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租车 短信 新闻 笑话 | 开发 下载 软件 图书馆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古典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瓶邪 -> 【原创】《往生路上好好走》瓶邪 虐 -> 正文阅读
 

[瓶邪]【原创】《往生路上好好走》瓶邪 虐[第1页]

作者:叫啊爷做泥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4] [放入我的收藏夹]
架空?老师邪?学生瓶

1
傍晚六点多,城市路灯已经亮了,年轻的男子有些慌神地走在街上,暖色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显得非常温暖。
但男人好看的眉眼此刻却紧紧的锁在一起,狠狠地吸了一口烟,他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把体检报告丢到垃圾桶里,又伸手狠狠地蹭了蹭脸,勉强挤出几分苦涩的笑意。
推开门,不出所料那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甚至严格上来讲还是自己的学生的小男友已经在做晚饭了,还是那样冷冷清清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男子微微有些愣神,直愣愣地盯着那人俊秀挺拔的背影。
可以看出正在炒菜的人警惕性非常高,实际上在吴邪推门进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了,但他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直到老老实实地炒完菜,端上汤,他一边盛饭还一边疑惑,那个明明比自己大却还幼稚得不得了的家伙居然没有向往常一样扑上来。
一股子烟味从男人身上散发出来,张起灵不动声色地拧了拧眉,那对身体不好。
“又吸烟。”
“嗯,吸了几根。”吴邪漫不经心地回答,语气不似平常那般,带了深深地疲倦。
“少吸——”张起灵话还没说完,突然被男人一个熊抱打断了。他有些无奈地,暗自好笑这个有些幼稚的家伙。
“小哥。”吴邪的嗓子因为吸了太多烟变得嘶哑,不如往常那般清亮好听,烟草味扑面而来。
张起灵嗯地应了一声,呆在那动也不动任由他抱着。
“我们分手吧。”
张起灵一瞬间就愣在那里了,他甚至平静地转过身来看着那张疲惫的脸,想在他脸上找到开玩笑的神色。
但是没有,只有男人那掩盖也掩盖不住的疲倦。
“为什么?”张起灵觉得自己太平静了,因为他根本就不相信,这句话会从吴邪嘴里说出来。
“小哥,我没有开玩笑。”吴邪深深地叹了口气,说出来的话却如同尖刺一般扎到了张起灵的心里,刺出一个个泊泊的血洞“我累了,我们分手吧。”
张起灵盯着他的眼睛,那双漂亮的眼睛此刻满是倦意,吴邪不会说谎,眼睛更不会说谎。
那双眼睛曾经亮如星辰,满满当当全部都是他,而现在那双眼睛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他是认真的。
毕竟年少与吴邪,张起灵即使再老成,他也还只是个大学生,他忽然砰地把碗砸到桌子上,死死地抓住吴邪的手。
“我哪里做的不好吗?”
张起灵有些激动,甚至下了点力气,他的力气本就大的出奇,吴邪只觉得手腕骨承受不住地疼,可他没有甩开。
吴邪摇了摇头“你哪都好。”
“那你为什么要离开?”
如果不是因为不合时宜,吴邪真想笑出来,那个平常死着一张脸的人,居然也会有这样受伤的样子。
即使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吴邪还是感觉到了张起灵那眼睛死死地传递着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离开?
“你先放开我。”吴邪微微的挣扎着,他的手很疼,手腕处都红了一圈。
即使这个人刚刚说了那么伤害人的话,张起灵在看到手腕上那圈勒痕还是心疼了一下。
“……疼不疼?”张起灵是知道自己的力气的,顿了顿,他还是颤抖着开口。
吴邪无奈地苦笑了一声,一边捏着手腕一边低低的说“不疼,哪能疼过你呢?”
张起灵压抑的委屈都在这句话一瞬间爆发了开来,他猛地搂住吴邪的腰把他整个人往怀里塞,力气大得吴邪的腰酸痛不已。
“既然知道我疼,为什么要离开?”
“吴邪!”
吴邪呆呆地站在那,任由他抱着,他觉得眼睛有些发酸,苦得发涩。他不是木头,他能感觉到张起灵搂着他的身子正在颤抖着,一下下抖得他心疼得不行。
这个人一直都是那样坚强的样子,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他缓了许久,才慢慢地抬起手,虚环住那个男人。
“对不起,张起灵。”吴邪的声音细不可闻,埋在张起灵的脖颈处沿着骨头传导到张起灵的听觉中枢,这样绝望而坚定的语气是张起灵前所未闻的,他忽然像被抽掉了骨头一般卸了力气。
“先吃饭,我们先吃饭。”张起灵笨拙地想要转移话题,语气都微微颤抖着,不敢看向吴邪的眼睛。
端起碗,却没有什么胃口,两个人如坐针毡,最后是吴邪先告饶受不住这种气氛,起身出了门。
2
张起灵意外地没有追出去,他只是呆坐在饭桌前,一口饭也没吃。
他想了很多。
吴邪是张起灵的老邻居了。
老实说张起灵是个特别不好相处的人,孤僻生冷,自小父母忙没怎么带他,小了吴邪近七岁的张起灵说是吴邪带大的也不为过,他像个贴心的邻家大哥哥,把张起灵那颗敏感而冰冷的心包裹得严严实实。
小时候的张起灵非常依赖他,甚至超过了一年见不到几次面的父母。
他的家里只有保姆,父母对于他而言更像是每个月银行卡上的数字。
只有吴邪,还都是孩子的他们,让张起灵第一次感受到了温暖。
人都有靠近热源的本能,所以他开始靠近吴邪。
只是连张起灵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这种感情会变了味道。
他努力考上了吴邪所在的学校,放弃了自己擅长的考古学选择了吴邪任教的建筑系。
什么时候开始就变成了满心满眼的都是他了呢?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张起灵高一那年,极其少见地发了一场高烧,他晕晕乎乎地躺在床上,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一如往昔。
迷迷糊糊见到一个身影急急忙忙地进来,一下子扑到床前来,脸上因为赶路赶得急红扑扑的,鼻子尖上还有细细的汗珠,下一秒便觉得一双凉凉的手盖到了自己的额头上,很是舒服。
“小哥你发烧了!”吴邪带着他母亲那边的习惯,喜欢叫比自己小一些的孩子小哥,张起灵看着他现在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的样子,忽然觉得生一场病似乎没什么不好的。
怕试不准温度,吴邪轻轻的把自己的嘴唇贴到张起灵滚烫的额头上,张起灵一瞬间僵住了,绷紧身体一动不动。
太近了,张起灵心想。
吴邪身上有一股好闻的味道,淡淡的,不是腻人的甜味,是诱人的淡淡的烟草香,张起灵十分迷恋这股味,甚至疯狂到即使多次要求吴邪少抽点烟,却也舍不得让他戒掉。
“还好,烧的不严重,小哥,你先休息着,我去给你熬粥喝。”
匆匆放下带过来的包,吴邪娴熟地挽起袖子走到厨房,不一会就传来了锅碗瓢盆的碰撞声“小哥你嘴里难不难受,我给你熬点小虾米粥好不好?”
张起灵还兀自神游着,也不知道吴邪在干什么,胡乱的应了一声,反正只要是吴邪煮的都好。
他听着厨房里的声音,又是高兴却又有点冒酸,他好想抱住他,就像情侣那样,可他又不敢,因为他没资格。
如果对我没意思,就拜托不要对我那么好。
可张起灵想了想,如果吴邪真的疏远了自己,那他大概会难过得心脏都要停掉吧。
张起灵自嘲了一下,还真是矛盾又不甘的心理。
正愣神间,吴邪已经端着粥进来了,热气腾腾地冒着一股白烟。
伸手把人扶起来,吴邪低头搅着香稠的粥,留给张起灵一个软软的发顶。
他很想不管不顾地就那样吻上去,放在被子里的手紧握成拳。
“给,你能自己吃吗?还是需要我喂你?”吴邪笑得眉眼弯弯,本来只是为了调侃他,却没想到张起灵面不改色地就低下头去抿了一口粥。
吴邪有些窘迫,但见张起灵少有的这样颇为孩子气的一面,他还是乐呵呵地又舀了一口,还担心烫把勺子抵到嘴边吹气,嫩红的舌尖抵在洁白的瓷具上,越发衬得他唇红齿白,面如冠玉。
张起灵觉得口里的粥变了味一般,越发心猿意马起来,到最后索性盖了被子倒头就睡。
“怎么了?不舒服吗?”吴邪见状立马就上来,把手放在张起灵额头上,温热的气息包裹着张起灵,让他更加难受。
“不烧了啊……怎么回事,小哥,你要真的不舒服我们去看医生吧?”
张起灵摇摇头,黑色的柔顺的发丝随即晃了晃,和张起灵这个人不一样,他的头发非常柔软。
“那你要好好休息,我在这里守着你。”吴邪细心地替他掩好被子,又取出教案备起课来,那副眼镜压在他的鼻子上,温和的灯光把他这个人晕染得非常温暖,张起灵一时有些看呆了。
到最后张起灵还是撑不过药物带来的疲倦感,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一觉到天亮,醒过来的时候吴邪已经去上课了,饭桌上的粥还有热气,吴邪的留言条还压在碗下,是俊朗凌厉的瘦金体——
我走啦,先去上课,饭要是冷了自己热一热,药在炉子上,吃完饭先吃药,我下课就回来。
——吴邪哥哥=^_^=
张起灵轻轻的摩挲了一下那张匆匆忙忙从稿纸上撕下来的留言条,心里又酸又甜,甜的是吴邪连留个字条都和他的人一样,啰啰嗦嗦却特别细心,让人心里特别暖,酸的是吴邪自始至终都把他当弟弟。
空着的手握成拳,力气大得指节发白。
你把我当弟弟,我却不想你再当我哥哥了。
他轻轻把字条夹到日记本里,看着窗户外变黄了的叶子飘落到地上,就那样在桌子前呆坐了一个上午。
再等等,他想,等他大一些,他一定要亲口对吴邪说——
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
是不是写得不太好……
3
张起灵高三的时候天都快看不见了才回到家,高三学业重,饶是他也觉得疲倦,但也因为高三的缘故,吴邪一直以高考生需补身子的理由强制性把张起灵一日三餐都承包了,这令张起灵高兴了许久。
他特别喜欢吴邪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样子,像一床绵绵的暖暖的被子把他的心裹得软乎乎的,吴邪的额前的刘海让他看起来像个大学生。
他像之前一样,在桌前一边学习一边等下班的吴邪,吴邪下班比较晚,张起灵等得有些心不在焉,却又满是期待,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可意外的是吴邪已经过了下班的点好久了也没有回来,张起灵有些担心了,他打开手机,莹莹的屏光打在脸上,蒙上一层影影绰绰的蓝雾。
在第三次打不通电话之后,张起灵刚要出门,就听见门口有人进来的声音,是吴邪。
张起灵赶忙迎上去,还没接近人就觉得他今天有点不对劲。一直放下来的刘海被梳了上去,整个人显得成熟了很多,还没靠近他,便已经闻到了一股浓烈的烟味。
“小哥你别过来,我身上怪臭的。”吴邪一边说,一边捏起鼻子特别嫌弃地皱了皱,圆挺的鼻子被捏出一个小褶。“今天学校聚餐,我可是废了好大劲才溜回来的。”他一边往客厅里面走,一边扯下脖子上的领带。
张起灵看着玄关那吴邪的皮鞋,有点脏,兀自站在在那里心里泛甜,不得不承认吴邪为了他专门翘掉饭局回来陪他让张起灵非常受用,只觉得怎么喜欢都不够。
吴邪的厨艺算不上特别好,但菜色都是非常地道的杭州菜,张起灵老家在东北,只是在他印象中,老家只剩下那白茫茫一片雪,他回去得太少了,对于他而言,吴邪所在的杭州可能更有家的感觉。
很快便被端上桌的三菜一汤,吴邪一边盛饭一边对张起灵絮絮叨叨,张起灵安安静静的不回答,却听得特别仔细。
“三叔给我找了间房子,在我学校附近”
张起灵听到这句话猛地顿了一下,他犹豫了一会,才沉下嗓子说“那你要走吗?”
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委屈。
“啊?”那只呆呆傻傻的吴邪完全没有想到张起灵居然还会回答他,嘴里还叼着一块肉片,但还是立马回答“肯定不走啊,要走也要等你高考完嘛。”
本是无心之举,没想到张起灵却记住了这句话,他忽然讨厌起高考来,甚至觉得没有高考吴邪就不会走了。
可惜吴邪并没有发现面前人的小心思,还接着絮叨“阿宁她……”
听到这,张起灵马上收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认真听起吴邪的话来,这个阿宁他是知道的,她喜欢吴邪。
“她怎么了?”
吴邪这一次是真的被吓到了,张起灵的反应实在有些让他受宠若惊,这个平时冷冰冰的闷油瓶子居然主动问他话了?
“没什么……”他嘴里的菜还没嚼完,声音听起来有些傻傻的“她问我明天晚上有没有空,让我陪她去吃饭。”又喝了口汤,嘴里没有东西声音听起来明朗了很多“不过我拒绝了,我还要回来给你做饭呢!”
张起灵暗暗舒了口气。
张起灵相对同龄人来讲已经沉稳许多了,但吴邪一直把他当弟弟,这样的小心思即使被吴邪知道了,也只会觉得他这个闷弟弟怎么这么可爱。
所以张起灵觉得心有不甘。
他闷闷的有些不开心,连自己都没察觉现在这个样子的他其实特别幼稚,但没有人在感情面前会特别大度。
张起灵第一次觉得吴邪做的饭变了味道,涩涩的带着可念不可得的苦。
“还是家里的饭好吃。”吴邪松开脖子下方的衬衫扣子,露出的锁骨在灯光下显得尤为白皙,张起灵看了一眼,便强迫自己低下头去,想要这么做却觉得脖子发麻,怎么都动不了。
反应到自己的失态,他忽然蹭地站了起来,跑到厕所里去了,他站在镜子前,看着那双眼睛里有一些不一样的光亮。
那是一种占有欲。
张起灵忽然有些惶恐地意识到。
他也许放不了手了。
他本来还想,就算是表白后被拒绝,他也不怕,他不强求吴邪和他一样,他可以接受默默的喜欢他一辈子,带着他给予的温暖苟延残喘地度过余生,把他们相处的十几年拉长成一辈子来品味。
可他突然间做不到了。
违背伦理又如何?同为男子又如何?
我喜欢你,难道还和其他东西有关吗?
他做不到看着吴邪和别人在一起,看吴邪给他的家人做饭,那些本来都是他的东西通通给了别人,他没有办法忍受。
他无比确信——
我的存稿也不多了……唔然后因为高三所以可能更新的时间比较慢真是不好意思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多少人看这篇文……
4
再后来,他真的考上了吴邪所在的大学。
放榜那天,吴邪简直比自己当年高考放榜还紧张,明明自己的手心一直冒汗,还死死地拉着张起灵的手。
“不紧张,不紧张,一定会好的,小哥你这么聪明。”
其实我一点都不紧张,张起灵很想这么告诉他。
“你放松,别绷着肌肉,待会酸了。”他腾出手捏着张起灵的手臂给他放松“你怎么紧张成这样?”
是因为你拉得太紧了,张起灵在心里暗自回答。
后来自然是如愿所偿,吴邪激动的抱住了张起灵一蹦三尺高。
吴邪抱得太紧,张起灵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在耳畔响如鼓擂。
大一新生会,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那个样子的吴邪,与自己熟知多年的样子不同,非常干净帅气的年轻老师,在迎新会上被逼着表演了一个节目,弹了一曲吉他俘获了一群女学生满学校追着喊男神。
吴邪一边脸上有一个小小的酒窝,不大但特别深特别圆,有时候会戴着一副眼镜上课,紧张的时候喜欢摸摸自己的鼻子。
他想,时机要到了。
他终于离他更近了一步。
从邻家哥哥变成任教老师,张起灵似乎并没有什么不适应,他甚至非常享受下课后吴邪还戴着眼镜就跑过来陪他去吃饭的样子。
尽管吴邪一直告诉他要和自己的同学搞好关系,张起灵却一直置之不理。
纵使溺水三千,吾独取一瓢。
但老实说吴邪也太溺爱张起灵了,他们学校食堂教师和学生是分开的,吴邪怕张起灵饿着,老是带他去教师食堂开小灶。
“小哥你多吃点,看你那么瘦。”吴邪一边给他加菜,一边絮絮叨叨,而事实上张起灵非常壮,不是那种浑身肌肉鼓鼓的,而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虽然你也长不了个子了,但是也要多喝点牛奶。”这是吴邪自修给他送牛奶时说的,不多不少,吴邪恰恰好高了张起灵一厘米,吴邪便一直抓着这个点不放,一有机会就要拿这件事来笑话他。
张起灵其实有点小委屈。
怎么说呢?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身高也不是他想长就长的啊。
张起灵不动声色地接过牛奶,然后趁别人不注意时把手放到吴邪的腰上,平常人的腰侧是敏感点,吴邪也不例外,当即就被痒得受不了地躲闪,又因为不敢发声免得扰到别人,吴邪憋得眼角通红,平添三分艳丽。
“好了好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好不容易趁张起灵松了手,赶紧死死地抓住他低低连声告饶。
张起灵这才收手,因这这一趟玩闹,两个人的呼吸都有些不稳,鼻翼轻动,张起灵甚至能感觉到吴邪的呼吸一下下拍在自己的脸颊旁边。
只要微微一偏,他就可以吻上去。
这样子的吴邪太过令张起灵着迷,事实上吴邪的任何一个样子都非常吸引他。
他终于是忍不住,趁别人不注意,侧身吻了一下他的脸。
吴邪愣住了。
老实说吴邪其实非常聪明,他的高智商并不只是体现在他的能力上,他的情商也并不低。
他不是没有知觉,他甚至很早就开始察觉到张起灵异样的情绪。
可是他毕竟年长,他要考虑的远远比张起灵多,他不是没有怀疑过,疑惑过,张起灵自小孤僻不合群,而吴邪把他当弟弟一般宠着爱着,张起灵对于他的,究竟怎么样,他也不敢确定。
更何况,撇开年龄差距不谈,单是同为男子一条,便足以毁了张起灵一辈子。
他还小,万一以后发现自己的感情其实一直都是错误的,那他该怎么办?
他不是没有尝试过一点点疏远张起灵,可别说张起灵那样敏锐,吴邪自己其实也不怎么能忍受。
更何况,他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感觉。
他曾经认认真真地思考过,自己对于张起灵,到底是舔犊之情,还是禁忌之恋。
一晚上的辗转难眠,换来的是自己难以直视却也不得不承认的结果——
情不知所起,覆水难收。
他该如何安放那份沉重的感情?
他的小哥。
其实张起灵亲完之后就后悔了,懊恼自己憋不住,他还不想这么快揭开这件事,万一吓到了吴邪,万一吴邪因此不理他,那他该怎么办?
他想说些什么,可是天生嘴笨,这个时候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他根本不知道,只能忐忑不安地在那里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吴邪的反应。
吴邪在那里兀自思绪万千,而张起灵这边就没有那么复杂了,他只是单纯觉得完了,吴邪不理他了。
“吴邪……我……”
吴邪并不让他把话说完,而是拉着他的手出了门,然而只吴邪只是纯粹想要带他离开,可怜张起灵在那里心跳如擂鼓,忐忑不安地等待宣判。
可他并不是一个甘心放手的人,他宁愿放手一搏——
张起灵拉住了吴邪,常年的锻炼让他的力气非常大。恰好走到主楼的水池处,吴邪转过身子便看到张起灵的脸被楼上的灯拉出一片阴影,显得棱角分明非常好看。眼睑下方是一片影影绰绰的睫毛阴影,那双黑而亮的眼睛在夜色中异常撩人,更何况这双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吴邪。
像是被蛊惑了一样——吴邪伸出手,轻轻的摸了一下那些浓密的睫毛。
张起灵明显一顿,接着是连自己都控制不住的行为——他拉下吴邪落在自己脸上的手,不管不顾地吻上了吴邪的唇。
肖想了多年的味道,远比自己想象的好,糯糯的甜甜的,笨拙的索取直让人招架不住。
显然怀里的人还没反应过来,等到反应时他开始挣扎起来,张起灵放开他的嘴,微喘着气。
“我喜欢你,吴邪,我喜欢你。”
关于文:
1 存稿到这里就算是都发上来了
2 因为高三住宿 所以更新时间不定。
3 篇章不长,但会虐。但是插叙中可能会带玻璃糖
4接受催更。(谢谢支持的小伙伴)
后期还未确定是否有黑花……
我本人并不萌黑花 但也不雷 毕竟黑爷不好写。
如果有需要可以写 但只是微微涉及
你们怎么看
5
张起灵的告白,吴邪并没有接受。
但好在吴邪也并没有刻意疏远他,这多多少少安慰了一下张起灵。
张起灵以为他们会保持那样的关系一直下去,微妙而尴尬。
然而事情却往往出人意料。
………………………………………………
意外响起的铃声唤回了张起灵的神思,等到找到那部手机,是中国移动客服打来的电话,他毫不犹豫地挂掉了,看见屏幕上的时间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神游了许久,他拿起外套,想着吴邪的气应该消了,想出去找他。
明明比自己大,却感觉像个小孩,脾气一上来,真是无赖却又可爱,自己也偏偏吃死这一套。
一边锁门一边打电话,冷冰冰的机械提醒音,依旧没有接通。
再打一遍。
无人接听。
张起灵皱了皱眉,天气转凉,他想着吴邪出门的时候没带多外套,还贴心地多拿了一件衣服。
不得不承认,张起灵是真真正正地对着吴邪好。
恨不得把人放在心尖尖上来疼爱的好。
也许就是太过疼爱,才会连上天也嫉妒,想要剥夺那份沉重而赤裸裸的爱意。
那个还在匆匆忙忙找人的男孩还没发觉,接下来面对他的,将会是他这辈子最疼痛的经历。
无法忘却。
无法拒绝。
………………………………………………
23:00,张起灵还没有找到他。
已经拨出去无数次的电话,没有一次接通。再张起灵第三次拐回家却看不见人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拨了个电话给吴母。
一打出去张起灵就后悔了,这么晚了,他们可能已经睡了,再者,家里人并不是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吴邪的妈妈,不能接受。
那段时间吴邪和他都吃了很多苦,艰难得他不想回忆。
正想挂掉,对方却抢先接听了电话,吴母依然没有给他好语气,但毕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她其实在心里还是很疼爱他们的。
都是好孩子,又是何苦呢?
“阿姨。”
“是起灵啊,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吗?”
张起灵的手紧了紧“吴邪在您那边吗?”
“没有啊。怎么了吗?”电话那头传来吴邪母亲为有些担心的语气。
“哦没事,他今天晚上学校聚餐,我以为他回去家里了。没什么事,您去休息吧。”
张起灵虽然冷淡,但是在面对长辈时,他扮演起乖巧的后辈来倒也得心应手。
挂断电话的张起灵又呆在冷风中,愣了许久,他忽然有些难受。
在这场感情里,他以为主导者是他自己,但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即便自己是攻方都一样。其实主导者,一直都是吴邪,自始而终。
就像现在,只要吴邪真的不想见他,他拼尽全力也找不到他。
他有些难过的想,看来只有明天去学校才能遇见他了。
第二天,张起灵到得特别早。
一到学校就匆匆忙忙往教师办公室赶,但直到中午也不见人,按耐着性子熬到吴邪的课,却发现进来的是一个瘦瘦高高的老头子。
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变成了古板无聊的老学究,任谁都不高兴,但毕竟是必修课,没有人敢溜。
除了张起灵。
代课老师进来的一瞬间,他便黑了脸,不顾老师的脸色头也不回地出了教室。
办公室还是他早上过来时的样子,马克杯里还有昨天没喝完的水。
他向老师打听了一下,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张起灵这才有些害怕。
他曾经以为,自己消失了,不会有人发现。
可当时他完全没有想象过,吴邪会不会消失。
这一部肯定是虐的了……
如果觉得难受等我有空了开一个甜坑的吧
比心?
已开新坑d(?д??)
距离吴邪出走已经过去一天了,张起灵几乎找遍了所有他能想到的地方,手机也不知道打了多少次。
次日,吴邪依旧没有来,张起灵也索性翘了所有的课,在绕过教师办公室时他却忍不住又绕去看了一下。
却也就是这一下——
让张起灵的世界,
从此暗淡无光。
“唉你听说了吗?吴主任的侄子好像出事了?”
“啊?什么事?”
“不清楚,昨天教师体检,听说……唉可惜了,年纪轻轻的怎么就……”
话没说完,女人却闭上了嘴,因为他看见一个男孩面如土色踉踉跄跄地推开了茶水间的门,发出一声巨响。
控制不住的颤抖,铺天盖地的恐惧。
——这个人失去了一切。
这是这个女老师见到张起灵唯一的想法。
张起灵无比清楚地看见那个女人脸上的惋惜,明明是金秋好天气,他却觉得冷,浑身上下冷得受不了。
“你们在说谁?”张起灵咬着牙才控制住自己不断颤抖的肌肉,天知道他花了多大功夫才控制住自己的双脚,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在叫嚣着崩溃,那是一种扑天灭地的绝望感。
“你是吴邪的学生吧?”较年长的老师开口“别难过,这种事情我们也不想的。就是可怜了那么好一个孩子……”
这个人在讲什么?张起灵迷迷糊糊的根本就不明白,她讲了什么?她提到吴邪的名字了吗?没有的吧?
张起灵什么都听不见,他在踏入茶水间的那一刻起便失去了所有的感官,只剩下空白麻木的绝望,深之入骨。
眼前是一片漆黑,张起灵想回身出去,却发现自己怎么都动不了。
他还在等我,我得去找他!
张起灵呆滞地转过身去,双眼无神好像被抽掉了灵魂,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步一步,踏碎了他瞬间变得千疮百孔的心。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4] [放入我的收藏夹]
  瓶邪 最新文章
《清平》 瓶邪Only 已完结
《再回首》非格盘瓶×佛爷邪 全员向 HE妥妥
《临江仙》by莫轩 架空古风
《说好的爸爸什么时候变成了夫君?!》(甜
墨色倾城(古代架空,江湖瓶X少爷邪,HE)
《镜中梦》接十年 伪失忆 虐
手绘瓶邪
【授权转载 |文】主瓶邪《千年修得回眸见》
欢乐,he,养弟瓶x养哥邪 |( ??ω?? ) |
【原创】《明日》(接8.17/日记体/全糖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1-11 22:24:10  更:2017-05-17 14:54:17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美食菜谱 新闻资讯 电影视频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 三丰软件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版 多播 租车 短信
2017-7-24 22:39:13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