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鬼故事 -> 成都凶灵档案 -> 正文阅读

[转载][鬼故事]成都凶灵档案[第2页]

作者:九眼盗  更新时间:2017-05-15 15:53:21
首页 上一页[1] 本页[2] 下一页[3] 尾页[73] [放入我的收藏夹]
    第十回 命数
    下面,给你们摆“五大奇案”之二。
    这个就比上面那个好一点,没出人命。
    上面那个事,据说,那个孙X确定死了,而那个王XX,却一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不晓得冲那儿去了。
    不提了。现在专心摆第二件。
    说的还是2013年,具体哪天不晓得,反正某一天,好像晚上七点过的时候,城北四一六医院救护车拉回来一个病人,是个老头,六十来岁,土里土气的,当时好像是羊角风发作,口吐白沫,要死要死的样子。
    这个倒不奇怪,得病嘛,莫法。奇怪的,其实是他发病的原因。
    说起来就有点诡异,也有点好笑。
    说他好像刚在城北客运中心下车,背了个包包,不晓得要去哪儿,在车站门口等公共汽车的时候,看见路边有个摊摊,围了好多人,他就走过去看稀奇,原来,是个“写数字得奖”的摊摊。
    啥子叫“写数字得奖”,老熊专门解释了一下。
    他说他见过一回,是那年去贵州,在铜仁市火车站广场,也是个摊摊,摊主是个云南人,摆了一张桌子,上面有一张A4的白纸,一只笔,你给老板五元钱,然后坐下来,在白纸上写阿拉伯数字,从1一直写到400,中间不能错一个,也不能跳一个,有没有时间限制就不晓得,如果你一个不错写到400,就算你赢,那摊主身后的奖品就随便你拿,都很丰厚,反正你五元钱在商场肯定买不到。
    说起来很简单,写1到400,哪个不会写?
    但是,老熊说,这里头不晓得有啥子门道,反正那天在铜仁,据他观察,上去七八个人,完全无误写对的,居然只有一个。其他的,不是写错,就是跳写,不晓得咋回事。
    这个就不用研究了。总之一点,老熊说,你一定记住,如果每个人都能轻松写出来,那那个摊主就不用来摆摊了。
    这个就不赘述,接倒说那天。
    当时那个老头就好奇,先看了一哈儿,心头忽然一痒痒,原来他发现摊主身后奖品里头,有一个巨大的绒毛兔子。
    据后来的消息,老头是从彭山来的,到成都看他外孙女,他外孙女当时两岁,属兔,平时就最喜欢小白兔,老头就想,这次来得急,没买东西,干脆上去告一下,那个绒毛兔他晓得,在商场要卖七八十,现在一问,只要八元,写几个数数就搞定,吔,划得着!
    就站到看了一哈儿,据说前头几个人都失败了,老头还骂,说笨逑得很,这个都要写错。
    就摸出八元钱,自己坐上去。
    一开始很顺利,刷刷刷,他很快写到“394”。
    眼看,再写6个数字,绒毛兔就到手。
    旁边人也在抽和他,说雄起,大爷。
    老头很快,写出“395”。
    但这个时候,他拿笔的手忽然定起。
    旁边人就吼,说大爷,整噻。
    老头却跟中了邪一样,眼睛死死盯着白纸,额头两边青筋鼓起,好像在使大劲。
    但是奇怪,那只手硬是一动不动,那只笔停在半空,就是落不下去。
    旁边有个被他刚才骂过的人,就弯酸他,说你精灵,那写噻,发啥子瓜?
    老头忽然像醒过来一样,手落下去,很快写出一个数字。
    却是“397”。
    摊主是个云南人,就马上说:跳啰嘛,算你输嘎。
    老头满头大汗,依依不舍站起来,眼睛盯着那个绒毛兔。
    他忽然又摸出一张十元,说老板,再来。
    摊主当然求之不得,就找他两元,老头一屁股坐下,又开始。
    很快又写到“395”。
    但忽然间,他那只手,很诡异的,又定住。
    接下来,怪事又发生,只见他定了数秒,手落下,竟然又写出“397”。
    旁边有人就闹,说,吔,大爷,这个396这么难写嗦。
    摊主又说,又挑啰嘎。
    老头慢吞吞站起来,脸色青紫,两只手紧紧握成拳状,还在发抖。
    有人觉得不对,就劝他,说大爷,莫气,又不是你一个人遭。
    老头忽然又摸出一张十元,朝桌上一丢,一言不发,坐下抓起一张白纸就写。
    这次他就有点不对,从脑壳到脚杆,紧绷绷的,就像全身都浇了502胶,眼珠珠也是鼓鼓的,感觉随时要掉下来。
    但他手下却一刻不停,刷刷刷,一阵疯写,好几处都把纸戳破了。
    旁人就觉得不对,就悄悄对摊主说,算了,你还是让大爷赢算了,不然要出篓子。
    摊主眼睛一翻,硬巴巴说,我呢做生意呢,格对?咋个能算?
    而老头仍一阵疯写。
    “噗噗噗”的,不晓得他在写字,还是在刻桌子。
    他周围密密麻麻,瞬间围了一群人,都默默瞅着他,心头都感觉有点子不祥。
    眼看,又写到“394”。
    很快,“395”!
    然后,老头忽然又停住。
    只见他忽然眼珠珠一鼓,大喝一声:周幺鸡,老子就不得信你!
    话音一落,他喉咙里头咕噜几声急响。
    “噗!”他嘴巴一张,吐出一大口白沫。
    要遭!
    旁边人群大惊,有人惊呼。
    但诡异的是,老头右手忽然下落,瞬间,写出“396”!
    “哇!”
    人群一阵欢呼。
    但古怪的事情立马发生:
    老头右手不停,疯癫一般,往下急写:396,396,396,396......
    “咵”一声。
    笔尖被戳断!
    但老头跟疯了一般,仍然在纸上疯写:396,396,396,396......
    白纸已经被他戳得稀烂。
    摊主顿时慌了,伸手一扯。
    白纸顿时从老头笔下扯走。
    “哗”的一声,划成两半。
    老头右手根本不停,仍在狂写,戳烂的笔尖疯狂戳在桌子上:
    噗噗噗......噗噗噗......
    然后看老头脸,两眼空空洞洞,嘴角兀自挂有一丝白沫,似乎在狞笑。
    喂喂!你弄鸡巴!疯了嘎!
    摊主一边吼,一边伸手去抢笔。
    老头却忽然向后一倒,倒在一人身上。
    羊角风!
    有人吼。
    老头却忽然张开嘴巴,挤出一句话:周幺鸡个日X,敢咒老子!
    说完就此僵住。
    以上情节,老熊说,其实他那天没在现场,他是听一个叫龙老四的朋友说的。
    龙老四据说是个下岗工人,那阵子天天在城北客运站门口,骑个电马儿拉客。当时他正好在现场,这个人嘴巴又会说,所以说的这么油爆爆。
    有时候我就想,假设喊龙老四到鬼话来写东西,说不定比我写得好。
    算了,废话不说,还是接到摆。
    当然,下面内容,也是龙老四摆的。
    那个老头就送到四一六医院,马上急救,很快就控制病情。
    然后,把他二女儿喊起来。他二女儿在成都西门住,听说老汉儿发病,急慌慌跑起来。
    据她说,他老头叫周朝富,癫痫病得了好多年,一直吃药控制,当时多半写数字的时候激动了,心妖气胀的,一下就发作了,看来憋憋是那个摊主作怪,他为了骗钱,不晓得做了啥子手脚,狗日的太坏了!
    有人就说,不对,你老汉儿发病之前,吼了一句“周幺鸡,敢咒老子”,我看多半是因为这个人。
    女儿不解,就说,周幺鸡?是哪个,咋个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人喃?
    当时就想问她老汉儿,周朝富倒是醒了,跟女儿摆了几句。
    女儿就问,那个周幺鸡是哪个?
    周朝富一愣,没吭声。
    女儿又问了一遍。
    周朝富就问,你问这个爪子。
    女儿就解释。
    周朝富脸色忽然变了,然后他结结巴巴问,我......我真的说过这句话?
    女儿点头,说,说过噻,当时一万多个人都听到了嘞。
    周朝富就不吭声了,脸色越来越差。
    女儿就搞逑不懂了,就走出病房,悄悄给她大伯打了个电话。
    她大伯当时在彭山,一听此事,倒吸一口凉气。
    然后他问,你老汉儿当时,真的写不出那个“396”?
    女儿说,啊。
    大伯又问,他当时,真的吼了一句“周幺鸡,敢咒老子”?
    女儿奇怪,说对啊,咦,咋个你们两兄弟都这个样子问。
    大伯没回答,却黑起屁儿说:闯鬼啰......闯鬼啰......
    女儿急了,说大伯你说伸抖,到底咋回事。
    大伯沉默一下,说,这样子,我去问一个人,明天给你回话。
    @乐乐妈妈2588 2016-01-22 14:58:00
    我就住猛追湾附近,这下晚上不敢一个人走了
    -----------------------------
    没得事。
    不敢一个人走,你可以一个人跑。
    除了文殊院,还有大慈寺。
    还有一个金沙庵,在文殊院对面。
    你猜是哪个?
    第二天上午,电话回过来。
    大伯一开口就说,这样子看来,你老汉儿为啥子会得羊角风,病根找到了。
    女儿不懂,问,你咋个突然扯到他病根?
    大伯说,他一大早问了镇上的江医生,江医生说,你老汉儿第一次发病,是在二十年前,就是93年。
    女儿还是不懂,说,啊,咋个嘛。
    大伯忽然问,对了,你记不记得,一个叫郑六叔的人。
    女儿一愣,想半天,说,哦,是不是郑群香她爸?
    大伯说,就是他。
    女儿说,他早就死了得嘛。
    大伯说,对头,早就死了,死在93年。
    女儿愣了,问,他好久死,跟我爸啥子关系?
    大伯冷笑一声,说,啥子关系,关系太大了,他死的当天,你老汉儿突然在家头抽风,然后,从此落下这个病,啥子药都吃过,弄死好不了,你晓不晓得为啥子?
    女儿问,为啥子嘛。
    大伯说,因为,郑六叔死那天,正好是他六十六大寿,他就死在酒桌子上。
    女儿还是没听懂,说,啊,死了就爪子嘛。
    大伯笑了一下,说,他死的三天前,找你老汉儿摸过骨。
    女儿一惊,说,啊,摸骨?
    大伯嗯一声,说,其实你老汉儿会摸骨,但一直没给你说,原因,就是郑六叔那件事。当时,郑六叔找他摸骨,他摸了很久,最后算出来,他阳寿竟然即将到期,就是三天后,他的六十六岁生日。郑六叔当时肯定不高兴,钱都没给就走了,第二天,还找人弄了你老汉儿一顿,但俗话说得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郑六叔居然被你老汉儿算准了,真的死在那天,真的只活了三百九十六岁。
    女儿一惊,问,你说啥子喃,啥子活了三百九十六岁?
    大伯沉默一下,问,你老汉儿真的没给你说过?
    女儿摇头,说没说过。
    大伯说,其实,这是我们江口镇一带摸骨人一种很古的算法,一岁本来有十二个月,但是这种算法里头,一岁是两个月,活一年就是活六岁,所以算起来,郑六叔死那天,刚好是他三百九十六岁。
    女儿一惊,说,三百九十六岁......我的妈,396!
    大伯说,对头,396!你老汉儿二十年前得病,跟昨晚上发病,都是因为这个396。
    女儿大惊,结结巴巴说,你......你的意思,我爸被......被人诅咒了?
    大伯说,说实话,以前一直就有这种传言,但他们家一直不相信,都啥子社会了,哪个人有这种本事,居然能凭空让人得病?但现在看来,但你老汉儿的羊角风,郑六叔怕是脱不了干系。
    女儿听得心惊肉跳。
    过一会儿,她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马上就问:对了大伯,那个周幺鸡到底是哪个?
    大伯怪笑一下,说,就是你老汉儿。
    以上,都来自老熊的叙述。
    当然,其实都来自龙老四。
    而龙老四之后的内容,其实是听在四一六医院门口也是个骑电马儿拉客的朋友说的。
    那个人叫啥子,我就不晓得了,但他之后说了两件事,算是对本故事的一个补充。
    第一件事,关于周幺鸡,其实是周朝富当摸骨人时候,他的江湖名字。
    第二件事,就是那种神秘的算法。据说,江口镇摸骨人,都是这种算法,所以万一哪天你去那儿摸骨,有人说,你娃能活五百多岁,你千万不要惊讶。
    当然,你读了我的文章后,去江口镇,问有没得摸骨人,多半没人给你回答。
    因为,据那个骑电马儿的人说,他听来的信息,江口镇真正传下来的摸骨人,好像就剩一个,就是那个周幺鸡。
    至于他这种摸骨算法来自哪里,就没哪个晓得了,但是有一种说法,可以作为这种神秘算法很古老的佐证。
    那就是,江口镇很久以前是一个人的老家,那个人历史上非常出名,据说活了八百岁。
    我问过一个朋友。
    他说,能顺利从1写到200,就算奇人。
    我就在想,那天周幺鸡居然能几次写到396,然后发病,是不是冥冥之中,也是一种命数。
    第十一回 二婆的鬼
    现在,摆一件相对轻松点的事情。
    其实,我是想摆那件“五大奇案”之三的,但是说实话,那个事情过于恐怖,反正比上述两个案子恐怖,我就想喊你们先放松一下。
    看到标题,二婆的鬼,是不是感觉有啥子鬼要冒出来?
    其实,本故事里头,没有任何鬼。
    这件事,是我住三官堂的时候,不晓得听哪个说的。
    说是93年还是94年,川大里头来了个人。
    川大就是四川大学,在望江楼边边上。那个人姓徐,是个男的,六十多岁,是新加坡一家博物馆馆长。川大是他的母校,他这次回来,有两个目的,第一,回母校瞅一下,怀一下旧,第二,最最重要,看能不能寻找到自己的妻子跟娃娃。
    这里头,就有一段陈年旧事。
    原来,徐馆长是个老成都,六十年代的时候在川大史学系工作,好像还是个权威,后来,十年浩劫,啥子坛坛罐罐,都打得稀烂,他们史学系首当其中,被当做啥子“三家村”“牛鬼蛇神”,我也搞不懂是啥子,反正就是反动派,被整的对象,徐馆长当然脱不了爪爪,大大小小的批斗,据他自己说,不晓得挨了好多场。
    批斗就批斗嘛,挨惯了,也麻木了,想的是最多脸上挨几耳屎,勾子上被踢几脚,不至于死人噻。
    没想到,好像是71年的时候,出了一件事情,一下子让徐馆长,有了立马逃跑的念头。
    这件事情具体是啥子,徐馆长倒从来没说,还是摆给我听的那个人,听别个摆给他的。
    据说,这里头涉及到当时一个极其敏感的话题,就是“三线建设”,这个我也不想摆,你们也不用问,反正徐馆长一下子从小打小闹,提高到路线问题。
    这个,就开不得玩笑了。
    所以他一被喊进去,马上就慌了,他万分晓得被牵涉进去的后果,所以当时第一个念头就是一个字:跑!
    至于他逃跑过程,这个就没有一个人晓得,反正他找了个空子溜出来,然后历尽千辛万苦,跑到了香港,后来又辗转到了新加坡,那头有个老同学,于是把他收留。
    至于成都,留下了他的妻儿,妻子叫古红霞,还有个三岁的男娃娃,叫徐红川。
    而取徐红川这个名字,是因为他老婆名字头有个“红”,而他自己的名字里头,有个“川”。
    徐馆长说,其实当年他逃跑时候,根本没考虑老婆,原因是那阵子他二人已经水火不容,这个就怪当时一个怪现状,就是亲人之间互相检举揭发,这个是历史问题,就不多说了。
    其实,徐馆长说,唯一挂到心头的,就是他那个娃娃。
    后来,76年,浩劫结束,他本来想找机会回来,但是很不幸,那个问题倒是结束了,“三线建设”的问题,却一直悬而未决。
    于是他只有傻等。
    其实,也没傻等,他在新加坡已经又娶了老婆,还生了娃娃,幸福得板,只是回到母校故地,要把自己说高尚点。
    其实,倒不是他想高尚,是有些领导想让他形象高尚。
    这个就不说了,说多了感觉我像愤青。
    反正他就一直没回来。其中有一年,本来已经打算回国,结果找川大的熟人一打听,才晓得他老婆娃娃,早在75年的时候,就已经联系不上了,说得不好听点,就是生死不明。
    他就死了心,安心在新加坡发展。
    本来已经心如止水,按他的话说,闯你二婆的鬼哦,每年一到6月2号,心头就酸,就想那个小川川。
    6月2号,是徐洪川生日。
    而那句“闯你二婆的鬼哦”,是徐馆长这么多年,唯一会说的四川话,他说,他爸是个老成都,生前就喜欢说这句话,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搞忘,搞得有时候人家都吃惊,都说看起来一个文质彬彬的博物馆馆长,咋个时不时的,会说这么一句怪话?
    想念归想念,他却一直没回成都,直到93年。
    那年,从成都打来一个电话,说,有人看见他老婆了。
    @九眼盗 2016-01-21 22:53:00
    第九回 跳河
    下面给你们摆一个2013年成都五大奇案之一。
    这件事是熊师傅摆的,麻烦你们也记住这个老几,因为以后还有好多故事都是从他那儿听来的。
    熊师傅叫啥子不晓得,反正姓熊,五十多岁,正宗老成都。他原先跟舅公是一个厂的,就是东门的成都钢管厂,后来厂子垮了,舅公就通过朋友关系,盘下这个茶铺,他二人关系到位,就跟过来,帮舅公掺茶水。
    好了,不说废话,专心摆那件事。
    还是废话一句,那个......
    -----------------------------
    小河工顿时也黑一惊。
    他一闻,惊呼:我日他鬼,咋个这么臭?
    两个人都吓得手一松。
    “扑通”一声,那具男尸重新梭到水里头。
    岸上的人不晓得咋回事,都在吼:喂喂喂,你们两个在爪子,咋个不救人?
    这时候那个妹子也醒了,听说那两个河工捞起她男朋友,捞了一半又不捞了,就坐起来,趴在栏杆上,朝底下哭喊:师傅些,咋个回事嘛......
    旁边有个太婆提醒:害怕是,想要钱。
    妹子就摸一把钱,朝河里头一丢,哭喊:要钱是不是,拿去!
    船上,老河工朝她吼:不是要钱。人不对。
    妹子哭喊:对嘞对嘞,就是他,红衣服黑裤儿。
    老河工朝她吼:害怕不是哦。
    顿了顿又吼:这个老几,至少死了四五天了,一身帮臭!
    岸上所有人黑了一惊。
    那个太婆就问妹儿:我说妹子,你朋友到底好久跳的河哟?
    妹子急的哭:就是哈哈儿!就是哈哈儿!
    这时那个“租儿”司机跑过来,站在岸边,朝那两个河工破口大骂:你们个龟儿子!想收费就收费嘛,鼓捣说别个死了四五天!老子将将亲眼看他跳的,死四五天,死你妈个穿花!
    岸上就开始起哄。
    那两河工商量一下,说反正也是尸体,管他是哪个,捞起来再说。
    于是二人合力将男尸捞起。
    尸臭扑鼻。
    但对于河工,这些尸体见多了,也不觉得有好怕。至于刚才为啥子这么紧张,不是说见到个死人子,而是事情太诡异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捞起男尸,老河工看了几眼,朝岸上那妹儿吼:喂妹儿,你朋友是长头发还是短头发?
    妹儿一愣,说,寸头,昨天才铰的。
    老河工摇头,朝她吼:那就不对,这个人,是个长头发。
    啊?妹儿大惊。
    所有人都大惊,朝船上一看。
    尽管距离远,但还是看的清楚,尸体鬼气森森趴在船上,的确是男尸,也的确穿一件红色羽绒服,深黑色裤儿,但是尸体头发,竟然长到脖子处!
    那太婆就惊风火扯叫:啥子东西哦,死几分钟头发居然个长这么长?
    事情突然诡异起来。
    大家面面相觑,都不敢开腔。
    这时候人堆头有个人忽然“嗯?”了一声。
    是个中年男子,又矮又瘦。
    他忽然惊叫一声:我的个先人!我晓得他是哪个!

    老熊最后说,这件事情,有三个地方非常神。
    第一个神,就是捞起来的那具男尸,居然被那个中年男认出了身份,后来也得到警方证实,他叫孙X,四天前在百花潭那头,也是跳河自杀,据说当时一直没找到尸体。
    第二个神,就是这个孙X,自杀时候,也是穿一件红色羽绒服,黑色裤子。
    第三个神,就太神了,据说他自杀的原因,跟那个王XX一样,也是跟女朋友吵架,一时想不开,毛了,就朝河里头跳。
    说到这里,老熊忽然诡秘一笑。
    然后他压低声音,说这件事情,其实还有第四个神,而这个神,才真的是......让人毛骨悚然。
    我就问他,是啥子。
    老熊左右看看,凑过来说,其实这第四个神,如果是凑巧,那就没得啥子,如果不是凑巧,就太他妈的吓人了。
    我不耐烦,骂他,你快点说,莫阴五鸭五的。
    老熊说,好好,我说,就是那两个女子。
    我一愣,问,哪两个女子?
    老熊说,就王XX的女朋友,和孙X的女朋友。
    我说,啊,咋个嘛?
    老熊诡秘一笑,说那两个女子,名字居然一模一样。
    紧急呼叫版主!!!!
    是不是那个《跳河》的内容太恐怖了,你居然把中间那段删了,是不是?
    如果就是因为太恐怖,你给我明说,好不好。
    我接下来的内容,就可以注意一点。
    继续《二婆的鬼》。
    93年,有朋友给他打电话,说就在望江公园门口,看见一个疑似他老婆的人。
    他朋友当时坐在公共汽车上,正准备靠站,等车子停,急慌慌下车,左看看右看看,怪了,人跑哪里去了?
    于是搞紧给他打电话汇报。
    他心头一下子就热了,倒不是想看原配,主要是想小川川。
    于是他立马坐飞机回国。
    到了成都,立马直接到川大,找到那个朋友,那个人说,那天那个婆婆只是看起来很像,不敢确定。
    他也没抱希望,毕竟二十多年,当年他老婆古红霞,93年应该五十多了,女人家,过了四十九老得快,说不定只是一个挂相的人。
    于是,在望江公园一带,漫无边际找了一个星期,没有任何线索。但徐馆长也没在意,就当荣归故里,再说,以他当时的身份,无数人巴结他,他都后悔回来晚了。
    不过总有离开的一天。在回新加坡的头一天,他跟几个老友在望江楼底下喝茶,那时候望江楼还有一座廊桥,直接从马路对面,穿过府南河,穿到楼底下。
    而望江楼楼底下,当时还可以喝茶,不像现在,封闭起来,像一座古墓。
    还是说当时。他们几个喝了一阵茶,就站起来,朝大门走,准备离开。
    望江楼都晓得,竹子成堆,遮天蔽日。
    他们几个就慢慢走,边走边摆。
    徐馆长忽然笑眯眯用普通话说:闯你二婆的鬼哦,这么多人刻字!
    原来,他一路上,看见几乎所有竹子竿竿上,都被人刻了大大小小的字。
    当然,这个是地球人都知道,格式永远一致。
    那就是:XXX到此一游。
    有个人就开玩笑,说要不,徐馆长也刻上一刻,说不定,你是第一个刻竹子的归国华侨,哈哈!
    徐馆长竟然还答应了。
    也不晓得是他童心未泯,还是苍天有眼。
    于是他就朝一个竹子走过去,这时竹子旁边,一对青年男女正刻完字,嘻嘻哈哈的离开。
    他就走近,摸出一把水果刀,歪歪扭扭的,在竹子上刻下:徐XX到此一游。
    刻完,几个老友都走上前,一翻嘻哈。
    忽然,有个人“咦”了一声。
    然后他问徐馆长,说,令公子啥子名字喃?
    徐馆长一愣,说,徐红川。
    那人朝一根竹子一指,说,你们快看。
    大家一看,那根竹子上,刻了七个字:杜红川到此一游。
    红川!
    这时有人突然想起,惊道,对了,这个字就是刚才那对男女刻的。
    另外一人说,都是红川,但一个姓徐,这个姓杜啊。
    徐馆长却忽然一个箭步,朝那二人追去。
    很快就追到,徐馆长一把将那个小伙子拉住,瞪大眼睛看。
    小伙子吓坏了,看见突然涌过来好几个人,瞠目结舌。
    徐馆长身上发抖,看了好一阵,发抖问:你......是不是杜红川?
    那小伙子张嘴点头:是啊。
    徐馆长又问:你,以前是不是姓徐?
    小伙子茫然摇头:姓徐?我爸姓杜,我咋个会姓徐?
    徐馆长又问:你爸是哪个?
    小伙子说了一个人名。
    徐馆长又问:你妈呢,她从来没给你说过,你姓徐?
    小伙子不耐烦,说,你问得太怪了,对不起大爷,我还要上班。
    说完小伙子拉起他女友就走。
    徐馆长呆呆站在当地,就跟瓜了一样。
    小伙子走了两步,徐馆长忽然想起一事,大声问:对了,你母亲是不是古红霞?
    小伙子一下回过头,瞪眼叫道:闯你二婆的鬼哦,你咋个晓得?


    下面,就是“成都五大奇案”之三。
    请各位准备好热水袋,目的,打寒战的时候好抱住。
    希望天涯不要又无故删除。
    三克油。
    现在外头呼呼刮风,看来要下大雪。
    我靠是想睡了。
    不好意思各位,明天请早。

    第十二回 死眼
    要得,接到摆。
    下面,就是传说中的“五大奇案”之三。
    其实这件事最开始是一包工头曝出来的,他姓董,都喊他董耳朵,去年子年底在“万里号”搞装修,没得事的时候就跑到舅公茶铺喝茶,摆一摆的,这件事就被老熊听到了。
    以下就是那个董耳朵的叙述。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隐去了其中某些真实名字。
    据董耳朵说,前年子,就是2013年七月份,他跟他几个老乡接了一个小工程,就是给市中心一栋大厦搞外墙装修。
    那栋大厦在人民南路上面,具体名字我不能说,反正我经常路过那儿,有三四十层,整面是巨大的钢化玻璃,非常气派豪华,从五楼以上,密密麻麻全是写字间,而五楼以下,是几家国际顶级品牌商店。
    董耳朵当时在给某一家商店搞装修,叮叮咚咚已经搞了几天。
    然后那天,是个晌午,董耳朵几个吃了盒饭,其他几个坐在工棚里头打牌,他觉得身子有点软,就躺在一条长椅子上,摸出烟来,边抽边养神。
    那条长椅子在一个小绿化带里头,绿化带在人行道上,左边是那栋大厦,右边,就是人民南路。而像这种小绿化带,那条人行道上,有好多个。
    他就横叉叉,躺在上面发神。
    发了一会儿神,很无聊,就挨着挨着,去看那几幅广告牌。
    好像有七八副,都是那几家顶级品牌商店的,都是巨幅巨幅的,非常气派。
    莫法,人家有钱。
    他就挨着看耍。其实,主要是上面的女模,那些女模,一个比一个正点,比董耳朵他们老家那些七妹八妹些,是要养眼睛得多。
    就挨着看。看到第三幅的时候,他心头忽然隐隐感到不对。
    那副广告斜对着他,距离有个十米远,上面内容其实很平常,是一个服装品牌的广告,上面有一男一女,男的他好像见过,是台湾一个姓高的名模,女的就认逑不倒,反正胸脯很大,嘴巴也很红,两人搂在一堆,都是似笑非笑的,把董耳朵望到起。
    所以董耳朵当时就奇怪:咦,奇怪,我咋个会有不好的感觉呢......
    也没多心,抽了一杆烟,工棚那头喊他,说其中有个老几要去屙屎,喊他提訇儿。
    他就爬起来,朝工棚走。
    走了几步,走过那副广告。
    然后,他忽然神戳戳的,回头朝上面的广告牌看了一眼。
    他忽然发现了一个很诡异的情况。
    那就是,那个男模,仍然似笑非笑望着他。
    而那个女模,却似笑非笑的,盯着另外一个地方。
    妈哟,才喝完酒,正要回家写,几个兄弟伙鼓捣喊我斗地主。
    主要怪我,那天心太凶,一铲三。
    看样子,对半下午六点才能开工。
    各位兄弟,不好鸭丝。
    我回来了。
    先刨几口饭,中午没吃饱,饿腾了。
    今天手气霉,斗五元输了三百多,妈哟,就当科学养兔。
    董耳朵说,其实,他最开始,居然还没有意识到问题严重性。
    他说他只是心头纳闷,说怪了,刚才我躺在椅子上,那一男一女都把我盯倒在,咋个现在我在这个位置,一个看我,一个不看我了喃,好奇怪哦。
    他就狐疑狐疑的走到工棚里头,坐下来,跟另外两个斗地主。
    然后,十秒钟过后,他一下跳起来,尖叫:我日他鬼!
    旁边两个黑一跳,说你娃爪子了,抽筋嗦!
    董耳朵急忙说,走走走,过去看。
    看啥子?
    那两个人不懂。
    走嘛!
    董耳朵推起两个人就走。
    三人几步走到那副广告底下,董耳朵朝上一指,说:你们好生看那个女人。
    那二人不解,朝上头看了一眼,一人说:有逑个看头啊,这几天天天都在看。
    另一人说,又不是光胴胴,看来老鸡儿。
    董耳朵说,先莫急,你们好生看,那个女人眼睛在看哪儿。
    一人朝一个方向一指,说,看那头噻。
    董耳朵急问另一个。
    另一个也朝一个方向一指,说,就那儿噻。
    两个方向,一模一样。
    就是那块绿化带。
    董耳朵搞紧往绿化带跑。
    那二人搞逑不懂,站在那儿看他。
    跑到绿化带里头,董耳朵就想回头看。
    但突然,他感觉背后出现了一股很阴寒的东西,他说,他当时竟然一下子不敢回头了。
    这时那个屙屎的人跑回来了,看见三个人都瓜站到,不解,就问,你个几个爪子,割孽啦?
    一人回答,说割锤子孽,董耳朵发瓜,鼓捣喊我们看上头那个女人。
    屙屎的人是个小伙子,白白瘦瘦,二十出头。
    他听了那句回答,倒吸一口气,就像想起了啥子。
    他也几步跑过来。这时董耳朵正转过身子。
    小伙子忽然笑了一下,说,吔,董哥,你也发现啦?
    我发现每次我喝了酒,就有点啰嗦。
    刚才就一个人喝了一罐啤酒。
    下面,我决定加快本故事的进程,因为照上面的速度,三天都摆不完。
    刚才摆到,那个小伙子也跑过来,对董耳朵说,他其实也发现了广告上,那个女模眼睛看人的方向,出现了大问题。
    小伙子姓关,都叫他小关,是董耳朵老乡。小关说,他是前两天发现的,咋个发现的就不赘述了,反正小关说,一张照片,哪怕一幅画,正常来说,只要你看见里头的人,眼睛是看向你的,那么无论在哪个角度,应该都是看向你的,这个有科学依据,没得说头。
    董耳朵说,对啊,那个男模就一直看到我在,走哪儿都看到,就算在旮旮角角,他也会看到我。
    那个小关,虽说年纪小,但是平时喜欢读书。
    他想了一下,对董耳朵说,这样子,我们就在广告周围,左右走一下,看一下那个女人眼睛看人的方向,有没得啥子变化。
    于是二人就来回走,边走,边抬头观察上方情况。
    另外两人完全瓜了,不晓得这二位咋回事,咋会同时精神病发作。
    过了几分钟,董耳朵跟小关走回绿化带。
    董耳朵脸都白了,说完了完了,她好像,硬是一直盯着这块绿化带看。
    小关抬头,看了看那女人,又低头,看了看那条长椅子。
    他忽然“咦”了一声。
    然后他狐疑问,老董,你觉不觉得,其实她一直在看这张椅子。
    当天,做完活路,已经晚上九点过了。
    那栋大厦,一般九点过,五层以下就基本上黑了,只有五层以上,有几扇窗子有灯。
    董耳朵跟小关在下午的时候,就已经商量好,收工后找一个熟人问一下情况。
    那个熟人是个门童,天天站在那头一个车库门口,穿一身类似阿拉伯人的红衣服,站在一个高台子上,装模作样的指挥车子进出。
    二人就走过去,熟人没上班,但找到另外一人,跟董耳朵认识。
    他们就问起此事。
    那人说,嘿,人家国际大公司,弄的广告牌牌肯定是高科技噻,人家追求的就是这个效果。
    一句话就把他们俩个打回去了。
    一想,说不定也是噶,说不定,就是高科技。
    于是二人就分头回家。
    但是,董耳朵说,他还是觉得怪,第一,他搞装修搞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听说有这种高科技。第二,就是最古怪的,上面那个女人的眼睛,为啥子会一直盯着那把长条椅?
    第二天,接着装修。
    中午时候,小关出去了一趟,说去问一下这件事。原来,他也不相信这件事情会这么简单。
    过了一个多小时,董耳朵他们几个都已经开工了,小关才急慌慌跑回来。
    他把董耳朵拉到一边,说,他居然打听到那个女人的情况了。
    董耳朵一惊,问,她是哪个嘛?
    小关朝天上一指,说,她就在这栋楼上班。
    董耳朵顿时黑一惊,说,啊,她在这儿上班,挨你的球哦!
    小关说,此事千真万确,他打听来的情况是,那个女人叫周X,雅安人,09年来成都,开始在那头的太平洋百货卖化妆品,后来被一个模特公司看中,就当了模特,她个子据说有一米七,身材也好得板,然后据说嘴巴也甜,很会“片”人,很快就跟她们公司老总搅到一堆,然后迅速上位,最港的那次,就是今年一月份跟那个姓高的台湾明星,一起给这个XXXX公司,拍上头这副广告。
    董耳朵一惊,说,啊,那副广告,是今年拍的啊?
    小关说,对头,一月份,拍完后不久,就当做春季广告,挂出来了。
    董耳朵说,原来挂了快半年了,那,那个眼睛看人方向的问题,有没得啥子说法?
    小关忽然笑了一下,说,先说,我说出来,你得不得信?
    董耳朵着急,骂道,有屁快放!小心老子弄你!
    小关说,好好好,我说,其实,这个眼睛的问题,一开始还没得。
    董耳朵没听懂,问,一开始没得?
    小关点头,说,对头,据那个人说,一开始,眼睛看人方向,完全是正常的,但是,好像从5月份,也不晓得具体哪天,有人就突然发现,广告上周X的眼睛,看人的方向就突然不对了。
    不好意思兄弟,
    昨晚上头有点子昏,来不起了。
    今天楼底下公鸡一叫,我就爬起来补起。
    耳朵马上问,那,他们说没得,为啥子突然到了5月份就不对头了喃?
    小关摇摇头,说,那个人没说。
    董耳朵问,那个人是哪个。
    小关说,是就是苏大姐。
    董耳朵哦一声,说,就是那个清洁工?
    小关说,对,就是她给我摆的,她也是金堂来的,在这儿干了有五六年了,她说那个周X她都见过好多次。
    董耳朵一愣,说,啊,她见过周X本人?
    小关点头,说,见过,那家模特公司就在八楼上......
    说到这儿,小关突然怪笑了一下。
    董耳朵问,你笑啥子笑?
    小关又怪笑一下,说,我突然想,那个周X看见广告头的自己,她会有啥子感觉喃?
    董耳朵愣住。
    他说,他当时听了这句话,感觉吞了一爬屎,说不出的不舒服。
    二人又摆了几句,就各自回去干活路。
    当时,董耳朵说,只是觉得这件事奇怪,也没其他想法。
    然后到了下午四点过的时候,几个人正在忙,来了两个女人找他们,一个四五十岁,矮肥,就是那个清洁工苏大姐。
    还有一个就奇怪,是个高个子美女,一看走路姿势就是模特。
    苏大姐把小关喊出去,三个人说了一阵悄悄话,然后两个女人就走了。
    董耳朵赶紧把小关喊过去,问,那个美女是哪个,来爪子哦。
    小关说,她好像叫石梅,也是那个模特公司的,也是我们金堂的。
    董耳朵问,她来爪子喃。
    小关说,她想喊我帮她查件事,我给她说我要干活路,没得空。
    董耳朵问,查啥子。
    小关说,就是周X失踪的事情。
    董耳朵一惊,说,啊,周X失踪啦?
    小关点点头,说,是石梅才说的。
    顿了一下,小关又说,有件事很奇怪,周X失踪,也在5月份。


本文原文网址:http://bbs.tianya.cn/post-16-1265130-1.shtml
此内容由程序自动获取,若对本文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首页 上一页[1] 本页[2] 下一页[3] 尾页[73] [放入我的收藏夹]
  鬼故事 最新文章
回忆一下我听到碰到的奇怪事情
死也不要相信网上那些出马仙出道仙
大仙随笔
想自杀,又不敢
天涯论坛
经典重温《聊斋志异》白话文版
《寻迹》特种兵的惊悚探险之旅,解开神秘古
863档案处的那些日子
《山居志异》之姐妹篇——《修罗传说》罗睺
跪求风水师傅:救救我们村的人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6-01-23 19:21:45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新闻资讯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三丰软件 开发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阅读网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12日历
2018-12-12 0:44:17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