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随笔 -> 五月之书——记2016年5月所购图书34册 -> 正文阅读

[转载][随笔]五月之书——记2016年5月所购图书34册[第1页]

作者:肖毛  更新时间:2017-05-19 10:57:47
    五月之书——记2016年5月所购图书34册

    正文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6958730102wlmk.html


    因为每次都无法贴出,我受够了!
    2016年5月1日 星期日
    9:21。小兔子刚刚生了一个孩子,在地板上哇哇大叫,这次就生一个。
    10:03。上午又收到两本从孔夫子订购的书,分别是《微型诗品》(唐代部分,刘逸生评注,天津大学出版社1988年初版)与《妇女画廊》(李文俊著,重庆出版社1992年初版),前者花费10元,后者17元。《微型诗品》是一本小书,只有200页,仅仅印了4500册。作者前言说,这些微型诗品是1987年刊发在《羊城晚报》副刊上的,而我现在还有当年从《羊城晚报》剪下来的真正原刊,就贴在一个红皮的笔记本里面。那些年我看了不少母亲从单位拿回的废报纸,其中最爱看的是《工人日报》的漫画专刊,《新民晚报》《文汇报》与《羊城晚报》的副刊,而刘逸生的《微型诗品》无疑是值得关注的好东西,只是不知道后来出了单行本。前天偶然去网上查刘逸生的情况,才知道他已经去2001年去世,《微型诗品》也出版过,于是在孔夫子订购了它与作者本人的自传。《妇女画廊》是李文俊的第一本散文集,居然可以在网上买到而且基本是新的,实在令人意外。如果我记得不错,李文俊至今也就出版过三本散文集,即《妇女画廊》《纵浪大化集》《西窗看花漫笔》,与出书无数的单田芳相比,李文俊可算低产得很,但每一篇文章都是言之有物、有学识有幽默感的原创。美中不足的是,《微型诗品》来自图书馆,书脊上贴着口取纸,把它弄下去之后,书脊的下半部都给弄烂了,那我也不后悔,因为我就是与书上的口取纸有仇,必欲拿到而后快。
    2016年5月1日 星期日
    9:21。小
    兔子刚刚生了一个孩子,在地板上哇哇大叫,这次就生一个。
    10:03。上午又收到两本从孔夫子订购的书,分别是《微型诗品》(唐代部分,刘逸生评注,天津大学出版社1988年初版)与《妇女画廊》(李文俊著,重庆出版社1992年初版),前者花费10元,后者17元。《微型诗品》是一本小书,只有200页,仅仅印了4500册。作者前言说,这些微型诗品是1987年刊发在《羊城晚报》副刊上的,而我现在还有当年从《羊城晚报》剪下来的真正原刊,就贴在一个红皮的笔记本里面。那些年我看了不少母亲从单位拿回的废报纸,其中最爱看的是《工人日报》的漫画专刊,《新民晚报》《文汇报》与《羊城晚报》的副刊,而刘逸生的《微型诗品》无疑是值得关注的好东西,只是不知道后来出了单行本。前天偶然去网上查刘逸生的情况,才知道他已经去2001年去世,《微型诗品》也出版过,于是在孔夫子订购了它与作者本人的自传。《妇女画廊》是李文俊的第一本散文集,居然可以在网上买到而且基本是新的,实在令人意外。如果我记得不错,李文俊至今也就出版过三本散文集,即《妇女画廊》《纵浪大化集》《西窗看花漫笔》,与出书无数的单田芳相比,李文俊可算低产得很,但每一篇文章都是言之有物、有学识有幽默感的原创。美中不足的是,《微型诗品》来自图书馆,书脊上贴着口取纸,把它弄下去之后,书脊的下半部都给弄烂了,那我也不后悔,因为我就是与书上的口取纸有仇,必欲拿到而后快。
    我要崩溃了!“小”字与“兔”字连在一起,系统就不许我发帖,说什么“网络错误”。难道这两个字连在一起会产生什么可怕后果吗?
    2016年5月2日 星期一
    7:43。最近总能听到那个冒名顶替上大学的新闻。人们似乎光顾着谴
    2016年5月2日 星期一
    7:43。最近总能听到那个冒名顶替上大学的新闻。人们似乎光顾着q责顶替者,却不去q责中国高考制度。没考上大学的人,得到上大学的机会之后,其实也可以毕业并且做出不错的成绩,哪怕当初的高考成绩连最低分数线都进不去。这说明中国高考就是开玩笑,分数高低并不能证明什么。

    2016年5月3日 星期二
    9:37。印象中,每年五一必有雨,今年亦不例外,现已阴雨两日。刚刚收到在孔夫子购买的另外两本书:《古代文言短篇小说选注》二集(成柏泉选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初版)、《学海苦航》(往事漫忆文丛,刘逸生著,花城出版社1985年出版)。上周在桥市买到《古代文言短篇小说选注》初集,所以忍不住订购了二集,看起来比我的初集新了好几倍,封底有“北戴河购书”的图形印,内容则从宋人小说至《阅微草堂笔记》止,不像还有第三集的样子,遗憾。更遗憾的是,书里有某人用铅笔甚至钢笔写的标注,如:“瘗:yi,埋葬”、“逆旅:客店”等——连这个都不清楚,那还怎么读呢?幸好此人知难而退,仅仅写了几处标注而已。《学海苦航》是刘逸生的香港回忆录,里面虽然没有标注,却有不少用油笔画的波浪线之类,也够恶心的;更恶心的是,它是所谓的“半精装”,里面多了两张不伦不类的硬纸壳,活活糟蹋了一本好书。

    2016年5月4日 星期三
    5:55。虽然不到早晨六点,我已坐在电脑跟前,小小猫咪则乖乖地趴在我的大腿上,温暖着我那破碎的心。这两天都是如此,因为我们家的武则天,也就是小猫咪之子又在恋爱了,我必须早睡。小兔子生过N次小孩了,但惟有这次最乖:白天在床上带孩子,晚上把孩子叼到地上的纸盒里,如果孩子掉到地板上(多半是小小猫咪干的),她会允许我把孩子拿给她,不再对我咆哮。还记得小兔子刚刚长大的时候,猫妈妈成天打骂猫女儿,经常把小兔子吓得跳上窗户横档,扮演睁一眼闭一眼的猫头鹰,或者跳上门框假装与世无争的小鸟。于是小兔子越来越丑,简直不像猫妈妈的后代。随着恐惧的慢慢消失,小兔子也出落得一天比一天美丽,仿佛黄金打造的小豹子,竟然可以与小猫咪之女相比了,而后者是猫妈妈最美的女孩。这件事说明,对于猫咪来说,心情或者说成长环境不但影健康,也会影响容颜。我们其实也一样。比如说,如果父母飞扬跋扈,满身戾气,他们的孩子则会有一张蛮横的脸;如果父母通情达理,有仁有爱,他们的孩子则会有一张纯真的脸。成人更是如此,比如喜欢咒骂的人往往有着歪斜的嘴角与竖起的眉毛,满脸都是冷酷的表情。

    2016年5月5日 星期四
    11:30。今天总算天晴了。小小猫咪刚才去阳台抓苍蝇,苍蝇居然敢逃跑,她气得骂骂咧咧地来我身边告状,我说:别泄气,咱们弄死他!于是她又过去抓,结果则是我不忍看到的。
    原来“谴”字与“责”字也是不能放在一起的,否则会……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只知道天涯正在逼迫我远离它。
    2016年5月6日 星期五
    7:04。昨天说有雨,但今早才下。在阴森的天气里起床,想着上帝的事情——尽管似乎变成了畅销书作家甚至民谣歌手,他当然会出手打败妹妹,因为他是光明,他妹妹是黑暗,两者不能共存。这自然是《邪恶力量》第十一季第二十集即最新一集的内容,追了十一季,终于看到了上帝,也算中了大奖吧,不过我更感兴趣的是上帝唱的那首民谣,它实在太动听了,尽管以前听过。那首民谣的名字叫做《Fare thee well》,Joan Baez演唱过,《醉乡民谣》则把它用作插曲之一,由Oscar Isaac演唱,此外还有N种演唱版本,但《邪恶力量》里的是谁演唱的呢?竟然比别人唱得都有感情。可惜查不到《邪恶力量》里的演唱者,不过我查到了《Fare thee well》的几种歌词,它又名《Dink's Song》,有Bob Dylan的演唱版,歌词最长,唱出了一位弃妇的依依不舍之情:


    Dink's Song
    If I had wings like Norah’s Dove / I’d fly the river to the one I love / Fare thee well, my honey, fare thee well/ I had a man who was long and tall / Moved his body like a cannon ball / Fare thee well, my honey fare thee well / 'Member one evening was drizzling rain / And my heart I felt an aching pain / Fare thee well, my honey, fare thee well / Once I wore my apron low / Cannot keep you away from my door / Fare thee well, my honey, fare thee well / Now my apron is up to my chin / You pass my door but she never come in / Fare thee well, my honey, fare thee well / Mighty river runs muddy and wild / Can’t care the bloody for my unborn child / Fare thee well, my honey, fare thee well / Number 9 train won’t do no harm / Number 9 train take my poor baby home / Fare thee well, my honey, fare thee well / Fastest man I ever saw /
    Skipped Missouri on the way to Arkansas / Fare thee well, my honey, fare thee well.
    此外有Peggy Seeger与Neill MacColl的演唱版,也叫《Dink's Song》,歌词缩短,但其中多了意味深长的两句“You'll call my name and I'll be gone”:
    Dink's Song
    If I had wings like Norah's dove / I'd fly upriver to the one I love / Fare ye well, my honey, fare ye well. / I got a man, he's long and tall / He move his body like a cannon ball / Fare ye well, my honey, fare ye well / One of these days and it won't be long / You'll call my name and I'll be gone / Fare ye well, my honey, fare ye well / I went to the river, sat down and cried / Heard you singing on the other side / Fare ye well, my honey, fare ye well / Late last night it was drizzling rain / Round my heart felt an aching pain / Fare ye well, my honey, fare ye well.
    《醉乡民谣》里的Oscar Isaac演唱版则有两种歌词:
    Fare Thee Well
    If I had wings like Noah's dove / I'd fly up the river to the one I love / Fare thee well, my honey, fare thee well / I had a man, he's long and tall / moves his body like a cannon ball / Fare thee well, my honey, fare thee well / I remember one evening, pouring rain / In my heart was an aching pain / Fare thee well, my honey, fare thee well / Muddy river runs muddy 'n' wild / You can't give the body from my unborn child./ Fare thee well, my honey, fare thee well/ Just as sure as the birds flying high above / Life ain't worth living without the one you love / Fare thee well, my honey, fare thee well / Fare thee well, my honey, fare thee well.
    Fare Thee Well
    If I had wings, like Noah's Dove / I'd fly up the river to the one I love / Fare the well, oh honey, fare thee well/
    The woman I loved, is long and tall / She moves her body, like a cannonball / Fare the well, oh honey, fare thee well / Early one morning, drizzling rain / And in my heart, I felt an aching pain / Fare the well, oh honey, fare thee well / Now one of these mornings, it won't be long / You'll call my name, and I'll be gone / Fare the well, oh honey, fare fare thee well.
    而《邪恶力量》里的《Fare thee well》歌词,与Oscar Isaac演唱的第二种歌词基本相同,但稍有改动,如The woman I loved改为I knew a man,She moves her body改为he moved his body,Early one morning改为Remember one night,And in my heart改为And around my heart,Now one of these mornings改为one of these days。
    再说说Oscar Isaac演唱的两种歌词,最大的区别就是前者的man在后面变成了woman,那么第一种唱的是弃妇,第二种唱的则是弃夫,性质完全不同了。比起来,我更爱第二种歌词,因为“You'll call my name, and I'll be gone ”这一句给出了更多的遐想空间:歌曲中的主人公是要彻底断了这段情愫,还是走上了不归路呢?听众自己决定吧。

    2016年5月7日 星期六
    17:30。总算晴天。来到桥市还不过八点,先是五元打包购得英文杂志五本,之后十元购《Basic Science Series》(Revised Edition,FEP International Private Limited,1978)十六册,三元购《365天寓言故事》([美]特雷弗·韦斯顿著,李佳等译,沈阳出版社1988年初版,1990年2印)一册,六元购《中华活叶文选》合订本之一、四、五册,返回之际三元购《宋艳》([清]徐士銮辑,舒驰点校,浙江古籍出版社1987年初版),此外一无所得。
    榆叶梅青春不再,杏梨李铅华洗尽,稠李素颜初绽,杨柳新碧满枝。五月堪称丁香月,街头巷尾,馨香处处,日光似亦为之熏染,令人沉醉。顺着丁香花的指引,一路回家,收到《秘密花园》([美]伯内特著,李文俊译,译林出版社2009年初版2印),十五元购于孔夫子。然后立刻给猫咪喂草,刚刚从野地摘来的。大家都来吃,除了小小猫咪。难道她在睡觉?进屋一看,连影子都没有。我的脑袋嗡地一声。可是我听见了小小猫咪的哭声,听起来很远。迅速打开大门,小小猫咪嗖地蹿了进来——这种事情,她妈妈已经干过N次了,每次我都毫无察觉,因为她们的速度实在太快。

    现在说说今天的书。那些英文杂志看似五本,末一本实乃国内所印企业广告手册,故购得即弃,其余四本为《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Fall/Winter 1984》(美国印第安那大学出版社1984年秋冬出版书目)、《The Conservationist》(The magazine of New York State's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al Conservation,July-August 1983;《环保主义者》1983年7、8月号合刊,纽约州环境保护部发行杂志)、《3-2-1 Contact》(October,1986,Jan/Feb 1987;《3-2-1 开聊》1986年10月号、1987年1/2月合刊)。
    《美国印第安那大学出版社1984年秋冬出版书目》应该算中国的《科技新书目》一类,封皮的彩图却挺漂亮,里面的每本书都有介绍与书影,部分书影还是彩色的。《环保主
    义者》1983年7、8月号合刊,纽约州环境保护部发行杂志)、《3-2-1 Contact》(October,1986,Jan/Feb 1987;《3-2-1 开聊》1986年10月号、1987年1/2月合刊)。
    《美国印第安那大学出版社1984年秋冬出版书目》应该算中国的《科技新书目》一类,封皮的彩图却挺漂亮,里面的每本书都有介绍与书影,部分书影还是彩色的。《环保主???义者》里的一篇关于夏天草地的文章被人撕去了,可恶。《3-2-1 Contact》,我勉强译为《3-2-1 开聊》,尽管这个译法未必准确。查维基百科,《3-2-1 Contact》是美国上世纪八十年代做的一个儿童科学节目,由美国儿童电视节目工作室(Children's Television Workshop)制作,每期请几个科学家做嘉宾,为孩子们讲说科学知识之类,另外出版配套的同名儿童科学杂志,所以我估计“3-2-1”表示倒计时,“Contact”表示“讲说开始”。
    1986年10月号《3-2-1 开聊》乃宠物专刊,其中有一篇Steven Levingston(斯蒂文·莱文斯顿)所撰《Pet Pals》(宠物伴侣),其中有这样两句话:
    In a recent survey, people were asked whether they thought of their pets as family members. Eight-seven percent said they did. ... 38 percent said they celebrated their pets' birthdays.
    Pets also help kids and adults in many other ways. Doctors have found that just stroking the soft fur of a dog or cat is relaxing and can lower blood pressure.
    (最近调查表明,受调查者之中,百分之八十七将其宠物视为家人……百分之三十八曾为其宠物祝寿。……在许多其他方面,宠物亦有助于老者与幼童。据医士观察,仅凭抚摩猫犬软毛,即可令人放松并降低血压。)
    《Basic Science Series》可译为《基础科学丛书》,新加坡1978年印行,一套十六本,就是不单卖,我也没办法。里面的插图都是彩色,但印得一般,里面的英文也印得也不怎么样,也就是港台英文书水准。
    《中华活叶文选》以前买过一些,反正也买不全,所以总是懒得再买。不过今天买的三本都是中华书局版,其中一本还是初印,尽管破也还是买了。《宋艳》是有关宋代青楼女子情况的摘录,校注《猫苑》时引用过其中内容,所以顺便买下,而买了才知后悔,因为书页多处为油所浸,或许被卖油翁翻看过吧。
    原来“主”和“义”二字也不可联合。

    剩下的又贴不出了,那么就到此为止吧。
    最后说说《秘密花园》,之所以买,只因那是李文俊译本,但正文排版看起来不舒服,仅有的几张国产插图看起来更不舒服,所谓的软精装则让我比不舒服还不舒服。
    哎呀,忘了介绍《365天寓言故事》,这本书不错,比国产的有趣。书前说“原本每篇故事都配有精美的彩色插图”,但我只看到黑白的线条插图,或许那些彩图被撤掉了,仅仅保留了黑白图。版权页上没有列出英文书名,不知书名是否译错,但此书不仅仅包括寓言,除非你说一切故事都有寓意。事实上,此书内容极为丰富,童话、寓言、儿童诗、小故事都有。当然,《灰姑娘》之类的都被缩写了。总之,这原本是挺高档的书,却被编印得低档了。

    2016年5月9日 星期一
    7:39。最近每晚都要看美剧《十三号仓库》第一季,除非有最新的《邪恶力量》之类。这部剧首播于2009年,共五季,每季一般13集,内容仿佛《邪恶力量》的科学版,这正是我关注这部旧剧的缘故。每季都有两个特别的调查员,专门搜寻散落各地的神秘“藏品”,将其带入十三号仓库,封存起来,以免其落入坏人手中。那些藏品都是什么呢?把人拍成照片的照相机、给过去几个钟头的事情录像的录影机、可以令人隐形的武士刀,将人催眠的中国烟花甚至镜中的阿丽思……如果说这些有传说的成分,其中的某些藏品却有着科学的影子,比如亚历山大伏特的可增强生物磁引力的实验服、能够抵消石英磁场的石英十字架,等等。
    昨晚看的是《十三号仓库》第一季第十二集:有人收到爱伦坡手稿,在阅读过程中,那些字迹却从书里飞出去,进入读者的全身,令其陷入昏迷。两位调查员拿到爱伦坡手稿,却无法将其封存,因为这件“藏品”比较特殊,同时存在着它的另一半,即爱伦坡的羽毛笔,惟有找到那支笔并放到手稿上,两者才能合为一体,得以封存。不久,他们查出羽毛笔的下落,原来它被一名中学老师所收藏,一名经常受到同学欺负的男生为羽毛笔的魔力吸引,忍不住把它偷去,而羽毛笔的魔力是:用它写出来的情况都会变成真的。老师发现了这件事,希望那个男生把羽毛笔还回去,他却用笔写了个“Wall”(墙)字,于是墙壁打开,老师被活活埋入墙壁。两位调查员追查到学校,听到老师在墙里呻吟,立刻想到爱伦·坡的小说《The cask of Amontillado》(一桶白葡萄酒)。看到这里,我的心一震,因为这部小说的名字帮了我的忙。《猫苑》里有清代人将貓“活筑墻腹以死”的记载,而我为其所做的注释是:
    [121]旋捉得此貓,活筑墻腹以死:《異苑》卷八有墻中藏貍故事一則,與此類似:“樂廣字彥輔,南陽淯陽人,晉惠帝時為河南尹。先是官舍多妖怪,前尹皆於廊下督郵傳中治事,無敢在廳事者,惟廣處之不疑。常白日外戶自開,二子凱、橫等皆驚怖,廣獨自若。顧見墻有孔,使人掘墻,得貍而殺之,其怪遂絕。”[美]羅伯特·達恩頓著《屠貓記:法國文化史鉤沉》(呂健忠譯)第100頁:“為了保護新家,當時(十八世紀)一些法國人把貓活活封在墻壁裏面——從中古時代建筑的墻壁所挖出的貓的骨骸來判斷,這是非常古老的儀式。”金庸小說《連城訣》中則有將人筑入墻中之情節,創作靈感大约源於此類記載。
    写出这条注释之后,我总觉得还缺了些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只好暂时不去管它。今早,我打开电脑就开始检索过去的文字,结果在我的《爱伦·坡作品浅谈》里面找到一句话:“《黑猫》和《一桶白葡萄酒》中,都有把活人砌到墙里的描写”。对,就是这样,我的注释里缺少的正是这句话。这就是我爱看美剧的缘故,因为它们有时会给我的译书和写作工作带来启发。

    2016年5月10日 星期二
    18:21。下楼散步,二元於附近书摊购得《扬州民间传说》(江苏人民出版社1983初版),有彩色国画插图多幅,书全新,但书口盖有私印。翻了翻,觉得扬州不愧历史名城,随便哪个故事都有久远的历史,比如黄巢起义、隋炀帝看琼花、于文化及……明明是宇文化及嘛,小错误,无所谓。然后看到《蒙脸布的传说》,故事的结论是,死人盖蒙脸布始于史可法领导扬州人民抗清期间(扬州十日),城破之后,扬州人纷纷服毒,脸盖白布,以遮亡国之羞。
    昨天为《猫苑》做注时恰好浏览过台湾版《笔记小说大观》第18编,该编第8册《古今笔记精华·卷二·事原》中有一篇《人死以纸覆面始于吴王夫差》:“郎英《七修类稿》云,人死以纸覆面,小说以为起于夫差临终曰:‘吾无面目见子胥,为我以帛冒之。’”
    郎瑛的名字错写为郎英,小错误,无所谓,但摘抄应该把意思抄全了才对。郎瑛《七修类稿·卷二十五·辩证类·面帛粮罂看果纸钱始》:“人死以纸覆面,小说以为起于春秋吴王夫差临终曰:‘吾无面目见子胥,为我以帛冒之。’此说恐非,只是生人不忍见死者之意。……”
    瞧,郎瑛要说的是,人死覆面乃“生人不忍见死者之意”,《古今笔记精华》把前面的都抄了,关键之处却悄悄放过,抄得不够忠实,更不够高明。

    2016年5月13日 星期五
    8:05。前天中午在附近的小区野地里采了一棵诸葛菜即二月兰,种在阳台的花盆里,当时看起来像是死了,次日却开了一朵紫花。刚才去阳台浇花,发现那棵诸葛菜竟然开了好几朵花,闻起来香香的,但愿它能够长久生活下去。
    10:30。刚刚收到出版社寄来《多雷插图本 十字军东征》(名著图文馆,吉林出版集团2016年出版),其中有一篇我在几年前翻译的《古斯塔夫·多雷的插图艺术》,现在看起来却觉得陌生得很。

    2016年5月14日 星期六
    14:47。昨天万里无云,今天乌云万里,但不像就要下雨的样子。也许今天就不该出门,早上等了两辆公共汽车才挤上去,来到桥市,1元购得《世界童话名著文库》(第12卷,浦漫汀等编,新蕾出版社1989年初版,1991年2印),包括《孔雀石箱》《小老鼠比克》《一块烫石头》《倒长的树》等,其余都是日本鬼子的东西。还有第6卷,但都是《王尔德童话》之类,又不是巴金等的译文,没买。以前买过第11卷。
    然后寻找我家猫咪爱吃的草,可惜又矮又少,只得往回走。来到车站附近,看到一些青草,就蹲下去摘了几把。站起来刚要走,却想到那是猫妈妈最爱吃的草,就再次蹲下去,揪了一把。于是,我的手里多了一把草,还有……五块钱。别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相信灵异事件,可是……可是,我对她的爱始终不变,她也一样。我相信,我想着她的时候,她一定也在想着我。两颗相知相爱的心,任谁也无法分开。等了三辆公共汽车,总算可以回家了——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啊,车这么难坐?

    2016年5月16日 星期一
    16:22。昨天雨,今天阴。为《猫苑》注释时翻查民国修河北《顺义县志》(台北成文出版社1968年影印),发现第十二卷有这样的记载:“山里红:山查。……香菜:芫荽。”对于山楂和芫荽,哈尔滨人恰是如此称呼,只是我一直不知道其来源。或许只有顺义与哈尔滨等少数地方这样说,多数地方(包括北京)却仍是把山楂叫做山楂。所以哈尔滨人认为糖葫芦是山楂所制,北京人则认为是山里红,其实两者乃同一物,《中国植物志》给出的中文学名为山楂。
    17:40。继续查河北县志,意外发现光绪修《乐亭县志》,那可是我的老家啊。匆匆下载,急急翻阅。从乐亭地图上,我看到了大海和数条河,许多庙宇,而书中标出了老家所在的村名,尽管我只是知道这个名字而已。乐亭建於辽,历史却更久,因为伯夷就在那里居住。在谈到乐亭人的时候,书中这样说:“乐邑人情,急公好义,士守廉隅,民勤操作,而闺门之风尤为谨饬……”看到这里,仿佛突然间看到了从未去过的老家,还有故去多年的祖父。我的根一直在那个陌生之地,而不是灯红酒绿的哈尔滨。乐亭有海,海边有“猫儿港”,村里有“波斯猫,极大”,也有各种各样的物产……日本鬼子却逼迫我们逃亡他乡,与故土彻底断绝联系。所以我痛恨小鬼子,不管生命中的哪一天。
    2016年5月10日 星期二
    18:21。下楼散步,二元於附近书摊购得《扬州民间传说》(江苏人民出版社1983初版),有彩色国画插图多幅,书全新,但书口盖有私印。翻了翻,觉得扬州不愧历史名城,随便哪个故事都有久远的历史,比如黄巢起义、隋炀帝看琼花、于文化及……明明是宇文化及嘛,小错误,无所谓。然后看到《蒙脸布的传说》,故事的结论是,死人盖蒙脸布始于史可法领导扬州人民抗清期间(扬州十日),城破之后,扬州人纷纷服毒,脸盖白布,以遮亡国之羞。
    昨天为《猫苑》做注时恰好浏览过台湾版《笔记小说大观》第18编,该编第8册《古今笔记精华·卷二·事原》中有一篇《人死以纸覆面始于吴王夫差》:“郎英《七修类稿》云,人死以纸覆面,小说以为起于夫差临终曰:‘吾无面目见子胥,为我以帛冒之。’”
    郎瑛的名字错写为郎英,小错误,无所谓,但摘抄应该把意思抄全了才对。郎瑛《七修类稿·卷二十五·辩证类·面帛粮罂看果纸钱始》:“人死以纸覆面,小说以为起于春秋吴王夫差临终曰:‘吾无面目见子胥,为我以帛冒之。’此说恐非,只是生人不忍见死者之意。……”
    瞧,郎瑛要说的是,人死覆面乃“生人不忍见死者之意”,《古今笔记精华》把前面的都抄了,关键之处却悄悄放过,抄得不够忠实,更不够高明。

    2016年5月13日 星期五
    8:05。前天中午在附近的小区野地里采了一棵诸葛菜即二月兰,种在阳台的花盆里,当时看起来像是死了,次日却开了一朵紫花。刚才去阳台浇花,发现那棵诸葛菜竟然开了好几朵花,闻起来香香的,但愿它能够长久生活下去。
    10:30。刚刚收到出版社寄来《多雷插图本 十字军东征》(名著图文馆,吉林出版集团2016年出版),其中有一篇我在几年前翻译的《古斯塔夫·多雷的插图艺术》,现在看起来却觉得陌生得很。

    2016年5月14日 星期六
    14:47。昨天万里无云,今天乌云万里,但不像就要下雨的样子。也许今天就不该出门,早上等了两辆公共汽车才挤上去,来到桥市,1元购得《世界童话名著文库》(第12卷,浦漫汀等编,新蕾出版社1989年初版,1991年2印),包括《孔雀石箱》《小老鼠比克》《一块烫石头》《倒长的树》等,其余都是日本鬼子的东西。还有第6卷,但都是《王尔德童话》之类,又不是巴金等的译文,没买。以前买过第11卷。
    然后寻找我家猫咪爱吃的草,可惜又矮又少,只得往回走。来到车站附近,看到一些青草,就蹲下去摘了几把。站起来刚要走,却想到那是猫妈妈最爱吃的草,就再次蹲下去,揪了一把。于是,我的手里多了一把草,还有……五块钱。别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相信灵异事件,可是……可是,我对她的爱始终不变,她也一样。我相信,我想着她的时候,她一定也在想着我。两颗相知相爱的心,任谁也无法分开。等了三辆公共汽车,总算可以回家了——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啊,车这么难坐?
    2016年5月16日 星期一
    16:22。昨天雨,今天阴。为《猫苑》注释时翻查民国修河北《顺义县志》(台北成文出版社1968年影印),发现第十二卷有这样的记载:“山里红:山查。……香菜:芫荽。”对于山楂和芫荽,哈尔滨人恰是如此称呼,只是我一直不知道其来源。或许只有顺义与哈尔滨等少数地方这样说,多数地方(包括北京)却仍是把山楂叫做山楂。所以哈尔滨人认为糖葫芦是山楂所制,北京人则认为是山里红,其实两者乃同一物,《中国植物志》给出的中文学名为山楂。
    17:40。继续查河北县志,意外发现光绪修《乐亭县志》,那可是我的老家啊。匆匆下载,急急翻阅。从乐亭地图上,我看到了大海和数条河,许多庙宇,而书中标出了老家所在的村名,尽管我只是知道这个名字而已。乐亭建於辽,历史却更久,因为伯夷就在那里居住。在谈到乐亭人的时候,书中这样说:“乐邑人情,急公好义,士守廉隅,民勤操作,而闺门之风尤为谨饬……”看到这里,仿佛突然间看到了从未去过的老家,还有故去多年的祖父。我的根一直在那个陌生之地,而不是灯红酒绿的哈尔滨。乐亭有海,海边有“猫儿港”,村里有“波斯猫,极大”,也有各种各样的物产……日本鬼子却逼迫我们逃亡他乡,与故土彻底断绝联系。所以我痛恨小鬼子,不管生命中的哪一天。
    2016年5月17日 星期二
    6:04。透过窗户,透过你的小女儿,透过我的心,那是清晨的阳光,投射在残酷的电脑屏幕上面。于是我看见,你围着我转呀转,仿佛心尖上的陀螺。我知道,你其实是一只风筝。岁月的剪刀断了你的线,把我的爱带向远方的远方,从此不再回来。黑色的大地上,有一朵黑色的花。当黑色的唇吻着黑色的土——我在这头,你在那头,如同黑夜与白天,长庚与启明。点燃一枝烟,点燃青色的思念,在这一天的喧嚣开始之前,我已迷醉,四面八方都是你的眉,你的眼。我知道,有一朵大理石一样的云,上面刻满了我们的前世今生,尽管你把它藏了起来,我的爱,我依然不会忘记,你我过去的点点滴滴,因为那朵云终将化为细雨,渗入我的心底。我在这里,你在哪里?你的女儿静静地睡在我的大腿上,宛如一朵温暖的金盏花。我在想你,你却在你女儿的身体里微笑着,就像从前一样,等待我发现你。倒出一杯茶,你在茶水中露出柴郡猫的笑容,却连话也不肯说一句。抓起一把风,你淘气地抓挠我的手心,却再也不肯让我看到你。你在哪里呢?我在这里,始终都在这里。等着你,等着你。
    2016年5月21日 星期六
    13:57。连续四五天最高气温超过30度,幸亏还没到盛夏。今天最高气温总算降到26度,还是觉得热。来到桥市已近十点,因为昨晚贪看《13号仓库》第三季最后两集,一直看到今早两点。《13号仓库》越来越像《邪恶力量》与《24小时反恐》的综合体,里面有一个漂亮的女主角,满嘴英国口音,身高1米73,长脸长腿,自称H·G·威尔斯,《时间机器》、《隐身人》的作者……威尔斯是女性?不错,在《13号仓库》里,威尔斯就是女性,头脑惊人,武功高强,她不愿意出头露面,把小说的创意提供给哥哥,令他成名,她自己却在幕后发明时间机器。一次,她的女儿意外被害,她坐上时间机器,却怎么也救不活女儿,最后把自己冷冻了一百年,希望解冻时找到解救女儿的机会……这个演员刚一出场,我就把她认出来了,因为她就是英剧《飞天大盗》的女主角。
    来到桥市,无书可买。今天与往日不同,桥的另一头竟然是空的,原来许多人搬到了杨树小巷的两旁,把地摊一直摆到一群高层底下。趁机去找地方吃午饭。选来选去,选中一家清真拉面馆,因为好久不吃拉面了,不知是否还与记忆中一样窝心。一进门我就放心了,没有讨厌的羊肉味;看菜单,我更放心了,上面有N种牛肉面与盖浇饭,其中一个羊字也没有。可是我什么肉也不想吃,只好点了一个麻酱拌面。不久,面来了,碗里还有将近二十片缝衣针般精致的黄瓜条,三片拼合起来有一个圣女果那么大的西红柿,还有泛着下水道般天然气息的麻酱汁。不过最值得赞美的还是人家的清真盐水——怎一个咸字了得!乖乖隆帝咚,我顿时有了帝王般的享受。吃一口蛔虫般新鲜的拉面,我感到浑身通泰,暑意全消。最后感激地掏出十块钱,黯然离开这个令我魂牵梦萦之地——啊,拉面永远是拉面,这回我真的记住了。
    回去的路上,四处看花。紫丁香就要凋谢,小叶丁香、黄刺玫、花楸和黄槐正在盛开。气温虽高,好风连连,桥下水边,芦苇丛丛……芦苇?那正是我家猫咪爱吃爱玩的啊。赶紧顺着河堤走下去,薅了一大捧芦苇,兴高采烈地返回。来到车站时发现,上周的那片草地已经被野蛮剪成了秃子,他们就这么能干。
    2016年5月24日 星期二
    15:05。从昨天至今,一直在下小雨。中午出去吃饭,听到一家饭店门口的大喇叭反复高呼:“羊汤蒸饺!羊汤免费!”于是我去第二家吃蒸饺,因为这一家既不扰民,蒸饺又与羊毫无关系。然后去附近小区看花草。樱桃绿了,榆叶梅的小果子也绿了,还有山丁子的。玫瑰、紫丁香和蔷薇都已凋谢,但小叶丁香开花了,从此可以开到十月末呢。鸭跖草终于长了出来,赶紧揪了几棵。草莓早已开花结果,我家的草莓却连花枝都没有。二月兰还在开,挖出两棵,一紫一白。走到另一个小区外的露天花园,发现萱草正在雨中露出太阳般的笑脸。五叶地锦刚刚长出来,叶子嫩得仿佛美人的肌肤,伸出碧玉般的手指,嘲笑葎草的卑微。走向第二个小区的露天花园,这里有成片的杏林,花海漫天的时候早已过去,枝头满是肥硕的绿叶,新生的嫩叶则是红艳艳的。空气中到处是小叶丁香的芬芳。茶条槭充分展示出他们的侠骨柔肠,叶片如剑,专刺人间不平……哇,有的茶条槭居然开出了朴素的小银花,这可是难得一见的情景呢。丁香树下的马蔺,绽放着高贵的紫花,宛如片片紫蝶,环绕於剑叶之间。忍冬不知何时开起了小红花,而且快要凋零了。锦带花吹起了粉红色的小喇叭,可是我听不清他们想要宣布什么:物价又在飞涨?煞风景。但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爱你中国,还有新闻联播。
    2016年5月28日 星期六
    11:18。昨晚看完了《邪恶力量》第十一季最后一集。上帝垂危,太阳将灭,上帝的妹妹却体会不出报仇的快乐,因为上帝一死,她也将灭亡,光明与黑暗都将不复存在,世界将变成一片空虚。死神搜集来千万个灵魂,因为每个灵ss魂都有光,女巫将那些灵s魂制成光s明炸s弹,注入迪恩体内,使之成为人体炸弹,可以引爆黑暗,即上帝的妹妹。上帝把迪恩送到黑暗身边,迪恩说服黑暗,与上帝重归于好。于是黑暗把上帝拉过去,两人互相握手,使其恢复光as明。上帝收走迪恩体内的灵魂,与妹妹分别化为黑白二气,再次隐居。当太阳恢复光彩,萨姆以为迪恩已死,正在悲痛,一个神秘的英国女人出现,准备干掉他……后面的情节,只有到下一季才能知道,好在用不了等待多久。跟着看了一集《十三号仓库》,有人不小心碰了贝多芬的钟,然后耳朵里开始播放贝多芬的音乐,播放完最吵人的乐曲,他突然变成聋子,因为贝多芬就是在写完那首乐曲之后变聋的。这个故事自然属于虚构,但听古典音乐太久会不会真的变成聋子呢?我不知道。
    今早来到桥市才七点半,十五元购《三宝太监西洋记通俗演义》(中国古典小说研究资料丛书,[明]罗懋登著,竺少华等校点,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初版)上下册,封皮较脏,书页还算新。数十年前,书店就有这书降价出售,当时却以为是历史小说而没买,而它其实有一点点类似《封神演义》,里面还有些五鼠闹东京之类的民间传说,与历史几乎没啥关系。
    天色阴森,空气郁闷,无心流连,但在临走前又去水边揪了几把更加高大的芦苇。上周返回时,有个中年女人问我那些芦苇是啥花;这周呢,有个老太太以女先知的口吻嘲笑我说:“还没到五月节呢,就……”我走得快,后面的话没听见,只能猜测。她或许把芦苇当成马蔺叶或者艾蒿了吧,不过,得是什么样的眼神,才能把芦苇看成马蔺叶或者艾蒿呢?
    等了半天车,总算有车可上。好容易下了车(因为他们又把马路开膛破肚了,一个月还没把伤口缝合好),喜忧参半地发现,一家水果店突然变成了山西拉面馆——这会不会影响今年的股市、油价走势、GDP乃至世界和平呢?不管了,我要去吃凉拌面。由于第一天开业,免费赠送康师傅纯净水一瓶。边喝边想,如今或许只有瓶装水没有添加剂,可以壮起胆子喝……想到这里,瞥了一眼瓶子上的标签。唉呀呀,唉呀呀,瓶装水竟然也有添加剂,而且是两样!氰化钾、硫酸镁。记得化学课上做过实验,镁条加什么可以燃烧,火苗蓝森森的,要是在我肚子里着起来……顿时觉得肚子疼,不敢再喝了。至于氰化钾嘛……氰化钾可是剧毒啊,一口就见效,比调控房价政策还要灵光呢。或者我已经死了,或者……重新拿起瓶子,发现上面写的原来是氯化钾。刚想松口气,又想起一件事。记得小说《玫瑰兄弟》的男主角给一个俄国人注射过氯化钾与什么东西的混合体,然后那个人就死于心脏病,医生根本查不出其他死因。那么说,氯化钾也不是啥好饼。
    匆匆吃完面,赶紧回家喝水,甜甜的深井水,想咋喝就咋喝,就算里面有一万种添加剂也不在乎,因为没有人公开配方,所以就是安全的,阿门。
    2016年5月29日 星期日
    10:22。有朋友想知道精装书(hardcover,clothbound)始于何时,查了几本书都得不到答案,最后在英文版维基百科里发现,真正的精装书(圆脊)始于十五世纪,即古登堡时代,五世纪的西方羊皮纸手抄本则类似精装,用木板或者牛皮当封面,但是平脊的。始于唐朝的印刷术导致了古登堡时代的开启,但直到清朝时我们才从西方输入了精装书技术。我想,这个例子说明,再创造与原创有时几乎具有同样的重要性。

    附
    2016年5月购书34册目录

    2016年5月1日,实付27元
    1.《微型诗品》(唐代部分),刘逸生评注,天津大学出版社1988年初版,封面设计:庞恩昌,定价1.7元,10元购
    2.《妇女画廊》,李文俊著,重庆出版社1992年初版,封面题签:钱锺书,封面设计:邵大维,定价5.6元,17元购
    2016年5月3日,实付19元
    3.《学s海d苦j航》(往事漫忆文丛),刘逸生著,花城出版社1985年出版,封面设计:齐爱华,定价2.35元,10元购
    4.《古代文言短篇小说选注》(二集),成柏泉选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初版,定价2元,9元购
    2016年5月7日,实付41元
    5~20.《Basic Science Series》(Revised Edition),FEP International Private Limited,1978,共16册,10元购
    21.《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Fall/Winter 1984》,1元购
    22.《The Conservationist》(The magazine of New York State's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al Conservation,July-August 1983,1元购
    23~24.《3-2-1 Contact》(Children's Television Workshop),October,1986、Jan/Feb 1987;Printed in 1986, New York, N.Y. 10023. 2元购
    25.《365天寓言故事》,[美]特雷弗·韦斯顿著,李佳等译,沈阳出版社1988年初版,1990年2印,定价4元,3元购
    26~28.《中华活叶文选》合订本(1/4/5),(一)中华书局1962年初版,1963年5印,定价0.85元;(四)1962年初版,定价1元;(五)1962年初版,1963年3印,定价0.9元,三册6元购
    29.《宋艳》,[清]徐士銮辑,舒驰点校,浙江古籍出版社1987年初版,定价1.5元,3元购
    30.《秘密花园》,[美]伯内特著,李文俊译,译林出版社2009年初版2印,定价15元,15元购

    2016年5月10日,实付2元
    31.《扬州民间传说》,本社编,江苏人民出版社1983初版,封面题字:武中奇,插图:赵绪成、张伟等,定价0.76元

    2016年5月14日,实付1元
    32.《世界童话名著文库》(第12卷),浦漫汀等编,新蕾出版社1989年初版,1991年2印,封面设计:王治华,定价7.05元

    2016年5月28日,实付15元
    33~34.《三宝太监西洋记通俗演义》(中国古典小说研究资料丛书),[明]罗懋登著,竺少华等校点,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初版,(上下册)定价4.6元

    2016年5月购书总付:105元
    上图太慢,不传了。


本文原文网址:http://bbs.tianya.cn/post-books-560293-1.shtml
此内容由程序自动获取,若对本文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随笔 最新文章
沉思二十年,与生命对话
女飒飒
伊川江行
我是我爸爸的儿子
我的书话书缘书事
金庸为什么说黄仁宇非常糟糕?
青铜色
2016年岗也下啦,书也读啦,该小结一下啦
天涯论坛
读韦庄词笔记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6-06-01 22:33:43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新闻资讯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三丰软件 开发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阅读网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10日历
2018-10-17 1:05:18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