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地图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租车 短信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鬼故事 -> 成都凶灵档案 -> 正文阅读
 

[鬼故事]成都凶灵档案[第1页]

作者:九眼盗  更新时间:2017-05-15 15:53:18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72] [放入我的收藏夹]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我姓潘,名字就不说了。
    我有个舅公,在成都老南门大桥开茶馆,前天晚上喝酒,他问我最近在干啥子。
    我说,在网上写小说。
    他问,哪方面的。
    我说,盗墓。
    他说,哦,就像那个《鬼吹灯》?
    我说,差不多。
    他问,咋个样,看的人多不多?
    我叹口气,说其实我各人觉得还可以,但奇怪,就是没好多人看。
    他笑了一下,说,那肯定噻。
    我好奇,问,为啥子。
    他说,很简单,《鬼吹灯》太高,你达不到那个水盆,人家就不想看。
    我叹气,说,那咋办。
    他想了想,说,其实,就在我们成都,就有很多怪事情发生,你完全可以写,哪儿需要搜肠刮肚,胡编乱造。
    我说,啊?成都还有怪事情?
    他一撇嘴,说,多如牛毛。
    我一喜,说,那我问哪个。
    他指了指他鼻子,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第一块 怪虫
    这个故事是舅公听一个老女人摆的,他说,一开始听,觉得她在摆悬龙门阵。
    但后来有个人说,此事千真万确。
    舅公说,那个女人姓魏,都叫她魏三姐,四十多岁,好像是新都县人。
    而她的职业,就有点说不出口,是个按摩女。
    舅公说,像她这种按摩女,在老南门大桥一带,有很多个,都是三四十岁的老女人,县份上来的,样样也不咋个,涂脂抹粉,天天在锦江边边上,占据一个木条凳子,摆上一些简单的工具,就算开工了。
    当然,如此简陋,收费也很低,好像是剪指甲掏耳朵十元,取鸡眼加五元,素按摩加十元,荤按摩加二十。
    至于啥子叫素,啥子叫荤,就不说了,是人都晓得。
    现在要摆的,是前些年魏三姐碰到的一个怪大爷。
    她说,那个大爷是某一阵子突然出现的,八十多岁的样子,白白胖胖,经常穿一件宝蓝色的唐装,上面有暗红色大花,杵了根龙头拐杖,沿着锦江绿道,一个人慢慢的,从彩虹桥方向,朝新南门方向走,然后过一会儿,又看见他在河对岸,一个人慢慢朝回走。
    然后有一天,大爷走到魏三姐摊摊前,魏三姐就招呼他,说大爷,按摩哇?
    大爷看她一眼,慢吞吞走开了。
    过了几天,又碰到,魏三姐又招呼。
    大爷停住,张口问,咋个消费。
    他是成都口音,但声音很尖,像个老婆婆。
    魏三姐就说了名目。
    大爷就坐在长条凳上。魏三姐端了一个小板凳,坐在他面前,开始剪脚趾甲。
    剪完,又掏耳朵。
    掏完,也不等大爷同意,就开始给他捶背。
    大爷也没说啥子,就让她捶。
    捶完,魏三姐坐回小板凳,双手一探,就去按摩大爷双腿。
    大爷也没拒绝。
    边按摩边摆,大爷说他老家成都,以前是上海哪个锅炉厂的,退休回来,就住在浆洗街一带,儿女在外地。
    边摆边按,魏三姐手开始不老实,就朝大爷裆下摸去。
    这个也正常,就摸几下,就要多十元钱。
    而且,按经验,一般客人都不得拒绝,而且说实话,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为了那一摸来的。
    没想到大爷忽然也伸手,一把将魏三姐手抓住。
    魏三姐就笑,说按一下嘛,舒服得板。
    大爷摇头,尖声说,说好了得嘛,素按。
    魏三姐只好作罢。
    于是很快就结束,大爷给了钱,一摇一摆,咿咿呀呀哼着小曲走了。
    过了几天,又碰上,魏三姐又招呼他。
    大爷这次倒爽快,坐下来,就开始。
    然后,又到了“摸裆”环节,魏三姐手又一探,大爷又是一抓。
    又没成功。
    大爷又一摇一摆,咿咿呀呀走了。
    第二天来了个姐妹,是新都老乡,在东门沙河一带也是个按摩女。
    二人就摆龙门阵,无意提起这件事情,那姐妹一惊,说,哇,那个老头跑你们这儿来啦?
    魏三姐也吃惊,说,咋个,你也认识他?
    姐妹说,咋个不认识,他原来住在沙河电影院一带,也天天在沙河边散步,二人做了好多回生意,荤素都有。
    魏三姐一愣,说不可能哦,咋个他在我这儿,尽是做素?
    姐妹也一愣,忽然像想起啥子,就问,现在几月份。
    魏三姐不解,说,十一月份噻……你问这个爪子?
    姐妹说这样子,你再等三个月,到了二月份,你再试一下荤按摩,他憋憋要来。
    魏三姐一头雾水,说,这个跟几月份有啥子关系。
    姐妹神秘一笑,说,其实这件事情,说起来非常诡异,我现在说出答案,你憋憋不信,这样子,到了二月份,你再找他,我再给你说。
    姐妹就走了。
    然后,很快到了第二年二月份。
    当然,这其中魏三姐也给大爷做过几回,老规矩,都是素按。
    魏三姐心头的疑惑,愈发强烈,眼巴巴的,就熬到了二月。
    然后,那月上旬某天,魏三姐又抓住大爷。
    大爷坐下。
    一切照旧。
    渐渐到了关键环节,魏三姐心头砰砰直跳。
    捶完腿,坐下,魏姐喘口粗气,伸手一探。
    大爷一动不动。
    魏三姐却忽然紧张,竟然不敢向前,手落在大爷大腿内侧。
    她按了几按,抬眼看大爷表情。
    大爷眼睛半闭,咿咿呀呀的哼小曲,好像是川剧。
    魏三姐胆子就大了,按了几下,直捣黄龙。
    她忽然一愣。
    原来,那里竟然鼓鼓囊囊,跟其他男人,没任何分别。
    甚至,还更粗壮,完全不像个八十多岁的人。
    魏三姐满肚子疑惑:这倒怪了,明明是个正常老头,咋个以前不让我摸?
    奇怪归奇怪,手上动作不停。
    摸了几下,回归到腿上。
    第一次荤按就算搞定。
    然后,大爷丢下三十块钱,哼着川剧,摇晃晃走了。
    魏三姐马上摸出手机,给那个姐妹打过去。
    对方却不在服务区,不晓得咋回事。后来又中了几回,都没打通。
    此后过了半月,大爷又来。
    这次跟上次一样,很快荤按搞定。
    魏三姐再次拨打姐妹手机。
    这回通了。
    于是她语气兴奋,给姐妹一说。
    姐妹说,是不是,我没说错哇!
    魏三姐说,现在你可以说了嘛,咋回事。
    姐妹说,其实,那个老头是个太监。
    魏姐一愣,说,啊,不可能哦,他是太监?
    姐妹说,对,此事如假包换,他是成都人不假,以前在上海某锅炉厂上班不假,但他根本没有儿女,他小时候就被抓进宫去,一刀割了鸡鸡,据说跟着哪个末代皇妃,后来清朝灭亡,他先是跟着哪个去了满洲国,后来蹲了牢房,解放后被改造,进了上海那个厂。
    魏姐还是不解,说,不可能哦,他是太监,那咋个他那儿有……
    姐妹说,这就是奇事一件,她现在可以说,但说完后,魏姐你最好莫到处去摆。
    魏姐答应,说好好好。
    姐妹说,此事还是听一个医生说的,那个医生在沙河电影院开了个诊所,那个老头以前应该经常去他那儿看病。
    医生说,那老头身上有一本书,是一本医书,据说是某个高道写的。
    而其中,就有一门邪术,好像叫“阴阳虫”。
    那个邪术具体是咋个施展的,医生说他不了解,但是,他却晓得这门邪术的开头跟后果。
    那就是,在一个太监的那个地方,缝进去一个活物,就是“阴阳虫”。
    而那个东西,非常灵异,它是半年灭半年生。
    半年灭,指的是它缩成一坨,就跟毒蛇冬眠一样,缩在缝缝里头,一动不动。
    而半年生,就指到了每年开春,二月份,它会醒,然后几天之内,膨胀成形。
    而最诡异,就是它本来的形状,据那个医生说,他曾亲眼看到过一次。
    他说,那“阴阳虫”的成年形状,就像男人的阳具。
    舅公说完,我说,你喝鬼!
    我说,这里头有两个漏洞,你看出来没得。
    第一个,如果那大爷真是清朝太监,清朝是1912年垮杆儿的,你说这事发生在前几年,那那个大爷至少九十好几了,年龄对不上。
    第二个,就算世界上有这种怪虫,它缝在老头儿裆部,总要吃东西噻,那它平时吃啥子。还有,既然是活物,总要交配,繁殖后代,它又跟哪个交配?
    舅公说,第一个问题,很好回答,其实历史上的太监,不晓得是不是内分泌出现问题,都短命。
    但是,舅公说,据他了解,一旦太监活过六十岁,都很长命,据说清朝就有个姓孙的太监,活了97岁。
    而且据说,太监到了八九十,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年龄,基本上跟六十岁时候一模一样。
    至于第二个问题,舅公说他没想到,居然还有个交配问题。
    然后,他讥笑我,说你娃肯定好久没上女人了,所以眼睛一睁开,就是那些东东。
    末了舅公说,其实,有一样东西,倒有点像那个“阴阳虫”。
    我问,啥子东西。
    舅公说,就是太岁。
    故事还多得很。
    慢慢摆。
    谢谢支持。
    第二块 老墙
    这个故事舅公摆过一次。
    但其实,我早就听其他人说过,说是一件真事,据说当年哪个报纸都报道过。
    说的是2010年,人民公园进行了一次施工,把中间广场一堵老墙壁推倒了。
    那堵墙壁我见过一次,在广场西北侧,有一丈来高,灰色的墙砖,顶顶上还有一道弯弯曲曲,像琉璃瓦的东西,看起来古色古香。
    而墙壁的历史,也很老,据说是民国时候搭建的,当时据说是修了个戏台,后来莫名其妙的,墙垮了一半,压死了一个戏子,后来不晓得咋回事,一直没复原,就孤零零剩下那一道。
    后来到了打仗时候,小日本飞机来丢炸弹,人民公园修了防空洞,小日本就专门来炸,据说很奇怪,纪念碑遭炸,博物馆遭炸,假山也遭炸,偏偏那堵墙没遭。
    后来又重修公园,啥子都翻新,本来说,要推倒那堵墙,但是有人不干,说这东西肯定有灵性,不能轻易拆。
    于是,老墙就得以保存,直到2010年。
    那年,公园头发生了一件怪事,直接导致老墙被拆。
    说的是那年子,在广场里头跳舞的人堆头,出现一个怪女人。
    其实说起成都,有两样最出名。
    一个不用说,是茶馆。
    第二个也不用说,就是人民公园的广场舞。
    据说网上有个调查,说“说出你心目中全球最喧闹的公园”,成都人民公园,十年来一直牢牢独占鳌头。
    所以我就不多做描述了,现在集中精力说那件怪事。
    说的那年,也不晓得是具体日期,在公园广场西侧的某个跳舞“方阵”,忽然多了一个女娃子。
    那个女娃子十六七岁,瘦筋筋的,穿一身过时的粉红色运动服。
    她脸上也很脏,像是几天没洗脸
    而看她表情,傻戳戳的,一看脑壳就有点问题。
    其实这个也没得好奇怪,人民公园的广场舞,有三大特色:大,多,杂。
    大,说的是声音大,据说经常上一百二十分贝。
    多,是指跳舞的人多,我去看过一次,那次,其中一个“方阵”,密密麻麻,竟然有五六十人。
    杂,是指来跳舞的,啥子类型都有,有普通市民,有老外,有操哥操妹,当然,也有一些精神不太正常的人。
    其实杂一点也无所谓,只要他跟着跳,不闹事,就等他的。
    而那个女娃娃就怪,每次,她不晓得从哪个地方梭起来,来了后,就梭进“方阵”中间,开始跳。
    而最奇怪就是她那个跳法。
    比如,人家跳“最炫民族风”,“茫茫的天涯是我的爱”,举手!所有人就都举手,“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摸头!就都摸头。
    而那个女娃子完全不一样,她也是跳舞,但手脚摆动的姿势,不合节拍不说,一板一眼的,就像在跳另外一种舞。
    一开始也没人说她,想的是她是生手,熟悉要有个过程,而且,你看她那个样子,脑壳憋憋有问题,就不要为难别个了。
    但是跳的次数多了,有人就不干了。
    当然就是那几个领舞的。
    他们就私底下说这个事,说,她到底在跳啥子舞?
    有人说,跳狗屁,她脑壳有包,乱跳的。
    有人就说,就是,干脆,下回来,吼她一顿。
    顿了顿,又说,如果她不改,就吆她龟儿走!
    其中,有个六十多岁女人,好像姓龚,一直没吭声。
    过会儿,她忽然说,那个女娃子跳的舞,有点古怪。
    旁边人说,肯定古怪噻,她有病,肯定是骚跳的噻。
    姓龚的女人摇摇头,说,要不这样子,如果她明天再来,我先去观察一下,再做决定。
    其他人很纳闷,说吆一个女娃子,哪里还需要这门儿那门儿。
    但那个姓龚的在舞团地位很高,据说以前是战旗歌舞团的,她一般说话,大家都要听。
    第二天,那个怪女娃子又来了。
    然后她又混进人群,开始跳她的“怪舞”。
    姓龚的女人就偷偷站在一边看。
    看完一曲,大家都站在原地休息,那个女娃子也站在那儿,低头,抓衣角。
    龚女人走过去,和颜悦色问,妹儿,你叫啥子名字。
    女娃子不说话。
    龚女人又问,你给婆婆说,你刚才跳的啥子舞。
    女娃子忽然抬头,朝一个地方瞄了一眼,又低下头,不吭一声。
    这时音乐声响,第二支舞蹈开始了。
    龚女人只好走回休息室。
    有人赶紧过来问,咋样?
    龚女人朝女娃子一指,说你们再仔细看,她像在跳啥子舞?
    几个人就看。
    但见那女娃子双手像穿了长袖子,缓缓拂动,瘦巴巴的身子也左边扭一下,右边扭一下,在一堆摇头晃脑的跳舞人里头,显得很诡异。
    像啥子?龚女人问。
    有人说,哇,咋突然感觉,有点像古代的宫女?
    龚女人点头,说,对头,你们感觉对了,就像古代女人唱戏。
    所有人都愣住,说,啊?唱戏?
    龚女人说,你们注意看她嘴巴。
    于是都望过去。
    果然,女娃子嘴巴一张一合,但明显没有声音。
    有人就奇怪,说,她是不是疯了,咋个别个都在跳舞,她一个人在里头唱戏?
    龚女人说,疯没疯,她不敢肯定,但是,有一点已经确定,女娃子跳的,是一出川剧。
    啊?
    所有人再次吃惊。
    龚女人想了一下,说这个样子,你们先莫忙动她,她现在先去找个人。
    于是她匆匆离开。
    过了半小时,她跟一个人出现。
    那个人是个七十多岁老先生,白发苍苍,但嘴皮很红润。龚女人介绍,说他姓符,是省川剧二团的,是个全省都有名的青衣。
    二人就偷偷走到女娃子身后,静静看她跳“怪舞”。
    看了一分钟,符先生忽然倒吸一口凉气。
    他悄悄把龚女人拉到一边,问,这个女娃子到底从哪儿来的哦,咋个可能跳那出戏?
    龚女人问,哪出?
    符先生说,《小房封宫》!
    龚女人一听,脸色顿时大变,就像看见了一个女鬼。
    旁边站了个少妇,是龚女人一伙的。
    她发现这两个人表情简直不对,就赶紧问。
    龚女人结结巴巴说,她……她居然会跳《小房封宫》!
    少妇不懂,就问,这个是啥子东东嘛?
    龚女人说,这个是个川剧剧目。
    少妇还是不解,说,哦,剧目,那你们两个咋个怕成这个样子?
    龚女人看了看符先生,说,还是你老人家说。
    符先生定了定神,说这个《小房封宫》,其实早就失传了,而它最后一次出现,是1927年,而地点,就在这个广场,当时,这里还是一个戏台。
    少妇一惊,似乎意识到啥子事情。
    符先生接着叙述,说当时一个姓周的女戏子,正在台上唱,突然一面墙倒了,活活把她压在底下,后来七刨八刨,人倒是出来了,但已经莫搞了。而当时她唱的戏,就是这个《小房封宫》,据说整个川剧界,只有她们周派会唱,而她,是周派唯一传人,她一死,这个剧目从此就失传。
    少妇结巴问,你们的意思,这出戏,现……现在没得人会唱?
    符先生摇头,说据他所知,整个四川,从那个女人死后,这出戏,再也没人唱过了。
    少妇问,那,你们咋个晓得那个疯女娃儿舞的是《小房封宫》喃?
    符先生看了一眼龚女人,忽然比了一个动作。
    然后二人相视一笑。
    少妇一头雾水。
    龚女人说,刚才符先生比的那个动作,叫“甩水袖”,据说,是他们周派的标志动作。
    说完对符先生说,看来这个女娃子非同小可,看她模样,好像精神有点问题,但是这个不奇怪,现在问题是,她为啥子突然出现在人民公园,然后,突然舞起了《小房封宫》?
    符先生补充,说,而且,就在当年周姓戏子被压死的地方,看来,得调查一下这个人的背景,他感觉,这个女娃子背后,一定有一个神秘人物,在教她这样子做。
    说完,符先生又摇摇头,自言自语说,关键是,这么做的目的,是啥子喃……
    二人说完,给舞团其他人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
    当然,他们没有走远,而是躲在一边,观察女娃子的动向。
    到了下午三点过,那个“方阵”结束,被另一个“方阵”接手。
    而那女娃子也慢吞吞,朝公园北大门走。
    有人急忙跟上。
    后来,无需赘述,反正几经周折,他们找到了女娃子的家。
    她家在一条小街里头,叫西马棚街。
    龚女人跟符先生进入那个小区,先找门卫打听。
    门卫说,那个女娃子姓谭,好像受过刺激,有点神。
    而她家里头,父母都在,没听说他们跟川剧有啥子关系。
    至于她本人,更不可能去学川剧。
    那就太奇怪了,家人都不会川剧,咋个她一个人跑到人民公园,疯颠颠的,去舞那出《小房封宫》?
    看来,得找她家人问问情况了。
    于是上楼,找到她老头儿。
    他老头是附近一个小学教师,听了众人来意,点点头,走回女儿房间,从里头拿出一个东西。
    是一本作业本。
    他指着本子,说,秘密,都在里头。
    此事过了三天,公园来了几个人,叮叮咚咚,把那堵老墙拆了。而拆除的原因,一直秘而不宣。
    但是,我舅公却从一个老茶客那里,得到了其中隐情。
    就是那个作业本。
    原来,龚女人他们那天打开作业本,发现整整一本,每一页,都画了同样一个图案。
    是一个长方形框框,里头,有一个女人。
    而每一页,女人都穿着同样的戏服,不同的,只是她姿势不一样。但明显,是在唱戏跳舞。
    谭小妹父亲说,他曾经问过女儿,说这个女人是哪个?她在干啥子?
    谭小妹都是摇头,说不晓得。
    父亲就问,那你在哪儿看见她的喃,要不,把她请到家头来耍。
    谭小妹摇头,说请不来,她在一堵墙上。
    下面插播一条怪事。
    是我今天晚上回家,听一个几个婆婆说的,说就发生在昨天晚上,地点,在猛追湾。
    事情是这样:说昨天晚上,好像一点过的时候,有个女的,骑了个电瓶车,搭着她女儿,从猛追湾过,准备回家。
    她们当时为啥子这么晚,就不晓得,可能是参加完啥子聚会,这个就不管它。反正当时骑到电视塔底下的时候,那个女人感觉后头女儿抖了一下,还听见她喊了一声。
    当时她们车速很快,又是个Y字弯,前头有车子过来,女人就不好回头,就问女儿爪子了。女儿没回答,女人就侧脸扫了后头一眼,看见那双红皮鞋,就放下心。
    原来,女儿就穿着那双红皮鞋,看来她没啥子事。于是就又骑了几米,也没回头,就问你刚才喊啥子喊。
    女儿忽然回答,说肚子饿,想吃灰面。
    女人顿时很奇怪,因为女儿那句话,是用普通话说,而且,音调显得比以前尖。而且,她咋个突然说想吃灰面?
    一时也没多想,也快到家了,就黑起屁儿骑,骑到小区门口,停下,对后头说,下车!
    后头却没动静。她又吼,下车,听到没有!
    保安就说,姐,你在给哪个人说话?
    她说,哪个,我女子噻。
    保安说,你女子在哪儿?
    女人发现不对,赶紧回头,就看见后面座位空空荡荡,而车子后轮底下,一边掉了一只红皮鞋。
    后来事情是这样,那个女人赶紧回去找,结果就在猛追湾那个Y字形口子,在妇幼保健院门口一个烧烤摊找到她女儿,说脑壳拌了个大包,其他还没得啥子问题。
    女人就骂她女儿,说疯了,跑下来爪子!
    女儿哭兮兮的,说哪儿是她跑下来的嘛,刚才就在那个口子,她忽然感觉有人在扯她皮鞋,她就挣了一下,结果,一下子拌下来,一下就晕了。
    旁边烧烤摊摊主证明,说就是,看见她一下子就掉下来,当时隔得远,以为是啥子枕头之类,后来跑过去一看,才发现是个人。
    女人就突然有点害怕,看了看女儿,发现她脚上,果然只穿了袜子。
    此事就是这样。现在我家楼底下那几个婆婆还在议论,说女子在猛追湾,那她电瓶车后头那个穿红皮鞋的,又是哪个?
    有个婆婆就说,哎呀你们不晓得,那个猛追湾以前叫啥子名字?
    其他人问,叫啥子嘛。
    那婆婆说,好像叫鬼追湾。
    以前住在望江楼附近。
    现在,八里小区。
    要得。
    对《算车命》做个补充。
    是我今天上午从朋友那里打听来的,至于朋友是哪个,就不说了。
    他说了两点,第一,据那个老几说,当天晚上,其实他只喝了两瓶“老绿叶”,所以他就奇怪,咋个能吹出来个120?
    第二更神,据说当晚,交警蹲守了大半夜,就抓了他一个。
    第四块 黑舌
    这个故事就有点玄了。
    舅公说,一开始是一个老茶客,叫老肖的人说的。老肖的身份,是顺城街口子四川XX大厦的保安队长。
    老肖说,事情发生在前年子五月份,某一天,一个保安跑来告诉他,说连续两晚上,大厦外头出现了两个很日怪的人。
    保安汇报,说前天晚上他值班,好像到了凌晨两点左右,他昏昏欲睡的时候,忽然听到大门外头传来嘤嘤嘤的声音,就像一个老头儿念经。
    他当时,其实一开始也没在意,想的是哪个疯子在外头,就接着抓瞌睡,哪晓得过了一阵子,嘤嘤嘤的,那声音又出现了。
    这下他就坐不住了,就拿起警棍,开门走出去,发现右边人行道上出现两条黑影,搀扶在一起,慢吞吞走,看背影像是一对老头儿老猫儿。而嘤嘤嘤的声音,就是从他们那儿传来,看来就是那个老头儿在念经。
    他就吼了一声。
    那两人却没理他,慢吞吞朝前走,走到大厦拐角,朝右边一拐,忽然就不见了。
    他就想,憋憋是两个老疯子。
    他也没追上去。一个是想回去睡觉,再一个,人家在街上,又没进你的大厦捣乱,就算再疯,也管你逑事。
    他就回去。哪里想到过了一阵,嘤嘤嘤的声音,又出现。
    他就马上冲出去,发现那两个老人从左边人行道,慢慢朝他走过来。
    他顿时有些吃惊:看情形,这二人竟然在围着大厦打转转!
    这个就不能不管,他就吼了一声:喂喂,你们X你妈哦在爪子?
    那两人在离他五米处停住,一团大树的阴影把他们遮住。
    只听那老头说,师傅,行个方便。
    保安说,行个方便?那你们围到房子转啥子转?
    那二人不吭声。
    这时候街对面,一辆一直停在路边的黑色奔驰车门忽然打开,下来一个男人,走了过来。保安认出,是26楼一个放贷公司的老板,好像姓曲。
    曲老板摸出一包烟,塞在保安手里头,说这两个是他请的人,喊保安给个方便。
    保安就问,那他们半夜三更在爪子喃?
    曲老板神兮兮的一笑,说,不太好说,反正他们不偷不抢,你就当没看见。
    保安也不好说啥子,就回到楼里头。
    然后外头那两怪人又开始慢吞吞走,边走那老头儿边嘤嘤嘤念经,走到右边,声音消失,明显又走到大厦背后去了。
    保安就在里头,支起耳朵听。这回听了很久,声音没再出现,而街对面奔驰车忽然打燃火,忽一下开走了。
    此后无话。
    保安就想,看他们三个人神神秘秘的,肯定在做一件见不得人的事,但具体是啥子,保安想了一晚上都没想出来。
    本来想这事就过了,第二天晚上不该他上班,第三天早上,也就是他给肖队长汇报的那天,早上他来接班,就听他同事说,哦哟,好日怪,昨天晚上来了两个怪人!
    他一惊,就问,结果发现,就是那两个老头老猫,也是围着大厦转,边转边念经,转了三圈,消失。
    肖队长听完,心头一跳,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他赶紧上到26楼,找到那个曲老板。
    曲老板跟他其实很熟,他把肖队长拉到办公室,说,大家兄弟伙,这件事你就不用管好不,反正,还有五天就结束。
    肖队长笑了一下,忽然问,对了,你老婆的尸体真的在这栋楼?
    曲老板一听,顿时脸色大变。
    现在,说一下那个曲老板紧张的原因。
    原来,据肖队长说,那个曲老板是西昌人,彝族,老婆也是那边的,也是彝族。半个月前,他老婆忽然跑到他公司找他,大闹了一场,原因就很经典,曲老板在成都有女人,而且,就在这栋大厦里头。
    曲老板当时肯定不承认,他老婆就气呼呼跑了,但是很奇怪,一直没看见她下来,也没看见她出大门,不晓得她上哪儿去了。
    曲老板也慌了,就派手下,一层一层的挨着找,一直没找到人。
    然后,几天过去,他老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就这样子凭空消失。于是就有流言传出,说她老婆性子非常刚烈,害怕是一时想不开,自杀了,而尸体,憋憋藏在大楼某个角落。
    肖队长就问,老曲,你喊的那两个人,是不是跟这件事情有关?
    曲老板只有点头,说就是。
    肖队长问,那他们半夜围着房子打圈圈,有啥子说法?
    曲老板说,是他们彝族的收灵。
    收灵?肖队长问,啥意思,听起来吓人巴沙的。
    曲老板说,是这样子,他跟他老婆都是美姑县某乡的,在他们那儿,一旦有人凶死,就要请彝族法师,就是比莫做收灵的法事,意思是把死者的灵收到比莫身上去,带回彝族祖山那儿去,好生安葬,免得它跑出来,东游西荡害人。
    哦,肖队长问,原来那两个老人是彝族比莫。
    曲老板说,那个老婆婆是,那个老头,只是她老公,来帮忙的。
    肖队长一愣,问,原来老婆婆是比莫,那,咋个那两个保安说,是那个老头儿在念经喃?
    曲老板说,其实,是老婆婆在念经,只是,她从小就要服用一种草药,慢慢的,导致她女相男声。
    肖队长摇摇头,说太神了。
    然后他又问,对了,问一个八卦问题,你说他们在收你老婆的灵,那,收在哪里?
    曲老板伸出舌头,指了指。
    肖队长大惊,说,啊,守在舌头上?
    曲老板说,对头,按照法事程序,他们会围绕大厦转七天,然后从第一天开始,老婆婆的舌头,会从舌根处,一点点变黑,那就是他老婆尸体的灵,到了第七天,整块舌头,将通体发黑,那就证明那个灵,完全收到舌头上了,到时候老婆婆就会回到老家,再做一场放灵法事,把起放回彝族祖山,整个事情就结束。
    肖队长不信,说,不可能哦,现在都啥子社会了,还有这么悬吊吊的事?
    曲老板说,你不信?那好,再等五天,我可以让你见识一下那个黑舌头。
    肖队长就说,一言为定。
    到了第五天,凌晨两点,那两个彝族老人又出现。
    而肖队长,曲老板,还有一个小保安,就坐在大厦一楼等。
    那两人照旧,围着大厦,转了三圈。
    到了最后一圈,肖队长三人开门走出去。
    但很奇怪,那两个彝族老人却站在左边角落,没过来。
    肖队长三人就走过去,发现那两个老人都是一脸惊惶。
    曲老板就用彝族话,问了一句。
    那个老婆婆忽然开口说话,果然是一口老男人声音。她嘎嘎究究的,说了几句。
    曲老板回过头,脸色惨白。
    肖队长赶紧问,说爪子了?
    曲老板说,出怪事了,那个黑灵,突然消失了!
    肖队长没听懂,就问,啥子消失了?
    曲老板说,太怪了,昨天还好好的,他还观察了一下,老婆婆的舌头颜色基本变黑,就只有舌尖处一点还没变色,想的是今天晚上做完法事,舌头就全部变黑,一切就按程序来,哪晓得刚才,她舌头伸出来,居然全部回复原来的肉色,那些黑色全部无故消失!
    肖队长问,那,代表啥子喃?
    曲老板没回答,回头跟老婆婆对话几句。然后回过头,一脸铁青说,老婆婆告诉他,那个灵,好像跑了。
    跑了?肖队长不解。
    是。曲老板说,跑了,老婆婆还猜了一下那个灵跑掉的原因,有点子吓人。
    啥子原因?肖队长问。
    曲老板迟疑了一下,阴沉沉说,按老婆婆的说法,那个灵,似乎突然发现了另外一个目标。
    肖队长愣住。其实,他还是没听懂。
    此事就此打住。
    然后据说,过了两天,大有巷某诊所来了一个病人。
    大有巷就在顺城街附近。而那病人是个女人,三十多岁,长得很漂亮。诊所医生认识她,是一个白领,就在那个四川XX大厦上班。
    医生问她哪儿不对。
    女人一脸苍白,迟疑了一下,说,医生,这两天,我舌头晓得咋回事,突然颜色不正常。
    医生说,伸出来,我瞅一下噻。
    女人迟疑一下,伸出舌头。
    其实上面这件事情,我觉得是玄摆的。
    要么就是舅公玄摆,要么,就是那个肖队长玄摆。
    但是,顺城街口子上那个四川XX大厦,前几年,倒是真的死过一个女人,据说尸体一直没有找到。
    所以你现在去看,那栋大楼空荡荡的,好多租户都搬走了,不晓得是否跟那件命案有关。
    喊了碗炸酱面吃,吃完接到写。
    第五回 神约
    下面,摆一件轻松点的故事。
    这件事倒百分之百是真的,因为故事虽说是舅公摆的,但我晓得,那天至少还有六七个人亲眼目睹了整件事。
    说的是09年年底,在北门万福桥桥头,每天忽然出现两个人。一个是个女的,三十多岁,像个保姆,一个是九十多岁老大爷,枯瘦枯瘦,头发胡子全白了,坐在一个轮椅上。每天来了以后,保姆就把大爷推在河栏杆旁边,正对桥头,距离十米左右,就不动了,然后两个人就呆呆盯着大桥,像是在等啥子人人。
    就这样来了几天,每天都是同一个动作,有几个钓鱼的就很奇怪,就悄悄问那个保姆,说这个大爷天天姑倒那儿爪子哦,是在等人,还是在找东西?
    保姆一开始不愿意说,后来问多了,就说,大爷在等他。
    钓鱼的不解,就问,他是哪个,男的女的?
    保姆摇摇头,说这个陶大爷交代了的,不能说,她只透露一句话,大爷跟那个他,六十年前有个约定,说好了的,六十年后,就在这个万福桥见面。
    钓鱼的都哦一声,说,那那个他憋憋是女人,两个人以前憋憋是情人,憋憋是因为啥子事情分手了。
    保姆表情却很怪,也没承认,也没否定。
    于是每天,他二人一早上就来,呆呆的就在同一个地方,望着桥,保姆有时候望烦了,就会找周围的太婆些摆龙门阵,然后中午,把陶大爷推回去吃晌午,吃完,又来接倒守,守到下午五六点。
    其间,保姆透露了陶大爷的身世,原来他以前是国民党的,好像是盛文手下二五四师里头一个旅长,盛文,在成都大名鼎鼎,解放前是成都防卫总司令,1949年底,解放军打成都,国民党战败,盛文带到他的残兵败将逃到蒲江,后来被解放军包围,盛文几个人躲在一个庙子里头,才没被抓,而其中就有陶大爷,此后几人狼狈逃窜,一路化装而行,通过水路,逃到香港,辗转至台湾。后来陶大爷去了美国,几十年来都无缘故土,直到上个月才通过金牛区侨联,回成都来省亲,但是他所有亲人,早就不知所踪,现在住在五丁街他一个老友的亲戚家,保姆也是那个亲戚请的。
    有人就趁人打铁,问保姆,那你就悄悄咪咪说给我们几个嘛,他眼巴巴的,到底在等哪个。
    保姆却神秘一笑,说这个我确实不敢说,这样子,最多还有几天,到了这个月31号,啥子都会见分晓。
    保姆说得这么神秘,那几个钓鱼的,心头就跟猫儿抓一样,就说,那我们几个就天天在这儿守到起,看那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有人泼冷水,说六十年?这个大爷命硬,没死,你敢保证那个人也没死?
    就等。反正每天都要讨论这件事,都说让这个陶大爷这么痴心,那个人憋憋是个绝世美女。
    晃眼到了31号,那天上午,陶大爷照旧出现,看他样子,脸色潮红,两眼闪烁,好像心头很不安的样子。
    上午,过去。
    下午,过去。
    到了晚上六点半,好多人都收工了。
    陶大爷却纹丝不动,两眼死死盯着大桥。
    有人就劝保姆,说这都最后一天了,那个人憋憋不得来了。
    保姆没吭声。
    到了晚上九点钟,天已经大黑,一盏路灯把大桥照的很亮,桥面上车子呼啸来往。
    那几个钓鱼的已经没了耐性,丢下烟头,张罗着要走。
    忽然,大爷一下子坐起来,伸手指着桥头,嘴巴张开,“咔咔”几声。
    他来了?
    保姆忽然问。
    几个钓鱼的都几步跑过来,望着桥面。
    然而,桥面上,车子倒是开来开去,但是,没看见一个陌生人出现哪!
    大爷忽然朝一个地方一指,说,他在那儿!
    大家朝那个方位一看,就看见第一个桥洞里头,鬼气森森的,出现一个黑色物什。
    那东西有半个脸盆大,黑乎乎的,沿着桥洞边边,缓缓爬到桥洞中间,停下。
    哇,像是一只乌龟!
    莫非,陶大爷等了六十年的,竟然是那只乌龟?
    陶大爷却异常兴奋,架势喊保姆,推!推!
    保姆搞紧把他推过去,推到桥洞边边,离那只黑乌龟只有两三米,陶大爷忽然颤声喊:馍馍!馍馍!
    那黑乌龟忽然抬起脑壳,就像听到了一样,然后身子一动,“嗵”的一声滑入水中,悄无声息朝这边游过来。
    这下子有所人都屏住呼吸。
    黑乌龟游到岸边,乌龟壳一沉一浮,却找不到落脚点。
    这时有个钓鱼的赶紧拿来一根多长的杆杆,头头上有个网子,朝下一伸,伸到黑龟跟前。
    嘿,黑龟竟然不躲不避,缓缓爬上来。
    于是杆杆一捞,将其捞上来,放在陶大爷面前。
    陶大爷早就热泪盈眶,不停叫唤:馍馍!馍馍!
    黑龟缓缓爬出来,陶大爷弯下身子,将其抱在怀里头,轻轻摸,老泪纵横。
    黑龟则手脚都伸出来,死死抓住陶大爷裤子,那只小脑壳在大爷肚皮上左边摆一下,右边摆一下。
    所有人都围过来,都是唏嘘不已。
    陶大爷这时才说,这只黑龟叫馍馍,是他老汉儿在三十年代就从面前这条府河里头摸起来的,后来一直养在他们屋头,他们老屋就在那头,原先叫三倒拐,现在叫滨河路。后来打仗,解放军要打到成都来了,他们家就提前撤退,往广西撤,走的那天,本来说想把黑龟带走,结果不晓得咋回事,黑龟不见了,他们也管不了,就先走了,只有陶大爷留下,他当时还在部队,在布防,后来解放军一路打来,成都遭不住,说要全军撤退,临走那晚上,他抽空回了一趟老屋,本想拿一些东西,结果一回家,就发现“馍馍”出现了,缩在柜子角角,他大喜,就想把它抱走,结果它弄死不走,又板又跳,还拿嘴巴咬他手指,他也莫办法,听说是这样子的,乌龟在家头养久了,就有了感情,有了依赖,硬是不想走了。当时时间急迫,他就临走前,趴下来,对地上的“馍馍”说,这样子,我看国民党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了,这样,六十年后,你到府河上,那个万福桥的第一个桥洞,就是当年你被我老汉儿摸起来的地方,你去等我,如果老子命好,没死,那老子陶玉海,就一定过来找你,哪怕瘫痪了,爬也要爬过来!
    旁边人听完,心头都不是滋味,那个保姆,还有个太婆,架式抹眼泪。
    这时陶大爷怀里头的黑龟,就像累了,动作渐渐放慢。
    有个钓鱼的就惊叫,说不好,它快死了!
    话一说完,黑龟脑壳一耷,硬是死了。
    下面,恐怖继续。
    第六回 布
    下面这事,是一个叫冯大师的人摆的。你们记住这个名字,因为以后好多故事,都来自他。
    冯大师真名好像叫冯寿全,我见过他两回,四十多岁,白白胖胖,那阵子每天坐在南门大桥那头,而这头,就是舅公的茶铺。
    至于他坐在那儿干啥子,两个字,算命。
    冯大师每天也很潇洒,摆半天摊子,下午四点半,准时跑到舅公茶铺喝茶,他这个人也爱摆,下面这件事就是他摆的。
    他说好像是07年还是08年,当时有个老买主,是个女的,找到他,说她有个侄儿,在附近龙江路小学上二年级,这几天不晓得咋回事,老是发烧,吃了药也不退,半夜三更还莫名其妙爬起来,说一些怪渣渣的话,去华西附二院检查,又说检查不出啥子毛病,现在躺在家头,医生的药还是在吃,但是就是不见好。
    老买主就说,要不,你去帮我看一下。
    冯大师说,看一下没得问题,关键是,那家人信不信我这套。
    老买主说,信,咋个不信?
    冯大师就说,看,先不忙看,这样子,你去把那个娃娃的生辰八字弄过来。
    于是老买主就走了,第二天就把东西拿过来,冯大师仔细算了一下,没发现啥子不对,就说,那好,去他们家瞅一下。
    于是二人就去了。那家人住在致民路,上去后详细问了一下,才晓得娃娃这次得病,是很奇怪。
    据他妈老汉儿说,是一个礼拜前发病的,当时下午接他回家,就觉得他精神不对,脸潮红,一摸额头,非烫,想的是感冒了,就胡乱吃了点小儿退热颗粒,吃了后,好像要好一点,当妈的就没在意。哪晓得到了晚上睡觉,妈老汉儿在客厅看电视,听到娃娃房间,娃娃忽然在说话,他们以为他醒了,想屙尿,就进去看,结果看到娃娃已经坐在床上,穿一件薄衫衫,两眼鼓起,两只手在半空中推,就像在推面前一个人,然后关键,他嘴巴头不停在求饶,说:我不跟你去……我不跟你去……
    他妈就吓腾了,扑过去一摸,全身非烫,就以为他又烧起来了,赶紧又灌药又喝水,折腾了半天,娃娃好像安静一些,妈老汉稍微安一下心,哪晓得过了不到半小时,娃娃又开始闹,这次更吓人,直接跑下床,边跑,边对后头说:你莫追我,我不跟你去……你莫追我,我不跟你去……
    妈老汉就有点虚了,就商量,是他憋憋是烧胡了,不行,得看大医院。
    于是就抱起娃娃去了华西附二院,后来的情况,娃娃的舅妈已经说了。
    冯大师就问娃娃,你说你莫追我,是不是梦里头有人在追你?
    娃娃说,就是,是个阿姨。
    旁边娃娃妈说,问过他几遍了,说这几天晚上睡觉,老是看见一个女的站在他面前,伸手拉他,想把他拉起走。
    冯大师问,那个阿姨你以前见过没得?
    娃娃摇头,说没见过。
    顿了顿,又补充,但她眼神很吓人,盯倒我就不拗。
    冯大师就说,那,你敢不敢把阿姨那张脸画出来?
    娃娃身子一抖,没吭声。
    冯大师摸摸娃娃头,说莫怕,你画出来,叔叔有办法把她吆起跑。
    旁边他舅妈也劝。于是取来纸笔,娃娃画出一个女人像。
    那是个短头发,小眼睛,但眼神阴狠的人。
    这里头就很神奇,不晓得咋回事,娃娃能把那个眼神画得这么阴狠。
    画出来后,他妈老汉儿看了半天,都似曾相识,但想不出具体是哪个。
    冯大师盯着画上女人,盯了半天,慢慢把纸折起。
    他又在娃娃房间转了一圈,然后,视线落在床头,那儿胡乱堆着娃娃的衣服裤儿。他就问,那堆衣服裤儿,是好久穿的?
    娃娃他妈回答,说就是一礼拜前穿的,这几天又吃药又打针,弄得三个人都一身邦药臭,也没时间换。
    冯大师点点头,说,问题,可能就在那几件衣服裤儿里头。
    他妈老汉儿都不解,说衣服裤子,会有啥子问题?
    冯大师没回答,伸手把娃娃的那堆衣裤拖过来,挨着挨着摸。摸了一分钟,他忽然停住,然后,从一件外套的内包里头,摸出一坨东西。
    原来,是一截揉成一坨的红色布头。
    他就说,问题就出在这坨红布。
    冯大师摆的时候,形容了一下那块布,说看质地颜色形状,像是从小学生的红领巾上撕下来的一截。
    娃娃妈老汉就问娃娃,说咦,你好久把红领巾撕了?
    娃娃说,没撕。
    妈老汉儿不信,就想去找。
    冯大师拦住他们,说不用找了,这东西不是红领巾。
    妈老汉说,啊,不是红领巾,那是啥子?
    冯大师没吭声。过了一阵才说,我倒是看出它是块啥子东西了,不过现在我说出来,你们憋憋不信,还是让我先问询一下娃娃再说。
    于是和颜悦色问娃娃,这块红布是哪个给你的?
    娃娃想了半天,说,是豪豪。
    问他,豪豪是哪个。旁边他妈接嘴,说就是陈X豪,是一个院坝子的,比他高一个年级。
    冯大师又问,是好久给你的?
    娃娃又想半天,说,就是上个星期六,他鼓捣塞给我,说放在包包头,考试要得百分。
    旁边娃儿的爸说,对了,就是娃娃得病那天!
    几个大人就紧张了,说,这块布到底是啥子东西哦,不可能因为它,娃娃就得病噻?
    冯大师没吭声,过了一阵,对娃娃妈说,这样子,你去打听一下,上星期六,那个啥子豪豪他们家,是不是去了一个地方。
    娃儿妈问,啥子地方。
    冯大师说,公墓。
    娃儿妈就赶紧去了。几分钟就跑回来,瞪着眼睛,说对头,上星期六,豪豪家一大早就全家出动,跑到洛带附近的燃灯寺公墓,听说,好像是给豪豪的祖祖下葬。
    冯大师赶紧问,那祖祖是男是女?
    娃儿妈说,是男祖祖,听说才死不久,活了九十多岁。
    冯大师脸色一变,说,不可能哦。
    娃儿妈说,千真万确。
    冯大师点头,说他也晓得此事是真的,但是,咋个会是个男的喃?
    几个大人就问,咋回事嘛,你说清楚!
    冯大师指了指那块红布,说你们晓不晓得,这东西是啥子?
    三个大人都摇头。
    冯大师说,这种布的叫法,他搞忘了,但是,他晓得这种布的用途。现在好多公墓,都有专门卖墓的,到时候你比如要安葬你亲人的骨灰盒,到了那天,那个卖墓的就要领你进去,然后一切按程序来,烧纸的烧纸,放盒子的放盒子,跪拜的跪拜,程序结束,有些卖墓的就会摸出一块红布,撕成一小截一小截,有几个人就撕几截,然后每个人,不管大人娃娃,都发上一截,揣到口袋里头,一直揣到,不准丢,然后一直到晚上,十二点之前,就必须找个垃圾桶丢了,而且还不能靠近你居住的地方,必须远离。
    娃儿妈就问,这个里头啥道理喃?
    冯大师犹豫了一下,才说,这里头有个说法,好像是那位被安葬的亲人,在骨灰盒掩埋的时候,有可能,只是有可能,会释放一些很邪门的东西,而身上那截红布,能把那种东西吸收。所以那块布,当晚必须丢掉。
    娃儿妈老汉大惊,说,哇,你的意思,上星期六晚上,那个豪豪没有丢这块布,而是,塞给我们的娃娃,然后,他就生病了?
    冯大师点点头。
    娃儿爸说,不可能哦,这东西,不可能这么邪哟,未必然,就揣在包包头,就能让我娃儿病这么久?
    冯大师若有所思,说,这里头,其实有一点很古怪。
    几个大人问,啥子古怪?
    冯大师摸出那张纸,打开,里头是娃娃刚才画的画。
    冯大师指着画,说,问题就是,你们娃娃,咋会梦见这个女人?
    第二天,冯大师找了个兄弟伙,二人去了一个地方。
    就是洛带古镇的燃灯寺公墓。按他的说法,那个豪豪没有丢掉那块红布,而是塞给那个男娃娃,男娃娃不晓得咋回事,一直没丢掉,于是被那种脏东西感染,从而得病。
    这个从科学角度,没哪个信,但是,从阴阳风水角度,这截红布,那就是娃娃得病的罪魁祸首。
    但是这里头有个问题无法解释,那就是,就算红布沾上了那个男祖祖的邪毒,娃娃晚上做梦,应该梦见那个男祖祖,咋会莫名其妙,梦见那个小眼睛女人?
    看来,一切答案,都在燃灯寺公墓。
    于是他就找了个卖墓地的朋友,二人开车去了那个公墓,当然,那对夫妻答应了,只要治好娃儿的病,他们必定重谢。
    到了公墓,二人按照先前得来的信息,朝一座山走。
    山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墓地,每块墓地上,立着灰白色的墓碑。
    而当天可能时辰不好,那座墓山上,一个人都没得。
    二人走到半山腰,在一处墓地上停住,那里头,就埋着豪豪的男祖祖。
    冯大师围着那块墓地,走了两圈。
    忽然,他把目光,死死盯在右边过去第三块墓碑上。
    那块墓碑上中央,安了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女人。
    那女人短头发,小眼睛,目光阴狠。
    后来,冯大师说,他用了一些办法,最终让那个娃娃病好了。
    他最后说,其实,这件事情只是一个特例,有几个因素恰好凑到了一堆,最终导致男娃娃得病。
    一个,是那个娃娃先天就阳气弱,据他妈说,他从小身子骨就差,睡觉吃饭都不太好。
    再一个,就是他得病前几天,跟着他老汉,天天看那个《医学神探》,那个好像是讲美国警察咋个通过医学知识破案,好是好看,但是有点恐怖,大人看无所谓,让一个七八岁的娃娃看,他有点遭不住。
    最后一个,就有点玄,冯大师说,他之后,秘密对那个短发女人做过调查,原因,是他觉得此人身上,阴气极重。
    调查了两个月,他发现了此人的身世以及死亡原因。
    舅公就问他,那女人咋回事。
    冯大师神秘一笑,说天机不可泄露。
    谢谢支持。
    下面,还有好戏看。
    第七回 花婴
    现在,我要说一个地方,就是九眼桥。
    说起九眼桥,你如果想了解成都的灵异事件,这个地方,绕不过去。
    我以前就住在三官堂,河对岸,就是望江公园,再往右边走一两百米,就是九眼桥。那座桥不晓得咋回事,邪得很,每年子都要从河里头捞起一两具尸体,不是自杀,就是他杀,要么,就是从合江亭那头冲过来的,也不晓得是从府河来的,还是南河来的。
    而在那一带发生的怪事,也多如牛毛,有些你肯定听过,但有些,你不见得晓得。
    下面,我就摆一件你们多半不晓得的。
    当然,这件事情不是舅公说的,是我去年子回三官堂耍,喝酒的时候听一个朋友摆的。
    他说应该是2012年,丝管路上一家酒吧发生一件怪事。
    丝管路在九眼桥旁边,是一条沿河路,很窄,也莫得好长,白天这条路上基本没啥子人,但是到了晚上,哦哟,人山人海,歌舞升平,原来整条路的南侧,全是酒吧KTV,而附近又有一所川大,所以天一黑,就有很多大学生娃娃来耍,通宵通宵的喝酒嗨歌,一直闹到第二天三四点。
    而那年,具体几月份不晓得了,其中的一个酒吧,就发生了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酒吧名字我就不说了,我反正去过,那个老板娘人也多对嘞,说出名字怕影响别个做生意。
    说的是有天晚上,几个川大的学生到那间酒吧去耍,他们坐在靠门边的位置,喝酒摆龙门,后来有个女生就摸出手机,说,来,给你们两个照个相,当纪念。
    原来其中有个戴眼镜的女生要去美国读书,她旁边坐了个男生,是她男朋友,于是几个要好的同学就约好今晚上到酒吧耍通宵,不醉不归,明天酒醒就分手。
    于是就“咔咔咔”照了七八张。
    照完,眼镜女就把手机要过去,一张一张的翻。
    翻了前面五张,莫得啥子。
    翻到第六张,她忽然“嗯?”了一声。
    然后翻到最后一张,她只看了一眼,脸一下子白了。
    她男友就扭过头,问她,你爪子了?
    眼镜女没吭声,回头看了看酒吧的门。
    她男友纳闷,也跟她看,门周围好好的,没啥子不对呀?
    就问她,你看啥子看。
    眼镜女没吭声,站起来,走到门外头,朝地下左看右看,又一脸狐疑的,看街对面的草丛。
    然后她走回来,嘴巴里头不停说,好怪!好怪!
    几个人都停下聊天,就问她,啥子好怪。
    眼镜女指了指手机,说,你们各人看。
    几个脑袋就凑过来,一看,都是心头一惊:原来最后一张照片,眼镜女跟她男友笑眯眯的搂在一堆,但在他们身后一米处,酒吧大门的左边门框底下,鬼气森森的,蹲着一个穿花棉袄的婴儿。
    我朋友给我形容了一下那个婴儿的样样。
    他说他亲眼见过照片,当然不是眼镜女那张,是另外一张,上面拍的是一个老外,是个大胡子,笑嘻嘻的比出一个V的手势。
    而老外身后一米处,就是那道门,门框底下,同样很诡异的,蹲着一个奶娃儿。
    奶娃儿身上笼了一件蓝花棉袄,黑色棉裤,姿势跟一般的奶娃儿差不多,双臂张开成投降状,双脚弯曲,像是蹲在门底下,又像是正准备站起来。
    这个都不是很怪,最怪的,是他的脑袋。
    其实,他脑袋也跟一般的奶娃儿差不多,没头发,圆脸,两眼紧闭,似笑非笑。
    但很奇怪的,是他脑袋的位置,很恐怖的,向左边移了两寸,就像没长在脖子上,而是长在左肩上。
    而那张照片,就是朋友见过的,有老外的那张,是那群大学生拍照片的第三天。
    据说,那天晚上,那几个大学生发现照片的诡异之后,都是心惊胆战,就都出去寻找,看门外头是不是有一个偏起脑袋的婴儿,哪晓得几个人一直找找找,左边一直找到兴安桥,右边一直找到九眼桥,找遍了旮旮角角,都没发现有这么一个怪东西。
    既然没有,哪照片上,怪头婴儿是从哪里跑起来的喃?
    哪个都说不伸抖。
    然后,就是第三天,晚上,酒吧来了一对男女,男的就是那个大胡子老外,女的是个中国人,两个人恰好也坐在门口那个位置,女的也摸出手机给老外照相,结果,又拍出了那个怪婴。
    而当时他们并没有发现照片上的异常,还是第二天,女的把照片给朋友看,朋友首先发现的,然后朋友传朋友,都是心惊胆战,于是几个人约好,去那间酒吧探清楚。
    然后,他们到了酒吧,一说,酒吧上下,都是吓一跳,说哇,好吓人,又出现了!
    而我朋友当时正好在哪儿喝酒,就有幸目睹了那张照片。
    然后,他们马上行动,有个人胆子大,就站在门口,让人家拍,看脚底下是不是真的要出现怪婴。
    但很怪,拍了无数张,怪婴一直没出现。
    又等了一个小时,又拍,还是没得影子。
    他们就怀疑,说,会不会,是那两部手机自身的问题?
    但也说不通,就算两部手机同时出现问题,那咋会同时拍到同样的一个怪婴?
    正在猜测,旁边一家KTV忽然传来消息。
    是一个无比灵异的消息:说,就刚才,有个人在那家KTV门口,拍到了那个东西。
    一泼人赶紧按过去。
    那家KTV在九眼桥方向,离酒吧很近,一泼人按过去后发现,是一个小工拍出来的,当时他听说了隔壁酒吧的灵异事件,就很好奇,就照着KTV大门随便拍了一张,哪晓得,就赫然拍出了那个怪婴。
    于是有人就又想继续拍,但这时候KTV老板不干了,你们乱哄哄的,耽误我做生意,就不让拍。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那伙人就说,那我们就在这儿消费,总对了噻。
    老板没话说了。
    于是一伙人就要了酒,坐下来,纷纷摸出手机,照着大门拍。
    但很奇怪,拍了好几张,怪婴又消失了。
    大家就无比纳闷:咋个几天前,酒吧门口拍得到,今天酒吧就拍不到,而就刚才,KTV才拍到了,转眼之间,就又拍不到了喃,啥原因?
    有人就猜,说莫非,那个怪婴会动?
    大家伙一听,都是头皮一麻。
    有人就附和,说就是嘎,三天在它还在酒吧那儿,今天就跑到KTV来了,可能刚才跑来好多人,它吓到起了,就又跑了,就是不晓得它往哪头跑。
    人群头,一个眼镜男,一直没吭声。
    他呆呆的望着门外头府南河,双眼闪烁。
    过会儿他站起来,说,恐怕,不是那个怪婴在动。
    所有人都啊一声,问他,不是怪婴在动,那,是哪个在动。
    眼镜男指着府南河,说,是河在动。


    后来,第二天上午,在九眼桥底下,捞起一具婴儿尸体。
    尸体穿着一件蓝花袄子,纯黑裤子,跟那三张照片上拍出来的,一模一样。
    但是很诡异的,婴儿没有脑壳。
    此案一直没破。
    出去吃面。
    吃完继续。
    算来,还是吃盒饭算了,那家面不好吃。
    冯大师说,这件事是他一个同行说的。
    说的是东郊前锋热水器厂有个女的,叫孔姐,五十多岁,是个很信佛缘的人。
    孔姐在曹家巷菜市场旁边开了个干杂店。曹家巷菜市场,现在拆了,以前说起来,那是鼎鼎大名。
    原来,那个菜市场有三多:骗子多。贼娃子多。抢项链的人多。
    这个就不说了。
    其实,还有一个多,就是用假钱的多。孔姐在那儿开了这么几年,假钱也收了不少,但她从不声张,一直悄悄咪咪,把假钱存在家头。她是这样子解释的,人家给我假钱,我认不到,是我霉,我不能拿出去害人。
    至于为啥子不毁掉,她也有解释,说我收了这些假钱,是佛祖在惩罚我,说明我业障未消,我就要留到起,随时提醒我,心存善念,必有好报。
    她这么一说,也没哪个说她啥子,本来嘛,信佛的人,好多想法跟一般人就是不太一样。
    后来有一年,孔姐的老公死了,她又重新找了一个。
    那个人,就是个典型的老成都,喝茶打牌样样来。孔姐也没管他,各人理各人的事情。
    然后有一年观音菩萨生日,孔姐想去市中心一个庙子烧香。
    这个庙子叫啥子,我就不说了。
    一般她烧香,都要带一些块块子钱,十元的也有,那是捐给功德香的,这个大家都晓得。
    她就翻箱子,想找一些零钱,哪晓得翻不出来,原来都被她老公拿起去打小地主了。
    她就气,就骂她老公。
    老公说,你不是有一袋子假钱嘛,十元二十这么多,你咋个不拿去捐?
    孔姐说,那是假钞,咋个能去捐,佛祖晓得了要遭报应。
    老公嘿嘿一笑,说你一天到晚小小心心,对哪个都好,结果还不是一样,月月收假钱,佛祖好久照顾你了?
    孔姐一愣。
    老公又说,你看那些给你假钱的人,哪个又遭报应了?
    孔姐低头不语。
    老公又劝,说要不这样,你今天就把那坨钱拿去捐了,看佛祖是不是这么灵验,能报应到你身上?
    孔姐抬起头,想了半天,慢慢把那坨假钱放进怀里头。
    然后,她赶公共汽车,去了那座庙子,在里头,胆战心惊的,把假钱全部丢进功德香。
    出来后,喘口粗气,面对庙门,阿弥陀佛念了八遍。
    回到家,心头砰砰直跳,总觉得哪个地方要出事。
    提心吊胆过了几天,好像也没啥子事情发生。
    到了第七天,她已经彻底放下心。
    这天上午,干杂店来了个送货的,搬完货,清点完,孔姐摸出一沓钱。那沓钱全是百元大钞,是昨晚上准备好的,好像是两千多。
    她就递给送货员。送货员接过,粗粗看了一眼,忽然“咦”一声。
    然后,他拿起一张,放在太阳底下看。
    只看了一眼,他脸色都变了。
    他递给孔姐,说,吔,孔老板,你这个是啥子钱哦?
    孔姐不解,以为人家说她的是假钱,就一边接过来,一边很不高兴的说,啥子嘛,未必是假的嗦。
    送货员眼神很古怪,说,你各人看嘛,太怪异了。
    孔姐抽出一张,放在太阳底下一看,顿时眼珠珠都快鼓出来了。原来,那张百元里头的毛主席头像水印,竟然变成另一个人。
    仔细一看,竟然像一个佛头。
    此事后来是这样子的。
    孔姐后来吃惊得不行,又一张一张看那沓钱,发现二十多张,很诡异的,水印全部变成佛头。
    而她身上还有几百元零钱,水印也是通通变异。
    她就慌了,翻出铺子头的钱,还好,没变。
    而家头存的几万块钱,也没变。
    也就是说,贴身放在她身上的钱,全部在当天,诡异改变。
    为啥子说当天,因为头天她准备钱的时候,还一张一张看了的,没有哪张不对。
    这之后又发生了啥子,就没有交代,也不晓得是冯大师朋友不说,还是冯大师不想说。
    反正,过了一天,到了第八天,一切又恢复正常,孔姐身上的钱,再也没有发生异变。
    至于孔姐,听说结束了生意,皈依出家了。
    对《佛印》做两个补充。
    第一个,为啥子孔姐身上的钱,偏偏在第七天发生变异,这里头其实有个说法。
    是冯大师告诉我们的,他说,其实不是那坨钱发生变异,而是,孔姐身体发生了某种短期变异,当然,到了第八天,那种变异又神秘消失了。
    至于这种变异是啥子,冯大师没说,只是说,这个很可能跟“七”这个数字在佛家的含义有关。
    第二个,是关于那沓变异的钱。
    据说,那沓钱,在第九天,全部神秘被盗,向曹家巷派出所报了案,但至今没有任何下落。
    @九眼盗 2016-01-19 21:11:00
    下面插播一条怪事。
    是我今天晚上回家,听一个几个婆婆说的,说就发生在昨天晚上,地点,在猛追湾。
    事情是这样:说昨天晚上,好像一点过的时候,有个女的,骑了个电瓶车,搭着她女儿,从猛追湾过,准备回家。
    她们当时为啥子这么晚,就不晓得,可能是参加完啥子聚会,这个就不管它。反正当时骑到电视塔底下的时候,那个女人感觉后头女儿抖了一下,还听见她喊了一声。
    当时她们车速很快,又是个Y字弯,前头......
    -----------------------------
    @geminiooalh 2016-01-21 17:38:00
    我18号晚上才从那边过。没注意到这个事喃
    -----------------------------
    不好意思,这个事情我还真没做过实地调查。
    我是听楼底下蔡婆婆她们几个说的。
    为了读起来巴适,中间细节有点出入。
    要。
    先吃夜饭,吃完恐怖继续。
    几个兄弟伙喝酒,才丢筷子。
    开工。
    就当说酒话。
    第九回 跳河
    下面给你们摆一个2013年成都五大奇案之一。
    这件事是熊师傅摆的,麻烦你们也记住这个老几,因为以后还有好多故事都是从他那儿听来的。
    熊师傅叫啥子不晓得,反正姓熊,五十多岁,正宗老成都。他原先跟舅公是一个厂的,就是东门的成都钢管厂,后来厂子垮了,舅公就通过朋友关系,盘下这个茶铺,他二人关系到位,就跟过来,帮舅公掺茶水。
    好了,不说废话,专心摆那件事。
    还是废话一句,那个啥子“成都五大奇案”,其实是熊师傅自己封的,乡土气浓一点,但是,我个人觉得,比那些法制频道播放的案件,要恐怖得多。
    对了,听我慢慢摆。
    说的是2013年,好像是11月份某天,在彩虹桥跟百花潭之间的那座桥,晓得叫啥子桥附近,发生了一起自杀案。
    案件其实很简单。当天下午,好像一点半的时候,一个“租儿”在新南门拉到一对男女。
    二人都是二十来岁,一看就在耍朋友,男的穿一件朱红色羽绒服,蓝布裤子,一看就有点土,女的就要洋气点,上车后两个人就说,师傅,去琴台路。
    琴台路很有名,就在百花潭对面,“租儿”开车就走,不想没走几步,那两个人忽然扯起筋,好像是两个人去琴台路,是因为那个小伙子要去一家火锅店应聘,而火锅店一个负责人,也是男的,是那个妹儿的老同学,其间妹儿无意表扬了老同学几句,小伙子就吃醋了,就不想去了,妹儿就骂了他两句,就说你咋个这么戳火,是不是男人,你看看别个......
    其实对于男人家,跟一个女的在一堆,吃方便面不怕,睡硬地板不怕,打架不怕流血不怕,就怕女的说你不像男人,这句话往往比刀子挖心还恶毒。
    所以当时那个小伙子腾的一下,就毛了,说老子不是男人?老子怕见你那个洋盘同学?老子死都不怕,未必还怕那些?
    小妹儿就硬邦邦甩下一句话,说,那你死给我看。
    本来是说气话。哪晓得小伙子拉开车门,一步冲下来,几步冲过马路,冲到锦江边边的桥栏杆边上,回过头,气呼呼说,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跳河,死给你看。
    车子一下子刹住。
    小妹儿冲出来,可能还觉得男朋友是说耍的,就说,我不信,你跳噻。
    没想到小伙子一下就窜上栏杆,一声不吭,就是一纵。
    然后就是“扑通”一声。
    小妹儿吓得尖叫,几步冲到栏杆边,朝下一看,就看见一个黑色脑壳在水里头一浮一沉。
    当时正好入秋,锦江涨水,水流很急,看着看着,那个黑色脑壳就朝南边那座大桥漂过去了。
    小妹儿吓得傻了,愣了半天,才开始吼:救命啊!救命啊!
    周围有些散步的,打牌的,还有钓鱼的,都急慌慌的跑过来。
    然后都在问:人在哪儿?人在哪儿?
    小妹儿朝那座大桥一指,说:那头去了!那头去了!
    边说,她也边朝那头狂奔。
    然后,沿河两岸,两队人马,浩浩荡荡的朝那头跑。边跑,边观察水面。
    水流愈发湍急,哪里找得到人影!
    其实说起来,老熊摆的时候说,该那个小伙子霉,他跳河的那一段,正好是整条锦江水流最急的一段,所以一下水,他又明显不会水性,所以几冲几冲,就冲得没了人。
    还是接着摆。当时两队人马就沿着河搜寻,没看见人,就在大家绝望的时候,来了一辆汽艇。
    原来是锦江区河工队,本来是来捡河面的垃圾的,听说有人跳河,就赶紧开过来救人,他们就在水里头,大声问那个妹儿,说你想一下,大概哪个方位,河的左边还是右边。
    妹儿嚅嗫的一下,朝河对岸一指,说,好像冲到那头去了。
    于是汽艇就开了过去,上面两个人,一个开船,一个拿起一个舀垃圾的长杆杆,伸到水里头去捅。
    捅了几下,忽然停住。
    然后,他吼了一句:在这儿!
    岸上一阵惊呼。
    那人伏下身子,长杆杆来回捅,一个人浮起来。
    只见此人一动不动,好像已经死了,上身穿一件朱红色羽绒服,深色裤子。
    岸上,那妹儿一下就哭了,声嘶力竭喊:“王XX......王XX......”
    喊了两声,身子一软,倒在地上。
    河里头,两个河工七手八脚,把小伙子拉上船。
    拉了一半,一个年纪大点的河工忽然停住。
    另一个问他,你爪子了,拉噻!
    老河工盯着尸体,眼睛发直。
    只听他结结巴巴问,他......他才死啊?
    小河工说,废话!他不是才死是好久死的喃!
    老河工摇摇头,说,不会哦,才死的人,咋个这么大的尸臭?
    不好意思。
    昨晚上喝多了,头昏,写一半就想睡了。
    今天早点开工。
    老熊最后说,这件事情,有三个地方非常神。
    第一个神,就是捞起来的那具男尸,居然被那个中年男认出了身份,后来也得到警方证实,他叫孙X,四天前在百花潭那头,也是跳河自杀,据说当时一直没找到尸体。
    第二个神,就是这个孙X,自杀时候,也是穿一件红色羽绒服,黑色裤子。
    第三个神,就太神了,据说他自杀的原因,跟那个王XX一样,也是跟女朋友吵架,一时想不开,毛了,就朝河里头跳。
    说到这里,老熊忽然诡秘一笑。
    然后他压低声音,说这件事情,其实还有第四个神,而这个神,才真的是......让人毛骨悚然。
    我就问他,是啥子。
    老熊左右看看,凑过来说,其实这第四个神,如果是凑巧,那就没得啥子,如果不是凑巧,就太他妈的吓人了。
    我不耐烦,骂他,你快点说,莫阴五鸭五的。
    老熊说,好好,我说,就是那两个女子。
    我一愣,问,哪两个女子?
    老熊说,就王XX的女朋友,和孙X的女朋友。
    我说,啊,咋个嘛?
    老熊诡秘一笑,说那两个女子,名字居然一模一样。
    先吃晌午,吃完继续。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原文:http://bbs.tianya.cn/post-16-1265130-1.shtml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72] [放入我的收藏夹]
  鬼故事 最新文章
和蛊打了五十多年交道,老解蛊师今天就把那
《麻苍》-一个恐怖山头里隐藏的术士门派
瓜子准备好的话,就来听我讲民间鬼故事。
亲身经历,伴我多年,看我如何与鬼斗!
所有和玄学有关的事情解密
说一个你们不相信的事情。
与我们家族的女人有关的那些诡异事件
求助:广州哪里有算命或者看相的高人?
人活着就是修行
有怪莫怪、我是吉林农村的、想说说我妈小时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6-01-23 19:21:45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美食菜谱 新闻资讯 电影视频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租车
生肖星座 三丰软件 视频 开发 短信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搜图网 美图 阅读网 多播 租车 短信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6日历
2018-6-21 3:11:54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