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小说 -> 【原创】西门艳福 -> 正文阅读

[转载][小说]【原创】西门艳福[第1页]

作者:强强联合2017  更新时间:2018-06-15 00:38:59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18] [放入我的收藏夹]
    写在前面
    《西门艳福》男主角叫西门宏,跟历史上一大名人西门庆是本家,不管读者朋友怎么看,作者打死都不会承认《西门艳福》跟《金瓶梅》有任何关联,一则作者没有看过《金瓶梅》,二则作者的水平跟能力实在有限得很,岂能跟《金瓶梅》相比?
    《西门艳福》的写作灵感,来自一个民间故事。
    小说在结尾时,讲了这个故事。
    
    这个故事说的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做生意很成功的商人,除了妻子之外,还有三个情人。
    这一次做完生意,赚大了。
    回家的路上,看到别人夫唱妇随,相濡以沫,突发奇想,到底是妻子好,还是情人好。
    他想验证,就将银子存进钱庄。
    
    他装出一副失魂落魄,病恹恹的样子,去情人家,说生意失败,还得了当时无法治好,易传染的绝症,拉血病,请她们帮忙并援助。
    情人们对待他的,只有冷漠和无情。
    一个个怕被传染,一个个拒绝他,将他赶走。
    
    回到家,他以同样的话语告知,妻子没有嫌弃他,不怕传染,又要去请医生,又要女儿熬粥。
    妻子的关心,让他羞愧难当,从此再也不去跟情人会面了。
    
    《西门艳福》的主角西门宏跟他的经历相似,只是西门宏不是一个成功的男人。
    
    西门宏不顾家,设计取得丁花梅的好感,想办法要得到她。
    正好丁花梅的老公不能满足她,就跟他好上了,而后私奔。
    逃到省城边上一个小镇,西门宏失手将丁花梅从四楼的阳台上推下去,一动不动,摔死了。
    怕被追责,匆匆逃走,开始颠沛流离的生活。
    逃亡路上,他碰到一个个女人,一次次好起来,又一次次被算计,一次次没落下去。
    
    无论怎么努力,西门宏不能走进女人的心里去,她们图的是他袋子里的票子,陷入她们温柔的肘弯,他一次次掉进她们设计好的圈套之中,到头来只是一场空。
    他病了医生说他得了禽流感,即将客死他乡时,身无分文的他去找过去跟他好过的女人,希望得到援助。
    女人一个个拒绝他,对待他的,是一副副冷冰冰的脸。
    
    啼笑皆非的是害他逃亡,躲藏一辈子的丁花梅,并没摔死。
    竟然跟别人结了婚,过着幸福生活。
    
    西门宏在绝望中回到家乡,为自己在山上掘好坟墓,以便图个落叶归根。
    躺在坑里等死时,偏偏死不去。
    想到民间故事时,他也想验证妻子对他是什么样的态度,就去了儿子开的饭店。
    妻子没见着,儿子却控诉他,叫他无地自容,黯然神伤离开,昏倒在路上。
    妻子还是救起他,经过检测,确诊他得的不是禽流感,很快治好了,并回去跟妻子一起度日。
    
    丁花梅的老公找上门来,要跟他拼命。
    只因当年带走丁花梅,叫他一辈子单身,孤苦伶仃。
    打斗中,西门宏砍死他,知道自己也没好结果,赶在警方来到之前,带了老鼠药,去了他自己掘的坟墓。
    
    读到动情之处,请准备好纸巾擦眼泪。
    内心柔软,神经脆弱者,需谨慎。
    
    小说始于艳福,止于艳福。
    艳吗?看过之后,才好作答。
    爱奇艺文学将全文刊发。
    可以先试读,满意,就订阅,不满意,试读完了,告诉您的同事,朋友,此作味同嚼蜡。
    
    游戏人生的人,最终被人生游戏,抛弃生活的人,最终被生活抛弃。
    小说作为反面教材,给我们警醒,玩情如玩火,弄不好玩火自焚。
    
    生活中不能没有男人,也不能没有女人。
    男人和女人组成了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产生千千万万的情感,演绎万万千千的传奇。
    跌宕起伏的情节,荡气回肠的故事,您喜欢还是不喜欢呢?如果此作适合您的口味,请告诉您的朋友。
    不适合您的口味,也请告诉您的朋友,说不定您朋友喜欢这样的小说。
    
    西门宏跟曹井天是贫困地区高坪县回龙镇,一个偏僻角落里的农民,家境都很贫困。
    常常在外打工,补贴家用。
    
    这年他们在县城一家工地干了八个月了,工程基本完工,可一分钱工资都没拿到。
    
    拖欠整整八个月的血汗,拿不到,谁不心痛?谁会甘心?
    为了将工资要到手,他们走了极端,绑架了承包工程建设的老板娘丁花梅,将她扛到深林荒野里的山洞里。
    
    时间久了,太饿。
    西门宏吩咐曹井天好生看守她,他下山去买点吃的喝的。
    
    1 阻止他乱来
    西门宏买了面包,饼干,小花片等副食,回到渺无人烟的山上,还没走近山洞,就听到丁花梅大声地叫骂:“你这畜生,放开我,你,你,你流氓,人渣,放开我!”
    工友加邻居的曹井天则大声呵斥:“老实点,乖乖配合老子快活快活,你也快活快活。
    ”
    “挨千刀的,遭雷打的,放开,快放开,你不得好死……”丁花梅的哭腔,在山洞里回荡。
    
    西门宏三步并做两步,走到洞口,只见绑在丁花梅身上的绳子,还像以前那样,从前胸交叉地勒着,胸部绳子勒下去,两座球形小山似的更突出,更迷人。
    反绑在后背的双手,没办法松开。
    凌乱的头发,盖住半边白里透红的脸,泪光闪闪,神色凄凄。
    蔫着头,似霜打的茄子;咬着牙,如发怒的老虎。
    
    她被推翻,平躺地上,曹井天骑在她胯上。
    裤子已被拉下去,红色的内裤已离开屁股。
    只见白白的肌肤下面,黑黑的风景,引诱曹井天拉开了自己的拉链,正准备掏自己的家伙。
    
    西门宏急忙大声呵斥:“干什么,干什么?曹兄,你怎么能这样呢?我们抓她做人质,已经犯错了,不能一错再错。
    ”
    曹井天朝他扮了个鬼脸,嬉皮笑脸说:“西门兄,你别叫,我风流快活完了,你也乐乐,那滋味,飘飘欲仙,你不想尝尝?”
    西门宏急忙拉住他说:“你发什么颠,脑袋跑了偏,用的屁股去抽烟,熏旺了你那根铁钎钎?”
    曹井天有些生气,说:“事到如今,你还顾忌什么呢?他们欠我们八个月血汗,玩他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不玩白不玩。
    ”
    西门宏说:“我们只是抓她做人质,逼她老公付工资给我们。
    美女,你得付我们工资。
    ”
    丁花梅说:“付,我当然会付。
    我家那死鬼现在也是身陷困境,实在拿不出钱。
    巨大的压力让他崩溃,各路讨债的人马,逼迫他只差没跳楼了。
    他付不出,我付。
    ”
    曹井天说:“你以为我会轻易信你吗?他活该,他自作自受。
    今天,你先配合我好好玩玩。
    ”
    他说着,又拉动裤子,准备下手。
    
    西门再次拉住他,说:“曹兄,使不得,万万使不得。
    ”
    曹井天说:“怎么使不得?他还不送钱来,我还要送她上西天,叫他尝尝痛失亲人的悲痛,吞食拒不支付我们血汗的后果!”
    西门宏说:“曹兄,别胡来。
    美女,我先帮你把裤子穿上。
    ”
    西门宏帮她将裤子拉上,整好拉链,扣了扣子,系紧裤带,说:“美女,你给你老公说句话,叫他把钱准备好,送到我们指定的地方,我们便送你回去。
    ”
    他掏出手机,拨通电话,就要交给她。
    曹井天一把夺过手机,关了说:“打什么屁电话,有用吗?他铁了心赖账,不给我们钱。
    要给的话,他会怀疑是我们绑架了他老婆,主动打电话给我们的。
    ”
    西门宏说:“那你说咋办?他还不知道呢。
    ”
    拙作可能会在其他网站签约上架,这里可能只贴个两万多字。
    如果需要提前阅读拙作,请去爱奇艺文学搜索拙作。
    
    各位朋友,早上好!
    2 他们的困境
    曹井天说:“再过三个小时,还不给我们音信,我们哥俩就好好玩玩她,然后送她上西天。
    我们那点钱,换她一条命也值。
    ”
    西门宏沉默着,没说话。
    
    丁花梅心里寻思,被他们绑架,遭此一劫,恐怕凶多吉少。
    出于对生的依恋和渴望,她左思右想,绞尽脑汁,怎样才能从他们魔掌下逃脱。
    
    先缓缓他们,心里上安慰他们试试。
    
    她说:“二位大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的心情我理解。
    那死鬼欠了你们钱,不管你们有没有难处,都应该还。
    你们的要求,合情合理。
    ”
    西门宏说:“美女,我们本来不该伤害你,但是没办法,我们也是走投无路,万般无奈之下,才出此下下策。
    你也别怪我们。
    ”
    丁花梅说:“我怎么会怪你们呢?家里有的是钱的话,谁愿意烈日当空,汗流如雨在工地拼命干。
    那苦那累不是一般人愿意承受的。
    你们一定是万不得已才绑架我的,对吧?放心,你们的钱,一定如数奉还。
    ”
    曹井天说:“西门兄,你跟她废什么话,她真理解我们的难处吗?她知道我们的境地吗?她骗我们的,就会花言巧语。
    真正的理解,是这个,真金白银。
    ”
    他伸出右手,做了个拧钱的手势,接着说:“没有这个,我就叫你上西天,活不过明天。
    ”
    西门宏说:“你还敢叫日月换新天?真的想翻天,可能吗?美女,你放二十四个心,我不让他伤你一根毫毛。
    ”
    丁花梅说:“刚才那位兄弟说的没错,关键是这个。
    ”她也做了个拧钱的手势,接着说:“我会兑现的,虽然那死鬼身陷沉重债务之中,没能力偿还,但我还有点私房钱,他欠你们多少钱,我先替他把钱还上。
    ”
    曹井天说:“你是想让我们先放了你吗?”
    丁花梅点点头。
    
    曹井天说:“想得美!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骗我们的吗?”
    西门宏说:“别怀疑人家。
    ”
    曹井天说:“别说信她,有时我连我自己都信不足。
    这样就将他放了,我们找谁要钱去?如果天黑之前,将八个月下来所有工资,打到我们卡上,我就不为难她。
    ”
    丁花梅说:“我不回去,怎么将钱打到你们卡上呢?私房钱,除了我,没有谁知道的。
    ”
    沉默,山洞里死一般的寂静。
    
    没过多久,西门宏说:“美女,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再说。
    ”
    他拿了面包,撕开包装,递到她嘴边。
    此刻的丁花梅,整整一天没吃东西了,饿得前胸和后背早贴到一起了,顺从地吃起来。
    反正事已至此,就算他们撕票,总比去阴间做饿死鬼强。
    
    吃完面包,西门宏拿了瓶水,揭开瓶盖,递到她嘴边 。
    她喝了水,心里一热,这个男人,虽然绑架了自己,心地还挺好的,挺会照顾人的。
    
    丁花梅说:“每一个人都有说不出的苦,你们的苦可能更特别。
    二位大哥能否说说你们的情况?怎么称呼你们?”
    西门宏说:“我们也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迫不得已才这样的。
    ”
    他说,这位兄弟叫曹井天。
    我叫西门宏,跟西门庆是本家。
    但没有像他那样,跟潘金莲勾搭一起的外遇。
    家境贫困,父亲英年早逝,是母亲含辛茹苦一个人拉扯大的。
    
    虽然住的土坯房,但还是娶了妻,儿子已经七岁,读小学三年级。
    
    前天妻子打电话说,前段时间,雨下个不停,母亲住的那间房的后墙,因为漏水,浸湿了土砖。
    土砖一浸湿,松散开来,顶不住屋顶的瓦片,垮塌了,横梁掉下来,打在老母身上,被打成重伤,躺在医院救治。
    
    因无力交付医药费,医院已经停了药。
    如果是红砖房,就没这意外发生了。
    好想在外苦战三年,将住了三十年的土砖房,改造成红砖房,即使内墙不粉刷,外墙不喷涂,也无所谓,也比土砖房牢固。
    
    命运偏偏不争气。
    改造的愿望,一次次泡汤。
    跟有钱有权的人,多栋洋房,别墅,相差甚远。
    
    家里还有一个读高中的妹妹,虽然在他们班的年龄偏大,但每次考试,成绩都名列前茅。
    开学的日子,一天天临近,学费没有着落,面临失学危险。
    
    西门宏只了指曹井天说,他家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3 他们的困境
    西门宏说,家里面的一切开支,全靠他曹井天一个人在外打工赚回去。
    家里面的日子,本来就过得艰难。
    
    雪上加霜的是,他耕种田地的老父亲,老眼昏花,去年往田间喷洒农药时,因除草剂跟杀虫剂的外包装相似,大小区别不大,都是铝塑包装,都是粉剂,没识别出来,误将除草剂当杀虫剂用,喷洒在禾苗上。
    
    禾苗生长就被抑制了,长不高了,结不出谷子了。
    全年水稻失收,一家人的粮食没了着落。
    本来就不宽裕的家庭,处境更加艰难。
    
    他得赚钱回去买米过生活。
    工地没发工资的日子,全部跟别人借的。
    工地没发工资,没能力还,没了信誉。
    半个月前,他妻子说没人愿意借了。
    现又到了青黄不接的日子,一家人的生活,眼看就要断炊了。
    
    他总不能让家人活活饿死,抓破头皮,也没找到办法。
    
    他老婆还怀有身孕,挺着个大肚子带孩子。
    现又临盆在即,怎么不让人着急?
    两个人面临的困境,谁听了,心里都会酸酸的。
    丁花梅也不例外。
    
    老公胡更有难处,他们更有难处。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话一点都不假。
    
    早知这样,胡更不去承包电力局,家属大院集资房的承建工程多好。
    胡更早年承包工程建设,赚了一点钱。
    
    这回这集资房的主,每家每户请验房公司的验房师验房,验出问题来了。
    阳台表层开裂,房屋地面漏水,外墙表皮脱落,内墙凹凸不平等等,等等。
    
    这都是为了赚取最大利润惹的祸。
    赶工期,偷工减料,使用低廉不合格材料等导致的。
    他们拒绝继续付款,导致资金链断裂。
    
    除把以前赚的赔进去,还拖欠不少材料款,无力支付民工工资。
    
    导致自己被他们绑架,要挟胡更支付工资。
    人要倒霉,不得不赔。
    
    他们沉默着,谁也不说话。
    
    山风吹得洞外的树林,嗖嗖地响。
    山上慢慢飘起了白雾,将四周严严笼罩,天地间一片昏暗。
    
    丁花梅叹了一声长气,心想,如果世间没有贫困,如果世间没有饥饿,他们不至于绑架自己,只是没有如果……
    三人在沉默中望着洞外迷蒙的白雾,谁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言词,打破彼此的沉默。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西门宏说:“我的钱,你们缓一缓就缓一缓,我这位兄弟的钱,你能尽快给他吗?”
    丁花梅有些惊奇。
    他的心地还蛮好的,先考虑别人,再考虑自己,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对他的印象大有好转。
    
    这样的身材,身板,很有吸引力。
    西门宏身材魁梧,牛高马大,浓眉大眼,脸上的肉虽然不多,眉宇间却透着一股阳刚之气。
    
    为什么要被一个绑架自己的人吸引呢?丁花梅有她害羞,没脸跟别人说的苦衷。
    
    不知道怎么回事,很多支持朋友,请朋友指教的回复,莫名其妙地不见了,虽然有的又重新做了回复,明天来看时,不一定还在。
    哪位朋友能够告诉我原因吗?
    4 有难言之隐
    三年前,她认识了成功人士胡更。
    胡更十五岁时便外出打工,在工地上混。
    从一个泥水工,混到包工头,再混到承包工程建设的老板,用了将近八年的时间。
    
    然后买了车,买了房,认识丁花梅,结为夫妻。
    
    这个闯事业的男人,在夫妻生活上,一败涂地。
    从一结婚开始,从没给过丁花梅满足的感觉。
    而丁花梅对这事的兴趣,则十分强烈。
    
    每次作乐的时间,过于短暂。
    丁花梅意犹未尽,很想再来一会。
    可是胡更的身子不争气,让她很是失望。
    
    这段时间以来,由于压力山大,还没达到实质性阶段,胡更就力不从心,蔫了,刚刚燃烧起来的火焰,还没开始就变得灰飞烟灭,很让她扫兴,失望,和悲哀。
    
    没人知道她的痛苦,眼前这个西门宏,看起来是个血性男人……
    西门宏读懂了她内心的柔软,读懂了她迷离的眼神,读懂了她内心的渴求,趁热打铁说:“美女,对不起,让你受惊,让你受苦,让你受委屈了。
    现在天色不早了,荒山野岭的,晚上难免遇到孤魂野鬼,不好走路,明天天一亮,不管打没打钱,你就回家去。
    ”
    天慢慢黑下来。
    他不顾曹井天反对,解开绳子,接着说:“我这位兄弟的工资,今明两天之内,能支付到位吗?他们一家老小等着这钱买米过生活。
    我自己的呢?你看着办,能够付就付,实在不行,就缓一缓。
    ”
    丁花梅站起身,双手伸了伸,展了展,活动着筋骨说:“一起付,一起付,我现在就打电话。
    ”
    “妈,您现在在家吗?上次回娘家,我把信用社那张卡放您那里了,帮我找出来,好不好?”
    “梅子,你在哪里?要那张卡干什么?那张卡放在哪里的?”
    “在外谈生意。
    谈好了,需要立即给两位老板支付定金。
    床头柜里有个小包,那张卡在小包里面的钱夹里。
    找到后,立即去信用社,自动取款机上,帮我转一下账。
    ”
    “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找到了再说吧。
    我这就去找找。
    ”
    “您尽可能快一点。
    时间拖太长的话,我要的货,会被别人定走的。
    ”
    “知道了,等下你把账号发过来。
    ”
    丁花梅挂了电话,要了两人信用社的卡号,问了各欠他们多少钱,发了信息过去。
    
    西门宏说:“把你号码给我,方便以后找你。
    ”
    丁花梅说:“你打一下我的。
    ”
    她说出号码,手机很快响了起来。
    两人将对方的号码保存了。
    
    丁花梅说:“明天一早,你们就去查查看,钱应该已经打到你们卡上了。
    ”
    荒山野岭,渺无人烟。
    丁花梅虽被松了绑,却没有选择逃走。
    万一丛林之中碰到野兽呢,怎么办?迷路了,困住了,走不出去,又怎么办?西门宏的言行,似乎不让自己受到伤害。
    
    晚上的山洞有点冷。
    西门宏将找来的一些枯枝败叶,生起火。
    他将一些湿湿的叶子,烤干了,让她坐上去。
    还脱下身上的上衣,披她身上。
    
    他好关心自己,她的心再次热起来。
    
    模模糊糊中,她感到西门宏的身子瑟瑟发抖,说:“你把衣服披我身上,你不冷吗?”
    西门更加颤抖了。
    他有意的。
    嘴里却说:“这不是冷,是有点凉意。
    我经受得住,习惯了。
    ”
    丁花梅说:“着凉了,可不行,会感冒的,把衣服拿回去。
    ”
    西门宏说:“我命贱,死了都不打紧。
    要紧的是你不能着凉,不能感冒。
    你若有什么闪失,我怎么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对得住你善解人意,宽宏大量而又柔软的内心?”
    为什么不能早点与这人相遇,相识?上天总是不给人完美。
    物质上能满足的,欲望安排缺陷,欲望能满足的,物质匮乏。
    胡更除了身子不行,还常常说自己关心他不够。
    而他从没像西门这样体贴过自己。
    如果西门是自己的老公……
    眼皮不停地打架,丁花梅渐渐支持不住,头慢慢垂下来。
    西门及时靠过去,让她的头靠着自己的身体,以便她安安稳稳眯一会。
    
    也不知眯了多久,曹井天突然打开手电,开始他疯狂的举动。
    他拿了绳子,紧紧勒住丁花梅的脖子,说:“西门兄,我看这个女人用了缓兵之计。
    她许下的承诺,兑不了现的。
    他逼我们走上绝路,我们就让她奔赴黄泉路。
    ”
    “你怎么就讲不清呢,脑子不清白?”西门宏大声说着,迅即抢掉了绳子,并用力推了曹井天一把。
    
    推得他的头,咚的一声,撞在石壁上。
    声响虽不大,曹井天却哎哟一声,用双手捧住脑袋,好一会才缓过神来。
    
    他戳着西门宏的脊梁骨,发怒道:“玩她不行,弄死她不行,他妈的,我最终会死在你的反对之下!不如先跟你拼了,送你上西天!”
    他一脚踢向西门宏。
    西门宏侧身躲过。
    迅即转身,顺手反击,一拳砸过来,砸中他的后背。
    他再次哎哟一声弯曲右手,肘击西门宏胸部。
    
    眼看就要击中胸膛了,西门宏身子随即后倾,肘部还是够到了他的胸膛,力道却一点也不大。
    
    西门宏右脚踩他膝盖,左手击他后背,他一个踉跄,倒下地去。
    
    一个鲤鱼打挺,他一跃而起。
    跟西门扭到一起。
    西门用力一摔,又将他摔下地去。
    
    打斗十几分钟,曹井天根本不是西门宏的对手,西门宏稳赢。
    丁花梅悬着的心,终于松了口气。
    
    昏昏暗暗中,曹井天抽出一把匕首,带着寒光。
    丁花梅见了,大叫:小心!
    不知道怎么回事,很多支持朋友,请朋友指教的回复,莫名其妙地不见了,虽然有的又重新做了回复,明天来看时,不一定还在。
    哪位朋友能够告诉我原因吗?
    5 他成了活鬼
    然而为时已晚,匕首已经扎进西门宏的后背。
    
    西门宏倒下了,躺在地上,殷红的血液,缓缓流出。
    他断断续续,轻声说:“曹兄,算你狠。
    临死之前,求你一件事,你别伤害这位美女,她是无辜的。
    ”
    曹井天说:“你说了不算,我爱怎样怎样。
    ”
    西门宏说:“你我兄弟一场,一个人临死之前的愿望,你都不答应吗?”
    曹井天说:“将要赴死的人还惦记着梦中情人,你这样说,我还不答应的话,似乎太没人性了。
    行,我答应你。
    ”
    西门宏说:“中国人,得说话算数啊。
    ”
    曹井天有点不耐烦,说:“答应了的事,我说一不二。
    男子汉,顶天立地,岂能出尔反尔?”
    丁花梅还是怕曹井天扑上来,眼睛死死盯着。
    她想逃,洞外黑黑的,看不清路,无法出逃,只能听天由命了。
    
    西门有断断续续发话了:“美女,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
    丁花梅说:“你说。
    ”
    西门宏说:“他放过了你,明天你回家以后,请不要报警,不能找我这位兄弟的麻烦。
    ”
    这就有点不可理喻了,他应要我设法帮他报仇才对。
    此时此刻,这样的话,万万不能说出来的,说出来了,曹井天就要加害了。
    他是为了让曹井天安下心来,不再伤害我才那样说的。
    想到这里,丁花梅爽快地回答道:“行,我答应你。
    ”
    曹井天说话算话,果真没做伤害丁花梅的事了。
    
    丁花梅的内心很复杂。
    这个曹井天,不应被饶恕,应该处处为自己着想的西门宏报仇。
    可是不饶恕,答应了他的,怎么能言而无信?他说的真话假话?他的真实意图到底是什么?
    天还没亮,曹井天对丁花梅说:“走,跟我一起下山。
    ”
    跟不跟他走,这是个问题。
    丁花梅犹豫着,不肯走。
    
    “我不会动你一根毫毛。
    你虽然是我手中的鸡蛋,但我答应了那短命鬼的,不会反悔。
    ”
    那倒是。
    西门宏倒下后,他可以想怎样就怎样时,选择兑现承诺,没对自己下手。
    应该不会有什么伤害的行为了。
    深山荒野的,没人带路,不一定走得出去,跟他一起走,应该没问题。
    
    临走时,她望了望倒在地上的西门宏,一动不动。
    她哭了,在心里说,我先下去了,待会我请人来帮你收尸,叫你入土为安。
    
    她跟在他后头,走了四个小时山路,饿得不行了,走得腰酸腿痛。
    
    走不动了,想坐下来歇一会,曹井天恶狠狠地瞪着她说:“再坚持一个小时,就到有吃有喝的镇上了。
    
    丁花梅坐在石头上,喘气说:“我支持不住了,太饿了,没力气了。
    ”
    曹井天自顾自往前走。
    没走多远,站定了,回过头说:“前面有人住了,那里有户人家,我们去讨点东西吃。
    ”
    丁花梅勉强站起身,走近他身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两百米处,果然有栋陈旧的木屋,有些年代了。
    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在木屋前头的坪里扫地。
    
    曹井天走到跟前,朝老人鞠了一躬说:“老奶奶,行行好。
    您可以送点米饭给我们吃吗?我们饿得走不动了。
    ”
    老人家说:“你们从哪来,要到哪里去?”
    曹井天说:“长年呆在县城,我老婆叫叫嚷嚷,要我带她爬山。
    趁天气好,就带她来了,不料在山上迷了路。
    好不容易走到这里。
    身上又没钱了,不然向您买点东西吃。
    ”
    老人家说:“十有八九你带的别人的老婆游山玩水。
    你这种人,不值得可怜。
    ”
    曹井天也不反驳,露出哀求的神色是:“老人家,你难道见死不救,忍心眼睁睁看我们饿死在您家门口吗?”
    丁花梅说:“老人家,求求您帮帮我们,月底,我们专程来感谢您。
    ”
    曹井天扑通一声跪下了,说:“你的大恩大德,我们一定铭记于心。
    ”
    丁花梅脱下上衣,递给老人家,说:“这件衣服,可以换您一点吃的东西么?”
    老人家扶起曹井天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快快起来。
    ”
    老人家搬来凳子,请他们坐了。
    然后端来两碗米饭,说:“没菜了,饭还没凉,你们凑合着填填肚子吧。
    ”
    二人千恩万谢。
    
    吃完了,丁花梅问老人家去县城坐车的路怎么走。
    
    老人家指着前面的路告诉她,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三公里,有个小镇,那里有车坐。
    
    告别老人,曹井天急急上路了,丁花梅远远地落在后面,终于越隔越远,不见他的人影了。
    
    还没到达小镇,丁花梅的手机响了,是西门宏打来的。
    
    他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打电话来了?她很害怕,胆战心惊,难道他成了活鬼?

    6 欲望的悲哀
    她还是颤抖着按了接听键,手机里传来很微弱的声音:“美女,我是西门宏。
    昨晚,我是装死,没被刺死。
    不装死的话,我手无寸铁,真会被他刺死。
    幸好,他不知道我是装的。
    ”
    丁花梅说:“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现在还在山洞里吗?”
    “你们一走,我就打电话给我朋友,请他来救我。
    他抄近路,已将我背下山,就近找了个诊所治伤。
    医生说,这伤容易治。
    十来天就能痊愈,现正输液呢。
    ”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我先回家,整整衣服。
    告诉我地方,要明天才来看你。
    ”
    “看就不必了。
    你答应我不报警,不找曹井天麻烦的事,千万别忘了。
    ”
    “为什么呢?找警察替你出气,帮你报仇,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就要请警察抓了他,帮你帮我雪恨。
    ”
    “不,他曾救过我们一家老小的命,于我们一家有救命之恩。
    我母亲常常告诫我,这一辈子,永远要把别人的恩记在心上。
    而且你报警的话,我也免不了牢狱之灾。
    到了那里,警察会刨根问底,将来龙去脉搞清楚的,得知是我们绑架了你,警察会追究我的责任。
    ”
    丁花梅想想也是,她不想让西门宏去坐牢,说:“行,我答应你。
    ”
    走到小镇,不见了曹井天。
    丁花梅独自坐车回县城,回到冷冰冰的家里。
    
    老公胡更坐在沙发上愁眉不展,唉声叹气。
    
    丁花梅本想冲他发火,质问他为什么不好好干工地,导致自己被绑架。
    而且不能及时来解救,差点把命丢了。
    又怕把绑架的事说出来,他报警,抓走西门宏。
    
    可看到他低垂的头,青灰的脸,挂着黑黑的眼圈,好长时间没吃好,更没睡好,就忍住了。
    
    胡更轻声说:“回来了,饿了吧?电饭锅里饭热着呢,菜也热在里面,我去帮你去盛么?”
    丁花梅瞟了他一眼,没有做声,径直走进厨房,草草扒了两碗饭。
    
    她觉得好困,就睡去了。
    也许因为昨晚没休息好的缘故,一直睡到晚上八点,她醒来了,却不愿意起床,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发怔。
    
    胡更喊她起来吃晚饭,她没有做声,不愿起来。
    过了一会,又喊,她火了,大叫:“别烦我。
    ”
    床上翻来覆去又躺了两个小时,胡更走进卧室,脱光衣服,爬上床来。
    也许因为压力,也许因为心烦,也许因为苦闷,他倒头就睡。
    
    丁花梅却没有半点睡意。
    把腿搭到他身上,右手摸向他宽大的胸脯。
    他侧过身,她也侧过身,彼此面对面,相互靠近,终于贴到一起。
    他略带粗糙的皮肤在她脸上摩擦着,抖动着,带着温热。
    
    这种温热,像打火机,点燃了干柴。
    因此她觉得有团火在体内燃烧,游走,窜动。
    旺盛的火苗,激起她爬上他的身体。
    
    他喘着粗气,尽力配合。
    却力不从心,还没进入实质性阶段,蔫了!扫兴,真扫兴!又一次重复以前的失望,无助和悲哀!如果这人是西门宏,会怎样呢?
    7 这些是预谋
    他人受伤了,在哪医治?于情于理都应去看看他。
    他立即起床,去了洗手间,避开胡更,打他电话,通了,无人接听。
    重复三次,都是如此。
    
    只得又回屋里睡下。
    睡到半夜,手机响起信息提示声,西门宏发过来的。
    他说:“美女,你好!不好意思,刚刚医生帮我清洗伤口,不方便接电话,对不起啊。
    感谢你来电话,十天之后,我们聚聚。
    ”
    丁花梅回了两个字:期待。
    
    西门宏真被刺伤了吗?没有。
    他们演戏给丁花梅看的。
    为了让她不报警,不被法律制裁。
    还有……
    他早将装了红墨水的塑料袋,密封好,捆在背上,曹井天轻轻一刺,他就故意倒下了,“血”也流了出来。
    
    晚上,将手电筒调到最微弱的光照,叫丁花梅辨别不出。
    
    为了不露破绽,他们预先还排练过三回。
    怕天亮了,丁花梅看出来了,曹井天就早早地带她离开。
    如果她不离开,他用匕首威胁,也要逼她离开。
    
    丁花梅打电话给他时,他已和曹井天查了银行卡,工资全部到账。
    他们去县城一家饭店对饮,庆祝工资成功到手的胜利。
    
    曹井天说:“配合你演了一出不露任何破绽的好戏,你得好好谢我。
    ”
    西门宏说:“你小子鬼精鬼精的,占人便宜占惯了的,你自己的工资到手了,还不因为我策划得好,这客应该你请。
    ”
    “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要回工资还是次要的,你的终极目的,是想要她的身体。
    ”
    “胡说!人家堂堂一个老板娘,我癞蛤蟆一只,吃得到天鹅肉吗?”
    “你心眼耍得好,你们又眉来眼去的,肯定有戏。
    用不了几天,就纠缠一起。
    ”
    “你别诬蔑。
    ”
    丁花梅的电话,就是这个时候打来的,西门宏故意不接。
    
    曹井天说:“是丁花梅打来的吧?挺关心你的。
    别人看不出来,却逃不过我的法眼。
    你跟我说过的,对她老公不行的隐私了如指掌。
    而她苗条,漂亮,年轻气盛,需要强壮男人滋润。
    ”
    “就算她需要,也轮不到我。
    ”
    “哪里话呢?你让我当坏人,你演好人,俘获她的人,俘获她的心,叫她乖乖投入你的怀抱亲了又亲。
    ”
    胡更不行,是一位供货商告诉西门宏的。
    
    这个供货商是西门宏远房的一个老表,在工地见到西门宏,就请他吃饭。
    
    吃饭闲聊,供货商说你们老板胡更,身体不好,跟女人上床,没真功夫。
    
    他说为了取得给胡更的供货权,他请胡更吃饭。
    吃饭完了,去按摩店按摩。
    每个人配个小妹,上包间。
    说白了,就是与小妹上床。
    
    胡更一开始就不去的。
    有人提议,谁不去,谁一个人出钱给大家买单。
    每一个人都不想给别人出钱,精明的他更是如此,只好硬着头皮上。
    
    从进门到出门,全部过程,不到五分钟时间,你说胡更干那事行吗?当时找小妹进包间的人,他花的时间最短。
    按摩店的老板事后告诉我们的。
    
    西门宏从此有意观察丁花梅这个漂亮女人,很少有过开心的笑脸,可能因为得不到满足。
    
    西门宏当然想把她抱进怀里,嘴上却对曹井天说:“我有那么坏吗,我?”
    “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坏。
    可怜的丁花梅,你耍阴谋诡计,千方百计要得到她,现在还蒙在鼓里呢。
    ”
    三天前,工地上的民工,围在工程建设项目部。
    项目部办公室里的桌子,椅子,被民工们砸得稀巴烂。
    
    他们是因工程质量问题,甲方拒绝付款,得到胡更无力支付工资的确切消息后打砸的。
    
    这之前,胡更以下个月发,下个月一定发,一再敷衍他们,一拖再拖。
    拖到消息确定,血汗钱拿不到了,群情激愤,以打砸办公桌椅发泄内心愤怒。
    
    西门宏则跟曹井天密谋,胡更不现身,打砸没有用,不如想点别的办法。
    
    两人进行热烈的讨论。
    西门宏提议绑架老板娘,要挟他们支付工资。
    
    曹井天起初不同意,怕被法律制裁,不想坐牢。
    
    西门宏说我们周密安排,精心策划,给丁花梅一个好印象,包你包我没事,工资也会支付到位。
    
    西门宏说出计划后,还拍着胸脯承诺,如有罪责,他一个人扛,一切责任他承担,不要曹井天承担任何风险。
    
    曹井天录了音,答应了,配合西门宏演戏,做出一副强奸他的架势并扬言撕票,要取她性命来威胁。
    
    西门宏却当好人。
    说给丁花梅的家境情况,也是编造的。
    他俩家里虽然不富裕,但日子还没穷到他们所说的那个地步。
    西门宏家里是红砖房,只是内墙外墙都没粉刷,装饰。
    曹井天家,比西门宏的,还好一点。
    
    编造家庭困苦,身陷困境,博取的是丁花梅的同情与原谅。
    事情还真如他们预先策划的方向发展。
    取得让他们满意的结果。
    
    曹井天说:“你如果不好好谢我,我就选择适当的时机,用适当的方法,告诉丁花梅真相,叫你得到她的计划落空。
    ”

    

    8 他们约会了
    西门宏说:“那你就准备去坐牢吧。
    ”
    “行了,你我兄弟一场,跟你开玩笑的。
    来,干杯,喝了这杯酒,友谊天长地久。
    ”
    两人举起杯,干了。
    
    吃饱了,喝足了。
    曹井天问西门宏说:“回家吗?”
    西门宏摇摇头说:“回去看黄脸婆,有什么意思?”
    “你老婆典型的农村妇女形象,跟丁花梅不能比。
    但我觉得你老婆心地善良,勤俭持家。
    辜负他,对你没好处。
    ”
    西门宏无言以对。
    他知道老婆黄西瑶,皮肤黝黑,不爱打扮,有钱舍不得花。
    常常一双破解放鞋,迎烈日,过严冬;时时一件旧格子衣,风里来,雨里走。
    
    家里家外,一个人干,山上山下,没人帮忙。
    一个人扛,想起她的贤良,赚钱没赚钱,她从来不问,赚多赚少,她从来不嫌。
    
    有时也诉苦,有时也怨人,不变的是对孩子的关心。
    
    可她露出两颗门牙来,叫人想起野猪的獠牙。
    太恶心了,这个结解不开,怎么愿意去和她的身子挨。
    实在熬不住,才跟她睡一起。
    
    一般情况下,他都不想回去。
    
    告别曹井天之后的第十天,西门宏就给丁花梅打电话。
    曹井天说的没错,他要得到丁花梅。
    
    丁花梅的手机响起动听的歌声,一首叫走天涯的经典老歌。
    她设定这首歌为来电铃声。
    歌声一响,来电话了。
    她掏出手机一看,是西门宏打来的。
    按下接听键:“喂!”
    “美女,你好。
    我是西门宏,现在伤好了,准备回家了,跟你道个别。
    ”
    丁花梅说:“西门哥,别急着回去嘛,我还没看你呢。
    你现在人在哪里?”
    西门宏耳里传进她温柔的声音,满心欢喜。
    这就是精心策划得来的满意效果。
    他回答说:“在县城呢。
    汽车站,你知不知道?”
    “晚一天回去,我现在就来汽车站,那地方我眯着眼睛找得到。
    请你喝杯薄酒,感谢你为了我受伤,同时也为我家那死鬼拖欠你工资,这么久做点补偿。
    ”
    补偿是假,投怀送抱是真,正中下怀。
    激情的女人,是耐不住寂寞的。
    但欲擒故纵,似答应,似不答应,显得更有价值。
    
    想到这里,西门宏说:“丁妹妹,谢谢你的好意,家里还有事呢。
    我都排上买票的队了,改天我请你。
    ”
    “请我?好,请我。
    就今天了,现在,马上。
    我这里,没有改天这个词。
    ”
    “这,这……”西门宏故意犹豫着,拖延着。
    
    “我都已经出发了,到路上了,别到了汽车站,你人已走,那我可要用世上最恶毒的话语来咒骂你。
    ”
    “那,那好吧。
    ”
    他站在汽车站外面的大街上,东张西望。
    
    丁花梅兴冲冲地赶来了。
    穿着十分性感。
    白色上衣,胸部隆起的地方,绣着艳丽的荷花,黑色短裤,肉色丝袜,高跟鞋。
    
    她没看到人群后面的西门宏,慢悠悠地朝前走。
    向前还没走上十步,西门快速赶上去,伸出双手,蒙住站定了,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问他在哪个角落里的丁花梅的双眼。
    
    “谁,谁?”丁花梅有些吃惊地说。
    
    “你猜。
    ”西门宏没做正面回答。
    
    “松手,西门哥哥,我就知道是你。
    你的声音,深深地刻进了我的脑子。
    ”
    “这么说,我给你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走,那边去。
    ”
    他们就朝车站附近的庆梅饭店走去,要了间包厢。
    
    读的人不多,拙作是不是没有吸引力?
    9 苟合在一起
    在等饭菜上桌的当儿,他们谈着,笑着。
    
    西门宏说如今这个社会,法律明文规定,实行一夫一妻制。
    但有钱人,除了正室,还有二奶,小三,小四,甚至小五,小六,能够实现妻妾成群的梦想。
    
    有的普通人,穷人,一个老婆也找不到,导致三四十岁,仍然单身,光棍。
    这在贫困地区尤其突出。
    这些光棍去红灯区,偶尔发泄一次,是非法的。
    抓到了,要受法律制裁,拘留,罚款。
    
    丁花梅说,我们不能不感叹上天给人安排命运,太不公平了。
    对了,你有几个女人,家外有几个家?
    西门宏说,像我这样穷得叮当响的人,娶到了老婆,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西门宏取出一支笔,拉开笔筒,装做不小心,笔筒掉在丁花梅屁股边上的板凳上,他侧过身去捡笔筒,就势轻轻掐了她屁股一把。
    
    如果她大眼一瞪,恼羞成怒,厉声叫骂,想跟她继续,绝对没戏。
    但她只是象征性地将屁股挪了挪,眼睛瞟向自己,水汪汪的,勾人心魂。
    
    服务员端来花生米。
    他夹起一粒,眼睛瞟向他的胯下。
    虽然做着送向嘴边的动作,却有意让花生米,掉进她胯部裤子的褶皱里。
    
    他急忙放放下筷子,右手去捡花生米。
    特意装作不小心,触碰她的敏感部位。
    丁花梅当然有感觉,却一动不动。
    
    他就势摸向她的大腿,眼睛瞟向她的脸,观察她的反应。
    
    她不但没有生气的表情,反而微微笑着,神态自若。
    
    西门宏看过《水浒传》,西门庆的套路,他早学会了。
    今天有机会实践,就试了一试。
    丁花梅的这种反应,他明白了她内心的全部。
    
    顺理成章,丁花梅倒进西门宏的怀抱。
    
    吃完饭,他们就在附近的旅馆开房,玩起激情游戏。
    
    缠绵的感觉让丁花梅找到久违的幸福,也让西门宏掉进欲望的旋涡。
    西门宏没回去了,丁花梅帮他在县城一家批发部,找了份送货的工作,以便能够跟他长相往来。
    
    晚上七点,批发部的活总算干完,西门宏关门收工。
    
    丁花梅却早来了,跟他一起去老板安排他住的的房间。
    
    房间里,还有另外一名同事。
    他不好意思要那同事离开,何况初来乍到,只好带丁花梅去开房。
    
    缠绵完毕,丁花梅说:“开房的代价太高,不如租间房。
    ”
    西门宏说:“租房的代价也高。
    还有比租房更合算的方式,只是你可能不同意。
    ”
    “怎么会不同意呢?同意,绝对同意。
    ”
    “去你家。
    你老公不在时,就打电话告诉我。
    ”
    这样可是可以,但万一被发现,就不好了,丁花梅因此没有爽快回话。
    
    见她不做声,西门宏说:“不愿意要我去,就算了,我不勉强。
    ”
    丁花梅说:“容我想想看。
    ”
    长期以来,胡更白天很少在家。
    近段时间,各种烦心的事搅得他,如一只蟑螂,见到不利局面,快速奔忙。
    晚上有时都夜不归宿。
    白天则更难觅踪影。
    这样的大好时机,何不好好利用呢?
    沉默了两分钟,她说:“时机成熟,我立即通知你。
    只是风险很大,万一被撞上了,后果不堪设想。
    ”
    西门宏本来对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小心驶得万年船深有感悟。
    然而此刻,被激情冲昏了头脑,他色胆包天,甘冒风险,拿出即使上刀山,下火海也不怕的勇气和胆量,也坚决要去,说:“没事,我敢打包票。
    ”
    丁花梅却问:“值吗?会不会产生严重后果?”


本文原文网址: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1038299-1.shtml
此内容由程序自动获取,若对本文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18] [放入我的收藏夹]
  小说 最新文章
想和大家分享一下科幻小说巨作——刘慈欣大
"九·一八"有感!金鹏聊斋文/9月8日9时8分
你捡过漏吗?讲讲三教九流的江湖骗术
【原创】古代历史武侠言情《风起姑苏城》
京味小说本色良民
找到了
混世男女——我在深圳和东莞与一群“混世男
天涯论坛
小乞丐捡到神奇骰子,发财、泡美女、摇个骰
午夜凶铃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8-06-15 00:37:06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新闻资讯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三丰软件 开发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阅读网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11日历
2018-11-16 11:45:03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