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历史 -> 正说三国中的五子与五虎 -> 正文阅读

[转载][历史]正说三国中的五子与五虎[第1页]

作者:风啸三国  更新时间:2017-09-06 23:52:24
    在《三国志》中,五子(张辽、乐进、于禁、张合、徐晃)合传八千余字,五虎(关羽、张飞、马超、黄忠、赵云)合传不足八千字,既然这样的话,那还是从袁绍开始说起吧,因为袁绍一人之传就有一万三千余字。
    


    我们知道袁绍在击败公孙瓒后基本统一河北四州,即幽州,并州,冀州,青州。
    而后袁绍出了一个在沮授看来是灭顶之灾的馊主意——“孤欲令诸儿各据一州也”。
    就是让各个儿子各领一州,比如袁熙领幽州,袁谭领青州,高干(袁绍的外甥)领并州,袁绍自己带着小儿子袁尚坐守冀州。
    


    沮授后来跟他的对话中,说了一个小寓言故事,说一个兔子跑出来,一群人追着它跑,这其中有一个人打到兔子了后,其他人就都散了,因为分赃没戏了。
    这个寓言是想告诉袁绍赶紧决策出来一个继承人,免得祸起萧墙。
    


    袁绍的回复呢?他说他是想看看哪个儿子的本领更强一些,其潜台词就是哪个更强他就选谁接班。
    那除此之外,袁绍这样的安排还有什么别的玄机么?

    袁绍在官渡之前,没有想到自己会败,更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实际上袁绍发动官渡之战的时候也不过是47岁而已,曹操是45岁,而曹操是晚到217年,即他62岁的时候才确认自己的接班人是曹丕。
    让正当壮年、雄心不已的袁绍现在就明确接班人,是不是有点催他早死的意思?


    那袁绍这么安排的真正考量是什么呢?


    是权力!


    袁绍当时已经做成最大的诸侯了,天下十三州,袁绍一人独占四州,这么大片地方,他需要找人来帮他管理,也就是每个地方需要一方之统帅,作为一个家族企业起家的袁绍,他最优先考虑的人选自然是自己的亲人,比如说儿子。
    


    这别说在古代了,就放在今天也是屡见不鲜,一个家族企业成长起来以后,往往执掌各个机要部门的都是自己的家族成员,直到最后做强到一个庞大帝国,必须找职业经理人来打理了,才会交权,饶是如此,这些家族成员依旧是董事享受分红。
    别说在中国,即使在外国,传媒大亨默多克就深谙此道,他的几个子女基本都在他的公司里担任要职。
    


    这是一切家族企业的信任危机。
    我们从袁绍后来的失败来看,这恐怕是一步臭棋,因为这直接导致了袁谭、袁尚互相攻伐,曹操坐收渔翁之利的后果。
    但用结果揣度初衷,无异于屁股决定脑袋,是不合适的。
    


    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来看,袁绍无疑做出了比较正确的决定。
    


    其实不止是袁绍,每一个大佬当他把饼越做越大,事业越铺越广的时候,对于权力的管理、统治,都会出现极强的危机感。
    


    比如说他更是如此。
    


    谁?
    孙权。
    


    孙权的道路走得比袁绍还要困难,因为他的天下不是自己打出来的,是他哥哥孙策送给他的,如果不是天灾人祸,估计这大馅饼也砸不到他的头上。
    


    先来看看孙策的权力架构,当时孙策的儿子太小,他的几个弟弟也比较小,只有孙权当了个县长,孙翊举了个孝廉,都没有正式进入他的权力核心圈。
    当孙策的版图铺开之后,成为了一个横跨长江的势力,可分为两个区域,一块是长江以东的秣陵(即后来的建业)、吴、会稽,一块是长江以西的豫章等地。
    他自己主要管辖江东的业务,豫章那边的权力呢?交给了他的连襟,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周瑜。
    


    所以在孙策的权力结构中,依然是重用自己的亲戚,实行家族式管理。
    


    但到了孙权身上,一切都有点不太一样了。
    


    如前文所说,孙权的权力来自于孙策的突然离世,正因为如此,他权力的基础极其不稳。
    他一辈子都在为将权力收回自己的手中而作斗争。
    


    看官们要说了,那孙权咋不继续用他的亲戚呢?


    还是同样的原因,孙权的权力基础太薄了。
    


    孙策临死的时候,连最亲近的大臣张昭都认为,孙策会将兵权传给跟他性格相似的三弟孙翊,而不是孙权。
    但孙策的遗命却让所有人大跌眼镜——馅饼砸到的是孙权。
    


    既然张昭都如此认为,朝野之中如此想的人应不在少数,一个被大家看做合法、至少是合适的接班人的弟弟孙翊,如果你是正式接班人孙权的话,你还敢用他吗?


    实际上,不止是孙翊会对孙权造成威胁,孙权的堂哥孙辅也不买孙权的帐,在孙权外出的时候,偷偷地联系曹操想搞叛变,最后被孙权即时发现,把孙辅幽禁起来直到郁郁而终。
    


    但孙权并非没有尝试过用宗室铺开自己的权力网。
    


    哪个宗室呢?
    比如说孙瑜,他一开始被孙权派去跟周瑜一起讨麻、保二屯,当时还是在周瑜督下。
    


    在赤壁之后,周瑜拿出了他的二分天下之计,此时的周瑜意识到了孙权对于权力的渴望与担忧。
    因此,在阐述自己二分天下战略的时候,多次提到要孙瑜和自己一起进兵巴蜀,并且,一旦得手,让孙瑜经营巴蜀业务,自己回到南郡,在襄阳抗敌。
    这个共同入蜀,再拱手送人的戏码,就是周瑜对孙权表忠心,从另一个侧面也反映了孙权想要的权力分布。
    


    后面的历史我们知道了,周瑜骤然去世,二分天下戛然而止。
    


    但孙权并没有死心,他依然让孙瑜继续这个计划,但由于刘备表现出一副毫不合作的态度,孙权只好作罢,而孙瑜也在不久后的215年去世。
    


    孙权的第二次尝试是用孙瑜的弟弟孙皎。
    那是在偷袭荆州的时候,孙权想让孙皎和吕蒙一起做左右都督,建功立业,最后被吕蒙给顶了回去——他行他上啊,我回去睡大觉算了。
    


    孙权不得已,只得作罢。
    


    由此来看,用亲戚、宗室铺开权力之路对孙权来说是难上加难。
    但有勾践奇英的孙权自有他的办法。
    


    什么办法呢?——


    纳鲁肃于凡品,拔吕蒙于行阵。
    


    简单来说,培养自己的嫡系力量,让他们成长起来为自己所用。
    孙权也确实做到了,这两个原本不太被别人看得起的人,比如张昭就瞧不起鲁肃,不仅被孙权提拔起来了,还做了两任上游统帅,奠定了江东的地缘格局,功不可没。
    


    孙权想利用宗室的力量铺开自己的权力网没有得逞,但另一位却做到了,谁呢?
    曹操。
    


    从前面袁绍、孙策、孙权的例子可以看出来,在家族企业成长的时候,任何大老板对于权力的分布是很严谨的,利用自己家族人员担任要职是首选,退而求其次才是任用自己培养的亲信。
    


    曹操作为另一个靠家族企业发家致富的大老板,自然也不能免俗。
    


    有的看官说,五子是统帅,五虎不过是斗将,措辞之中不屑之情溢于言表。
    


    好不容易勾回来了,贫道还是先抛出观点吧,在曹操的权力结构中,五子没有当过真正的帅,如果有,只有张合一人在极短的时间里担任了帅。
    五子良将,五子良将,他们确实都是良将,但都没有到达帅的级别,说得难听点,是高级打工仔。
    


    有人要说了,五虎难道不是高级打工仔吗?是,但不全是,至少有一人后来不是,即关羽,从将帅一说来看,前面的斗将一说是站不住脚的。
    


    可能很多魏粉、五子粉听着不爽,但——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
    


    说他们是高级打工仔,这并不是抹杀五子的能力,这是曹操、刘备集团两个不同的权力结构决定了的。
    


    曹操家族成员众多,曹氏、夏侯氏都是宗亲,又都很能干,自然是曹操铺设权力网的首选。
    而刘备的诸多记载中都是独苗,没有什么亲戚可以借助,只能依靠关、张作为左膀右臂。
    


    曹操拿下汉中之后,在南方形成了三个军区,即西边的汉中军区,南边的襄阳军区,东边的寿春军区,其实更准确来说,是居巢军区。
    


    西部的司令员是夏侯渊,南部的司令员是曹仁,东部的司令员是夏侯惇。
    


    这个人事在曹魏第二代领导人曹丕上台之后做了调整,因为老的老(曹仁),死的死(双夏侯,张合短暂的元帅生涯就是在夏侯渊死到曹操入汉中这个阶段),但权力网的结构是不变的。
    


    曹丕前期的结构是——


    西部司令员曹真,南部司令员夏侯尚,东部司令员曹休。
    


    前面铺了那么一通的袁绍、孙权,并非是闲言碎语毫不相干地胡扯,而是要作为药引子引出曹家的故事,因为每一个政体虽然各有不同,但又不可避免的相似。
    不弄清楚这个权力结构,谈什么都是白谈的,战争是政治的延续,为帅为将者亦是如此。
    
    五子之间有先后顺序么?


    五虎中可能更明显一些,因为刘备称王之后,封了前后左右四大将军,而赵云不在其列,所以排最后,其余四人按官职和亲疏度就是那么一个排列。
    但前后左右四将军的顺序存在争议,每个阶段都似有不同,这里不详细讨论,只说赵云垫底是没有争议的。
    


    那五子呢?有什么顺序吗?


    类比于五虎来看,在陈寿的安排中,是张合、徐晃两位垫底。
    从另一个侧面来看,于禁同学有过不忠于国家,不忠于曹魏事业,叛敌投降这样重大的罪过,饶是如此,依旧能在五子合传中排进前三,力压张合、徐晃,看来是有顺序的。
    


    按于禁传的说法,曹操在建安十一年给献帝上了一个表,不是Excel,而主要是为了表彰于禁、乐进、张辽三位将军的功劳。
    在此看来,还是此三位在前,张、徐二位不见其名。
    


    看官们要说了,这是因为张合、徐晃的成名作都在建安十一年以后啊,比如说张合破马谡、徐晃破关羽。
    没错,但张辽的成名作逍遥津也是在建安二十年才发生的。
    


    再看看加入的时间,张合最晚,迟至建安五年的官渡大战,但徐晃加入得比较早了,刚刚有建安这个年号不久,徐晃就跟着曹操了,张辽算是第二晚了,至吕布败亡之后才跟随曹操,所以这个排名和跟随曹操年限与成名作时间并无太大关系。
    主要还是看建安十一年之前的贡献,估计陈寿也是根据曹操这个表,把张、徐二位排在了后面,即使后来两人都熬成了三朝老臣,名位显赫,还是不中用,只能垫底了。
    


    当然,上面说的不过是些花边八卦而已,还是来说说张辽和他的成名作合肥之战吧。
    
    谈到张辽,各位看官大概都会有一个疑问,张辽这么猛的人,怎么在吕布手下就籍籍无名呢?


    我们先来看看张辽是否是籍籍无名。
    


    在《三国志通俗演义》构思中,吕布手下有八健将之说,根据百度百科,他们分别是——


    张辽、臧霸、郝萌、曹性、成廉,魏续、宋宪、侯成


    翻遍了吕布张邈的合传,我们找到了其中的七位,就是独独没有张辽,不止是这七位,我们还发现另一位高顺,更是被大书特书。
    


    不对不对,怎么可能没有张辽,肯定是楼主打开的方式不对。
    


    说不定在曹操传里面呢,但是曹操传中第一次提及张辽的时候,他已经是和关羽一起先登破颜良了。
    


    除了张辽传中记载的他跟随吕布当骑都尉,领鲁相外,关于张辽在吕布军的记录,只有刘备传的一小旮旯里有记载。
    


    这点记录说的是张辽和高顺一起去攻打小沛的刘备,最后刘备被打败了,夏侯惇被曹操派去帮忙刘备,还是被打败了。
    夏侯惇救刘备,高顺大败他俩,这事儿在曹操、夏侯惇、吕布本传中都有记载,都写的是败给了高顺,压根没提张辽的名字。
    


    刘备传中的这段也不是本传中的记载,是裴松之注里面添加上去的,要不是裴,这点旮旯的记载都没有了。
    

    那么问题来了,张辽为什么在吕布手下不受到重用呢?


    (备注:我知道曹操传应该就武帝纪,刘备传叫先主传,但不如说明人物直截了当,以后不再赘述)
    这就要从张辽同学的履历中下功夫了——


    张辽字文远,雁门马邑人也。
    本聂壹之后,以避怨变姓。
    少为郡吏。
    汉末,并州刺史丁原以辽武力过人,召为从事,使将兵诣京都。
    何进遣诣河北募兵,得千馀人。
    还,进败,以兵属董卓。
    卓败,以兵属吕布,迁骑都尉。
    布为李傕所败,从布东奔徐州,领鲁相,时年二十八。
    


    这段履历我们先看几个问题。
    


    一是,张辽早年间就武力过人,被丁原一眼相中,跟着丁原混饭吃,最后一直混到了京城里,说夸张点,丁原对张辽有知遇之恩,否则张辽可能一辈子在郡吏的位子上碌碌无为。
    


    二是,丁原出事的时候,张辽并不在丁原身边。
    张辽对于丁原事件既不是参与者,他对于此事的政治倾向也不明显。
    


    三是,张辽去河北募兵得了千余人,更重要的是,这群兵在一定程度上可看作张辽的私兵,即是他的部曲了。
    所以,张辽每每是“以兵属某某”,一直到最后投降曹操都是“辽将其众降”,他手上的这个兵、众即是他的私兵。
    


    我们对比着来看,三国志裴注中记载着这么一段——


    以魏续有外内之亲,悉夺顺所将兵以与续。
    及当攻战,故令顺将续所领兵,顺亦终无恨意。
    


    简单来说,就是吕布褫夺了高顺的兵权给了魏续,只是在战斗的时候给高顺带领罢了。
    这说明了高顺的兵即是吕布的兵,所以吕布对其有直接操纵权。
    


    而张辽手上的这支私兵很可能只听命于张辽一人。
    


    一个丁原对其有知遇之恩的张辽,一个对杀丁原事件既不参与也不表态的张辽,一个有自己私兵的张辽,如果你是张辽的顶头上司,是忘恩负义杀了丁原的吕布,你会重用张辽吗?


    从杀董卓至白门楼,张辽一直被吕布隐藏了起来,不能用,也不敢用,一直到了曹操手里,才开始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张辽有很多的经典故事,比如在天柱山讲出了类似于狭路相逢勇者胜的至理名言,但最让张辽出名的一共是三场战役。
    


    一是官渡之战,张辽和关羽一起作为先登,对阵颜良。
    不过人头被关羽捡了,真正是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当然实际没有百万,是万军之中,但这足以让关羽一战成名,为曹操军打了个开门红,张辽只能默默地跑龙套了。
    


    二是和乌桓作战,一鼓作气,斩杀乌桓单于蹋顿,为曹操彻底平定北方奠定基础。
    不过可惜的是,这一战除了叫破乌桓,又叫定辽东。
    咦,定辽东,这三个字好熟悉哦,没错,这个故事的另一个版本叫做“郭嘉遗计定辽东”。
    真可惜,这一次人头倒是被张辽捡了,但是专利权却给了郭嘉,张辽同学只能继续跑龙套。
    


    三是合肥之战。
    这一战就真真正正地成了张辽的成名之战了。
    民间素有张辽八百破孙权十万的说法,而孙十万这个名字也永远地被钉上了耻辱架上了。
    


    现在就让我们重点来看一下合肥之战。
    看一看张辽是如何八百破十万的。
    
    首先要说的是,合肥之战分作三个阶段——奇袭,围城,掩杀。
    


    八百破十万准确来说,是在第一阶段,奇袭。
    


    十万的来由是来自“俄而权率十万衆围合肥”,里面提到了十万人。
    而八百人的记载是来自——于是辽夜募敢从之士,得八百人,椎牛飨将士,明日大战。
    平旦,辽被甲持戟,先登陷阵。
    


    这八百个人一出击就杀得孙权措手不及,一下子就斩杀了数十人和两个将领,孙权还没睡醒,懵懵懂懂地被逼上了山坡,等他醒来揉一揉惺忪的睡眼,发现张辽没多少人嘛,然后派兵把张辽这几百人团团围住,张辽最后成功突围出来,众人莫敢挡也。
    东吴一时间士气全无,直到修葺好了守备,才稍稍安心。
    


    第二个阶段是围城,孙权围了十余日都没有打下来,就决定撤退了。
    


    第三个阶段是掩杀。
    张辽看孙权在撤退,于是率诸军掩杀,几乎要抓到孙权了,此战中陈武战死,甘宁、凌统死战,徐盛、潘璋负伤,贺齐救驾,总之东吴一干人等忙得不亦乐乎。
    


    现在问题来了,三个阶段我们逐一分析,先从第二阶段看,这个比较简单,就是说孙权围城,打不下来,就撤军了。
    真的只是打不下来这么简单吗?《甘宁传》中记载的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是“会疫疾”,也就是说孙权军赶巧不巧地就遇上了瘟疫疾病,不得已只能退军。
    


    再来说说掩杀吧,此时的张辽已不止是八百人出战,而是“率诸军”,在孙权军得了疫疾撤退的情况下出击,很可能是全军出击,也就是说很可能是曹操留下来的那七千人一起掩杀的。
    而孙权方呢,实际已经是大部在前先行退去,而且退得已经很远了,按照《凌统传》的记载是“时权彻军,前部已发”,“权使追还前兵,兵去已远,势不相及”,追都追不回来。
    按照《甘宁传》的说法,是“军旅皆已引出”,就是前文说到的大部军队已经撤离了,剩下来多少呢?——


    “唯车下虎士千馀人,并吕蒙、蒋钦、凌统及宁,从权逍遥津北”,而凌统所率领的兵马也记载只有“亲近三百人”,所以从兵力上来看,张辽在掩杀的时候是绝对占优的,即使加上逍遥津南前来接应的贺齐那三千人,张辽所部也基本是以二打一。
    这个掩杀大胜,基本是情理之中。
    只是要感叹的是,想想诸葛亮几次撤退的时候都能让掩杀而来部队铩羽而归,还斩杀王双、张合两员大将,孙权的撤退技能实在令人堪忧。
    当然这是后话。
    


    现在我们至少弄清楚了两件事,围攻合肥不下,主要诱因可能是孙权军中闹病了,只能匆匆撤军。
    遭遇张辽掩杀,实际是一场张辽以多虐少的战斗,当然,不可否认张辽具有极其准确的战场嗅觉和眼光,选择了准确的出击时间,把握了机会。
    


    看官们要说了,那第一阶段的奇袭才是八百大败十万的重点啊!!!难道这也是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原因么?你这也太低估我们辽神了吧?


    那么,八百对十万究竟又是怎么一场战斗呢?
    我们先把张辽放一放,看一看曹魏的其他战斗记录,那都是厉害的惊人。
    首先是曹操的发迹之战——


    黑山贼于毒、白绕、眭固等。
    十馀万衆略魏郡、东郡,王肱不能御,太祖引兵入东郡,击白绕于濮阳,破之。
    


    看到没有,曹操一出手就破了十余万众,而此时曹操没多少人,因为兵源不足去扬州募兵,回来途中还遭反水,收拢过来的不过千余人。
    这一战让曹操正式有了地方编制,领东郡太守。
    


    而我们知道,官渡之战时,记载的是——


    衆数十万,以审配、逢纪统军事,田丰、荀谌、许攸为谋主,颜良、文丑为将率,简精卒十万,骑万匹,将攻许。
    


    袁绍的家底可不止十万了,是数十万,精兵是十万,最后官渡的结果呢,是“绍衆大溃,绍与谭单骑退渡河”,可怜到十万人全部报销,仅仅只有袁绍和袁谭两人渡过黄河逃命。
    


    再来看看另外两场合肥之战,先说满宠——


    明年,权自将号十万,至合肥新城。
    宠驰往赴,募壮士数十人,折松为炬,灌以麻油,从上风放火,烧贼攻具,射杀权弟子孙泰。
    贼于是引退。
    


    我们看得出来,孙权每次都是豪赌,出手必是十万,满宠比张辽更牛,张辽用了八百人,满宠觉得这个世界纪录必须要打破,仅仅是壮士数十人,就用火攻击退了孙权,还学张辽一样捡了个人头,牛不牛?


    再看看诸葛恪主导的合肥之战——


    于是违衆出军,大发州郡二十万衆,百姓骚动,始失人心。
    


    诸葛恪一看孙权常年十万出征,颗粒无收,一定是人少了,十万太少,翻倍一下,要不不足以展示大诸葛家族的风范。
    但最后被多少人打败了呢?——


    特与将军乐方等三军衆合有三千人,吏兵疾病及战死者过半(这段来自裴注)


    特就是指张特,他的新城守军只有三千人,还有一半或病或死。
    饶是这样,还是硬生生地挡住了诸葛恪的二十万虎狼之师。
    
    我们可以看到,在《三国志》正文中多次都是十万、二十万众的记载,曹魏每次都是以寡敌众、以弱胜强,真正是牛气冲天。
    那么问题来了,曹操濮阳险些丧命之时兵力对比几何?曹操兵退汉中的时候又是多少兵马?这前两场可能还是兵马相当,那赤壁呢?曹操到底是多少大军被孙刘联军击退?语焉不详。
    以至于现在还有不少人在论证曹操不过是几千人跟周瑜打了场遭遇战,而后正好赶上瘟疫,然后烧船回老家。
    


    因此,《三国志》出于政治需要,是必须在许多时候对曹魏进行美化的,所以只要是曹魏赢,动不动敌人就是十万,而面对赤壁惨败,数字就不清楚了,可以这么来说,以上几次十万、二十万的记录里面,最接近真实情况的应该是袁绍那次,因为袁绍当时并四州之地,确实家底雄厚。
    


    看官们要说了,那你咋证明孙权的历次合肥之战十万之说不可信呢?


    我们来看另外一组旁证。
    


    三大战役,除了上面提到的官渡之战以外,另外两场是赤壁之战、夷陵之战。
    后两场战争都有一个共同特点,是东吴的卫国战争。
    敌人都是来势汹汹,志在吞吴。
    面对这样两场卫国战争,我们看看东吴投入了多少兵力。
    


    赤壁之战,周瑜是“请精兵三万”,实际上,孙权是以“瑜、普为左右督,各领万人”,就是左右都督周瑜、程普一人一万。
    我们就算是周瑜请得了三万吧,那东吴的投入也就是三万了。
    


    夷陵之战呢?——


    刘备率大衆来向西界,权命逊为大都督、假节,督朱然、潘璋、宋谦、韩当、徐盛、鲜于丹、孙桓等五万人拒之。
    


    《陆逊传》记的比较清楚,五万人。
    


    面对两场卫国战争,东吴把家底全亮出来,也不过是三、五万人。
    作为一个主公也好,将帅也罢,到底是会在进攻时把宝全部押上,还是会在卫国存亡之地孤注一掷呢?显然后者更可能亮出全部的实力。
    苏联的卫国战争几乎是全民皆兵,还借外债,把西伯利亚的大量守军也调往了西部前线,赌上了国运。
    


    由此可见,孙权面对存亡之地,都拿不出来十万的血本,怎么进攻合肥就变得财大气粗了呢?这不是不科学么?


    这只能说十万是《三国志》对于东吴的美好祝愿了,也是为了对曹魏献溢美之词。
    就像《江表传》是东吴用来美化自己一样。
    


    我们来看看《江表传》中,孙权口中那个“孟德有张辽,孤有兴霸,足相敌也”的甘宁也多牛!
    在《江表传》中,曹操兵马的数量可不少,“曹公出濡须,号步骑四十万”,四十万大军就浩浩荡荡地开过来了。
    


    那甘宁呢?


    宁乃选手下健儿百馀人,径诣曹公营下,使拔鹿角,逾垒入营,斩得数十级。
    北军惊骇鼓噪,举火如星,宁已还入营。
    


    甘宁就选了百余人,就偷袭了曹操大营,等曹操反应过来,甘宁都捡完人头回去补血了。
    这就是《三国演义》中百骑劫魏营的原型。
    百余人爆四十万,是不是比八百破十万更厉害?


    那既然十万之说不可信,那张辽的八百破十万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事儿还真不止张辽做过,曹仁也做过,虽然可能也有溢美的成分在里面,但没有张辽这次这么夸张,我们来看看。
    这事儿发生在赤壁之后,周瑜乘胜追击,在南郡和曹仁作战。
    


    瑜将数万衆来攻,前锋数千人始至,仁登城望之,乃募得三百人,遣部曲将牛金逆与挑战。
    贼多,金衆少,遂为所围。
    


    周瑜的前锋数千人打来,曹仁只选了三百人,让牛金去搞奇袭,结果不乐观,被围得出不来,曹仁一看不行,决定去救援,而后“被甲上马,将其麾下壮士数十骑出城”,带着几十人就冲出去了,不仅救出了牛金的几百人,还打退了周瑜的前锋,以至于陈矫大呼“将军真天人也!”


    这个虽然也是以少胜多,但比例稍微靠谱一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场战斗给了我们一个样板,可以来窥视一下合肥之战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战讲得很清楚,周瑜是数万来的,但是先锋部队是数千,也就是说曹天人对付的是数千人,而不是数万人。
    


    再回头来看合肥之战,其实张辽把作战形势和作战目的已经讲得相当清楚了——


    是以教指及其未合逆击之,折其盛势,以安衆心,然后可守也。
    


    作战形势是什么?敌人未合。
    什么意思呢?敌人还没有集合起来、没有聚拢起来、没有包围起来,就相当于是前文所说的周瑜前锋一般,此时张辽奇袭的并非是孙权全部兵马,还是未合的一部分人马。
    


    作战目的是什么?以安众心,然后可守。
    奇袭是为了防守,一方面挫敌锐气,一方面安抚自己守军的情绪。
    


    所以说,张辽是以八百对抗孙权一部,当然这并不是说张辽不厉害,也很厉害,从孙权的人能够包围这八百人来看,孙权这一部的兵力至少在几千左右,张辽这一仗是不输曹天人的。
    但要说八百破十万,确也夸大其词了。
    


    不管是不是十万,张辽的这一战,从前期的奇袭夺人之志,到最后的掩杀几复获权,打得一气呵成,奠定了他五子之首的地位,也让张辽止啼成为了一个典故,张辽叔叔不可避免的成为了江东小朋友心中的魔咒。
    


    下面说谁呢?
    有看官要我写关羽,我却迟迟不敢动笔,写关羽太难。
    


    关羽的前半生基本没有什么值得一书的,都是跟着刘备混日子,虽说是和张飞是“分统部曲”,但此时的刘备实力太弱,早年间为贼所破,后来手上的部队也只“有兵千馀人,及幽州乌丸杂胡骑,又略得饥民数千人”,你看看,就这么点家底,掳掠了一些人,还都是些饥民,比起曹操“受降卒三十馀万,男女百馀万口”来看,刘备根本就不是一个等量级的,自然关羽也就没有了一试身手的机会。
    


    关羽真正第一次映入人们视线,就是在前文说张辽时候提到的,斩杀颜良于万军之中。
    《三国志》对于这一段的描述是——


    羽望见良麾盖,策马刺良于万衆之中,斩其首还,绍诸将莫能当者,遂解白马围。
    


    关羽为何成功斩杀颜良,各种论述的原因层出不穷。
    


    有说是关羽马快的,坊间说是赤兔马被曹操赏赐给了关羽,这赤兔马可快啊,跑起来跟兰博基尼一样快,颜良还没缓过来呢,就被杀了。
    


    有说是关羽不按套路出牌,武将一登场,不得先报个姓名啊,颜良正说呢——吾乃河北颜良,汝那红脸绿帽子,乃是……喂,大哥,你咋杀过来了,你……你叫…………啥?——还没说完,就被关羽杀了。
    


    有说颜良看着刘备在袁绍这儿做客呢,以为关羽是来投奔刘备的,所以——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你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手起刀落,血肉横飞。
    


    还有学者根据关羽杀颜良的动作——这个“刺”字,反复研究青龙偃月刀到底是个咋样的造型,到底是刀啊还是矛啊。
    


    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然而,这都不重要,总之关羽上头条了,火了,大火特火了。
    
    但关羽没火多久,又销声匿迹了。
    因为关羽又回到刘备身边了。
    


    关羽再一次登上历史舞台,是在建安十三年,即208年,曹操大举南征,刘琮望风而降,刘备得到消息较晚,最后只能仓皇逃亡。
    


    这一次的登场,正式确定了关羽在刘备军中二号人物的位置。
    


    看官们要说了,关二哥,关二哥,关羽不一直以来都是老二的位置么?


    也未必!据现在考证,关羽比刘备大一岁,这年纪上就称不上二哥,而之所以说是兄弟,是因为刘备对他俩恩若兄弟。
    当然,这个考证本身也没有被完全认可,仅作参考。
    


    更重要的是,关羽并非一直在张飞之上,比如说讲到两人是万人敌的时候,有关羽、张飞这样的排序,也有张飞、关羽这样的排序。
    另外,最开始的时候,是刘备、张飞各领一军,比如说刘备跟袁术对峙的时候,是“留张飞守下邳,引兵与袁术战于淮阴石亭”,之后才发生了张飞杀曹豹、被吕布攻夺徐州的故事。
    自此之后,变成了刘备“遣关羽守下邳”。
    


    这次的登场,才更加确定了关二哥这个二哥的地位,为何?


    因为关羽掌握了水军。
    


    在荆州、扬州这个地界,水军几乎是命脉。
    谁掌握了水军资源,就等同于核心人物了。
    关羽此时就被刘备“别遣乘船数百艘会江陵”。
    连诸葛亮在跟孙权谈判的时候,说到刘备军战力的时候,也提到了关羽,说的是“今战士还者及关羽水军精甲万人”,这都说明关羽掌握的水军是精兵,而且不在少数,有数百艘之多,有一万人之众。
    


    关羽率领如此庞大的水军集团,没有保护刘备撤退,而是跑路了,被刘备派遣去了别的地方,这其中又有何深意呢?
    有看官要说了,当然是去江夏找公子刘琦啦,合兵在一起才能和孙权联盟,共击曹操嘛。
    


    没错,但那是结果,并不是最开始的战略目的。
    


    而这个战略目的,刘备派遣关羽的时候就很明确了,是“别遣羽乘船数百艘会江陵”。
    所以,刘备军最开始的战略目标根本就不是和刘琦合兵一处,也不是求援孙权,而是占据江陵,抗击曹操。
    


    有其他证据么?有!


    在刘备传以及其注中,至少有两次写道有人建议刘备速取江陵,同时也写道“曹公以江陵有军实,恐先主据之”,说明曹刘两位都很明白江陵的重要意义,既有优势的地理位置,又有军资物品。
    


    所以,当刘备过襄阳而不得入的时候,迅速地改变了战略目标,以两路进军、共会江陵,一路是刘备自己,带上张飞、赵云、诸葛亮等人走陆路,一路是关羽率数百艘船走水路。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既然刘备的战略目标是江陵,怎么最后又跑去了夏口,和孙权联合抗曹了呢?
    这是由几个原因造成的。
    


    首先是前文说到的,曹操也怕刘备占据了江陵,所以曹操“将精骑五千急追之,一日一夜行三百馀里,及于当阳之长坂。
    ”而此时的刘备因为拖着数十万的大众,行走缓慢,不多时就被曹操追上了。
    


    这就是著名的长坂坡战役,或者是当阳战役,成就了不少英雄,比如说曹操的精骑,就应该是曹纯所率领的虎豹骑。
    又比如说赵云,在此时保护了后主刘禅。
    最露脸的还是张飞,一句“身是张益德也,可来共决死”就让曹军吓得滚犊子了。
    这么多英雄中,往往有一位英雄被忽略了,他的计谋如果成功,有可能成为第二个被神化的贾诩,这个人叫王威。
    


    王威首先料到了曹操会长途奔袭,并且是轻兵前进——“曹操得将军旣降,刘备已走,必懈弛无备,轻行单进"——事实也是如此,曹操只有五千骑兵追赶刘备。
    王威继而提出了一条奇袭之计——“若给威奇兵数千,徼之于险,操可获也。
    ”——在险处埋伏,以逸待劳,打曹操一个措手不及,这个类似于杀孙坚的计策。
    而后,王威讲出了一番蒯越的言论——“获操即威震四海,坐而虎步,中夏虽广,可传檄而定,非徒收一胜之功,保守今日而已。
    此难遇之机,不可失也。
    ”——抓住了曹操,中原可传檄而定,是不是很像当年蒯越说的,斩首了渠帅,荆襄九郡可传檄而定?


    可惜啊可惜,刘琮不用。
    


    还是回到刘备的问题上来吧。
    


    曹操的追击,致使刘备军大败,这也使刘备认清了一个问题,曹操的战略目标和自己一样,都是要快速占据江陵,如今面临如此大败,如果继续朝着江陵赶路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第二个原因是,关羽也被人缠住了,根据《徐晃传》的记载,徐晃“又与满宠讨关羽于汉津”,联系上下文,可以推测出,徐晃讨关羽这个时间恰恰就是关羽率水军进军江陵的途中。
    这也说明了曹操也是陆路、水路两路进兵,来应对刘备的两路并进。
    


    在战略目标完全一致的情况下,陆军被击溃,水军被拖住,刘备夺取江陵的机会是很渺茫的。
    


    当然,刘备决定放弃江陵,转移到夏口,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又是什么呢?
    因为鲁肃来了。
    


    孙权、刘备联盟的最初倡议者就是鲁肃。
    而鲁肃和刘备的第一次见面,正好就在刘备当阳之败的时候。
    鲁肃此时之来,是何用意呢?


    鲁肃在跟孙权请命的时候就说得比较清楚了,我们来看看——


    夫荆楚与国邻接,水流顺北,外带江汉,内阻山陵,有金城之固,沃野万里,士民殷富,若据而有之,此帝王之资也。
    今表新亡,二子素不辑睦,军中诸将,各有彼此。
    加刘备天下枭雄,与操有隙,寄寓于表,表恶其能而不能用也。
    若备与彼协心,上下齐同,则宜抚安,与结盟好;如有离违,宜别图之,以济大事。
    肃请得奉命吊表二子,并慰劳其军中用事者,及说备使抚表衆,同心一意,共治曹操,备必喜而从命。
    如其克谐,天下可定也。
    今不速往,恐为操所先。
    


    这段比较长,但还好意思比较直白。
    鲁肃基本讲了三个意思——


    其一,荆州是兵家必争之地,帝王之资,主公你不拿就拱手送人了。
    


    其二,我们要联合刘备,共治曹操。
    


    其三,才是最重要的一点,而这一点往往是被人忽略的,即和刘备联盟的前提条件——


    今表新亡,二子素不辑睦,军中诸将,各有彼此,若备与彼协心,上下齐同,则宜抚安,与结盟好;如有离违,宜别图之,以济大事。
    


    鲁肃的意思是什么呢?如果刘备“与彼协心”,这个“彼”指的又是谁呢?


    鲁肃是想说,刘表死了,他的两个熊孩子却不和睦,互相看不上,将领也是各个心有所属。
    “彼”是指的孙权么?显然不是,因为对于鲁肃来说,孙权不能用“彼”来称呼,因此,这个“彼”指的正是刘表的儿子们,或者来说至少是一个儿子。
    如果刘备跟他们协心,上下齐同,那么,就和刘备“结盟好”,如果刘备和刘表的儿子们打起来了,就最好“别图之,以济大事”。
    


    所以,鲁肃并不是无条件和刘备结盟,而是条件开得很清楚,需要刘备至少和一个刘表之子协心才行。
    


    但可惜的是,鲁肃一到荆州,就发现情势急转直下,刘琮不抵抗投降,刘备抱头鼠窜。
    当鲁肃见到刘备的时候,正是刘备当阳之败最落魄的时候。
    


    鲁肃一到,就“宣腾权旨,及陈江东强固,劝备与权并力。
    ”孙权的旨意是什么?其实鲁肃提完建议后,孙权一句话都没说,所以孙权的旨意即是鲁肃的建议——即叫刘备赶快去夏口和刘表的另一个儿子刘琦汇合,这样才能创造上下齐同的局面,也就是与结盟好的先决条件。
    


    当阳大败的刘备一听,自然是大喜,改变了原有的取江陵的作战计划,而是率领残军“斜趋汉津”,和关羽汇合,这才一同奔赴夏口找刘琦求援。
    


    而到了夏口之后,诸葛亮才说——“事急矣,请奉命求救于孙将军。
    ”因此,易中天教授所提出的鲁肃、诸葛亮同时倡议联盟之说是站不住脚的。
    按照时间、地点顺序,应是鲁肃在前,诸葛亮在后,且诸葛亮此时只是把鲁肃“宣腾”的“权旨”照本宣科一次。
    
    看官们要说了,你这不是讲五虎将么?怎么又扯到鲁肃身上去了?


    重点不是为了扯鲁肃,而是为了讲关羽。
    


    从前文可以看出,在沉寂了多年之后,刘备又一次出击、或者说是逃亡,明确了和关羽各领一军的编制。
    


    而在进军途中,刘备前期的战略目标因为被曹操的轻骑追击而中断,又随着鲁肃的到来,不得不改变战略目标,由江陵转向夏口,寻求和刘琦、孙权的合作。
    


    此时的刘备有什么资本呢?本来在路上还有十万人民相随,经过当阳一战,刘备是“弃妻子,与诸葛亮、张飞、赵云等数十骑走”,陆军力量几乎为零。
    


    唯一有战斗力的只有关羽所率领的水军,虽然有满宠、徐晃紧咬关羽于汉津,但和曹操对刘备的战绩相比,徐晃等人应该并没有讨到好,因为刘备不仅是成功“斜趋汉津”,并且和关羽等一起由汉津出发和刘琦汇合,并没有被徐晃等人干扰和阻止。
    


    诸军皆溃散,只有关羽保存着实力,以至于在诸葛亮摆刘备军战力的时候,只能提到“关羽水军精甲万人”。
    


    弄清楚了刘备当时的情况有多狼狈,才能弄清楚关羽对于刘备整个集团的意义有多重大。
    所以动不动就说关羽性格有问题、不适合都督荆州、倒不如换成赵云等等等等的看官们,倒要重新思考一下了。
    
    凭借着和孙权的联盟,刘备、周瑜等并力打败了曹操,取得了赤壁之战的胜利。
    


    接下来的南郡之战,周瑜、刘备主攻南郡,而关羽呢?又是自带一军单独执行任务——


    刘备与周瑜围曹仁于江陵,别遣关羽绝北道。
    


    南郡之战的战术是绝援打点,这个“绝北道”即是为了切断曹操从北面来的援军,保证能够围歼曹仁军和夺取南郡,战术意义比较重大。
    这也就是蜀粉和吴粉在南郡争夺战中剪不断、理还乱的争执焦点,吴粉认为打下南郡基本是吴国的功劳,吴国也确实是耗时颇长、损失惨重,用《孙权传》的记载是“瑜、仁相守岁馀,所杀伤甚衆”,不仅如此,周瑜还受了箭伤,为以后的一命呜呼奠定了伏笔。
    但蜀粉认为,如果没有关羽绝北道,阻击曹操援军,根本就不可能实现东吴的作战计划,哪来的绝援打点,哪来的曹仁委城自走呢?


    看官们要说了,这焦点就在于关羽绝北道的作用了。
    那到底绝了多少曹军呢?现在比较可信的只有一路援军,即李通率领的援军,上面引的那段话,也是出自《李通传》,里面同时记载——


    通率衆击之,下马拔鹿角入围,且战且前,以迎仁军,勇冠诸将。
    


    就是说李通突破了关羽军,成功地把曹仁从南郡解救出来。
    但是其余关羽阻击的部队不明确,很多人用其余各传中的只言片语,来揣测这些人是以援军身份跟关羽作战,当然这也是由于陈寿太懒,没有注明时间,大家只能揣测了。
    


    比如说前文讲的,徐晃、满宠讨关羽于汉津,从徐晃后来和曹仁守南郡、以及关羽和刘备相逢于汉津来看,徐晃和讨关羽于汉津应该在彼时,而不是在此时的南郡之战中。
    


    另外,就是《乐进传》记载的,说乐进——


    击关羽、苏非等,皆走之,南郡诸县山谷蛮夷诣进降。
    


    从行文来看,皆走之是打败了的意思,如果是在绝北道的时候打败了关羽,留屯襄阳的乐进即成功打通了襄阳至南郡的通道,不会再有李通那样的“且战且前”地慢慢推进。
    另外,根据后面的“南郡诸县山谷蛮夷诣进降”来看,彼时的南郡应该在敌人之手,否则自己领地的南郡诸县又何来进降一说呢?所以,乐进讨关羽的这个时间应该靠后,而不是南郡之战时,最有可能的时间是在《刘备传》提到的“又乐进在青泥与关羽相拒”的时候。
    


    再比如说,《文聘传》也提到了文聘和关羽作战——


    又攻羽辎重于汉津,烧其船于荆城。
    


    大家请注意这个“又”字,是相对于《文聘传》记载的与关羽的另一场战斗说的——与乐进讨关羽于寻口。
    


    同理,这一场战斗的时间其实也是记录不详,但大约也应该是在乐进和关羽相拒的时候,这个“又”的时间只可能是更晚一些。
    所以说文聘此时也参与了救援南郡,是说不通的。
    


    百度百科和维基百科对于南郡之战的解释把所有这些人和关羽的战斗揉在一起讲,是不合理的。
    


    无论到底有多少部队驰援曹仁,哪怕就只有一队且战且前的李通,都再次说明了关羽对于刘备军的重要性——是单独一军作战。
    以及关羽对于南郡之战的重要性——绝北道阻援。
    


    这两点加上当阳、汉津的种种事迹,都再次决定了关羽是刘备军二当家的地位,以及刘备入蜀后、荆州一把手的不二人选。
    
    在三国的众多将帅之中,说关羽是三国第一人都不为过,因为关羽玩了一次大票,如前面有看官提到的,张辽那次玩票如果能叫威震逍遥津的话,这还是后人给添上去的名词。
    关羽这次可是实实在在的更大一票,还是陈寿给命名的,叫威震华夏!恐怕不止是陈寿,这可能是当时的一种共识。
    


    这一票就是世所共知的襄樊之战,加上旋即而来的偷袭荆州,或者叫奇袭荆州之战。
    


    先来看看对阵的双方,啊不,是三方的队员。
    没错,这可以说是自赤壁以后,唯一的一次三方互动,其余的时候几乎是两两互动,另一方坐观成败。
    


    先看看曹操方。
    


    宗室出动其一,即曹仁,当然他也是被迫出击,因为他是挨打方,没得选择,关羽的主攻目标就是他。
    


    五子出动其三,于禁统七军被俘,徐晃前后督诸军救援,张辽在赶往前线的路上。
    


    儿子出动其一,即曹植,按照《曹植传》的记载是——


    曹仁为关羽所围。
    太祖以植为南中郎将,行征虏将军。
    欲遣救仁。
    


    但可惜没有成行,因为曹植有个心机boy的大哥曹丕,听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提着上好的女儿红去把曹植灌醉了,曹操是“悔而罢之”。
    等到曹植醒来之后,一切都晚了,但曹植毕竟是个诗人,为了表达内心的愤慨,奋笔疾书了首五言诗——


    你把我灌醉,你让我流泪。
    
    扛下所有罪,我拼命挽回。
    
    你把我灌醉,你让我心碎。
    
    爱得收不回,呸呸呸呸呸。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有甚者,曹操是准备自己上阵的,按照《桓阶传》的记载是——


    曹仁为关羽所围,太祖遣徐晃救之,不解。
    太祖欲自南征,以问群下。
    


    这里可以看出,曹操是准备自己南征的,而当时的群下都是什么意见呢?——


    群下皆谓:“王不亟行,今败矣。
    ”


    就是说大王你倒是麻溜的去啊,要不咱今儿就玩完。
    


    只有桓阶的意见不一样,他是怎么说的呢?
    桓阶是这么说的——


    阶独曰:“大王以仁等为足以料事势不也?”曰:“能。
    ”“大王恐二人遗力邪?”曰:“不。
    ”“然则何为自往?”曰:“吾恐虏衆多,而晃等势不便耳。
    ”阶曰:“今仁等处重围之中而守死无贰者,诚以大王远为之势也。
    夫居万死之地,必有死争之心;内怀死争,外有强救,大王案六军以示馀力,何忧于败而欲自往?”太祖善其言,驻军于摩陂。
    贼遂退。
    


    这一段比较长,但好在没有什么特别难理解的词汇,简单来说,桓阶的意思是,你这大boss如果守在后方,说明俺们还兵强马壮,就只派了徐晃、于禁两个小老板跟你关羽玩玩儿,如果大王你亲自上了,那不是跌份吗?


    这就好比一个游戏,总得打好多关无数的小老板才能见大boss,才两三回合就打到了大boss,这多半是个垃圾游戏。
    


    以上是明面上大家熟知的曹魏阵营的参与人物,那些暗地里出谋划策的,如蒋济、司马懿,那些不太让人熟悉的,如赵俨,就更不在话下了。
    


    既然是三方互动,再来看看孙权方的参与者。
    


    东吴素有四英将之说,即四位上游统帅,大家所熟知的周瑜、鲁肃、吕蒙、陆逊。
    这次行动之时,周瑜、鲁肃已经去见秦始皇了,而另两位吕蒙、陆逊则是全程参与、策划、作战。
    且因为此次行动,完成了吕蒙到陆逊的交接工作。
    


    宗室出两人,一个是前文提到的运输大队队长孙皎,一个是后来在夷陵之战中大放异彩的孙桓。
    


    其余记录在册的有,蒋钦,潘璋,朱然,诸葛瑾,虞翻等。
    


    既然是偷袭,孙权这次做得很隐蔽,在上书曹操的时候就多番叮嘱,你丫要保密啊,千万别让关羽知道的,要不就偷袭不成功了。
    


    不止如此,孙权跟自己的女婿全琮也是打哈哈,当时全琮也觉得关羽北上之际是最佳的偷袭时机,于是跟孙权进谏偷袭之策。
    当时孙权已经和吕蒙等在密谋了,但属于绝密级军事机密,连女婿也没透露,只是装作不知道的打哈哈。
    


    孙权还生怕不保险,还要找人算卦求卜,预测此次行动的成败和关羽具体被捕的时间。
    可见此次行动,孙权是机密机密又机密,小心小心又小心。
    


    既然曹孙两家都这么看得起关羽,那这次关羽到底有多少家底呢?
    可考的前线参战大将只有关羽、关平父子,和赵累。
    这对于将星熠熠的刘备集团而言,比起前两家的出战阵容,确实是惨点儿,好比是梅西带领着一堆板凳球员去和其他队主力PK,实在有些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再来看看参战的三方有多少人马。
    


    曹操方的人马大概分为三个方面,一是襄樊守军,是曹仁所部“人马数千人守城”,二是曹操派遣的于禁、庞德援军,按记载是七军,应该是三万人左右,因为按照《孙权传》的记载是——


    羽以舟兵尽虏禁等步骑三万送江陵。
    


    注意这个“尽”字,说明这一战是大获全胜的,把于禁所部七军都包了饺子,因此于禁所部应该就是“尽三万”。
    


    三者是徐晃的援军,一共又是三拨,先是徐晃自己所部,是一群新兵蛋子,“所将多新卒”,而后是第二拨,“遣将军徐商、吕建等诣晃”,最后是第三拨,“太祖前后遣殷署、朱盖等凡十二营诣晃”,这些加起来具体多少人不清楚,但徐晃的援军是越来越多。
    


    孙权的兵马大概也是三个部分,一部是吕蒙部,主攻南郡,也就是著名的白衣渡江,迫使麋芳、士仁投降。
    第二部是陆逊,直接攻南郡上游的秭归、夷陵,以防止关羽西窜,并阻击可能出现的刘备益州方面的援军。
    第三部是孙权所部,在吕蒙夺得南郡之后,“会权寻至”,这一部中又包括蒋钦所部水军,在沔水,也就是汉水阻击关羽的水军。
    由此可见,东吴此次的军事行动,有攻有截,战术非常成功,但部队总数不得而知。
    


    关羽的部队有多少呢?


    这个并没有详细地记载,只能通过只言片语来试着看看。
    


    这次战争中,对关羽方的一部分部队有两次详细的记载,一次是和徐晃对垒中,关羽“自将步骑五千出战”。
    这是记录在《三国志》徐晃本传里的,另一次是在《孙桓传》中裴松之注里面指出来的——


    从讨关羽于华容,诱羽馀党,得五千人,牛马器械甚衆。
    


    这里的五千已然是关羽的余党了。
    可见其主力远远高于五千。
    


    而撇去樊城之战,之前的一次刘备、孙权争荆州时的兵力是有明确记载的,“关羽将三万兵至益阳”,是三万兵马,可以略作参考。
    


    为啥要厘清三方的兵力呢?
    从三方的兵力我们可以看出,关羽的兵力别说相较于两家之和没有出于绝对劣势,连单独对抗曹魏一家也未必占优。
    且在战局初始的时候,关羽是多留兵马在南郡,为了防备东吴偷袭,这说明关羽是充分明白、考量过东吴的威胁的,不是一些人眼中的二愣子。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既然关羽的兵马毫不占优,又为何会选择在此情况下发动襄樊之战呢?


    在弄清楚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看看另一个细节。
    


    前文在论述关羽绝北道的时候,提到了一些关羽和乐进、文聘战斗的实例,并一一作出排除,证明其并非发生于关羽绝北道的时候。
    其中,时间上有明确记载的是关羽和乐进在青泥相拒的时候,即212年。
    


    这说明,关羽所镇的荆州,长期和曹操方有摩擦、相拒、战斗,绝非一次两次,从《乐进传》中的“击关羽、苏非等,皆走之”的皆走之来看,至少这一次战斗关羽是进攻方,乐进是防守方。
    而彼时乐进驻守之地也是襄阳。
    


    这都说明了,关羽和曹操方面的战斗一直存在,从未停息,所以这一次的,在219年发生的襄樊之战,也只不过是众多荆州方面战争的又一个而已,只是其过程和结果极其轰动,才显得与众不同。
    


    有看官要说了,此一时彼一时也,关羽此次发动襄樊之战的时机最好!


    那到底是否如此呢?关羽此时又面对的是怎样的时机呢?
    有的看官要说了,刘备刚刚夺下汉中啊,这正是天下有变、两路进军的大好时候呢!关羽当然应该北伐襄樊啦!


    没错,汉中之战的整个跨度非常之长,且前期刘备军并不占优,一直到219年一月斩杀夏侯渊,双方局势发生逆转。
    用《张合传》的说法是“新失元帅”,“三军皆失色”。
    以至于曹操需要亲自奔赴汉中救援。
    


    而就在218年年末至219年一月之间,在荆州大地上还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情。
    


    在荆州最北面的南阳(治所宛城),因为民众苦于徭役,守将侯音反叛曹魏,不仅绑架了宛城太守,而且“略傍县衆数千人”,声势不小。
    


    我们可以看到,在218年年末至219年一月这段时间,曹操方至少在汉中、宛城这两个地方出现了大窟窿。
    在裴注里也说到,侯音的反叛是希望与关羽联合。
    


    可以说,这段时间是关羽北伐最好的时机,曹操已经是焦头烂额,两处不得兼顾,如果那个时候进兵襄樊,让曹仁不得分心去宛城讨伐侯音,两相由南北两面夹击曹仁。
    既符合大战略上的西川、荆州两路进军的隆中对构想,又符合战术上的两面围攻。
    


    然而,并没有看到关羽的积极响应,以至于在219年一月的时候,侯音就被斩首,反叛就此安定下来。
    


    有看官要说了,因为刘备在汉中有动作啊,不可能同时开打两场战役啊!


    但从半年之后的襄樊战役中可以看到,关羽军团基本上是独立的,没有看到任何关于刘备方面对关羽军团的补给,无论是将领、军队、粮草、器械等等,都没有。
    换而言之,关羽军团是完全有能力自主发动这场战役,而不需要借助任何外援力量的。
    


    既然关羽已经错失了侯音反叛这个最佳的时机,又为何会在半年后发动威震华夏的襄樊之战呢?


本文原文网址:http://bbs.tianya.cn/post-no05-453558-1.shtml
此内容由程序自动获取,若对本文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历史 最新文章
前三十年如果不进行文化的革命,后来再想在
政委在军队中什么作用
除了冯巩,竟然有这么多名人是北洋高官后人
《晋风》—转
唐诗三百首
蒙古攻打宋朝,用了45年,这45年宋朝在干什
《楚河汉界》------聊一聊秦末汉初那段岁月
大明北伐
上古时代
明朝崇祯皇帝------励精图治总无期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7-08-12 23:47:51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新闻资讯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三丰软件 开发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阅读网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12日历
2018-12-12 0:31:50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