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随笔 -> 神!钱钟书在鲍小姐身上预言了今天的“九零后”_闲闲书话_论坛 -> 正文阅读

[转载][随笔]神!钱钟书在鲍小姐身上预言了今天的“九零后”_闲闲书话_论坛[第1页]

作者:梦堂说钱  更新时间:2018-06-14 00:44:06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四大名著之外,最佩服钱钟书的《围城》。
    其结构的精巧,语言的精致,人物描写的精准,情节安排的精妙,自不必说,尤为难得的是,在这部大学者的遣兴之作中,处处渗透著作者独有的睿智、渊博与幽默,令人百读不厌。
    和四大名著一样,这部小说也是我心目中的“闲书”,常年伴我于枕边灯下。
    
     照理来说,《围城》这部小说中的细节我应该都了然于胸了,可直到最近重读《围城》才发现,这部经典之作中的配角鲍小姐,原来是澳门女人。
    看来西方的解释学大师没有说错:我们所看到的正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
    
     鲍小姐的出场和离场,都在《围城》第一章,对于小说主角方鸿渐来说,她不过是一个昙花一现的人儿。
    可就是这昙花一现,却如此精彩,留学生的无聊,洋人的“寡廉鲜耻”,苏小姐的古典仕女式的做作,方鸿渐的没有主见,全都在鲍小姐的“艳光”照射下暴露无遗。
    且看钱钟书如何描写这样一个尤物:
    
    “鲍小姐生长澳门,据说身体里有葡萄牙人的血。
    ‘葡萄牙人的血’这句话等于日本人说有本位文化,或私行改编外国剧本的作者声明他的改本‘有著作权,不许翻译’。
    因为葡萄牙人血里根本就混有中国成分。
    而照鲍小姐的身材估量,她那位葡萄牙母亲也许还间接从西班牙传来阿拉伯人的血胤。
    鲍小姐纤腰一束,正合《天方夜谭》里阿拉伯诗人所歌颂的美人条件:‘身围瘦,后部重,站立的时候沉得腰肢酸痛。
    ’长睫毛下一双欲眠似醉、含笑、带梦的大眼睛,圆满的上嘴唇好像鼓着在跟爱人使性子。
    她那位未婚夫李医生不知珍重,出钱让她一个人到伦敦学产科。
    葡萄牙人有句谚语说:‘运气好的人生孩子第一胎准是女的。
    ’因为女孩子长大了,可以打杂,看护弟弟妹妹,在未嫁之前,她父母省得下一个女佣人的工钱。
    鲍小姐从小被父母差唤惯了,心眼伶俐,明白机会要自己找,快乐要自己寻。
    所以她宁可跟一个比自己年龄长十二岁的人订婚,有机会出洋。
    英国人看惯白皮肤,瞧见她暗而不黑的颜色、肥腻辛辣的引力,以为这是地道的东方美人。
    ”
    
     钱钟书描绘鲍小姐外貌性格特点的俏皮文字,简直就是文化人类学研究的精巧样本。
    文化人类学(cultural anthropology)是一门旨在通过研究各民族文化的异同来理解人类文化以至人的本质的学问,家庭生活、婚姻、血族关系均是其关注重心。
    巧合的是,钱钟书对鲍小姐的人物特写,也恰恰着落在这三个方面。
    
     按照钱钟书的描述,鲍小姐的母亲是葡萄牙人,而她的葡萄牙人的血里又混有中国成分,所以她应当是一个地道的土生葡人。
    作为土生葡人,鲍小姐的体态、穿戴风格都有别于传统中国女人。
    她在小说中出场时,钱钟书这样描写道:“她只穿绯霞色抹胸,海蓝色贴肉短裤,漏空白皮鞋里露出涂红的指甲。
    ”
     《围城》所讲述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30年代,当时的中国人还相当保守,小姐这种艳舞女郎式的穿戴方式,简直就是对正人君子的挑衅,颇得古典仕女遗韵的苏小姐视其为伤及“中国国体”,也不单是拈酸作醋。
    倒是钱钟书够开明,他没有刻薄地讥讽鲍小姐的半裸穿戴是在作骚,而是很人道地评价说,“在热带热天,也许这是最合理的妆束。
    ”
     鲍小姐的婚姻观也颇不同于传统中国女人的以家庭责任为重、以父母之命为大。
    她“明白机会要自己找,快乐要自己寻。
    所以她宁可跟一个比自己年龄长十二岁的人订婚,有机会出洋。
    ”也就是说,她结婚的目的只是为了让自己快活,并无传宗接代、相夫教子的使命感。
    从现代人的观点来看,为求快乐而结婚并不是什么罪过,因为人人都有选择的自由。
    但从古中国的婚姻观来看,这样的做派可就有忤逆之嫌了。
    
     不过,鲍小姐的机会主义婚姻观也并非全是出自洋人的基因,她的市井人家的出身也是一个重要诱因。
    对市井人家来说,“女孩子长大了,可以打杂,看护弟弟妹妹,在未嫁之前,她父母省得下一个女佣人的工钱。
    ”在这样一种世俗、功利的家庭生活环境中,鲍小姐逐渐养成一种凡事考虑有无“着数”(广东话,大意相当于普通话所谓“合算”)的功利主义人生观以及与之相匹配的机会主义婚姻观,也实在是自然不过的事。
    
    
    你觉得是卖弄,对作者本人来说,也许不过是信手拈来。
    至于尖酸嘛,是有一点,才华智识皆高之人,鲜有不刻薄的。
    好在钱钟书不是判官,不是慈善家,也不是族中长老,刻薄些也无妨。
    
    
    读钱多了就会发现,钱钟书亲庄老而远儒生,看透、通达、戏谑,而不喜一本正经、道貌岸然。
    《管锥编》注周易、老子、列子,而不注孔、孟,可见其中消息。
    
    
    诵三玄而讥世人,一袭刻板中山装的钱钟书,骨子里依然是个魏晋名士。
    
    读史令人明智。
    
    
    《管锥编》注左传、史记,是考据癖发作呢,还是爱智者的寻幽探胜?
    作者:英特纳雄耐珥  回复日期:2009-01-21  10:35:32  
        
        现在的人阅读越来越宽泛,看《围城》似乎有点不以为然了;其实在八十年代初期,让人眼前一亮爱不释手的,也只有《围城》。
    
    
    ————
    余华、苏童、莫言、残雪、孙甘露、扎西达娃,再配上贾平凹、陈忠实,再捎上王朔、王蒙,读了一圈下来,还是《围城》耐品。
    贾平凹算有味的了,可是掺着股尿骚味。
    要说情爱小说,钱钟书的《纪念》可比琼瑶、亦舒、王安忆高明多了。
    能入而能出,摹形而得神,岂俗手可办?
    
    作者:KURTLEE218  回复日期:2009-01-21  10:15:20  
        没什么神的吧~
        
        如今中国是整锅端回解放前,100年前有的现在全有,没有的如今也找齐了,盛世啊~
    
    
    ————
    
    至少徐志摩、陆小曼都回不来了,回来的都成陈冠希、章子怡了。
    
    作者:白马寺  回复日期:2009-01-21  17:38:00  
        豈不知錢默存早就有言在先,刻薄者善做文章。
    
    
    ————
    原话是怎样的?
    
    作者:rosemaid  回复日期:2009-01-21  17:52:14  
        梦堂兄一定很喜欢钱钟书吧,
        
        等着同好们的精彩妙论!
        
        准备把钱钟书的著作都买来,
    
    ————
    
    钱钟书的单篇英文著述我基本集齐了,比三联那本《钱钟书英文文集》还全。
    最近正在着手写“钱钟书谈苏东坡赋的英译”一文,写完后贴部分出来,与同好们交流。
    
    
    回头一看,还真是外研版的,还是白马心细。
    
    
    我确有计划搞个钱钟书英文文集补遗,不过还要再各处找找,看看是否还有遗漏的。
    
    好一个刻薄得有理,有趣,钱著的迷人处正在于这种“理趣”!
    鲍小姐这个角色是昙花一现,相较之下,孙柔嘉这个角色则是如影随形。
    乍看起来,孙柔嘉仿佛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平凡女孩,她既没有此前出场的苏、唐二小姐那样漂亮的外表,还经常做出一副可以乱真的天真模样。
    她会向其实毫无主见的鸿渐说:“……我什么事都不懂,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商量……我太不知道怎样做人,做人麻烦死了!方先生,你肯教教我么?”说得多么惹人怜爱!这时候要不是冷眼旁观的赵辛楣从旁揭穿:“你想一个大学毕业生会那样天真幼稚么……我才不上她的当呢!只有你这傻瓜!我告诉你,人不可以貌相”,也许我们也会和方鸿渐一样被孙小姐给骗过呢?
    
    的确,孙柔嘉原来只是外表天真柔弱,骨子里却着实精明厉害。
    她不但很有主见,也颇有手腕,连稀里胡涂堕入全套的鸿渐后来也不得不承认:“订婚以后,我渐渐的发现她有主见,而且主见很牢固。
    ”比起孙柔嘉的老练和深藏不露,方鸿渐的小聪明和唐小姐的活泼机灵,简直就是小儿科。
    同样,在许多地方,仅仅是大学才毕业的孙柔嘉比起留学归来、阅历颇丰、且有着一副聪明面孔的苏文纨来,要精明得多。
    例如,同时对性格懦弱、毫无主见的方鸿渐发动爱情攻势,苏小姐处处显得露骨而笨拙,反观孙小姐,却是不动声色,步步为营,一面继续摆出无助可怜的样子,以勾起鸿渐的怜爱之心;一面又巧施诈术,如骗说有人风传她和鸿渐的绯闻及其父来信追问等等,如此多方用力,鸿渐终于不堪心累,跌入其怀抱,有一种闭眼跳水沟的悲壮。
    
    
    同样是情场斡旋,鲍小姐长于肉搏,孙柔嘉长于心战,可怜了方鸿渐这个聪明得有些笨了的蠢物。
    
    
    呵呵,那就请博学的小说读者来论证一下——
    
    琼瑶的言情技巧比钱钟书高明在哪里?
    作者:小说读者  回复日期:2009-01-23  22:11:07  
        
        琼瑶,和钱钟书比,一她写多,二她写的熟。
    钱钟书的《围城》
        不属于言情小说,在言情方面当然不如琼瑶。
    (鲁迅,老舍也不是
        很会写恋爱故事 )
    
    ————
    
    呵呵,小说读者总算有眼光,还知道《围城》不是言情小说。
    
    
    不过——这不,又得用上辨证法了——不过,《围城》还是有言情成分的,虽然不像钱的另一部小说《纪念》那样彻头彻尾。
    
    
    琼瑶爱言情,写的多,也写的熟,可不见得就高明了,就像工匠干了一辈子也比不上才子的灵光一现。
    
    
    钱和琼瑶式言情的区别在于,一个看得透,一个陷得深,一个能入能出,一个能入不能出。
    总得来说,琼瑶是借着文字谈恋爱,心头鹿撞,血脉贲张,搞得自己和真正的“半桶水粉丝”们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钱钟书是借着言情看人性,目光如炬,嘴角含笑,可是有的时候却又让人欲笑无声。
    
    
    张承志说,他不适合写小说,因为他不够冷血。
    我觉得他很有自知之明。
    
    
    
    
    
    
    
    
    作者:貂斑华  回复日期:2009-01-23  21:53:56  
        那么苏小姐、唐小姐分别预示了什么
    
    ————
    
    苏小姐——当今的灭绝师太嘛,呵呵
    
    唐小姐——韩剧中的纯(蠢)情女孩嘛,还可以算上旧流星花园、新流星花园什么的
    抄一段旧作,看任性放诞的仙子还哭不——
    
    不可否认,《围城》中所演绎的婚恋故事,相当引人入胜,也相当惹人牵怀。
    并且,透过这些婚恋故事所反映出的女性心态的微妙变化,也相当耐人寻味。
    这自然表明了我们的作者对女性心理有着细致的观察和把握。
    具体看来,作者在刻画孙柔嘉这一形象时,就借助繁简交错的心理描写,将她的工于心计和身为小人物的无奈,表现得细腻入微,从而使她成了中国现代文学画卷中最成功的女性形象之一。
    与此形成对照,作者笔下的那个“真正意义上的女孩”唐晓芙,就由于缺乏对她的细致传神的心理刻画而显得比较单薄。
    因此,唐晓芙这一类清纯型女孩在现实生活中虽然百分百地人见人爱,但在艺术领域,她就要远远逊色于孙柔嘉这个虽有薛宝钗的心计却无薛宝钗的美貌的人物形象了。
    
    其实,鸿渐与辛楣的友情才是打动我的所在。
    
    
    就像王朔解构了一切,却没有解构爱情;钱钟书看透了一切,却依然疼惜友情。
    
    
    新年将至,独在异乡,发一首旧作,怀念一下那些分给我烟抽的兄弟————
    
    下酒菜
    
    方鸿渐的故事
    压缩成十张光碟
    每一张光碟
    都是一枚五香花生
    
    往事
    从咀嚼开始
    
    唐晓芙
    是谁的化身
    
    江南古镇的石径上
    留下了谁的踪影
    
    赵辛楣的烟斗中
    积着多少友情的灰烬
    
    从上海到湘西
    从湘西到上海
    岁月的刻刀
    镂出多少笑纹
    
    烫一壶黄酒
    和自己干杯
    
    今宵的梦境
    有风尘的味道
    
    
    
    
    
    
    作者:kimonhi  回复日期:2009-01-25  15:15:16  
            
        顺便鄙视钱某,自己战战兢兢的活着,还和林非打架,哈哈
    
    ————
    
    呵呵,怎么个又战战兢兢,又和人打架,自相矛盾嘛,这就是九零后的思路?还有啊,要处在文革,那些个讲就天下无敌的九零后,恐怕个个都有心无力了。
    讲横,不是文人的本钱,不要充大头蒜了吧。
    
    
    作者:任诞仙子  回复日期:2009-01-25  14:44:21  
        唐是钱的理想。
    钱在刻画这一人物时笔墨不多,留下许多空白,是不忍亵渎唐卿也。
    虽然使得这一人物形象变得单薄,但唐晓芙作为一种理想符号,也算完成了她的任务。
    不至于仅仅是“清纯”、“人见人爱”这般浅薄吧?!笑,钱钟书的《百合心》是为谁而作?
        
    ————
    
    嗯,还是这位有点文化,还看到了不忍亵渎唐卿,难道是怕杨绛生气?
    
    还有啊,我说的人见人爱,可不包括焦大在内啊。
    
    
    “百合心”是什么意思?层层拨开,原来是空无一物,那是看山为无的境界了。
    围城时的钱钟书,尚且还身陷局内,手拈百合的钱钟书,可就要跳到局外,沧海一笑了。
    
    
    其内心深处,不知道是否还有友情的踪影?要不然,就太苍凉了。
    
    《围城》是轻灵的,也是厚重的。
    
    
    它让我们看到了佛教所谓人生八苦————
    
    生——有生即苦,是身实苦。
    
    
    老——方遯翁以衰殘之年尚要遷地而居,人離鄉賤,老懷凄涼。
    
    
    病——柔嘉離滬赴湘,客中患病,無親人看護,只得到李梅亭的一粒魚肝油丸,笑還是哭?
    
    死——鴻漸感慨以前的他,一個個死去;旅途中那座小兒的孤墳,幾多感傷。
    
    
    求不得、愛別離——曉芙之於鴻漸,觸之可及,忽焉遠逝,永失我愛,此痛曷極?
    
    怨憎會——李梅亭、顧爾謙之於鴻漸,既破臉於行道,復構惡於庠舍,如影隨形,揮之不去。
    
    
    五蘊盛——寂寞難耐,春心暗發,于是便有鴻漸與文紈、柔嘉之糾葛;年光易老,境隨景遷,西出陽關,秋風庭院,于是觸物傷懷,情難自已。
    
    
    
    
    
    在人生八苦的蒼涼中,再讓我說出《圍城》的終極寓意吧————
    
    
    有所愛,有所求,就必有所困!
    
    
    
    面對這樣的寓意,我要說,幸好還有唐曉芙,就像少年維特眼中的綠蒂,象征著愛與自然之美;也幸好還有鴻漸與辛楣的友情,這是惡中開出的人性之花,是疲倦中的希望。
    
    
    人生縱然是圍城,讓我們懷著愛與希望,懷著敢于自嘲的智慧與雍容。
    
    
    所以,我要感謝《圍城》!感謝錢鐘書!
    者:青果布丁  回复日期:2009-01-26  19:14:48  
        后来赵辛楣回信的态度及言语确实疏远冷淡,这和自身环境的改变也有关系,方鸿渐选择回内地再次投奔赵欣楣不免使读者捏把汗。
    
    
    ————
    
    是啊,所以我有个预感,照百合心的构思,恐怕连友情都会被结构,那就太苍凉了。
    
    
    也祝新年好。
    
    
    应当是“恐怕友情都会被解构”
    问好楼上
    作者:cometfish  回复日期:2009-01-28  17:42:18  
        钱老的围城,语言尖涩了点
        
        记住最深刻的还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
    
    唐元稹《离思》之四:“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
    
    《围城》在哪一章引用了这句诗?
    
    当年看《萍踪侠影》,很喜欢结尾的一句,“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后来才知道不是梁羽生的原创。
    出处为李商隐《无题》:“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
    
    元稹、李商隐的诗句都有点围城情境的意思。
    
    
    
    
    作者:殷本初  回复日期:2009-01-28  17:07:54  
        围城嘛 , 其实以钱钟书的资源 ,只写成那样 , 非常不成样子.
        应该是有点自传的影子吧 .其余的一些, 除去影射旁人的尖刻外, 就是模仿一下他前面的人, 我很不好意思说他模仿的对象, 免得好事者骂街.
    
    ————————
    
    呵呵,牛年牛人到,《围城》成小菜。
    本来嘛,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可是这位的评价标准挺逗。
    一部小说好不好与一部小说有没有自传的影子,有没有影射谁难道有对应关系?《红楼梦》难道没有影射,没有自传的影子?有过写作经验的人都知道,任何一部小说都有点自传的影子。
    至于相关的伟大理论,我就懒得征引了。
    
    
    说起林非和钱老的这档子事,绝对应当谴责那个时代对知识份子的羞辱,怎么怪到钱老头上了?怎么成了钱老的不是?就算这次他冲动了,想赶走也许也是被逼安插进来的同房?那又如何?更别提这对钱老的学术、文学成就不会有一丝的动摇。
    
    
    钱老之学是一座大山,林非的成就只能说是一座小山丘。
    “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
    ”学术就是这样残酷。
    讲人情的人最好去当牧师,或者庸官。
    
    作者:殷本初  回复日期:2009-01-28  17:07:54  
        其余的一些, 除去影射旁人的尖刻外, 就是模仿一下他前面的人, 我很不好意思说他模仿的对象,
    
    ——————
    
    美国汉学家胡志德(Theodore Huters)早在《围城》还未迎来第二春的时候就谈到了钱钟书小说的影射,比如《猫》这部小说中的曹世昌、袁友春、陆伯麟、马用中分别影射沈从文,林语堂,周作人,罗隆基,这又如何呢?
    
    当然,《猫》这部小说中的沙龙对话确实像情节演进的大包袱,就像建国初巴士上驮的大煤气包,也像蜗牛扛着的大圆壳,比例失调,迟滞了流畅的叙事节奏,但也是难得的资料。
    钱钟书热衷以西方文化与中国古典文化相比照,很少评论现代中国文化,他甚至说,近人的著作他基本不读。
    如果要了解钱老对现代性中国文化与中国文学的看法,这些影射性的描写,倒是值得关注的好材料。
    
    作者:红梦雪仙  回复日期:2009-01-29  13:42:16  
         <<围城>>我唯一的感受就是钱钟书这个人的睿智与幽默.没有LZ那么深层的见解,但我不太喜欢这个鲍小姐
    
    -------------------------
    
    唐晓芙是清水出芙蓉,可远观不可亵玩焉,鲍小姐正好倒过来,一个鲜明的对照
    呵呵,殷同学真能侃,说了半天,有五个特点:
    
    一是言不及义,对于“一部小说好不好与一部小说有没有自传的影子,有没有影射谁难道有对应关系?《红楼梦》难道没有影射,没有自传的影子?”这两个问题置之不答,这可是殷同学当初否定《围城》的关键点。
    
    
    二是短话长说,我给你概括一下,你说了半天基本就一个意思,美是无法证明的,我告诉你一个更简单的说法吧,美是自明的。
    既然如此,你又如何去证明《围城》中的语言好与不好呢?既然如此,形式主义,新批评,结构主义等科学化的文评统统可以报废了,巴尔特、巴赫金都要打自己一巴掌了。
    
    
    三是混淆视听,好听点说是概念混乱,殷同学说“很多高校有些内部期刊 ,是自己学校文学院老教师写的,那里面掉书袋还要不知所谓一些” ,这和“小说末流”有何关系。
    文是文,学是学,根本就是两码事。
    简单点说,文学创作与文学研究本来就是两回事。
    至于王国维的《人间词话》尤如一篇美文,巴尔特主张文学批评是文学创作的一种,那是一家一派的尝试,而不能包罗整个文学研究。
    
    
    四是自相矛盾,殷同学说,“围城是否好看, 并非一个证明题 , 美是无须证明的”,可是殷同学还是证明了,比如掉书袋,比如语言不好。
    你说不好就不好了?凭什么你的直觉就是标准?
    
    五是定义不清,殷同学“好的小说, 会不假外物, 告诉你它自己就是好的小说. 即便抛弃了情节, 时代感, 它仍然是好的小说”真新鲜!抛弃了情节的小说还会是好小说?那还不如直接掉书袋得了。
    还有啊,什么叫不假外物,你当是庄子的逍遥游啊?无待而游,内在自由,天地有大美而不言,那还写什么小说?
    
    楼上看清楚了啊,我只是说“新年将至,独在异乡,发一首旧作,怀念一下那些分给我烟抽的兄弟”,谁说这是“诗”了。
    让人“倒”胃口的分明是你嘛,呵呵。
    
    
    作者:殷本初  回复日期:2009-01-30  12:27:10  
            不是我说, 楼主你晓得现在写东西都是哪些人麽 .
    
    
    ——————
    
    呵呵,想看看我评论余华、苏童、残雪、莫言这些人的游戏文章嘛,这些人据说被西方汉学界看好是有可能得诺奖的。
    我可以给你透露一下,我正在着手评论美国主流报刊最新的一篇评介余华的文章,内容是谈兄弟的。
    够前卫了吧?
    
    有的时候,我确实会像张震岳的爱之初体验那样,“只是随便说说”;可是有的时候,我还是“言必有据”的。
    这就叫亦庄亦谐嘛。
    
    
    呵呵,殷同学的嘴可真碎,说了这么多,原来是宾同学的粉丝。
    宾同学就是个勤奋的GOOGLER,早就被网友们揭穿是个骗子了。
    你自报家门说你是个鬻文捞外快的写手,好,但愿不是三只手。
    
    
    说实话,你的无知还是蛮让我震惊的,比如你的宏论,“这些人(余华,莫言,苏童,残雪)都是大陆的, 主流华语作家中,连他们四个都是边缘派吧.”
    
    还有,“诺奖根本是欧洲要打压中国设置的, 他硬不给你, 你也没法 .”
    
    简单解释一下,先锋派写作本来就是边缘写作,但他们的文学价值却是在当代华语写作中占据主导地位的,连这点都搞不清,还是请你去追捧虚妄的主流吧。
    
    
    还有,诺奖的设置是诺贝尔的忏悔和还愿,他鼓励理想性的创作,这和欧洲打压中国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至于你说是要和谁谁打擂台,简直莫名其妙,我的这个帖子可是早就发了的。
    主要是新年无聊,磨磨牙罢了。
    
    
    
    最搞笑的是这个,“如果你跑到天涯舞文混一段时间, 恐怕能蒙哥们一下 .”看来,你觉得能在舞文混就很了起了。
    不好意思,我还真在舞文混过,还被好几次首页推荐,只不过用的是别的网名。
    你是不是要对我膜拜一下了。
    
    
    摘录一篇我的旧作(反正已发表了,不怕被偷),给你启启“蒙”吧,本来这种文字是不适合出现在网上的,因为对我来说,上网只不过是闹着玩。
    闲着也是闲着不是?
    
    ——————————————————————
    
    近年来英语世界中的中国当代文学评论的几个特点
    
     在西方汉学界,一度流行过所谓“西方冲击—中国响应”的模式,这种模式的特点就是把西方看成现代文明的传播者,把中国看成被动的接受者。
    换句话说,中国人只有“听话”的份,没有“对话”的份。
    西方人即使愿意屈尊和中国人对话,那也主要是和死了几百年上千年的中国人对话,道理很简单,因为我们的老祖宗创造了称雄千年的古代文明。
    
     在西方学者关于利玛窦在华传教活动的描述中,中国人成了一群等待“精神药物”疗救的低能儿,西方人则是真理在握的拯救者,所谓中西交流,其实只是西方文化的输出而已,中国人只有被“震惊”的份。
    耶鲁大学历史学教授史景迁(Jonathan Spence)更是学理化地把利玛窦当年的中国之行表述为西方“改变中国”的单向度进程的开端。
    
        近年来,情况发生了变化。
    随着中国的崛起和中西文化交流的不断扩展与深化,西方的汉学家们仿佛重现发现了一个现代的中国和生长着的中华文明,对现当代中国文学有兴趣的学者也不再局限于老是那几张熟面孔的的小圈子。
    眼下有些西方学者对于了解现当代中国文学与文化的热情,犹如当年欧洲人第一次闻到东方香料一般。
    
     2007年, 最高英语文学奖“布克奖(Booker Prize)”的赞助商曼氏集团,创立了曼氏亚洲文学奖。
    该文学奖的宗旨是要“放大亚洲作家在英语世界中的音量”,获奖作品将被出版推荐到全世界。
    中国作家姜戎根据自己在蒙古插队的真实体验写成的《狼图腾》一书摘取了首届曼氏亚洲文学大奖,该书英文版将于今年年内在全球发行。
    这是一个具有象征性意义的重大文化事件,它首先意味着古老的东方文明在现代时空中所焕发出的生命力与创造力,得到了越来越广泛的重视与认可,西方中心主义的傲慢与西方文明对东方文明的单向影响将逐渐被交光互影的多元文化互动所取代;它同时还意味着西方文学在当代世界文学版图中的霸权地位已经面临着挑战,包括中国文学在内的亚洲文学随着亚洲各国政治经济地位的提升以及经济文化交流的日益全球化,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激起了越来越大的反响与回声。
    
     1997年,美国最古老的Henry Holt 出版公司,推出了残雪的英文版小说集《绣花鞋》。
    Henry Holt 出版公司成立于1886年,素以印行高质量的文学或人文学术类图书自我标榜。
    该公司早期主要着眼于西方学界和文坛的名流,其中确实不乏大师级的人物,如法兰克福学派核心成员弗洛姆,美国诗人弗洛斯特,德国作家、194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海塞,英国新浪漫主义代表人物斯蒂文森,俄国文豪屠格涅夫。
    自上世纪中后叶以来,Henry Holt公司的文化视野逾出了西方中心主义的囿限,开始关注起西方以外的现代文明。
    从这个角度来看,残雪的小说能够由美国老牌出版公司出版,不仅是对她的先锋派小说实验的一种褒奖,也是中国的现代性文化成就得到西方认可的一种标志。
    
     不过,当代亚洲文学的影响幅度较之其实际成就,还是很不相称,西方人的审美口味还依然主导着世界文学的评价体系,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审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证。
    造成这种不平衡状况的原因有多方面,其中之一就是语言问题。
    在英语等西方语言作为世界流行语的局面一时难以扭转的情况下,通过设立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亚洲文学奖,并在全球范围内发行获奖作品的英文版,以“放大亚洲作家在英语世界中的音量”,确是一种明智而有效的策略。
    
     耶鲁大学汉学家孙康宜教授介绍说,近年来,“中国现代与当代文学在美国汉学界的地位可谓突飞猛进。
    突然间申请攻读这一学科的人数戏剧性地增多,许多大学的东亚系都有供不应求的现象。
    这种兴盛显然与中国当代文学自身的发展、流传与进步息息相关。
    像王安忆、莫言、苏童、残雪、北岛等人的作品英译都由美国主流出版社出版,而且也先后得到读者的好评。
    ”
     据笔者观察,英语世界中的中国当代文学评论大致有学院评论(汉学家、非汉学家)与报刊评论两类,它们的共同特点是偏重社会历史批评。
    如Salil Tripathi在评论当代中国作家莫言的作品时说,在“致富光荣”的观念引导下,中国社会正在一步步地走向商业化。
    作为天才小说家,莫言敏锐觉察到了这种变化对人们的价值观所带来的影响。
    Richard Bernstein则对苏童的《米》这部小说所显现出的社会批判意识格外推崇,他甚至因此将苏童与巴金、鲁迅这两位公认的文学巨匠相提并论。
    Bernstein这样评论道,上世纪初叶,许多最优秀的中国小说都充溢着文化反思的激情。
    在巴金、鲁迅、肖红等作家的笔下,人们可以看到迷信观念的顽固,家族威权的盲目,以及在艰困、落后的环境里蜕变了的人性,那么的狭隘、阴险与自欺。
    Bernstein正确地向西方读者指出,巴金、鲁迅、肖红等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对中国社会和中国人的冷峻批判,并非是意图抹黑、丑化中国,而是希望通过自己的描写,引发社会的变革,唤起人们的精神觉醒。
    又如华裔学者张旭东在《上海的怀旧:王安忆20世纪90年代作品中的后革命寓言》一文中谈到,在王安忆所有描写上海的小说中,看不到“救赎性的理想姿态”,甚至看不到“保守的乐观主义”,王安忆因而成了集体怀旧氛围中的一个感伤者,而不是引领大家走出怀旧氛围的摩西。
    
    我们知道,传统的社会历史批评包括两种潮流,一种是以泰纳为代表,在《英国文学史&#8226;序言》及《艺术哲学》中提出的“种族、环境、时代”三要素说,即认为文学艺术的发展取决于这三种要素;另一种则是注重阐释文学艺术所包含的政治经济因素的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
    虽然新批评、结构主义文评等新的批评模式的出现,已经大大冲淡了传统社会历史批评的影响力,但在西方人对当代中国作家的评论中,社会历史批评却依然占据着主导地位,这一方面是因为文化研究的兴起赋予了传统社会历史批评以新的生命,另一方面也显示出詹明信(Fredric Jameson)所谓 “第三世界文本总是以民族寓言的形式来投射一种政治”的论断在英语世界和西方世界有多么广泛的观念基础
    不过,在偏重关注当代中国文学的政治经济因素、社会历史内涵的批评倾向中,也间有着眼于审美价值的形式批评。
    如英国袖珍丛书出版社在1996年推出苏童代表作《米》的英文版时,一位论者这样评论道,“我特别佩服苏童的创作风格。
    中国南方的作家,比较注重精巧和奇异的手法。
    苏童的笔法显得既节俭又残忍,他可以说是一个真正的文学天才。
    ”美国自由撰稿人Mark Flanagan评价余华的《活着》说,小说主人公福贵的生存遭际是如此悲惨,以致他不忍向读者复述他的丧家、丧子、丧女,灾祸不断的一生,但他还是要含着眼泪告诉读者,余华的叙事技巧令他折服。
    又如 Matthew Badura在为残雪小说集《绣花鞋》所写的书评中说,这部集子中的许多人物的身份和真实性都像叙述语言一样,逐渐变得模糊不清。
    在物象和心象的流转形变中,在飘忽不定的语言时空中,叙事行为逐渐意识到了它的被建构的本质。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并非故弄玄虚,Badura还引述了残雪《种在走廊上的苹果树》中的一段叙事者独白。
    
    从批评视野上来看,英语世界中的中国当代文学评论又呈现注重现、当代中国作家的对照及中、西文学对话的特点,前者显示了文学研究中的历史感,后者显示出了文学研究中的横向比较意识。
    如美国学者Richard Bernstein就将当代先锋作家苏童与巴金、鲁迅这两位中国现代文学巨匠相提并论。
    在 Bernstein看来,苏童和他同时代的一批作家在极左思潮逐渐淡出的时代氛围里,重拾了巴金、鲁迅等前辈作家的传统,开始了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再出发。
    对于王安忆, 英美的评论者则喜欢将她与现代作家张爱玲作比较,而且把她视为张爱玲的传人,他们也因此把王安忆视为新海派文学的代表。
    王德威在评论余华的《活着》时认为,小说中的男主人公福贵是“中国版的约伯”,但又“恰如柯勒律治的《古舟子咏》的老舟子”,这样一种跨时空的类比分明是运用了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的视角,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
    
    新批评派认为,讲述作者的生平及作品产生过程,实际上是让研究者在阅读之前就带上了先入之见,其后果是根本不会通过独立思考来判断文学作品的价值。
    新批评反对传统的作家传记批评,不赞成从作家的传记资料和生活背景来理解文学作品。
    在新批评派批评家看来,“这种阅读,犹如未读”,因为新批评的观点不仅是文本中心,而且是文本独立,即独立于作者和读者之外而存在。
    可是《纽约时报》关于余华的评论文章却以相当简洁的笔触为我们勾勒一副生动传神的印象画,“余,46岁,看起来不像一个离经叛道的家伙。
    个子不高,面容还青春,有一头浓密的黑发,时时面带微笑,喜欢说笑话,嘴里一刻不停地叼着一支中国烟。
    乍一看,活像一个从工厂里走出来的工人。
    ”美国长岛大学的劳拉女士为了加深对残雪的小说艺术的理解,还专程赶赴残雪的长沙家中拜访。
    可见,传统作家传记批评在英语世界的中国当代文学评论中依然呈现出旺盛的生命力。
    
    综上所述,中国当代文学在英语世界的影响力确有扩大的趋势,中国先锋作家的英译版已经能够经常性地由英美主流出版社出版,而且先后得到了专家学者与普通读者的好评。
    对中国当代文学的评论,也呈现出学院评论与报刊评论相呼应的格局,这就意味着中国当代文学已不仅仅是汉学家的观赏品,同时也成了西方人精神生活的一个构成部分。
    从批评思路与方法来看,英语世界中的中国当代文学评论呈现出社会历史批评、形式批评、作家传记批评、印象式批评等多种新旧批评模式并存,及现当代文学的纵向比较、中西文学与文化的横向对照等多种批评视角交替运用的多元化景观。
    与此同时,我们也应当看到,詹明信所谓 “第三世界文本总是以民族寓言的形式来投射一种政治”的论断在英语世界和西方世界还是有着相当广泛的观念基础,萨伊德(Edward Said)所谓东方主义式的猎奇眼光也并不鲜见。
    这就意味着,我们有必要通过中西方学者的跨文化对话以促使英语世界的评论者更为全面客观地看待中国当代文学与当代文化,同时也有必要在多种审美评价体系相互激荡的互动中,更为深入系统地总结中国当代文学的美学成就与中国的现代性文化成就。
    
    
    
    
    
    
    
    
    
    呵呵,维基百科也可以作为定本?那可是自由的百科全书,谁都可以注册往上塞材料的。
    当然也要谢谢提供信息了,虽然只是无关痛痒的细节,能进一步核对一下也是好事。
    
    呵呵,不好意思,我在美国混过,而且可以不需签证走遍欧洲,你说我能不能得到第一手的材料?你要我给出处,呵呵,请到收费网。
    
    可怜的Cody,一个出版公司的简介只是很普通的客观资料,就算我记错了,核对后修改一下不就得了。
    我没有一毛钱的损失。
    
    
    还有,你能从该公司的简介中完整读出“其中确实不乏大师级的人物,如法兰克福学派核心成员弗洛姆,美国诗人弗洛斯特,德国作家、194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海塞,英国新浪漫主义代表人物斯蒂文森,俄国文豪屠格涅夫。
    ”这样的信息?在客观资料的基础上加以引申、提炼,进而建构起自己的理论表述,这是做学问的通则。
    
    
    
    可怜的Cody,你读懂我的原话了?我是说,你能从该公司的简介中完整读出“其中确实不乏大师级的人物,如法兰克福学派核心成员弗洛姆,美国诗人弗洛斯特,德国作家、194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海塞,英国新浪漫主义代表人物斯蒂文森,俄国文豪屠格涅夫。
    ”这样的信息?看仔细了。
    
    
    还有,什么叫“最基本的东西”?Henry Holt是“最古老”或是“最古老之一”是最基本的东西?只要能证明它是美国老牌出版公司,并出版了诸多西方大师之作就够了。
    这才是最基本的东西。
    有了这个最基本的东西,才能建构起我自己的理论表述。
    
    
    而你呢?可怜的Cody,你倒是给点自己的完整表述给大家看看。
    要么,你就把你抄来的英文译出来给大家看看。
    不会像拔雀毛说的那样,除了GOOGLE,你啥都不懂?
    我也再问一遍,你能从该公司的简介中完整读出“其中确实不乏大师级的人物,如法兰克福学派核心成员弗洛姆,美国诗人弗洛斯特,德国作家、194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海塞,英国新浪漫主义代表人物斯蒂文森,俄国文豪屠格涅夫。
    ”这样的信息?顺序相同又如何?难道顺序提到奥巴马、布什的名字就叫抄?如此说来,抄又如何?
    
    
     It will be all in vain, with pain to boot,
        you know.
    
    哈哈,哪里抄来的,你给翻译一下?
    
    
    
    
    
    还It will be all in vain, with pain to boot,you know.呢?网上出来的吧
        
    
    怎么,还没翻译出来啊?
    
    我等你,给你读秒,1,2,3,
    我再问一遍,你能从该公司的简介中完整读出“其中确实不乏大师级的人物,如法兰克福学派核心成员弗洛姆,美国诗人弗洛斯特,德国作家、194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海塞,英国新浪漫主义代表人物斯蒂文森,俄国文豪屠格涅夫。
    ”这样的信息?顺序相同又如何?难道顺序提到奥巴马、布什的名字就叫抄?如此说来,抄又如何?
        
    我在重申一遍,It will be all in vain, with pain to boot,
    you know.该如何翻译?
    
    继续读秒,1,2,3
    
    还有这个,
    
    To you,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plagiarism. Anything can
    be explained away as pure coincidence, and a divine one at
    that.
        
    Picnic, lightning, and a copycat like you turns out to be
    a smart aleck.  
    
    先问第一个问题,divine是什么意思?
    
    
        
    
        
        
    
    放完烟花回来,ls还没答出问题来啊。
    这都多少秒过去了。
    
    
    我想你应该明白,我之所以问你这么多问题,是因为你有那么多问题。
    
    
    你让我去问钱钟书,呵呵,可以,我就代老钱告诉你,你说的是洋泾浜英语,而且语法错得可笑。
    就你这英语水平,还敢给老钱挑毛病?
    
    至于错在哪里,Chinglish在哪里,先不告诉你。
    


本文原文网址:http://bbs.tianya.cn/post-books-115642-1.shtml
此内容由程序自动获取,若对本文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随笔 最新文章
古代小说传神性描写
06号短篇小说:清明
正宗载德(转载)
论笑傲江湖的金庸与金庸的《笑傲江湖》
武林旧话
小风儿吹来饭饭香
个人随笔
木心匡谬
《云庵真净和尚行状》笔记
谈谈香港老电影《三笑》
上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8-06-14 00:42:36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新闻资讯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三丰软件 开发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阅读网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11日历
2018-11-16 11:49:32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