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地图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租车 短信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随笔 -> 《石头记》写作班子名单 -> 正文阅读
 

[随笔]《石头记》写作班子名单[第1页]

作者:团风县山人  更新时间:2017-12-24 23:53:37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石头记》写作班子名单
    童力群
    2017年10月29日星期日
    1、无名氏甲——程日兴——冷子兴——“芹”——托名“曹雪芹”者。
    
    2、脂砚斋——“脂”——爱新觉罗?永璧。
    
    3、“泪笔者”—— 题“甲午八月泪笔”者——爱新觉罗?绵伦(永璧之长子)。
    
    4、“吴玉峰”——李鼐——李煦的幼子。
    
    5、李某——李鼎之子——李煦的孙子。
    
    6、“石兄”——绵某——胤礽的曾长孙。
    
    7、“情僧”——癞头和尚——空空道人——“寒第高人”。
    
    佩服弹指123的跟踪精神!
    “鼎”字缺笔,坚定了我的信心。
    
    (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的“鼎”字皆缺笔)
    这是红学的高端研究成果!
    火车不是推的!
    《红楼梦》(《石头记》)的创作是接力创作!
    《红楼梦》(《石头记》)的创作是集体创作!
    《红楼梦》(《石头记》)原本成书于乾隆三十九年八月(“甲午八月”)!
    红学不能绕过明义所见《红楼梦》!
    红学不能绕过明义《题红楼梦》绝句二十首!
    红学的根本在于研究早期诸抄本!
    《石头记》避“鼎”字讳。
    因为有李鼎之子参与写作。
    
    舒本避“琛”字讳。
    因为有永琛之子参与写作!
    “石兄”是绵某,是永琛之子!

    昌邑县的李鼐可能是吴玉峰
    童力群
    2017年11月19日星期日 投稿
    李鼐是苏州织造李煦的次子,生于康熙五十五年丙申九月十五日。
    
    李鼐祖籍山东省昌邑县,入二刻《昌邑姜氏族谱》。
    
    《红楼梦》里有史鼎、史鼐,正好与李鼎、李鼐相对应。
    
    李鼎是李鼐的兄长,生于康熙三十三年甲戌。
    
    李鼎比李鼐大二十二岁。
    
    李鼎、李鼐与曹颙(曹雪芹之父)是远房的表兄弟。
    
    贾母与李煦的远房堂妹李氏(曹寅之妻)相对应,甄宝玉与曹雪芹相对应,也是很明显的。
    
    李煦卒于雍正七年己酉二月。
    李果(李煦的门客)在《前光禄大大户部右侍郎管理苏州织造李公行状》里写道:“公卒之日,囊无一钱,韩夫人已先数年卒,二子又远隔京师,亲识无一人在侧。
    ”
    雍正七年二月,李鼐有十三岁(虚岁)。
    
    甲戌本第一回写道:“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
    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
    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
    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
    ……”
    吴玉峰是谁?至今难以考证。
    
    根据二刻《昌邑姜氏族谱》,李鼐之妻姓吴。
    
    苏州是春秋的吴都。
    
    清代苏州府辖有昆山县,昆山县城内有玉峰山。
    
    李鼐生于苏州,六岁时被迫离开苏州。
    
    李煦家族与苏州极有缘,与《红楼梦》暨《石头记》极有缘。
    
    是否有这两种可能性:李鼐号玉峰,以苏州之“吴”作为化名的姓氏,或以自己的夫人的“吴”姓作为化名的姓氏。
    
    我曾经论证了甲戌本凡例的作者是吴玉峰。
    【2013年2月16日,我发表了《写凡例者,吴玉峰也》。
    】
    甲戌本实为甲午本(乾隆三十九年定本)。
    【脂砚斋之子写下了“甲午八月泪笔”。
    】
    乾隆三十九年,李鼐有五十八岁。
    
    总之,我推测的结论是:昌邑县的李鼐可能是吴玉峰。
    

    《石头记》甲午本的演化
    童力群

    一、甲午本先后分为甲戌本与己卯庚辰本两支
    脂本还是有早于乾隆四十三年的。
    那就是甲戌本与己卯庚辰本。
    
    此甲戌本,不是现存的甲戌本。
    现存的甲戌本抄成时间非常晚,可能晚于甲辰本——晚于乾隆四十九年。
    
    甲戌本原本形成于乾隆四十一年。
    
    己卯庚辰本就是己卯本与庚辰本的共同祖本,应成书于乾隆四十二年。
    
    乾隆三十九年八月(甲午八月),《石头记》仓促成书——爱新觉罗?绵伦病重,不能继续修改。
    此本即为甲午本。
    乾隆三十九年十二月,绵伦逝世——史料有载。
    
    乾隆四十年,某有关人士扣住后八十回。
    
    吴玉峰无可奈何,加《凡例》后,让前八十回流入王公家。
    此本即甲戌己卯庚辰本——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的共同祖本。
    
    吴玉峰极有可能是李鼐。
    他在《石头记》里为自己封侯——保龄侯史鼐。
    
    不过,为了掩人耳目,将史鼐写成是忠靖侯史鼎之兄。
    
    李鼐是李煦的幼子,是李鼎的幼弟。
    
    李煦是苏州织造,被雍正帝流放到吉林的打牲乌拉。
    他是甄士隐的模特之一。
    
    李鼎是金钗(黛玉)、妙玉之父!
    史湘云是金钗(黛玉)、妙玉的合体。
    
    历史的妙玉在小说里分为妙玉和邢岫烟。
    
    英莲(香菱)是籍没诸家的总代表。
    
    《石头记》本来就是小众文学!
    《石头记》有两个源头——《红楼梦》与《风月宝鉴》。
    
    明义所见《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
    
    《风月宝鉴》的作者不是曹雪芹,而是一个江南商人。
    该小说的初名是《风月帐》。
    
    乾隆三十年后,两部小说合流。
    
    《石头记》有五个书名。
    
    吴玉峰一直坚持用《红楼梦》书名,并且突出《红楼梦》书名。
    
    脂砚斋(“永国公”爱新觉罗?永壁——弘昼之子)主持写作《石头记》,其初心是为本府子弟编一部生动的教科书;当然,也满足“诸公”的欣赏愿望。
    
    乾隆四十一年、四十二年,甲午本先后分为甲戌本与己卯庚辰本两支。
    
    二、从“午”到“戊”到“戍”到“戌”
    现存甲戌本上的“甲戍”,被红学家们当成“甲戌”。
    
    我猜有这么一个变化过程:某抄者故意将“午”写成同音字“戊”,第二个抄者错写为“戍”。
    
    毕竟干支里没有“甲戍”,于是乎,红学家们结合曹雪芹的生平,将“甲戍”理解成“甲戌”。
    

    李煦家族表
    童力群
    一、家族表
    1、祖父姜演,生于万历二十年壬辰(1592年)六月三日,卒于崇祯十五年壬午(1642年)十二月十六日。
    其长子、第三子、第四子,皆无嗣。
    第五子姜士楧有嗣,绵延至今。
    
    2、祖母徐氏。
    
    3、义祖父李西泉,正白旗佐领。
    
    4、义叔祖父——李月桂之父。
    
    5、义堂叔李月桂。
    
    6、义堂妹李氏——李月桂的第三女——曹寅之妻——曹雪芹的奶奶。
    
    7、父亲李士桢,原名姜士桢,姜演次子,李西泉继子。
    生于万历四十七年己未(1619年)四月廿三日,卒于康熙三十四年乙亥(1695)年三月廿二日。
    妻妾共四人。
    
    8、嫡母王氏。
    
    9、生母文氏。
    生于天启七年丁卯(1627年),卒于康熙五十九年庚子(1720年)十一月十五日。
    
    10、李煦,李士桢长子。
    生于顺治十二年乙未(1655年)正月廿九日,卒于雍正七年己酉(1729年)。
    
    11、异母弟有四人:李燿、李炘、李灿、李炆。
    
    12、妻韩氏。
    生于顺治九年壬辰(1652年)。
    与李煦成婚于康熙七年戊申(1668年)。
    卒于康熙五十三年甲午(1714年)八月初六。
    
    13、妾詹氏。
    
    14、妾范氏。
    
    15、妾某氏。
    
    16、长女李氏(韩氏之女)。
    女婿黄阿琳,正黄旗参领兼佐领,内务府营造司郎中佛公宝之子。
    
    17、次女李某(某氏之女)。
    生于康熙五十五年丙申(1716年)十一月廿四日。
    
    18、长子李鼎,又名李以鼎(詹氏之子)。
    生于康熙三十三年甲戌(1694年)。
    
    19、次子李鼐,又名李以鼐(范氏之子)。
    生于康熙五十五年丙申(1716年)九月十五日。
    
    20、长媳巴氏——李鼎之妻——班第之女——陆伯赫(康熙三十七年十二月至三十八年任户部右侍郎)的孙女。
    族谱曰“巴氏”。
    
    21、次媳吴氏——李鼐之妻。
    
    22、李鼎之子李某。
    
    23、李鼎之长女李纹(林黛玉的主要原型)。
    约生于康熙五十一年壬辰(1712年)。
    
    24、李鼎之次女李绮(妙玉的主要原型)。
    约生于康熙五十一年壬辰(1712年)。
    
    25、李鼎是否纳妾?在未知之中。
    
    到李煦家籍没时,即雍正元年正月,李鼎有二十九岁(虚岁)。
    
    按照一般“大家公子”的婚配规律推测,李鼎二十九岁时,应该至少有一个妾。
    
    二、“随从李煦之家属十四名口”与“十五名口”
    《内务府总管允禄等面奏查抄李煦家产并捕其家人等解部事》写道:
    “(雍正元年六月十四日)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庄亲王允禄,内务府大臣来保等面奏:据总督查弼纳奏折内称:李煦亏空银三十八万两,查过其家产,估银十万九千二百三十二两余,尚亏空二十五万一千五百二十三两余。
    
    又,折内称:随从李煦之家属十四名口等因。
    
    复据京城查过折称:李煦家属十五名口。
    查此等子女既均在苏州,当传知总督查弼纳逮捕,并将沈毅士一同解送交部。
    等因。
    
    奉旨:依议。
    钦此。
    ”(《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附录)
    “十四名口”与“十五名口”,有一人之差,不知是何原因?

    三、“少了”三人
    《内务府总管允禄等奏李煦家人拟交崇文门监督变价折》写道:
    “(雍正二年十月十六日)总管内务府事务-和硕庄亲王允禄,内务府大臣兼散秩大臣常明,内务府大臣来保,李延禧等谨奏:为请旨事。
    准总督查弼纳来文称:李煦家属及其家仆钱仲璿等男女童男幼女共二百余名口,在苏州变卖,迄今将及一年,南省人民均知为旗人,无人敢买。
    现将应留审讯之人暂时候审外,其余记档送往总管内务府衙门,应如何办理之处,业经具奏。
    
    奉旨:依议。
    钦此。
    
    经派江南理事同知和昇额解送前来。
    等因。
    
    当经臣衙门查明,在途中病故男子一,妇人一及幼女一不计外,现送到人数共二百二十七名口,其中有李煦之妇孺十口,除交给李煦外,计仆人二百十七名,均交崇文门监督五十一等变价。
    其留候审讯钱仲璿等八人,俟审明后亦交崇文门变价。
    等因。
    
    为此缮折请旨。
    送请总理事务王大臣阅过,交奏事双全,员外郎张文彬等转奏。
    
    奉旨:大将军年羹尧人少,将送来人著年羹尧拣取,并令年羹尧将拣取人数奏闻。
    余者交崇文门监督。
    钦此。
    ”(《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附录)
    说“其中有李煦之妇孺十口”,此十人已在北京。
    当时李鼎还留在苏州候审。
    
    “妇孺十口”,加上李鼎,共计十一人,比起“十四名口”,“少了”三人。
    
    雍正帝是何等精明的皇帝,在李煦案的督办中,始终对江南总督、江苏巡抚不放心,像“李煦家属‘少了’三人”这样明显的问题,不会被地方官员蒙哄。
    这“少了”的三人,无疑是得到他的允许的,只不过当时的有些奏折(包含密奏)后来失踪了,导致现代的我们难以得知其中的详情。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雍正帝装糊涂。
    
    雍正帝装糊涂是有例可循的——雍正十一年“隋赫德钻营老平郡王纳尔苏案”。
    

    四、“十四名口”不包括李煦的生母文氏与妻子韩氏
    生母文氏卒于康熙五十九年庚子(1720年)十一月十五日。
    
    妻韩氏卒于康熙五十三年甲午(1714年)八月初六。
    
    因此,“十四名口”不包括李煦的生母文氏与妻子韩氏。
    

    五、“十四名口”不包括李煦的长女李氏
    《虚白斋尺牍》卷二[201]《寄女儿女婿》写于康熙五十三年甲午(1714年)八月。
    
    《虚白斋尺牍》卷二[216]《寄佛家女儿》写于康熙五十四年甲午(1715年)三月。
    
    可见,李煦的长女李氏早就出嫁了。
    
    因此,“十四名口”不包括李煦的长女李氏。
    

    六、李煦家籍没的时间
    1723年——雍正元年(癸卯)正月,李煦家籍没。
    
    该年六月,李煦家属“解送交部”。
    

    七、雍正元年李鼐只有七岁(虚岁)

    八、康熙六十一年李煦家苏州人口(不含仆人)(多半依据史料)
    (一)王氏(李煦的嫡母)。
    
    (二)李煦,詹氏(李煦之妾),范氏(李煦之妾)、某氏(李煦之妾)。
    
    (三)李鼎(李煦的长子、詹氏之子)、李鼎之妻巴氏、李鼎之妾某氏、
    李鼐(李煦的次子、范氏之子)、
    李某(李煦的次女、某氏之女)。
    
    (四)李某(李鼎之子)、
    李纹(李鼎的长女)、
    李绮——妙玉(李鼎的次女)。
    
    (五)共计十三人。
    
    比李煦加家属“十四名口”少两人。
    
    比李煦加“十五名口”少三人。
    

    九、康熙六十一年李煦家的妇孺
    (一)王氏(李煦的嫡母)。
    
    (二)詹氏(李煦之妾),范氏(李煦之妾)、某氏(李煦之妾)。
    
    (三)李鼎之妻巴氏、李鼎之妾某氏、
    李鼐(李煦的次子、范氏之子)、
    李某(李煦的次女、某氏之女)。
    
    (四)李某(李鼎之子)、
    李纹(李鼎的长女)、
    李绮——妙玉(李鼎的次女)。
    
    (五)共计十一人。
    
    比雍正二年十月十六日的“李煦之妇孺十口”多一人。
    

    论脂砚斋是爱新觉罗?永璧
    童力群

    《论脂砚斋是“永国公”永璧》的第七节是《“如闻其声见其形”的批者是永国公》。
    该节写道:
    甲戌本第十五回里“二丫头情景”中的“那丫头道:‘你们那里会弄这个,站开了,我纺与你瞧。
    ’”处,有侧批“如闻其声见其形。
    ”
    “春来不愤轻盈燕”故事是“二丫头情景”的本事。
    
    显然,“如闻其声见其形”的批者,正是“春来不愤轻盈燕”故事的隐秘的窥视之人,这窥视之人就是永国公!
    “后月余晤永国公,忽有刘阮之謔。
    余与貽谋惊讶莫测,盖彼时伊在其园中于墻头窥见之也。
    ”
    这位永国公趴在墙头上来窥见敦诚、贻谋的秘密。
    

    《论脂砚斋是“永国公”永璧》的第十二节是《永璧应是脂砚斋》。
    该节写道:
    前面我已经论证了“如闻其声见其形”的批者是永国公。
    
    “春来不愤轻盈燕”故事是“二丫头情景”的本事。
    
    “春来不愤轻盈燕”故事,发生在“壬午春”(乾隆二十七年春季)。
    
    乾隆二十七年在世且在职的“永”字辈的国公有四位:永璥、永玮、永瑺、永璧。
    
    哪一位永国公是“如闻其声见其形”的批者呢?
    近几年,我经过反复的琢磨,感觉到《石头记》的作者、阅者、批者是一个极小的圈。
    
    曹雪芹、敦诚、敦敏、张宜泉等人都不在这个圈子里。
    
    棠村、孔梅溪、松斋各仅有一条批语,虽在圈里,可能也是偶尔为之。
    
    永国公能在《石头记》里写上一条批语,是极不容易的!
    绵伦是“永国公”永璧的长子。
    
    绵伦去世于乾隆三十九年,而“甲午八月泪笔”眉批的“批者”同样去世于乾隆三十九年。
    
    因此,绵伦应与《石头记》有极密切的关系。
    从而进一步推断绵伦就是甲午八月泪笔”眉批的“批者”。
    
    再回头看绵伦之父永璧。
    
    我认为“曹雪芹”(无名氏甲)去世于乾隆三十七年除夕。
    “曹雪芹”(无名氏甲)因“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这泪尽,或许包含因老朋友去世而“泪尽”。
    
    《春秋战国全球中文网?春秋历史网?中国历史?清?人物列传?详细情况? 清十二帝后妃子女全集? 清世宗雍正后妃及子女》写永璧“乾隆三十七年三月初二日薨”,写得如此详细,我相信此条记录来历不凡,必定来源于清宫档案。
    
    永璧去世的时间,与“曹雪芹”(无名氏甲)去世的时间相隔只有十个月,颇符合“甲午八月泪笔”眉批的“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
    是书何幸?”之语气。
    
    “曹雪芹”(无名氏甲)与永璧,应就是“一芹一脂”!
    永璥、永玮皆卒于乾隆五十二年。
    
    永瑺卒于乾隆五十三年。
    
    这三位“永国公”的去世年份,与《石头记》的作者、阅者、批者的去世年份(乾隆三十七年及乾隆三十九年)皆相差甚远。
    
    唯有永璧卒于乾隆三十七年!
    加上永璧之子绵伦去世于乾隆三十九年甲午,与“甲午八月泪笔”基本相合。
    
    因此,唯有永璧这位“永国公”是“如闻其声见其形”的批者!
    永璧应就是脂砚斋!

    今天,我不仅认为永璧是脂砚斋,而且认为永璧是《石头记》的作者,更认为永璧是《石头记》的最重要的作者!

    何谓“最重要的作者”?吕不韦、刘安、刘义庆、萧统等就是“最重要的作者”。
    
    不仅仅是撰写者、阅评者,而且是组织者、综其纲要者,而且是其中最重要的思想者,这就是“最重要的作者”!

    我在《宝玉的第一原型是永璧》里写道:
    第二节、神“瑛”侍者与永“瑛”
    甲戌本第一回写道:“那僧笑道:‘此事说来好笑,竟是千古未闻的罕事。
    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便得久延岁月。
    ……’”
    百度百科“永昼”条写道:“(永昼)第一子永瑛。
    雍正九年四月十二日生,母嫡福晋吴扎库氏。
    雍正十年六月初七卒。
    年三岁,无嗣。
    ”
    神瑛侍者与永瑛,都有“瑛”字。
    
    我想:这不是一般的巧合,而是永璧故意将他早殇的兄长之名镶嵌在《石头记》开头的神话里。
       
    第三节、“永昼”是“永”璧与弘“昼”的合写
    甲戌本第一回写道:“一日,炎夏永昼。
    【甲戌侧批:热日无多。
    】士隐于书房闲坐,至手倦抛书,伏几少憩,不觉朦胧睡去。
    ”
    我想:这“永昼”正是永璧与弘昼的合写,即“永璧”的前字与“弘昼”的后字合写。
    永璧是儿子,弘昼是父亲。
    
    第四节、永璧的生日在炎夏
    百度百科“永昼”条写道:“(永昼)第二子和硕和勤亲王永壁。
    雍正十一年六月十三日子时生,母嫡福晋吴扎库氏。
    乾隆三十五年十月袭和硕和亲王。
    乾隆三十七年三月初二日薨,年四十岁。
    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
    ”
    永璧的生日“六月十三日”正是“炎夏”!
    “六月十三日”合乎甲戌侧批“热日无多”。
    

    一个闲散王爷,可能做些什么呢?或惹事,或无为,或思考。
    
    永璧是一个为大清社稷思考的王爷。
    
    永璧去世于乾隆三十七年,享年仅四十岁,真可谓英年早逝!
    永璧之父弘昼,注定是不能当皇帝的。
    
    轮到永璧,连襄理朝政的资格也没有。
    

    《石头记》对曹植格外看重,对《洛神赋》情有独钟。
    
    永璧难道不是一个再版的曹植么?
    “学得文武艺,售予帝王家”,这是普通文士、普通武士的志向。
    
    “学得文武艺”,没有丝毫的“售予帝王家”的机会,这是边缘化的帝王之胄的悲哀!

    甲戌本第三回有关于贾宝玉的两首《西江月》。
    词云:
    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
    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
    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
    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
    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
    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
    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
    寄言纨绔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
    【甲戌眉批:末二语最紧要。
    只是纨绔膏粱,亦未必不见笑我玉卿。
    可知能效一二者,亦必不是蠢然纨绔矣。
    】
    我以为:第一首《西江月》好像是永璧之父弘昼的写照。
    
    我以为:第二首《西江月》,可以勉强安在永璧身上,只是要减去第二句“贫穷难耐凄凉”。
    
    “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
    天下无能第一”,这三句,是何等的无奈与悲哀!
    这是曹植的无奈与悲哀!
    这是永璧的无奈与悲哀!
    弹指可能是大学讲师。
    作为教师,算是同行。
    
    至于红学,弹指久久徘徊于弹指道上。
    

    《石头记》的本旨是“无才补天”
    童力群
    一、“作者的主旨才是《红楼梦》的主旨”
    《红楼梦》的主题太多,于是乎,就应该有第一主题。
    
    怎样确定《红楼梦》的主题?是看作者的主观还是看作品的客观?是以作者的写作为主还是以读者的理解为主?
    许多老百姓可不管你有多少条理论,也不管你将那些理论说得如何天花乱坠,他们只认准一条——作者的主旨才是《红楼梦》的主旨。
    
    因此,台面上的索隐家可能就是那么百十来个人,台面下的索隐家可能就有成千上万了。
    
    二、能言石
    在曹雪芹原创的《红楼梦》里,石头仅仅是块“能言石”。
    
    明义《题红楼梦》绝句二十首的第十九首是:
    莫问金姻与玉缘,聚如春梦散如烟。
    
    石归山下无灵气,纵使能言亦枉然。
    
    显然,这石头以“能言”为最大特征,用的是春秋晋国的典故。
    
    八年春,石言于晋魏榆。
    晋侯问于师旷曰:“石何故言?”对曰:“石不能言,或冯焉。
    不然,民听滥也。
    抑臣又闻之曰:‘作事不时,怨讟(du诽谤)动于民,则有非言之物而言。
    ’今宫室崇侈,民力凋尽,怨讟并作,莫保其性。
    石言,不亦宜乎?”

    三、补天石
    甲戌本第一回写道:
    原来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于大荒山无稽崖练成高经十二丈、方经二十四丈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
    娲皇氏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只单单的剩了一块未用,便弃在此山青埂峰下。
    谁知此石自经煅炼之后,灵性已通,因见众石俱得补天,独自己无材不堪入选,遂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
    
    ……原来就是无材补天,幻形入世,蒙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携入红尘,历尽离合悲欢炎凉世态的一段故事。
    后面又有一首偈云:
    无材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
    
    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作奇传?
    四、小说的主题由爱情(唯一主题)
    转变为政治(第一主题)
    在甲戌本里,青埂峰下的石头仍然能言,这是对曹雪芹原创《红楼梦》的继承。
    
    不过,甲戌本增加了女娲炼补天石“只单单的剩了一块未用”的神话故事。
    
    这增加的补天石神话,将小说的主题由爱情(唯一主题)转变为政治(第一主题)。
    
    五、“无材可去补苍天”是“书之本旨”
    甲戌本在“无材补天,幻形入世”之侧有批语云:“八字便是作者一生惭恨。
    ”
    甲戌本在“无材可去补苍天”之侧有批语云:“书之本旨。
    ”
    甲戌本在“枉入红尘若许年”之侧有批语云:“惭愧之言,呜咽如闻。
    ”
    骂脂砚斋是极端错误的!
    脂批非常复杂。
    现存脂本的抄成也非常复杂。
    
    这些复杂,恰恰吸引我们深入研究。
    
    没有皓首穷经的思想准备,是难以深入研究下去的。
    
    “缺中秋诗,俟雪芹”一段不是脂批!而是书商捣乱之语!
    @团风县山人 2017-11-22 21:47:15
    “缺中秋诗,俟雪芹”一段不是脂批!而是书商捣乱之语!
    -----------------------------
    @弹指123 2017-11-23 05:53:41
    庚辰本,没出版,何来书商捣乱?
    -----------------------------
    卖抄本也是做生意!
    乾隆时期的书商造假,主要是在正文以外的部分造假。
    
    脂批,让人信服的段子、句子是真的。
    
    @葡萄牙月桂 2017-11-23 14:33:47
    
    童老师请
    -----------------------------
    我衷心的谢谢月桂!
    认可脂批,包括你和我,包括月桂!

    写凡例者,吴玉峰也
    童力群
    前几天我撰写了《凡例者,书商广告词也》。
    该文尾段云“写‘凡例’的书商,是第一个将《红楼梦》(《石头记》)出售的书商,也是个特殊的书商。
    ”
    我为何说该书商特殊?因为这位书商极熟悉《红楼梦》(《石头记》)的成书过程,与《红楼梦》(《石头记》)的作者们关系极好,甚至极有可能在《红楼梦》(《石头记》)的成书过程中起到了某几种特殊的作用。
    
    这“凡例”的作者是谁呢?长期以来有多种猜测、论证:或说曹雪芹,或说脂砚斋,或说曹頫,等等。
    
    我今来慢慢分析一番。
    

    一、第一回的五绝
    甲戌本、庚辰本的第一回都有一首相同的五绝: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二、甲戌本“第一回五绝”前的有关内容
    空空道人听如此说,思忖半晌,将《石头记》再检阅一遍,因见上面虽有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亦非伤时骂世之旨,及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眷眷无穷,实非别书之可比。
    虽其中大旨谈情,亦不过实录其事,又非假拟妄称,一味淫邀艳约、私讨偷盟之可比。
    因毫不干涉时世,方从头至尾抄录回来,问世传奇。
    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
    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
    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
    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
    

    三、庚辰本“第一回五绝”前的有关内容
    空空道人听如此话,思忖半晌,将《石头记》再检阅一遍,因见上面虽有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亦非伤时骂世之旨,及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眷眷无穷,实非别书之可比。
    虽其中大旨谈情,亦不过实录其事,又非假拟妄称,一味淫邀艳约、私讨偷盟之可比。
    因毫不干涉时世,方从头至尾抄录回来,问世传奇。
    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
    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
    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
    

    四、甲戌本多出“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
    甲戌本“第一回五绝”前的有关内容,庚辰本“第一回五绝”前的有关内容,两相比较,甲戌本多出“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
    
    这说明什么呢?
    这说明吴玉峰与《红楼梦》极有关系!


    五、甲戌本“凡例”首段
    《红楼梦》旨义。
    是书题名极多,《红楼梦》是总其全部之名也。
    又曰《风月宝鉴》,是戒妄动风月之情。
    又曰《石头记》,是自譬石头所记之事也。
    此三名则书中曾已点睛矣。
    如宝玉做梦,梦中有曲名曰《红楼梦》十二支,此则《红楼梦》之点睛。
    又如贾瑞病,跛道人持一镜来,上面即錾“风月宝鉴”四字,此则《风月宝鉴》之点睛。
    又如道人亲眼见石上大书一篇故事,则系石头所记之往来,此则《石头记》之点睛处。
    然此书又名曰《金陵十二钗》,审其名则必系金陵十二女子也。
    然通部细搜检去,上中下女子岂止十二人哉?若云其中自有十二个,则又未尝指明白系某某,及至“红楼梦”一回中亦曾翻出金陵十二钗之簿籍,又有十二支曲可考。
    

    六、甲戌本书名应为《红楼梦》
    甲戌本“凡例”首段的第一句、第二句是“《红楼梦》旨义。
    是书题名极多,《红楼梦》是总其全部之名也。
    ”
    甲戌本“凡例”这么写,作用是什么呢?
    只有一个作用:表明这个本子的书名就是《红楼梦》!
    如果这个本子的书名就是《石头记》,那么就应该这么写——“《石头记》旨义。
    是书题名极多,《石头记》是总其全部之名也。
    ”
    恰恰甲戌本“凡例”首段的第一句、第二句没有“这么写”,这就从反面证明这个本子的书名就是《红楼梦》!

    七、甲戌本的版式应同于郑藏本
    甲戌本的书名应为《红楼梦》,“凡例”的全称是“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凡例”,又是《红楼梦》,又是《石头记》,这个矛盾如何解决呢?
    郑藏本(郑振铎藏本)的版式非常圆满的解决了这个矛盾。
    
    林冠夫先生在《红楼梦版本论?残缺过甚的郑藏本》里写道:“各钞本都没有二名兼署的,惟此本较为奇特:各回的回前,署书名为《石头记》,而各页版心一行的鱼尾上部,即书口的位置,却各书‘红楼梦’三字,无一例外。
    ”
    就形成的时间而言,甲戌本在先,郑藏本在后,这是无疑的。
    
    说不定郑藏本的版式是从甲戌本原本学来的。
    
    当然,现存甲戌本的版式完全不同于郑藏本。
    这应该说是现存甲戌本的版式与甲戌本原本的版式大不相同!

    八、写凡例者,吴玉峰也
    甲戌本“第一回五绝”前的有关内容,多出“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说明吴玉峰与《红楼梦》极有关系!
    甲戌本“凡例”首段的第一句、第二句是“《红楼梦》旨义。
    是书题名极多,《红楼梦》是总其全部之名也。
    ”这从总体上高度重视《红楼梦》书名!
    谁极熟悉《红楼梦》(《石头记》)的成书过程且与《红楼梦》(《石头记》)的作者们关系极好且高度关注《红楼梦》书名呢?
    唯有吴玉峰!
    因此,写凡例者,吴玉峰也。
    

    宝玉的第一原型是永璧
    童力群
    2011年6月13日

    第一节、永璧是宝玉的第一原型
    宝玉的原型,至少有一百位。
    
    我将宝玉的原型排个队:
    第一原型:“作者”——爱新觉罗?永璧。
    
    第二原型:爱新觉罗?绵伦。
    
    第三原型:爱新觉罗?福彭。
    
    第四原型:“石兄”——爱新觉罗?绵某(胤礽的曾长孙)。
    
    第五原型:富察?明瑞。
    
    第六原型:曹雪芹。
    
    第七原型:无名氏甲(程日兴、扬州高士)。
    
    第八原型:傅恒的某远房亲戚。
    
    第九原型:年贵妃(雍正帝的贵妃)的某亲戚。
    
    第十原型:纳兰?性德
    …………

    第二节、神“瑛”侍者与永“瑛”
    甲戌本第一回写道:“那僧笑道:‘此事说来好笑,竟是千古未闻的罕事。
    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便得久延岁月。
    ……’”
    百度百科“弘昼”条写道:“(弘昼)第一子永瑛。
    雍正九年四月十二日生,母嫡福晋吴扎库氏。
    雍正十年六月初七卒。
    年三岁,无嗣。
    ”
    神瑛侍者与永瑛,都有“瑛”字。
    
    我想:这不是一般的巧合,而是永璧故意将他早殇的兄长之名镶嵌在《石头记》开头的神话里。
       

    第三节、“永昼”是“永”璧与弘“昼”的合写
    甲戌本第一回写道:“一日,炎夏永昼。
    【甲戌侧批:热日无多。
    】士隐于书房闲坐,至手倦抛书,伏几少憩,不觉朦胧睡去。
    ”
    我想:这“永昼”正是永璧与弘昼的合写,即“永璧”的前字与“弘昼”的后字合写。
    永璧是儿子,弘昼是父亲。
    

    第四节、永璧的生日在炎夏
    百度百科“宏昼”条写道:“(宏昼)第二子和硕和勤亲王永壁。
    雍正十一年六月十三日子时生,母嫡福晋吴扎库氏。
    乾隆三十五年十月袭和硕和亲王。
    乾隆三十七年三月初二日薨,年四十岁。
    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
    ”
    永璧的生日“六月十三日”正是“炎夏”!
    “六月十三日”合乎甲戌侧批“热日无多”。
    

    第五节、“甲午八月泪笔”的批写位置令我特别惊奇!    
    甲戌本第一回有眉批云:“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
    甲午八月泪笔。
    ”
    这段眉批写在哪儿?就写在“一日,炎夏永昼。
    【甲戌侧批:热日无多。
    】士隐于书房闲坐,至手倦抛书,伏几少憩,不觉朦胧睡去。
    ”的顶端!
    这难道是无意的吗?!
    这段眉批里的“芹”就是冒充曹雪芹的无名氏甲,“脂”就是脂砚斋,也就是永璧。
    
    而这段眉批的下边就有“永”字。
    
    这“永”字与“昼”紧相联系,这“永某”只能是弘昼的儿子。
    
    总之,“甲午八月泪笔”的批写位置令我特别惊奇!
    这段眉批故意选在这个紧挨“永昼”二字的位置书写,或为感情自然所至,或故意为读者们设置破密的机关。
    

    第六节、曹雪芹的生日不在炎夏
    曹雪芹生于康熙五十年十一月十日。
    
    马氏生的遗腹子是曹天祐。
    
    曹天祐不是曹雪芹。
    
    曹頫奉旨继任江宁织造,于康熙五十四年三月初七上表谢恩,其中有一段为“奴才之嫂马氏,因现怀妊孕,已及七月,恐长途劳顿,未得北上奔丧。
    将来倘幸而生男,则奴才之兄嗣有在矣。
    ”
    若马氏九月分娩,则曹天祐生于康熙五十四年五月。
    
    若马氏十月分娩,则曹天祐生于康熙五十四年六月。
    
    然而,关键是曹天祐不是曹雪芹!
    成千上万的人将曹雪芹当作宝玉的原型。
    
    许多人认为曹天祐就是曹雪芹。
    
    但没有一个人将不是曹雪芹的曹天祐当作宝玉的原型。
    
    至于曹雪芹生于雍正二年,那是由“四十年华”倒推出来的。
    此说缺点甚多,不在我考虑之列。
    
    我是主流派里的草根派。
    
    我是草根派里的主流派。
    
    湖北省没有省级红学会,只好各自为文了。
    
    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的专家看过笔迹。
    
    陈林之流轮不上看原书。
    
    陈林过于自信。
    
    可惜呀可惜!
    史树青先生是国家博物馆研究员!

    “甲午八月泪笔”译文
    童力群
    2017年11月26日星期日

    一、甲戌本“脂批”之“甲午八月泪笔”条
    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
    余尝哭芹,泪亦待尽。
    每意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
    是书何本(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
    甲午八月泪笔。
    

    二、童力群译文
    全部《石头记》没有写成,(冒名为曹雪芹的)“芹”为“全部《石头记》没有写成”伤心哭泣流泪至尽而去世。
    我曾经哭“芹”,眼泪也即将流尽。
    每次都想寻觅到青埂峰再问石兄,然而遇不到癞头和尚,怎么办?这是多么的惆怅!从今以后,惟愿造化主再造出一“芹”一脂砚斋。
    这书将是何等的幸运?!我们二人也将大快遂心于九泉之下了!
    甲午年八月(乾隆三十九年八月)流泪书写。
    

    从傅试谐音“附势”说到《石头记》的作者
    童力群

    一、庚辰本第三十五回的叙述
    丫头方进来时,忽有人来回话:“傅二爷家的两个嬷嬷来请安来了,要见二爷。
    ”宝玉听说,便知是通判傅试家的嬷嬷来了。
    那傅试原是贾政的门生,历年来都赖贾家的名势得意,贾政也着实看待,故与别个门生不同,他那里常遣人来走动。
    宝玉素习最厌愚男蠢女的,今日却如何又令两个婆子进来?其中原来有个原故:只因那宝玉闻得傅试有个妹子,名唤傅秋芳,也是个琼闺秀女,常有人传说才貌俱全,虽自己未能亲睹,然遐思遥爱之心十分诚敬,不命他们进来,恐薄了傅秋芳,因此连忙命让进来。
    那傅试原是报发的,因傅秋芳有几分姿色,聪明过人,那傅试安心仗着妹妹要与豪门贵族结姻,不肯轻意许人,所以耽误到如今。
    目今傅秋芳年已二十三岁,尚未许人。
    争奈那些豪门贵族又嫌他穷酸,根基浅薄,不肯求配。
    那傅试与贾家亲密,也自有一段心事。
    

    二、“傅试”谐音附势
    “傅试”谐音趋炎附势之附势,这是显而易见的。
    
    从小说内容来看。
    “那傅试原是贾政的门生,历年来都赖贾家的名势得意,……那傅试原是报发的,因傅秋芳有几分姿色,聪明过人,那傅试安心仗着妹妹要与豪门贵族结姻,不肯轻意许人,所以耽误到如今。
    目今傅秋芳年已二十三岁,尚未许人。
    争奈那些豪门贵族又嫌他穷酸,根基浅薄,不肯求配。
    那傅试与贾家亲密,也自有一段心事。
    ”
    明显就是傅试趋炎附势!

    三、写“傅试”惹着谁了?
    康雍乾年间,满族贵族的汉化日益严重,仿汉姓,取汉名,成为风尚。
    
    1、富察氏有不少人以“傅”为姓。
    例如,乾隆帝的富察皇后,她的两个弟弟名为傅恒、傅清。
    
    傅清之子明仁、明义,都是曹雪芹的好朋友。
    
    2、傅鼐是曹雪芹的祖姑父。
    
    (《八旗文经》五十七《作者考?曹寅传》云:“甥富察昌龄,字堇斋,阁峰尚书子,有时名,集未见。
    ” 傅鼐字阁峰。
    昌龄既为寅甥,则傅鼐当为寅妹夫。
    又,李文藻《南涧文集?琉璃厂书肆记》亦记有:“昌龄官至学士,楝亭之甥也。
    ”)

    四、傅鼐不“附势”
    袁枚《小仓山房文集》卷二有《刑部尚书富察公神道碑》。
    其文曰:
    公讳傅鼐,字阁峰,世居长白山,号富察氏。
    祖额色泰,从太宗文皇帝用兵,有大功;子四人。
    次子骠骑将军噶尔汉,辅圣祖致太平,生公。
    公眉目英朗,倨身而扬声;精骑射,读书目数行下。
    年十六选入右卫,侍世宗于雍邸,骖乘持盖,不顷刻离。
    雍正元年,补兵部右侍郎。
    年羹尧以大逆诛,穷其党;公谓廷臣曰:“元恶已诛。
    胁从罔治。
    鼐事上久,能知上之用心。
    倘诸公心知某冤而不言,非上意也。
    ”诸王大臣以公语,平反无算。
    岳兴阿者,九门提督隆科多子也,隆柄用时礼下于公,公不往,及隆败,公为上言:“岳无罪。
    ”上疑公与隆有交,故为岳地,谪戍黑龙江。
    公闻命,负书一箧步往,率家僮斧薪自炊。
    

    五、《石头记》的作者是曹雪芹吗?
    《石头记》的作者毫无顾忌的讲述了傅试的故事。
    
    然而,曹雪芹的祖姑父傅鼐,曹雪芹的好朋友明仁、明义的父亲傅清,都与“傅”字有关,如果傅试的故事是曹雪芹写的,难道他一点顾虑也没有吗?
    《石头记》的作者是曹雪芹吗?

    “己卯冬月定本”、“庚辰秋月定本”是书商的谎言
    童力群
    2012年9月3日星期一
    2017年10月14日星期六 修改
    一、两本的标志
    己卯本第三十一回至第四十回所在的目录页有“己卯冬月定本”。
    因《石头记》成于乾隆年间,所以此“己卯”意指乾隆二十四年。
    
    庚辰本八册中每册卷首,都注明"脂砚斋凡四阅评过",自第五册起,兼有“庚辰秋月定本’字样。
    此“庚辰”指乾隆二十五年。
    

    二、曹雪芹的行程
    曹雪芹乾隆二十四年春季(三月初三)从北京南下,到瓜洲解救妙玉。
    
    曹雪芹乾隆二十四年腊月初准备从江北到江宁,因大雪封江而滞留瓜洲半个月以上。
    (他应是先因有事到了江北)
    曹雪芹乾隆二十五年九月十八日左右回到北京。
    

    三、“芹圃曹君(霑)别来已一载余矣”
    敦敏有诗题为《芹圃曹君(霑)别来已一载余矣。
    偶过明君(琳)养石轩,隔院闻高谈声,疑是曹君,急就相访,惊喜意外,因呼酒话旧事,感成长句。
    》。
    诗云:
    可知野鹤在鸡群,隔院惊呼意倍殷。
    
    雅识我惭禇太傅,高谈君是孟参军。
    
    秦淮旧梦人犹在,燕市悲歌酒易醺。
    
    忽漫相逢频把袂,年来聚散感浮云。
    
    该诗重点是“高谈”,而无欣赏小说稿之意。
    
    “明君(琳)养石轩”在京城东部,这意味着曹雪芹沿大运河北上刚进京城。
    
    “芹圃曹君(霑)别来已一载余矣”,说的就是曹雪芹离开京城一年多。
    
    该诗写于乾隆二十五年秋九月,显然,坐实了“曹雪芹乾隆二十四年春季(三月初三)从北京南下……乾隆二十五年九月十八日左右回到北京”。
    

    四、我的三种思考
    所谓“定本”,必须是由作者来定。
    于是,我有三种思考:
    (一) 如果曹雪芹是唯一的作者,如果曹雪芹没有带着小说稿南下,那么,“己卯冬月定本”、“庚辰秋月定本”肯定是谎言:
    1、曹雪芹乾隆二十四年冬月在南方!
    2、曹雪芹乾隆二十五年九月中旬才返回北京,“庚辰秋月”只剩下十天,根本来不及修改一部近百万字的长篇小说!

    (二)如果曹雪芹是唯一的作者,如果曹雪芹带着小说稿南下了,那么,身在北京的仅仅负责“阅评”的脂砚斋怎能写下“定本”二字?因此,“己卯冬月定本”、“庚辰秋月定本”肯定还是谎言!

    (三)如果己卯本、庚辰本的作者有两人——脂砚斋也是作者之一,那么,脂砚斋能写下“定本”二字,能写下“己卯冬月定本”、“庚辰秋月定本”。
    
    “己卯冬月定本”——乾隆二十四年冬月定本。
    
    “庚辰秋月定本”——乾隆二十五年秋月定本。
    
    然而,庚辰本于第七十五回之前写道:“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对清,缺中秋诗,俟雪芹。
    ”
    这一句脂批,使脂砚斋变得非常尴尬:
    1、“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对清,缺中秋诗,俟雪芹。
    ”等到乾隆二十五年秋月,等了四年多,为什么还要等呢?为什么还要将这么一条脂批写出来呢?
    2、脂砚斋的责任只是“对清”吗?
    3、既然等了四年多曹雪芹还不愿写出“中秋诗”,那么,脂砚斋完全可以自己写。
    难道脂砚斋连作一首“中秋诗”的水平也没有吗?
    于是乎,“己卯冬月定本”、“庚辰秋月定本”也肯定是谎言。
    
    谁之言呢?
    书商之言!
    “名单”云云,凝结了我38年的心血!

    再论永璧是脂砚斋
    童力群
    2011年8月14日

    第一节、我的担心
    2010年8月27日,我在《中国文学网?百年红楼梦?原创红学》上发表《论脂砚斋是“永国公”永璧》。
    
    该文的第十四节是《<论脂砚斋是“永国公”永璧>也许不堪一击》。
    该节写道:
    “我因为缺乏资料,写起考证论文颇感困难。
    今天我投稿的论文《论脂砚斋是“永国公”永璧》,其最大的破绽是:只知绵伦去世于乾隆三十九年,而不知他究竟去世于‘甲午八月’之前还是去世于‘甲午八月’之后。
    如果哪位先生找出了绵伦去世于‘甲午八月’之前的档案资料,我的《论脂砚斋是“永国公”永璧》也许不堪一击。
    ”

    第二节、绵伦薨逝的时间
    2011年7月13日,我抄录到绵伦薨逝的时间。
    
    在《爱问知识人网》里,有“问题分类>科学技术与学问>人文与社会科学>中国历史”网页。
    该网页写道:
    问题:
    清朝。
    绵纶是哪个皇帝的儿子?
    提问时间:2007-01-18. 20:05
    其它回答:
    绵纶是雍正帝第五子和亲王弘昼的嫡孙。
    
    乾隆开始,清朝的皇子们开始排字辈。
    乾隆的儿子是“永”字辈,之后是“绵”字。
    
    回答:2007-01-18. 20:11
    最佳答案:
    绵伦是勤亲王永璧的长子,而永璧的父亲也就是绵伦的爷爷是和亲王弘昼,弘昼是乾隆皇帝弘历的五弟。
    
    所以绵伦不是皇帝的儿子,是乾隆的嫡亲侄孙,是皇室近支。
    
    绵伦生于乾隆十七年十一月初一,母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恭诚侯布伦泰之女。
    乾隆三十七年九月袭和郡王。
    两年零两个月后薨逝,年仅23岁,谥曰谨。
    嫡福晋那木都鲁氏,舒灵阿之女。
    
    回答:2007-01-18. 21:37

    第三节、初步分析
    在本文第二节引文里,有提问时间和回答问题的时间。
    
    显然,《爱问知识人网》回答问题的效率非常高。
    
    “其他回答”,实为一般回答,离提问时间仅六分钟,可见该网平时已经与回答“中国历史”问题的高手有密切联系。
    
    “最佳答案”,离提问时间有一小时32分。
    可见回答此问题是有难度的。
    但网站的负责人知道找谁回答这个问题,是极其不简单的。
    其答案是如此的具体而切近,可见回答者是有来头的:或为专家(这个细分支问题的专家),或为永璧的后裔。
    

    第四节、进一步确立“永璧是脂砚斋”!
    《爱问知识人网》的有关“最佳答案”,使我的担心顿时消除。
    
    “最佳答案”写道:绵伦“乾隆三十七年九月袭和郡王。
    两年零两个月后薨逝”。
    
    “乾隆三十七年九月”的“两年零两个月后”,就是“乾隆三十九年十一月后”。
    
    “乾隆三十九年十一月后”,在“甲午八月”(乾隆三十九年八月)之后!
    2011年8月14日,我发表《论脂砚斋是“永国公”永璧》时,担心“如果哪位先生找出了绵伦去世于‘甲午八月’之前的档案资料,我的《论脂砚斋是“永国公”永璧》也许不堪一击。
    ”
    既然绵伦去世于“甲午八月”之后,我可以消除担心。
    
    既然绵伦与写下“甲午八月泪笔”的批者能吻合,那么,“永璧是脂砚斋”能够成立!
    当然,以“严格考证”来衡量,我这篇论文不及格,因为我只是引用网上的资料,我没有直接面对第一手资料。
    
    这就是我的苦恼之处!
    所以,我真正是抛砖引玉。
    
    我诚恳的敬请能看到“有关这个细分支问题的第一手资料”的专家来阐述答案。
    
    【清朝皇族的有关档案应该还在。
    】
    我诚恳的敬请永璧的后裔来阐述答案。
    
    【绵伦是永璧的长子,无后裔。
    绵循是永璧的次子,有后裔,直至现代。
    例如,启功先生就是绵循的后裔。
    我没赶上向启功先生请教,甚为遗憾。
    绵循有多支后裔。
    】

    永瑛、永璧的生日与“宝玉的诞生”
    童力群
    2015年1月7日星期三
    一、神“瑛”侍者与永“瑛”
    甲戌本第一回写道:“那僧笑道:‘此事说来好笑,竟是千古未闻的罕事。
    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便得久延岁月。
    ……’”
    百度百科“永昼”条写道:“(永昼)第一子永瑛。
    雍正九年四月十二日生,母嫡福晋吴扎库氏。
    雍正十年六月初七卒。
    年三岁,无嗣。
    ”
    神瑛侍者与永瑛,都有“瑛”字。
    
    我想:这不是一般的巧合,而是永璧故意将他早殇的兄长之名镶嵌在《石头记》开头的神话里。
       

    二、永瑛的生日与宝玉的第二个生日相同
    《红楼梦》(《石头记》)里的贾宝玉有两个生日:
    第一个生日:六月中旬——下凡之日——第一回里记载。
    
    第二个生日:四月中旬——“寿怡红”之日——第六十二回、第六十三回记载。
    
    百度百科“弘昼”条写道:“(弘昼)第一子永瑛。
    雍正九年四月十二日生……”
    《红楼梦》(《石头记》)第六十二回的回目上半是《憨湘云醉眠芍药茵》。
    
    北京芍药开花的时间在农历三月下旬至四月中旬。
    
    网友“36度影像”在《太平洋电脑网摄影部落》上发表了《北京公园生态摄影?芍药花开摄影图片》,共四张照片,其发表时间是2012年5月10日。
    
    与“二十四节气”相关对应的是公历时间,因此,我将公历的“5月10日”固定起来,随机查找一段连续18 年的与“5月10日”同一天的农历时间:
    1998年5月10日——戊寅年四月十五日
    1999年5月10日——己卯年三月二十五日
    2000年5月10日——庚辰年四月七日
    2001年5月10日——辛巳年四月十八日
    2002年5月10日——壬午年三月二十八日
    2003年5月10日——癸未年四月十日
    2004年5月10日——甲申年三月二十二日
    2005年5月10日——乙酉年四月三日
    2006年5月10日——丙戌年四月十三日
    2007年5月10日——丁亥年三月二十四日
    2008年5月10日——戊子年四月六日
    2009年5月10日——己丑年四月十六日
    2010年5月10日——庚寅年三月二十七日
    2011年5月10日——辛卯年四月八日
    2012年5月10日——壬辰年四月二十日
    2013年5月10日——癸巳年四月一日
    2014年5月10日——甲午年四月十二日
    2015年5月10日——乙未年三月二十二日
    北京芍药盛开的时间是公历“5月10日”左右。
    
    “5月10日”是北京芍药盛开的时间标志。
    
    从乾隆时期流传下来的大量的诗文看,三百年来北京气候没有多大变化。
    
    近百年来,中国北方因气候变暖,温度升高一度。
    【主要受全球工业化影响】
    可以推断,气候变化的影响不大。
    
    依据我童力群的论证,《红楼梦》(《石头记》)“批阅十载”的时间是乾隆二十六年春夏至乾隆三十六年春夏。
    在这十年中,公历“5月10日”左右与农历“四月十二日”相近的有三个年份:
    1764年5月12日——乾隆二十九年(甲申年)四月十二日。
    
    1767年5月9日——乾隆三十二年(丁亥年)四月十二日。
    
    1770年5月7日——乾隆三十五年(庚寅年)四月十二日。
    
    【2016年10月25日星期二童力群写道:
    1731年5月10日——雍正九年四月五日。
    
    1731年5月17日——雍正九年四月十二日。
    】
    总之,永瑛的生日与宝玉的第二个生日相同!
    《红楼梦》(《石头记》)第六十二回的“憨湘云醉眠芍药茵”的时间在四月中旬。
    
    永瑛的生日是四月十二日。
    
    我想:这不是一般的巧合,而是永璧故意将他早殇的兄长的生日镶嵌在《石头记》贾宝玉的第二个生日里!

    第三节、永璧的生日在炎夏——与“宝玉的诞生”相符
    甲戌本第一回写道:“一日,炎夏永昼。
    【甲戌侧批:热日无多。
    】士隐于书房闲坐,至手倦抛书,伏几少憩,不觉朦胧睡去。
    梦至一处,不辨是何地方。
    忽见那厢来了一僧一道,【甲戌侧批:是方从青埂峰袖石而来也,接得无痕。
    】且行且谈。
    只听道人问道:‘你携了这蠢物,意欲何往?’那僧笑道:‘你放心,如今现有一段风流公案正该了结,这一干风流冤家,尚未投胎入世。
    趁此机会,就将此蠢物夹带于中,使他去经历经历。
    ’……士隐意欲也跟了过去,方举步时,忽听一声霹雳,有若山崩地陷。
    士隐大叫一声,定睛一看,【蒙侧批:真是大警觉大转身。
    】只见烈日炎炎,芭蕉冉冉,【甲戌侧批:醒得无痕,不落旧套。
    】梦中之事,便忘了对半。
    【甲戌侧批:妙极!若记得,便是俗笔了。
    】
    “如今现有一段风流公案正该了结,这一干风流冤家,尚未投胎入世。
    ……忽听一声霹雳,有若山崩地陷”,这写的正是宝玉的诞生!
    百度百科“永昼”条写道:“(永昼)第二子和硕和勤亲王永壁。
    雍正十一年六月十三日子时生,母嫡福晋吴扎库氏。
    乾隆三十五年十月袭和硕和亲王。
    乾隆三十七年三月初二日薨,年四十岁。
    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
    ”
    永璧的生日“六月十三日”,正符合“只见烈日炎炎,芭蕉冉冉”。
    
    永璧的生日“六月十三日”正是“炎夏”!
    “六月十三日”合乎甲戌侧批“热日无多”。
    
    永璧的生日在炎夏——与“宝玉的诞生”相符!
    更正启事:
    “百度百科‘永昼’条写道:‘(永昼)第一子永瑛。
    ……’”里的“永昼”有误!
    特将“永昼”更正为“弘昼”!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原文:http://bbs.tianya.cn/post-books-599276-1.shtml
  随笔 最新文章
科学红学奉脂处决的空头红学家250人
红楼梦最感人的一句话
也说说林黛玉和李商隐
20180603读许倬云著《说中国》
茶侃:经济战与十二钗
我所读过的最好的十首诗(1)(转载)
林黛玉诗歌的魏晋风骨
我是一个幸福且幸运的人(随笔)
《平凡的世界》是彻底的垃圾
2016读书笔记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7-11-21 23:46:39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美食菜谱 新闻资讯 电影视频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租车
生肖星座 三丰软件 视频 开发 短信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搜图网 美图 阅读网 多播 租车 短信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7日历
2018-7-19 7:34:23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