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地图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租车 短信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小说 -> 中篇小说--《得不到的初恋的救赎》 -> 正文阅读
 

[小说]中篇小说--《得不到的初恋的救赎》[第1页]

作者:游泳的咖啡  更新时间:2017-06-22 15:04:12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 [放入我的收藏夹]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大海不大,但很长,深绿色,除了我,还有一两个人在漂浮。眼前的海变成一层棉被,军绿色掺杂鹅黄色,厚重,像小时候外婆做的用来御寒的棉衣。棉被狠狠地压向我,四个角牢牢拉扯着。我必须拨开棉被,找到海水,才可畅游。可手脚就像被擎天柱困住一般,无论怎样张合,用力,除了紧紧的痛,便是无力的软。明明在梦里,却真实的腰酸背痛。别人拨开水纹,游得欢畅,我焦急如焚。
    我睁开眼,心绪还沉浸在那个梦里。却记不得是夜里何时做的了。母亲总是说,后半夜的梦不灵,算不得什么,只是白日梦。我叹一口气,直起身子。后半夜,前半夜有何关系,我与生活确确实实在对抗。
    我依然习惯把床的左边留出来,只躺右边。床单上歪歪斜斜散着几本书,那是临睡前的镇定剂。我喜欢在同一时间交叉看不同的书,仿若那样便切换了人生。枕头上堆满吃剩的奶油包和啃了几口的法式泡芙,这是Road Bread的招牌,贵却极好吃。每每我出现,店员皆露出规矩,工整的微笑,热情地帮我选购。她们眉眼弯弯地看着我,心自然只在我的钱包上。我的衣服,袜子,外套倾着身子缩在书本上。我满意如此的布局:晚上睡觉,翻书吃食;早晨起床便可穿衣。
    哆嗦着打开客厅暖气,烧水冲咖啡。苦,太苦,再加奶,糖是万万不可的,那样便不是咖啡了。我开始了每天早晨的例行公事:思考一整天要干什么。在三个月前,又或者更早,早到我不自知,我便憧憬这样闲适的生活。逃,逃离城市的一切,能跑多远跑多远,决不回头。穿白衣,配黑裙,坐在格子间里忙碌,固然是好。如若运气不错,便上一级台阶,提着公文包,满世界飞。须臾,便从白领一跃成金领。只是,时间不是你的了,自由也不好再保存。自尊?得看你做事是否麻利。倘若搞砸了生意,少不了被老板一顿劈头盖脸的训诫,可还得俯首垂目,告知自己,一定不可再犯错。
    很小,我便知赚钱是生活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以为我会践行这个目标,却不想,生活给了我一个新的梦想。初与阮老师见面,我还剩三个月大学毕业。跌跌撞撞地从教室奔向练车场,气喘吁吁。驾驶座上是一副生面孔,五十来岁的光景。头上一顶蓝白花的毛线帽子,将头发遮得干干净净,却让人瞬间笃定帽子下必定光秃秃。深蓝色中式棉袄,黑色盘花扣整整齐齐。围巾并未绕着脖颈,只象征性缠在衣领上,一丝不苟。他推开车门,冲教练一笑,“我明天再来。”看见他笑容那一瞬,我竟觉得血流速度减慢,毛孔张开,整个人如放了气的气球一般松懈下来。
    谢谢大家,希望继续支持
    
    “这位老人家是画家。“教练得意洋洋。人总会因着旁人与自己的零星的沾亲带故而鸣鸣得意。昨天才来,今天便亟不可待地宣告自己的职业身份,太炫耀。
    第二日早晨,教练开着车,如一只找不到路的大黄蜂呼啸而来。
    “按顺序上车!“ 教练重重摔上车门,一张嘴好像架在扩音器上。
    画家走到车后厢,拿出两根低脚板凳。将凳子放置在场地边,上面铺好坐垫,然后摆出茶杯,坐下,悠哉游哉,“你们练,我看你们练,不急。”
    教练笑出声来,我目瞪口呆。我若下决心做一件事,必死死盯住目标,绷紧神经,一刻不松懈。我巴不得其余人都消失,只有我一人控制车,如今却有人大方地让出。中午,画家邀所有人一同吃饭。饭桌上他口若悬河,对教练又捧又贬,对自己亦讽亦夸,甚是欢快。
    教练忍不住回嘴:“阮老师,你都快六十了,为何还没个正形。“
    画家一顿:“老男人的年龄也不可在女士面前公之于众。“ 我再次看向他。隐瞒自己真实年龄,必有所求。
    “只要阮老师在,我就知这一天心情会舒畅。“教练惬意地掏着牙缝。每天都有免费午餐,晚餐供应,自然是舒爽。我与另一女孩坐在后座,昏昏欲睡。教练与阮老师兴致勃勃地交换婚姻心得。
    “小苼有男朋友了没?“ 阮老师问。
    “说来听听,别光听我们的故事。“ 教练附和。
    成年人,哪怕自己婚姻万分不幸,也乐此不疲地张着手臂,热情窥探年轻人的爱情故事。我不语。教练继续泄露朋友的隐私。丈夫要与初恋情人结婚,誓死与朋友离婚。
    “他们结婚已经十余年,现在却为一个毫无干系的女人,舍弃家庭。” 教练愤愤不平。她的世界无知无畏,故而简单。婚姻只有一个逻辑,同甘共苦,白头偕老,任何外来之物,皆为仇敌。
    “让你的朋友争取到最大的经济利益。” 画家出谋划策。婚姻好似一场阴谋,爱情是妖姬,引人入内,继而堵死,切断后路。
    “难道不能想办法让他回心转意?” 教练疑惑不解。倘若注定是鹤顶红,想再多谋略,也无济于事。
    “男人一旦移情别恋,便不可逆转。” 画家循循善诱,语气里还有一丝得意。我闭着眼笑。女人有相等的机会见异思迁,他的这股子优越从何而来?
    下午,画家照例邀请众人吃饭。我与他们匆匆告别。画家眼里有几分不舍。
    我抱歉地说,“下次,换我请你。“
    “后天如何?“ 画家问。
    我愣了一瞬:“晚上可以。”
    “好,后天晚上联系。” 说完便钻进了车里。
    我对请他吃饭一事无甚热情。六十岁的老人与二十岁的大学生,如何越过重重隔阂,站在同一水平线上。我们之间唯一的共同点是宗教。我并非佛教徒,我只是迷信佛经能打破命运加诸在我身上的魔咒,给我带来好运。而他念念有词,旁征博引的佛经句子,也不过是想劝服、证明自己确实信仰佛教。
    看得出他是精心装饰一番才赴约的。还是蓝色棉袄,格子围巾,衣服衣领层层叠叠地束在围巾下。脸上胡子刮得干净,一片整洁青色。弯弯拐拐走进一个巷子,坐在院子中央,看着低低高高叠在一起的瓦顶,喝茶聊天。
    “这两个字写得不错,有十年功夫。”对面墙壁上挂着“舍得”二字。
    “学书法难还是学画画难?”
    “一辈子可能也成不了书法大家。” 呵,爱情也是这个毛病。
    一下午时间,几盏茶功夫,从书法聊到印象派油画。终于快结束,我头顶冒汗。晚饭点了小瓶酒,悉数到给他。我极少喝酒。一瓶喝完,他意犹未尽。
    “再来一瓶?”我问。
    “舍得?” 他笑。
    “有何不舍得。”我指那副字。
    “我只是怕你喝多。”
    “我坐出租车。“
    “既然如此,你便喝吧。“
    “你舍得让我孤零零离开?“
    他眼里闪着狡猾。
    他端起酒杯,呷一口酒,不以为意道:“醉倒了,就在附近开个酒店如何。“
    说完,高深莫测地看着我。
    “不知你批准否?”他继续道。
    我疑惑地看着他的眼睛。
    蓦然,我明白了过来。
    原来如此!
    谢谢大家的支持,继续更新!
    下午会有更新!谢谢大家的支持!
    
    我不知从哪里来的怒气,或许气他看低我的矜持。
    我推开面前的碗,“阮老师和学生也开这种玩笑吗?”
    “不,他们与我不是同一类人。”
    “我与你便是?“
    “我们有相同的目标。”
    我不解。
    “我们都在寻找。“
    寻找?我好似变成了一个不了解自己的陌生人。
    “爱。“ 他缓缓道,”爱人,被人爱。“
    沉默。
    他盯着我的眼睛,叹了一口气。
    眼前的二锅头晃了晃,模糊,变成了放在课桌上的灰秃秃磨砂边的茶壶。我最美好的时光便是与少年坐在宽敞的教室里,紧挨着身子,讨论习题。衣裳摩挲,掠起青涩的兴奋,皮肤好像被点燃。因着少年的缘故,通向校门的那条小径变宽,仿佛四季都鸟语花香。与他走在小道上,心眼里飘着骄傲。紧闭的校门关不住湿濡的荷尔蒙,浓情蜜语也衬不出那快要跃上天的心。高中的单纯与快悦正向攀升。
    “那么你能在我这里找到什么?” 我问。
    “最美好的东西。”
    “你太自信,也太相信我。” 我不屑于他的自大,闭着眼笑。
    我的最美好的东西只在梦里。有力的拥抱,灼热的亲吻,犹如耳旁。又瞬间坠回现实:曾经捧着我的脸,轻抚我脸庞的男孩,正偎依着另一个可人儿。羡慕,嫉妒,懊悔,统统吞进肚,细细咀嚼哀伤。年少时不懂伤害二字,陡然做各种伤害之事,长大了,才换算出自己划在别人身上的伤口有多深。
    七月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少年的失败没有一丝征兆地砸向我。命运似乎打了个弯。他望向那所学府,拥着我,悲伤呢喃:我只有你了。我被这句话敲醒,不敢看他失措的双眼。压垮我的不只是他的前途,还有我的未来。我从来都是掠夺者,从别人那里获得爱。我能给的却只有辜负。天太高,地太大,那时的我,太年幼无知,不知还有后悔二字。
    眼前这个看似温润如玉,实则八面玲珑的精明商人,与我怎样殊途同归?
    “你有太太。“ 我肯定地说。
    “请你谅解,我无法抛开她,” 他顿一顿,似斟酌,“但我不能停下寻爱的脚步,如同你不断探寻一样。“ 我被他不自知的荒诞逗笑。
    他正色道:”我能给你想要的生活。“ 这个男人不仅可笑,而且幼稚。我尚不清楚我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他却认定他能给我。
    “起码,你不用担心面包牛奶。“
    我依然沉默。
    “或许你还能收获爱。” 他继续说服我。
    离开少年时,我选择了一条看似挂满面包的路,幻想有一天我会成为造面包的人。四年过去,我好像走上了一条不相干的山间小道。
    我凝望眼前这个老头,无法把他与我放到到简单的男女天平上。
    给了面包,会否就有爱情?
    
    我不知从哪里来的怒气,或许气他看低我的矜持。
    我推开面前的碗,“阮老师和学生也开这种玩笑吗?”
    “不,他们与我不是同一类人。”
    “我与你便是?“
    “我们有相同的目标。”
    我不解。
    “我们都在寻找。“
    寻找?我好似变成了一个不了解自己的陌生人。
    “爱。“ 他缓缓道,”爱人,被人爱。“
    沉默。
    他盯着我的眼睛,叹了一口气。
    眼前的二锅头晃了晃,模糊,变成了放在课桌上的灰秃秃磨砂边的茶壶。我最美好的时光便是与少年坐在宽敞的教室里,紧挨着身子,讨论习题。衣裳摩挲,掠起青涩的兴奋,皮肤好像被点燃。因着少年的缘故,通向校门的那条小径变宽,仿佛四季都鸟语花香。与他走在小道上,心眼里飘着骄傲。紧闭的校门关不住湿濡的荷尔蒙,浓情蜜语也衬不出那快要跃上天的心。高中的单纯与快悦正向攀升。
    “那么你能在我这里找到什么?” 我问。
    “最美好的东西。”
    “你太自信,也太相信我。” 我不屑于他的自大,闭着眼笑。
    我的最美好的东西只在梦里。有力的拥抱,灼热的亲吻,犹如耳旁。又瞬间坠回现实:曾经捧着我的脸,轻抚我脸庞的男孩,正偎依着另一个可人儿。羡慕,嫉妒,懊悔,统统吞进肚,细细咀嚼哀伤。年少时不懂伤害二字,陡然做各种伤害之事,长大了,才换算出自己划在别人身上的伤口有多深。
    七月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少年的失败没有一丝征兆地砸向我。命运似乎打了个弯。他望向那所学府,拥着我,悲伤呢喃:我只有你了。我被这句话敲醒,不敢看他失措的双眼。压垮我的不只是他的前途,还有我的未来。我从来都是掠夺者,从别人那里获得爱。我能给的却只有辜负。天太高,地太大,那时的我,太年幼无知,不知还有后悔二字。
    眼前这个看似温润如玉,实则八面玲珑的精明商人,与我怎样殊途同归?
    “你有太太。“ 我肯定地说。
    “请你谅解,我无法抛开她,” 他顿一顿,似斟酌,“但我不能停下寻爱的脚步,如同你不断探寻一样。“ 我被他不自知的荒诞逗笑。
    他正色道:”我能给你想要的生活。“ 这个男人不仅可笑,而且幼稚。我尚不清楚我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他却认定他能给我。
    “起码,你不用担心面包牛奶。“
    我依然沉默。
    “或许你还能收获爱。” 他继续说服我。
    离开少年时,我选择了一条看似挂满面包的路,幻想有一天我会成为造面包的人。四年过去,我好像走上了一条不相干的山间小道。
    我凝望眼前这个老头,无法把他与我放到到简单的男女天平上。
    给了面包,会否就有爱情?
    
    晚上还有一更!谢谢大家!
    
    “你与女人都这般投缘?” 我问。
    他笑笑不说话。我也低头笑,没有十拿九稳的耐心,怎敢与我纠缠。我到底还是个心存幻念的孩子,渴望唯一感情。
    “小苼,“他叫我。不知何时,他待我如此亲昵。
    “男人很多时候身不由己,但也是有感情的。”
    我看他一眼:“我不贪心。”
    临上车,他转过身看我,等待我的答案。我一路筹算。倘若工作,每月不过维持基本生活开销,照顾母亲,购置房产,都是镜中花。拼死拼活工作,跳到高级职位,也会为房贷负债累累。稍稍幸运,或许会得一人,与之共同奋斗,可我那曾经的少年呢?周苼,这不就是你一直以来渴求的吗?
    我对上他的眼:“我并没有在校外租房。”
    他一脸惊喜,雀跃地说:“不用担心,我会买房。”
    我点头,送他上车。
    我站在空空的客厅,好像立在四面透风的钢筋支架里,头脑里慢慢碾过今天可能去访的地方。身体里有一个跷跷板,一边是滞留在屋,一边是四处晃悠。摇摆,反复,翘来翘去,如转动的时针,停在哪头,便是哪个决定。小时候不会犹疑不决。黑便是黑,白一定不能添灰。守着一个立场坚定不移。如今也学会踌躇不前。越成熟,便越不纯粹。
    街上的霓虹灯又开始闪烁了。十年前的老款,覆上厚厚的灰尘,年久的衰败包裹着暗淡的灯泡。新年没有新气象,不过是周而复始,插上电源,拔下电源,完成单调的仪式。人究竟有多绝望,相信在新年挂上旧灯,来年便不一样。车子轰隆隆向前冲,好像是黑夜的撒旦,无可畏惧。司机一脸失望地听着“免费卡”的机械报读声,加大油门,把不满发泄在汽车引擎上。窗外树枝,没有树叶,突兀向上,似能捅破天空。公车上的时光尤为可爱,自己仿若钻进时光隧道,不知前路是哪里,任凭那可以把大米碾碎的引擎声拉着我从这头移到那头。一闪而过的模糊街景冷冷错错,突然,一处大门亮堂堂,把两旁拥挤不堪的建筑物挤压变小。大门在我眼前越变越高,压在我的胸口。我曾与少年牵手,无数遍走过那扇门。沿着小径,一大片树林站在池塘边。月光下,温热的唇角贴紧我,柔软,细腻,好似洁白的羽毛包裹在棉花里,熨帖我的心房。汽车挺稳,我睁开眼,迎着冷风仰头止泪。
    
    推门入咖啡店,一股热气包裹着我。咖啡师甲望着我微笑。一周有五天都在这里喝咖啡,我成了他熟悉的陌生人。还未等我开口,他已输入饮品名字。我对他感激一笑。早上九点,富丽堂皇的咖啡店空旷而高雅,不复下午人声鼎沸时的颓败。寻一处角落坐下,打量咖啡店里的客人。哪些人会与我一样在冷清的早晨孤单地坐在咖啡店里。有人缩着脖子,躲在衣裳里打盹;有人塞着耳机,陶醉在自己的世界;也有人心无旁骛地看书。他能看进去几个字?我不禁冷笑,全然忘记自己手里也正捏着一本书。人便是这样,极少检视自己,别人指指点点,以获得优越感。咖啡师甲端着清洁盒,一桌一桌收拾。我与他并无过多交流。偶尔,在喧闹的说话声里,他和我谈论天气。或许他心里早知我是什么身份。眼下无其他咖啡师。
    “今天天气不错。”他望一眼窗外。
    循规蹈矩,却让人觉得可爱。
    “新年也不休息?”
    “正是忙碌的大好时机。”
    “赚钱与休闲确无兼而有之。“
    “新年很快来临。“
    “是,街上行人慢慢加快脚步了,生怕赶不上新年钟声。“
    “人们聆听钟声才觉未来充满希望,仿佛那是魔咒,能解除一切苦难。”
    “或许,我们的希望便是建立在每一个失望的明天之上的。“
    “每年这个时候人情味最浓。“
    我顺着他的眼光看向街边。像围棋棋盘,零星站着几个时髦女郎。长靴短裙,貂皮大衣,头发花花绿绿。只一口咖啡的功夫,女郎便换了一批。人的故事万千,我却费力揣度。
    “你四十五度方向的男士看你许久了。” 他拿抹布在光亮的桌上又擦了擦。
    “想必也有诸多女士对你刮目相看。“
    “我并不是最讨喜的咖啡师。”
    “我也从不是讨人喜爱的女孩。” 我说。
    他看着我,许久:“你很寂寞。”
    我一怔,不知如何反应。
    “对不起” 他歉然地说,“你的笑容,告诉我的……” 他有些局促起来。
    我与他之间极少如此严肃。
    我叹口气:“我额上是否写了生人勿近?“
    他收起清洁盘,“拥抱未必消减寂寞,敞开心扉方可觅得爱。“
    小小咖啡馆,竟有这样可人的男子。
    “人终究是寂寞的吧,离得太近,便不可控制地互相伤害。“ 这条规则适用于爱情和亲情。
    “但我们不可因此放弃爱。“
    “要获得爱,需收起自己虚荣、自私的爪牙。”
    他欲言又止,端盘离开。
    我的眼睛不自觉地飘像对面那个男子,心里却出奇的安定,没有任何期待。本能,女性的本能渴望被关注。男子慌乱地收回自己的视线。呵,难不成两情相悦?可,心却愈发安谧了,还多了几分厌恶。
    人渐渐多起来,三三两两,握着咖啡杯,一身松懒地铺在椅子里谈笑,仿佛自己握住了全世界。咖啡师来回走动,咖啡机发出嗤嗤声。少顷,浓郁的咖啡香弥漫。我起身,把原封未动的书放回口袋。
    
    “要走了吗?“ 咖啡师甲过来问。
    我点头。不经意看见他的胸牌。
    “Jason?”
    “有中文名字的。”他低头,又说:“就叫我Jason吧。”
    “那么,后会有期。”
    我们无需留联系方式。电话簿里的姓名,除了几个亲人的电话会经常拨打,其余都是石沉大海,再无过问。我们一厢情愿,以为存入电话,便得到通往别人内心的道路。心灵不隔分,联系才可建立。
    打开门,冷风即刻灌入脖颈。橱窗玻璃上贴满了圣诞老人头像。圣诞树乖巧地屹立在店门前。有的簇新,有的暗沉。耳旁有圣诞歌曲间断响起,配合着一亮一暗的灯光,以为置身在了雪地里。路人裹挟着寒风,匆匆走来,卷起我的发丝。全世界都在忙碌,唯独我无事可做。哪里都不属于,才哪里都能踏足。
    电话响起。
    “阮老师!”我并不改口,仿佛这个称呼能美化我和他的关系。
    “今天可有什么收获?“
    “很遗憾,还没挑中喜欢的。“曾经,在各大商场里穿梭,看见中意的,止不住的偷瞄价格标签,然后悻悻放下商品,脑种飞快地换算出五折后的价格。第一次怀揣比平日多几倍的现金,踏进百货商店,看到顺眼的,统统买下,是否合适不重要。及时行乐,抓住手里仅有的一切挥霍。中意的衣物却越来愈少,站在橱窗旁一筹莫展。
    “看来国内商品已满足不了你。“
    “你知道,我一贯眼高于顶。“
    他笑,“今晚想吃什么?“
    “要我去超市买食材吗?“
    ”或者吃外卖也可以。“ 我吃惊。他崇尚自然,外出吃饭总是挑来挑去。如今,却为我退让,愿意吃外卖。
    他带来一大束腊梅。我数一数枝条,估算大约值得十元钱,一一插入瓶中。他不送我玫瑰,认为越昂贵的花越敷衍。玫瑰也好,腊梅也罢,不是少年送的,全无任何意义。
    外卖的好处便是不必为谁洗碗而伤脑筋,可以延续饮食时的那份闲逸。你若去问寻常夫妻为何争执,多半是计较谁少做了家务,谁多占了便宜,都愤愤不平。红颜知己就不会添乱,她们也无机会添乱。一周见面寥寥,为柴米油盐发愁不是她们的责任。
    “我又做了一首新词,你来看看。“ 他坐在沙发上对我招手。
    我扫一眼屏幕,那些文字好似从我后脑勺溜出去一样,什么也没记住。
    “很好!“我转头对他微笑。
    “文章,越是短小越难做。长篇大论的小说,随便写写就行,七言绝句又比四言绝句容易。四个字,拼凑出生动的景象,绝非易事。” 他侃侃而谈,我充耳不闻。
    “你写过四言绝句?” 他存心在我面前卖弄,我何苦拆台。
    “写过几首,不太多。“ 他并没有生气,停一停继续,“诗画本是一家,会的画画的人,不可不写诗。”
    想必他心里的我一定聪慧好学,所以才费尽心思地展示自己才华卓著。每周必带上一首词与我共赏,迫不及待地想让我热爱他。男人,都需要女人来仰视。女人,如若幸运,会寻得一人心甘情愿地钦慕。运气差的,落得既无法仰看别人,也不被别人爱慕的境地。
    
    继续更新,谢谢大家的支持!
    
    “好好的商人不做,为什么要画画。” 我无话找话。
    “我的身份还不止这些。我年轻时当兵。” 他有些得意。
    我配合地做出惊讶崇拜的样子。
    他喝一口茶,脸上露出舒服二字,懒懒地说:“还是特种兵呢。“
    “真的?“ 这次是真心叹喟。
    “看,你这是什么表情,满脸的不信任。“
    他严肃地说:“这个习惯得改,你虽无心,听者却有意。“
    他对我似有父亲的义务,时不时挑我毛病,用他几十年历练而成的世俗标准评定我的行为。
    他合上电脑,把杯子往我这边移了移,说:“当兵苦,也没结婚生子苦。”
    我看着他,期待下文。他眼角动一动,说:“才说过你,怎么又忘了。”
    我明白过来,给茶杯注满水。
    我从不会讨好人。初与他相识,一起吃饭,他握一杯酒,笑笑地说“虽然可爱,但亦不太懂事。” 我茫然看着他。他抬手晃一晃空酒杯,说:“等你斟酒呢。”
    谁说社会里八面玲珑的女子好过,怕也是被教诲数次,从无知褪变得世故。成熟圆滑,相较于单纯,是贬义词,是堕落的象征。可尝过好处的女子却丢不开了。
    
    “结婚那么苦,为何许多人依然前赴后继?”
    他看着我,一脸看小孩胡言乱语的表情,“有时候不是你选择,生活会选择你。”
    “忠于自己的心,懂得进退尤为重要。”
    他摇摇头:“你还太年轻。”
    “你当时也是被生活选择?”
    “年轻是不会被胁迫的。自以为对胜算有十足的把握,认定自己不会错。”
    他咕嘟一声吞下一口茶:“有时怀疑,生活永远是越选越错。”
    “所以无论是选择A还是B,就算选择了X Y Z,最后结果依然是错?“如此一来,我们何苦惴惴不安地做生活所给的选择题,闭眼,一条路走到黑便是。
    他抽出一支烟,点燃,深吸一口。
    “女儿刚出生时,我站在烈日当头的工地上,庆幸是自己而不是老婆孩子来受苦。”
    我点头,“真情实意!”
    “我从不虚情假意。” 他玩笑地说。
    我虚情假意地回:“当然。”
    
    “最忙的时候,便背着女儿在窄小的厨房里,切菜,煮饭。”
    “你的妻子不合格。”
    我为自己可悲,落入了诋毁其他女人的俗套里。
    我不得不加上一句话,证明自己的清白:“每个人都在不合格的扮演自己的角色。”
    他不置可否,“我知道你与别的女孩不一样。”
    “哦?”我期待下文。
    “你知道自己是谁,不会胡乱嫉妒。”
    他看我一眼,“事实上,她的确不合格。”
    我并不关心他是否离婚,会否离婚。我对他无任何期望,所以也没有失望。我只是在这个不公平的世界里拿自己仅有的东西做一个公平的交易。嫁给自己爱的人是踏上毁灭的不归路,嫁给一个不爱的人会摧毁别人的生活。
    我往水壶里添水,打开开关。他用手拦住我“不喝了,休息吧。”
    我替他挤好牙膏,放水。这样做,我会催眠自己,我是在养老院里照顾老人,无其他龌龊。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原文: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1016687-1.shtml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 [放入我的收藏夹]
  小说 最新文章
【连载】原创小说《黑●红》
神级龙卫
冥妻挚爱
永不熄灭的火
【原创】《居之不易》(长篇北漂小说)
长篇小说《突围》,人生就是不断地突围?(
我不是渣男——记录一个地质工作者的艰难爱
上海,抱紧我——男人也需要浪漫(爆笑浪漫
天涯论坛
梦中的故乡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7-06-18 14:22:25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美食菜谱 新闻资讯 电影视频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租车
生肖星座 三丰软件 视频 开发 短信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搜图网 美图 阅读网 多播 租车 短信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4日历
2018-4-26 21:16:04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