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鬼故事 -> 【夜班惊魂】露珠上夜班遇到了不干净的,太恐怖了不知道怎么办…… -> 正文阅读

[转载][鬼故事]【夜班惊魂】露珠上夜班遇到了不干净的,太恐怖了不知道怎么办……[第1页]

作者:倒骑毛驴看唱本儿  更新时间:2017-05-15 12:57:05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5] [放入我的收藏夹]
    

    我叫李倩,今年高中刚毕业,不知道那天晚上见到的那东西是不是鬼,反正太吓人了,我简单说说吧,整个事情的经过是是这样子的——
    6月25提交高考志愿的一瞬间,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男友林辉打来了电话说李倩你有时间吗?我心里一阵幸福,问有什么事儿吗?
    林辉告诉我在辉鸿网吧门口见面,我听着他的语气有些古怪,也没多想就直接去了辉鸿网吧那边。
    见到林辉的一瞬间我彻底傻眼了,他竟然和一个卷发女孩儿在一起,两人眉来眼去非常暧昧。露珠当时就火了,想上去撕两把臭婊子……
    这是露珠上夜班冒死拍的,拍完才发现她是正对着我,差点儿吓死,呜呜呜。。。。
    

    
    林辉让给了那女孩儿钱让她去了网吧,然后走过来对我说:李倩,我们分手吧!我们不合适,不可能有结果的!
    听到他这样说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大声问他为什么?
    林辉没有多说一句话,看到他无情地转身离开背影消失在网吧门口,我彻底的绝望了。
    为什么相恋三年说分手就分手,我想不明白为什么爱情如此短命,还没有开花就已经被扼杀。
    接下来一连三天我窝在房间里,整个人都虚脱了。
    
    我妈看到我受了委屈,问清后对我说你还小,有些事以后就会明白了。
    我妈给我说了很多,我抱着她痛哭了很久,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过。
    许多同学都出去游玩了,我实在没有心情就没有去。
    这样闲在家里更加的难受,整天胡思乱想无聊的要命,吃了睡睡了吃都快成猪了。
    我知道让自己忙起来就不会胡思乱想了,但是一个高中毕业的女生能干什么呢!
    
    下午吃完饭,我无聊地刷微信,看到一条微信上的招聘广告:
    顺风公交公司招聘女售票员一名,年龄不限,性别不限,学历不限,五官端正身体健全,无传染病等,联系人王小姐,联系电话138302……
    发这条微信的人也太脑残了,女售票员竟然还性别不限。
    
    我看一下是个陌生号一阵疑惑。
    看着这条微信,我心里一动决定打电话应问一下看要不要人。
    电话里传来了女人的声音,听着年龄应该不大。询问一番之后,她说叫她红姐就行,让我明天早上过去面试。
    第二天,我到了顺风公交公司办公室见到了红姐。
    红姐年龄在三十左右,烫着亚麻色的卷发,穿着职业装。
    
    我说了具体情况,红姐知道我是兼职后皱了皱眉,她叹息一声说:两个月也行,你明天今天晚上就上班吧!
    我说怎么是晚上上班啊?
    红姐告诉我,9路末班车的售票员家里出了一些事,所以才临时进行招聘的。她说着重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纸,然后让告诉我一月1500元,吃住问题自己解决。
    
    签了合约我刚打算离开,红姐叫住我说:还有几件事情给你说一下,由于是十二点以后的末班车,孕妇,残疾人,幼儿不收钱。另外还有三类禁止上车,分别是戴口罩的瞎子,穿着红旗袍男子以及光头女子。
    听了红姐的话我一愣,为什么不让戴口罩的瞎子,穿着红旗袍男子和光头女子呢?
    我问红姐那我遇到那不让上车的三类人怎么办?
    
    红姐笑着说:你就明确告诉他就行,就说公司规定的,如果他非要上车,就在他脸上吐唾沫!
    我彻底傻了,人家就坐个车也不用这样吧!要是真遇上那类人,难道就往人家脸上吐唾沫?
    红姐再三叮嘱我千万要记住她说的话,不然会惹祸上身。
    听她这么说我不由的心里嘀咕,这到底是什么破规定,也太不近人情了。
    我心里虽然这么想,但也只好点点头。
    
    大城市公交基本都可以刷卡了,只有我们这种小县城,老旧的公交才有售票员,而且都是大妈之类的才干这个活。
    离开办公室后,我见到了一个脖子上挂着牌子的中年男子,询问后得知他正是9路末班车的司机李忠全。
    李忠全告诉我9路末班车只有一条路线,全长18公里,往返大约需要两个多小时。
    李忠全对我说:丫头,谁介绍你来的?
    
    我说是我自己来的,他脸上一阵惊讶自言自语:你自己来的,嗯!自己来的……
    看到他的反应不同寻常,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问道:李叔,有什么不对劲吗?
    李忠全急忙摇摇头说:没……没什么……
    他说有事走开了,我感到莫名其妙,这李忠全似乎不太正常啊!
    
    旧车站在二中旁边,距离我家有很长的一段路程,下班之后肯定是没有回去的车了,我又不能一个人走着回去。
    我告诉了我妈去售票,我妈说这样也好,免得整天闷着无聊。
    宋琴琴打来电话告诉我她要复读,得知她在校外租了房子,我决定暂时和她挤一挤。
    我把想法告诉了宋琴琴,她非常高兴的答应了,还说有时间要我给她辅导辅导。
    
    宋琴琴租的房子在二中背后的二层旧楼上,楼道里有些昏暗,住户大多数已经搬走了,只有一楼有一户人家。
    房间里有一张旧木桌和一张大床,墙角立着一个红柜子,在阴暗的角落显得有些怪诞。
    房间还算宽敞,住两个人足够了。
    透过南侧的窗户,恰好能看到旧车站所在的位置。
    
    宋琴琴对我说:小倩,你半夜上班难道不害怕吗?万一遇到那个……
    我白了她一眼说:什么这个那个的,你可别瞎说哦,你一个人住在这房间里,那才危险呢!嘿嘿,你想想半夜一张大白脸贴在窗玻璃上,指甲不断嚓嚓划着玻璃……
    宋琴琴吓得赶忙说:小倩,你可别说了,怪瘆人的!
    
    最近老是下雨,天阴沉沉的,夜里有些冷。
    到了晚上,宋琴琴去上晚自习,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
    窗外下着细雨,窗玻璃被风吹的颤抖着。
    我走到窗前看着远处的旧车站,心里莫名地升起了一股寒意。
    旧车站灰色的建筑在雨中有些凄凉,被腐蚀生锈的车站名在风中矗立着,感觉就像一块块墓碑,就要倒塌死亡走进坟墓。
    
    雨丝不断交织着,天空显得更加灰暗和低沉,冰冷的风吹着法国梧桐巨大的树叶,在雨滴的敲几下发出了幽幽的低鸣。
    我感到身体有些发凉,关了窗户拉上了厚重的窗帘,挡住了夜风的侵袭,将自己和外界完全的隔绝开来。
    苍白的灯光照的墙壁一片雪白,冰冷的气息不断涌动着。我以为是窗户上有缝隙,过去检查了一下窗户很严实。
    看了房门和风窗,原来风窗没有关上。
    
    我踩着凳子插好了合页上的插销,然后将门反锁回到了床边。
    那股冷气并没有就此消散,而是更加的浓重了,显得非常的诡异。
    我仔细检查了一下房间看哪里透风,但什么都没发现。当我靠近红柜子的时候,那种冰冷的气息突然加重了。
    当我的手刚触及柜子的把手时,感到一阵眩晕,刺痛感从眼球传遍了整个大脑。
    
    我摇晃着扶着墙走到床边倒在了床上,静静地躺着大脑乱成了一团,就这样过了十几分钟我才缓了过来。看了一眼墙角的红柜子,感到非常的别扭和不舒服。
    难道那股阴冷之气就是从红柜子里散发出来的?
    那红柜子里到底放着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让人产生这种奇怪感觉呢?
    
    楼道里响起了脚步声,那个脚步声很舒缓,很慢,就像是一个车轮在地上滚动,不断碾压着一块块的西瓜皮。
    我起身侧耳仔细听着,那个声音停在了房门前,一个粗重的呼吸声起伏着,我感到一阵害怕。
    这都旧楼的二楼根本没有住户,难道是一楼的住户,或者是房东?
    
    就在我思索的时候,敲门声响起了,我走到门边问是谁?
    门外粗重的呼吸声更加浓重了,但是没有人回答。
    声音突然消失了,我以为那人以为屋里没人已经离开了,刚转身房门被猛烈的敲击了几下,我的心脏被巨大的冲击声震动的突突乱跳。
    我又问了一声,还是没人回答。
    
    难道这人有病啊?我刚想骂一句,房门突然被撞击的乱颤,我心里一阵恐惧,感觉这是遇上入室抢劫了。
    我赶紧抓着门后的拖把试图保护自己,但接下来敲击声不见了。
    那个低沉的脚步声缓缓远去,虽然知道那人已经离去,但我还是不放心,踩着凳子透过风窗的玻璃看了一眼,楼道里空荡荡的确实没人。
    
    我本来还想看一下红柜子里是什么东西,现在是一点儿心情都没有了,感到浑身仿佛有虫子乱爬。
    窗户树叶哗啦哗啦响着,房间里冷的要命,我拥着被子蜷缩在床上想着,到底是什么人敲房门呢?
    手机铃声响了,我一看是陌生电话,心里一阵烦躁就挂断了。
    那个陌生号再次打来,我接通后问了一句谁啊!
    手机那头没有说话,低沉的呼吸声起伏着,我刚想挂断,听筒里传来了一个男子沉闷的声音。
    
    原来是李忠全,他打电话给我让我过去准备一下,一会儿就发车了。
    我感到几分奇怪,他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的?
    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23:35分了,急忙收拾了一下,打着手电筒撑着伞往旧车站走去。
    李忠全蹲在车站门前吸烟,他见过过来抿了烟站起来说:你是李倩吧!以后就由你负责9路末班车的售票了。
    我笑着说:李叔,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的?
    
    他哦了一声说是红姐给他的,我这才记起红姐有我手机号。
    上车后李忠全不断看着手腕上的石英表,我看了一下时间是00:00。
    零点零分零秒一点不差,李忠全竟然如此的守时。
    9路末班车重旧车站出发,四周一片漆黑,车灯照的前方一片明亮。道路两旁都是低矮的民居,一点亮光都没有显得格外阴冷,我的神经开始紧绷了起来。
    
    末班车的路线是郊区,基本没有几个人。
    车子快到辛家庙的时候,我看到昏暗的路灯下面站着一个年轻女人,身边站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儿。
    上车之后我吃了一惊,那女人倒是没什么,只是她手中拖着的竟然是一个穿红裙子的小男孩儿。
    
    虽然奇怪我也没说什么,售票后那女人拉着男孩儿坐到了最后一排的角落里。
    我抓着扶手看着前方,车子不断颠簸着,衣服被轻微地扯了两下。
    我扭头看到红衣男孩儿,只见他脸色苍白微笑着说:大姐姐,这个给你!
    我接过那张纸匆匆看了一眼说:谢谢你小弟弟!
    当我说出这句话时,红衣男孩突然一脸愤怒,翻着白眼跑到了后排扑进了女人怀里。
    
    矿山路已经到了,我还要售票就没细看折好放到了衣兜里。
    末班车一路走走停停,到金色花园的时候,我看到站牌下立着一个黑衣男子,一缕长发遮住了眼睛,苍白的脸在路灯下毫无血色。
    直到所有人都上车,他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这让我感到几分好奇。
    下班之后我回到了宋琴琴的住处,她睡眼惺忪开了门,然后打着哈欠躺倒又睡着了。
    
    我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找到了床上,宋琴琴去上课了。
    我洗漱之后又开始犯困,从衣兜里拿出了那张纸,纸上画是丁老头,旁边写着:
    一个丁老头,
    欠我两煤球。
    我说三天换,
    他说四天还。
    去你娘的大鸭蛋,
    三根韭菜三毛三,
    一块豆腐六毛六,
    一串冰糖葫芦七毛七
    ……
    看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我的心底升起了一股寒意,再看那漫画时,黑色的恐惧从四周向我涌来。
    
    丁老头歌谣的最后一句话是:老子就是鬼老头,十天之后要你命!
    看着旁边那诡异的漫画我的手开始有些颤抖,似乎这不是丁老头,而是鬼老头,他正在咧着血红的嘴巴哈哈大笑,画面不断扭曲着,像无数的毒蛇在刺激我的神经。
    我看着被抹杀的字样,那文字根本不是一个小孩子能写出来的,更像是一把刻刀雕刻的。

    
    丁老头四字形的嘴巴带着愤怒,用怨毒的眼睛注视着我。
    无边的恐吓压迫我的心脏,我感到神经随时可能奔溃,心脏在急速的收缩,手脚开始冰凉。
    我慌忙将纸折好放到了包里,躺在床上不断地深呼吸使自己平静下来。
    
    细碎的摩擦声从墙角的红柜子传出了,似乎是什么东西在啃咬木头。
    从这个地方看,那红柜子更像是一口立着的红棺材。
    心里冒出这个奇怪的想法后,我感到非常害怕,有一种想要迅速逃离的冲动。
    我好奇是什么东西在啃食木头,起身蹑着步子走到了柜子前,那个啃咬声消失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味,感到几分奇怪,这么破旧的柜子不但没有那种潮湿腐臭的气息,竟然散发着玫瑰花的气息,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我侧着耳朵仔细听着,那个细微的声音再次响起,好像是指甲抓动的声音,里面似乎有一个低沉的喘息声,我仿佛听到了一个声音在不断哀求让我放它出来。
    
    一阵清脆的铃声遮盖了房间里的声音,我一看时间是二中第三节下课铃。
    那个声音永久的消失了,我拉了一把红柜子的把手,这才发现柜子的上面和下面各锁着一把生锈的铁锁,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打开过了。
    我打着手电往柜子门缝里看了一下,由于缝隙太窄视线只能触及一条电线宽,里面似乎挂着一些旧衣服。
    就在我一只眼睛往里面看的时候,一个毛茸茸的的东西突然爬到了我的脸上。
    
    我吓得啊尖叫一声,急忙一下打落了那东西,竟然是一只长毛的花纹大蜘蛛。
    蜘蛛红白相间的条纹看起来非常吓人,我急忙用扫帚扫了出去,拍着胸口轻轻舒了一口气。
    由于昨天晚上的经历,我怕再次遇到那个撞门的怪人,没有去宋琴琴的宿舍而是直接到旧车站等。
    十一点半的时候李忠全来了,他手里提着一个铁箱子没有说话直接上了车。
    
    透过窗玻璃我看到里面忽明忽灭的火星,随即闻到了香烟的味道。
    等火星熄灭之后我上了车,然后打开窗玻璃不断用手扇着,里面的烟味实在是太重了。
    李忠全看到我的举动说:不好意思啊!几十年的习惯了,老烟枪,戒不了啊!
    我笑着说:没事的,一会儿就能散尽。
    李忠全接着说:唉!烟味能散尽,冤魂散不尽啊!人活不一辈子,图个啥呀!……
    
    听到他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我实在是听不懂也就沉默着没有搭腔。
    午夜00:00,李忠全还是那么守时,零时零分零秒,李忠全还是那么守时,一点儿都不差发动了引擎,路末班车再次上路。
    末班车到辛家庙的时候,我看到了昨晚的那个女人,那个红衣男孩已经不见了。
    女人上了车我友好的笑了笑,女人也向我笑着。
    
    我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女人一口金牙闪着微光,看起来分外的吓人。就像是在人脸上嵌入了一块铁皮的感觉,一股钢铁的冰冷感正在从她的嘴里逸散。
    离下一站还有一段路程,为了弄清昨晚的那张恐怖漫画的事情,我走到了后排坐在了女人旁边。
    我旁敲侧击着说:大姐,你儿子多大了呀?
    女人愣了一下说:你真会说笑,我还没结婚呢哪来的孩子呀!唉!人老珠黄都成剩女了……
    
    这下我可傻眼了,没孩子那昨天晚上的红衣男孩儿是谁,莫非是她亲戚家的?
    我继续问:昨天晚上那个小男孩儿挺可爱的,是不是你亲戚的孩子呀?
    女人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我说:什么昨天晚上,我昨天根本没上班,怎么可能坐车呢!你一定是认错人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难道真是我认错人了?
    不可能啊!
    昨天晚上明明就是她,怎么可能认错人,可她为什么要否认呢!
    
    就在我思索的时候矿山路到了,我急忙起身去售票。
    我一直在想那张漫画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只是那个红衣男孩恶作剧?
    那女人冷冰冰的坐在最后排插着耳机听音乐,我能感觉到昨晚的就是她,而且那个红衣男孩儿一定和她有着某种联系。
    就这样一路到了八府庄,我在站牌下的人群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昨晚在金色花园的那个黑衣男子。
    
    男子苍白的脸依然毫无表情,那缕长发依然遮盖着左眼,就像是带着面纱的神秘人,长发下面似乎埋藏着什么秘密。
    当所有人上的时候男子依然站在原地没有挪动,他似乎不是在等末班车,而是在等待某个人。
    随后的日子里,只要末班车上路,我都会看到黑衣男子的身影,不同的是他每次一都会出现在下一站。
    他为什么总是出现在下一站,而又永远都不上车,难道他等待的那个人就在下一站吗?
    
    一连过了几天,除了红衣男孩儿和诡异的漫画外,似乎也没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
    我确定这只是孩子的一个恶作剧,如果真是什么死亡预言或者威胁,那早就应该有什么发生了,而不是这样平静。
    但想起恐怖漫画丁老头邪恶的样子,以及旁边那首带有恐吓的童谣,我心里始终无法平静。
    
    我尝试着安慰自己忘了这些东西,但是越想忘就越忘不了,一种诡异的东西似乎在无限向往靠近。
    那女人说红衣男孩儿不是她孩子,还说那天她根本就没搭车,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难道我见到的红衣男孩儿是……
    我不敢在想下去,现在要想弄清红衣男孩儿的事情,我就只能向一个人求证了。那从哪女人口里是得不到什么了,只有问问李忠全,看他有没有什么印象了。
    
    我吃完饭玩了一会儿手机,看着天就要黑了匆忙离开宋琴琴的租房。
    我一个人实在是不敢呆在那房间里,看着那雪白的墙壁暗灰色的天花板,发黑的地面,以及棺材般的红柜子就不由地浑身哆嗦。
    再加风吹的窗外的树叶哗哗作响,恐惧就像是无孔不入的恶魔在呻吟,实在是太吓人了。
    末班车走黑色的夜幕下移动着,道路两边高大的白杨树阴森森的,车灯照的刷着白灰的树干雪亮,让人内心非常不舒适。
    
    就在这时,我看到前面闪过了一个黑影,前车轮明显地跳了一下,随即发出了碾压碎裂声,似乎有什么液体状的东西在飞溅。
    李忠全突然踩了刹车,由于巨大的惯性力我差点儿摔倒。
    但脑子最先想到的是车轮轧到了什么东西,我甚至已经看到一个人头被车轮挤碎,鲜血沾满了车轮胎,白色的脑浆子混合和血浆……
    
    李忠全慌忙下了车往车尾跑去,我回过神来也急忙跟了下去,发现车后面不远的地方有一团黑色的东西在流动。
    我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随即一阵恶心袭来。
    李忠全打着手电看着,叹息着说:哦!原来是一条狗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撞到了行人呢!
    我走过去一看是一条大黑狗,整个身子被车轮挤压的变了形,不断地抽搐着看起来非常可怜。
    
    黑狗发亮的眼珠子闪着寒光,眼神中似乎带着一种乞怜,鼻子和嘴巴冒着血,地上的黑血不断向低洼处流动。
    我不敢多看把头扭到了一边,李忠全把鲜血淋漓的黑狗拖到了路边,然后吐了几口唾沫招呼我回去。
    他用矿泉水冲了一下车轮,回到车上再次发动了引擎。
    本来想问一下红衣男孩儿情况,没想到遇到这么晦气的事儿,我只好把冒口边的话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这次末班车到辛家庙的时候,站牌底下竟然没有一个人,我奇怪那个女人今天怎么没来?
    过了辛家庙车子刚开了几分钟,突然车轮似乎又碾压到了什么东西,我和李忠全一下车傻眼了,竟然又是一条黑狗。
    而且不光和前面那条黑狗大小一样,就连车轮挤压的部位以及死去的眼神,时间长度都相差无几。
    我们没有理会黑狗的尸体继续开车,到了矿山路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是黑衣男子,而是那个满口金牙的女人,她竟然也出现在了下一站。
    
    金牙女人傻呆呆地站在原地,表情神态和先前那个黑衣男子一模一样,所有的人都挤上了车,她站在原地文丝未动。
    我感到这件事太诡异了,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出现在下一站,而且和黑衣男子一样不上车。
    难道明天她会出现出现在下一站石家街,而且依然不上车,然后继续下一站……
    我感到一阵冰冷的气息在涌动着,这里面似乎藏着什么天大的秘密,难道那张恐怖漫画不是恶作剧,而是种死亡的诅咒,我真的会在第十天之后就死去吗?
    
    照着我以往的经验推算,黑衣男子这次应该是出现在槐荫路,而且依然不上车。
    车子行驶了六分钟左右,突然车轮又是一个跳动,李忠全突然踩了刹车。巨大的惯性之下乘客相互撞击着,众人纷纷不满地窃窃私语。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暗想不会又是一条黑狗吧?

    
    停车后李忠全下车去检查了,我偷偷从窗户里看了一眼,果然又是一只黑狗,和前面两只死状似乎不差。
    李忠全皱着眉头上了车,然后发动引擎末班车开往了槐荫路。
    一个戴眼镜的乘客催促着说:司机能不能开快一点儿啊!这么慢到家都天亮了,还睡个屁觉啊!
    
    其他的乘客跟着附和着,李忠全并没有加速,车子一路上走的很慢,可能是他怕碾压到另一只黑狗。
    窗外下起了雨,雨滴打的窗玻璃啵啵轻响,雨刷来回摆动着,前面的路途显得有些模糊,也分外的漫长。
    在一片谩骂声中,车子终于到了槐荫路。
    
    和我预想的丝毫不差,黑衣男子就在站牌前的人群了。他和前几次一样就那样站着,不同的是这才他打着一顶白色的雨伞,在人群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就在车门关上是一瞬间,黑衣男子抬头看着我。
    我这才发现他的瞳仁竟然全是眼白,这让我内心产生了抵触,一个诡异的声音在我耳边响着,就像一个远古的诅咒,随时都有可能将我杀死。
    
    车开启后我看了一下时间,希望不要再撞到黑狗,不然我一定会奔溃的,这一路实在是太过血腥和鲜红,我不想回去的时候满路都是鲜血。
    如果还有黑狗不断死去,我想我回去后一定会做噩梦的。
    那个黑衣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大半夜在车站游荡,而且每天换一个站点,而且风雨无阻的样子,我甚至怀疑他是一个精神病。
    
    金牙女人怎么也那么诡异,而且出现了黑衣男子的症状,不会也是一个精神病吧!第一晚她上车就有些诡异,而且好几次都坐在最后排的阴暗处,一定是内心比较阴暗,或者是心里藏着什么秘密怕暴露了。
    还有那个红衣男孩儿,他是精神病人的可能性很大,不然怎么会穿红裙子。
    或者男孩儿的家人是精神病人,亦或者他只是长得像男孩儿,其实是个女孩子……
    我感到自己的想法很可笑,如果他们都是精神病人,那岂不是精神病医院的病人都跑出来了。
    
    一本书上曾经说,每个人都是精神病,每个人都很虚伪,每个人都是流氓,只不过每个人都不敢爆发出来。
    看来我遇到的这几个人都有问题,而且看着都是病的不清,不是神经病就是精神病,反正是……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又是一阵急刹车,我一下子撞到了前面的乘客,那人瞪了我一眼没说话,而是对着司机说:你会不会开车啊!一会停一下一会儿停一下……
    
    我看了时间,恰好是离开槐荫路六分钟,和上次离开站点撞到黑狗的时间间隔相同,看来这之间肯定是有着什么联系,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就算是有人搞鬼,也不可能时间点掐的这么准呀!
    车上怨声载道,依然是一条大黑狗,依然被碾压到了身子,依然是嘴巴冒着鲜血……
    有几个有眼力劲儿的乘客也看出了不对劲,不断的低声谈论着什么。
    
    接下来末班车一连撞死了三条黑狗,那些乘客一个个目瞪口呆,车厢陷入了安静之中,出了窗外呜呜的风声外,就是人们沉重的呼吸声……
    死亡,黑暗的夜空里不断被碾压的黑狗,时间不长不断,离开车站六分钟就会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这简直就是一种黑色诅咒。
    我陷入了无尽的恐慌之中,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恐惧,因为只有我收到了那恐怖漫画。
    
    鬼漫画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呢?
    那个发出这种黑色漫画的人,不会是一个变态狂吧!
    金牙女人实在是太古怪了,还有黑衣男子,他们这种不同寻常的行为到底预示着什么,莫非是死亡预告或者是一种死亡游戏?
    连续死亡的黑狗,难以摆脱的六分钟。
    我相信,车上除了我注意到了黑狗的死亡时间,其他人肯定不会留心,一种阴森的恐怖正在从地下蠕动,随时都有可能破土而出,然后笼罩整个末班车,吞噬车里面所有的生命。
    
    每一站都有人上车下车,到玫瑰园的时候,最后几个乘客下车离开了。
    李忠全拿出烟刚要点上,他突然想起来什么掐掉了烟,提着铁箱子向我走来:丫头,你在车上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来,千万别离开车厢,不然一会儿我回来发车找不到你!
    我问李叔你去哪里呀?
    他竖起领子拉上拉链说:我去玫瑰园有点事,你别离开车厢就行。对了,顺便打扫一下车里的瓜子皮和纸屑,检查一下有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拿了扫帚和簸箕扫着车厢,到车尾的时候看到座椅底下一个东西挪动着,看起来毛茸茸的的非常诡异。
    难道这就是李忠全说的不干净的东西?
    我握紧扫帚试图将它当做武器,用簸箕来护住自己的身体。
    那东西突然动了一下,然后蜷缩到了角落里,当我猫着步子走到后排阴暗处的时候,一张通红脸从座椅上冒出出来。
    
    难道这就是李忠全说的不干净的东西?
    我握紧扫帚试图将它当做武器,用簸箕来护住自己的身体。
    那东西突然动了一下,然后蜷缩到了角落里,当我猫着步子走到后排阴暗处的时候,一张通红脸从座椅上冒出出来。
    我吓得退了一步急忙问:你是谁?
    只见那人拍拍头试图让自己清醒,然后揉着额头说:不好意思啊!吓到你了吧!车上的人怎么不见了,现在是那个站点了?
    
    我长长舒了一口气,原来他是睡过了头。
    我没好气地说: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遇到鬼了呢!
    他打着呵呵说:鬼有我这么帅气的吗?
    看着眼前这个蓝衣少年,我感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又实在想不起来了。
    我说你别臭美了,到站了赶紧回家睡觉去吧!我们一会儿就要返回了!
    
    蓝衣少年往出窗外看了一眼,他脸色大变说:怎么,已经到玫瑰园了?
    我说是啊!不是玫瑰园难道是你家不成,莫非你过站了?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说:真是天意弄人,怎么会到终点站呢!唉!我其实应该在金色花园就下车的,这下误了大事他一定会不高兴的!
    我一边打扫一边问他:你家是金色花园的,那你认识一个黑衣少年吗?就是穿着一身黑衣,一缕长发挡住了眼睛,脸色看起来非常苍白,而且不上车只在车站等车。
    
    他沉默了片刻说不认识,我从没见过这种怪人,世界上恐怕也没有这种怪人吧!
    我抬头的瞬间发现在这个角度看,他的眼神和黑衣男子竟然有几分神似,不对,是完全一样,就连脸上的表情也丝毫不差,只是他的脸色比黑衣男子更加红润,显得非常有活力。
    蓝衣少年没有下车的意思,他低着头手里玩弄着什么,脸上闪着淡蓝色的微光。
    我将扫帚放到了最后排的角落,走过他身边的时候发现他在玩游戏,脸上蓝光正是手机屏幕发出的。
    
    手机屏幕上恐怖的画面跳动着,一个个鬼影时隐时现,这个游戏叫闹鬼废物。
    前两天的无聊的时下载过这个游戏,不过那种幽暗恐怖的画面让我非常不舒服,只玩了一会儿就卸载了。
    他抬头笑了笑说:你玩过这个游戏?
    我点点头告诉他我只玩了一会儿,上面的音乐和画面实在是太吓人就删除了。
    


本文原文网址:http://bbs.tianya.cn/post-16-1180953-1.shtml
此内容由程序自动获取,若对本文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5] [放入我的收藏夹]
  鬼故事 最新文章
有份工作挣的钱不少,但是就是太晦气,找不
你们小时候,有没有见过不干净的东西
爱的彼岸花(一个鬼魂的情感小说)
这些年帮人解名起名的那些事
为了冲喜,爷爷给我娶了个死人媳妇,从此…
正能量传播
读完此帖,也就掌握了中医的真谛,学会自我
天涯论坛
广告勿进
【原创小说】逆流的悲殇。连载。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5-09-17 21:39:02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新闻资讯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三丰软件 开发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阅读网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10日历
2018-10-17 1:06:56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