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小说 -> 倒追个高富帅谈恋爱,很难吗? -> 正文阅读

[转载][小说]倒追个高富帅谈恋爱,很难吗?[第1页]

作者:Q林风轻  更新时间:2018-10-13 00:55:09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5] [放入我的收藏夹]
    “求你,帮我,一定要帮我。
    我是被冤枉的。
    我不想就这么死了。
    ”梦中丁梦然看见穿着古装戏服的自己对着自己痛哭流涕。
    梦里一片漆黑,只有自己的脸泛着白光。
    
    在演艺圈摸爬滚打多年,丁梦然凭借三两下拳脚一直做最苦最累的替身,好不容易混了个有台词的角色竟然每晚都梦到剧本里自己被男主剑杀的场景。
    死了的自己不甘心,每晚在梦中爬起来让自己救自己。
    “大姐,拜托,这只不过是场戏,不要这么敬业好不好?”
    “丁梦然,这是你的宿命,你必须要帮我,否则你也不会善终。
    ”梦中的自己满脸是血,面色狰狞,配上漆黑的场景还是有点瘆人的。
    
    丁梦然伸手想要擦去自己脸上的鲜血,只是怎么都触碰不到对面的自己。
    
    “丁梦然,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这是你的宿命,你的宿命。
    ”梦中的自己嘶嚎着身影越飘越远。
    接着变成一缕白烟转眼消散不见了。
    
    “喂,大姐,你回来,有事说清楚。
    ”丁梦然心中一惊从床上砰的一声坐起。
    胸口闷闷的,心情也不怎么美好,虽然是梦,但是梦里的场景还是让她心有余悸。
    
    好在天亮了,温暖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窗纱痒痒的照射在丁梦然脸上。
    

    
    想起一会要跟男神韩星的对手戏丁梦然的心情瞬间明媚,心里也犹如住进了一只小鹿乱撞起来。
    
    “天啊,要迟到了。
    ”只是当她看到墙壁的时钟指针已经指向上午八点的时候,她猛的从并不算宽大的床上跳起来......
    丁梦然抱着包披头散发一路嘴里喊着对不起飞奔到剧组的时候,剧组的人都开始拍戏前的准备工作了。
    
    “丁梦然,你是怎么搞的,还没红呢,就开始学着耍大牌了。
    ”化妆室内副导演一脸的不高兴。
    
    “对不起,对不起,起晚了。
    ”丁梦然点头哈腰 ,心想着都怪那个该死的噩梦。
    
    “王爷,臣妾是冤枉的。
    ”丁梦然两眼放光,痴痴的看着韩星,一系列的准备工作之后丁梦然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男神韩星。
    
    这是第一次见韩星真人,比电视上还要帅上几分,特别是一身白袍的古装打扮更是飘飘欲仙。
    虽然袍子遮住了腿,但是腰线还是能够将韩星的长腿和身体的比例展露无余。
    长腿欧巴一向是丁梦然的致命伤,要不是自己拼命克制着,口水早就流了满脸。
    
    “卡卡卡。
    丁梦然你怎么回事,你马上就要被自己心爱的人剑杀了,那会是什么样的心境?拜托你,收起你的花痴表情。
    ”另一边导演不耐烦了。
    身后的工作人员也都捂住嘴偷笑起来。
    韩星也笑了,不过是鼓励的笑容,那笑容真的很灿烂,差点亮瞎了丁梦然的眼睛。
    
    “action!”
    导演一声令下周遭安静下来,丁梦然也一秒钟进入状态,死死的拽着韩星的戏服痛哭流涕,那泪流满面的表情让听者揪心闻者流泪。
    
    “王爷,你一定要相信臣妾,臣妾从来没有背叛过你。
    ”
    “放手。
    ”男人面色冷酷,说话间用力推开丁梦然。
    丁梦然一个重心不稳身子重重的靠在古香古色的栏杆上。
    
    “王爷......”丁梦然起身再次拉住男人的袍子。
    
    “柳如画,我这辈子最恨人家骗我。
    你竟然......和我最好的朋友......”难掩的痛苦和憎恨在男人脸上稍纵即逝,男人很快恢复之前的冷酷表情。
    
    “这是我永远都无法原谅的背叛。
    ”男人说着举起手中的长剑。
    一阵风吹过,吹起男人的白袍,微风中的男人飘飘欲仙,只是那阴沉的脸色却像是催命的符咒将死亡一步步向面前的女人推进。
    
    “王爷,我爱你,从来没有人像我这么爱你......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丁梦然声嘶力竭。
    
    男人并没有停下脚步,举着长剑步步紧逼丁梦然,丁梦然步步后退将整个身体靠在二楼的凭栏上。
    
    “受死吧,背叛我的人只有一个下场。
    ”男人的脸上除了冷酷没了别的表情。
    长剑终于刺进丁梦然的胸膛,鲜血从丁梦然的胸口喷涌而出,丁梦然的脸上显现出痛苦绝望的表情。
    
    男人大概是恨透了女人,在抽剑的刹那不忘了再给女人补上一脚,丁梦然像是断了线的纸鸢从二楼重重的摔了下去......
    瞬间下落的丁梦然正想着待会要去找韩星要一个签名,突然觉得身上的威亚好像失去平衡,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丁梦然偏离事先设定好的轨道,身体失去控制,嘭的一声摔在安全垫外面,鲜血紧跟着染红了地面。
    
    “这是怎么搞的,快叫救护车。
    ”随着导演的一声惊呼现场瞬间混乱起来。
    
    最初丁梦然还能听见四周惊恐的呼喊声和慌乱的脚步声,还能够感觉到头部传来的巨大难忍的疼痛。
    
    只是后来周遭的环境变得越来越安静,头部的疼痛仿佛也渐渐散去,她的身子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进一个巨大的黑洞,黑洞高速旋转着,任凭她全力挣扎也无法挣脱黑洞的势力范围,她的身体不断的跟着黑洞盘旋,耳边又传来梦中那歇斯底里的哭喊那张惨白的脸跟着浮现在丁梦然眼前。
    
    “丁梦然,这是你的宿命——宿命,你挣不脱也逃不过。
    ”
    “不要,不要,我不要死,我还有和男神的戏没有拍完。
    我的梦想是当好莱坞巨星。
    ”没人能够听见丁梦然的呼喊也没人帮她从无形的力量中挣脱,她再次成了断线的纸鸢,只是没人知道这一次宿命会让她落向何方。
    
    “妹妹,妹妹,你醒醒,醒醒啊!”
    莫名的咸涩在唇齿间蔓延,一阵刺痛在额头上传来,胸口还有说不出来的闷痛。
    丁梦然猛地咳嗽了几声之后慢慢转醒。
    

    “妹妹,你醒了,太好了,太好了。
    ”丁梦然身旁坐着的男人眼含热泪。
    
    丁梦然张开嘴巴,瞪大眼睛诧异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一向西装革履在中关村混IT的哥哥竟然穿了件青色的粗布衣服。
    平时几乎用了一瓶发胶定性的发型竟然换成了发髻,还用同色的布条系在头顶。
    
    “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跟死去的父母大人交代。
    ”男人一边说一边用长袖擦去眼角的泪水。
    
    “丁浩然,闭上你的乌鸦嘴,昨天我还和爸妈视频过呢。
    ”丁梦然一生气从床上嘭的坐起来,动作太大,牵扯到伤口,丁梦然不觉得倒吸一口冷气。
    
    男人把眼睛瞪得更大,满脸担忧,伸手在丁梦然的额头上试了一下。
    
    “妹妹,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烧烧糊涂了。
    也不烫啊,怎么就开始说胡话了呢?”
    “哥,你怎么也来横店跑龙套了,现在中关村也变得那么难混了么?”丁梦然
    的意识逐渐清醒,这才发现周遭的环境有些不同。
    虽然是白天,屋子里的光线却很昏暗。
    屋子有些简陋,陈设简单。
    四面的墙壁凹凸不平,有风吹过窗户的时候,破损的窗纸会发出呼呼的声音。
    丁梦然的第一个反应自己这是在剧组,临时加拍了剧本里没有的内容。
    
    “什么村,什么店?”男人只知道过了这个村没那个店。
    
    男人一脸的难过,把眉心皱成川字。
    要不是家里穷他也不会让妹妹跟杨二狗定亲。
    
    “妹妹,你这又是何苦,不就是被杨二狗退亲么,你至于为那样一个男人跳湖自尽么?”男人满脸自责,一边说着一边不觉得红了眼眶。
    
    “哥,别闹了好不好。
    不就是你生日的时候没给你打电话祝你生日快乐么,你有必要玩这么大么?”丁梦然一脸的不耐烦,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呢,男人站起身一溜烟不见了。
    
    “如画,药熬好了,快趁热喝吧。
    ”柳如风端着药碗小心翼翼的走到床前。
    
    “大夫说你没事,只是跳湖的时候受了风寒,加上惊吓过度神智有些混乱而已,喝了药就没事了。
    冯大夫真是好人,这一次又免了我们的诊金。
    ”刚才丢下丁梦然的男人又回来了,大概是熬药的缘故,满脸是汗。
    
    这完全不是剧本里的剧情,四周的场景也并不像是在拍戏。
    难道这是个梦?
    “是梦,一定是梦。
    ”难以接受现实的丁梦然索性闭上眼睛。
    
    “也许睡一觉就好了。
    ”丁梦然安慰自己,心里却慌乱不已。
    浓烈的中药味在小小房间里弥漫着,在加上柳如风关切的眼神怎么都觉得这跟真的一样。
    
    难道是自己不小心穿越了?丁梦然怎么都无法想象这种狗血的事情会在自己身上发生。
    
    丁梦然晃了晃头,头晕乎乎的。
    
    “大概喝了药就会醒了。
    ”丁梦然叹了口气,乖乖的端过碗一股脑把黑乎乎的药汁灌进肚里。
    
    “好苦!”丁梦然吐了吐舌头。
    
    男人放下碗拿了一颗梅肉。
    “吃这个也许会好点。
    ”
    丁梦然没细想,反射性的拿过梅肉放进嘴里,一股酸甜的味道在唇齿间弥漫开来,苦涩的味道果然冲淡了不少。
    
    “不对,为什么感觉越来越真实?”丁梦然伸手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
    
    “好疼。
    ”丁梦然从床上跳起来,下床就往屋外跑。
    
    此刻她发现了一个难以接受的事实——她不是在做梦她真的狗血的穿越了?
    只是为什么会是现在这样的场景?柳如画明明是当朝宰相柳青云的女儿,怎么会变成了一个住在茅草屋里连诊金都付不起的无父无母穷人家的苦命孩子?
    “丁梦然,你这是要闹哪样?”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丁梦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妹妹,你这是要去哪,你的身子还没好呢。
    ”男人紧张的追出来。
    
    丁梦然哪里肯听,提着粗布裙子拼命的跑,电视上不是有演过只要找到穿越时来的黑洞就能够穿越回去,她才不要留在这里,她要回横店,她要找她的长腿欧巴韩星要签名。
    
    也许是心里太过于慌乱,丁梦然被自己的裙子绊了一跤,一个趔趄之后丁梦然扶着墙勉强没有摔倒。
    
    外面的屋子总算是亮堂了不少,一缕阳光照射进屋里的铜镜将光亮反射到丁梦然脸上。
    丁梦然顺着阳光望过去,之后她在镜子里看到了一个又黑又胖的女人。
    
    “啊”屋子里还有别人?丁梦然被镜子里的人吓了一跳。
    她迅速转过身去只是她身后根本没人。
    
    丁梦然的脸色瞬间变得惊恐起来。
    “难道这屋子里不干净?”猛地回头镜子里的人还在,脸上也是一副惊恐。
    
    这感觉越来越不对?丁梦然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妹妹,你这是怎么了?你身子还没好,要到床上好好休息才行。
    ”身后,男人的声音响起,镜子里多了一张英俊的脸孔。
    
    “镜子里的胖妞是谁?”丁梦然伸手指向镜子,里面的胖妞也伸手指着她。
    
    “啊,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还没等男人回答丁梦然捂着耳朵慌乱的逃出茅草屋。
    
    她穿越了,果真是穿越了。
    只是没有穿越成白富美,而是穿越成了胖黑穷。
    难怪刚才那个男人说自己被什么狗的退婚,自己长成这个样子,也就怪不得别人。
    
    疯了,真是疯了。
    她可是未来的好莱坞巨星,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尊荣。
    丁梦然疯了一般冲到屋外四处寻找着黑洞。
    
    “我要回去,我不要留在这里。
    ”丁梦然左冲右撞。
    黑洞还没找到她就晕倒在急忙赶过来的柳如风的怀中。
    
    “丁梦然这是你的宿命,你的宿命。
    ”声音再次响起,丁梦然从昏睡中惊醒。
    
    眼前的柳如风眼眶发红。
    
    “妹妹,你醒了,饿不饿,我帮你去拿点吃的。
    ”
    “哥.......”丁梦然一伸手拉住柳如风的手。
    
    “这里是哪里,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妹妹,这里是映月国珍珠溪啊,我们现在在家里。
    ”
    “珍珠溪?”丁梦然脸上的疑惑和惊恐越来越严重了。
    
    “对啊,珍珠溪是因为我们这里盛产珍珠和围绕在村中清澈见底的小溪而得名。
    据说这还是当年高祖狩猎到我们这的时候亲自赐名的呢,这些是我们珍珠溪的骄傲,难道你都不记得了么?”柳如风担忧的看着丁梦然。
    
    “那这里是不是有个叫做郑瑄的男人?”
    “你说的可是.......”柳如风变得有些结巴起来。
    
    “没错,映月国的宁王爷——郑瑄。
    ”
    看到柳如风表情丁梦然已经知道了答案。
    
    “告诉我在哪里可以找到郑瑄。
    ”既然已经无法改变事实,她只能接受命运,柳如风的脸色变了变:“你找他做什么?”
    “哥,你别问这么多。
    ”想要回现代去这个郑瑄是关键。
    
    .......
    宁王府门前车水马龙,丁梦然望着王府门前的汉白玉雕制的柱子发呆,要不是亲眼所见她真的无法相信古代的王府竟然会是如此奢华。
    
    宁王府三个黄金雕琢的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差一点亮瞎了丁梦然的眼睛。
    
    “横店跟这里比简直是太逊了。
    ”丁梦然深吸一口提着裙子走上台阶。
    
    “什么人,这里是宁王府,不得乱闯。
    ”刚走到门前,丁梦然就被门前的侍卫抽出长剑挡住,刀剑上散发出的寒光让丁梦然不觉得倒退了几步。
    
    “我是来找宁王爷的。
    侍卫大哥,麻烦你去禀报一声。
    ”丁梦然满脸堆笑,拱手施礼。
    
    “我们王爷不在府里。
    ”侍卫斜眼看着丁梦然,一脸鄙夷。
    
    “王爷什么时候回来,我找他有急事。
    ”
    “去去......王爷不是随便就能见的。
    ”侍卫不耐烦了,用力一推,丁梦然被侍卫摔在大街上。
    
    “你这人怎么这样。
    ”丁梦然怒了,身为武打替身的她拳脚功夫也是挺不错的。
    
    一个翻身想要从地上跃起,只是丁梦然忘记了自己现在的身形,一个不稳丁梦然再次摔在地上。
    
    丁梦然的举动引得宁王府四周看热闹的人一阵讪笑。
    已经有人开始对着丁梦然指指点点。
    
    为了圆自己的明星梦,在二十一世纪丁梦然也没少吃过苦,但是这样丢脸却是真真的第一次,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丁梦然想要让为难自己的侍卫好看。
    
    这时一阵清脆的马蹄声由远及近。
    还没等丁梦然缓过神来汗血宝马已经停在宁王府门前,一个白袍男子从马上一跃而下。
    
    “好长的腿。
    ”这是丁梦然的第一个反应。
    
    顺着长腿望上去,是男人健壮的身躯。
    最吸引人的还是男人的面孔。
    
    男人皮肤很白,一双眼睛犹如寒星,高挺的鼻梁,绝美的唇形。
    乌黑的头发被紫金王冠束在头顶。
    那目空一切的王者风范更是让所见之人心动。
    
    “王爷,您回来了。
    ”门前的侍卫见到来人毕恭毕敬迎上去。
    
    男人面色冷峻并不说话,只是把手中的马鞭交于侍卫手中,从丁梦然身边大步走过,看都不看地上的丁梦然一眼。
    
    “郑瑄?”丁梦然试探的喊了一句。
    这男人看着比韩星还要高上几公分,脸蛋也比韩星来得帅气,就是表情太严肃了。
    
    这可离丁梦然喜欢的暖男形象相处甚远。
    
    “大胆贱妇,我家王爷的名讳也是你可以直呼的。
    ”酷男没有回头,却招来郑瑄身后侍卫的冷箭。
    这剑锋利无比,抵在颈口,泛着寒意。
    
    “当真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奴才,这一个个的大男人怎么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呢?”古装剧演的多了,丁梦然知道这架势不过是此人在装腔作势讨好主人罢了。
    翻了个白眼,刚要开口,那人却抢了先。
    
    “哪来的肥猪,还不将她赶快赶走。
    ”
    丁梦然张开的嘴又闭上了,还差一点被男人的话噎到。
    
    “怎么说我也是未来的国民女神,你才是肥猪,你们全家都是肥猪。
    ”想说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刚要张口,门口的两个侍卫点头哈腰的冲上前来,架着丁梦然的两只胳膊愣是把她拖到一丈开外。
    
    周围的人又是一阵哄笑。
    
    “真是自不量力,长成那样还敢来找宁王爷。
    ”
    “就是,我要是长成她这样都不好意思出门。
    ”
    “也许是个疯子也说不定。
    要不然怎么会有如此的胆量。
    ”周围的人开始议论起来,就像是在观赏马戏团里的大象狮子一般。
    
    “郑瑄,我是柳如画。
    ”丁梦然哪肯放过这样的好机会,不顾周围人的嘲讽,提着粗布裙子再次追上去。
    

    这期间郑瑄至始至终都没回头看丁梦然一眼。
    
    “好个冷酷无情的男人,亏得柳如画那么爱你,她还真是错付了真心。
    要不是为了回到古代去,我才懒得理你。
    ”丁梦然恨得直咬牙,想要冲上前去,又被门口的护卫硬生生的给拦了下来。
    
    丁梦然刚要开口,却被一声巨大的开门声打断。
    
    “王爷......”一个柔美清脆的声音响起。
    
    顺着声音望过去,丁梦然看到一个女人。
    此女一双丹凤眼,弯弯的眉毛像天空中的新月。
    白皙的肌肤,高挺的鼻梁,樱桃小口不点而红,双目顾盼生辉。
    漆黑的长发被高高盘成云髻,鬓间的珠花美艳闪耀,让此女更添风采。
    一身桃红色的翩然长裙配上淡绿色的束腰,将此女的身姿衬托的更显妖娆。
    
    “好美的女人。
    真是人间尤物。
    ”丁梦然不觉得心中感叹,她的花痴病适应与所有美好的事物。
    
    “王爷,臣妾不知王爷提早回来,有失远迎,还请王爷恕罪。
    ”女人将纤纤玉手交叠放在腰测,身子微微下蹲。
    
    “难不成眼前这明艳动人的女子就是戏里的女主,那个表面温婉贤淑,背地里一肚子坏水就知道算计人冤枉柳如画死在宁王爷剑下的瑄王妃朱蔓?”丁梦然眨眨眼死死的看着柳如画的情敌。
    
    丁梦然看了眼那女子,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肚滚腰圆的身材不觉得叹了口气.................。
    
    “免礼。
    蔓儿,我一走数月,王府上下都由你来打点真是辛苦你了。
    ”男人快步走上前去,扶起女人,满眼深情。
    
    “王爷,这是臣妾应该做的。
    ”女人双眼含春深情款款。
    
    “母亲大人可好?”
    “母亲身子尚可,就是担心王爷在战场上会有危险,最近忧虑过度,头风病又有些犯了。
    不过现在王爷平安归来,想必母亲大人很快就能好起来了。
    ”两人有问有答,夫妻情深根本没人注意到身边不远处站着的丁梦然。
    
    丁梦然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对璧人,快忘了此行的目的。
    
    “快去带我见母亲大人。
    ”男人说。
    
    “恭迎王爷回府。
    ”王妃身后的众人异口同声。
    
    “柳如画呀柳如画,你怎么可以把自己糟蹋成这样,你这样怎么跟瑄王妃争。
    ”
    “所以,才要你来帮我。
    ”一个幽怨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丁梦然吓了一跳,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宁王爷和瑄王妃已经伉俪情深的走进宁王府。
    
    看着眼前的此情此景丁梦然知道想要接近郑瑄急不得,还要从长计议才行。
    
    ........................................
    “如画,如画。
    你真的跑到这里来了,快跟我回去。
    ”丁梦然正想着回家柳如风就匆匆赶到。
    
    “哥......”丁梦然的身体原本就没复原,加上这一闹身子有些虚弱,见柳如风到了,便失去所有斗志,软绵绵的靠在柳如风怀里。
    

    “如画,你这又是何苦,我们回家,回家啊。
    ”柳如风眼眶泛红,搀扶着丁梦然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柳如风扶着柳如画到了村子刚下马车,就遇到一个獐头鼠目的男人。
    见到兄妹二人便劈头盖脸来了一顿嘲讽。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的如画妹妹啊。
    也怪我眼拙,有这样身板的女人,在我们珍珠溪也只有如画你一个人吧。
    ”
    柳如风看见来人,立刻将丁梦然护在身后。
    “杨二狗,闭上你的臭嘴。
    ”
    “怎么,生气了,别忘了你可曾经是我的大舅爷啊。
    虽然我退了如画妹妹的婚,可是定亲的十两纹银我可是没有要回来啊。
    怎么着,现在是想翻脸么?”杨家算是珍珠溪的大户,在杨家的长子意外去世之后,杨二狗作为杨家唯一的儿子自然备受杨家人宠爱,一来二去的就变得如此飞扬跋扈。
    
    当年柳家二老去世的时候,如风和如画年纪尚小。
    没钱埋葬父母,柳如风不得不和杨家定亲,用定亲换来的银子安葬父母。
    
    当年柳如画也算是身姿摇曳面容动人,要不然杨二狗也定不会打下如此主意。
    
    只是后来因为双亲去世的重大打击柳如画生了一场大病,病好之后就无端开始发胖,皮肤也跟着开始变黑变粗,杨二狗无法容忍柳如画的面容和身形便退了婚,柳如画一气之下想不开结果就投进了自家养珍珠的湖.。
    
    6
    “难道这就是杨二狗?长得这幅尊重还敢嫌弃柳如画?柳如画啊柳如画,你真不该为了这样一个男人就跳了湖。
    ”
    “银子的事好说,还麻烦二狗哥哥多给几天时间。
    ”柳如画面带微笑从柳如风的身后闪身而出。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原来的柳如画了,她怎么能够任凭这样一个猥琐的男人欺负。
    
    “看看,还是我这如画妹妹会说话,这小嘴可真甜,唉!要不是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二狗哥我还真是舍不得退婚。
    ”杨二狗一脸猥琐,不怀好意的看着柳如画。
    
    丁梦然一脸淡然,双手交叠扶住腰款款下蹲。
    “还要多谢二狗哥哥退婚。
    ”
    杨二狗一脸不解的看着柳如画。
    想起有个女人为了自己投湖自尽还是个挺有面子的事情,如今看到丁梦然这样,心里空牢牢的竟然泛起了一丝酸水。
    
    “哦?如画妹妹这是什么意思?”
    “二狗哥这副尊荣如画恐怕无法相守一生。
    ”丁梦然嘴角含笑学着古人的样子再次给杨二狗施礼。
    
    “哥,我们该走了。
    ”
    兄妹二人翩然离去,留下杨二狗站在原地发呆。
    
    杨二狗摸着自己的脸不得其解“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嫌我长得丑?”
    ......
    “妹妹,你没事吧?”对于柳如画跳湖的事柳如风还是心有余悸,生怕刚刚遇到杨二狗再让柳如画想不开。
    

    “哥,大夫开的药还有吗?”
    听见柳如画要吃药,柳如风脸上显现出大喜之色。
    “有,有。
    我现在就给你端来。
    ”
    药仍旧很苦,丁梦然皱着眉砸吧砸吧嘴。
    “哥,有吃的么,我饿了。
    ”
    “有,有。
    ”看见妹妹想吃饭了,柳如风还真的如风一般迅速飘走了。
    
    吃了两大碗地瓜粥丁梦然的身子总算是缓过劲来,肚子饱了,头却越发的困顿了。
    
    “哥,我想睡一觉。
    ”吃饱睡足才有力气减肥啊。
    
    “好,好。
    ”柳如风又是一路小跑开始张罗着给丁梦然铺被子。
    看着柳如风为自己忙活的身影,丁梦然不觉得感慨这个哥哥要比那个只知道向客户推销电脑的哥哥要好,不过她还是很想回到现代去。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大夫开的药还真是给力,丁梦然觉得自己的身子舒爽了不少。
    
    柳如风已经不在屋中,厅堂的木桌上摆着清粥满头小菜。
    
    丁梦然端坐在凳子上吃了一碗粥和一个馒头。
    
    虽然目前最大的任务就是减肥,但是早餐还是一定要吃的。
    
    吃过早饭,丁梦然溜达出木屋,今天的阳光很好,天空很蓝,没有一朵云彩当然也不会有大都市的雾霾。
    
    初夏的风不冷不热的吹在身上,带着泥土的芬芳让人说不出来的舒爽。
    
    远处湖边上柳如风对着一大堆拨开的蚌壳叹气。
    
    “哥,怎么了?”丁梦然走上前去,看到蚌壳里并不圆润的珍珠。
    
    柳如风把手中的蚌壳丢到一边,“还以为今年会有个好收成,你看看还是这个样子。
    ”。
    
    近几年珍珠溪产的珍珠成色都不是很好,珍珠溪稍微存了点钱的人都转投了其他行当,渐渐不再养蚌取珠。
    只剩下柳如风兄妹因为没钱还守着一间破屋几亩瘦湖。
    
    “这珍珠还算不错啊。
    ”丁梦然从地上拾起蚌壳,里面的珍珠虽不算圆润,但也比她之前带的珍珠手链要好上许多。
    
    柳如风叹了一口气,“这样的成色那些富家太太和小姐是断然不能看上眼的。
    原本还指望这些珍珠能卖个好价钱,带你到京城去看病,这下是没指望了。
    ” “看病?”
    “是啊,冯大夫说了,你的病是可以治的。
    你要是瘦了,断然也不会受到那些人的凌辱。
    ”
    “哥,你不用担心我的病,我自己可以治。
    在我们那里少吃多运动就是减肥的不二法则,咱们还是商量一下接下来的发财之路吧。
    ”丁梦然看着那一堆蚌壳,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原来这里的人除了把珍珠当成首饰之外,还不知道珍珠的其他妙用,她只要把珍珠的那些妙用在这里推广,还怕赚不到钱?
    柳如风没听明白丁梦然这话的意思,困惑地皱皱眉头,伸手摸摸她的额头:“没有发烧啊,为什么又开始说胡话了?”
    “哥,我没事,你快把这些珍珠收集起来,我有办法让咱们赚到很多的钱。
    ”丁梦然想着之后的美好生活,脸上笑开了花。
    
    ......
    “妹妹,我又多磨了些珍珠粉,你确定这个真的可以用来换银子?”柳如风抱着怀里的装满珍珠粉的器皿喜滋滋的进了屋。
    
    屋内丁梦然敷着珍珠蛋清面膜,做着拜月式瑜伽。
    那惨白的脸和怪模怪样的姿势吓了柳如风一跳。
    
    “妹妹,你怎么了,不要紧吧。
    ”柳如风放下珍珠粉走到丁梦然面前,满脸关切之色。
    
    “哥,放心我没事,待会按照我的方法帮我冲一杯珍珠粉。
    ”丁梦然说着转换了瑜伽姿势。
    
    柳如风不得其解,却还是按照丁梦然的指示冲了一碗珍珠粉。
    
    “妹妹,这个真的可以喝?”柳如风疑惑的看着丁梦然,突然觉得洗了脸的丁梦然似乎跟之前有点不同了。
    
    “哥,你是不是也觉得这珍珠面膜的效果不错?”丁梦然拍着脸,只是一会功夫原本粗糙黝黑的脸已经细嫩了很多,丁梦然不觉得感慨着不掺假的纯天然珍珠粉还真是比现代的那些要好得多。
    
    “你说这是那些珍珠粉的效果?”柳如风瞪大眼又仔细的看了下丁梦然。
    
    “嗯,这才是刚开始,哥,你就瞧好吧。
    ”丁梦然兴奋无比,拿过柳如风手中的碗将珍珠粉一饮而尽。
    
    “以后我的午饭和晚饭就是这个。
    ”丁梦然拍拍肚子一脸兴奋。
    
    “哥,你还要找个画师将我现在的样貌画下来才行。
    ”丁梦然伸出双手翩翩的转了一圈。
    这样既可以对比出自己的减肥成果,以后还可以拿自己当个活招牌。
    .................。
    
    “母亲大人,药已经熬好了,趁热喝了吧。
    ”义王妃病榻前郑瑄小心的端着药碗伺候着。
    朱蔓靠郑瑄最近恭敬的垂立着不敢抬眼看义王妃。
    更别说是身后的那几个郑瑄不怎么宠爱的妾侍,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不敢劳烦王爷费心,还是要翠玉伺候我吧。
    ”义王妃五十岁上下的模样,身形消瘦,面容苍白。
    衣着朴素,没有半点王妃的架子。
    只是看见凯旋的儿子回来脸上竟没有一丝高兴的神色倒是一脸的凝重。
    
    “母亲大人!”郑瑄端着碗面露难色。
    
    “王爷,还是我来吧。
    ”义王妃身边的翠玉接过药碗。
    
    “义王妃,吃药吧。
    ”翠玉的年纪跟义王妃年纪差不多,在义王妃身边伺候了近三十年,是义王妃身边最信任的人。
    
    义王妃一口气将药汁喝光,不觉得皱起眉头。
    “好苦。
    ”
    郑瑄顺势拿起盘中的果脯递给义王妃。
    
    “母亲大人,这是您最喜的梅肉。
    ”
    翠玉跟义王妃使了个眼色,义王妃勉强将果脯接过。
    
    “我累了,要睡下了,你们都歇息去吧。
    ”义王妃冲着郑瑄挥了挥手和衣躺下。
    
    “我要留在母亲床前伺候,你们都退下吧。
    ”郑瑄发话之后,朱蔓率众妾侍和仆人离开,就连翠玉也毕恭毕敬的退了出去。
    
    “母亲大人,生气伤身,不要因为儿子而气坏了身体。
    ”众人走后郑瑄扑通一声跪在义王妃病榻之前。
    

    “老奴受不起王爷如此大礼。
    ”病榻上义王妃并没有睁开双眼,面露痛苦之色。
    
    “养恩大于生恩,惹母亲大人生气是儿子不孝,如果母亲大人不原谅儿子的话,儿子就在这长跪不起。
    ”郑瑄俊美的脸上带着坚定之色。
    
    义王妃终于睁开眼睛,双眼已然泛红。
    “我不要你记着我的养育之恩,你只要记得你亲生父母的仇便是。
    ”
    “孩儿永不敢忘。
    ”一丝痛苦之色在脸上晕染开来。
    郑瑄握紧双拳,手背上青筋暴起。
    
    “那你还不听我的劝阻上战场,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要我怎么跟小姐交代?”义王妃一个没忍住眼泪汹涌出眼眶。
    
    郑瑄心中一暖,不觉得跟着红了眼眶。
    “母亲大人放宽心,孩儿这不是平安归来了么。
    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复仇大计着想。
    ”
    “人心险恶,你不要认贼作父才好。
    ”义王妃终是不忍心,伸手拉起郑瑄。
    
    “母亲大人不生孩儿的气了?”郑瑄从地上起身脸上的痛苦之色
    “我怎么舍得生你的气。
    ”虽不是亲身却胜过亲生,义王妃一生未嫁守在王妃数十年可不是为了一个王妃的虚名。
    
    “母亲大人不生气就好。
    ”
    “瑄儿,你可要谨记你身负血海深仇,任何人都不可轻信,包括你自己的枕边人,说不定哪一个就是你仇家派过来监视你的。
    我们的仇家太强大,你懂么?”义王妃的面色凝重。
    
    “母亲大人的教诲儿子定不敢忘。
    ”郑瑄冲着义王妃抱拳施礼一脸凝重。
    
    经过一个星期的折腾,丁梦然的美白效果初见功效。
    就连走路都有点碍事的小肚腩也跟着小了不少。
    
    “哥,我就说了,我的病我自己可以医好。
    ”丁梦然展开双臂在地上轻盈的转了一圈。
    配上桃粉色的衣袖就像是花丛中展翅的丰硕蝴蝶。
    现在她虽还算不上是什么美女,至少比之前顺眼了许多。
    
    “现在我们可以去京城摆摊卖货了。
    ”想到又可以离郑瑄近了一步,丁梦然的脸上显现出兴奋的神色。
    
    看着妹妹走出退婚的阴霾柳如风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自然连连称好。
    
    兄妹二人带着细细研磨好的珍珠粉以及用两只老母鸡换来的柳如画的画像即时启程。
    
    兄妹二人到了京城已经过了午时,两人来不及吃饭先找了个繁华的地儿把摊子支上。
    
    一切收拾妥当,丁梦然开始发挥在大学时做促销的专长。
    
    “各位路过的客官小姐么看一看,我这是绿色纯天然的珠白粉,可以美容养颜,嫩白紧肤。
    ”丁梦然的大嗓门倒是吸引了一些人驻足,只是大家似乎都不太明白这个所谓的纯天然的珠白粉究竟是做什么用的。
    大家只是看了一会,又都四散而去。
    
    “哎,哎,别走啊,别走。
    ”丁梦然尽力挽留,可是一个时辰过去了一个客人都没有。
    
    “如画,吃点东西吧。
    别饿坏了。
    ”柳如风把带来的馒头递给丁梦然。
    

    丁梦然有点沮丧,原本以为自己这么好的东西会很快被客人一扫而空。
    “我不饿,你先吃吧。
    ”
    “如画,万事开头难,慢慢会好的。
    ”
    “哥,你赶紧把之前和好的面膜帮我敷上。
    ”丁梦然来了灵感,准备来个现场真人秀。
    
    不一会功夫,敷好面膜的丁梦然果然又吸引了不少路人的驻足。
    
    “各位客官小姐们,你们看见了么,这个珠白粉就是这么用的,不用一炷香的功夫之后我的脸就会变得滑嫩嫩的跟刚剥了壳的鸡蛋似得。
    ”丁梦然顶着个大白脸跟过往的人一一解说。
    
    “真的么?”有人停下脚步已经开始对珠白粉产生兴趣。
    
    “给我一刻钟,我还给你们一个奇迹。
    ”丁梦然洋洋自得。
    
    很多人围在摊子前,大部分人是对珠白粉的功效产生好奇,还有一小部分年轻女子是因为觉得柳如风长得风度翩翩想要多看这个美男子几眼。
    
    一刻钟之后,丁梦然洗了脸。
    “大家看看,是不是效果很好呢?”
    大家围过去,看到丁梦然嫩滑的脸连连点头称是。
    
    “大家再看看,这是我之前的画像,是不是比现在黑了许多,这不过是我涂了珠白粉七天时间的功效,如果一个月的时间我定会白嫩如雪。
    ”画像在此刻终于派上了用场,丁梦然信心拍着胸脯的保证着。
    
    “看着真不错,要不我们买一点试试看?”
    很多人开始因为丁梦然解说而动心。
    纷纷掏出银子想要买单。
    
    “哥,站直了,准备收钱。
    ”丁梦然冲着柳如风挤眉弄眼脸上乐开了花。
    
    “大家先等一等!”有人刚递出银子,却被这个讨厌的声音给硬生生的拦住了。
    


本文原文网址: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1045211-1.shtml
此内容由程序自动获取,若对本文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5] [放入我的收藏夹]
  小说 最新文章
践行人生
《大主宰》长篇玄幻小说已完结(转载)
淘金的那些事儿——矿殇《炽欲黑金》
《完美世界》小说已完结!(转载)
《滈河滩上的女人》第一部《春花》全文已完
兴阳拙作《三级跳》更名《官场才子》现已修
感谢天涯舞文,我的《缘石物语》长篇小说出
为了我,姐姐自愿被富二代……
天涯论坛
《解密西游记》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8-10-11 00:32:48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新闻资讯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三丰软件 开发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阅读网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10日历
2018-10-17 1:10:28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