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地图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租车 短信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历史 -> 漫评唐中宗李显 -> 正文阅读
 

[历史]漫评唐中宗李显[第1页]

作者:二十九桥明月夜  更新时间:2018-02-01 00:48:20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漫评唐中宗李显(一)
    唐景龙三年(公元709年)十一月,一支来自吐蕃一千多人的使团在吐蕃大臣尚赞咄的带领下来到了大唐首都长安,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替他们的赞普尺带珠丹迎娶大唐的公主的,而吐蕃人所要迎娶的公主乃是唐中宗李显的养女、雍王李守礼(唐章怀太子李贤之子)之女金城公主。
    
    金城公主(698年—739年),本名李奴奴,乃唐朝宗室女出身,圣历元年(公元698年),李奴奴出生于雍王李守礼府邸,后被唐中宗李显收为养女(实为唐中宗侄孙女),自幼成长于皇宫之中。
    神龙三年(公元707年)三月,吐蕃派遣大臣悉薰热到唐朝进贡,并向唐中宗请求联姻,于是唐中宗便选择了金城公主嫁与吐蕃和亲。
    景龙四年(公元710年)正月,唐中宗派左骁卫大将军杨矩护送金城公主入吐蕃和亲,这是继唐太宗时文成公主入藏后又一位出嫁吐蕃的大唐公主,因此唐中宗本人也对此十分重视,亲自渡过渭河护送金城公主到始平县(今陕西兴平市),并设宴宴请百官与吐蕃使者,席间谈及公主年幼即要远嫁时,中宗也不禁悲泣良久,因此还命随从大臣赋诗为公主践行。
    在送别公主之后二月,为了纪念远嫁的金城公主,中宗还特地下诏将始平县改名为金城县,将百顷泊改名为凤池乡怆别里,并赦免当地死刑以下囚犯,免当地百姓赋税一年。
    
    与此同时,金城公主一行沿着七十年前文成公主的旧道入藏,吐蕃方面为迎娶公主还特意在沿途凿石开路。
    景龙四年(唐睿宗景云元年,公元710年)底,金城公主一行抵达吐蕃逻些(今拉萨),为了迎接金城公主的到来,吐蕃的赞普(即吐蕃国王)还特意为其修建了一座宫城让她居住。
    而金城公主方面则带来了数万匹锦缎,还有大量的书籍与乐工杂伎,这一些对唐蕃两国间的文化交流产生了深远影响。
    
    金城公主入藏后,便全身心致力于唐蕃两国友好往来的事业中,为两地文化交流贡献良多,并积极为唐蕃两国的和盟牵线搭桥,曾与唐开元年间先后多次向其兄长唐玄宗李隆基上表请和并赠送礼物,而唐玄宗也多次派遣使者前往吐蕃看望公主并赠送礼物,还亲笔书信褒扬公主德行高尚、深明大义。
    最终唐蕃两国于开元二十二年(公元733年)在赤岭(今青海日月山)定界刻碑,立下盟约互不侵扰,并于甘松岭互市,从而平息了两国边界持续数十年的战乱,造福两国边疆百姓,而能有这一切金城公主可谓是功不可没。
    
    开元二十八年(公元740年)十一月,金城公主在吐蕃病逝。
    随后开元二十九年(公元741年)春,吐蕃使者抵达长安向唐玄宗报丧,数月后唐玄宗在光顺门外为金城公主举哀,并辍朝三日。
    因此可以说,金城公主入藏是唐蕃两国往来史上继文成公主入藏后又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而这恰好就发生在唐中宗李显执政期间,他在位期间积极致力于与吐蕃间的经济、文化交往,维护了边疆地区的稳定,从而为唐朝与吐蕃两国之间的关系翻开了崭新的一页,这也是唐中宗这位帝王短暂执政生涯中为数不多的亮点了,接下来我就要为大家好好讲一下唐中宗李显这位唐朝历史上命运多舛的帝王也是后人眼中知名的昏君了……
    @东征提督李如松 2018-01-11 17:09:15
    支持新文
    -----------------------------
    
    漫评唐中宗李显(二)
    唐中宗李显(公元656年-710年),原名李哲,是唐高宗与武则天的第三子,本来按理来说李显作为唐高宗与武则天的第三个儿子,上面有他的两个兄长在,皇位看上去似乎怎么也不可能轮到他头上的,然而由于他的母后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女皇武则天,这一切便有了可能,要知道武则天在通往权力的道路上一向可是杀伐果断的,任何拦在她面前的障碍她都会毫不留情地予以铲除,即使是自己的亲身儿子也同样如此。
    早前李显的大哥李弘当太子时,由于对武则天专权深怀不满,屡次违背武则天的旨意,成了武则天称帝道路上的绊脚石,因此被武则天给无情地毒死了。
    李弘死后,李显的二哥李贤成为了太子,然后李贤同样对武后专权不满,因此也被武则天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
    公元680年,武则天以太子李贤图谋不轨为由,将其废为庶人,并流放巴州。
    如此一来,李显便顺理成章地被立为大唐的皇太子了,当然李显成为皇位的继承人对他来说可谓是幸也不幸。
    
    弘道元年(公元683年)十二月,唐高宗李治驾崩,太子李显于灵前即位,并于第二年改元嗣圣,大赦天下,立太子妃韦氏为后。
    然而李显在亲政后却无奈地发现,尽管他已经贵为天子,但却权力受限,当初他父亲生前曾留有遗诏,任命宰相裴炎为辅政大臣,并在遗诏中还立下了这么一条:军国大事有不决者,兼取天后进止。
    
    因此这么一来,李显在即位后上有太后武则天独揽朝政大权,而且丝毫没有归政与他的意思;下有宰相裴炎作为高宗生前指定的顾命大臣,也丝毫不把他这个新君放在眼里,所以纵观朝野上下,还真没一个是自己的人。
    而李显并不甘心受制于人,所以李显想要行使他作为天子至高无上的权力,当务之急就是要构筑好以他为中心的政治班底,培植属于自己的政治势力,这样才能把朝政大权揽到自己的手中。
    
    于是,李显便开始大力提拔外戚韦氏,就在他册立韦氏为后的同一天,李显就把韦皇后的父亲韦玄贞从普州参军的任上提拔为豫州刺史,就这样韦玄贞一下子就从一个正九品的小官火速蹿升为从三品的刺史。
    
    然而就在韦玄贞被擢升为刺史仅仅数天之后,李显就忙不迭地要把韦玄贞调到朝中担任侍中(门下省长官,相当于宰相),不得不说李显的这项人事调动确实太过操之过急了,因此遭到了时任宰相裴炎的强烈反对,当然裴炎反对的理由自然是非常充足的,李显真要辩论起来还真辩论不过他,因此在与裴炎争论的过程中李显一气之下说了一句非常不着调的话:我是皇帝,就是把整个天下都送给韦玄贞又有何不可,更何况一区区的侍中?(中宗欲以后父韦玄贞为侍中及授乳媪子五品官,炎固执不从,帝怒曰:“我意让国与玄贞,岂不可?何惜侍中邪?《新唐书·裴炎传》)
    结果李显就因为他这么一句不着调的话出了事了,虽说这只是李显一时的气话,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因此裴炎在听了李显的这句话后,立马就将其报告给了武则天,如此一来李显就大难临头了,不久便被他母后以此为由联合宰相裴炎、羽林军将领程务挺等人废皇帝李显为庐陵王,改立相王李旦为帝,并将李显流放房州(今湖北房县)。
    在被赶下皇位的时候,李显非常的不服,因此大声疾呼:“我有何罪?”武则天对此回答:“你都说要将天下送给别人了,难道这还没罪吗?”对此李显自然是有苦难言,没想到他的一句戏谑之言居然成了引发他皇位被废的导火索,当然最根本的原因显然还是因为李显妄图打破他父亲生前留下的以武则天为中心的政治权力格局,所以才导致了他的皇位为武则天所废。
    而有了李显的教训在前,李显的四弟也就是刚刚被拥立为皇帝的相王李旦也只好老老实实地给他的母后做傀儡皇帝了。
    
    @鸟山居士 2018-01-12 08:59:16
    先看看
    -----------------------------
    
    @年昔逸尘 2018-01-12 09:58:36
    支持明月兄!
    -----------------------------
    
    漫评唐中宗李显(三)
    说起李显,他有一个著名的称号不得不提,李显由于他独特的身世,所以被江湖人称“六味帝皇丸”,因为除了他本人是皇帝外,他父亲是皇帝(唐高宗李治),他弟弟是皇帝(唐睿宗李旦),他儿子是皇帝(温王李重茂),他侄子是皇帝(唐玄宗李隆基),这也就算了,更重要的是他妈居然也是皇帝(女皇武则天),这放在中国历史上可谓是绝无仅有的。
    唐中宗一生两度登上皇位,在第一次登上皇位时仅仅不到两个月就被他母后武则天给废掉了,而且还被流放房州,继而被发配往均州,再然后又被迁回房州,可谓是颠沛流离。
    而在李显被流放期间,他也一直是提心吊胆地过日子的,唯恐自己母后杀了自己,尤其是武则天在派出使者来探视他的时候,他甚至害怕的想要自杀,足见当时李显的内心有多恐惧。
    这可不是李显在杞人忧天啊,因为以他母后一贯的行为作风,要杀了他也并不是件奇怪的事,而且就在李显被废之后,扬州的徐敬业、契丹的李尽忠、孙万荣在发动叛乱反对武则天的时候都曾打出过匡复庐陵王的旗号,因此武则天是有足够的理由与动机杀了自己的,而且这是非常有可能的事,因为李显在这一方面是有前车之鉴的,就在李显被废后不久,李显的二哥李贤就在他的流放地巴州被武则天派人赐死。
    这无疑更加深了李显内心的恐惧,好在在这一段艰难的岁月中,有他的妻子韦氏同甘共苦,安慰与鼓励他,这才令他挺过了这一段难熬的流放时光。
    
    就这样,李显在度过了十多年的流放生涯之后,终于在圣历元年(公元698年)被他业已称帝的母亲大周皇帝武则天给重新召回了洛阳,并被重新立为太子。
    而有了上次被废的教训后,李显也不得不在洛阳尤其是在武则天面前夹起尾巴做人,变得小心谨慎起来。
    为了巩固自己的太子之位,李显极力想搞好与武则天以及武氏一族的关系,为此他决定与武氏联姻,将自己的女儿永泰公主嫁给武则天侄子武承嗣的儿子武延基,将女儿安乐公主嫁给武三思的儿子武崇训。
    然而即使李显如此小心谨慎,意外还是发生了,长安元年(公元701年),由于李显与妻子韦氏的儿子李重润以及女儿、女婿永泰公主武延基夫妇对武则天宠幸张易之、张昌宗兄弟深为不满,经常私底下发牢骚,被张氏知道了报告给了武则天,因此引起武则天大怒,于是下令逼他们三人自尽。
    这件事对李显触动很大,好在当时武则天并没有对此深究,李显这次逃过一劫。
    不过这件事也让李显与武则天以及张氏兄弟之间的关系出现了巨大裂痕,因此一场以除去二张以及匡扶李显复位的政变计划正暗地里紧锣密鼓地展开……
    漫评唐中宗李显(四)
    神龙元年(公元705年)正月,以张柬之为首的五大臣(张柬之、崔玄暐、敬晖、桓彦范、袁恕己)联合右羽林卫大将军李多祚、左威卫将军薛思行以及相王李旦与太平公主发动政变,一举诛杀二张,然后逼迫武则天传位于太子李显,这就是唐朝历史上著名的神龙政变。
    李显在登位后,加封皇弟李旦为安国相王,并拜为太尉、同中书门下三品。
    又加封妹妹太平公主为镇国太平公主,以表彰这二人的拥立之功。
    与此同时,拥立李显有功的五大臣也都全部拜相,并被封为郡公,其他有功之臣也都一律加官进爵。
    随后李显又下诏恢复国号为唐,至此立国十五余年的武周王朝正式落下帷幕,李唐复辟。
    
    在做完这些之后,李显随即正式册立妻子韦氏为皇后,追封韦后的亡父韦玄贞为王,然而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在册封完皇后之后,李显就重蹈他父亲高宗的覆辙让韦后垂帘听政了。
    据说李显之所以允许让韦后干预朝政与当初他向韦后所发的一个誓言有关,当初李显在被流放房州的时候,韦后陪同一起度过了这段困苦的时光,所以两人也由此建立了非常深厚的感情。
    每当中宗听到武则天派来使者的消息时,都会惊慌失措地想要自杀,是韦后一直安慰他说:“祸福并非一成不变,最多不过一死,又何必这么着急呢?”在中宗被流放期间,韦后除了安慰中宗外,还肩负起了照顾整个家庭的重担,因此中宗对她十分感激,曾私下对韦后发誓说,如果我有朝一日能重见天日,一定让你随心所欲干想干的事,绝不加以干涉。
    
    因此等到韦氏重新成为皇后之后,李显便允许她像之前的武则天那样参与朝政。
    当然处于事外人的角度我们自然难免会觉得李显的这一行为有些不着调了,因为之前武后专政才刚刚过去不久,难道这还不能让李显引以为戒吗?很显然,李显并不是不知道后宫干政的危害,因为他本人也是深受其苦,他岂会不知?事实上如果让我们处于李显本人的角度我们就会明白李显之所以让韦后出来干预朝政也是无奈之举,因为他本人是被拥立上台的,所以在他即位之后就面临着当初他第一次即位时所面临的尴尬局面,那就是纵观朝野上下,有几个是自己的人?说他这个皇帝是孤家寡人可能有些夸张,但他这个皇帝在朝中缺乏根基却是事实。
    当时的李显在朝中主要面临着以五大臣为首的功臣集团以及他的两个弟妹相王李旦与太平公主的威胁,虽说他当初是被这些人拥立上台的,可他们的势力真要说起来恐怕比自己这个皇帝还大,难免会功高震主,威胁到李显的皇权,事实上对于皇帝李显来说不管他们对自己是否忠心,但实际上潜在的威胁已经构成了。
    尤其是自己的两个弟妹,由于他们在李显被流放期间就已经在帝国的政坛上耕耘多年,在朝中可谓是一呼百应,论人脉,论资历,论政治影响力都要远胜于自己,所以在这种“君弱臣强”的不利局面下,李显也只能通过引入其他力量与强大的功臣集团相抗衡了,而让韦后参政就是李显在君臣博弈中走出的第一步。
    因此从这一方面上来讲,李显让韦后干政并不是什么不可理喻的事,更谈不上不着调,当然也不仅仅是李显为了兑现他当初向韦后许下的诺言而已,这其实和他的父亲高宗当年通过引入皇后武则天来抗衡外戚长孙无忌是一个道理。
    至于后宫干政所可能产生的后果中宗心里当然非常清楚,只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了,放以后再说,眼下先处理好当务之急再说,暂时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漫评唐中宗李显(五)
    在中宗让韦后出来垂帘听政后,五大臣中的桓彦范立马就上书表示了反对,当然桓彦范反对的理由是非常充足的,而且他还在给中宗的奏疏中引经据典,说的头头是道,总而言之,《周易》里说了,《尚书》里也说了,女人就应该在家里做家务,如果让母鸡代替公鸡打鸣,那这个家庭就会衰败。
    反正桓彦范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要中宗让韦后好好的在后宫待着,没事让她出来瞎干预朝政干嘛?
    应该说桓彦范的这份奏疏看上去确实是无懈可击,而且道理也是这么个道理,恐怕就是唐中宗本人也不好反驳。
    可问题是这些大道理难道中宗就不知道吗,他其实心里清楚的很,就是随便拉出个初中生出来都知道,为人君者应亲贤臣远小人,至于女人那就更不用说了,你没看孔夫子都把女人和小人归于一类了吗,问题是很显然,治理国家不是光靠大道理就有用的,要是大道理有用,那中宗何不干脆发给全国人民人手一本《论语》,告诉大家要遵循孔夫子的教诲,忠君爱国,真这样唐中宗倒也省心了,还用得着千方百计防备臣下造反吗?问题是唐中宗心里明白,治国光靠这些大道理是没用的,如果没有足够利害关系的制约,就是传说中的圣人也是和乱臣贼子没什么不同的。
    而桓彦范向他提出这个劝谏,表面上好像是忠心为国,可鬼知道他背后有没有包藏私心啊?这可不是李显在胡乱猜忌臣下啊,因为桓彦范在神龙政变后的所作所为唐中宗可全看在眼里了,本来唐中宗为了表彰他的拥立之功给他的封赏已经够多了,可他竟然还不满足,居然还厚着脸皮上奏中宗说他的大舅子也参与了拥立中宗的政变,为中宗立有大功,要求中宗对他的大舅子论功行赏。
    这就纯属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因为当初政变的时候桓彦范的大舅子当时明明在离洛阳千里之外的易州做刺史,难不成他还能坐着波音赶到洛阳参与政变啊?
    当然尽管中宗对于桓彦范的这个要求很不满,但最后还是看在他为自己立有大功的份上答应了桓彦范的要求,将他的大舅子升了官。
    按理来说中宗算是够给桓彦范面子了吧,哪知道桓彦范一边拉着他的亲戚们升官发财,可到了中宗面前立马就装出了一副忧国忧民的忠臣模样,还义正言辞地指责中宗任人唯亲,让他的老婆出来干预朝政。
    这就让唐中宗非常不爽,因为你桓彦范一边拉着你的那些亲戚升官发财,反过来却指责我任人唯亲,合着你只许你这个宰相放火,却不许我这个皇帝点灯啊?
    所以中宗在接到了桓彦范这个“义正言辞”的劝谏后,非但没有接受他的劝谏,反而内心里更加厌恶他了。
    而且不光是桓彦范,五大臣的另外四个唐中宗对他们也有所猜忌,因为这五个人当中除了崔玄暐曾经是他东宫的属官外,其他四个人都不是自己的嫡系,所以中宗对他们并不放心。
    而且他们现在一个个位高权重,功高盖主,难免会让中宗有担心他们会尾大不掉的担忧,所以中宗对他们的提防其实是要远多于信任的。
    如此一来,中宗与五大臣之间的关系就比较微妙了,可谓是麻秆打狼两头怕,一方面中宗对他们功高盖主深感忧虑与恐惧,另一方面既然他们已经处在了这个位置上,那么来自君主的猜忌是无可避免的,对于五大臣来说有两个选择,要么主动向中宗交出权力,功成身退;要么就只能紧握手里的权力不放,必要的时候选择再次发动政变废掉李显拥立相王李旦,这就要考验他们包括中宗的政治智慧了,否则在这场君臣博弈中只要稍出差错,他们突然从高处摔下来也是不奇怪的。
    
    @鸟山居士 2018-01-13 09:23:49
    只能支持。
    
    -----------------------------
    ……
    @鸟山居士 2018-01-14 09:27:36
    顶个上
    -----------------------------
    
    漫评唐中宗李显(六)
    大概是为了与桓彦范斗气,不久之后李显也以胡僧慧范参与诛杀二张有功为由封其为银青光禄大夫,并赐爵为上庸县公,并允许他自由出入皇宫,李显本人也多次身着便衣出宫到慧范府上做客。
    而桓彦范见状马上又上表指控慧范用邪门歪道紊乱朝政,并要求中宗将其处死,然而中宗对于桓彦范的这个上疏并未予以任何理会。
    
    不久李显又任命江湖术士郑普思为秘书监,任命术士叶静能为国子祭酒,很显然,中宗这一系列任命无疑引起了朝中众多大臣的非议,因为郑普思、叶静能只不过是一些招摇撞骗的江湖术士,怎么能让这种人堂而皇之地混入朝廷中呢?于是桓彦范再次上疏,向中宗提出反对,然而中宗还是照旧对桓彦范的上疏置之不理。
    
    当然唐中宗除了任用一些江湖术士外,接下来任用的一个人无疑是个更加重量级的人物,此人的起用引发了五大臣们的强烈不安与反对,他就是武则天时期的重臣,武则天的侄子武三思。
    其实早在五大臣发动神龙政变的时候,时任洛州长史的薛季昶就曾向张柬之、敬晖发出过警告,将武三思一党比作是西汉初年的吕产、吕禄,劝张柬之等人应斩草除根,及早将残余的武氏一党势力给铲除,以免留下祸患。
    然而当时的张柬之等人早已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对武三思并不以为意,所以也就没有采纳薛季昶的建议。
    薛季昶对此只能叹息,我等将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无独有偶,当时为朝邑县尉的刘幽求也向桓彦范、敬晖进言道:“不杀武三思,你们最终会死无葬身之地。
    现在若不早作准备,等到大祸临头时就来不及了。
    ”然而对于刘幽求的劝谏,敬晖与桓彦范同样是不以为意。
    
    当然事后证明薛季昶与刘幽求的担忧还是非常有道理的,因为就在神龙政变后不久,在皇帝李显的支持下,一度被打压的武三思重新又东山再起了。
    当然李显任用武三思的原因也非常简单,就是要用以武三思为首的武氏一族的势力来抗衡日益强大的以五大臣为首的功臣集团。
    毕竟之前中宗所重用的力量无论是韦后还是那些江湖术士们毕竟在朝中缺乏根基,而且政治经验不足,是无法与混迹政坛多年经验丰富的五大臣相抗衡的。
    而武三思则不同,一方面他是武周年间的朝廷重臣,在政坛耕耘多年,在朝中拥有着广泛的人脉,政治经验也比较丰富,所以其政治能量不可小觑,不是韦后这样的政治上的“愣头青”所能比的;另一方面,李显与武三思又是儿女亲家,所以对于李显来说,武三思显然要比五大臣更值得自己信任,而重用武三思也是唐中宗在与五大臣的君臣博弈中走出的关键一步。
    
    而除了重用武三思外,唐中宗也对武周年间武则天的宠臣上官婉儿也十分信任,于是便封她为婕妤,对她委以重用。
    而作为武三思的情妇,就是上官婉儿把武三思推荐给中宗与韦后的。
    据说韦后与武三思经常在一起玩一种叫“双陆”的游戏,而在他们俩玩这种游戏的时候中宗就在一旁替他们数筹码;而当中宗不在的时候,这对儿女亲家玩着玩着就会情不自禁地一块儿玩到床上去,由此武氏一族复振。
    (上官婉儿者,仪之女孙也,仪死,没入掖庭,辩慧善属文,明习吏事。
    则天爱之,自圣历以后,百司表奏多令参决;及上即位,又使专掌制命,益委任之,拜为婕妤,用事于中。
    三思通焉,故党于武氏,又荐三思于韦后,引入禁中,上遂与三思图议政事,张柬之等皆受制于三思矣。
    上使韦后与三思双陆,而自居旁为之点筹;三思遂与后通,由是武氏之势复振《资治通鉴·唐纪二十四》)
    漫评唐中宗李显(七)
    武三思的再度崛起令张柬之等人深感不安,于是便纷纷劝谏中宗说:“当初武则天改唐为周的时候,李唐宗室几乎被屠戮殆尽,幸好上天庇护,陛下又重登皇位,但武氏一族却仍然保留着他们之前所窃取的官职爵位,这难道是朝野之士所希望看到的吗?请陛下减少他们的俸禄,削夺他们的官爵,以告慰天下之人!”
    然而对于张柬之等人的建议,中宗仍然是置若罔闻,这下张柬之他们也没办法了,只好叹息说:“皇上过去当英王的时候,大家都称颂他勇武刚烈,我们之所以不杀诸武,是想让皇上亲自动手以便杀戮立威,可没想到皇上却反过来重用武氏集团的人,现如今大势已去,我们也无能为力了。
    ”
    接下来的日子里,中宗非但没有听从张柬之他们的劝谏,反而还变本加厉,经常私下里到武三思府上作客,以示恩宠。
    当时有一位监察御史叫崔皎的还为此上疏劝谏中宗,而中宗不但没有接受,还转手就将崔皎上疏的内容透露给了武三思,以此表示对武三思的信任。
    不久,中宗又拜武三思为司空、同中书门下三品。
    
    除了打压五大臣外,中宗的儿子李重福也遭到中宗与韦后的猜忌,李重福是唐中宗的庶子,而且李重福的妃子就是张易之的外甥女,当初二张撺掇武则天杀害中宗与韦后的儿子李重润的事,韦后认为李重福也脱不了干系,因此在韦后的撺掇下,中宗下令将李重福贬往外地担任刺史,并命令地方官员对李重润严加监视。
    
    在中宗大肆打压神龙政变功臣的情况下,中宗的皇弟相王李旦也有了很大的危机感,于是便主动向中宗请辞他的太尉及宰相之职,随后得到中宗的批准。
    不过为了试探一下自己的这位皇弟,中宗又主动提出要立李旦为皇太弟,李显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试探李旦,另一方面也是作样子给天下人看的,因为毕竟李旦曾经做过很多年的皇帝与皇嗣,在朝中拥有着很高的人气,再加上中宗的嫡长子李重润已死,剩下的几个庶子又在朝中缺乏根基,因此纵观整个李唐宗室,还真找不出能比李旦更适合的皇位继承人人选了。
    
    而李旦在得知了皇兄李显要立他为皇太弟时,自然是极力推辞,李旦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他生性淡泊,并不喜欢争权夺利,当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非常清楚皇兄这是在试探他,自己绝不能探着杆子上。
    既然李旦本人都再三辞让了,那么立李旦为皇太弟的事也就此作罢了。
    
    与此同时,刚刚才被中宗委以重用的武三思也紧随李旦的脚步上表向中宗推辞刚被中宗任命的官职,很显然,武三思这是在以退为进,因为他知道此时神龙政变刚结束不久,五大臣的势力还很强大,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千万不可太过张扬,要时刻保持低调行事,避免成为众矢之的,同时也是为了讨中宗欢心,以表示自己不贪恋权力。
    而武三思辞让官职的请求也得到了中宗的准许,并被中宗改封为开府仪同三司。
    
    随后中宗封自己的皇子李重俊为卫王,李重茂为温王,并让李重俊担任洛州牧。
    不久,唐中宗又任命魏元忠为兵部尚书,韦安石为吏部尚书,李怀远为右散骑常侍,唐休璟为辅国大将军,崔玄暐为检校益府长史,杨再思为检校杨府长史,祝钦明为刑部尚书,以上七人同时还兼任同中书门下三品(相当于宰相)。
    而他们在同一日里全部拜相其实都出于同一原因,那就是他们都曾经是李显东宫的属官,因此刨去和张柬之等人同为五大臣的崔玄暐不谈,李显擢升这些东宫旧僚的目的很显然就是想利用他们同由五大臣组成的功臣集团相抗衡,至此可以说李显已经初步掌握了这场与五大臣之间君臣博弈的主动权。
    
    漫评唐中宗李显(八)
    在打压五大臣的同时,为了安抚他们,中宗又任命五大臣中的张柬之为中书令,不久又赐五大臣免死铁券,并规定除了谋反之罪外,每人持有的铁券都可以让他们免死罪十次。
    本来按理来说,能得到皇上亲自赐予的免死铁券对于臣子来说是极大的荣耀,但在五大臣看来,中宗赐予他们免死铁券的行为简直是在羞辱他们。
    因为中宗在赐予他们免死铁券的同时居然也以武三思、术士郑普思等参与神龙政变有功为由,也赐予了武三思等人免死铁券,这不是在赤裸裸地打五大臣的脸吗?要知道当初五大臣之所以发动政变拥立中宗为的不就是推翻武氏复辟李唐吗,可现如今李显居然将他们这些复辟李唐的功臣与武三思一起并列为神龙政变功臣,因此五大臣当然是无法接受。
    于是他们便发动朝中文武百官一起上书要求中宗削夺武氏的爵位,给天下人一个交待。
    然而面对朝中铺天盖地的舆论压力,中宗丝毫没有作出让步,这下五大臣也没辙了,因为发动朝中群臣一起向中宗施加压力也就是他们最后的手段了,要再激进一点那就只能是再度发动政变推翻李显拥立李旦了,问题是现在局势已经与当初他们发动神龙政变时不同了,他们已经没有这个决心和底气再发动一场政变了。
    因此他们只好退而求其次,派人去监视武三思,想提前掌握好武三思的动向,寻找机会除掉武三思。
    随后他们便选中了考功员外郎崔湜去刺探武三思的消息,然而让五大臣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派过去监视武三思的崔湜并不可靠,崔湜见当今皇上亲近武三思而猜忌五大臣,料想给五大臣卖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于是便临阵反水,投靠了武三思,并将五大臣等人的密谋向武三思全盘托出,于是武三思便将崔湜引为心腹,并举荐崔湜为中书舍人。
    
    而除了崔湜外,当初由于五大臣诛杀二张而失势的二张余党郑愔也投入到了武三思门下,与崔湜一起成了武三思的心腹谋士,为武三思扳倒五大臣出谋划策。
    
    最后经过一番精心筹划,武三思与韦后一起在中宗面前诬陷五大臣,说他们倚仗拥立皇上有功而把持朝政,恐怕会对大唐的江山社稷不利,并向中宗出谋划策说,不如对五大臣明升暗降,先封他们为王,同时罢免他们所担任的职务,剥夺他们的实权,然后温水煮青蛙一步步将他们逐出朝廷。
    于是中宗便采纳了武三思的建议,随后将五大臣全部封王,敬晖为平阳王,桓彦范为扶阳王,张柬之为汉阳王,袁恕己为南阳王,崔玄暐为博陵王,同时免去五大臣的宰相职务,至此五大臣所组成的功臣集团开始逐渐垮台……
    漫评唐中宗李显(九)
    在罢免了五大臣的宰相职务后不久,中宗就将五大臣中的崔玄暐给贬出朝廷,改任为梁州刺史。
    随后,武三思下令朝中文武百官恢复执行武则天时期的政策,凡是不趋附武氏的都遭到了武三思排斥,而那些被张柬之等人贬逐的人则被重新起用,自此朝政大权全部落入武三思之手。
    
    俗话说的好,墙倒众人推,五大臣一失势,就有许多人纷纷与他们划清界限,甚至落井下石。
    而在这些人当中尤以桓彦范的大舅子时任司农少卿的赵履温表现得尤为明显。
    当初赵履温靠着与桓彦范的裙带关系被升入朝中,为此桓彦范不惜冒着得罪中宗的风险提携赵履温入朝,为了表达对桓彦范的感谢,赵履温还特地送了桓彦范两个美女。
    按理来说桓彦范对赵履温算是够意思吧,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桓彦范一失势,赵履温立马就对桓彦范翻脸不认人了,甚至还厚着脸皮从桓彦范手里把他当初送给桓彦范的两个美女给夺了回来了,对此我们也只能说一句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了。
    
    当然在武三思一党把持朝政的情况下,有趋炎附势的大臣,自然也有刚正不阿,不攀附权贵的大臣,其中时任黄门侍郎的宋璟就是其中最为典型的代表。
    曾经有一次武三思想请宋璟帮忙做一件事,当然这件事如果换作别人肯定高兴都来不及呢,因为武三思主动找你办事,那是人家看上你了,所以在拉拢你,有多少人主动巴结武三思,武三思都未必会多看他一眼,如果你借此机会与武三思拉近关系,那升官发财还不是人家武大人一句话的事?
    然而令武三思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如此“屈尊”拉拢宋璟,却碰了一鼻子灰,换来的只是宋璟的“冷嘲热讽”。
    很显然武三思失算了,要知道宋璟是什么人,那可是出了名的“硬骨头”,连武则天的账都敢不买,当今的皇上都赞赏他忠贞正直,至于区区武三思,那就更入不了宋璟的法眼了。
    因此面对武三思的拉拢,宋璟根本就不屑一顾,反而还义正言辞地拒绝武三思说,现在太后都已经将帝位传给了太子,大王(指武三思)如果你还有自知之明,就应该赶紧老老实实回家去当你的侯爵去,怎么还敢再出来干预朝政呢,你难道不知道西汉初年的两个外戚吕产、吕禄的下场吗?
    很显然宋璟的这番话已不仅仅是在拒绝武三思拉拢了,甚至还颇具威胁意味了,连西汉的两个著名外戚吕产、吕禄都拉出来了,这不是在暗示武三思你再不知道收敛,终有一天吕产、吕禄就是你的下场。
    对此武三思尽管极度恼怒也只能认栽了,谁叫他拉拢谁不好却偏偏倒霉碰上了宋璟这个“二愣子”呢,面对这种什么“私情”也不讲只知道公事公办的人,你除了夸他大公无私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上嘉宋璟忠直,屡迁黄门侍郎。
    武三思尝为事属璟,璟正色拒之曰:“今太后既复子明辟,王当以侯就第,何得尚干朝政!独不见产、禄之事乎?”《资治通鉴·唐纪二十四》)
    @年昔逸尘 2018-01-17 08:39:28
    继续支持!
    -----------------------------
    感谢支持
    漫评唐中宗李显(十)
    不过在打压五大臣的同时,中宗对武氏一党也有所防范,并不是无条件的信任,因为毕竟武李之间曾经有过很大的矛盾,武氏更曾经篡了李唐的江山。
    因此尽管武则天最后立了李显为太子,但鉴于之前李氏与武氏在争储过程中有过非常激烈的斗争,因此为了弥合李武两家间的矛盾,确保武家在李显继位后继续保持着显赫的地位,武则天可谓是煞费苦心,除了让太子李显与武家联姻外,武则天甚至还曾命令武李两家人在明堂立誓两家人永结同好。
    包括武则天选择立李显为太子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武氏一族人的利益考虑,因为当初武家人在与李家争夺太子之位时可没少陷害当时的皇嗣李旦,双方可谓是结下了深仇大恨,因此如果武则天选择让李旦继位的话恐怕很难保证今后武家人的利益。
    而相对来说,由于在武李两家争储期间李旦一直被流放房州,并未曾与武家有过直接的冲突,因此李显相对李旦,与武家的矛盾较少,所以李显与李旦之中选择立李显为太子更符合武家的利益。
    
    不过武家与李显矛盾较少,并不代表他们对李显的皇权就没有威胁,因此为了限制武家,李显在贬谪五大臣后不久就应全天下广大臣民的要求下令降低武氏一族成员的爵位,将武三思由梁王降为德静县王,将妹妹太平公主的丈夫定王武攸暨降为乐寿县王,将河内王武懿宗等十二人降为公爵。
    因此如果光从爵位上看,降封后的武氏一族的爵位甚至还不如五大臣,当然这也是中宗为了平衡武氏一族与以五大臣为首的功臣集团之间势力的重要举措。
    
    在做完这些后,唐中宗又任命唐休璟为尚书左仆射,豆卢钦望为尚书右仆射。
    为了防备北方突厥的侵扰,唐中宗又任命左骁卫大将军裴思说为灵武军大总管负责防备突厥。
    本来突厥曾在贞观年间为唐太宗李世民所灭,但到了高宗末期又再度崛起复国,并在武周年间频频寇边劫掠,武则天亦对此无可奈何,只得加以安抚,此后突厥日益坐大,成了唐朝在北方地区所面临的重大威胁。
    
    到了神龙元年(公元705年)秋,被中宗封为汉阳王不久的张柬之突然主动向中宗上表,以养病为由请求中宗允许他告老还乡,回到他的老家襄州。
    很显然,张柬之突然选择引退这是因为他已意识到中宗已在计划逐步剪除他们五大臣在朝中的势力,因此继续留在朝中对他而言已不再是什么好事,所以与其等着让中宗将他逐出朝廷,不如主动引退,以一个体面的方式离开朝廷,这样至少不会令自己太难堪。
    而随后中宗也批准了张柬之的请求,任命张柬之为襄州刺史,但并不用主管该州事务,薪俸照领。
    
    漫评唐中宗李显(十一)
    这一年的秋季,黄河南北的十七个州发生了水灾,为此中宗特地下诏要求臣下直言进谏指出自己的过失。
    因此时任右卫骑曹参军的宋务光便借着水灾这个由头上疏劝谏中宗说,为什么现在水灾泛滥呢,很显然是因为现在朝中有奸臣作祟,所以上天降下水灾来惩罚我们。
    而水正好属于阴类,是臣下、女人之象,所以水灾的发生恐怕与后宫干政有关。
    应该说宋务光的这封奏疏可谓是相当激烈,虽然他并没有直接指名道姓,但后宫干政这四个字指向性已经相当明显了,很显然宋务光的意思就是要让中宗制止后宫女性干政,只不过直接说出来可能会触怒中宗,所以就以水灾为突破口委婉地劝谏中宗。
    
    当然在这篇奏疏中宋务光除了向中宗提出制止后宫干政外,还要求中宗应及早立太子以及削除以武三思为代表的外戚势力,并要求中宗罢免郑普思、叶静能等江湖术士所担任的职务,避免他们祸乱朝廷。
    应该说宋务光在他的奏疏中确实向中宗提出了不少中肯的建议,然而面对宋务光的上疏,中宗竟然看都没看一眼就把他的奏疏给扔到一边了。
    (河南、北十七州大水。
    八月,戊申,以水灾求直言。
    右卫骑曹参军西河宋务光上疏,以为:"水阴类,臣妾之象,恐后庭有干外朝之政者,宜杜绝其萌。
    今霖雨不止,乃闭坊门以禳之,至使里巷谓坊门为宰相,言朝廷使之燮理阴阳也。
    又,太子国本,宜早择贤能而立之。
    又,外戚太盛,如武三思等,宜解其机要,厚以禄赐。
    又,郑普思、叶静能以小技窃大位,亦朝政之蠹也。
    "疏奏,不省。
    《资治通鉴·唐纪二十四》)
    到了第二年(即神龙二年,公元706年),在武三思的迫害下,五大臣中其余的三个也都被贬出了朝廷,敬晖被贬为滑州刺史,桓彦范被贬为洺州刺史,袁恕己被贬为豫州刺史。
    
    而在贬谪五大臣的同时,中宗也对他所宠幸的那一帮江湖术士们一应加官进爵,其中和尚慧范等九人均被中宗加以五品官阶,并赐予其郡公或县公的爵位;道士史崇恩等三人也加以五品官阶,并任命他们为国子祭酒(相当于中央大学校长);术士叶静能加以紫光禄大夫衔。
    
    一直以来,对于中宗如此宠幸这帮江湖术士的事,很多人都对此疑惑不解,更有人为此上疏劝谏中宗说这帮人都是一些江湖上招摇撞骗的骗子,这些人所谓的法术只不过是一些江湖上骗人的伎俩罢了,他们何德何能能混进朝廷的队伍里呢?
    其实中宗未尝不知道那些道理呢,很显然中宗之所以任用这帮江湖术士们并不是因为中宗真的相信他们有什么高超的法术,中宗之所以如此重用他们究其原因其实和现在的那些高官富商结交那些江湖“大师”的道理是一样的,都只不过是在借用他们在民间的影响力罢了。
    
    漫评唐中宗李显(十二)
    随着五大臣的垮台,五大臣身后的功臣集团的成员也随之遭到了朝中武三思一党的迫害与清洗,其中首当其冲的便是时任光禄卿、驸马都尉的王同皎,尽管他贵为神龙政变的大功臣,又是中宗皇帝的女婿,可这一切并不能使他免受武三思的迫害。
    王同皎为人一向是嫉恶如仇,因此自从五大臣遭到贬谪,武三思一党把持朝政以来,对于武三思与韦后的所作所为,王同皎自然是深恶痛绝,多次同他的亲信在私底下提起武三思与韦后时便咬牙切齿地痛斥。
    结果没成想祸从口出,王同皎骂武三思与韦后的话被武三思给知道了,本来王同皎也只是同他的亲信在家里发发牢骚而已,按理来说武三思是不可能知道他们私底下骂武三思和韦后的事,但俗话说得好,家贼难防,这回出卖王同皎的是寄住在王同皎家的宋之问与宋之逊兄弟,说起来王同皎还是他们俩兄弟的好朋友,还于他们兄弟俩有恩,因为原本宋之问宋之逊兄弟本是二张的党羽,后来神龙政变二张被诛杀后他们作为二张的余党而被流放岭南,后来他们俩在被流放期间偷偷逃回了洛阳投靠了王同皎,而王同皎看在他们是自己好朋友的份上便好心收留他们在家中,结果没成想却因此上演了一番“农夫与蛇”的故事。
    说起来这个宋之问还是当时著名的大诗人,千古名句“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就是出于他之手,可惜这个人虽然诗写的好,人品却相当低劣,他在与兄弟宋之逊得知了王同皎骂武三思与韦后的事后,为了巴结武三思重新获得朝廷起用,竟然恩将仇报、卖友求荣派人向武三思告密,将王同皎私底下骂武三思的事向武三思全盘托出。
    这下王同皎由此遭到了灭顶之灾,武三思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如获至宝,于是便添油加醋地报告给了中宗,愣是给王同皎等人安了个谋反的罪名,说王同皎同他的亲信暗中收买兵马,要谋杀武三思,进而带兵进宫废除韦后。
    于是唐中宗便派人调查关于王同皎谋反的事,当然在武三思一党把持朝政的情况下,调查的结果可想而知,最终王同皎等人被判处斩,其家产也被全部抄没。
    而宋之问、宋之逊等人因告密有功被授予京官,加封朝散大夫,就这样宋之问、宋之逊兄弟用这种出卖朋友与恩人的方式博取到了功名富贵。
    
    不久,在武三思的迫害下,五大臣中的敬晖被贬为朗州刺史,崔玄暐被贬为均州刺史,桓彦范被贬为毫州刺史,袁恕己被贬为郢州刺史,连同五大臣的同党一块儿遭到武三思的贬斥。
    
    本来在武三思把持朝政的情况下,当时的首席宰相魏元忠身为帝国的元老重臣,又曾经是皇帝李显的东宫属官,理应肩负起匡正社稷、规劝中宗以及制约武三思一党的重任。
    可自从魏元忠被中宗召回京城任宰相之后,就仿佛变了个人似的,也不再犯颜直谏了,遇事也只是随波逐流,致使武三思一党是越来越嚣张。
    因此魏元忠的碌碌无为令当时的朝野之士对他十分失望,其实你也不能怪魏元忠,因为尽管他表面上贵为朝廷的首席宰相,为朝廷百官之首,可朝政实际上却掌握在武三思手里,加之中宗又宠幸武三思,因此他这个首席宰相手里能有多少权力可想而知。
    可当时的人们并不理解魏元忠的苦衷都认为他尸位素餐,没有起到一个帝国元老重臣应起的作用,甚至有一个叫袁楚客的县尉为此还写信指责魏元忠,给他列出了当今朝政的十大过失,并告诉他必须要为此负责。
    然而魏元忠在读罢来信后对此也只能报以苦笑,惭愧地向众人致以歉意而已,除此之外他也无能为力了。
    
    漫评唐中宗李显(十三)
    神龙二年(公元706年)夏,有一个叫韦月将的读书人突然向中宗上书,指控武三思与韦后私通,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当时韦后与武三思私通的事已不再是什么秘密了,因为韦月将一个普通读书人都对后宫的事这么清楚,至于朝中的大臣那就根本不用说了,对于韦后与武三思私通的事恐怕他们也有所耳闻,可就是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揭发,总而言之各人各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说不定人家皇上还是自愿戴这顶绿帽的,咱没事瞎操这份闲心干嘛?
    然而就在朝中各个大臣装聋作哑的时候,在这个大家都习惯性说假话的时候,韦月将却敢于站出来说真话,一方面我们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但另一方面不得不说这纯粹是种作死的行为,因为关于中央领导人的私生活岂是你一个普通人能站出来指指点点的?你韦月将一个读书人老老实实读你的书就行了,何必吃着地沟油的命,操着中南海的心呢?
    可想而知中宗在看完韦月将的上书后脸色肯定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因为大庭广众之下你直接将这层窗户纸给捅破了,你让中宗情何以堪?因此中宗一怒之下,下令将韦月将这个散布“谣言”污蔑抹黑国家领导人的“不法分子”给处斩了。
    关键时刻,还是得亏宋璟站了出来反对中宗的这个命令,因为你怎么能未经审讯就随意杀人呢,当然这种时候朝臣中确实也只有宋璟这个直臣敢出来为韦月将说话了。
    当然中宗的命令遭到宋璟反对后,无疑让中宗更加恼怒了,于是他在头巾都没来得及整理好的情况下就急忙出来质问宋璟了,因为我已经下令将韦月将处斩了,你tm是耳聋了还是眼瞎了,这么到现在还不将他开刀问斩呢?
    对此宋璟不卑不亢地回答中宗说,有人说皇后与武三思私通,陛下不经审问就将他处斩,这么做就不怕引起天下人的非议吗?因此宋璟坚持要中宗走正常的司法程序才能对韦月将判刑,不能不问青红皂白就将一个人给杀了,这样法纪的纲常何在?
    但是很显然这种事中宗哪里还会真的下令调查呢,因为这种事一调查还真有,那中宗本人戴绿帽子的事岂不坐实了?因此中宗坚决不同意宋璟的要求,本来这种事要是换作其他人早就偃旗息鼓了,哪里还敢和皇上对着干?但是对中宗来说很不幸,这回他遇上了宋璟这样的硬骨头,就休想全身而退了,因此宋璟见中宗执意不从,于是就向中宗大声疾呼:“陛下如果要杀韦月将,那就先杀了我吧,我宁死也不奉诏!”
    这下中宗彻底傻眼了,见过倔的,没见过这么倔的,面对宋璟这样强硬的态度,这回中宗也没辙了,只好作出让步,将审讯韦月将的事交给了御史台处理。
    不得不说这回负责审讯韦月将的官员在接手了这起案件后也是头大的很,因为这件案子实在是太棘手了,一方面你不好得罪中宗,否则不但乌纱帽要丢,小命也可能不保啊;另一方面你又不能完全按皇上的意思办,因为人家韦月将那是什么人,那可是全天下所有心怀正义的臣民眼中的“正义之士”啊,这样的“忠义之士”你都敢迫害,那得要背负多大的舆论压力,就不怕广大人民群众在背后戳你脊梁骨啊,很显然除了传说中的“奸臣”、“爪牙”之外不是所有人都不怕背负这个骂名的。
    
    所以当时负责审讯这起案件的左御史大夫苏珦、给事中徐坚、大理寺卿尹思贞便给韦月将找了个理由让中宗不杀他,总而言之韦月将有罪,韦月将该死,只是现在是夏天,夏天处斩犯人这有违天时啊,所以不如还是流放他吧。
    
    不得不说,苏珦他们这招真是高啊,这样他们也算是对各方都有了交待,一方面也没有太得罪中宗,另一方面也在全天下“正义之士”面前作足了姿态,总而言之我们已经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尽力在保全韦月将了,可不要再站着说话不腰疼为难我们了,要知道我们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要是换作你们处于我们的这个位置上,有谁敢说能比我们做的更好?
    而中宗一看一个小小的韦月将竟然能引来这么多朝中的大臣为他说话和求情,因此尽管中宗心里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但迫于压力也只好暂时饶他死罪,随即将韦月将流放岭南。
    然而尽管韦月将能有这么多大臣力保他,但也终究难逃一死,因为你被皇帝记恨上了,那很难有活路可言了。
    不久,等秋分一过,中宗一看夏天已经过去了,已经不存在夏天杀人有违天时的问题了,于是在他的暗中授意下,负责看押韦月将的广州都督周仁轨就将韦月将给杀害了。
    
    @东征提督李如松 2018-01-18 12:58:49
    支持
    -----------------------------
    感谢支持
    漫评唐中宗李显(十四)
    由于宋璟的存在让武三思感到十分碍眼,于是他就将宋璟给贬出了朝廷,外放为贝州(今河北清河县)刺史。
    不久武三思又暗中指使他的死党郑愔诬陷五大臣与驸马王同皎串通谋反。
    六月,中宗下令削夺五大臣的封爵,并贬敬晖为崖州司马,桓彦范为泷州司马,张柬之为新州司马,袁恕己为窦州司马,崔玄暐为白州司马。
    七月,中宗正式册立卫王李重俊为太子。
    
    然而尽管此时武三思已经大权在握,但他并没有停止对五大臣的迫害,因为他担心万一哪一天五大臣被重新起用,来个咸鱼翻身,会对他不利。
    可问题是要彻底铲除五大臣谈何容易啊,上次他以谋反的罪名都没有能够促使中宗对五大臣痛下杀手,很显然中宗并不想对五大臣赶尽杀绝,因为留着五大臣可以对武三思一党形成牵制作用,一旦他认为武三思权势过大,会威胁到自己,他便可以通过重新起用五大臣来制约武三思,这也就是为什么武三思非要置五大臣于死地,因为他们的存在对武三思来说是个潜在的威胁,决不可掉以轻心,必须斩草除根,以防止死灰复燃,这样他才能安心。
    
    因此武三思为了彻底除掉五大臣这个心腹之患可谓是煞费苦心,最终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为此他不惜将自己与韦后之间的丑事给张扬了出去,暗中派人上疏说关于韦皇后淫乱的事,同时还派人出去张贴榜文,其中绘声绘色地描述了韦后与武三思淫乱的种种具体情节,并提出了废除皇后的要求。
    因此很快榜文中的内容便不胫而走,并且传入宫中,而中宗在得知此事后自然是勃然大怒,于是便命令御史大夫李承嘉彻查此事。
    而李承嘉恰好属于武三思一党,因此他调查的结果可想而知,自然是顺着武三思的意思来,最终给中宗的报告是散布“谣言”要求废除皇后的事是五大臣干的,他们这么做表面上只是为了废除皇后,实际上是阴谋反叛朝廷,所以依律当将其族诛。
    
    为了让中宗下定决心处死五大臣,武三思可谓是使尽了浑身解数,为此还派出他的儿媳安乐公主在李显面前说五大臣的坏话,又唆使他的死党郑愔在朝中大造舆论,造谣污蔑五大臣,在他们的影响下,最终中宗下令司法部门结案。
    然而就在这时大理丞李朝隐站了出来劝谏中宗说,敬晖等人还没有经过审讯,怎么能够随意杀人呢?就在李朝隐提出反对的同时,武三思的死党,一位也同样是大理丞的裴谈却站出来说,敬晖等人应马上根据皇上的命令处斩以及籍没家产人口,不必加以审讯。
    
    最终中宗考虑到五大臣手上有免死铁券,因此就饶了他们死罪,将他们全部改为流放,同时他们家族中年满十六岁以上的子弟也都全部被朝廷流放岭南。
    事后,在这起案件中办案有功的御史大夫李承嘉以及大理丞裴谈都被中宗加官进爵了,而那个“不识时务”的大理丞则因此被中宗给贬出了朝廷,贬其为闻喜县令。
    
    漫评唐中宗李显(十四)
    由于宋璟的存在让武三思感到十分碍眼,于是他就将宋璟给贬出了朝廷,外放为贝州(今河北清河县)刺史。
    不久武三思又暗中指使他的死党郑愔诬陷五大臣与驸马王同皎串通谋反。
    六月,中宗下令削夺五大臣的封爵,并贬敬晖为崖州司马,桓彦范为泷州司马,张柬之为新州司马,袁恕己为窦州司马,崔玄暐为白州司马。
    七月,中宗正式册立卫王李重俊为太子。
    
    然而尽管此时武三思已经大权在握,但他并没有停止对五大臣的迫害,因为他担心万一哪一天五大臣被重新起用,来个咸鱼翻身,会对他不利。
    可问题是要彻底铲除五大臣谈何容易啊,上次他以谋反的罪名都没有能够促使中宗对五大臣痛下杀手,很显然中宗并不想对五大臣赶尽杀绝,因为留着五大臣可以对武三思一党形成牵制作用,一旦他认为武三思权势过大,会威胁到自己,他便可以通过重新起用五大臣来制约武三思,这也就是为什么武三思非要置五大臣于死地,因为他们的存在对武三思来说是个潜在的威胁,决不可掉以轻心,必须斩草除根,以防止死灰复燃,这样他才能安心。
    
    因此武三思为了彻底除掉五大臣这个心腹之患可谓是煞费苦心,最终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为此他不惜将自己与韦后之间的丑事给张扬了出去,暗中派人上疏说关于韦皇后淫乱的事,同时还派人出去张贴榜文,其中绘声绘色地描述了韦后与武三思淫乱的种种具体情节,并提出了废除皇后的要求。
    因此很快榜文中的内容便不胫而走,并且传入宫中,而中宗在得知此事后自然是勃然大怒,于是便命令御史大夫李承嘉彻查此事。
    而李承嘉恰好属于武三思一党,因此他调查的结果可想而知,自然是顺着武三思的意思来,最终给中宗的报告是散布“谣言”要求废除皇后的事是五大臣干的,他们这么做表面上只是为了废除皇后,实际上是阴谋反叛朝廷,所以依律当将其族诛。
    
    为了让中宗下定决心处死五大臣,武三思可谓是使尽了浑身解数,为此还派出他的儿媳安乐公主在李显面前说五大臣的坏话,又唆使他的死党郑愔在朝中大造舆论,造谣污蔑五大臣,在他们的影响下,最终中宗下令司法部门结案。
    然而就在这时大理丞李朝隐站了出来劝谏中宗说,敬晖等人还没有经过审讯,怎么能够随意杀人呢?就在李朝隐提出反对的同时,武三思的死党,一位也同样是大理丞的裴谈却站出来说,敬晖等人应马上根据皇上的命令处斩以及籍没家产人口,不必加以审讯。
    
    最终中宗考虑到五大臣手上有免死铁券,因此就饶了他们死罪,将他们全部改为流放,同时他们家族中年满十六岁以上的子弟也都全部被朝廷流放岭南。
    事后,在这起案件中办案有功的御史大夫李承嘉以及大理丞裴谈都被中宗加官进爵了,而那个“不识时务”的大理丞则因此被中宗给贬出了朝廷,贬其为闻喜县令。
    
    漫评唐中宗李显(十五)
    然而尽管中宗本人最终还是选择了放五大臣一马,奈何武三思就是一心要置五大臣于死地,因为五大臣的存在始终都是他的心腹大患,不彻底除掉他们,武三思是寝食难安。
    于是武三思便采纳了崔湜的计策,派遣大理正周利用作为使者假传中宗命令要在五大臣流放途中处死他们。
    周利用先前曾与五大臣有过过节,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报仇雪恨的好机会,因此他在接到了武三思交给他的这项任务后是格外卖力,就这样五大臣面临灭顶之灾了。
    幸运的是五大臣中的张柬之与崔玄暐早早死在了流放途中,所以侥幸逃过一劫,只是剩下的敬晖、桓彦范、袁恕己三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在流放途中被周利用给残忍地杀害了。
    此时距离他们发动神龙政变仅仅过去一年多,他们这五位匡复李唐的大功臣就落了个如此凄惨的结局,想起来真是令人不胜唏嘘。
    不久当初那个在神龙政变中劝说五大臣应及早除掉武三思的薛季昶也一语成谶,被朝廷一再贬官,最终服毒自尽。
    (中书舍人崔湜说三思曰:"晖等异日北归,终为后患,不如遣使矫制杀之。
    "三思问谁可使者,湜荐大理正周利用。
    利用先为五王所恶,贬嘉州司马,乃以利用摄右台侍御史,奉使岭外。
    比至,柬之、玄暐已死,遇彦范于贵州,令左右缚之,曳于竹槎之上,肉尽至骨,然后杖杀。
    得晖,呙而杀之。
    恕己素服黄金,利用逼之使饮野葛汁,尽数升不死,不胜毒愤,掊地,爪甲殆尽,仍捶杀之。
    利用还,擢拜御史中丞。
    薛季昶累贬儋州司马。
    饮药死。
    《资治通鉴·唐纪二十四》)
    在除掉了五大臣这个心腹之患后,武三思算是没有了后顾之忧了,从此日益骄横,时常说:“我不知道什么叫好人,什么叫坏人,只知道凡是对我好的就是好人,对我坏的就是坏人。
    ”从这句话可以看出,当时的武三思有多嚣张了。
    (三思既杀五王,权倾人主,常言:“我不知代间何者谓之善人,何者谓之恶人;但于我善者则为善人,于我恶者则为恶人耳。
    ”《资治通鉴·唐纪二十四》)
    五大臣死后,当时的武三思可谓是权倾朝野,时任兵部尚书的宗楚客、将作大匠宗晋卿、太府卿纪处讷、鸿胪卿甘元柬皆为武三思的羽翼。
    御史中丞周利用、侍御史冉祖雍、太仆丞李俊、光禄丞宋之逊、监察御史姚绍之为武三思的耳目,时人谓之五狗。
    
    @年昔逸尘 2018-01-20 07:23:53
    顶起来!
    -----------------------------
    感谢支持
    @hjzhou62 2018-01-20 09:22:59
    周末愉快
    -----------------------------
    
    漫评唐中宗李显(十六)
    神龙二年十月,唐中宗一行从东都洛阳出发,将首都从洛阳迁回了长安,此时距离高宗与武后迁都洛阳已经整整过去二十多年了,这也标志长安这座城市时隔二十多年终于再次成为了帝国的政治中心,这对于长安的老百姓来说无疑是个重要的日子。
    然而令他们疑惑的是,尽管现在的皇上已由原来的高宗皇帝换成了李显,可妇人干政的现象却依然没有得到解除,无非就是主角由原来的武后变为了现在的韦后,这不得不让人感慨,难道大唐帝国兜兜转转了这么一大圈,好不容易从武则天那里夺回了本属于李唐的江山,却依然摆脱不了妇人干政的阴影,难道大唐帝国又要重蹈覆辙深陷女后专政的轮回里了吗?
    俗话说的好,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没错,自从“武周革命”以来,在“模范”武则天的带动下,大唐帝国的政治舞台上涌现了不少热衷于权力的女性,尽管神龙政变后武则天被推翻,可大唐的政坛上依然活跃着众多女性,她们效仿前辈武则天,以各种方式介入帝国的政治中,其影响力不容小觑。
    其中影响力比较大的除了中宗的皇后韦氏之外,还有中宗的妹妹太平公主,中宗的妃子上官婉儿,当然还有中宗最为疼爱的女儿安乐公主李裹儿。
    她们卖官鬻爵,干涉刑讼,培植党羽,横行不法,倚仗权势胡作非为,而且她们的权力欲望一点也不比当年的武则天小。
    尤其是中宗的女儿安乐公主最为刁蛮任性,由于她是韦后于中宗的流放途中所生,她出生时,由于李显当时十分窘迫,连一条多余的被毯也找不到,只好脱下自己的衣服将冻的有些发紫的女儿裹在里面,故命其名为裹儿。
    后来中宗复位,为了弥补对她的亏欠,因此格外疼爱这个女儿,并允许她同太平公主、长宁公主(安乐公主的姐姐)、金城公主(唐中宗养女)一道开设衙署设置僚属,参与帝国政治。
    
    据说,安乐公主常常自己写下诏书,然后遮盖住其中的内容,让中宗在上面签字。
    而中宗几乎是对她是有求必应,从不过问里头的内容是什么。
    然而更荒唐的事还在后头,由于当时的太子李重俊非韦后所生,因此安乐公主恃宠而骄,居然向中宗提出废掉太子,立她为皇太女,还说:“则天太后只不过是并州商人的女儿,最后都能当上天子,而我身为天子的女儿,为什么就不能当皇太女呢?”
    当然虽然中宗对安乐公主是万分宠爱,但事关皇位继承,他的头脑还是清醒的,因此就没有答应安乐公主的无理要求,但也不忍心责备她,只能对安乐公主好言相劝把她打发走了。
    (安乐公主恃宠骄恣,卖官鬻狱,势倾朝野。
    或自为制敕,掩其文,令上署之;上笑而从之,竟不视也。
    自请为皇太女,上虽不从,亦不谴责。
    《资治通鉴·唐纪二十四》)
    漫评唐中宗李显(十七)
    虽然安乐公主想成为皇太女的图谋并没有得逞,但是很显然这极大地刺激了当时的太子李重俊。
    因为李重俊知道虽然父皇并不同意安乐公主立皇太女的请求,但这并不代表自己的太子之位就稳固了,因为虽然中宗暂时拒绝了安乐公主的无理要求,但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而且通过这件事可以看出安乐公主在中宗心里的份量是要远大于自己这个太子的,否则中宗也不会在安乐公主提出立皇太女的请求后,非但不加以怪罪,反而还极力好言安慰。
    因此李重俊心里很清楚父皇立自己为皇太子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么重视自己,因为他既非嫡也非长,只不过是因为自己的大哥也就是中宗与韦后的嫡子李重润之前因为得罪二张而被武则天赐死,而二哥李重福因为遭到韦后与中宗猜忌被贬谪,所以太子之位才会落到自己头上。
    表面上看,李重俊能成为大唐的储君是幸运的,然而在韦后与武三思一党权倾朝野的情况下成为太子对于李重俊来说未必是件好事,因为由于他太子这一特殊的身份,所以必然会成为韦后与安乐公主在夺权路上的最大障碍,成为她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
    再加上自己的父皇李显并不宠爱自己,所以你也别指望中宗能在太子在被韦后、安乐公主她们欺负的时候站出来说句公道话,最大的可能恐怕还是在太子与韦后、安乐公主发生矛盾冲突的时候中宗会选择站在韦后、安乐公主一边。
    
    因此自从李重俊被立为太子后那日子别提过的有多憋屈了,由于他非韦后所生,所以韦后也从来不会给他这个太子好脸色看。
    至于李重俊那个刁蛮任性的妹妹安乐公主那就更不用说了,从来也不尊重李重俊这个兄长,常常和她的驸马武崇训一起凌辱李重俊,甚至还当面称呼李重俊为“奴”。
    而且安乐公主的驸马武崇训还常常怂恿安乐公主在中宗面前说李重俊坏话,要求中宗废掉太子,立安乐公主为皇太女,这一切让李重俊愤怒不已。
    而除了韦后与安乐公主欺压太子李重俊外,武三思与上官婉儿也对太子李重俊这个未来的天子颇为忌惮,常常暗中排挤他,因此到了最后太子李重俊终于是坐不住了,因为他意识到再这么坐以待毙下去,不但太子之位不保,而且随时都可能有性命之忧。
    于是李重俊立即行动起来打算先发制人发动政变,铲除掉威胁他的韦后、安乐公主、上官婉儿、武三思父子等这些对手……(皇后以太子重俊非其所生,恶之;特进德静王武三思尤忌太子。
    上官婕妤以三思故,每下制敕,推尊武氏。
    安乐公主与驸马左卫将军武崇训常陵侮太子,或呼为奴。
    崇训又教公主言于上,请废太子,立己为皇太女。
    太子积不能平。
    《资治通鉴·卷二百八·唐纪二十四》)
    @史上最冤者赵括也 2018-01-21 17:16:51
    精彩
    -----------------------------
    
    @年昔逸尘 2018-01-23 07:58:45
    继续支持佳作!
    -----------------------------
    
    漫评唐中宗李显(十八)
    神龙三年(公元707年)七月,太子李重俊联合左羽林大将军李多祚、将军李思冲、李承况、独孤祎之、沙吒忠义等人矫诏调集羽林军士兵三百余人发动政变,他们先是冲进武三思的府邸,杀死武三思、武崇训父子及其亲党十余人。
    同时李重俊还派出左金吾大将军成王李千里(吴王李恪之子)以及李千里的儿子天水王李禧分兵把守宫城的各座宫门,随后太子李重俊与将军李多祚在杀死武三思后便引兵自肃章门斩关而入,打算一举诛杀皇宫内的韦后、安乐公主、上官婉儿等人。
    而当时的上官婉儿在得知李重俊发动政变要逮捕自己后,慌忙跑到皇帝中宗那儿求助,并且还说:“太子想先抓我,再抓皇后,最后抓皇上。
    ”(太子与多祚引兵自肃章门斩关而入,叩阁索上官婕妤。
    婕妤大言曰:“观其意欲先索婉儿,次索皇后,次及大家。
    ”《资治通鉴·唐纪二十四》)
    中宗在听了上官婉儿的话后,得知自己的这个儿子竟然造反了,这确实是出乎了他的意料,因此只好带着韦后、安乐公主、上官婉儿等人跑到玄武门避难,同时命左羽林大将军刘景仁率飞骑百余人在城楼下护驾。
    
    而在李重俊、李多祚诛杀韦后一党的同时,成王李千里父子也率领着另一路人马打算进入朝堂,一举诛杀武三思在朝中的党羽,然而却被宰相杨再思、苏瑰、李峤与兵部尚书宗楚客、左卫将军纪处讷屯兵二千多人于太极殿前闭门自守,挡住了成王李千里方面变军的进攻。
    而李重俊与李多祚那边的三百多变军也被中宗他们给阻于玄武门下,本来对于李重俊来说他这边的力量其实是要大于中宗那边的,因为他手下有三百多的部队,那中宗那边只有一百多人,如果他一声令下派人强攻的话,那么胜利多半是属于他的。
    可偏偏在这关键时刻,李重俊与李多祚突然犹豫了,选择了暂时按兵不战,想看看皇帝中宗方面的态度。
    (多祚先至玄武楼下,欲升楼,宿卫拒之。
    多祚与太子狐疑,按兵不战,冀上问之。
    《资治通鉴·唐纪二十四》)
    很显然,李重俊与李多祚在形势对他们非常有利的情况下突然变得狐疑起来,这是因为在他们的政变计划中要诛杀的是武三思及韦后一党,并没有做好与皇帝李显开战的准备,因此在他们面对李显时一时就有点拿不定主意了,再加上按当时皇帝方面部队与政变军队双方的力量对比,李重俊与李多祚认为他们是稳操胜券的,并不想贸然出击,还是先观望一阵子局势,等待皇帝本人的态度再说。
    
    结果李重俊这么一耽搁,给了中宗、韦后他们反败为胜的机会。
    这是中宗身边有一个叫杨思勖的宦官主动请缨,要求下去主动出击叛军。
    而迎战杨思勖变军那边的前锋总管是李多祚的女婿野呼利,他见皇帝那边来挑战他的居然是一个死太监,因此也生了轻敌之心,在他看来估计是皇帝那边找不出人来了,否则派谁不好居然派一个太监出来与他这个武将交战。
    然而出乎变军所有人预料的是,这个叫杨思勖的宦官真打起来武艺非常惊人(莫非是练过童子功或者葵花宝典?),居然没几个回合就将变军的前锋总管给斩于马下,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当然皇帝李显那边自然是因此士气大涨,而变军方面的士气则遭受了重大打击。
    
    就在杨思勖斩杀变军前锋野呼利后,李显趁机向政变士兵发动心理攻势,对着他们大声喊道:“你们原本都是我的宿卫之士,为何跟着李多祚作乱呢?只要你们能斩杀叛贼将功赎罪的话,不必担心没有富贵!”
    结果那些政变士兵在听了李显的这一番话后,当即有一部分士兵倒戈杀死了发动政变的李多祚、李承况、独孤祎之、沙吒忠义等人,从而导致李重俊全军溃败。
    而成王李千里父子那边也在攻打右延明门的过程中战死,这意味着李重俊发动的这场政变是彻底失败了。
    因此,李重俊见大势已去,只好带领着亲兵百余人仓皇逃离皇宫,逃往终南山……
    @鼎湖听泉 2018-01-24 11:15:39
    支持
    -----------------------------
    
    漫评唐中宗李显(十九)
    在李重俊逃亡的路上,不断有人抛弃李重俊而去,当李重俊跑到鄠县(今陕西户县)时,他身边就只剩下几名亲信还在跟随他了。
    不过此时的李重俊已经是穷途末路了,因此李重俊身边的几个亲信再也不愿意继续跟着李重俊下去了,为了活命,于是他们便将李重俊杀死了。
    (太子以百骑走终南山,至鄠西,能属者才数人,憩于林下,为左右所杀。
    《资治通鉴·卷二百八·唐纪二十四》)
    在李重俊尸首被运回长安后,愤怒的李显将太子李重俊的首级献到太庙,然后又用它祭奠武三思和武崇训的灵柩,最后在朝堂悬首示众。
    同时,李显把跟随太子李重俊叛乱的成王李千里的姓改为“蝮”,其余跟随太子叛乱的同党也都被处以死刑。
    
    当时原太子李重俊东宫的僚属中没有一个人敢于靠近太子的尸首,只有永和县丞宁嘉勖脱下自己的衣服裹住太子的头颅放声痛哭,他也因此而被朝廷贬为兴平丞。
    
    除了严惩太子政变的同党外,那些当初被太子李重俊的政变部队所攻破的各道宫门的守卫士兵也都因失职之罪被判处流放。
    而在这场政变中平叛有功的杨思勖则因功被中宗授予银青光禄大夫,擢升为内常待。
    随后,中宗追赠在太子李重俊政变中被杀的武三思为太尉、梁宣王,武崇训为开府仪同三司、鲁忠王。
    
    当时,安乐公主请求中宗依永泰公主的先例称武崇训的坟墓为陵,然而安乐公主的提议却遭到了给事中卢粲的强烈反对,说:“永泰公主的事情属于特意降恩。
    现在鲁王武崇训只是皇帝的女婿,不能与永泰公主相提并论。
    ”于是唐中宗给他亲手写下敕令说:“安乐公主与永泰公主没有不同,合葬的道理,古今没有区别。
    ”卢粲又上奏道:“陛下将自己对女儿的慈爱推及女婿,怎么可以使得君臣上下没有尊卑贵贱之分呢?”中宗这才听从了他的意见。
    当然卢粲也因为这件事而得罪了安乐公主,所以随后被贬为陈州刺史。
    
    八月,韦皇后及王公大臣们下表,向唐中宗进上应天神龙皇帝的尊号,并请求将玄武门改名为神武门,将玄武楼改名为制胜楼。
    随后宗楚客又率领文武百官上表请求加封韦皇后尊号为顺天翊圣皇后,得到唐中宗批准。
    九月,唐中宗正式改年号为景龙,至此动荡不安的神龙时代终于落下帷幕,虽然这些年来武则天、武三思相继被推翻,武氏专政结束,但这并不意味着动乱的结束,相反却是新一轮冲突的开始……
    @鸟山居士 2018-01-25 10:53:03
    

    -----------------------------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原文:http://bbs.tianya.cn/post-no05-464388-1.shtml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历史 最新文章
岳飞一败涂地惊弓之鸟孙子盗窃金国金牌岳迷
为什么北京烤鸭不起名叫“烤袁崇焕”
真实的谎言---历史实际可能是这样的
近代那些事
朝代末年,不乏贤主忠臣智士,为啥不能扭转
文革提出的学大寨是可笑的,完全是摆拍,瞎
漫谈金完颜阿骨打
大话《坛经》
胡说《智囊》
神美青衣江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8-01-13 23:44:47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美食菜谱 新闻资讯 电影视频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租车
生肖星座 三丰软件 视频 开发 短信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搜图网 美图 阅读网 多播 租车 短信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7日历
2018-7-21 2:32:41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