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鬼故事 -> 昆仑山异人平先生的传奇故事(转载)_莲蓬鬼话_论坛 -> 正文阅读

[转载][鬼故事]昆仑山异人平先生的传奇故事(转载)_莲蓬鬼话_论坛[第1页]

作者:玄通道堂  更新时间:2018-04-16 23:59:30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 [放入我的收藏夹]
平先生是在昆仑山修行先天道的世外奇人,他五百多岁了。
    我有幸与平先生结缘,自小就与平先生结识,下面的文字就是这么多年来,平先生与我讲述的,及我与平先生一起所经历的事情,目的是想让世人了解这不为人知的真正的世外异人的真实生活,以消除世人对世外之人以及对自然界的一些误解。
    。
    。
    
    不知道有没有人见过平先生。
    可能有人见过,但你不认得。
    
    平先生喜欢云游,他已游遍了整个中国。
    平先生是修道的,但不是道教,他自己说是属于先天道。
    而我对这些又不懂,我印象中修道的,就是着道袍,留着奇怪的发式,举止有点稀奇古怪的人。
    但他从不着道袍,也不挽发髻,头发不长,乱蓬蓬的,参差不齐,装扮和普通人一样。
    要说有点不同的地方,就是如果夏天碰到他的时候,他喜欢戴着一顶宽沿的破草帽,破落的帽沿遮着眼睛。
    走在路上和一个普通的乡野村农没有两样,所以即使很多人见过他,也不会记住他,更不会认得。
    
    平先生就是一个世外异人,他说他平时在昆仑山中修行,一呆就是几十上百年,不下山,也不开口说话。
    但世上的事他都知道,每到一定的时间,他都会下山云游,这次是最后一次了。
    
    平先生说他有五百岁了——这个我相信。
    但他一点都看不出老来,头发还是很黑,留着拉茬的胡子,像个中年人。
    我与平先生相识三十多年来,他的模样却一直没有改变过,岁月仿佛与他无关,这让我很惊奇。
    我与平先生的缘份那要从我出生后不久说起了,当然这些是我父母后来告诉我的。
    
    一、百日关
    我是家中三代单传的男孩,自然极得爷爷的宠幸。
    我出生的那年代,在乡村,重男轻女的意识还非常强盛,尤为老一辈。
    我爷爷还是晚清时,最后的一批老秀才。
    爷爷育有一男一女,姑姑是长女,大我父亲十来岁,父亲参过多年的军,等退役回来时,年岁已比较大了。
    所以当我出生时,爷爷这辈子最后的心结终是解开了。
    据说从来都是一脸严肃,从不言笑的爷爷,从那起逢人都会瘪着没牙的嘴,笑个不止。
    
    爷相信算命,他自己会“掐课”。
    “掐课”这个词是我根据方言翻译过来的,我也不知道书面语言该怎么说,就是用拇指尖掐着手指节处,来算一些小事情。
    比如谁家的孩子找不到了,谁家的牛丢了,很准。
    听母亲说,我还没出生那会,一次村里一个孩子闯了祸害了人,不敢回家。
    中午、晚上,他家人都等不到他回来吃饭,问小孩都说没见到,家人找遍了村里和周边的地方,喊破了嗓子,都找不到人影,他母亲急得哭了,就找到爷爷帮忙占一课。
    爷爷掐了手指算了一会后,就对他说,不远,在东面,与“木”有关,应该在树上找。
    
    最后当晚他家人在村东头的树林里找到了他,他就骑在树丫上,用枝叶挡着自己,害怕挨打,所以不敢下来,家人喊他也不敢应声。
    当年的这小孩现在已年岁很大了,长我一辈,我叫他叫叔。
    
    爷爷与邻村的一位土道士关系比较好。
    这土道士是瞎子,平时靠给人算命,画符,治些小病为生。
    听说他有些小本事,生意非常好,方圆十几里地的人,都来找他。
    但他脾气比较怪,一般人找他算命什么的,他还不高兴,得看着他的脸色,不是所有人他都给算,经常有人大老远跑来吃了个闭门羹。
    所以很多人都来找爷爷,让爷爷带着去,爷爷的面子他是不会不给的。
    
    我出生后,爷爷当天就把我的生辰八字报给了瞎道士。
    瞎道士一连算了好几遍后,犹豫不决,不敢开口。
    爷爷一再追问,他才说出来,说我有“百日关”,而且属于“凶关”。
    
    百日关可能有许多人听说过,尤其是农村老一辈的,就是在小孩出生后的一百天内夭折。
    据农村老一辈人的传言说,百日关又叫“被窝关”,被窝关是一种很凶狠的凶灵,会十八变,能变成蝙蝠、猫、老鼠等等,它们在晚上先将大人迷住,让大人睡死醒不来,然后将小孩在被窝中活活闷死。
    
    爷爷惊慌不已,向道士讨要破解的方法。
    道士就连夜让爷爷去铸一把避邪剑,然后借来一张渔网。
    将剑压在我睡的小床下面,用渔网将我睡的整个床都罩起来,不留一丝破口。
    然后道士还画了几张符,让爷爷贴在床上和房子的各个出口处。
    
    那天从不出门的瞎道士还让人牵着,摸着瞎,跑几里地的路,亲自来到了我家。
    他对家人说,一般的百日关都能破解,不用担心,他活了这么多年,破解了不少百日关,破除的“凶关”就有好几个,从没出过事。
    他说他师父教他的这方法,很灵用,破除一般的百日关是不会有问题的,只有一种关他没办法破,就是“血关”。
    血关是凶关里,最凶的一种,很少见,一般人不会碰到。
    
    他安慰我爷爷不要担心,并在我家陪着我爷爷住了三晚。
    爷爷把我家所有亲戚都叫来了,每晚安排两个大人轮流守着我,他们通宵不睡,喝着茶,绕着房里转着圈走着,不能睡过去。
    
    三天后,道士回去了,他吩咐守夜的人晚上要细心听着动静,如果没有什么动静,那就不会有问题。
    如果一连几夜听到渔网上有拍翅膀的声音和看到黑影,那就是碰到“血关”了,命中注定了,他也无能为力。
    
    第一个月里,安然无事,家人都松了口气,觉得不会出问题了,爷爷这个月里晚上根本没合过眼,老是来房里视察一下,看大人有没有打磕睡,有没有什么异常响动。
    虽然没有出问题,爷爷还是提醒家人不能放松警惕,说一定得熬过这一百天,只有过了一百天以后,才能真正确保安全。
    
    果然在第二个月里,也就是在第四十多天的时候,那晚是我的大哥(堂伯父的儿子)值夜。
    在半夜一两点的时候,他困得不得了,就绕着房里转圈走着,迷迷糊糊中,听到网上有扑翅膀的声音,一下子,他吓醒了,转过眼来一看,看到渔网晃动得利害,而门窗关闭着,房里没有风。
    他一抬头,看到房梁上一个黑影绕着梁一掠一掠的,也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他吓得大声把睡在一边的父母都叫醒了,爷爷鞋也没穿就跑了过来。
    
    大家都睁着眼睛,一夜没人敢睡,直到太阳出山,爷爷都吓得说不出话来。
    中午时,他又去了瞎道士家,让我父亲用独轮车,把瞎道士接了过来。
    
    瞎道士来我家后一直面着墙,饭也不肯吃一口。
    家人也知道他很为难,就宽慰他,说知道他已尽力了,让他不要太为难,说真出了事也是命中注定了。
    
    瞎道士又作了很多符,贴满了屋里,还让家人上香供祖宗,上祖坟。
    晚上聚了一屋子人,爷爷将村人也请来帮忙了。
    他们通宵在房中打扑克,吃茶点说话,慢慢地他们说话声音越来越小的,不少人趴在桌上睡着了,剩下的也都是迷迷糊糊地强睁着眼,似睡非睡的。
    凌辰两三点时,有个人起来在门口拉尿,他说迷迷糊糊听到瓦片响,看到一只黑老鸹在瓦上一扑就不见了。
    他赶紧跑进房里,看到一只黑鸟扑着翅膀往网上撞。
    一下子惊醒了,他大喊着,一屋子人都醒了过来,他们睁着眼满房子寻找,连屋顶、房梁都找了,却看不到鸟影。
    
    瞎道士知道后,哀声叹气,不停地摇着头。
    爷爷急得老泪纵横,对着祖宗哭了起来,母亲也难过得不得了,只有父亲若无其事的样子。
    父亲是四九年后,上学读的书,而且参了好几年的军,当了个小军官,是个地地道道的无神论者。
    他对家人拜菩萨、算命什么的,都很不屑,比较反感,背地里骂他们相信迷信。
    但他非常怕我爷爷,迫于爷爷的威严,他表面上从来都不敢作声,都顺着他们去。
    
    这次看到爷爷这样,他忍不住了,就借口骂母亲,说她相信迷信的,根本就没有这回事,从来都没有人亲眼看到过什么被窝关,搞得神乎其神的,让他觉都睡不好。
    他还说那些自称说看到的人,或许是睡得眼花了,或许是想心思骗人的,根本就不会有这种事。
    
    话还没说完,就被爷爷抡着拐杖,劈头盖脸,打得他满地乱爬。
    
    就是这当口上,平先生出现了。
    是平先生自己找到我家的,他一直操着口音较重的方言说话,虽然听起来有些困难,但都能听得懂。
    他跟爷爷说看到我家有血气,就跑来探个究竟。
    爷爷听他的话语,就知道他不是一般的人,赶紧将他请为上座。
    他大概地了解了一下情况后,就对我家人说,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晚上能够破除这个百日关。
    爷爷听后,激动不已,甚至逼着父亲给平先生下跪拜谢,被平先生制止了。
    平先生不喜欢说话,你问他一句他才半天慢慢答出来。
    吃饭的时候,他也不用我们家的碗筷,只用自己随身带来的饭钵,他说他四海为家身上比较脏,怕弄脏了我们家碗筷。
    也不肯上饭桌,只端着饭一个人蹲到角落里慢慢地吃,而且他一天只吃一顿饭,也不怎么喝水。
    吃完饭后,他都会向家人讨要一碗凉水,装在饭钵里,将粘在碗壁上的几颗饭粒和油星荡干净,然后全部喝下去。
    
    下午的时候,平先生带着父亲,扛着锹,走到了野外十里地的婆婆山脚下。
    他指了块地,让父亲挖下去,挖出长宽大约两尺见方的坑。
    他让父亲一直挖,说要挖出地下水来为止。
    直到挖了将近两米多深,坑里还是干的。
    父亲累得气喘吁吁,说这块地方,根本挖不出水来,就扔下锹不情愿再挖。
    平先生也不说话,只一直在边上闭着眼坐着,父亲没办法,只好继续挖。
    突然一锹下去,像挖断了动脉血管一样,地下水猛地涌了出来,一下将坑灌满了,水面将近与地面平齐。
    父亲惊呆了,他说这是他长这么大,亲眼见过最惊奇的第一件事。
    水清清的,很阴凉,带着一丝甜味。
    
    这时平先生才从身上掏出一个陶罐子来,他将罐子的泥封口打开,将罐子放进水里,灌了半天的水,也不见灌满。
    后来他又将罐子封上,让父亲带着回去。
    说来也奇怪,十里地的泥路,往返一趟得将近一天,可太阳还没落山,他们就赶了回来。
    父亲说跟着他后面赶路,脚下像生了风一样,步子也不见得比平时快,但十里地的路,只花了平时一半都不到的时间。
    从这起,父亲的无神论开始动摇了,直到我爷爷去世以后,他都不再随便喊这些叫相信迷信了。
    
    晚上时,平先生让家人都去睡了,不让人留下守夜。
    爷爷不放心,就一个人坐在堂层里,盯着房内的动静。
    平先生也不说话,只从身上掏出那个陶罐子,放在我睡的床底下,然后自己在房门外的屋角里,背着房门闭着眼坐着。
    
    凌晨两三点钟的时候,爷爷突然听得房里嘭地一声响,只见一道白影从床下嗖地窜出来,在梁上绕了两圈,就听到上面传来拼命扑腾翅膀的声音,然后又几声尖利的怪叫,像老鸹,又像野猫。
    再看房内,只见狂风大作,将渔网都吹飞了起来,父惊吓得跳下床来,操起床沿的军刀,满房寻找着。
    
    就在这当口,听到屋顶哗啦一声响,瓦片都飞了起来,一抬头,就看到屋顶破出了一个大洞来。
    就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又突然瞬间恢复了平静,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这时爷爷才回过神来,他转眼一看,才发现平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去屋外寻一圈也看不到人影。
    直至鸡叫三遍的时候,平先生又突然回来了。
    他告诉爷爷说,我已经平安无事了,百日关被他除掉了。
    说完他就转身要走,怎么留都留不住,爷爷就让父亲硬拉住他,说要拿出我们家的传家古董来酬谢他,刚把古董翻出来,他人已经不见了。
    父亲呆呆地楞在那里,都不知发生了什么,再去村里寻,直至寻出村外两三里地,都寻不到一个人影。
    
    
二、修猡术
    从这起,就再没有出现任何的异动,我平安地渡过了“血关”。
    
    后来我问平先生,当年的百日关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什么东西在作怪。
    平先生告诉我,“百日关”其实是有妖人在作怪,它们能变化出鸟兽类,专食婴儿的精气。
    这些“妖人”其实本来也是普通的常人,只是心术不正,练了邪法,修了“凶灵术”中的“修猡术”,所以才变成这样。
    他说修了这修猡术后,能元神离体,幻化出小型的鸟兽类,专在夜间作乱害人,但它们没有什么大的本事。
    
    我问平先生,它们为什么一定专食婴儿的精气。
    平先生说,修这种邪术的人不能吃人间烟火,得靠婴儿的精气来续它的命。
    它们一般都有一百岁以上,它们修成了后,就成了阿修猡,钻到修猡界去当怪物去了。
    
    平先生还告诉我,一般百日关中的妖人,层次不高,有的甚至普通人用箭都可以把它射下来,这些都是属刚修邪术不久的。
    而我百日关中的那个妖人,已修了一百多年了,快修成阿修猡了,所以一般人根本就镇不住它。
    那次他放了一条小白龙去驱赶,一口气驱了数百里地,钻进了一遍荒山中,最后在一座山腰上消失不见了。
    
    后来他就用天目看到山腰上有一个洞,但是洞口被石头封死了,他就用功能将洞口打开,里面传出很强烈的腐臭味。
    他看到遍地都是婴儿的骷髅,足有数百个,骷髅堆中蜷缩地坐着一个佝偻的老太婆,异常丑陋,瘦骨嶙峋,勾鼻,绿眼睛,一口尖牙。
    
    它蜷在骷髅堆中,吓得发抖,不住求饶。
    平先生说,他先用龙将它缚住了,然后用桃木剑,穿了它的天灵盖,结果了它。
    
    我爷爷在我三岁多时就离世了。
    爷爷是属于中国老一辈的劳动者,一生敦厚、忠实、知恩图报,从不知作恶。
    现在这样的老人,在中国几乎已经找不到了。
    现在人都变坏了,为老不尊,变得贪婪、刻薄,再找不到中国老一辈的那种慈善的,令人起敬的老者了。
    
    妈妈说,爷爷临走前,将父亲、姑姑等家人都叫到床前,他吃力地伸出两根手指对他们说,这辈子,他没有做过什么恶事,问心无愧,对得起天地祖宗。
    但唯有两件亏心事没有了断,让他不能闭眼。
    一件是民国二十一年的时候,他在路边捡到了一袋大洋,共有7块。
    他坐在路边等失主,等到傍晚还没有人来领,他就把大洋拿回了家。
    那时家中穷,老老小小一家人都等着他养活,没饭吃时,他就违着良心,将大洋用掉了。
    这件事,让他到现在一直都亏着心,耿耿于怀,他让父亲将同等的钱拿出来,施给乞丐和需要帮助的穷人,好帮他了了这桩心愿。
    父亲不住地点着头,让他放心,说一定照办。
    
    爷爷点了点头,又接着说,第二件事就是“儒儿”(我小名)过百日关时,帮着破了百日关的那位先生。
    他救了咱们的命,咱们却连人家姓什名啥都不知道,我们家也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唯有祖上留下的那几件老古董传家宝。
    如果以后能再次碰上了人家,一定得把这几件东西赠予他,好好报答人家。
    
    父亲不住地伏在床前点着头,让爷爷不要担心好好养病,说一定照他的话去做。
    爷爷这才安静地躺了下来,半夜时就悄悄地走了。
    
    我们家第二次碰到平先生,是在我五岁的时候。
    那时正下着一场大雨,平先生戴着那顶破沿的草帽,站在我们家老屋的门槛边,也不进门。
    母亲正和二姨在堂屋里纳鞋底,我就坐在母亲的脚边玩着母亲针线匣里的小物件。
    二姨先看到了平先生,她碰了碰母亲,母亲才抬起头也看到了平先生。
    
    母亲认人的能力极好,她一眼就认出了是当年救了我的那个先生,就赶紧将平先生请到屋里来坐着,给他倒茶鞠躬,又拉过我,让我给平先生磕头,说拜谢我的救命恩人。
    平先生赶紧闪到一边,坐在角落里,只说不要客气。
    
    那时我父亲转业了,打理一家小企业,白天他都在离家七八里的镇上料理生意,晚上才回来。
    
    平先生只说是偶然路过,顺便就来看看我。
    他盯着我看了半天,然后就笑着起身说要走。
    母亲硬是不肯放他走,说这么大雨,一定得留下来吃晚饭过个夜。
    并说晚饭时我父亲就会回来,一定得让我父亲见过平先生再说,不然我父亲一定会责骂她的。
    
    这次平先生也没推辞,就在屋角坐了下来。
    我一直很好奇地打量平先生,觉得他很亲切,像好多年没见的亲人一样,很想和他一块玩,但又不敢过去。
    
    
三、挖“地龙”
    傍晚时,父亲回来了,他知道是平先生来了后,拍着大腿说,早知道就在镇上买回一些好菜来,现在去又来不及了,家里也没什么好东西来招待先生了。
    平先生仍是那样不善言辞,只是不停地说着不用客气,他四海为家,只要是能吃得的就感激不尽。
    父亲觉得不能亏待了平先生,就偷偷地冒着雨在村边的池塘中摸了大半天的螺丝,让母亲炒了碗田螺肉,又借来些鸡蛋和酒,款待平先生。
    在那个年代能吃上一顿肉和蛋是非常不易的,平先生看见这么丰盛的晚餐,竟有点不知所措。
    
    在父亲的再三劝请下,他才拿出自己的饭钵来,仍是坚持用自己的饭钵,并且不肯上饭桌。
    父亲一律要平先生坐在上座一起吃,不然全家都不吃。
    就这么僵持着,眼看菜要凉了,我肚子饿得咕咕叫,口水早流了一地,就伸手挑了一块蛋,塞到嘴里,被父亲一栗凿,打得我躺在地上打着滚哭了起来。
    
    平先生赶紧跑过来,抱起我,摸着我的头,说不能打小孩。
    然后将我抱到了上座,他挨在我边上坐了下来。
    父亲看平先生下坐了,就吁了口气,招呼母亲也坐下来一起吃。
    平先生不吃晕腥,专吃些野菜和白饭,这下可让我享受了顿口福。
    
    这次在父亲的再三挽留下,平先生留在我家住了一个多礼拜。
    父亲是我们那一块最有本事、出人头地的人,他是那种心气极傲的人,自恃有学问、有本事,看不起一般的人。
    但他对平先生却异常尊敬,从不敢怠慢。
    父亲一直对武术、太极、点穴等,很感兴趣,一直在钻研。
    
    那段时间,他经常不去厂里,在家陪着平先生聊天,向他讨教关于这些的问题。
    那时我听不懂这些,但已不怕平先生了,就喜欢爬在地上,绕着平先生的脚下转来转去,时不时咬他一口打他一把。
    父亲就瞪着眼,大声喝斥我,平先生就赶紧将我抱起来,放在他的怀里坐着,笑呵呵的,让父亲不要吓着我。
    
    我记得就是那时,有一天,暴风雨停了过后,地上湿漉漉的。
    平先生牵着我,说带我去抓“地龙”。
    我不知地龙是什么东西,但能出去玩,就非常高兴。
    
    我拉着平先生,跟着他一蹦一跳地跑着,感觉跑得非快,像在飞一样,也不感觉到累。
    平先生带着我到了好多不知道名的地方,多是山地,很美,还看到了高大的松树和白色的巨鸟。
    这些地方好新奇,我从未到过这些地方。
    多少年后,我凭着当年朦胧的记忆,跑遍了村子周围方圆十来里的地方,却再找不到当年平先生带我去过的这些地方了。
    
    到了一个地方后,平先生就会停下来,然后在地上寻找,他告诉我说在找“龙穴”,平先生还教我寻“龙穴”,寻到了后,平先生就用手在泥面上一抚,抚开上面一层土,泥面上就露出了一个拇指粗的洞来,洞里还有水沁出来。
    这时平先生就从身上的布兜里掏出一个陶瓶来,将瓶口对着洞口扣下去,然后念着什么。
    不一会,就有一条泥鳅,从泥地下钻出来,一扭一扭地钻进瓶子中。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平先生说的“地龙”就是泥鳅。
    我们村后面的水田里,一到秋天割稻的时候,到处都是泥鳅,肥肥的,那时我们都会拎着蓝子和妈妈去抓泥鳅,抓上半蓝子,美美地吃上一顿。
    我最喜欢吃妈妈做的泥鳅蒸豆腐,想着我口水就流了出来。
    但我不知道这个时候也能抓泥鳅,而且是在旱地上抓,我一直以为泥鳅只是在水田里的。
    
    这个泥鳅与我见过的不一样,它的嘴边有长长的胡须,而且有鲤鱼样的尾巴,我那时也不会多想,只知道好玩。
    我也帮着平先生寻龙穴,那会我真的会寻龙穴,是凭着感觉的,我一瞅一个地方,就能感觉到这是一个龙穴,就告诉平先生。
    平先生用手一抹,果然是,他一个劲地夸我有慧根。
    但现在我却不会找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没有那种感觉了,那时却是真的能感觉出龙穴来,一眼就能看出。
    
    有时龙穴很深,地龙不肯钻出来,洞口有小手腕那么粗。
    这时平先生就绕着龙穴画了一些奇怪的图形,念了一些口诀,然后掏出他身上的刀来,使劲往下掘,掘得很深,地下面的水不断地往上冒,有时像喷泉一样。
    最后总能看到一条黄鳝那么长的泥鳅来,身上带着红色,在水里扭动着。
    
    平先生就从身上拿出一根红色的草来,放到水里,那泥鳅就不乱扭了,乖乖地游到草边,让平先生将它抓起来,装在大坛子里,封好。
    
    抓了一下午的泥鳅后,傍晚时才赶回家吃饭,老远就看到妈妈站在村头寻我们。
    
    回家后,我就一直惦记着吃泥鳅肉,可一直却没吃到,我也不好意思问,直到两天后,平先生告辞离开我们家。
    平先生离开我家的时候,父亲想起爷爷的话,便拿出家中早就打包好的传家古董一定要平先生收下。
    平先生断然拒绝了,父亲就说这全是爷爷的遗愿,如果平先生不收,他就没脸与爷爷交待了。
    最后平先生没办法,就从古董中挑出了一件护身锁,其它一概不收。
    
    这个护身锁据说我爷爷小时候都戴过,我爸戴过,我小时也戴过,不过现在不戴了。
    也不知道是我们家哪一代传下来的,这锁用的是“千年铁”打造的,所谓千年铁,据我爸说,就是从古墓里挖出来的,古墓群中有很多棺材,棺材是用铁钉钉起来的,时日长了,铁钉和棺木就全部烂了,化掉了。
    
    但是有一些铁钉却没有烂,只是变成了黑色。
    我祖上就把这些不会烂的黑棺材铁收集起来,铸成了一把锁,挂在脖子上护身。
    
    这锁是黑色的,不知道多少年岁了,却从不会生锈,一直这个样。
    平先生说,这个护身锁上带的东西很不好,他就帮我们收了。
    但其它值钱的东西,他一概不要。
    父亲没法,就说这些如果平先生现在不肯拿走,那就权当替平先生保存一下,以后随时归还。
    
    
四、应灵
    后来,我以那次抓泥鳅的事来问平先生。
    平先生笑了起来,说那并不是泥鳅,是野龙,真正的龙!我吃惊不已,我想像中的龙是头上长着角,巨大无比,能上天入地,翻云覆雨,所到之处都是狂风呼啸,雷鸣不断的,怎么会是这样的一条小泥鳅?
    平先生笑着说,龙不是属于我们人类这空间的生物,在远古以前它们曾经是可以出入我们人类这空间的。
    但后来人类空间不纯了,被污染了,龙就不能再进入了,不然它就会掉下来,很快腐烂死去。
    
    平先生又说,生命在于循环,宇宙间所有生命,都必须有一个维持他生命的循环,循环断了,生命就会终结。
    整个宇宙也同样是循环的,三界在最低层,人类又是三界的中心,所以人类是宇宙最低一层的循环。
    很多东西,他们在人间必须得有个根,不然他们循环不了,会死去。
    就像树木一样,如果它们没有根,就完成不了水份养料循环,就会枯死。
    
    这泥鳅其实是龙的“应灵”,也就是龙对应到我们这个空间来,形成的有人间肉身的灵体。
    
    平先生说,这些应灵,它们能够聚之成灵,化之成物,所以一般凡人是根本看不见,碰不了的。
    还有很多更高境界的神灵,他们在人间也都有对应身,有的是生物,有的甚至是物质,或弥漫在空气中,只是没有人知道,只有达到了他们的那境界才能知道那境界中的事。
    
    平先生说他知道的东西其实很有限,就人类的这么一丁点,宇宙是极其庞杂玄妙的,无极生出了太极,太极再生两仪,然后生四象,生八卦、五行。
    一层比一层衍生得低,五行也就是我们的这三界,我们都在五行这境界中。
    平先生说,他师傅告诉他,在太极之上的无极中,还有无数的更高境界的、更高层的神,但这些是都不允许人类知道,所以自古也从没人提起过。
    
    平先生告诉我,其实光我们这小小的三界,也就是我们的这五行世界,也都是极其复杂的,有天上、地上、地下,无数的生命空间。
    天上,有好多好多层天,一层比一层高,地上,和人类差不多境界的空间有许许多多,地下,那些低灵的空间,也数不清。
    
    我问平先生,这些空间是怎么回事。
    我接触过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他提到过不同时空的存在,但他却没有描述出来,只是说不同速度,存在不同的时空。
    后来霍金又说,黑洞超强的引力,能够让时空发生扭曲,形成时空隧道。
    但另外时空究竟是什么状况,没有人描述过,我也不能理解,只是从科幻作品中看到一些,但那些不真实,是想象出来的。
    
    平先生说,一个时空就是一个生命世界,很大的世界。
    就像我们人类,人类世界的一切,地球、月亮、太阳,还有地上的一切生命,这些就算一个时空。
    而其它的时空,我们人类都看不到,有时偶然间它们的影子会显像出来,比如海市辰楼,但是触碰不了,很快会消失。
    
    平先生说,古人说“境界”这个词,一般人理解不了,只知道字面,只知其一,不知内在。
    其实一个时空,就是一个境界,境界指的是时空的层次。
    而这些又是与人的修为相联接在一起的,修为高的人,能穿透的时空层次就高,境界就高,他们所在宇宙中的位置也就高。
    
    我又突然蹦出了一个疑问,就随口问平先生,都说天上有神仙,但现在都飞到月亮上去了,天上什么也没找到呀?
    平先生说,宇宙是圆的,地球是圆的,三界也是圆的,所以没有我们人类所说的上下之说。
    
    这个我能理解,就像我们中国人说我们在上面,美国人在下面,那美国人会说,他们在上面,我们在下面,其实谁也不在上面。
    
    平先生又说,三界中真正的天上,也不是人类所说的在云上,三界中的地下,也不是指在土的下面,那是人错误的理解。
    宇宙中没有这种上下的概念,宇宙中指的上,是指空间境界的高,不是指方位上的差异。
    以高境界为上,低境界为下。
    古时所说的神人上天,不是上到云里,而是进入了高境界的时空。
    
    我恍然大悟,原来人知道的东西真是很可怜,很多是错的。
    我问平先生,古人说的阴间,是不是就是另外的一个时空,是不是人死了都去那里。
    平先生说,阴间只是三界内的一个空间,属地下,是阎罗王所在的地方。
    并不是人死了都得去那里,只是不太好的人死了会去那里。
    很多比较好,积了德的人,死后会去三界内的其它高层空间,比人类高,有的就去了天上,但是出不了三界。
    在三界内,比人类高的空间多得数不清。
    而有些不太好,犯下了罪的人,死后才去阎王殿接受审判,要么下地狱,要么入六道。
    
    平先生的话让我振惊不已,我对平先生佩服至极,觉得他简直无所不知。
    但平先生说,他所知道的其实少得可怜,连个皮毛都不算。
    他说是有一个真正无所不知的人,但这个人太神秘了,从来都没有人知道他来自哪里,也没人知道他往哪里,更没人知道他是谁。
    平先生说,这个人未来会成为我的师父,因为我的福份太大,曾经与他结下过缘,多少年后,我会碰到他,但现在缘份还没有到。
    平先生说,这也是让许多人所羡慕的,包括平先生他自己,平先生说我将来会知道这一切,会好好珍惜的。
    
    平先生还说,其实他这一世与我们结缘,与我相识,也是在很早前就注定下来的,他也只是完成他该完成的使命。
    他说我们在很久远以前,就结下了不小的缘份,这世,只是来化缘。
    
    
六、豢龙人
    平先生的身份,一直是个谜,我和父亲就再三寻问,后来平先生就告诉了我们。
    
    平先生说他在人世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叫豢龙人,所以他一直保留着人体能自由出入世间。
    
    我曾看过历史,记得舜时,曾经有个叫董父的,被封为豢龙氏,还有个叫刘累的,是御龙氏。
    我问平先生是不是就是历史上所说的这个豢龙人?
    平先生说,他没看过历史怎么写,但他的确是董父的后人。
    平先生说,豢龙术一直在世间单传着,其实很多神奇的东西,像奇门遁甲等等,都没有失传,一直在民间单传着,只是不让人知道。
    他们一般都是几百年,或上千年,才在世间选一个人来传,而且带着他到世外静修,不为世人所知。
    
    平先生说,大门派中,一般每个门派,都有自己特定的修行处,外派不能入内。
    像先天道,修行处就在昆仑山。
    他们每个修行人,都有一个自己的山洞,有的在大山的中间,有的在山的底下,有的在月腰上,但他们都用功能把洞口给封死了,凡人根本就看不出来里面会有洞,也根本进不去。
    他们在里面修行时,都不吃不喝,专心修行,修不成就死里面了,一般都会修几百年,有的上千年,直到修有所成才出来。
    各个门派修行的要求也不同,有的门派修行途中,要求到人世间云游。
    而有的门派修行也不一定是在山洞中。
    
    平先生说这样的世外修行人,到处都有,数量并不稀少。
    他游历了全中国,到过的很多大山里,都会碰到这样的修行者。
    他们的门派修行范围内,不允许其它门派的人进来修,如果是过路的就没关系。
    他们虽然躲在山中,但互相之间都知道。
    平先生说进入他们的修行地后,一般都只是同他们打声招呼,借个道,不会再深入交流,因为这涉及到不同门派的东西,怕乱了真体。
    
    我听了后,暗暗吃惊,真佩服这些修行人,几百上千年,一个人静静地呆在黑暗冰冷的石洞里,那吃的是怎样的苦啊!那谁能修行啊!平先生笑了起来,说你别小看这些冰冷的石洞,其实美妙无比。
    他说修到一定境界,这个石洞就是一个神奇的世界,里面广阔无边,高山流水,飞禽走兽,应有尽有,妙不可言,只是人想像不到。
    
    我再次地振惊,突然想起了悬壶济世这个成语故事,说是一个道人,在闹市给人医病,他身边总是挂着一个酒壶,一到晚上他就跳进小小的酒壶中去,第二天才出来。
    有个年青人拜道人为师,道人就让年青人跟着他跳进壶里,年青人一咬牙跳进壶中后,发现小小的壶里,原来是一个广阔无比的美妙世界,飞禽异兽,高山流水,应有尽有。
    
    我问平先生是不是这样,平先生点了点头,说修到一定境界中后,就可以把修行的山洞与高层的空间联接起来,将它修成一个高层世界。
    这时,这个洞就叫洞天了,成了仙府。
    平先生说,凡人看修行人苦,其实修行人看凡人,那才是真苦,各有各的乐趣。
    就像猪的世界里看人,觉得人很苦,一天到晚很劳累,还不能在泥中打滚,没它们享受,可人看猪又觉得猪苦,觉得它们脏,各得其乐吧。
    我点了点头,若有所悟。
    
    平先生告诉我,龙有很多种,有三界六道中的龙,有佛家的护法天龙,还有不属于三界的龙,各种各类。
    就是六道中的龙,大致也还分为野龙和归位龙。
    他的使命就是管理六道中的龙,主要是归位野龙,同时顺便替人间除一些凶灵,让它们不能扰乱人间,维持正常的人类空间。
    
    平先生说,有些龙不属于他管辖的范围,比如佛家的龙,还有些龙的来头很大,层次比他都要高很多,这些他更没这个资格管。
    
    我就问平先生说,小时候带我去抓的那些“地龙”就是属于野龙了。
    平先生点了点头,说野龙的境界一般不高,能力较小,但万事都有特类,也有特殊使命来的。
    
    我突然想起了西方故事中的那些喷火龙,又问这些是属于哪种龙。
    平先生摇着头说,这些根本不属于龙,这些只是地狱中的怪物,跟龙没有关系,不是同一类。
    
    我想起了下雨,问平先生,是不是每下一场雨都有一条龙在云后面司雨。
    平先生笑了起来,说才不止一条龙,是一群龙。
    
    平先生告诉我,有时候,天空根本就是万里无云,突然间,就有满天的乌云,一下子围了过来,堆满了天空,下起了暴雨。
    这些云像是无中生有一样,没人知道它们是从哪来的。
    平先生这么一说,我才想起确实是这样,我经历过好多次,但从来就没有多想过。
    
    平先生就说,这些云其实就是应生过来的。
    是那里聚了一群龙,要司雨,对应到我们这边空间,就应生出了一堆乌云,如果没有云那还真下不了雨。
    如果这群龙不下雨了,解散了,那这堆乌云,也就会自行散去,消失掉。
    
    我又问平先生,有人说看到了龙是怎么回事。
    平先生说,上古时,我们人类这空间,还没有被污染时,龙是可以在这里现身的。
    但现在的人是看不见龙的,除非他开了天目。
    而如果龙真的被人看到了,以真身降到了我们的这个空间,那这条龙可能就是吃了我们这空间的东西,它就被污染了,再回不去了,只能被处死。
    
    多年以前,偶然看到山东营口坠龙的事件,后来想起,我就以这事问平先生,可有此事?平先生说那条龙当时就是他处决的,也是天意,具体的事件,恕不能详叙。
    
    声明:我写的只是神话而已,请将我写的当神话看吧,不要刨根问底,如果真的不能更新下去了,我到时会停写,谢谢!
    
七、脉
    平先生在我家呆了三四天以后,突然那天清早,他说他有急事,要走。
    父亲和我自然又要强留他几日,平先生就说,昨晚他接到了洞庭的消息,说洞庭湖底黑鱼妖作乱,伤了洞庭归位的龙族,将它们驱出了洞庭湖,让它们无处可归。
    他得赶紧赶过去,除掉黑鱼妖,不然时间拖得太长了,它若污染了整个洞庭湖水,那整个龙族就危险了,还会危及到人类,引起环境破坏崩溃。
    
    我不明白,就请平先生开示。
    
    平先生想了一会,就开口告诉我,他说生命在于循环,循环中断,生命就死亡,宇宙中所有的生命都是这样。
    每一个个体的小生命是一个小循环,而同一个境界上,同一个生命圈内,所有同等的小生命,又能够相互联接起来,形成一个大的循环,从而组建成一个更庞大的生命体。
    而建立这个循环的因素,就是脉。
    脉无处不在,只是凡人肉眼看不到,也触及不到。
    
    比如说我们人体有脉络,中医治病主要就是通过通脉来治好病的。
    脉不通,循环就不顺畅,那么身体就会出现相应的病征。
    只有通过草药、针灸等,通好了那条脉,病才能好。
    还有点穴,其实就是封脉,脉被封了,人就会出现相应的问题,解穴,就是重新通脉。
    
    人体的穴位,其实就是人体脉络交错联通的关键结点,也可称作窍。
    不同的穴位,主着不同的脉路,也就主着人体不同的功能。
    而脉又是看不见的,脉不是血管,人叉开五指,其实,五指的指尖间都是有脉直接相联的,但人看不到,也碰不到,而脉循环又可以通过血液的循环与博动,来表征出来。
    因为一切都是相关联的,相影响的,所以一般中医说的号脉,其实他号的是血管不是脉。
    
    人身体内有脉,这构成了人体生命的小循环,而人与人之间,又有人脉相联通着,这就是缘。
    缘有许多种,有血缘、姻缘、善缘、恶缘,都是由人脉在联系着人与人,起着作用。
    同一个祖先生下来的后代,他们都有一根祖脉像树干、树丫一样的联接着,越往远处,脉越细,联系就越小。
    而父母与子女间,也是脉在联系着,这叫血缘。
    与朋友、仇人、熟识的人之间,也有脉在错宗复杂的联系着。
    只是有的脉粗,有的脉细,有的肪输送着善的信息,有的输送着恶的信息,这也就是人所说的,缘深、缘浅、善缘、孽缘。
    
    没有缘的人,不会相逢。
    哪怕人海之中,匆匆地擦肩而过,那也是需要一段缘的。
    平先生说,他其实与我们家有一段很深的缘份,尤其是与我之间,所以他才这么几次找到我们家。
    因为一般世外人与凡人是不能在一起生活接触的,这是不允许的,除非有特别的使命和缘份,而他和我们之间,就是因为这个。
    
    平先生说,我们生活的这个大自然也是一样,他其实也是一个庞大的生命,是一个神灵,只是人不知道。
    人有五脏、血液、血管等,自然界有湖泊、海洋、江河、山川,气息,这些也是自然的生命循环器官。
    人有脉,自然也有脉,他有水脉、龙脉等等,这些也构成了他的生命循环。
    自然是一个大循环,甚至我们人类、各种生物,都是他循环的一部分,都与自然是有脉相联的,都是属于自然这个神灵身体的一部分。
    
    古人一直在讲,天人合一,就是指打开人体的百窍,百窍就是生命与自然的脉的联接点,联接人与自然的脉络,让人体接受自然的信息,感应大自然,与自然相沟通,最后回归自然,回归神的怀抱,从而认清自己,找回真我。
    只是现代人被污染了,他们的百窍已被自我和后天的欲望和物质享受封住了,断绝了与自然的联接,所以与自然越来越背离,与道越来越背离,也越来越找不到真我了,最后完完全全迷失了。
    
    现代的人类迷失了,迷失的人类是最可怕的,如果他们找不到回归的路,自然界就没有他们容身的地方,哪里也不能收留他们,最后会被毁灭掉。
    那时就会有天灾、人祸和各种灾难,甚至世界末日。
    这是神灵对人的惩罚,其实神是很慈悲的,他们绝不会伤害自己的子民,就像不会伤害自己身体一样,他们一直在给人类回归的机会。
    只是人类迷失得太深了,完全抛弃了他们的神,背他们而去,再也不可能走回来了。
    就像身上的污泥一样,虽然它黏在身上,但它不属于身体,所以就得除掉它,不然它会污染了整个身体。
    
    平先生送给了我一句话,“凡人遇物境为己境,觉者化己境为物境”,平先生解释说,凡人总是被周围环境所困、所扰、所喜、所悲,所烦,七情六欲,苦不堪言,这就是凡人。
    而觉悟者,不为眼前所困,所迷,他能打通身灵,与自然相合一,相感应,他行使着自然的力量,将自己化境为自然。
    
    平先生说,这个洞庭是中国水脉的聚结地,就像人体的一个重要穴位一样,对整个中国的水源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洞庭被污染了,那就影响到整个中国的环境,因为水脉是循环相通的。
    所以一直由龙族把守着,确保他的清净,和各路水脉的畅通。
    说了半天,我总算明白了平先生的意思,同时更加震惊,知道了许多从未知道的东西。
    
    
八、独臂神医
    与大部分男孩一样,我那个年龄对探险之类的是非常向往的,无所畏惧。
    听说平先生要去除黑鱼妖,而平先生又说与我有极大的缘份,那时又正值暑假,想着平先生小时带着我四处抓地龙的事,我就作了个大胆的决定,要跟随平先生去游历一番,长长见识,看他怎样除掉黑鱼妖。
    我想着到时肯定像神话故事中写的一样,翻江倒海,惊心动迫,边想边激动不已,更坚定了我的信心。
    
    父亲听了我的话后一惊,平先生样子倒是异常平静,像是早知道了一样。
    只是对我说,云游是很苦的,风餐露宿,饱一顿饿一顿的,而且还有危险。
    
    我已下定了决心,觉得丢了命也不怕,想着平先生不带我去,我就死缠着,不放他走。
    平先生停了一会,又回过头看着父亲,对我说,你年龄还小,要跟我去,那你得先通过你父亲的同意才行,得你父亲作决定。
    
    我又看着父亲,父亲后来告诉我,其它他也是很想去的,只是他没有说出来。
    我父亲对子女的自立看得很重,他觉得男人就该四处闯闯,见见世面。
    再加上他觉得将我交给平先生很放心,就慢慢点头同意了,他对平先生说,暑假结束前,得将我送回来,我还得上学。
    平先生没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下头,同意了。
    我高兴极了,急忙收拾了几件衣服,牙膏,刷子,背在包里,父亲塞给了我一叠钱,他平时是很少给我零花钱的,他说路上小心,得紧跟着平先生,不得乱来,开学前记得一定得回来。
    我点了点头,父亲让我们从后门快走,说不能让我妈知道,不然我是去不了的。
    就这样,我出了家门,生平第一次出远门,异常激动。
    
    跟着平先生走了三天多以后,我们来到了湖北省的西南部。
    我们中、下午最热的时候不赶路,睡觉,等太阳落山后,我们就上路。
    晚上赶路,一直赶到上午太阳出来后,我们就找个阴凉的地方继续睡觉。
    平先生说黑夜没人,赶的路能比白天要快得多,我只觉得跟着平先生,脚下生风,再加上很兴奋,一点也不觉得累。
    我们都睡在野外,睡觉时,平先生都是双腿盘坐,双目微闭,静静地坐在一边,一动也不动。
    吃饭的时候,平先生会拿着饭钵,去找人家化缘,化来后就让我吃饱,他自己却不吃。
    后来我不好意思先吃了,定得让平先生吃。
    平先生摇了摇头,说他一般是不吃的,只是几次到了我家,怕让我们误会,才吃我们家的饭。
    
    平先生说,缘不能乱化,如果随便乱化,化得太多了,就会把自己拴起来,到时不好解脱。
    
    我听了后,就很难过,我觉得平先生是为了照顾我,让我吃饱,而为我化的缘,给平先生添麻烦了。
    
    平先生很和谒地笑了,他说他与我们是天注定的缘,是有使命的,所以就没有关系,他为我化的缘也是天定的,天能化缘,也就能解缘。
    平先生说其实这次能带我出来见识一下,也是早就定下来的缘,不然我还来不了。
    我大悟。
    
    另外我说一下,什么是邪教,正教:能教人向善、回归真我的,就是正教;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或直接教人向恶,争名夺利的,是邪教。
    这个我就不点名了。
    自己明辩。
    
    但正邪是极难分清的,你得有一双慧眼。
    
    比如基督教,在历史上很长时间,被定为邪教,一直被当时最强盛的帝国政府--罗马政府所否认,在迫害他,灭他。
    但正的东西才能入人心,神也不允许他败下来,几百年后,他就成了国教,这是基督教的劫难,但凡太正的东西出世,都有劫难,不然不能建下他的威德来,不能让人信服,敬重!而有些则是 道貌岸然,揭开画皮后,龌龊不堪。
    
    好了,就说这么多,不能再说,我的意思是,请大家在慧眼明辩之前,妄不可乱说。
    
    一路上,在我的不断寻问下,平先生还告诉了我很多事情,他说这条黑鱼妖,有些来头,已修了四千多年了。
    它一直在湖底静修,因为洞庭湖是水脉的聚集地,精华所在,所以这黑鱼得到了水脉的灵气,修成了水神甲,刀枪不入,伤不了它。
    本来它一直躲在湖底静修,也不怎么惹事,所以就与它互不侵犯。
    最近几年,天象异常,这黑鱼妖,也不本份了起来,它自恃自己修得差不多了,无人能敌,便开始主动侵犯龙族,妄想接管洞庭湖。
    现在竟然伤了龙族,霸占了洞庭,所以不得不除掉它,不然让它污染了水脉,那就完了。
    
    平先生说,这黑鱼妖的来头比较大,有水神甲护身,所以现在还治不了它,得找个东西协助他。
    
    我问是什么东西,平先生说这个东西不在六道中,名叫蜮(我根据记忆,然后造出来的名词,大概就是一种怪物吧),是至污之物,只有它才能伤得了这黑鱼妖。
    
    我很好奇,就接着问蜮到底是什么东西。
    平先生就说,蜮是一种极其凶猛的低灵生物。
    它不在六道中,平时喜欢趴在地狱之底,以地狱里那些至污的东西为食。
    平先生说世上有些人偶然间,在特定的时刻,特定的环境中作了极污之事,这蜮就能附到他身上,操控他。
    他说十几年前,他云游时,就碰到过一个这样偶然被蜮附身的人。
    但他无法将蜮从这人体内打出来,所以现在得先去找独臂神医帮忙。
    
    我很好奇,又问,这独臂神医是不是只有一只手?平先生笑了,说这个独臂不是指人的这个手臂,而是指圣手。
    平先生说,圣手在真体上,圣手神医也是在历代单传着,像扁鹊、华佗等,就是圣手神医的历代传人。
    以前都是有两只手臂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圣手传到唐末的时候,出了点事故,最后只剩下一只手臂了。
    所以以后所传的都是独臂神医了。
    平先生说圣手神医与先天道自来有些渊源,医原本是先天道下面的一个分支。
    他认识前一代独臂神医,也就是现在这个神医的师父,现在他不在了,就得找现在这个神医了,他知道他住哪。
    
    我们第四天赶到了一个靠近土家人住的地方,在一座山里面,我们找到了独臂神医。
    这神医是一个老头,留着很长的白胡子,他在山间依山搭了一个石屋,在山上开了几块地,种了一些菜,供自己吃。
    见到平先生,神医很吃惊,他打量了我,又眯着眼看着平先生,看了半天,然后拍着巴掌大笑着说,这么多年了,还是这副模样。
    
    平先生也笑了,就说今天有事来求他帮忙。
    神医赶忙客气了一番,说不敢当,有事尽请吩咐之类的。
    这个老神医在平先生面前一直以晚辈自称,还称平先生为师伯,非常恭敬。
    
    我们在神医那里歇了一天,赶了四天的路了,倒下后,才觉得累了,混身疲软。
    神医用自己菜园种的菜来招待我们,我好好饱餐了一顿。
    神医炒出的菜里面不知道放了什么,非常香,吃后很有精神,疲累尽消,胃里很舒服,暖暖的。
    神医说他在菜里面放了一些草药,给我们消消疲劳。
    边歇息的时候,神医就边主动跟我们聊了起来,他说他早就不治病了,偶尔才出手,没钱的时候,他就去卖狗皮膏药,换点生活用品,然后就回山种菜,不下去了。
    
    听他们聊天我才知道,神医在七十多年前见过平先生,时隔了七十多年,他竟还能认得。
    神医说再过多少年,这最后一只圣手也要失传了,他是最后一代圣手了,他走后,圣手就再不能传下去了,已经不行了,不能用了。
    神医叹着气,说现在是中医的大劫,看来中医很难走过这一劫了,世界被庸医搞得不像样子,人也越来越不信中医了。
    
    神医还说,现在西洋人的医学兴起,这东西是人类搞出来的,境界在人类这一层,就很易被人接受,大家都在接受它。
    
    而中医,是上古时神传给人的。
    他的境界是很高的,一般凡人,慧根不够,就了悟不了,所以历代都出很多庸医,所以也让很多人产生了误解。
    尤其到了现代,人迷失了,更接受不了高境界的中医了,所以中医的气数也差不多尽了。
    
    神医还向我比如说,就是人上学一样,得从一年级上起,然后再二年级,三年级。
    。
    。
    再大学。
    
    如果给一个刚上一年级的小孩,告诉他大学的知识,他就接受不了,而且还吓坏了,从此以后就排斥了,厌学,最后一看到上学就反感,一味地反对了。
    
    这也是中医堕落的原因,所以这些年来他也不想再治病了,凭他一人之力太渺小了,这也是天定的劫数,他也改变不了什么。
    神医越说越伤感,听得我也很难过
    我安慰神医说,其实我是非常相信中医的。
    神医笑了起来,说平先生的徒弟如果都不信中医,那中医早就该绝种了,说着大笑。
    平先生赶紧严肃地说,他不是我师父,还说他远远不够格做我师父,只是与我有缘,这一世带着使命来与我化缘的。
    神医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不再问什么了。
    
    
八、独臂神医
    与大部分男孩一样,我那个年龄对探险之类的是非常向往的,无所畏惧。
    听说平先生要去除黑鱼妖,而平先生又说与我有极大的缘份,那时又正值暑假,想着平先生小时带着我四处抓地龙的事,我就作了个大胆的决定,要跟随平先生去游历一番,长长见识,看他怎样除掉黑鱼妖。
    我想着到时肯定像神话故事中写的一样,翻江倒海,惊心动迫,边想边激动不已,更坚定了我的信心。
    
    父亲听了我的话后一惊,平先生样子倒是异常平静,像是早知道了一样。
    只是对我说,云游是很苦的,风餐露宿,饱一顿饿一顿的,而且还有危险。
    
    我已下定了决心,觉得丢了命也不怕,想着平先生不带我去,我就死缠着,不放他走。
    平先生停了一会,又回过头看着父亲,对我说,你年龄还小,要跟我去,那你得先通过你父亲的同意才行,得你父亲作决定。
    
    我又看着父亲,父亲后来告诉我,其它他也是很想去的,只是他没有说出来。
    我父亲对子女的自立看得很重,他觉得男人就该四处闯闯,见见世面。
    再加上他觉得将我交给平先生很放心,就慢慢点头同意了,他对平先生说,暑假结束前,得将我送回来,我还得上学。
    平先生没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下头,同意了。
    我高兴极了,急忙收拾了几件衣服,牙膏,刷子,背在包里,父亲塞给了我一叠钱,他平时是很少给我零花钱的,他说路上小心,得紧跟着平先生,不得乱来,开学前记得一定得回来。
    我点了点头,父亲让我们从后门快走,说不能让我妈知道,不然我是去不了的。
    就这样,我出了家门,生平第一次出远门,异常激动。
    
    跟着平先生走了三天多以后,我们来到了湖北省的西南部。
    我们中、下午最热的时候不赶路,睡觉,等太阳落山后,我们就上路。
    晚上赶路,一直赶到上午太阳出来后,我们就找个阴凉的地方继续睡觉。
    平先生说黑夜没人,赶的路能比白天要快得多,我只觉得跟着平先生,脚下生风,再加上很兴奋,一点也不觉得累。
    我们都睡在野外,睡觉时,平先生都是双腿盘坐,双目微闭,静静地坐在一边,一动也不动。
    吃饭的时候,平先生会拿着饭钵,去找人家化缘,化来后就让我吃饱,他自己却不吃。
    后来我不好意思先吃了,定得让平先生吃。
    平先生摇了摇头,说他一般是不吃的,只是几次到了我家,怕让我们误会,才吃我们家的饭。
    
    平先生说,缘不能乱化,如果随便乱化,化得太多了,就会把自己拴起来,到时不好解脱。
    
    我听了后,就很难过,我觉得平先生是为了照顾我,让我吃饱,而为我化的缘,给平先生添麻烦了。
    
    平先生很和谒地笑了,他说他与我们是天注定的缘,是有使命的,所以就没有关系,他为我化的缘也是天定的,天能化缘,也就能解缘。
    平先生说其实这次能带我出来见识一下,也是早就定下来的缘,不然我还来不了。
    我大悟。
    
    另外我说一下,什么是邪教,正教:能教人向善、回归真我的,就是正教;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或直接教人向恶,争名夺利的,是邪教。
    这个我就不点名了。
    自己明辩。
    
    但正邪是极难分清的,你得有一双慧眼。
    
    比如基督教,在历史上很长时间,被定为邪教,一直被当时最强盛的帝国政府--罗马政府所否认,在迫害他,灭他。
    但正的东西才能入人心,神也不允许他败下来,几百年后,他就成了国教,这是基督教的劫难,但凡太正的东西出世,都有劫难,不然不能建下他的威德来,不能让人信服,敬重!而有些则是 道貌岸然,揭开画皮后,龌龊不堪。
    
    好了,就说这么多,不能再说,我的意思是,请大家在慧眼明辩之前,妄不可乱说。
    
    一路上,在我的不断寻问下,平先生还告诉了我很多事情,他说这条黑鱼妖,有些来头,已修了四千多年了。
    它一直在湖底静修,因为洞庭湖是水脉的聚集地,精华所在,所以这黑鱼得到了水脉的灵气,修成了水神甲,刀枪不入,伤不了它。
    本来它一直躲在湖底静修,也不怎么惹事,所以就与它互不侵犯。
    最近几年,天象异常,这黑鱼妖,也不本份了起来,它自恃自己修得差不多了,无人能敌,便开始主动侵犯龙族,妄想接管洞庭湖。
    现在竟然伤了龙族,霸占了洞庭,所以不得不除掉它,不然让它污染了水脉,那就完了。
    
    平先生说,这黑鱼妖的来头比较大,有水神甲护身,所以现在还治不了它,得找个东西协助他。
    
    我问是什么东西,平先生说这个东西不在六道中,名叫蜮(我根据记忆,然后造出来的名词,大概就是一种怪物吧),是至污之物,只有它才能伤得了这黑鱼妖。
    
    我很好奇,就接着问蜮到底是什么东西。
    平先生就说,蜮是一种极其凶猛的低灵生物。
    它不在六道中,平时喜欢趴在地狱之底,以地狱里那些至污的东西为食。
    平先生说世上有些人偶然间,在特定的时刻,特定的环境中作了极污之事,这蜮就能附到他身上,操控他。
    他说十几年前,他云游时,就碰到过一个这样偶然被蜮附身的人。
    但他无法将蜮从这人体内打出来,所以现在得先去找独臂神医帮忙。
    
    我很好奇,又问,这独臂神医是不是只有一只手?平先生笑了,说这个独臂不是指人的这个手臂,而是指圣手。
    平先生说,圣手在真体上,圣手神医也是在历代单传着,像扁鹊、华佗等,就是圣手神医的历代传人。
    以前都是有两只手臂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圣手传到唐末的时候,出了点事故,最后只剩下一只手臂了。
    所以以后所传的都是独臂神医了。
    平先生说圣手神医与先天道自来有些渊源,医原本是先天道下面的一个分支。
    他认识前一代独臂神医,也就是现在这个神医的师父,现在他不在了,就得找现在这个神医了,他知道他住哪。
    
    我们第四天赶到了一个靠近土家人住的地方,在一座山里面,我们找到了独臂神医。
    这神医是一个老头,留着很长的白胡子,他在山间依山搭了一个石屋,在山上开了几块地,种了一些菜,供自己吃。
    见到平先生,神医很吃惊,他打量了我,又眯着眼看着平先生,看了半天,然后拍着巴掌大笑着说,这么多年了,还是这副模样。
    
    平先生也笑了,就说今天有事来求他帮忙。
    神医赶忙客气了一番,说不敢当,有事尽请吩咐之类的。
    这个老神医在平先生面前一直以晚辈自称,还称平先生为师伯,非常恭敬。
    
    我们在神医那里歇了一天,赶了四天的路了,倒下后,才觉得累了,混身疲软。
    神医用自己菜园种的菜来招待我们,我好好饱餐了一顿。
    神医炒出的菜里面不知道放了什么,非常香,吃后很有精神,疲累尽消,胃里很舒服,暖暖的。
    神医说他在菜里面放了一些草药,给我们消消疲劳。
    边歇息的时候,神医就边主动跟我们聊了起来,他说他早就不治病了,偶尔才出手,没钱的时候,他就去卖狗皮膏药,换点生活用品,然后就回山种菜,不下去了。
    
    听他们聊天我才知道,神医在七十多年前见过平先生,时隔了七十多年,他竟还能认得。
    神医说再过多少年,这最后一只圣手也要失传了,他是最后一代圣手了,他走后,圣手就再不能传下去了,已经不行了,不能用了。
    神医叹着气,说现在是中医的大劫,看来中医很难走过这一劫了,世界被庸医搞得不像样子,人也越来越不信中医了。
    
    神医还说,现在西洋人的医学兴起,这东西是人类搞出来的,境界在人类这一层,就很易被人接受,大家都在接受它。
    
    而中医,是上古时神传给人的。
    他的境界是很高的,一般凡人,慧根不够,就了悟不了,所以历代都出很多庸医,所以也让很多人产生了误解。
    尤其到了现代,人迷失了,更接受不了高境界的中医了,所以中医的气数也差不多尽了。
    
    神医还向我比如说,就是人上学一样,得从一年级上起,然后再二年级,三年级。
    。
    。
    再大学。
    
    如果给一个刚上一年级的小孩,告诉他大学的知识,他就接受不了,而且还吓坏了,从此以后就排斥了,厌学,最后一看到上学就反感,一味地反对了。
    
    这也是中医堕落的原因,所以这些年来他也不想再治病了,凭他一人之力太渺小了,这也是天定的劫数,他也改变不了什么。
    神医越说越伤感,听得我也很难过
    我安慰神医说,其实我是非常相信中医的。
    神医笑了起来,说平先生的徒弟如果都不信中医,那中医早就该绝种了,说着大笑。
    平先生赶紧严肃地说,他不是我师父,还说他远远不够格做我师父,只是与我有缘,这一世带着使命来与我化缘的。
    神医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不再问什么了。
    
    


本文原文网址:http://bbs.tianya.cn/post-16-737776-1.shtml
此内容由程序自动获取,若对本文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 [放入我的收藏夹]
  鬼故事 最新文章
嬉笑怒骂浮世绘——听茶茶讲那《醉茶志怪》
刚刚大概是见鬼了,吓得睡不着,发帖求指点
请了一尊shen像之后,居然发生这么可怕的事
向往重生-70后油腻大叔变身90后美眉
大家都来818自己身边的灵异事件咯!我先ba
说说我打坐吸收的宇宙知识分享下
抢个座位而已,你撕啥衣服啊
本格推理小说《地狱火车票》(吕子正)个人
《灵界启示录》(再更)
天涯论坛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8-04-16 23:57:47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新闻资讯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三丰软件 开发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阅读网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9日历
2018-9-26 13:22:49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