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地图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租车 短信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小说 -> 你们都遇到渣男友,只有我摊上了渣爹 -> 正文阅读
 

[小说]你们都遇到渣男友,只有我摊上了渣爹[第1页]

作者:楼蓉蓉  更新时间:2018-02-15 23:50:43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1] [放入我的收藏夹]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公鸡的叫声此起彼伏,家家户户的烟囱开始冒烟,女人们开始起床做饭,正是冬天农闲的时候,各家的男人们都起的都很晚。
    只有一些小孩穿着厚厚的棉袄到处乱跑。
    
    我拿着扫帚站在破败的院子外面,看着前面房檐上面已经开化的冰凌子发呆,时不时的叹口气。
    
    “翠喜,赶紧把猪喂了吧!”小屋里面传来了温柔的声音。
    
    “哦,知道了。
    ”我进门拎着猪食桶子给猪喂食,风卷着雪粒子灌到的脖子里面,好冷啊!我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我怎么就来到这个地方了!
    一个星期前,我躺在寝室的床上看一本八十年代背景的小说,结果看得我怒火中烧,书里面的女主是怎么样的我都没怎么注意,可是一个女配的故事却是气得我要吐血。
    
    那就是一个皮薄肉多的大。
    
    她的渣爹抛妻弃女,把她们扔到农村不管不顾,和旁人结婚生子了,女配的娘找到城里面,发现了真相,竟然自杀死在丈夫门前,女配领着妹子回了村子,没人管,吃着百家饭长大,后来打工辛苦的赚钱,都便宜了老爹和后妈的孩子,好容易碰上一个温和善良的男朋友,还被那个白富美女主给抢了。
    原因是女配没文化,没有共同语言。
    
    女配后来被父亲嫁了一个混蛋,被哄骗着卖了一个一颗肾给他还债,最后身子虚弱,一个人凄惨的死在医院,女主和男主结婚后知道这件事很难过,帮着办的后事,鞠了一把辛酸泪,这个悲催的女配就领了便当了。
    
    我当时就把书撕了,在寝室狂吼:“这什么狗屁作者!要是老娘是那个女配的话,绝对不可能活成那样的,看我如何把那些贱人极品全都干掉!”
    谁晓得,我一觉睡醒,我竟然真的成了那个悲催的女配,根本回不去原来的世界了。
    
    女配现在才十四岁啊!一想到接下来二十年要过着书里面描写的那样过日子,就忍不住的又叹了口气!
    “姐,你最近是咋了,一天到晚老叹气。
    ”一个黑瘦的女孩走过来,她穿着破旧的棉袄,袖子上还有两个补丁。
    
    这是女配的妹妹刘瑶,命运一样不咋地,被渣爹后妈做主嫁给了一个家暴男,年纪轻轻就被逼的喝了火碱死了。
    
    我摸摸她的头:“没什么,咱们回去吧。
    ”
    我们俩进了屋,这里面什么摆设也没有,只有一个小炕,炕褥都是补丁罗补丁的。
    
    女配的妈王霞已经把饭做好了,她穿着一件带补丁的棉袄,面如菜色,才三十岁就已经非常的衰老了。
    
    看不出来颜色的小桌子上,放着三大碗地瓜粥,另外还有一盆萝卜条的咸菜。
    还是因为一会要进城,害怕挺不到时候,不然平时也就是一碗清的见底的玉米糊糊。
    
    刘瑶舔了舔嘴唇,然后小声道:“妈,我想吃肉。
    ”
    妈勉强笑道:“一会咱们进城,见到你爹,让他给买驴肉火烧。
    ”
    “真的?”刘瑶高兴得不行,开始大口大口喝粥。
    
    妈想了想说:“这是这一次咱们是偷着进城,你奶要是知道了该不高兴了,要是旁人问起,就说去看舅舅,知道了吗?”
    刘瑶点点头,我看了妈一眼,欲言又止。
    
    这个可怜的女人进了城就会发现,一直不回家的丈夫已经在城里面有了新欢了。
    全家都知道,唯独这娘仨被瞒得死死的。
    
    十几天前,老太太做主分了家,而她丈夫的钱一向只给自己亲妈寄过去,她们被赶出去的时候,除了这么一个破屋子,一口猪,什么也没有分到。
    
    要不是实在是活不下去了,女人也不能进城找丈夫去了。
    
    “翠喜,你不吃饭想啥呢?”妈问道。
    
    我的嘴角抽了抽,这名字也太土了!主要是这名字是奶奶起的,后面妹妹的名字就是爸爸气的,文雅了一些。
    
    我咳嗽了几声,决定先给她做一些心里建设:“要是咱们进城知道了一些不好的消息,你想过怎么办吗?这么些年了,毕竟爸对你也不咋样,结婚证都没领过。
    ”
    “你爸是好人,不会不管我们的,你不懂,办婚礼的时候年岁小,村里领结婚证的也没有几个。
    ”她的手摸摸我的脸,上面一层厚厚的老茧。
    
    我由不得心疼,这女人被当成是牲口一样磋磨了十几年,要不是因为原主的爹要把新媳妇领进门探亲,她婆婆也不可能把她赶出去的,还记得继续被欺骗干活。
    
    我把筷子放下来了:“妈,不管怎么样,你答应我,不管遇到什么事情,绝对不能寻死觅活的,你还有我和妹子呢。
    ”
    妈一脸疑惑的看着我,然后点点头。
    
    我没再多说,书里面的女主的妈知道了丈夫已经和旁人结婚后就上了吊,死在了丈夫的家门口,虽然当时议论纷纷,可是原主的爹搬了家,没过几个月,也就没有人记得怎么回事了。
    渣爹一辈子过的舒舒服服的。
    
    我既然跑到书里面了,就绝对不能允许发生这样的事!
    也没有什么好带的,妈收拾好了东西放在一个包袱里面,就带着我们出发了。
    
    我们穿着破棉袄,里面套了好几个毛衣,可还是忍不住冻得瑟瑟发抖,我把脖子上面的围巾用力的裹起来,八十年代的冬天还真冷!
    坐了村里进城的马车,颠簸了几个小时才到的城里面。
    
    快过年了,街道上的人多,很多的小商贩拿着东西在街边卖,大部分是一些吃食,饼子,馒头茶叶蛋什么的。
    另外还卖一些盆子暖壶,剪子还有围巾、袜子之类的日用百货。
    
    刘瑶一直盯着小吃摊的雪白暄腾的肉包子看,直咽口水。
    
    妈摸了摸空荡荡的口袋,揉着刘瑶的头发:“坚持一下,找到你爹了,就能吃包子了。
    ”
    “好!”刘瑶咧开嘴笑了笑,大步的往前走。
    
    妈偏过头去擦了擦眼泪,我只当没看到她的心酸。
    
    我们一路走一路打听着,中午之前到了爸的单位,他之前是当兵的,退伍之后,就分到了钢铁厂做了文员,坐办公室的。
    
    是我们村子全都羡慕的公家人。
    我奶奶可得意了,在村里面都能横着走,也愈发的看不上一个大字不识的我妈。
    这些年竟一次都没来过这边找爸的丈夫。
    
    厂子外面有人给大铁门刷油漆,还有人拿着几个大红灯笼在那边比划着,估计是为过元旦做准备呢。
    
    妈领着我们局促不安的站在那,有点不敢过去。
    
    这时候一个带着狗皮帽子的老头走过来了:“你们找谁啊?”
    妈说道:“我们要找刘强。
    他在不?”
    老头诧异的看着我们:“你们是他的是什么人啊?”
    妈说道:“我是他的媳妇,这是他的孩子。
    我们是第一次来这边,麻烦你给叫一声。
    ”
    那人脸色一变:“不能吧?你们……”
    “是啊,他不在吗?”
    那人吱唔了几句就走了,根本没回答。
    
    刘瑶道:“妈,我爹咋了?”
    妈摇头道:“没事儿,可能是太忙了。
    我们再问问。
    ”
    这时候我们看到里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很多工人都出来了。
    午休时间到了。
    他们都穿着崭新的工作服,每个人的手上捧着一箱子的国光苹果,说说笑笑的。
    
    不愧是国企的职工,过节的待遇就是好。
    
    刘瑶指着前面惊喜的喊了一声:“是爸爸!”
    妈也很高兴,牵着刘瑶往前面走,我抱着胳膊叹息着摇摇头,悲剧啊!
    渣爹刘强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长的倒是不错,浓眉大眼,个子很高,手里抱着两箱子苹果和旁边的一个穿红色棉袄的女人说话。
    
    女人空着手,微笑着看着他,齐耳短发,红围巾,一看就是有气质的城里女人,正是他的后妻孙玉兰。
    
    这娘们是在工会上班的,别看外表温柔,可是看过书的我知道,她的心肠毒着呢。
    
    “爸爸!”刘瑶欢喜的叫唤着,跑到了他的面前抱住了他的大腿。
    
    妈也快步的往前面走,见到久未见面的丈夫,她自然是欣喜的。
    
    爸见到她们两个人,笑容瞬间凝结,手面的两个箱子砸到了地上。
    身边的孙玉兰也呆住了,但是也很快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她第一时间瞪向了我爸:“你去解决她们!”随后又一脸嫌弃扫了她们一眼,不屑于说话。
    
    我爸一脸的慌张看了看周围的人群,然后猛然一把扯过了我妈和我妹子,往前面的一个小路口扯了过去。
    
    孙玉兰也走过去了,一脸的怒色。
    
    我也不着急,慢慢悠悠的走在最后面。
    
    我妈问道:“你这是咋了?我来你不高兴啊?”
    我爸不耐烦的说:“你来这里干啥?我不是说了,我不忙的时候会回去吗?你赶紧走吧!”
    妈愣住了,他竟然会这样厌恶自己?
    孙玉兰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爸对我妈说:“你先回吧,我回头回村和你说!”
    妈急忙说:“孩子爸你先别生气,我给你的信你收到了吧,家里分家了,妈一分钱都不给,粮食也不给我们,两个孩子都要活不下去了,这才来找你的,我知道你工作忙……”
    “行,别说了。
    
    ”爸飞快的拿出来了一把零钱塞到了我妈的手上:“我这边要过年了,忙得很,没时间和你说,你赶紧带着闺女回去吧。
    ”
    “她爸…你就这么不喜欢我们过来吗?”妈的心里一定很委屈和难过,被婆婆欺负,丈夫也这样的态度,又不好再孩子面前显露出来。
    
    爸一脸嫌弃的看着面容苍老的母亲:“这些等我过年回村再说,给你们的钱够你们过年了,我这下午还有事儿呢,赶紧走。
    ”
    刘瑶去拉他的胳膊:“爸,我可想你了。
    ”
    可是爸却是下意识的一推,刘瑶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被妈扶住了。
    
    “她爸……你是孩子的爸啊,你咋能这样?”
    孙玉兰尖叫起来:“刘强!你不是说已经把村里面的事情解决了吗?这是啥意思?她们压根就不知道吗?”她的声音很尖锐,我站的这么远都耳朵生疼。
    
    “玉兰!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
    “你混蛋!这个事儿我和你没完!”
    啪!一个大耳光打在了他的脸上,孙玉兰怒气冲冲的走了,看也没有看我们一眼。
    
    妈在愚钝这个时候也明白过来了,她颤声说:“她是谁?”
    爸厌烦道:“别问了赶紧走,你就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他说完了就要追上去,我慢悠悠的走过去站在路中间,拦住了渣爹的方向。
    
    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爸见到我,眼中先是很诧异,然后怒道:“翠喜,你跟个木头桩子一样杵在那边干什么呢,先带着你妈回去,我有事儿呢。
    ”
    我冷淡道:“那个女的是什么人?嫌我们碍事,让我们赶紧滚蛋,然后就去找旁的女人勾搭去了?”
    “你……你怎么和你爸爸说话呢!”他眼睛瞪得老大。
    
    “我说的不对?你不要原配不要孩子,我找你领导反应去!”
    刘瑶小声问:“妈,爸咋了?”
    妈不说话,抱住刘瑶哭了起来。
    
    爸看着不远处的人群,都纷纷的过来,压低声音道:“翠喜!你都多大了,还胡闹!”
    “我还想问呢,你都多大了,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反过来指责我?”
    身后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
    十几个穿黑色工人制服的人过来了。
    当中还有一个穿着白色棉袄的女孩子,也是十四五岁的年纪,两根长长的羊角辫垂在肩头,这女孩挺漂亮啊。
    而且我看到她心里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她是谁?
    “爸,这是咋了?”女孩此时拉住身边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的袖子。
    
    “我问问。
    ”男人一脸严肃的看着我爸。
    “刘强,这是怎么了?”
    刘强急忙说:“白厂长!对不起,这个是我……我的前妻……”
    “前…前妻吗?”我妈眼泪更多了,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真是软茄子一个!我冷声说道:“我妈带着我们姐俩在村里,饭都要吃不上了,来城找爹,这才知道他已经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了,现在我妈咋成了前妻?我们根本不知道!爸,你说说看,你是什么时候和我妈说了离婚的?”
    单位的同事全都皱眉看着他,估计也没想到这么一个积极分子能这样。
    
    那个漂亮女孩道:“爸,你帮帮帮她们吧。
    看着挺可怜的。
    ”
    男人点点头,对我爸说:“你这事儿干的不地道啊,你也是厂子里面的干部,咋能这么做!”
    “白厂长,这都是误会啊!”刘强急的额头上面全都是汗。
    
    白厂长……啊!我一下子想起来了。
    
    那个小姑娘是书里面的女主白晴晴!
    我猛然看向了她的方向,她也在看着我,一脸的温柔的笑意:“你放心,我爸爸一定会帮你们的。
    ”
    我只是对她微微一笑,说不出来心里面是怎么个滋味。
    
    她是一个典型的白富美,家境好,父母疼爱,后面考上了重点大学,被N多优秀男人追求,丈夫一辈子爱他,一生顺遂,是那个白痴作者的笔下最玛丽苏的角色。
    
    不过她长还真是比书里面描写得还好看。
    
    见到我一直看着她,白晴晴对我笑了笑,两个漂亮的小酒窝。
    
    我也对她微微一笑,咱就是配角的命,所以这辈子还是离得远点吧,别被主角光环刺瞎了眼睛。
    

    他回头去拉住我妈,小声道:“不管什么事儿,等我回头和你说,那是我们的厂长!你这么闹下去,我的工作就要没了,你得替我想想啊,求你了!我一定会给你解释明白的。
    这都是误会。
    我保证和她没关系,求你了。
    ”
    我妈红着眼睛看着刘强,表情似乎有点动摇。
    这女人这么的体贴,怎么可能让丈夫为难呢。
    刘瑶只是哭,刘强看到有门,赶忙拉住两个人往前面走。
    
    “我给你们找马车回去。
    ”
    妈看了我一眼:“翠喜,不如我们先回去……”
    “妈,咱们一回去,他立马就会撇清关系,说和你一刀两断了,我奶奶也不可能向着我们的,他也不会管,咱们只能饿死。
    ”
    “你爸说了是误会……”
    我拉住了我妈冰凉的手:“别信他!他已经和那个孙玉兰领证结婚了,上个月办的喜事,后面的那些伯伯都参加了他的婚礼,他们还住在新分的房子里面呢,早就不记得我们了。
    ”
    妈身子抖得如同落叶,刘瑶一直切切的看着父亲,一脸的难以置信。
    
    “你……你怎么知道的?”爸的脸上则是一副被雷劈的表情。
    
    当然是看书看的,我嘴里面却说:“奶奶和大伯一家早就知道了,整日在村里吹牛逼,小儿子找了一个城里的女人,新媳妇家有钱有势,这才不要你当牛做马了。
    要是你回了村,真的就一点办法没有了,爸爸只会说已经给了补偿,其实根本什么也不管,到时候旁人也会污蔑咱们贪得无厌,一直赖着他。
    ”
    书里面可不就是这样的,刘强把她们骗回去,就说已经解决了。
    后面啥也不管,妈再回去找,领导都不相信她们的话,只说她们得了钱还不放手,就是无赖。
    女配的妈也是为了自证清白才自杀而死的。
    
    “妈,咱们坚决不能走!”。
    
    我妈听完了我的话,整个人像是雷劈一样了,痛苦的看着刘强。
    
    刘强回避着她的注视,一脸的无奈,仿佛吃亏的是他一样。
    
    妈捂住嘴巴跪在雪地上面哭的撕心裂肺:“刘强,我十六岁就嫁给你,为你们刘家当牛做马。
    你咋能这样对我们?你是不是人啊!你让我怎么活,两个孩子怎么活?”
    刘瑶也哭了,跑过去抱住他的腿,抽抽噎噎的哭道:“爸!你真的不要我们了?我们在村里面都要饿死了,妈还说见到你就有大包子吃了,难道你也和奶奶一样不管我们吗!”
    周围的人全都在低声的议论着,这个年代,抛妻弃子的罪名可不好。
    
    爸的额头上面全都是汗,平时能说会道的人此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抬头怒视着我的方向。
    估计恨不能打死我。
    
    我冷笑着看着他;“看啥看?把你的心理活动拆穿了,你恼羞成怒了?真是个不要脸的小人!”他又不是我亲爹,自然不用给他留面子。
    
    我爸脸色发青,抬起手来就要打我。
    
    我恶狠狠的瞪着着他:“你要是敢打我一下,我就是闹到市里,省里面去,也要把你的工作拉下来!我看那个孙玉兰到时候还要你吗?”
    女人吃惊的看着我,严重怀疑我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的。
    
    身后的白厂长也大声的喊道:“住手刘强!你不准打人!”
    刘强只能把手垂下来了,他低声道:“对不起厂长,这事儿是我的错,我没处理没明白。
    
    ”
    白晴晴道:“叔叔,你不该对我爸道歉,你该对你妻子和孩子道歉。
    ”
    周围的人全都是一阵赞扬,说她明事理,说得对。
    白晴晴只是腼腆的笑了笑。
    
    我笑了笑,女主果然很受欢迎。
    
    白厂长说:“刘强,带着你的老婆孩子去我的办公室,把这个事情解决了,你的工作暂时不要做了。
    ”一句话就把我爸给停职了。
    他又回身蹲下来,给白晴晴系着围巾:“你先回去,和你妈说……”
    “我知道该说啥!爸你放心吧。
    ”她说完了转身就跑了。
    
    白厂长这才站起来看了我们一眼:“大嫂,走吧。
    组织上一定会帮你们解决问题的。
    ”
    见到妈愣愣的,没反应,我赶忙对他道谢,把大哭的妈拉起来了。
    
    既然没办法生活在一起了,人家结婚证都领了,自然就是要把利益最大化。
    
    白厂长拍拍我的肩,转身走了。
    
    我爸一直没动,等到人走远了才原形毕露,大声的喊道:“闹闹闹!现在满意了吧,你们非要我名声烂掉,被开除了你们才高兴?”
    刘瑶和妈低着头不断的哭,脸都被风吹得红肿起来。
    
    我扶着我妈起来。
    忍不住发火:“行了都别哭了!要是哭能解决问题,咱们三口人能沦落成现在这样?把眼泪收回去,坚强一点!”
    我爸一愣,脸上有诧异的神色。
    
    刘瑶抽抽噎噎的,咬着嘴唇忍耐着。
    

    妈也擦了擦眼睛,眼神呆滞的看着自己的旧鞋面。
    
    我爸走过来低声温声道:“王霞,你想想我的处境吧,先回去吧,算我求你……”
    “不成。
    ”我妈突然抬头看着我爸:“翠喜说得对,我跟了你十几年了,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被你诓骗回去了,我是我所谓,大不了一死!可我的孩子岂不是成了没人要的野种?一定要解决了才行。
    ”她难得硬气一会。
    
    “那你想要咋地?我和你早就没共同语言了。
    我也早就说过我们不合适,可你就是不愿意和我分开,我也不可能一辈子和你在一起!我活的也很痛苦!”爸懊丧的蹲在地上,点起了一根烟来,表情很痛苦。
    
    我妈咬着嘴唇,眼泪也是簌簌而下:“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你当兵立功,成了正式工人,厌弃了我,我也没办法。
    可我们还有孩子的事没解决,不能就这么回去,你要给她们交代,两个人在村里面饭都吃不饱,饿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你却带着新媳妇在城里面享福,我不服!”她说完了又哭了起来。
    
    我爸压低了声音,看看周围:“没有那回事,我会和你解释清楚的。
    我也是为了你们好,这大冬天的赶紧回去吧,你们放心,都是我的家人我能不管吗?你去吧,我和厂长说。
    现在还有回村的车吧,我送你们回去。
    ”
    我冷冷看着我爸爸:“实在赶不回去就去你的新家住,咱也去你的新房参观参观,再说,爸对我们这么关心,总不至于来一趟城里面,一个馒头也不给我们。
    
    ”
    爸就像是看着仇人一样看着我,我也毫不畏惧的瞪过去。
    
    想让我像是书里面的女配那样任由欺凌,傻了吧唧的牺牲自己,你想的真的太多了。
    
    刘瑶突然抬头看着他:“爸,我好饿,我们都吃了好几个月的地瓜了。
    ”已经七岁了,可是瘦的跟个豆芽菜,只有四五岁的样子。
    
    接下来就是一阵沉默,爸的表情与其说是难过,不如说是难堪和厌烦。
    他并不喜欢我们,自然也不会在乎我们的死活,扔到农村就是为了眼不见心不烦,可如今要他直面自己抛弃孩子的事实,他心里一定不舒服。
    
    我们四个人就这么站在雪地里面僵持着。
    
    最后爸无奈的叹道:“我先带你们去吃饭。
    我和你在商量。
    ”
    妈咬着牙:“不,我要先和厂长见面。
    ”
    “你真的一点活路都不给我?”爸大声的吼道。
    
    到底是谁不给谁活路,还挺能恶人先告状的!
    我刚要说话,妈拉住我,对他说:“我不想和你吵,谈完了这一次,我就回去了。
    你也不用担心,我不会赖着你不放。
    ”她说完了自顾自的朝着厂子的方向走过去。
    
    我瞪了渣男一眼,拉住了刘瑶:“瑶瑶,那箱子苹果还在那边呢。
    去拿过来几个,咱也尝尝苹果是啥滋味的。
    这辈子咱们都没吃过呢。
    ”
    刘瑶怯生生的看了我爸一眼,见到他没反对,飞快的跑过去,那箱子口已经被打开了,她拿了几个苹果跑过来递给我一个,我抓过来在衣襟上擦擦,开口就咬。
    

    那个时候的苹果味道还不错啊。
    刘瑶也大口地吃着,因为吃的太着急,呛得直咳嗽,最后苹果核都吃下去了。
    
    我爸看着我们姐俩的吃相,皱了皱眉,抱起了箱子大步的往前面走,不看我们。
    
    一家子四口人进去了厂子,这里面的面积很大,到处都是工人。
    现在正是午休的休息时间,可以看到很多工人拿着饭盒谈笑着走过去,和我爸打招呼。
    
    “刘副主任!”
    爸爸勉强点点头,他一路上躲躲闪闪,根本不愿意让人看到我们和他一起的。
    
    妈当然看在眼里,但是也没再哭了。
    
    厂长的办公室在三楼,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有人在那边,正是孙玉兰。
    
    她坐在厂长对面不断的哭着,眼睛都肿了:“白厂长!你说这事儿要传出去了,我可怎么活啊?我现在已经怀了,你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打胎和他离婚不是?再说我们才是有结婚证的夫妻,你一定要给我做主!”
    我爸赶忙进去扶住了她的腰:“玉兰,你现在的身子不方便,不要哭了,哭坏了怎么办?”
    “不用你假惺惺的!你为什么要骗我?”她愤怒的推开了我爸:“你说过的,我们的婚事没有人反对,老家那边都解决完了的,你在耍我吗?”
    我爸急的拉住她:“别哭了,我错了,我不是怕你上火吗?正在解决呢。
    ”。
    
    孙玉兰喊道:“我不管!我的孩子不能做没爹要的野种,你要是不处理明白了,我就打胎和离婚!”
    “玉兰,求你别这样!我不能没有你和孩子……”渣爹痛苦的抱住她,俩人就像是在演一场罗密欧与朱丽叶。
    
    妈捂住脸哭了起来,她的丈夫就这样在五十自己的存在,在她面前低三下气的关心着旁人,她的心中该是多么的肝肠寸断!
    白厂长见到我们三个人站在一边,也尴尬的咳嗽了几声。
    
    “刘强,先说说你和那位大嫂的事。
    你们俩的事一会再说。
    ”
    孙玉兰擦了擦眼泪,看了我们一眼,眼里面是无比的厌恶和轻视,但是没说话。
    
    我爸头也不回,看着前面的窗户。
    平静道:“我愿意给他们补偿,王霞,我们……我们不能一起过了。
    你就原谅我吧。
    要是你不能原谅我,也没办法,我只能尽我所能的补偿你了。
    我不能和孙玉兰分开。
    我不能让她因为我名声毁掉,她为了我牺牲很多。
    ”
    我妈嘴唇颤抖:“那我呢?我为你在刘家当牛做马了那么多年,就这样算了?”
    “王霞,我们说说以后吧,不要说从前的事情了。
    ”
    妈半晌才点点头:“好。
    你给多少赔偿?”
    我爸回头诧异的看着我妈,没想到妈会这么容易就答应了,但是很快就垂下眼帘。
    
    “你先回去,我回头和你说……”
    “不用。
    
    你就直接说吧,当着厂长的面,你说说看,到底要怎么补偿我们娘仨个。
    ”妈说完了就找了一个椅子坐下来,平静的看着他。
    
    我爸想了想道:“我看这样吧,我给你一千……”
    “咳咳咳!”孙玉兰咳嗽了几声,拿着手帕擦眼泪。
    
    我爸急忙说道:“五百,我给你们五百块钱,我回头就让我妈给你们送点粮食,再给你们一块地,在村里面一定可以活的,另外刘瑶上学也可以进……”
    孙玉兰又是一声咳嗽,我爸又慌乱的改口了:“就在村里面的小学就行,我给交学费。
    ”
    妈看了一眼孙玉兰,咬着牙说道:“五百哪够?就够买几袋粮食的。
    我要一千。
    ”
    “你说什么?”孙玉兰急了。
    
    妈说道:“翠喜刚刚小学毕业,就被她奶奶给拉下来干活,可我看她学习挺好,一定要上学,才耽误了一个学期也不算啥,这两个孩子就在城里面上学,学费你来出,你要是同意,我直接走,你要是不同意,我就不走了,左右你也有新房,也不是住不下我们。
    ”
    我看了一眼妈的方向,她一直都是为了丈夫着想,此时说出这些话来,已经彻底心死了吧。
    
    孙玉兰的脸色瞬间变得格外难看,张口就说:“王霞,你不要太过分!你们俩连结婚证都没有,根本都不算夫妻,给你点钱不错了,你还说这个?赶紧回去吧,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白厂长微微皱眉,但是没说什么。
    
    孙玉兰的父母也是厂里的老领导,也不好因为我们这样的外人得罪了她。
    
    妈看到我爸也没有反驳,脸色很是悲哀。
    
    我冷笑着说道:“没结婚证就不是夫妻?我爷爷和我奶奶还没结婚证呢!我大伯和大伯娘也没有结婚证,你不信问问我爹,要是你敢在我奶奶面前这么说,看看他们会不会大嘴巴子糊上来?勾引了人家的丈夫,害得孩子没爹了,你还有脸说这样话?和有妇之夫搞破鞋,在我们村子里面,早就被浸猪笼了!”
    孙玉兰的身子晃了晃,尖叫起来:“我才没有搞破鞋!”
    “你就是有!我爸在村里还有家呢,你却和他过上,刚结婚肚子都大了,你还不承认是婚前苟且?一点羞耻之心都没有,还好意思趾高气扬的指责我们?城里人就是这样的素质?”我冷冷的说。
    
    “住口!”我爸涨红着脸,大声的喝道:“翠喜,怎么这么不懂人事儿呢?你孙姨都怀孕了,你这么刺激她?”
    “我只知道我妈,别的女人和我有啥关系,我也从来没有被爹教养过,不知道怎么懂事。
    更不知道什么臭不要脸的孙姨!”
    我爸怒气冲冲,额头上的青筋都蹦了起来。
    
    孙玉兰捂住嘴哭了起来:“我嫁给你就是为了被人羞辱的吗?刘强,你对得起我吗!我为啥要和你过这样的窝囊废日子!”
    爸急得团团转,回头瞪着我。
    

    刘瑶突然哇的一声哭了:“爸,奶奶和大伯一家每天都打我们,光让我们干活,不让吃饭,妈一个人种全家人的地,洗衣服做饭,都要累死了,你别不要我们,我们真的要死了!”
    “瑶瑶,别哭了!”妈拉住她的手哭着。
    
    一屋子女人都在哭,爸只看着孙玉兰,娇妻哭的这么伤心,他脸上焦急,也不敢过去安慰,很快就是一脸的汗。
    
    我冷眼旁观,这样的渣男何其无耻啊!
    白厂长拿出了一根烟点起来半晌才说:“大嫂,你不要哭了,我替刘强答应你们了。
    一千块的补偿费,另外两个小孩在这边上学,在一起住这不方便,就让她们住校。
    刘强,你也是工人子弟,自己也上过高中,知道知识的重要性,咋能让你女儿小学就下来呢?”
    孙玉兰的哭声嘎然而止,急的看着厂长:“我们家哪有那么多钱……”
    “你们俩结婚的时候,那么多员工随礼,怎么能没钱?不够厂子给你们预支一点工资,这母女三个人不容易,你们两个人是双职工,也没什么别的负担,你既然当初知道他是什么情况还和他结婚,就要有这个觉悟。
    这事就这么定了吧。
    ”
    孙玉兰急得不行,扯了一把我爸爸的胳膊。
    
    我爸说道:“王霞,我答应你的钱都给你,你回村吧,我年后一准寄给你!”
    我妈冷淡的说:“我们在一起十几年,一分钱也没有交给我过,我回去了,那就能给我?我根本不相信。
    
    总之,你给我钱,我就走,不给钱,我就留下来每天找你闹。
    ”
    这女配的娘,也是有一种刚硬的劲儿,不然也不会直接自杀了。
    
    爸看着妈说不通,厂长也一直看着,也只能妥协了,让孙玉兰拿钱。
    孙玉兰一脸怒火的走出去,回家取去拿钱,厂长让爸领我们去吃饭。
    
    “你可要对得起你的前妻和孩子,她们不容易。
    眼看你就要提升正主任了,要好好的处理这件事。
    不然你也不要想要好好干工作了。
    ”
    我爸赶忙答应了。
    
    从厂长办公室出来,妈的脸色也没好,爸更是脸上冒火,大步流星的往前面走。
    
    刘瑶很害怕:“姐,咱们别去了,爸好凶。
    ”
    “凭啥不去?咱们是他生的,他就得养活,旧社会也没有生了孩子就不管的道理!何况他还是工厂的领导呢,就这样的觉悟,恐怕也干不了几天!”
    我爸在前面听到这话,后背一僵,脚步也没停下来。
    
    他自然是不会带我们去食堂被人议论的,带着我们去了工厂附近的一个饭店,在那个时候,可是有钱人才能去的地方。
    
    我们娘仨的打扮很快吸引了众人目光,我妈低着头,一脸的麻木。
    
    我爸恨不能离得我们远远的,找了一张圆桌子,坐在了桌子的另外一个边缘。
    
    服务员过来,把菜单给了我爸,他点了两盘馒头一个冻豆腐土豆,另外还有一盘炒鸡蛋。
    
    我叫住了服务员:“再给我们十个肉包子,另外一盘红烧肉。
    ”
    服务员看看我爸,他咬着牙说:“你吃大户呢?我一个月才不到一百块,你就这么吃?”
    我笑了笑:“你和后妈结婚的时候,办婚宴吃的比这个好吧?吃个肉你就心疼了?”。
    
    “王霞!你到底是怎么教育翠喜的,和自己的父亲这么说话,不丢脸吗?”爸忍不住的一拍桌子:“我已经忍无可忍了!”
    我妈妈低着头摆弄着筷子,也不说话,更不看他。
    
    我委屈道:“爸!你在城里面穿的好吃得好,住着小楼,我们娘仨跟个乞丐一样,你都不觉得丢脸,我吃个包子不知道咋就刺激到你了?我和妹妹从生下来你就没管过,饱饭都没吃上一顿,你就让我们吃个包子吧!”
    我的声音嘹亮,全都用审视的眼光看着我们,服务眼也愣住了。
    
    爸的乍青还红,攥紧了拳头,看样子如果不是公开场合就要暴打我一顿了。
    最后他却只能摆摆手,对服务员无力说:“就按着她说的上菜吧。
    ”
    我摸摸身边的刘瑶的头发:“你不是一直想吃包子吗?一会就能吃了。
    ”
    刘瑶肿着眼睛,低着头:“要是爸能不抛弃我们,我就是吃一辈子地瓜也行。
    ”
    本来就安静的饭店,更是落针可闻。
    
    我爸已经忍无可忍,站起来就要走。
    
    “站住!你要走把饭钱先付了,然后我们吃完了就去找你领导。
    才说完的话你就反悔了?”
    我妈拉了我的胳膊一下:“那是你爸,不能这么说话。
    ”
    我没吱声,这个便宜老爹,老娘还不想要呢。
    
    我爸只能又坐下来。
    
    不多时饭菜端上来了,没人动筷子。
    

    我抓了一个大包子塞给我妈:“吃!凭啥他们过得那么幸福,咱们却要每天吃地瓜咸菜,过的跟狗一样。
    ”
    妈拿着包子,也不说话。
    
    刘瑶慢慢的吃着,眼泪啪嗒啪嗒的掉。
    
    只有我一个人吃得香,别说,那个时候的肉可都是纯天然,无饲料,味道还真是鲜而不腻,好吃得很,我爸坐在边上抽烟,然后缓缓开口了。
    
    “王霞,你看这样行吗?翠喜就不要念了。
    反正她都才十四了,到十六七的时候,我给她在城里找个工作,她嫁人我也管。
    刘瑶也一样。
    ”
    我妈犹豫了一下,这条件挺诱人,那个时候要是能在城里有一份工作,可是一件让人羡慕的事情。
    
    她看了我一眼,我马上对她摇头,就算是给我找工作,也只是为了从我身上拿钱。
    我可不想上书里面写的一样,被嫁出去给他们换彩礼。
    他哪里会真心的对我,不过就是嘴上说说。
    
    妈低声道:“你要是不答应让她上学,我就去找你领导。
    ”
    我爸恨得咬牙切齿,抓着筷子,似乎要发火,可最后忍耐了下来,一句话也不说,大口的吃馒头。
    
    不多时,孙玉兰匆忙的赶过来了,手上拿着一个厚厚的信封,她朝着我爸的怀里面一砸:“这是五百,另外一半,等明天我从银行取回来!”她说完扭身就走了。
    
    我爸叹了口气,把钱给了我妈,又给了妈十块钱。
    

    “这个是饭钱和和住宿的钱,你们就在附近招待所住一晚吧,明天我给你另外一半。
    ”
    我爸看到我们没说话的,就起身去追他媳妇去了。
    
    刘瑶突然抬头道:“妈,爸真的不要我们了?”
    “没关系,咱们自己也能过得好。
    ”她一脸绝望的看着那个信封:“我真的不想要这个钱,我恨不能把钱砸到他脸上,以后不认识他!”她说完了又哭了。
    
    “妈,你这话不对!志气可不能这样。
    这样的混蛋抛妻弃女,凭啥成全他?他不会感谢你,反而还笑话你,人善被人欺,你想想你这些年过的日子还不明白吗?”
    我最讨厌的就是那些离婚后,所谓的要志气,带着孩子净身出户的女人,这不是愚蠢吗?凭什么让渣男过的好?
    妈揉了揉红肿的眼睛疑惑的看着我:“翠喜,我看你咋和以前不一样了呢?”
    “我只是觉得人不能一直这么软弱。
    妈,吃饭吧。
    ”我给她夹了一大块的红烧肉。
    
    我们一直没说话,沉默的吃完了饭,把剩余的饭菜让服务员找了塑料袋装了起来。
    我们全都不知道招待所在什么地方,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地方,定了一个最便宜的房间,里面的布置,非常简单,也就几平方米的面积。
    
    一张小桌子,上面摆着搪瓷缸子暖瓶,窗边一张小床,上面是绿色的被褥。
    非常简单,三个人连转身都很困难。
    

    妈坐在床边发呆,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进城一趟,就这样被甩掉了。
    一个被甩掉的农村妇女,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名声烂掉,受尽耻笑,要是回村吐沫星子都能淹死她。
    
    我带着刘瑶走过去了。
    
    刘瑶小声道:“妈,别难过,我和我姐一起保护你。
    ”
    妈勉强笑了笑,摸摸她的头:“翠喜,瑶瑶,你们要是能到城里来上学,妈就算在村里面也能安心了,只是不知道你爸会真的留你们念书吗?”
    “他要升官了。
    为了影响也不可能不管的,到时候你也留在城里,不要回去了。
    ”
    “我咋留在这里,也没个工作。
    ”
    “你回去村里不得被奶奶欺负死?就听我的吧,现在开放搞活了,咋地也能赚一口饭吃。
    ”
    妈拉住我的手:“到时候再说吧,累坏了吧?收拾收拾洗一洗,咱们就休息吧。
    ”
    我们在村里已经习惯了一天吃两顿,晚饭也没吃,简单的收拾一下,天黑了,我们三个人就挤在了一个小床上。
    
    刘瑶和我们相反的方向,面对着暖气,我和妈在一起挤着。
    我想着那个渣爹的厚脸皮,还有见到女主的事,心里有点乱,所以没怎么睡。
    我早就跑到这样一本书里面来了呢?
    到了半夜,我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了妈压抑的哭声,她咬住被子角,浑身都在颤抖着,这么些年这可怜的女人当牛做马,只得到了这样的一个结果。
    

    我抱着她的肩膀,妈也不说话,只是靠在我的怀里面哭。
    
    现实生活中我是个孤儿,她虽然不是我亲妈,可也给我一种母亲的感觉,心里一酸,也跟着哭了,小声的安慰着她:“妈,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妈也不说话,像一只可怜的小动物,瑟缩着身子。
    
    第二天一早,我们洗漱了,把昨天剩下来的包子和菜吃了,又去了爸的工厂。
    结果远远的就看到有两人站在那边了,刘瑶马上吓得躲在妈的身后。
    
    为首的老太太见到我们来了,立时凶神恶煞一样的赶了过来。
    
    他们正是女配的大伯和奶奶,两个人都穿着黑棉袄,大伯长得和爸有些相似,可因为在村里面始终不像是在城里那样悠闲,所以人看上去老了不少。
    
    而老太太脸上一脸挂霜,眼睛里面恨不能喷出一团火来。
    
    我想了想也就明白了,一定我那个渣爹看到情况不对,下午就捎信回村搬救兵去了,他自己当然不方便改主意,所以就把自己妈和大哥拉出来把我们带回去。
    
    老太太一双三角眼睛瞪着我妈,手也伸过来戳着妈的额头:“你这个贱女人竟然背着我们来城里来了?把我小儿子的工作差点都给毁了!就是一个丧门星!”
    我妈被点得倒退了几步,然后低着头说:“他和别人结婚了,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还怪我?你一个大字不识,我儿子可是上了高中的,你配得上他吗?”老太太理直气壮的喊着:“再说了,这么些年就生了两个丫头片子,我们刘家的根都要灭在你身上了,你还有脸霸占着他吗?你早就应该主动提出来让他娶旁人了,现在怪上我们了?”
    妈捂住脸哭道:“这些年,我给刘家做了那么多年的苦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咋能这样对我!”。
    
    “哭什么哭!”奶奶看了看周围,低声喝道:“把你的眼泪憋回去,你一大早上就想给我儿子填晦气吗?要是我儿子因为你当不成领导了,我就要你的命!”
    大伯走过来道:“弟妹,你和我弟弟说的事儿我都知道了,这事儿是你般的不地道啊。
    你昨个儿要了五百块吧?把这个钱还回来,不要闹了,我担保,只要你带着孩子回村,我们绝对不会苛待你们,也能给你的两个丫头找个好婆家。
    你们以后还是我们刘家人。
    ”
    “爸已经答应我们俩在城里上学了。
    ”刘瑶小声道。
    
    奶奶冷笑:“做梦去吧!也不撒泡尿看看你自己什么德行,两个赔钱货还想进城上学,我们都在村里给你们找好人家了!大的直接过去,小的去人家当童养媳,养活两年也就能嫁人了。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过来!”她伸手去抓刘瑶的胳膊。
    
    刘瑶吓得直接就哭了:“我不想当童养媳!”
    “站住,赔钱货,你敢不听我的?”她踹了一脚刘瑶的后腰。
    
    刘瑶一个踉跄,以前也没少挨她的打,动作灵敏,转身就往前面跑。
    
    我赶忙去追。
    
    妈在我身后急道:“不行,不能让她们这么小就嫁人!”
    大伯皱眉道:“王霞,先把钱给了吧。
    那五百块得给妈。
    ”
    妈抓紧了包袱:“不行!”
    “别墨迹了,赶紧把钱给我们!这要过年了,我们可忙着呢,拿了钱赶紧回村去!”奶奶用力去抢她的包袱:“把钱给我们,你愿意死哪里就死哪里去,两个死丫头跟我们回村!”
    妈喊了起来:“这钱我不能给你们。
    
    你们都不喜欢我家翠喜和瑶瑶。
    没有这个钱,两个孩子会饿死的,我绝对不能让你们拿走!”
    我抓着刘瑶回去,远远的就看到,大伯正在用力和妈抢包袱,妈的身子已经倒在地上,可还在死死地抓住包袱,老太太冲了过去,连踹带咬的,去抓我妈的胳膊。
    
    转眼那个包袱就被大伯给抢了回去,他随手一抓,里面掉出来了一个布包来,里面是昨天我爸给的信封,大伯的眼睛都亮了,抓着钱袋往棉袄兜里面放。
    
    我妈叫了起来,伸手就去抢那个钱,可是被大伯给踹倒在地上。
    
    妈哭道:“那是给我孩子上学用的!”
    “马上带着你的赔钱孩子滚蛋!在来这边闹事,老娘打死你!”那个该死的老婆子往妈的身上吐了一口涂抹。
    
    “妈,那可是你的亲孙女啊。
    你真的不管她们了?”妈眼泪哗哗的,声音颤抖,已经痛苦的有些恍惚了。
    
    “亲个屁!我今儿就告诉你,你一分钱都别想拿,两个贱种,我回村就给她们配种!换两个羊羔来也比她们强!”奶奶喊道。
    
    “老太太你咋这样?儿媳妇你不要了,这两个是你的孙女,你们不给吃的,不给钱,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她们饿死?”有人看不过去的说道。
    
    “我不稀罕!反正娶了新媳妇,重新生就是了,饿死拉倒!”
    周围的人议论声更大了,人群中赫然见到了我爸的影子,他的脸色也很难看,但是低着头没有出来。
    

    人群议论纷纷,刘瑶颤抖的抱住我的腿:“姐,咋整啊?咱们啥也没有了!”
    我妈四面看着,一个愿意出来帮忙说话的都没有,她的眼光看向了我爸。
    
    他脖子一缩,根本出来面对这一切。
    
    我妈突然绝望的喊了一声:“你这是不想给我们活路啊!刘强,但凡有点人心,你就让你的女儿去上学,我现在就成全你,你让夫妻恩爱!”
    她说完朝着身后的墙壁上,猛然撞了过去,周围一片惊呼声。
    
    我气的骂了一句脏话:“我草!瑶瑶你站着别动!”我飞快的往回跑,也顾不得大家吃不吃惊了,纵身一跃飞跳出去了两米多远,挡住了她的方向,妈的头撞到我的肚子上面,撞得我一阵疼痛,两个人一起跌坐在地上。
    
    那个死老太婆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像是在看戏一样。
    
    我看着妈一脸泪痕的脸:“妈!你不要这么糊涂!你死了,你觉得有一个人会为了掉眼泪吗?都巴不得你死呢,我和瑶瑶咋整,你不管了吗?”
    刘瑶也跑过来抱住妈:“妈,你不能死,你死了就没有人对我们好了!”
    妈先是一愣,然后抱住我们哭道:“对不起!翠喜,瑶瑶,都是我的错!”
    这时候,我的大伯突然冷笑:“弟妹,你要是真不想活了,就找别的地方,在这里死,不是要我弟弟好看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分明就是想让我弟弟难做,真是够心黑的!”
    “我就知道这个骚货没安好心!”老太婆马上骂了一句脏话,抬手照着妈的脸狠狠的打过来:“该死的贱人,你死就死,不要连累我儿子!”
    而我大伯竟然也抬起脚来对准了她的肚子猛踹,我心中怒火燃烧,世界上哪有这么不要脸的人!钱也抢走了,还要打人!
    我拉住妈的身子往后面一拉,拉过老太太的手腕甩出去,让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又一脚踹在那个便宜大伯的脸上,他顿时横着飞出去,摔在雪地上,周围的人全都惊讶的喊叫起来。
    
    有个事儿我忘了说了,我大学里面学的是散打,也是受气的人吗?
    大伯鼻子喷血,惨叫着喊道:“臭丫头你不是疯了?我是你大伯!”
    我冷冷的看着他:“你干得是大伯的事情吗?要是你们继续欺负我妈,我就不客气!”
    奶奶个熊的,老娘来这里之前可是练过散打的!能受你们的气!
    两个人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奶奶冲过来就要打:“大逆不道啊!你这个贱丫头敢打你大伯?我今天就杀了你!”
    我真的很想一脚踹死她,可是看到那么些工人都在围观。
    老家伙出事了,也不好弄,侧身躲过去,一个转身按住了大伯的肩膀,用力的一拽他的胳膊。
    
    “啊啊!”杀猪一样的声音震得我的耳朵生疼,我用胳膊肘撞他的肚子,另一手把那个装钱的信封给夺了回来,同时照着他的脸上就是几巴掌。
    
    “你长点记性!别人的东西也是你随便抢的?臭不要脸的玩意!”
    大伯捂住脸整个人都傻住了,愣愣的不说话,见到我就像是见到怪物一样。
    
    我不理会他,把钱还给了我妈:“这是咱们的钱,谁也抢不走,你坚强一点,不用动不动就寻死觅活的,我来帮你!”
    妈张了张嘴,看我的眼神很陌生:“翠喜……”
    老太太在那边骂的很难听:“该死的贱丫头赔钱货…老娘这就把你卖到山里…”
    “闭嘴,你这个老妖婆子!再喊老娘踹死你!”我喝了一声,瞪着人群后面躲藏的爸(呸!根本不配叫爸,以后就叫他刘强吧)
    “你也算是一个丈夫和父亲?到底要藏到什么时候?非要等到我们被逼死,家破人亡了,你才能出来?你也是一个坐办公室的,能看着你亲妈,逼死你老婆,把两个孩子卖了?你还是人吗?”
    大家一起回头看了过去,我爸再也藏不住了,只能从后面磨蹭着走出来了。
    
    刘强先发制人,瞪着眼珠子,指着我喊:“你这个孽障,你踹大伯,骂奶奶……”
    “他们两个刚才干的是什么事,大家可都看到了!你昨天说的话,是不是现在就忘了?前脚把赔偿给我们,后脚就让他们把钱抢回去,还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被卖了换钱。
    妈,咱们去找白厂长,一定要问明白了!”。
    
    2018-02-12  6
    刘强大声道:“不准去!”
    “你说不准就不准?”我冷笑着看着刘强:“你是我啥人?”
    “我是你爸!”
    “那你之前管过我吗!你拍拍你自己的良心,你配做我们的父亲吗?”
    他抬手就要打,我冷冷的看着他。
    也攥紧了拳头来:“老渣男,你打我,我就弄死你!”
    此时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议论纷纷的,看上去那是格外热闹,我们一家子被围在当中。
    
    白厂长匆忙的过来了:“这又是咋了?不是昨天解决了吗?”
    老妖婆子冲了过去:“厂长啊,你看看这几个贱种……”
    我捂住脸喊:“厂长救救我们吧,我们绝对不会去做童养媳的!大不了就被奶奶和大伯逼死在这里!”
    我噼里啪啦的把事情说了,可惜哭不出来,没办法,都怪以前琼瑶的小说看得少啊。
    
    白厂长怒道:“岂有此理!这都新中国多少年了,还有人把孩子送到那边当童养媳的?”
    奶奶不以为然:“那咋地?这可是我们家的私事啊,就是俩赔钱货,没啥大不了的。
    ”
    大伯急忙扯了她一下,对白厂长说:“我妈脾气不好,不是这个意思,虽说是童养媳,但是保证不会受气,都是村里的,知根知底,和自己家的闺女一样呢。
    ”
    我冷笑:“既然那么好,你咋不让你的女儿去?她可都十七了!结婚正好,干啥要嫁我们?”
    他女儿刘丽芬和儿子刘光亮一直都在城里上学,是我爸供养的,他却从来也不管我,明显没把我和刘瑶当成是刘家人看待。
    

    “我可是为了你好。
    你父母都离婚了,你这样的将来能找到什么样的婆家?”刘刚痛心疾首,鼻子下面还挂着一道血痕,非常滑稽。
    
    我冷笑道:“我们要是这样嫁过去了,岁数不到就要在婆家当牛做马的什么活都干,然后等到男人发达了,在和旁的女人领结婚证,不是又和我妈一样的下场?这样的好事儿,我可不稀罕,你自己留着给你闺女吧。
    ”
    我妈声音嘶哑的说:“孩子大伯,我这辈子已经完了,你们咋能让我的女儿和我一样?我平时也尊敬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毒!”
    大伯皱眉看着她,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不识好歹的玩意,难怪我弟弟不要你!”
    妈咬着嘴唇不说话,眼泪汪汪的。
    
    白厂长瞪着刘强:“昨天你咋说的,你就是这么解决问题的?你身为一个党员,要把女儿卖给人家当童养媳?还纵容你的婆婆和大哥殴打你的女儿和前妻抢赔偿款?”
    刘强被骂的低头认错:“我真的不知道,您放心,我一定把这个事情处理好了!”
    “都是你害的,你这个贱逼,你咋不死呢!”奶奶气的破口大骂起来,猛然冲过去给了妈几个嘴巴,她的脸顿时红肿起来。
    我登时就冲过去要打人,被妈死死抱住了。
    
    “不要打了翠喜!”妈哭道。
    
    我恨得咬牙切齿,死老太婆,你等着!
    “搅家精,不要脸,不听我的话,我今天就打死你!”老太太还要打。
    

    可是被其他几个老工人给抓住了:“住手!老太太你怎么这样?本来让孙女当童养媳就是你不对了,咋还打上人了?”
    老太太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欺负人啊,看我年岁大了,就这么欺负。
    我不活了啊!”
    我走过去扯了一下刘瑶:“你哭,使劲哭,把爸和奶奶干的事儿都说出来!”
    刘瑶点点头,站在那里放声大哭,把刘强平时如何不闻不问,我们娘仨饿的要死,爸还和旁人结婚,不管我们的事情全都说了。
    刘强在那边瞪着我,眼睛都红了。
    
    有几个女工看着瘦弱的刘瑶,顿时就哭了起来:“一会跟阿姨去食堂,我的包子都给你吃。
    ”
    老太太气的干瞪眼,上来就要打刘瑶:“贱丫头,都被你狐狸精娘给拐带坏了!”
    白厂长急忙过去拦住她。
    
    结果老太太的一巴掌正好打在了他的脸上。
    
    啪!结结实实,力道十足的一个巴掌印落在了他的脸上。
    
    周围一片惊呼声,这要是打在刘瑶的身上,那么小的孩子会咋样?
    刘强脸色煞白,都要气晕过去了,指着老妖婆喊道:“妈,你咋闹腾个没完了,打完了大的打小的,现在又打厂长?你是不是真的想让我和你回去种地去?大哥,你带着娘赶紧回去!”
    老妖婆子不明白:“那不是你让我来的吗,你咋现在又……”
    “大哥,带着她走!”
    刘刚不说话,扯着来太太就走了,一边走,她还一边骂骂咧咧的。
    

    刘强急忙对厂长道歉,看那样已经要跪下来了。
    
    白厂长的脸面也算是丢光了,脸上带着巴掌印,无力的摆手:“今天之内务必把你答应的事情解决了,不然你就不用干了!”
    “是,我这就解决了。
    ”
    刘强像是瞬间老了十几岁,冷冷的看着我们:“现在你们满意了?翠喜,你到底是怎么学会打架?像一点女孩的样子?”
    我翻了他一眼:“没爹教育就这样!再说了,我每天被逼着在天里面干农活,别的没有,只是有的是力气!打那些牲口八道的玩意,我最有经验!”
    “你这个孽种!”
    我根本不理会他,走到了妈的身后。
    
    妈平静的说道:“这俩孩子你们家既然不要,我自己养活,但是你该给的赔偿要给。
    当着厂长的面把钱还给我。
    不然我就是做鬼也绝对不会放过你!”她一脸仇恨的看着刘强。
    
    刘强想了想:“王霞,你要是拿了这个钱,咱们可就一刀两断,日后你和孩子有啥事儿,我们可不会管的。
    村里面给你的房子和地也不可能给你。
    我劝你,还是把钱给妈,你们在村里好歹也能有个落脚的地方。
    ”
    妈沉默了一会,然后摇头:“不,我既然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更改。
    你也不必劝说了。
    村里的东西我们一样不要,我不靠着刘家也能养活俩孩子。
    ”
    “好!这是你说的。
    
    不要有一天混不下去了,你回来找,我可不容你!”
    妈一脸坚定站在那,微微点点头。
    
    刘强抓了抓头发,大步往回走:“我回去取钱。
    你等着!”
    孙玉兰突然分开人群,拿了一个信封扔给了刘强。
    扭身走了。
    
    她也早就来了,一直在看笑话,看着实在是不行了,这才出来的。
    
    刘强拿着信封给了我妈:“现在两清了。
    ”
    我拿过来信封看了看:“不是假钱。
    ”这才给了妈。
    这个举动气的刘强脸上的肉都在抖。
    
    “我们以后别再见面了,你再来工厂闹事,我只能报警抓你。
    绝对不能让你影响我们厂子的工作!”爸一脸的不悦。
    
    妈不说话,对着着帮忙的白厂长鞠了一躬,一手一个拉住我们往前走。
    
    走了几步,我回头看了看,刘强正扶着老婆的腰,低声的安慰着,人群也渐渐散开。
    他甚至一眼也没有看过,曾经嫁给他十几年,像驴子一样干活的我妈。
    
    刘瑶不断的哭着,她还这么小,她的父亲就这样把她给抛弃了,当然接受不了。
    
    我劝道:“妹妹,离开这样的父亲是好事儿。
    你要是一直哭,妈该伤心了,你忍心吗?”
    “那我不哭了。
    我不让妈伤心。
    ”刘瑶急忙擦了擦眼睛。
    
    妈揉了揉她的头发,刘瑶又问:“爸真的能供我们上学吗?”
    妈摇摇头:“有你们的奶奶,我看是不成了。
    ”
    我说道:“咱们是他生的,他就有抚养义务!不送我们上学,就告他去!”既然是穿越到这里,我就不想重复书里的女配的命运,凭什么要受欺负?。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原文: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1032717-1.shtml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1] [放入我的收藏夹]
  小说 最新文章
《侠骨清风路》十年版
【参赛】-言情-雁过留下伤痕
《幽灵权杖》——一场肆虐全球的瘟疫背后的
没有合适题目的原创小说(连载,长篇)
破军(古典仙侠,有酬求书名)
国士与天意—上
有些微笑就像是创可贴,虽然掩饰了伤口但是
成功心理励志书稿《崛起吧,你还在等什么》
晚清民初,南海边陲大时代小人物兑变史的的
长篇连载都市爆笑小说《屌丝追爱记》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8-02-12 23:45:09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美食菜谱 新闻资讯 电影视频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租车
生肖星座 三丰软件 视频 开发 短信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搜图网 美图 阅读网 多播 租车 短信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7日历
2018-7-19 7:39:01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