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鬼故事 -> 民间风水怪谈--讲讲中国百年来风水灵怪之事 -> 正文阅读

[转载][鬼故事]民间风水怪谈--讲讲中国百年来风水灵怪之事[第1页]

作者:玄虚老道  更新时间:2017-05-15 12:41:04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5] [放入我的收藏夹]
    挖了四川的镇水神兽会发生什么事?为什么上海高架桥要立唯一一根外观镶有龙型浮雕的“龙柱”?为何小小的北顶娘娘庙竟能逼奥运鸟巢挪位百米?又为哪般北京修建地铁5号线要避开一口古井改线?

    风水养人,亦可杀人,这话一点也不假。我是风水阴阳师,走南闯北去过中国大江南北,今日在此讲一讲中国百年来风水灵怪之事……

    我是继承爷爷的衣钵,爷爷叫陈国栋,是个风水先生,别人又叫他“烂脚瘸”,因为他是个残疾拐子。当然,一般可没有人敢这样叫他。

    在爷爷那一代,陈家祖上是当地十里八乡有名的大地主,可谓是良田百倾。陈家最辉煌的时期,镇里六七成的人都是陈家的佃户。之所以陈家当时会是大地主,据说是因为陈家之前出了个大官,陈家能有这份祖业,可谓是享了祖上的福荫。

    说到陈家的祖上,这其中却还有一个风水故事,因为陈家之所以能出大官,全靠一个风水先生所为。当然,为了出这个大官,陈家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当真应了那句话,风水可养人,亦可杀人!
    据说,陈家在清朝晚期的时候,人丁兴旺,但是族中子弟却无甚本事,往上数代从未出过什么有用之人。

    这一年,陈家老爷子过世,陈家老大就去请来了一位风水先生,打算让他择一风水宝穴,好让陈家出个人才,光宗耀祖。

    话说那个风水先生乃是临县非常有名气之人,以看风水为生,识阴阳,断吉凶,掌握一手好本事。

    风水先生请来到陈家,风水先生就对陈家人说,我手里有两口穴,一口旺人丁,一口出将相。前者,老爷子葬后陈家定然人丁兴旺,百子千孙;后者,老爷子葬后陈家定出高官大将之才,你们要哪口穴?

    陈家人一听,就对风水先生说,我们陈家人丁已然很多,但却数辈无有用之人出,所以要将相。

    风水先生也没说不准,只是拿着罗盘在陈家转了一圈,便对陈家人说,陈家福薄,若是要选后者的话,那么高官大将定然能出,但是陈家定然也会付出点代价。

    当时的陈家人贪心,听说子孙能出大官,哪里还顾得了这许多,当下打定主意,就要将相之宝穴。

    风水先生微微点头,就说,要出大才之宝穴不是不可,但需先给银两,方愿点明宝穴。

    陈家人满口答应,没有多想,只当是以为先生怕曝露吉穴后,陈家又不要此穴。

    次日,陈家老先生入土之日。陈家人备上风水先生所需银两,风水先生便将陈家人带至那口宝穴之所,只见那里视野辽阔,一望平坦地中一高拢在顶峰处,而风水先生所说能出将相的宝穴,就在这处高拢之上,名为骑龙穴,意思就是骑在龙身上的宝穴。

    找到穴位,风水先生便吩咐陈家人破土挖穴,直到挖了七尺之深方才叫停。此时,穴中之土五彩斑斓,很是好看,丝丝雾气直往穴底腾起,眨眼穴洞之中便满是五彩之雾。陈家人看到此处,大感惊诧,也心知风水先生没有骗人,这定是宝穴。

    此时,风水先生就对陈家人说,骑龙穴我已点明,如今你陈家人将老爷子葬下,结好穴,此事便成了。

    说完,风水先生取了陈家百两银子,对陈家说,今日先取百两纹银,日后若是陈家没出大官大将,十倍奉还。

    陈家人就问,日后之期是多久?先生答,十八载。

    说完,风水先生也不等陈家人结穴,便拿着百两银子匆匆忙忙下山离去……
    陈家的人看到风水先生急匆匆走了,虽然心里有些奇怪,但是却并未多想。陈家几个青年回过头来开始将老爷子棺材放进了穴中,然后开始结穴。

    可是这一结穴,陈家可就出大事喽。就在陈家刚将老爷子棺材放进穴中之时,六里外的陈家家里就有一年轻汉子莫明其妙倒地身亡。待得骑龙穴这边将穴结完,一行人回到陈家时,陈家家中已经哭声震天,原来半上午时间,陈家已经突然死了三个人。

    当然,这事可远远还没完。当天陈家损失了三个子弟,大家悲痛之情还没过,三日之后,陈家再次出事。就在陈家人聚在宗祠给那死去的三个亡者办丧事时,突然间乌云摭日,狂风暴起,卷起大风把宗祠一下刮倒,一时间陈家又死了数十人。

    后来,这死人的事情就加频繁了,根本就没有断过。这事说来也怪,陈家死的都是男性,女性相对无事。

    陈家这大灾来得快,去的也快,不过半年时间,陈家的男性就死了个七七八八。族中男人都死了,女的也改嫁的改嫁,回娘家的回娘家,最后一个人丁兴旺的陈家,只剩下一偏房中的一对孤儿寡母。

    当地人认为陈家这是得罪了凶神,招来的大祸。本以为这个仅剩下的孤儿也会死掉,可是说来也怪,陈家死到只剩下这个孤儿时,居然没有再继续死下去了,留下了陈家这根独苗。
    话说这对孤儿寡母,家中又无其它男人,日子过得是非常艰难。为了养大这个儿子,陈氏可谓是吃尽了苦头。当地人也见得他们母亲可怜,时常会接济一二,但是这却并无法使得他们母子生活好转多少。

    一日,突然有个风水先生寻到这对母子。先生来到陈家,什么话也没说,留下百两银子,让陈氏请个教书先生教孩子读书考功名,随后便走了。

    当然,这个风水先生就是给陈家点阴宅之人。这百两银子,正是之前陈家所给他的。

    这一晃就是十八年,小孩也长大了,那一年此子竟然考到了功名,进士之身,后来做了清末大官。

    一口风水穴,绝了一族人,也旺了一族人。因为自打陈家这个孤子当上大官后,陈家在他手里便兴旺了起来,有权有势,祖业一直传到了我爷爷陈国栋的这一代。而之前那风水先生所言,十八载后陈家出大官之言,也一一应验,只不过这种用全族人换来的权势福禄,也不知是当悲还是当喜呢?只能说,这都是人心在作的怪!
    陈家到了爷爷陈国栋这一代,已经是大地主。他在这个家里,应该可以说得上是一辈子能衣食无忧了,家里也想让他去博个功名之类的,好光宗耀祖。可是陈国栋却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正经书不读,非得跟着一个过路的阴阳先生跑了路,一门心思学起了风水。为这事,差点就把太爷爷气得两腿一蹬。

    正所谓,败家子挥金如粪,兴家人惜粪如金。数年之后,太爷爷过世了,跟着阴阳先生跑路的陈国栋回到了陈家,这陈家百年家产也就传到了我爷爷手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祖坟出了毛病,陈家出了陈国栋这么一个不孝子,回到家后,不仅好吃懒做,而且还吃喝嫖赌可谓是五毒俱全。为了吃喝嫖赌,陈国栋那是卖房又卖地,没个几年就把陈家百年来的祖业败了个精光。

    起初也有好心的长辈劝他别再混吃混喝下去了,年纪不小,以后还得成家立业呢。不过陈国栋却压根不听劝,反而说这些祖业留不得,留着始终是个祸。

    就这样,到得最穷的时候,陈国栋身上穷得几乎连个大子都没一个。那时候陈家的那些亲戚们,那可是把他当成了瘟神,个个远远避之,生怕招惹到这个混吃混喝的败家子。而当地十里八乡的人更是常常拿他取笑,笑他是个傻子。岂不是么,把祖业都能败光的不是傻,难道还会是精明么?而且这傻子竟然还说自家祖业留着始终是个祸。

    虽然走到哪,别人都把陈国栋当傻子一样笑,但是他却毫不在意,呵呵一笑,那感觉就好像自己败家反而很得意似的。

    或许是为了应证陈国栋的话,不久之后,国内形势开始不稳,十年的国内内战爆发。一股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和查田运动风暴袭卷全国,这就是当时的所谓的土地革命。

    打土豪﹑斗地主、分田地的风潮很快袭卷到了陈家所在的地方,顿时地主们大祸临头,抄家的抄家,批斗的批斗。比如把“地主圪蛋”用绳子拴了,放倒,在灰堆上来回地拉。那时每个村里都有一个大灰堆,都是人们倒灰烬的地方,里面有烧过几次后的炭质物,硬实得就像陶瓷一样,且有棱有角,跟古代的一种铁蒺藜相似吧。有的地主被来回地拉,头皮都被磨掉了,但小命还在,只好继续拉,直到说出自己所隐藏的财产为止。

    而当时的陈国栋却在这股风潮中出奇的保住了性命,因为他被人民认定为“破产地主”,虽然也被绑着在牛棚里关了半个多月,但是却并没有被批斗折磨。

    地主刚打完,陈国栋就开始在村里瞎转悠了起来,吹着口哨,得意洋洋。大家伙这才恍然大悟,心说这败家子难不成几前年就算出这岔来了,所以故意败家的?

    这事陈国栋不说,大家自然也就不得而知了。总之,陈国栋躲过了一灾。

    随后,陈国栋就像换了个人似的,也不吃喝嫖赌了,提着个罗盘包袱走起了江湖。这一走就走了十几年,直到解放后才回家,回家的路上顺带捡了个小孩回去了。

    是的,被他捡回去的小孩不到五岁,躺在路边的雪地里就快断了气。

    当时陈国栋不过四十岁,听说小孩是孤儿后,他决定收留那孤儿。不过不要小孩认他做父,而是认他做爷爷。用他的话来说,他看风水道破天机太多,这会报应到儿子身上,只有隔代亲才不会有事,就这样,陈国栋老婆都没有,就当上爷爷了。

    陈国栋给那孤儿取名,陈二狗。而这陈二狗,就是我!
    有没有人看呀?有的话我才好决定是不是要继续啊。呃,如果没人喜欢看,我闷头码字也是白累嘛。
    谢谢大家的顶贴回复,在此声明,只要有人看,我就会一直写下去,每天更新(除非进了山,没时间)。



    我是个可怜娃,出生死了娘,三岁亡了父,打那以后就乞讨为生,五岁时又冻又饿晕倒在野地里,被好心的陈国栋捡回了家。至此,我改了姓,认他作了爷爷。

    爷爷老家叫作陈家镇,整个镇子几百户人大半都姓陈,不过因为之前爷爷是个败家子,后来又被人民扣了一顶“破产地主”的大帽子,所以陈家人早就赶紧和爷爷划清了界限,断绝了关系。而且因为是披着“地主”的名头,所以爷爷也没有分到地主,这种田为生的营生是做不了了。

    此时的爷爷因为有我这个拖油瓶了,所以也无法再去走江湖,为了养活我这个拖油瓶,他便在村里干起了他的老本行,给村里人看起了风水,瞧病驱邪,算命看相,样样都干。

    还别说,爷爷还真有点本事,也看好了不少人,名声也在十里八乡传开了。那时的爷爷陈国栋还没有拐脚,虽然家里没有种地,但是日子却过得轻闲自在,每天无事在村里闲逛,时时还哼着小曲儿,日子过得跟神仙似的。

    正所谓龙生龙,凤生风,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我跟着爷爷时间一久,我也就和他的德性差不了多少了,他从不让我去干农活,让我陪在他身边整天给我讲一些阴阳八卦、天干地支、阴阳风水之类的。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大老爷们种啥地呀,学点本事长点见识,走南闯北这才是男儿该干的事儿。

    起初我是不相信爷国栋所讲的这些东西的,神神鬼鬼的也没有谁真正见过不是?不过,后来我的一次亲身经历,使得我转变了以往的想法。
    那还是在我十岁左右的事情,因为平时我不要干活,所以没事喜欢去逮些野鸡野兔之类的,算是打个牙祭开个荤腥。

    话说有一次,大概好像是晚上的十点多钟吧,我经过村里的小树林时,突然见到了一只野兔子,“咻”的一下就从我脚下窜了过去。那只野兔子不是一般的大,看样子足有六七斤重,灰溜溜,一下就窜进了林子里。

    我见到这么大一只野兔子,当时就兴奋了起来,急忙跟着窜进了树林,想去把他给逮了。逮回家,起码能有两三大碗肉,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的高兴。

    冲进树林时,我还很担心野兔会因为惊吓而跑掉,可是没曾想,我一进树林往前一看,那灰溜溜的大野兔子竟然两脚撑地,撑起身子就在我前头十几步开外呢,一双滴溜溜的眼睛饶有兴趣的看着我。

    一见这只兔子竟然这么木滞,我更加兴奋了,凭我逮野物这么些年的经验,这只兔子今晚难逃我手了。我当下轻手轻脚在地上捡起一根柴火棍,然后慢慢靠近,当我来到它两米开外时,我突然抡起柴火棍就扑了过去,一下对着那野兔砸了过去。

    我心想,看你往哪里逃,这回让我给逮到你了吧!凭我的经验,这么近的距离它是逃不了了,可是当我往棍子打去的地方打眼一看,连个兔子影儿都没有,他娘的,兔子竟然在我眼底下莫此为甚的不见了!

    当时我就觉得不可思议,之前看那兔子很是木滞,人走到它面前它都不知道逃,可是一棍子都砸下去了,它怎么还能跑得掉呀?

    心中奇怪,不过我还是急忙四处张望,接着竟然看见他出现在我前方十几步开外,还是后爪撑地,将身子立了起来,两只小眼睛滴溜溜的看着我!

    见它这个样子,我心里就来火了,心想你这是故意跟爷叫板来着哩,当下就又提着柴火棍扑了过去。每次都感觉手中的柴火棍能将它打中,可是每次都会让它顺利逃脱,逃脱之后,它也不跑远,总是出现在我前方的不远处。

    就这样,一来二去的,慢慢地我感觉到有些害怕了。因为此时的我,不知不觉竟然跑进了林子深处。

    农村大家一般都是知道的,晚上赶夜路不能随便乱走,会被鬼缠,搞不好会“鬼打墙”,转一晚上都走不出去。而眼下这片林子就是村里少有人来的地方,林子里树木茂密,枝叶摭天,白天阳光照不进来,晚上更是黑黢黢一片。打小就听过村里人讲这儿常闹鬼,也有村民在这儿撞到过鬼打墙,回来后就变得痴痴傻傻的,再也没有正常过。

    就当我心中有了怕意时,那兔子竟然往我跟前走了两步,看到这,我晃了晃脑袋,心想这世上根本就不可能有鬼,这都是大人们故意想出来吓小孩的,然后就继续抡起柴火棍追了上去。

    这一追,不知不觉我就穿过了这片林子,来到了一片大平地上。只见平地里房屋栋栋,土坯房,黑色的瓦,房屋跟前杂草丛生,看那杂草竟有一人多高。打眼望去,这个地方显然是一处荒废已久的村庄。

    可是当我顺着月光仔细一瞧时,却发现村子里头的杂头丛中竟然白影闪闪,时不时的传来人们谈话的声音。

    看到这般场景,我不由愣住了,怎么还有人啊?

    因为我在陈家镇住了五六年了,可从没有听说过林子这头还会有这么一个村子啊?要知道周围有些什么村子,我都是能报出名字来的,不仅如此,而且周边的村子我都去过,因为爷爷时常会带着我一起去周边十里八乡的看风水。

    心中正奇怪着,脚前方的那只野兔子却突然直接往那村子窜了进去。看到这般,我也就硬着头破追了上去……
    穿过杂草丛生的乱草地,进入了这个古怪的小村子,走得近了才发现,这里的房屋也很古怪,因为这些房屋都是一副残破不堪的样子,不仅破破烂烂的,而且屋舍门窗上到处都是蜘蛛网,乍一看去像极了早已无人居住的荒废老屋。

    更有甚者,有的房屋都已倒塌,经长年风吹雨打,残破的土墙上满是雨水冲刷出来的沟渠。

    饶是如此,这些残破荒废的房屋门前竟然都挂着白灯笼,几盏气死风灯灯火灰暗,但却也代表着这些房屋都有人住着,并非是无主的荒废房子。

    当时的我或许是年纪太小,也还不知道怕,竟然愣头愣脑的继续往村里走了进去,因为那野兔往里跑了......

    穿过几栋破屋,前方突然传来了咚咚咚敲锣打鼓的声音,细细一听,竟然还有二胡和唢呐的乐曲声!

    心中好奇,顺着敲锣打鼓的声音寻了过去,接着眼前出现了一个大坪地,没有了杂草,诺大一处坪地上搭了一个戏台子,戏台之上几个人穿着戏服正咿咿呀呀的唱着大戏哩!

    戏台上满是乐曲声,戏台下方则人头涌涌,在这半夜三更的大晚上,此处竟然好个热闹!


    
    那个年代别说电视,连电都还没有,有场大戏看,十里八乡的人都会兴奋的涌去凑热闹。

    当时的我一见竟有戏看,还不兴奋的凑前过去。

    台下看戏的人已经很多,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穿着打扮也千奇百怪,有古代的,也有当时的,左看右看没一个人我是认识的.

    就在我看的兴致勃勃的时候,突然跑出一个人来把我给拉住了,说,这不是老陈家那捡来的孙子吗?

    我回头一看,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子,正满脸奇怪的打量着我。

    我也立即认出那人来了,这人不是我们村的杨爷爷么?

    一认出他,我就吓得不轻,因为杨爷爷早在年前就病死了,立他的坟头还是爷爷帮忙点的穴。这都死了一年多的人了,咋还会活过来啊?

    当下我就问他,我说杨爷爷你不是死了吗,咋还会来看大戏呀?


    
    杨爷爷没回答我,而是一脚踢在我的屁股上,一个劲的叫我赶紧走!

    我问他,为什么要我走,我想看完大戏再回去.杨爷爷看了看四周,然后凑耳对我说,今晚常太奶做大寿,请来的大戏是唱给他们这种人看的,我不能看。总之一句话,就是要我立马回家去。

    就在这会儿,突然走过来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骨瘦如柴,满脸皱纹,将脸凑到我面前吓了我一跳。

    老太太笑着说,哟,来了一个生客呀,真是稀罕啊,今晚留下来看戏吧,也别回去了!

    这时杨爷爷就求她,要她放我回去,还说我是他的孙子。

    老太太听后叹了口气,于是就摸了摸我头,说喜欢我这小孩,以后有事可以喊她名字,她自称自己是常太奶。

    我糊里糊涂啥也不知道,常太奶走后,杨爷爷就把我给拉出去了,发起火来叫我走,叫我别回头,一直往前走就能回到家。

    走的时候,他还要我跟爷爷说,说他日子过得不太好,没钱花,要我爷爷送点钱给他。

    就这样,我被骂着往回走,不过听到身后咿咿呀呀唱戏的声音我还是忍不住回过头去看,可是这不看还好,一看可把我吓得魂都飞了......
    
    这一回头,只见身后哪还有啥房屋呀,别说房屋了,就连整个村子都不见了。

    之前明明坐落着房屋的村子,此时竟变成了一片荒芜人烟的荒地!唯一没变的是那一人多高的杂草,整片荒地里头杂草丛生,一个个小土包林林立立的坐落在这片荒草地里头。

    看到这我哪里还会不明白呀,这些小土包不是坟头还会是什么!

    只见这些坟头遍布于整片荒地,杂乱无序,东一座西一座的,有的坟头有墓碑,有的只露出矮矮的小土包,不注意或许还看不出那是个坟头呢!

    这些坟头地里鬼火盏盏,分明就是之前挂在房屋门梁上的那些白灯笼!再往不远处咿咿呀呀唱大戏的地方瞧去,那里依旧灯火通明,热闹非常,只不过戏台早已不见了,那几个唱戏的人正站在几口黑乎乎的大棺材上呢!棺材下方是白花花的鬼影,旁边招魂幡在半空中被夜风吹的呼呼作响......

    看到这,我狠狠打了个寒颤,鸡皮疙瘩顿时起了一身,知道自己这是见到鬼了。

    当下就吓的不轻,哪里还敢停留,撒腿就往前猛跑了起来,连头都不敢回了!

    当时月光很大,不至于摸瞎,可是我跑了好大一会儿连树林的影子都没看见,看看周围,发现自己依旧还身处在荒草地里。

    这时我眼睛一撇,发现之前那只野兔子竟然又出现在了我左手边的一个土包坟头上,立着身子瞧了我一眼,然后“咻”的一声钻进那个坟头里去了。

    此时的我感觉这畜生邪门的很,哪里还敢去逮它啊,只想能尽快离开这儿。可是就当我想赶紧逃跑时,突然从兔子消失的那座土包的墓碑后头冒出来一个老头,手里提着一盏白灯笼,样子不知道有多渗人,直接就差点把给吓死了,我哇的大叫一声调头就跑!

    可是没跑多远,前方就又来了一个人,穿着一身白衣,也是提着一盏灯笼。

    就当我要再次调头时,却听见那人竟然在喊我的名字,二狗,二狗的叫着。

    一听到这声音我顿时也不怕了,因为这声音就是爷爷的声音,他来找我来了。

    当下我应了一声跑了过去,爷爷见到我是又惊又喜,狠狠把我骂了一顿。

    我告诉他,后面有个老头在追我,可是回头一看,死寂的荒地里空荡荡的啥都没有,只有一些蛇虫在不断的吱吱鸣叫.......
    
    关于要《道德经》的,之前那个贴子因为楼层太高,大家后面留的邮箱我也不知道哪些发了,哪些没发。

    没有收到道德经的,或者还想要道德经的,在此贴留下正确格式的邮箱号吧!

    再次声明,我所从老书里抄下的道德经只是相对于网络上千百种版本来说,相对更正版,不能用于研究探讨,只是说可以给小孩学习,毕竟现在的道德经版本太多,有的版本甚至都不是道德经了。

    要的就留下邮箱吧!
    
    爷爷啥也没说,就是叫我先赶紧回家。回到家,爷爷就开始问我怎么会大半夜跑到死人沟去。

    死人沟,那个地方竟然叫死人沟?一听这名字我就打了个冷颤,感觉到后怕。

    死人沟这个名字我以前就听村里人讲过,据说那儿以前不叫这名,可是因为一次瘟疫全村人都死光了,所以那个村子就被外人称之为死人沟。

    村民们曾讲,死人沟怨气冲天,生人去了那都会出事,久而久之那个地方就再无生人踏足了!虽然从村民们口中听过这个名字,但之前我却不知道他们所说的死人沟是在哪儿。

    得知自己竟然糊里糊涂去了死人沟,我哪里会不害怕的,然后一五一十的把当天晚上的经历讲了一遍。包括逮兔子,杨爷爷,常太奶,这些通通都告诉给了爷爷。

    爷爷听完后,不由吓了一跳,说今晚若不是我遇到了杨爷爷,小命都得交待在死人沟!我吓了一跳,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爷爷便告诉我,那只兔子可能根本就不是兔子,而是什么邪门玩意儿,我是被那邪性东西给迷了魂,把我引到了死人沟。这也幸亏杨爷爷出手相救,如果我真的一旦留下来了,那今晚一过,爷爷就得去那给我收尸了!

    听到爷爷这么一说,我冷汗都冒出来了,问他,那个常太奶是什么东西?爷爷说,常太奶应当是个地仙,蛇精!

    听到这,我更加后怕了。随后,爷爷画了三道符,烧成灰放进水碗里,说不想病个三四天,就把符水喝下去。然后也不理我了,拿上香烛黄纸就出了门,说是去给杨爷爷送钱去.

    爷爷走后,我乖乖的把符水给喝了,饶是如此,我当晚还是发起了高烧,说了一夜胡话,而且半睡半醒间竟然还梦到了杨爷爷。他说如果不是他告诉我爷爷,我在死人沟,我要想走出那片荒草地都难!

    就这样一直高烧到次日中午我才好转过来,爷爷说如果不是喝了符水,我一准得卧床半个来月。

    下午下了床,爷爷又带着我去了一趟死人沟,这次因为是白天,而且爷爷又在身边,所以怕到不怕,再次来到死人沟,只见这里的确是一片荒芜,满处都是长满杂草的乱坟地。当然,也能从杂草丛里看到倒塌了的老屋破墙,但是这些老墙因为常年的日晒雨淋,只剩下了一些不足人高的老墙残骸。很显然,昨晚我见到的那些村落房屋根本就不存在!

    至此以后,我对爷爷所说的那套鬼鬼神神更加深信不疑,阴阳、风水都认真的学了起来。

    阴阳和风水本是两门不同的东西,但爷爷说识风水必懂阴阳,而现实中也的确如此,阴阳和风水这二者常常相互交错。
    
    打那以后,我也老实了起来,收起了几分野心,安安心心的跟着爷爷学东西,到了后来慢慢的我也时常能露露手。

    我记得有一回,村里在修路,全村的劳力都在开山碎石,大概到近中午的时间吧,突然村支书带着几个村民匆匆忙忙的跑到了我们家,说是来找我爷爷的。

    当时爷爷正好被人请去邻县看风水去了,而只有我一人留在了家里头。于是我告诉他们,爷爷不在家,可能要明日才会回来。

    那几个村民一听,顿时显得很着急,嘴里嘀嘀咕咕的念着:这该怎么办?老陈不在,那咱该去找谁呀?

    平时村民没事难得来我们家,毕竟爷爷可是扣着一顶“破产地主”的大帽子,虽说是“破产”了的地主,但那也还是地主的成分不是。所以,村民们乃至陈家亲戚们,也不太和爷爷往来,生怕牵扯上什么关系。当然,除非谁家里头遇到啥邪门的事儿,那就一准会跑来找爷爷帮忙。

    今日这几个村民突然找上门来,加之见得他们神色显得很焦急的样子,我就猜想他们多半是遇到啥事情了。于是我就问他们,几位叔伯,你们找我爷爷是不是有啥急事啊?

    几个村民起初是摇摇头,不想跟我说。村支书嘴里还说着啥:“既然老陈不在,那咱们只有去李村找李神婆了。”

    李神婆是邻村李村的一个神婆,据说顶了黄大仙的神,能问事解灾。一听到村民们提起要找李神婆,我自然知道村民们一定是遇到麻烦事了,于是我就开口道:“如果你们真遇上事了就跟我说说吧,虽然爷爷不在,但是一些小问题我也还是能够解决的。如果你们去找李神婆,那不得等到晚上才能找她给请过来吗?必竟二十多里山路哩!”

    听我这么一说,支书刚要转身离开的步子又停了下来。这时,旁边的村民就嘀咕道:“二狗跟着老陈也有好些年了,兴许还真能救铁柱。”

    “对对对,现在铁柱都晕倒了,可等不了咱去请李神婆。就让二狗先去试试,万一实在不行,咱再去请李神婆也不迟。”另一个村民也附合着。

    村支书听村民们这样说,便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那就只有先让二狗试试吧!”

    “支书,你们刚才说铁柱晕倒了,铁柱这是出啥事了?”铁柱是我们村里的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当下我就问他们。

    支书说:“今天大家伙都在村口外修路,结果修着修着,突然从土里挖出几尊石头脑袋,挺怪邪门的。正当大伙觉得奇怪围过去看时,铁柱就突然栽倒在地上去喽,口吐白沫,可吓坏了大伙,因为那些石头脑袋就是铁柱挖出来的,所以大伙觉得这事有点不对劲,所以这就才找你爷爷来了。”

    一听这话,我也吓了一跳,竟然还有这种怪事,土里边还能挖出石头脑袋来?而且铁柱竟然会因为挖了那个东西还晕倒了。

    这时,支书略显焦急的对我叫道:“别愣着了,赶紧随我去村口看看去吧,铁柱还躺地上哩!”

    当下我也知道事情严重,毕竟人命关天,当下我就进屋拿上爷爷一只黄布袋子就随他们出了村,往出事的地方赶去……
    晚上还有……


本文原文网址:http://bbs.tianya.cn/post-16-1023511-1.shtml
此内容由程序自动获取,若对本文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5] [放入我的收藏夹]
  鬼故事 最新文章
有份工作挣的钱不少,但是就是太晦气,找不
你们小时候,有没有见过不干净的东西
爱的彼岸花(一个鬼魂的情感小说)
这些年帮人解名起名的那些事
为了冲喜,爷爷给我娶了个死人媳妇,从此…
正能量传播
读完此帖,也就掌握了中医的真谛,学会自我
天涯论坛
广告勿进
【原创小说】逆流的悲殇。连载。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5-09-07 16:06:36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新闻资讯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三丰软件 开发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阅读网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10日历
2018-10-17 1:02:49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