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地图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租车 短信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随笔 -> 【阅读时光】我记忆中的“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情节 -> 正文阅读
 

[随笔]【阅读时光】我记忆中的“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情节[第1页]

作者:sjxzwq  更新时间:2017-05-14 08:23:37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我记忆中的“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情节

    一九八六年,我升上初中, 语文老师的见面礼, 就是建议我们先到图书馆把四大名著借出来看一下, 并尤其郑重地推荐《红楼梦》。在他的介绍中,我第一次听到《石头记》三个字,就好象我是第一次听到《红楼梦》三个字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石头记》三个字比《红楼梦》三个字更耐人寻味,不明白为何曹雪芹先生会舍前者而取后者。
    记得第一次翻开《红楼梦》时,我是半躺在宿舍的床上。翻了几页,我就把它丢在一边,因为失望,我已经看过这个故事了。我脑海中出现一个深蓝色的封面,右上角有三个很俊的大字,第一个是很浅的石字,第三个我推测是个记字,第二个,当年八九岁的我,坐在我们老家的水井边看了半天都不知道是什么字,现在我知道了,原来就是很简单的“头”字。繁体字,真的很繁。
    然后我又把那本图书馆借来的《红楼梦》捡起来,因为我以前看《石头记》时有很多字不懂,又是蜻蜓点水的乱翻,而且没有看完,老师说这是四大名著之一,这是一本伟大的书,我必须怀着认真的态度把它读完。记得以前看《石頭记》时看得非常艰难,十个字有四五个不认识,还有两三个是猜测出它的意思。这次倒好,觉得这本书有很大的进步,看得非常舒服,很少不认识的字,虽然感觉情节很有些不同,但是,渐渐的,文字的力量把我包围,使我忘记了周围的世界,更忘记了我曾经看过的那本《石头记》。
    此后十多年里,虽然曾经重读《红楼梦》多次,我都没有再想起《石頭记》,直到大约五六年前某网站的首页总是跳出某教授揭秘秦可卿的死因之谜,出于对红楼十二钗的喜爱,是的,喜爱,甚至包括凤姐,我看完了他的分析文章。那一夜,很好的月光,我整夜无法入睡,“天香楼”三个字就象黑咖啡一样,刺激着我的神经,一部黑白小电影反复在我眼前播放:  一座尘封的高楼,楼顶的小屋却非常的洁净,里面陈设非常简单,中间有一张大床,一男一女在那里鬼混,开始的气氛很开心,后来却因为女人的要挟,男人转为愤怒,不自觉地捂住女人的嘴,女人挣扎中竟然没了气,男人吓了一跳,待冷静下来,为女人穿好衣服,把她悬在梁上,却不料慌张中把她的发鬒留在了床上。小丫环端水来,发现这情景时吓了一跳,收拾被子时却发现了死者的发鬒,顿时明白真相,更是大惊。端着水慌张下楼时遇着另外一个丫环,在对方的质问下,偷偷告之对方真相,后者叫她千万别说出去。为了保住家人,端水的丫环死了,和她要好的丫环出家了。

    我觉得也许这是我看过的一个和《红楼梦》没有任何联系的恐怖故事,可我越是回忆,那一幅插图就越清晰。文字我似懂非懂,图画却是非常明白。一个手捧面盆的小丫环站在木楼梯的底部,也就是画面的右边,左边是一个对她欠着身的小丫环,明显是两个人在讲悄悄话。
    这一页,正是我看那本《石头记》看到的最后一页,因为当时天快黑了,我要还书给人家,更因为书中突然出现的恐怖情节,让我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第二天,我在该教授的文章后回了贴,把我所知如上告之。没想到,他的那些文章马上全部都删掉了。我觉得很内疚,如果我的记忆有误,我害了人家多年的心血白费。
    但如果我的记忆是没有出错的,我希望热爱《石头记》的人可以知道。
    可惜那本书尽我所能已经找不到了。
    谢谢成康之治, 如果您觉得合适的话没有问题。 我更希望的是把我所知告知天下, 希望能找到第二个读过那个版本的石头记的人。 红楼, 我一生最爱的书。
    也许是我的记忆有出错的地方,后来有时候想想又觉得是个丫环给死者换的衣服,谁知那人做事不细心,把死者的发钗留在床上, 被另一个丫鬟发现了收了起来。 初一看红楼时看到秦可卿生病时觉得很意外,甚至怀疑自己原来看得是另外一本书,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那时候还没有看过关于红楼的那么多评论文章, 不知道那一节被改过。 小时候如果有做读书笔记就好了, 可惜都是当故事会一般的故事书, 看完就扔掉了。
    楼上的话让我纳闷,欧阳修有词:水精双枕旁有坠钗横, 但曹雪芹写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用的是史笔, 是他家族中一位女性的真实故事,而非根据某诗词虚构的故事,二者毫不相干。

    以前看到可卿病死总是奇怪为何他老公若无其事,家公却哭得泪人一般, 后来看到脂评说“此作者刺心笔也”,才恍然大悟。 不知作者写这一段要伏案哭几回。

    我们村最早的青砖屋,是属于一户姓曾的地主的,老地主的孙子,当时已经七十有余,爱听古仔(故事),我小时候家里没有收音机,有段时间就去他们家听故事,那老头看我酷爱看书,就把阁楼上他祖宗留下的藏书取下来给我看,不过要求我必须当天归还。 当时看过的还有《孽海花》等线装书。 可惜到我懂事的时候再找来看,他人已经死了,后人不知道爱惜,又经历过水灾(八九十年代曾经两次北江大堤泛滥弃清远而保广州),都完全没有痕迹了。
    几年没上天涯,原来的账户密码都忘记了,重新注册的。 更是第一次来书话,现在才看清是林大帮主,失敬!我是生意人,和客户说话都是直来直去的,文人们转弯抹角高深莫测的话完全听不懂,希望各位莫见怪。
    也许除了刘心武,已经没有人关心秦可卿是怎么死的了。 为了慎重起见,我前几天读了下网上关于秦可卿之死的一些评论,有说曹雪芹开始写的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一节有更衣,遗鬒的情节,这让我大感宽慰,这说明我几年前在搜狐网上回刘心武教授的“秦可卿死因之谜”的贴并没有胡说,我回了帖后他们马上把整版的贴全删了或许也说明我的话有一定的史料可以支持,但人们将“更衣”推测成贾珍在洗手间偶遇秦氏又让我觉得非常恶心,现代人想象力丰富可以理解,但贾府下人成群,贾珍如何可能在洗手间偶遇秦氏? 这“更衣”就是实实在在的更衣,而且是替死者秦氏更衣。我所希望印证自己模糊记忆使其清晰的是,是贾珍给秦氏更衣,还是贾府一个婆子或者丫鬟给秦氏更衣,是更衣时遗鬒还是更衣时发现遗鬒。还有,也许我当时没有耐心读两人的对话,所以对他们对话的内容全无印象,我真想知道,秦氏死前,他们说的是什么。唯一似乎有点印象的是,女人说的话似乎让我讨厌她。

    我也曾试着从现在的《红楼梦》去找原书的痕迹,来印证自己模糊的记忆是否有错,发现有几点可以支持:
    1. 贾珍曾经在园子里看到团黑乎乎的阴影,心里害怕,说明曹雪芹曾有写他的心虚,心里有鬼,所以见了黑影也害怕;
    2. 两个丫鬟一死一出家,和我记忆中是大致相同的,虽然细节应该不同,原书中是交代得简洁的多,如今回想,还记得那种大石压在胸口一般的惨烈感觉,以至于当时酷爱看书的我都不愿意看下去,图画上活生生的人物如此轻易的死,有如眼见一般,不是一个八九岁的女孩能承受的。
    3. 脂评说“贾珍哭成泪人一般”,“此作者刺心笔也”,非这样的情节不可能说“刺心笔”;
    4. “有一美人悬梁”,“另设一坛于天香楼”,还有标题,“淫丧天香楼”,还有大作法事,都表明是死于天香楼,而且是非正常死。
    5. “尽我所有而已”等,贾珍处处的反常表现,都是为了掩饰内心的恐慌。
    呵呵,关粉儿,谢谢你的坦言。不要说你怀疑,连我自己也怀疑,这世界也有太多虚伪恶心的人,但我认为是真话就不必怕讲。
    觉得自己心理素质需要提高下,别人嘲讽一下,何必在意? 你本来也不是发帖给那些没有诚意的人看的。 让他们笑去吧。
    我想对认真看这个贴的人说,如果你正在研究红楼,请你相信我。
    虽然时隔多年,我仍然清晰的记得,那手写的《石头记》三个繁体字给我的震撼,方块字的美,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每一笔,如刻如划。那年我九岁,还是张白纸,所以,新鲜的体验和情绪是用刀刻入生命的。

    如果是想出来的,我能说,那三个字在封面的右上角而不是左上角?我敢说,端水盆的丫鬟在楼梯底在画面的右边?
    当我继续想这本书的时候,又想起语文老师曾说曹雪芹“伏笔千里”,“贾雨村”言,将“甄士隐”,........而且还将“贾雨村”三字写在黑板上。可是当时,我并没有反应这是我曾经看过的书。当我翻开从图书馆借回来的书时,并没有马上发现这个故事我曾经读过,而是看了一段以后,才觉得,我曾经看过。

    这是我纳闷了多年的一个问题。

    我在初二和高中时曾经两次摔伤,有一点脑震荡后遗症,导致高三时经常头痛,那些医生给我开的药里总是有两颗安定,导致我高三以后记忆力很差,而且再不敢看书,因为眼睛一累了就流眼泪。可是在高二之前,我的记忆力还是很好的,好到用一晚上就能把一本历史书背下来,第二天就考全级第一的那种, (而且我们学校还是市重点)------------怎么可能老师说到“贾雨村”三字而且还板书在黑板上,我都压根没想到这本书我看过呢。他说“石头记”我没反应是因为我九岁时不懂繁体的“头”字, 不知道书名,难道“贾雨村"三字也难懂吗? 最重要的,为何开头那一大断压根没有勾起我的任何回忆?

    我猜测的原因是,我看的《石头记》里面,可能并没有贾雨村这个人,也没有开始那段引子,是抄的人没有耐心抄那段引子,还是曹雪芹开始写的版本里面就没有?



    谢谢楼上, 如果没有人看, 我真的不想再说了。 我会继续找那家人的后人,找旧书摊, 看能否找到那本书,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去旧书摊翻翻, 看能否找到那个版本。 如果我们现在不去找, 若干年后我们的子孙后代就更没法找它的痕迹了。
    狗屎运,,, 说出来你绝对不会羡慕。 那藏书的老头,应该不是他自己藏的, 是他爷爷藏的,是个七十多岁还流口水的老色鬼。我和我弟弟在他房间听收音机,他要求抱着我听,我不愿意要走,他于是找出阁楼的藏书,希望我留在那里看,我说借出去看,他考虑下答应了,但是要求我当天还。我当时大概借了三本,另一本是《孽海花》,没有细看,但很薄,应该是印刷的。还有一本是我最喜欢的传奇故事书,主人公名为张九龄,因为我也姓张,记得当时很有自豪感。 当时应该是八五年夏天吧,每个都是苍蝇一样大的字,应该是手抄的吧,感觉就是和我平时看过的书完全不同,超级难读。(我当时看过很多连环画和作文选,认识很多字了,还觉得难读,但当时不知道什么叫繁体字) 他当时算七十,那他爷爷的,就是一百多年前的了。我们村,解放前只有三家人,他们那家是最早的,房子都是青砖的,但也是从别的地方搬来的。岭南确实就是流放犯人的地方,我们这里很多族谱都是追溯几代,就到了韶关,然后就成为瓶颈,没法再查,那也意味着,许多粤北人祖宗都是彻彻底底的“外省人”,为躲避战乱或者政治斗争而跑到岭南。
    另外,我们村的地形,四周都是稻田,只有两条小路,都是解放后修建的。也就是说,一百多年前,我们村是个与世隔绝的村,住着一户与世隔绝的读书人。我相信那人是个了不起的人,因为那一大箱书,我看到时还保存得非常好。
    我想,《石头记》确确实实曾被禁止传抄吧,所以才改名为《红楼梦》。秦可卿这一节应该和被禁有很大关系,是因为淫,还是因为政治,我想,应该是后者多些吧。八六年后,我看的《红楼梦》中都没有宫花回前诗,但我觉得很熟悉,应该是在我看的那本《石头记》里曾经读过。
    @我是那妹纸的马甲 2012-08-04 16:11:22
    在秦可卿死后,秦业与秦钟也相继去了
    为什么曹雪芹要急着把秦氏写死呢?
    有人说秦业暗喻“情孽”秦钟暗喻“情种”
    三秦死了红楼梦的大幕就正式拉开了
    楼主对此有何看法?
    -----------------------------
    那本《石头记》,从书名到回目,回前诗,故事本身,我一个字一个字的猜着读,读得何其吃力,但都坚持看下去,因为觉得很美好,唯独看到秦氏死去,丫鬟死去,就没有心情读下去了,因为太惨烈了,受不了那情绪,且已经有曲终人散之感。 同时,真实的东西反而让人以为是假的,我当时不认识曹雪芹是谁,只记得心里骂了一句,这作者怎么写着写着和那些讨厌的故事会作家一样编离奇故事来取悦读者了。

    我相信曾有人和我一样有过相同的感受,并曾经告诉作者吧,所以作者又把真的故事改成假的故事来让纯粹看故事情节的读者舒服些好看下去。同时也可以避免“淫书”的非议。另一方面,如果故事是真的,那就涉及到官司和家族声誉的严重问题了,那应该就是作者删除本节的最重要原因。 但任何一个伟大的作家,都是对现实对历史事实最忠诚的记录者,被逼改动是很痛苦的事情,因此他又处处留有原文的影子好让后人理解他的一片苦心。

    对于秦钟和秦业,在那本《石头记》中,我对他们没有任何印象,应该是改了之后才出现的人物吧。 那书中反而对两个丫鬟有相当的描写以至于我都当了她们是主角对她们的遭遇很难过。给死者更衣的人,当时那字我不认识,曾经苦想过半天,是否“嬷”字不敢肯定。

    实在恨,若大的中国,怎么就容不下一本《石头记》!
    如今想来,一个收藏《孽海花》的人收藏《石头记》不足为奇, 深可敬畏。
    百度了下,另外一本,应该是《张九龄传》吧。
    你知道猪是什么动物吗? 就是捧着一本《石头记》都不愿意把它读完的。


    九三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我们老家的房子全部没顶。
    就是我们家,连纸片都舍不得扔的人家,我想找老爸以前的《杨开慧》《叶圣陶散文》等书,也找不到了,何况那些小孩读完小学初中就出来工作的人家。
    四五年前,我在搜狐上那篇刘心武《秦可卿死因之谜》里说了之后,其实很希望能有人在乎我的话,反对也好,批评也好,更希望能找到同样读过那本书的人,可惜,第二天,贴删了,没有人理。 我想,没人在乎,算了吧。我也从来不信自己能中六合彩,也许我记错了。
    后来,又想起那本书,很想印证自己的记忆,特意回老家,找那老头的大儿子,在他们家外面叫了几了声没人应,反而一群狼狗对我狂吼,于是作罢,然后这事又丢一边。
    后来有一晚,特意打电话给我弟弟,让他帮我找他们家所有的人,看能否找到那堆书,可惜我弟弟压根没有放心上。
    有次修车,在老乡的汽修厂里,巧遇我弟弟一位幼年时的朋友,他正是那老头的大儿子的小儿子。我问起那些书,他说没有见过啊,就算有,应该也当废品卖了。我说,那些书很重要很值钱,你一定要找找。但是他也没有找。
    我前些天打电话给老头的侄子,他说,那些书他也没有见过,两次水灾,应该没有了,都冲走了。
    今天,我去找那老头的小儿子,他媳妇在家喂着孙子吃饭,笑着对我说,是有啊,他爷爷说碍地方,都拿去废品站卖了。
    我说,什么时候卖的,她说,卖了有两三年了,有一芝麻袋。
    我马上有要吐血的感觉,坐在那里几乎说不出话。
    出来后给了自己两耳光。
    下午找废品站,看着工人一袋袋的杂志报纸往大货车上搬,废品站老板说,制出来的纸都已经被用完了。 收废纸的说,只要超过一个礼拜,你给十万我都找不出来。
    下午翻了一下午的旧书摊,没有。
    我都想把自己杀了向曹雪芹谢罪。
    一直都觉得自己的记忆象梦境一样不真实。今天我才知道它有多真。如果能找回它,让我倾家荡产甚至付出生命我都愿意。如果能找回它,我会把它捐给香港的图书馆,因为大陆人,包括我自己,都不配拥有这本书了。


    那么一大袋保管得那么好的书,我希望卖废品的不会把它们当废纸拿去碎掉,而是拿去二手书市场。拜托所有读过这个贴的人都留意下身边城市里的旧书摊吧。

    希望万能的互联网,可以让那本伟大的书重见天日,让更多的人读到它。
    两人谈话的内容,我虽然有一点印象,但却万难说出口,因为和《红楼梦》里的秦氏实在是出人太大了。
    死就死吧。
    女人向男人要钱,而且这次要的金额巨大。
    @xyz1021 2012-08-17 15:31:50
    建议楼主去“书话红楼”版(左侧点“天涯别院”即可看到这个版块)问下,那边儿有更多兴趣更集中,研究更多,信息更丰富的网友。
    另,楼主记不记得你看过的那书内页文字的样子?如果是作者删改前的版本,几乎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应该必是手抄本(或其复制拓本)----抄本保存一个多世纪的可能性极小极小----你当时看到时那书的书品如何;还有,你记忆中封面的三个字,是印的吗?插图又是什么样儿的(我是说跟现在.....
    -----------------------------
    很谢谢您。暑假给三个孩子搞得一团糟,好久没有上网了, 以前上都是半夜,这次难得是白天,希望两个小的别那么快醒。。。。。。。我很多次回想当时的情形,那时候还看过聊斋,应该也是他的书,但聊斋是看的最后一本,好像就是因为借的太久,他不再借书给我了。否则以我那时爱看书的程度,不可能不看完他所有书的。 其他书我记得都是在家里看的, 好像只有《石头记》是在井边看的。他家到我家三十米的路,是个倒七字的路线,中间就是村里的大井,我很少去那,记忆中,也只在那看过那一下午的书。《石头记》是我借他的第一本书,就是因为那本书外观对当时九岁的我来说太特别了。没看到书的内容就觉得特别,而且还没走到家就看起来。那三个字,我很记得是手写的,可以百分百肯定不是印刷的,里面的字,印象很深的是很大很黑,但插图,不肯定是否印刷。我上网找过现存的插图,但没有找到,你是否能给我个衔接?
    我一直担心的是自己会不会将看过的另外一个故事套到了这本《石头记》里面,但越回忆就越清晰的是,《石头记》那三个大字我是在井边看的,那时候是中午,我心情还很好,有两个丫鬟的画面也是在井边看的,那时候是下午,我心情很沮丧。奇怪的是,我对于书的内容记得不很清楚,但对于自己当时的情绪却是记忆尤新。
    @ssuLAB 2012-08-21 20:30:31
    确实存在 石头记 这本书。是红楼梦中一些故事的来原之一,比如红楼二尤的故事就来自于石头记。楼主说的应该就是这本书。确切的说石头记和红楼梦不是一回事,只是红楼梦中的一些故事和人物取自这本书。石头记就象一般的明清小说,比如三言两拍什么的,跟红楼梦的意境没法比的。
    参见张爱玲写的红楼梦魇
    -----------------------------
    谢谢。我记忆中那本书也确实是小说性很强,不像现在的《红楼梦》那么多生活琐事。甚至那些在我十一岁时强烈震撼着我的红楼诗词,在我九岁看的那本里,没有丝毫的记忆。
    这本书其实我倒希望自己能放下不再去想,那天从他们家出来后我开车都几乎撞到人了。
    关于那本书在我们村里呆了有上百年,我倒是一点都不怀疑,因为当年给我看他爷爷的书的老人家,他的儿子现在也有六七十岁了。我恨的是自己五六年前所有心思都在工作上,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坚持住。
    前几天当我想起聊斋时,脑海里马上跳出来一个问题把自己吓了一跳:我很清楚记得聊斋是晚上看的,屋子背后的竹园里一直有风吹竹子的呼呼声传来,为何石头记我又清楚记得是夏天蓝天白云下的,夏天我们乡下该是蛙声虫声啊,莫非我记错了? 这几天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前天晚上听到窗外北风的声音,我才释然。看石头记是八月底,放暑假的时候,聊斋到开学都没看完,白天没时间看,是晚上做完作业后看的,所以九月还在看。我并没有记错啊。我努力回想当时的一切细节,却只依稀记得当时古仔杨家将讲完了,珠江人民讲播电台在讲个拿双锤的谁,当时是八四年的八月。
    每想起一些,我就记下吧,供将来研究的人作参考。
    那本书外型很大本,很厚,线装书。好像每页都是一张纸对折成的,中间没有割开。
    我看了网上的脂评本,里面都有红色的批,那一本里面,我可以肯定的说,只有黑色的大字,没有红色的小字。而且外观根本不是那么单薄的感觉,起码比它厚十倍。字距也比脂评本的要小,但还不至于让人有密密麻麻的感觉。我最记得的是有时十个字有七八个不认识,多看一会,好像那七八个里又有四五个认得。
    我看了开头一段后,有一段跳开了去看后面的,就是因为天香楼一段有插图,所以就看了插图前的一段。
    他只准我拿一本,还了一本,再借下一本,所以一大箱书里,我选了本最大最厚的,想着能一次看个够,没想到大半看不懂,书又不好看,所以看了两个丫鬟的结局后,我就去了还书,借下一本。另外两本都是一两天就还,聊斋看了两个礼拜,被他骂了两句,就再没有借过了。
    那老头倒是个爱惜书的人,可惜他的儿子把他那些珍藏都当垃圾废纸卖了。
    再想想,好像他对我说过每本书天黑前一定要还的话,否则,以我看书的态度,就算当时不看,也会第二天继续。聊斋是我失信于他。
    当我再想,又觉得茫茫大士渺渺真人那开头是那本《石头记》里有的,我上面说开头不同,看了几页后才觉得看过,也许是记错了,是一开始就发现的,只是看了几页后把书丢开。

    每页都是一张纸对折,应该是没有错的,因为有个细节,看了一页后我发现纸没有割开,用手指割开一些后发现里面是空白的,再看后面每张如此,才后悔自己的鲁莽。

    那书侧面没有书名,封面没有作者名。
    @就为8jp 2012-08-31 11:35:19
    我觉得;楼主说的有点疑点,因为脂评曾说“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一节,命雪芹删去,说明在定稿前,这部分内容就已经被作者否定掉了,没有了,而楼主看的是有图的,说明有绣像,那就有可能是印刷品,而不是手抄本,如果是印刷的书,那应该是定过稿的,那怎么可能会有这一段的情节?不是作者都删去了吗?
    其次,手抄本一般字里行间会有朱批,一本书如果有小字,还是红色的批语应该在小孩子眼中很特别的,应该印象很深刻,可是.....
    -----------------------------
    也许你没有留意我说的割纸的细节,不是手抄,谁会那样浪费纸呢?

    我印象中的书确实是手抄的蝇头小字,记得当时心里想过,原来蝇头小字看起来真的象苍蝇啊,但这话我需要再确定才说,翻了明亮书局竖排印刷的繁体的红楼梦后,与记忆中那本一对比,更确定那是手抄本,昨天重翻看聊斋,同样是繁体字,可是并没有给我造成太大的认字之苦,记得当时我把一本聊斋读完了,与看石头记的字的感觉完全不同,于是我才确定把这话说出来。
    前些天看了网上的有脂批的版本,可以很肯定的说,脂批是肯定没有的。全书就黑白二色,连插图也是黑白的。

    这些天一直在网上找那副插图,可惜没有找到。

    生平最很人说谎也最无法忍受别人冤枉我,但楼上的话我却不生气,你能提出质疑我很高兴,因为我也一直在问自己各种各样的问题,快疯了。
    还有个细节,我当时看封面时好像把书拿反了,所以,石头记三个竖着的手写的大字在右上角的,似乎应该是封底,而不是封面。
    @就为8jp 2012-08-31 11:51:51
    手抄本按流传下来的版本来看,还没有一个手抄本是有图像的,所以,就不是手抄本了?
    红楼梦在作者去世之后都尚未定稿,虽然我也相信大部分情节作者构思完了,可能初稿也已经写完,但毕竟未定稿,还等待修饰润色,所以作者不会交给书商去出版,他会等写完了再去找书商,然而他没有那个命,他提前死了。
    然后,是程谓元找高鹗续了后半部分,才有了正式的出版品,然而那已经是作者去世三十年之后的事了
    请问楼主能...........
    -----------------------------
    之前有网友问我是否来钓鱼,我就一直很想问,钓鱼是什么意思啊,现在明白了,原来钓鱼是这意思。原来我的见识浅薄,我03-05年那几年每天上网,经常是从早八点上到早上一两点,却从来只是看FOXMAIL,连浏览器都没有点击过,你觉得我这么笨的一个渔夫能钓到鱼吗?
    喝了半坛甜酒,躺在床上,把自己又扯回八四年那个夏日的午后,那流口水的糟老头要抱着我听收音机,我强忍着坐了十秒,下来了,站在那书台的侧面把古仔听完,弟弟则坐在他对面的床上,弟弟听完后,一溜烟跑了,我走路从来都是用走的,不会跑,出了厅,他拉着我说,你别走,我这里有些好书,我脱开他的手问,什么好书?他说,你肯定没有看过的好书,你跟我来。说着他就爬上阁楼,捧下来一大抽屉的书,一边拍打着灰尘,一边得意的向我介绍。
    我走过去,他从箱子里一本一本的把书拿出来,一边拿一边讲,只有一本怪书他只拿出来,不讲, 我的眼睛却一直盯在那本怪书上。
    他希望我留在那里看书,我却要把书借走,他要求我天黑前还。
    出了他家,走十几步就是村里的大井,云淡风清,我坐在井边的条石上,村里好像一个人都没有,大概大人们都插田去了。-------我曾经问自己,太奶奶怎么不找我回去,后来想了很久才想起,那年太奶奶刚去世了。
    我对着那书名看了半天却没读懂,觉得这书怎么如此古怪,一个字如此浅显,一个字如此深奥,那第三个字,大概应该是记者的记字吧,但记字怎么这样写。
    @就为8jp 2012-08-31 11:47:35
    楼主你多像在撒谎的一个人
    -----------------------------
    我该谢谢你,你能说我说谎,说明你还在乎我说的是真是假。 看到你这句我忍不住笑,想起上周因为半夜在这里敲敲我先生把我骂半死,因为他认为我除了联系旧情人不可能有别的事了。
    说谎容易,证明自己的清白却太难啊。
    @_素约 2012-09-04 08:49:36

    -----------------------------
    我从来没有明确否定过脂批本啊,我只是说我看得那本书里是没有红色的批语的。 你读我的贴不仔细啊。

    你说你朋友还原的故事情节,倒是吓了我一跳,你看看我的另外一个贴吧,那里我有说过, 秦氏向贾珍要钱,贾珍愤怒,秦氏要挟, 贾珍错手杀死秦氏, 再把她挂起来当做是自杀, 你所说的,该不会就是我那个贴吧。 否则,如果没有看过那书,你朋友还原的情节怎么可能和我说的一模一样?
    回素约:
    “前些天看了网上的有脂批的版本,可以很肯定的说,脂批是肯定没有的。全书就黑白二色,连插图也是黑白的。”
    这句话是我表述不清,应该是“前些天看了网上的有脂批的版本,可以很肯定的说,我看的那本书里,脂批是肯定没有的。全书就黑白二色,连插图也是黑白的。”
    谢谢您的提醒。

    至于书是否伪托,我没有回复是因为我自己心里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我虽然极爱红楼梦,但绝对谈不上对它有研究,这不是我能回答的问题。

    关于版本的问题,虽然也有一点自己的看法,但绝对不想自己的一知半解被人当成结果而误读,所以我干脆把它放在心里。
    @_素约 2012-09-04 10:35:26

    -------------------------------------.....
    -----------------------------
    关于可卿索要钱财这节, 我本人也认为离谱,所以一开始都不敢说这一节。
    但我们是否也可以这样想,一个勾引家公和侄子的女人(这点不需要我证实了吧),又如何能兼有钗黛之美? 可卿娘家穷得连弟弟上学都要依附贾家,那她满屋的奇珍异宝又从何而来? 如果秦氏不贪,又如何能与王熙凤最说得来?
    @xyz1021 2012-09-04 11:36:44
    作者:ssuLAB  回复日期:2012-08-21 20:30:31  
    回复
    确实存在 石头记 这本书。是红楼梦中一些故事的来原之一,比如红楼二尤的故事就来自于石头记。楼主说的应该就是这本书。确切的说石头记和红楼梦不是一回事,只是红楼梦中的一些故事和人物取自这本书。石头记就象一般的明清小说,比如三言两拍什么的,跟红楼梦的意境没法比的。
    参见张爱玲写的红楼梦魇
    =========...........
    -----------------------------
    这些天我就在看张爱玲的红楼梦魇,还没有看完,所以暂时不评论。
    @ssuLAB 2012-08-21 20:30:31
    确实存在 石头记 这本书。是红楼梦中一些故事的来原之一,比如红楼二尤的故事就来自于石头记。楼主说的应该就是这本书。确切的说石头记和红楼梦不是一回事,只是红楼梦中的一些故事和人物取自这本书。石头记就象一般的明清小说,比如三言两拍什么的,跟红楼梦的意境没法比的。
    参见张爱玲写的红楼梦魇
    -----------------------------
    我想,您是否把《风月宝鉴》和《石头记》搞混了? 《石头记》是《红楼梦》的原名,是曹雪芹和脂砚生前喜爱并坚持要用的书名。
    节录部分张爱玲红楼梦魇中的内容如下,与大家共读:

    在年龄方面,原续书相当留神,元妃的岁数大概是他存心要露一手,也就跟他处处强调满人气氛一样,表示他熟悉书中背景。鸳鸯自缢一场,补出秦氏当初也是上吊死的。直到发现甲戌本脂批,云删去“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一节,大家只晓碍死得蹊跷,独有续作者知道是自缢。当然,他如果知道曹家出过王妃,王妃享年若干,就可以知道他们的家丑。但是我们先把每件事单独看,免得下结论过早。

    十二钗册子上画着高楼上一美人悬梁自缢,题诗指宁府罪恶。曲文《好事终》说得更明,首句“画梁春尽落香尘”又点悬梁。再三重复“情”字,而我们知道秦钟是“情种”,书中“情”“秦”谐音。

    护花主人评“词是秦氏,画是鸳鸯,此幅不解其命意之所在。”这许多年来,直到顾颉刚俞平伯才研究出来秦氏是自缢死的。续作者除非知道当时事实,怎么猜得出来?但是他看《红楼梦》的时候,还没有鸳鸯自缢一事。一看“词是秦氏”,画是自缢,不难推出秦氏自缢。

    他写秦氏向鸳鸯解释,她是警幻之妹,主管痴情司,降世是为了“引这些痴情怨女早早归入情司,所以我该悬梁自尽的。”下凡只为上吊,做了吊死鬼,好引诱别人上吊,实在是奇谈。这样牵强,似乎续作者确是曹氏亲族,即要炫示他知道内幕,又要代为遮盖。

    程高本删去“东西”二字,成为“我天天劝这些不长进的爷们,倒拿我当冤家”。原文”东西”指谁?程高想必以为指“爷们”,认为太失体统,固删。--以前焦大醉骂“畜牲”倒未删,也可见程高较尊重前八十回。--但是下文述珍蓉被捕,女主人们被抢劫,圈禁空屋内,剩下的“那些不成材的狗男女”又是谁?

    倘指贾珍姬妾,贾蓉曾说贾琏私通贾赦姬妾,但是贾赦将秋桐赏赐贾琏时,补写“素昔见贾赦姬妾丫鬟最多,贾琏每怀不轨之心,只未敢下手”,证明贾蓉的话不过是传闻。关于贾珍的流言虽多,倒没有说他戴绿帽子的。而且焦大“天天劝这些不长进的东西”,也绝对不能是内眷。

    唯一的可能是指前文所引:“那些不得志的奴仆们,专能造言诽谤主人,”诬蔑贾珍私通儿媳,诱奸小姨聚(上鹿下匕),父子同以堂侄为娈童,这些造谣言的“狗男女都像猪狗是的拦起来了”。抄家时奴仆是财产的一部份,像牲口一样圈起来,准备充公发卖,或是皇上家赏人。

    这里续书完全歪曲作者原意。焦大醉骂,明言“连贾珍都说出来,乱嚷乱叫,说‘我要到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爬灰的爬灰……’”如果说焦大当时是酒后误信人言,他自己也是“不得志的奴仆……诽谤主人”。他是他家老人,被派低三下四的差使,正是郁郁不得志。但是无论谁看了醉骂那一场,也会将焦大视为正面人物。续作者只好强词夺理,扭转这局面,倒过来叫他骂造谣生事的仆人。

    续书人这样出力袒护贾珍,简直使人疑心他是贾珍那边的亲戚,或是门客幕友。但是近亲门客幕友应当熟悉他们家的事。第一百十六回贾政叫贾琏设法挪借几千两,运贾母灵柩回南。“贾琏道:‘借是借不出来,住房是官盖的,不能动,只好拿外头几所的房契去押去。’”--甲本改由贾政插入一句:“住的房子是官盖的,那里动得?”对白较活泼

    抄家轻描淡写,除了因为政治关系,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写 贾家暴落,没有原著可模仿。而写抄家后荣府照样有财有势,他口气学得有三分像。贾珍的行为如果传闻属实,似乎邪恶得太离谱。这位学究有点像上海话所谓“弄不落”。如果从轻发落,不予追究,成了诲淫。如予严惩,又与他的抄家计画不合。

    原著既然说过“不得志的奴仆们专能造言诽谤主人”的话,续书人是没什么幽默感的,虽然未必相信,也就老实不客气接受了。本来对贾家这批管家也非常反感--如第一百十二回平白添一笔,暗示周瑞家的私通干儿子--他是戏文说书的观点,仆人只分忠仆刁仆。焦大经他纠正后,还不甚满意,又捏造一个忠仆包勇,像包公一样被呼为“黑炭头”,飞檐走壁,是个“憨侠”,有点使人想起《儿女英雄传》,时期也相仿,不过他没有文康那份写作天才。后四十回只顾得个收拾残局,力求不扩大事件,所以替祸首贾珍设法弥缝。就连这样,这一二百年来还是有许多人说这部书是骂满人的,满人也这么说。续书者既然强调书中人物是满人,怎么能不代为洗刷?--还是出于种族观念。



    吴世昌与俞平伯同样认为甲戌本是书主或抄手集批充总批,以便增加书价。[12]但是一方面有删批的潮流,而且删节得支离破碎的楔子也普遍的被接受,显然一般对于书中没有故事性的部份不感兴趣。多加总批,略厚一点的书不见得能多卖钱。
    此书的标题诗都是很早就有,不光是第七、八两回的。头两回原先的格局都是回目后总批、标题诗,而第一回的总批还是初名《石头记》的时候写的。唯一的例外是第五回的标题诗,只有戚本、全抄本有,己卯本另纸录出。

    己卯本前十一回也批语极少,而且一部份另纸录出──是一个近白文本,批语几乎全删后,又有人从别的抄本上另笺补录几条批、两首标题诗,第五、第六回的。第六回那首,除庚本是白文本外,各本都有,显然是早有的,己卯本是删批的时候一并删掉了,后来才又补抄一份。第五回那首极可能也是己卯本原有,删批时删去。倘是那样,那就只有甲戌本没有第五回的标题诗,因为甲戌本第五回是初稿,其他各本是定稿;此回原无标题诗,到诗联期改写,才添写一首,所以甲戌本独无。

    第十三至十六回这四回,总批内移植的庚本有日期的批语,最晚的是壬午(一七六二年)春。[21]同年除夕曹雪芹逝世。编这四回,至早也在一七六二春后,但是还在作者生前,所以是一七六二夏或下半年。

    靖本第二十二回有畸笏一七六七年的批语:“……不数年,芹溪脂砚杏斋诸子皆相继别去。今丁亥夏只剩朽物一枚……”脂砚有日期的批语最晚是一七五九年冬。庚本第二十六回脂砚批红玉回答愿意去伏侍凤姐一段:“奸邪婢岂是怡红应答者,故即逐之。前良儿,后篆儿,便是却(确)证。作者又不得可也。己卯冬夜。”旁边有另一条眉批:“此系未见抄没狱神庙诸事,故有是批。丁亥夏,畸笏。”如果狱神庙回是旧稿,这样重要的情节脂砚决不会没看见。畸笏一七六七年写这条批,显然脂砚迄未见到狱神庙回,始终误会了红玉。这一回只能是一七五九年冬后,作者生前最后两年内写的或是改写的,而脂砚死在雪芹前一两年。在一七六二夏或下半年,脂砚已故。利用那两册现成的X本,继续编辑四回本的主要脂评人是畸笏。

    @你的好友能给他开传送门^_^,如:@天涯论坛“《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史笔”是严格的说来并非事实,而是史家诛心之论。想来此回内容与回目相差很远,没有正面写“淫丧”──幽会被撞破,因而自缢──只是闪闪烁烁的暗示,并没有淫秽的笔墨。但是就连这样,此下紧接托梦交代贾家后事,仍旧是极大胆的安排,也是神来之笔,一下子加深了凤秦二人的个性。X本改掉了元妃之死,但是第五回太虚幻境里的曲子来自书名《红楼梦》期的五鬼回,因此元春的曲词还是预言她死在母家全盛时期,托梦父母。

    一七六二年春,曹棠村尚在。同年冬,雪芹去世。雪芹在楔子里嘲笑他弟弟主张用《风月宝鉴》书名,甲戌本眉批提起棠村替雪芹旧着《风月宝鉴》写序,“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看来兄弟俩也是先后亡故。──也极可能是堂兄弟──靖本畸笏一七六七年批:“…不数年,芹溪、脂砚、杏斋诸子皆相继别去,今丁亥夏只剩朽物一枚……”大概可以确定杏斋就是棠村。甲戌本第一回讲“棠村已逝”的批者,唯一的可能也就是仅存的“老朽”,正在整理雪芹遗稿的畸笏。

    这条批语说纪念已死的棠村,“故仍因之”,是指批者所作《凡例》里面对于《风月宝鉴》书名的重视。因此《凡例》是畸笏写的,雪芹笔下给他化名吴玉峰。他极力主张用《红楼梦》书名,因为是长辈,雪芹不便拒绝,只能消极抵抗,在楔子里把这题目列在棠村推荐的《风月宝鉴》前面,最后仍旧归结到《金陵十二钗》;到了一七五四年又听从脂砚恢复《石头记》旧名。也可见畸笏倚老卖老不自删天香楼始,约在十年前,他老先生也就是一贯作风。

    畸笏在丁亥春与甲午八月都批过第一回(甲戌本第九页下,第十一页下),大约是在一七六七春重读“东鲁孔梅溪则题日风月宝鉴”句,看到作者讥笑棠村说教的书名,大概感到一丝不安,因为他当年写《凡例》,为了坚持用《红楼梦》书名,夸张《风月宝鉴》主题的重要,以便指出《红楼梦》比较有综合性,因为书中的石头与十二钗这两个因素还性质相近,而《风月宝鉴》相反,非用《红楼梦》不能包括在内。后来也是他主张删去天香楼一节,于是这部书叫《风月宝鉴》更不切题了。因此他为自己辩护,在“东鲁孔梅溪”句上批说他是看在棠村已故的份上,才保存《凡例》将《风月宝鉴》视为正式书名之一的几句。

    一七六二年春,他批第十三回天香楼上打四十九日解冤洗孽醮:“删却。是未删之笔”,雪芹还是没删,只换了个楼名,免得暗示秦氏死因太明显,与处置《红楼梦》书名的态度如出一辙,都是介于妥协与婉拒之间。

    秦氏的小丫头宝珠因为秦氏身后无出,自愿认作义女,“贾珍喜之不尽,即时传下,从此皆呼宝珠为小姐”。俞平伯在《红楼梦研究》中曾经指出这一段的不近情理,与秦氏另一个丫头瑞珠“触柱而亡”同是“天香楼未删之文”,暗示二婢撞破天香楼上的幽会,秦氏因而自缢后,一个畏罪自杀“殉主”,一个认作义女,出殡后就在铁槛寺长住,等于出家,可以保守秘密。“那宝珠按未嫁女之丧,在灵前哀哀欲绝”。甲戌本夹批:“非恩惠爱人,那能如是。惜哉可卿,惜哉可卿!”举哀并不是难事,这条批解释得异常牵强而不必要,欲盖弥彰。畸笏是主张删去天香楼上打醮的,显然认为隐匿秦氏死因不够彻底,这批语该也是畸笏代为掩饰。

    另有一则类似的,也是甲戌本夹批,看来也是畸笏的手笔:宝玉听见秦氏死耗,吐了口血,批“宝玉早已看定可继家务事者,可卿也,今闻死了,大失所望,急火攻心焉得不有此血。为玉一叹!”这条批根据秦氏托梦,强调她是个明智的主妇,但是仍旧荒谬可笑。

    显然畸笏与雪芹心目中的删天香楼距离很大。在第十三回,雪芹笔下不过是全部暗写,棠村所谓“不写之写”;畸笏却处处代秦氏洗刷。

    第十回张友士诊断秦氏的病:“今年一冬是不相干,”要能挨过了春分,就有生望了──当然措辞较婉转。此后改写贾瑞,同年“腊月天气”贾瑞冻病了,病了“不上一年,……又腊尽春回,”方才病故。夹叙“这年冬底”林如海病重,接黛玉回扬州。黛玉去后,秦氏死了。第十二回批注贾瑞寄灵铁槛寺,是代秦氏开路(庚本第二七零页,己卯、戚本同),可见死在秦氏前。秦氏的病,显然拖过次年春分,再下年初春方才逝世。既然一年多以前曾经病危,甚至于已经预备后事了,即使一度好转,忽然又传出死讯,也不至于“合家……无不纳罕,都有些疑心”。最后九个字棠村指出是删天香楼的时候添写的。显然这时候是写秦氏无疾而终,并不预备补写她生过病。只有彻底代她洗刷的畸笏才会主张把她暴卒这一点也隐去。

    一七六二年春,作者遵畸笏命删去第十三回《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但是对于隐去死因的程度,两人的意见仍有出入。甲戌本此回正文与散批、回后批都是删后最初的底本,回前总批却是后加的,在靖本此回之后。靖本此回是第一个有回前总批的删后本。

    下半年作者终于采用畸笏的主张,补写秦氏有病。第十至十一回改写完毕,确定不影响下文,畸笏才令人重抄第十四至十六回──与第九至十二回,不过这一册后来散失了──配合原先那两册四回本,想凑成一个抄本,但是为编集总批的便利起见,改回目后批为回目前总批,又恢复标题诗制度,等著作者一首首补写,但是这已经是曹雪芹在世的最后几个月了。


    此书原名《石头记》,改名《情僧录》。经过十年五次增删,改名《金陵十二钗》。《金陵十二钗》点题的一回内有十二钗册子,红楼梦曲子。畸笏坚持用曲名作书名,并代写《凡例》,径用《红楼梦》为总名。但是作者虽然在楔子里添上两句,将《红楼梦》与《风月宝鉴》并提,仍旧归结到《金陵十二钗》上,表示书名仍是《十二钗》,在一七五四年又照脂砚的建议,恢复原名《石头记》。

    大概自从把旧着《风月宝鉴》的材料搬入《石头记》后,作者的弟弟棠村就主张《石头记》改名《风月宝鉴》,但是始终未被采用。

    一七五四本用《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书名,甲戌本是用两册一七五四本作基础编起来的,因此袭用这名称,一七六零本与二三十年后改编的上半部,书名都还原为《石头记》。庚本,己卯本所有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字样,都是由于一七六零本囫囵收编一册一七五四本,抄手为了配合原有的这一册,保留下来的一七五四本遗迹。
    @就为8jp 2012-09-07 18:18:22
    楼主,我家藏有清代印刷的线装书,就是你说的那种装潢,中缝没有割开,里面如果割开了是空白的,每一页都是如此,所以我对这种书很熟悉,我家那本就是印刷品书,但里面的文字都是手写体,这也是古书常见的,看上去就像是手写的,实际上却是印刷品,所以不能以手写体好中缝没有割开来判定是否手抄本,因为这样装潢的印刷古书很常见
    -----------------------------
    非常谢谢您这个回复。 这下我心里一直困惑的一个问题一下就解开了。
    @_素约 2012-09-08 11:48:49
    建议读一下张爱玲的《红楼梦魇》还有其他的讨论到秦可卿的红学书籍。
    @就为8jp 2012-09-07 18:18:22
    楼主,我家藏有清代印刷的线装书,就是你说的那种装潢,中缝没有割开,里面如果割开了是空白的,每一页都是如此,所以我对这种书很熟悉,我家那本就是印刷品书,但里面的文字都是手写体,这也是古书常见的,看上去就像是手写的,实际上却是印刷品,所以不能以手写体好中缝没有割开来判定是否手抄本,因为这样装潢的印刷古书很常见
    -----------------------------
    这样说吧,我自己也很奇怪能印刷插图为何字体却要用手抄,手写的墨水不管放了多久一遇到水应该都会化开吧, 我们那八二年那场水灾,那本书能幸免于难的可能性是很少的, 那墨痕应该有水浸过的痕迹, 手写的字体但又没有化开的墨痕,那应该就是你说的那类手写体的印刷本了,为了让书好卖,书商在原本的手抄本的基础上加了些插图再印刷。
    抱歉,家公和侄子是口误,白天一直想更正却没有时间,正确来说,应该是,和家公有染,又勾引宝玉。
    在这一点上,你觉得有必要质疑吗?
    @_素约 2012-09-09 19:43:58
    建议读一下张爱玲的《红楼梦魇》还有其他的讨论到秦可卿的红学书籍。
    -----------------------------------------------------------------
    除非所有相关秦可卿的书籍意见都与你的观点一致,那么你的建议我可以接受。
    如果有不同,你是否更应该建议自己把论据弄到这里来?
    张爱玲也不过一家之言,在不在理,一样可讨论,从来没听说过,...........
    -----------------------------
    关于可卿如何如何,是个复杂的话题,我说的话,一句半句,当然也只是我一家之言。甚至我对她另有的态度,也不是为了回复你一句话而说的几句所能表达清楚。但这不是本贴讨论的侧重,我不想认真读这个贴的人受到我主观意识的影响,把主观和客观混淆起来,所以一直避免把自己的主观意识表达出来。

    你说我借刘心武的贴如何暗示自己说的如何, 那也只是你的理解,我不想反驳是因为我觉得每个人都有权利站在她自己不同的角度来看你。

    你说我反复强调小时候看过那本书,,就我自己的目的,只是希望有人能从我说的细节中挑出矛盾和不合理的地方,就像就为8jp,他说的话让我很兴奋,虽然他好像证实了我看的那本书不是手抄本。

    对了,有段确实是重复,因为在另一个贴里有人问起那书的主人,我本来不想说,但还是说了,觉得那段较详细,有些内容这里没有,所以又贴这里了,因为我很懒,所以没有修改,直接拉过来了。不想却让人误会是反复强调,真的对不起。
    @_素约 2012-09-08 12:47:41
    书是否伪托,才是最重要的。讲你小时...........
    -----------------------------
    看来你是个很认真的人啊,我喜欢认真的人,只是你无法理解我的出发点而已。
    在我来说,只是想把某段记忆清晰化,让它留存于世而已。 他人如何看待,我真的不是很在乎,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原文:http://bbs.tianya.cn/post-books-169400-1.shtml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随笔 最新文章
锦里和宽窄巷子
讨论贴:民间故事中的徐文长形象
麦秋2005
江青的书法与文字
将《石头记》挑逗进行到底
【草民记忆】(转载)
庚辰本比较严重的破绽
一本书的一生(四次修订稿)
男生们该读的十本世界名著
我的电影札记:光与影的战争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5-11-18 16:25:48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美食菜谱 新闻资讯 电影视频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租车
生肖星座 三丰软件 视频 开发 短信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搜图网 美图 阅读网 多播 租车 短信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5日历
2018-5-22 6:27:07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