了一下,居然发现自己的胸口上多了一块红色的印记!
这印记是一个旋转的圈,包裹着一个菱形,真要说的话,看起来很像一只眼睛!
想起那个古怪的梦,我越发觉得有问题,决定立刻起身去找张主任问个清楚。
特么这份工作简直太诡异了,张主任必须给我个说法,不然再多钱我也不干了。
不过就当我一腔怨气找到了张主任的办公室的时候,却只看到一个中年妇女在打扫张主任的办公室。
我从她口中得知,张主任在昨天就已经出差了,现在并不在医院。
我一听顿时郁闷了,这叫什么事儿?怎么偏偏我要找他的时候就走了?
“你是不是看太平间的那个娃?”正在我暗自沮丧的时候,那帮张主任打扫的中年妇女突然望着我道。
我急忙点头,“对对对,您知道什么不?”
中年妇女摇头叹了口气,似乎是非常惋惜的说道:“那看死人的工作真没啥好的,这都走了好几个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硬要人看着那鬼地方。”
想到这里,我立刻问中年妇女知不知道之前的太平间保安的联系方式和地址。
好在这个叫兰姨的中年妇女不错,听到我要之前保安的联系方式,就帮我从资料室里面拿了出来。
我迅速的翻到太平间保安的那一栏,就看到上一任保安的名字叫做周全福,而且地址刚好离这里不远!
乘着上午还有时间,我决定过去看看。
把那地址抄好,再跟兰姨道谢之后,我就立马跑出了医院。
周全福住在一个破旧的小区里,并不难找到,我到了门口之后,便是直接敲响了房门。
片刻之后,门被打开,一个黝黑的中年男人从里面露出了身形,带着些许警惕和疑惑的看向我。
“你找谁?”
我急忙扬了扬手里的水果说:“ 您是周师傅不?我是明爱医院的,想过来……”
砰!
我的话还没说完,中年男人砰的一声便把铁门给关上了,旋即铁门的另一面传来前者怒气十足的声音:“别再来了,告诉你们,我不晓得的事情就是不晓得!”
我急忙又拍了拍门道:“周师傅,你别误会,我不是来找麻烦的,我是医院接了你位置的保安,看太平间的,有些事想问你。”
说完以后,门里面安静了几秒钟,然后房门咔擦一声再度被打开,周全福神情古怪的看着我,不过还是略微让开了身子说:“进来吧。”
我心里充满着疑惑,但看得出周全福的心情不怎么好,只能小心翼翼的将手里的水果放到桌上,陪着笑说:“周师傅,这是带给你的。”
周全福依旧板着一张脸,但神情明显没有那么防备了,我们两个就在椅子上面对面的坐了下来。
“年纪轻轻的,去哪不能混口饭吃,贪这点小钱,真是不知死活!”周全福坐下之后,当即瞪了我一眼,把大衣甩到一旁呵斥道。
我们真的不熟,刚见面这态度,妈地,是不是每个看过太平间的人,最后都会成这样子?
添加威信公众号九一神书网,回复”关门”即可获取后续精彩内容。
心里乱想着却猛然发现,周全福的一只手臂居然断了半截,而且缠着纱布,似乎受伤的时间还没有多久。
“周师傅,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那太平间……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周全福冷冷的看了一眼,举起自己那还剩下大半截的手臂,开口说道:“我这只手,就是因为明爱医院才没了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心底莫名有些发毛,因为太平间保安的本职工作,是不可能有什么会严重到弄断手臂的事情。
“这是我自己砍断的。”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周全福用仅剩的一只手点燃了一根烟,又补充了一句。
“自己砍断的?”我吓了一跳,没什么事情,为什么要自己把自己手给砍断了?
周全福吸了一口烟,脸上露出难看的神情,不过还是继续说道:“因为我碰了不该碰的东西,要是不砍掉手臂的话,这条命都保不住!”
添加威信公众号九一神书网,回复”尸体”即可获取后续精彩内容。
心里乱想着却猛然发现,周全福的一只手臂居然断了半截,而且缠着纱布,似乎受伤的时间还没有多久。
“周师傅,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那太平间……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周全福冷冷的看了一眼,举起自己那还剩下大半截的手臂,开口说道:“我这只手,就是因为明爱医院才没了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心底莫名有些发毛,因为太平间保安的本职工作,是不可能有什么会严重到弄断手臂的事情。
“这是我自己砍断的。”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周全福用仅剩的一只手点燃了一根烟,又补充了一句。
“自己砍断的?”我吓了一跳,没什么事情,为什么要自己把自己手给砍断了?
周全福吸了一口烟,脸上露出难看的神情,不过还是继续说道:“因为我碰了不该碰的东西,要是不砍掉手臂的话,这条命都保不住!”
添加威信公众号九一神书网,回复”尸体”即可获取后续精彩内容。
“不该碰的东西……”我脑中念头一转,莫名的就想起了那个女人给自己的冥钞,还有那个老头和年轻人递给我东西的动作,一股寒意慢慢从背后爬了上来。
“我看你这娃心眼不坏,劝你一句,把这份工作辞了吧,其它的别多问,你知道了只会更麻烦。”周全福语气依旧是有些冷淡,似乎是不想跟我说太多。
我愣了下,从食堂开始,到兰姨,再到他,这是第三起有人直接跟我说别做了的话。
但那种奇痒的感觉揪在心里,我哗地一下拉下了胸口的衣服,把今天早上莫名奇妙出现的印记露出了出来,“周师傅,你知不知道这个是什么?”
谁知道周全福刚看到这个,屁股像装了弹簧一样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把将我从椅子上抓了起来。
“你把这个带过来了,你死定了!”
我整个人突地被猛扑过来的周全福抓得拉直了脚尖!
添加威信公众号九一神书网,回复”尸体”即可获取后续精彩内容。
周全福突然的反应吓了我一跳,窒息的感觉一下让我惊恐不已。
这道血红如眼睛一样的印记,当真会有他说的那么诡异吗?能让这个原本还算冷静的男人此刻玩命的掐着我,差点让我透不过气来。
我急忙喊道:“周师傅,你先放开我啊!”
被我这么一喊,周全福也是冷静了下来,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不过他再看向我的眼神,居然如同看向死人一般,让我莫名的心里发颤。此前还多少抱着的那点猎奇心里,被森森的骇然压得无影无踪。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急忙问道:“周师傅,你刚刚说的话什么意思,为什么我死定了?”
周全福摆了摆手,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突然又开口问道:“你是不是有忘记点香了?”
添加威信公众号九一神书网,回复”尸体”即可获取后续精彩内容。
啊?
我惊得再次差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慌乱中使劲点了点头,会问这句话,说明周全福确实懂得一些事情。妈个比地,活人挣死人钱,当真没那么简单。
“唉,看来这都是命。”周全福叹了一口气,像突然没了全身力气一般,瘫在椅子上说道:“原本我是想救你这娃娃的,现在看来,你是注定跑不了了。”
此前梦里那紧攥全身冷汗汩涌的感觉嗖地一下又回到了身上。
我顿时急了,周全福这不是故意吊我胃口呀,急忙又问:“周师傅,你就跟我说清楚呗,什么叫我跑不了,长这东西是得了病吗?”
“如果是病就好了,至少还有希望治,可惜这东西比病可怕的多。”周全福的态度也一下子变得和善了许多。
我低下头,抚了把汗浸的脸,我知道我此刻的表情,妈地比那梦里孩子苍白的脸好不了多少。
周全福注意地看了看了,咳咳地干笑两声,将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娓娓道来:“你听过农村的粽子吧,就是僵尸,你身上长的就是尸斑,只有粽子身上会有的东西,活人一旦碰到了,就会出现这样的东西,最后变成跟僵尸一样的东西!”
“如果你不想像我一样把手砍掉的话,最好就赶快回去。”周全福又说了一句。
“什么意思?”我感觉自己脑袋完全乱了。脚底板在并不合脚的鞋子里滑了一下,妈地,全是汗呀。
添加威信公众号九一神书网,回复”尸体”即可获取后续精彩内容。
  恐怖小说 最新文章
我做了件大胆的事,半夜在祠堂里亵渎神灵…
十大真实灵异事件排行!这村恐怖祠堂排第一
原创灵异长篇故事,求多多指教
凤勾情弃后独步天下的小说
男人为什么容易掉头发,怎么止脱?
农村寺庙诡异禁忌!千万别乱进…
中出广西24岁贤淑骚逼[17:63]
和死人结阴婚到底有多恐怖?
揭露器官交易真相,极度惊悚,胆小勿入!
一张极为震撼的毕业照. 心灵上的震撼!!!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1-07 18:16:41  更:2017-01-13 19:11:17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论文大全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装修知识库
2017-1-23 10:25:50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