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地图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租车 短信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随笔 -> 关于《阳伞记》_闲闲书话_论坛 -> 正文阅读
 

[随笔]关于《阳伞记》_闲闲书话_论坛[第1页]

作者:草桥关  更新时间:2018-07-15 00:53:07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想谈谈关于阳伞记:)

    关于《阳伞记》,还是做个交代吧。
    
    九八年,我有三个月的社会实践期,我选择了江苏江阴的一家民用造船厂,选择这里,是因为离家近,从江阴坐汽车到无锡,再坐火车回家,也就两三个小时。
    
    我被安排到木工组学做舾装,组里有三位年过六旬的老师傅,都是从湖北一家造船厂请来的,一位是我拜的师傅,汪菊安,一位是杨家普,一位是张清明。
    他们会造船上配备的救生小木船,那小船看着不起眼,但前拱后翘,做起来难度很大。
    三位师傅的老家都是湖北黄陂,且是相邻的村庄,大地名像是叫六指(音)。
    黄陂地少人多,土地贫瘠,许多人离开家乡以手艺谋生,以出手艺人著名。
    三位师傅对我都很好,尤其是我师傅,他一生没收过我这样高学历的徒弟,很是高兴。
    三人中,我师傅忠厚,杨师傅少言,张师傅则语言幽默,至今,我仍记得张师傅说过的两句话,一次,谈起生活之不易,他说:“唉,我一生都在跟钱做眉眼。
    ”(跟,对,对钱做眉眼)又一次,说起另外一个徒弟的懒,他说:“这伙计,蛇钻进屁眼里懒得抽,抽了又懒得丢。
    ”前者雅极,后者俗极,但都传神写照,闻所未闻。
    
    我和师傅们住的地方,是江上的趸船,舱面建筑有两层,我和三位师傅住在上面一层,上面一层只有四个房间,其余大面积的甲板都是空的,有近两百平,散步看江景都好。
    上班的日子,师傅们都是吃食堂,而每逢星期天,则必是自己做饭做菜,且一定有酒,喝酒用的杯子,是容量约二两半、装过药片或雪梨膏的那种浅酱色的空药瓶。
    在他们的观念中,徒弟吃师傅的,天经地义,所以每次吃喝一定会有我。
    师傅们的厨艺都极佳,尤其是料理江上小渔船打上来的活鱼,或烧或煮,鲜美至极。
    在喝酒的过程中,每当我喝完一瓶酒,我师傅都会提起酒壶以极斯文的用词问我:“是不是再用一点?” 一个用字,极具古风。
    其实,我师傅只读过两年私塾。
    后来我在一个工资单上看到过三位师傅的签名,都写得歪歪扭扭。
    
    用完酒饭,我常漫步在趸船顶层的甲板上,看江色如黛,星月流波,清风徐徐,笛声低廻,那感觉忘不了。
    
    一个休息天,我去寻访江阴要塞,傍晚回船,吃饭时,师傅问起,我如实说了,于是自然就说起抗战,说起日本人,这时,一向少言的杨家普师傅对我说,在他们家乡,发生过一件事,我好奇,于是,他给我讲了我在《阳伞记》中所写到的主要内容:祖孙遇寇、枪逼、系腿、撑伞、惊马、拖死。
    杨师傅对我讲的时候,另两位师傅平静的喝着酒,一声也不响。
    杨师傅讲完,我师傅、张师傅才开口说话,你一言我一语,议论这日本人。
    他们说,这日本人平时看着很和气,经常在各村转悠,遇到村民都点头哈腰,还给小孩子糖果,给人印象不坏。
    中间还说到这日本人不怕狗,有次在村子里,一只狗追着他黄呢子大衣的后摆不停叫,他不紧不慢,头都没回。
    说到最后是:狗日的,哪晓得这人会那样呢!从三位师傅议论的语气我明白,他们谈的,是他们都知道的一件往事,那时他们十几岁,都见过这日本人。
    
    而我听到这个故事,当时就被“颠覆”了,我的被“颠覆”,不是为祖孙遇寇、不是为枪逼,也不是为惊马、拖死,而是二奶奶在孙女即将被强暴时,居然一边哭着一边撑开阳伞想上前去为那日本鬼与自己可怜的孙女遮太阳!我能理解二奶奶这一行为背后深深的传统观念:青天白日之下,神明不可亵渎,但我对二奶奶这一行为又不能接受,那地上躺着的、即将被强暴的,是你十五岁的孙女呀,你怎么在这时候还忘不了神明?你拼命也要去救呀!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堵。
    
    杨家普师傅在讲到撑伞这一节时,原话是:“二奶奶看是在日头(太阳)底下,一边哭,一边撑开阳伞想上去遮。
    ”他就只说了这么一句,他的语气是平缓的,对二奶奶的这一举动,象说一件普通事一样说过去,没作任何解释,没作任何评论,二奶奶这一举动,在他看来,好像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他们讲到后来我问我师父:日本人没有追查?师父也只说了一句:“那哪个去说呢!” 不说,在师傅看来,也同样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但是,二奶奶撑伞这一举动,却从此堵在我心里。
    我也为二奶奶想过,你让二奶奶怎么办?除了死,除了祖孙都死,她没有办法。
    可是,传统到底是种什么力量呢?在悲惨的那一刻,她居然仍不忘神灵不可亵渎,传统的某种观念已经成了她的本能、成了她的下意识?
    好多年后我想明白了,我的堵,是二奶奶这一悲哀无奈及近乎类本能的举动,加深了我对那一段民族历史的伤痛感,每当想起这事,便难以释怀。
    
    写到这里,我想已将《阳伞记》的本事交代清楚了,其中遇寇、枪逼、系腿、撑伞、惊马、拖死都不是我的“创造”,而是三位师傅讲述的口述历史。
    
    由于专业的原因,我习惯于真实而不会“写小说”,因此,师傅们的这段口述历史,成了我心里唯一可用的写作素材,二十年了,它一直在我心里。
    这次利用征文的机会我试着将它写出来,但觉得写得不成功。
    
    由于主要讲述者是杨家普师傅,加上我只会写写随笔,习惯于用第一人称,在《阳伞记》中,“我”用上了家普这一名字。
    在叙述中我想努力传达的,是我内心的那种堵,但当我变成“我”——家普,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我发现自己完全无能为力,完全无法借家普将我的堵的感受传达出去,甚至完全没有机会。
    或者说,加进哪怕一点关于堵的叙述都会加不进去,因为家普只是个孩子,整个过程都在高度紧张之中,他顾不上堵。
    没办法,我只能基本还原杨师傅的讲述:“她爬起来拾起落在地上的阳伞,往前走了两步,撑开,想上去遮。
    ”从书友的跟帖看,好像只有一位书友提起二奶奶撑伞这一小段,也就是说,我的堵,并没能很好传达出去。
    这让我很沮丧。
    刚好前些天看到一位书友谈以第一人称写作的局限性,可能我遇到的就是这样的问题吧。
    
    三位师傅都已不在了,我师父的儿子叫狗狗,那是我师傅的命,师傅提起狗狗时的发音是“狗够”。
    张清明师傅两儿一女,儿子一个叫根,一个叫庆,女儿叫冬梅;杨家普师傅是一儿一女,叫什么我记不清了。
    
    三个月后我离开时,师父送了我一把钉锤,还在。
    
    @葡萄牙月桂 2018-07-11 21:32:33
    啊哈,不受欢迎的人居然抢了个板凳子!
    -----------------------------
    知道自己不受欢迎?那我就拉黑你吧。
    
    @葡萄牙月桂 2018-07-11 22:06:56
    那是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吧,我印象中,你开始写的很安然有些世外桃源的感觉吧,突然地一下子出现了日本兵,还马没地方系了?我就是笑了!出于不知天高地厚吧,我记得第一次在你的帖子,回复是在征文没公布结果以前,我插在一位熟悉的朋友的层里回复了一句抗日神剧吧?(好像是?忘了?)然后过了若干日子,又在一位朋友留言下回复了什么?我忘了?好像是抄袭吗?接着,就是草老师来拍打我。
    
    -----------------------------
    先认真回你两句吧。
    你对许多知识太无知。
    
    1,日本侵华,就国家总局势而言,确实是兵荒马乱,但不是每一寸土地都这样,还有许多日本人势力所不及的地方。
    
    2,即使在敌占区,日本人主要依靠伪军及乡绅控制地方,一个乡,常常只有一两个日本人,他们的主要任务除了监督,就是搞所谓的“亲睦”,即借助软的一手来安定他们所谓的“后方”,阳伞记的发生地,就是这样的环境。
    不多说,你自己去看资料吧。
    
    @葡萄牙月桂 2018-07-11 22:06:56

    -----------------------------
    还是多说两句。
    下面这句话是你说的:
    “还马没地方系了?我就是笑了!”
    你这就更愚蠢了。
    
    1,我在阳伞记中说:我们这儿是岗地,没有一棵树。
    你要那日本人将马往哪儿系?
    2,淫心大发进而强奸,在陌生人之间,多是一种即时行为,性冲动常常压制理性。
    一个花贼将女的强按在地上,然后回头到处找地方系马,你不觉得可笑吗?
    @葡萄牙月桂 2018-07-11 22:06:56

    -----------------------------
    至于你将腿系缰绳而被惊马拖死说成是抄袭,更是脑子里一盆面酱。
    
    记住:
    在现代化交通工具出现之前,在马、马车、船作为主要交通工具的时代,人和马的故事,几乎天天发生,就像今天人和汽车的故事天天发生一样,只是后者的发生频率更高一些罢了。
    人和马的故事不是只发生在中国,而是发生在全世界所有以马为交通工具的地区。
    古希腊神话中纯洁正直的的年轻英雄希波吕托斯,就是因为他的马被一头凶猛的公牛所惊吓而跳起来,将希波吕托斯摔下车来,希波吕托斯因缰绳缠身而被活活拖死。
    这类似的故事数不胜数,说都说不完,这种生活中经常发生的事,你记一桩,我记一桩,你说谁抄袭谁?昨天汽车追尾,今天汽车追尾,你记一桩,我记一桩,你以汽车追尾讲一段故事,我以汽车追尾讲一段故事,你说,谁抄袭谁?
    怎么这么笨!
    @葡萄牙月桂:
    更正一下:1、草老师那个抗日神剧里的日,是动词。
    不是报纸批的那个名词(?ò ? ó?)
    ————————————————————————
    这哪象一个女孩子说的话!
    我师傅都会提起酒壶以极斯文的用词问我:“是不是再用一点?” 一个用字,极具古风
    ---------------
    @关粉儿 2018-07-11 21:52:11
    这种问法,哪儿好意思不喝:)
    -----------------------------
    是呀,我每次都喝一瓶半,四两左右:)
    第二瓶,师傅从没给我加满过,真的只是再用“一点”:)
    @葡萄牙月桂 2018-07-11 22:06:56
    我说过我师父这个人高风亮节,就是爱把话直说,

    -----------------------------
    你也来点高风亮节行吗?不要肉麻的护短。
    你师傅不是坏人,但却是个有毛病的人。
    枫叶有一句话生动而形象的表述了你师傅在书话的存在:这货堵在书话门口骂了十年!
    到底多少年我没去考究,但你想想,如果书话是现实中的真实的小区,你师傅骂得让四邻不得安宁,该会有多少人报警、你师傅又会被110带走多少回?
    如果你真的爱护你师傅,你应当劝劝他,而不是用高风亮节这样不着调的话语去吹捧他。
    
    @江南有紫衣 2018-07-12 09:07:38
    呵呵。
    草桥兄看球回帖。
    刚好我也看了球,没有看贴。
    
    读草桥文字,如晤故人。
    忍不住要回几句。
    
    小时候在东北生活,爷爷是上世纪二十年代出生在长春。
    他和我说,我经历了三个国家,这个国家最太平。
    读小学的我奇怪,怎么会有三个国家?他说,还有一个满洲国。
    
    他见过日本人。
    他说日本人不凶,到乡下来,也搞卫生运动。
    就是戴个白手套,到百姓家的上门槛里摸一把,看看手套黑不黑。
    如果黑的,就要处罚。
    
    于......
    -----------------------------
    是的,历史是立体的、多侧面的,既有主题,也有细部,如暴雨中的荷塘,千鼓其擂,雨花四溅,极为震撼,但仔细看荷叶下那一小片水面,却是相对平静的。
    真实的、最能贴近历史的感受,哪是靠几本教科书就能获得的!
    问好紫衣!
    @地下丝绒 2018-07-12 09:30:52
    这篇极好,文中几位老人的气息扑面而来,那声狗够尤其传神
    天涯有很多八卦帖子,扒婆媳关系啊,扒闺蜜小三之类的
    很多人看到有小说嫌疑,就果断弃坑
    从某种意义讲,虚构的力量,在真实面前,总是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
    丝绒兄真是敏感,我特地提到师傅关于狗够的发音,是我深深地体会到师傅对儿子的爱怜,印象深刻。
    
    问好丝绒!
    @旧时燕2010 2018-07-12 09:59:16
    这三位师傅的故事和《阳伞记》一样出彩,好看。
    
    -----------------------------
    谢旧时燕夸奖,我的一段难忘的经历而已:)
    @葡萄牙月桂 2018-07-11 21:32:33
    啊哈,不受欢迎的人居然抢了个板凳子!
    -----------------------------
    @草桥关 2018-07-11 22:58:19
    知道自己不受欢迎?那我就拉黑你吧。
    
    -----------------------------
    @云石胶 2018-07-12 10:18:44
    草桥兄好!你如果真把葡萄牙月桂拉黑了,那就不要再回复她了。
    我看你后面回复了不少,她既无法在你这儿发言,只有你说她的份儿,感觉好像你怕了她似的!哈哈:)
    -----------------------------
    没事,让她多想想再说话:)
    谢谢臭椿仔细读帖和提看法!:)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原文:http://bbs.tianya.cn/post-books-605722-1.shtml
  随笔 最新文章
淘书小记
从卧室厅堂到最终消退——也谈春凳
闲谈第三十七期:学诗十议
(连载)诗灵感怀——14岁写完人生第一首诗
李书磊:没有没有传统的人生是危险的(转载
科学红学奉脂处决的空头红学家250人
或几则
我所读过的最好的十首诗(1)(转载)
读书随想【不断添加中】
[旧书交流]“2002年换书处”改版启事暨“一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8-07-13 00:38:39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美食菜谱 新闻资讯 电影视频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租车
生肖星座 三丰软件 视频 开发 短信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搜图网 美图 阅读网 多播 租车 短信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7日历
2018-7-21 2:36:15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