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地图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租车 短信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鬼故事 -> 我哥要杀死我爷爷,原因竟然是……_莲蓬鬼话_论坛 -> 正文阅读
 

[鬼故事]我哥要杀死我爷爷,原因竟然是……_莲蓬鬼话_论坛[第1页]

作者:就是要潇洒  更新时间:2018-05-17 00:40:27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村里人都说,我是我爷爷的种。
    
    这得从我妈怀不上孩子说起。
    
    我爸跟我妈结婚四年,我妈肚子愣是没动静,我爷爷和我爸都急的望眼欲穿。
    
    到我爸我妈结婚第五个年头,我爷爷坐不住了,他把我爸撵出去打工,他整天跟在我妈屁股后头转悠。
    
    我妈去种地,他也撵着去种地;我妈去洗衣服,他也跟着去挑水;就连我妈上茅房,他也在外面守着。
    
    公公和儿媳妇,这叫扒灰,是羞先人的事。
    
    村里人都指着我爷爷的脊梁骨骂,说我爷爷老不正经,爬自己儿媳妇炕头。
    
    族里几个辈分长的长辈也明里暗里劝了我爷爷几回,可我爷爷充耳不闻,依旧我行我素。
    
    我爸我妈结婚第五年,我妈忽然有了。
    
    我爷爷高兴坏了,对我妈也更好,几乎到了事事亲力亲为的地步。
    
    但公公和儿媳妇,有些东西总得避讳着些,可村里人都说,我爷爷什么都替我妈干,就连我妈贴身的衣服,都是我爷爷亲自洗的。
    
    村里人都说,秦建国(我爸)真可怜,娶媳妇儿给自己娶回来个小妈,现在小妈有了,生下来的孩子不知道该叫他爸,还是该叫他哥。
    
    可奇怪的是,我爸出去打工,一直没回来过。
    
    几个月过去,我妈临盆在即。
    
    我出生时,是难产,我妈疼了三天三夜,嚎的嗓子都干了,我才出生了。
    
    我刚一出生,我爷爷就抱着我急匆匆出去了,也不知道干啥去了。
    
    等他抱着我回来,我妈已经出事了:我妈整个人还好好躺在炕上,可内脏什么的却被掏的干干净净,一点不剩,整个人就剩下了一具空壳!
    我爷爷抱着我,一屁股就跌坐在了地上!
    我搔搔头,好奇问,“爷,啥事?”
    我爷爷看看我,拿旱烟袋锅子在鞋帮子上磕了磕,咂摸了一下嘴才说,“你给爷爷卜一课。
    ”
    卜一课,就是算一卦的意思。
    
    我爷爷是方圆十里乡镇最有名的算命先生,人送外号“铁面神算子”,意思就是铁口断命,铁面无情。
    
    铁口断命,是指我爷爷断生死,断阴阳,张嘴必应。
    
    铁面无情,是指我爷爷有三不算。
    
    三不算,是指不算家人自己,不算无缘之人,不算死命之局。
    
    只要在这三项之列,无论对方是朝权富贵,还是亲朋好友,统统没有商量的余地,我爷爷绝对不会破例,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都不行!
    这些年,我跟爷爷相依为命,爷爷也没什么好教我的,又想让我有口饭吃,就把这算命的行当传给我了。
    
    这十几年下来,爷爷的本事我已经学了个七七八八,他的规矩我自然更是熟记于心。
    
    可现在,爷爷居然让我替他算一卦。
    
    这违背了三不算之中头不算,不算家人!
    “爷爷,你说过,不能给家人算的……”我一时吃不透爷爷什么意思,只能小心提醒他。
    
    这规矩,可是他自己立下的。
    
    爷爷瞪了我一眼,语气很冲,“我让你算你就算,哪儿那么多废话!”
    爷爷的命令,我不敢违抗,只能顺从。
    
    我把三枚铜钱递给爷爷,让爷爷扔。
    
    扔了六次,六次统统都是三字没背面,老阴。
    
    我吃了一惊,跟着爷爷学了这么多年,从没见过这样的卦面。
    
    老阴在本卦里为阴,变卦里为阳,本卦是占卜之人所求问事情,本卦定,则可以根据本卦来取变卦,两者相互结合,才能进行占笙,预测吉凶。
    
    “爷爷,你求问的是什么?”问这句话的时候,我没来由有些心慌。
    
    无论用什么办法占卜,事出反常必有异,我学了这么多年都没见过这样的卦面,这样我很不安。
    
    爷爷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长长叹了一口气,“欠的债,终究还是要还的。
    ”
    我觉得更不安了,追问,“爷爷,要还什么债?”
    爷爷抬头看了看我,目光慈爱,“鹏飞,你去睡吧。
    ”
    说完之后,他背着手转身进屋,就在他进屋的时候,爷爷差点被门槛儿绊倒。
    
    我敢肯定,爷爷有心事。
    
    接下来几天,爷爷都有些心神不宁。
    
    果然,很快就出事了。
    
    出事那天,我正在午睡,爷爷在擦他的旱烟锅子,村里的癞头老二急匆匆冲到屋来,急吼吼喊我爷爷,“三爷,你家娟子的坟被刨了!”
    娟子,是我妈。
    
    我爷爷猛然抬起头,光着脚就下了炕,厉声问,“你说什么?娟子的坟被刨了?谁干的?”
    我也一下子惊醒了,蹭的翻身而起,紧张看着癞头老二。
    
    “三爷,我也不知道。
    ”癞头老二擦把汗说,“我下地回来,正好从你家坟地经过,见娟子的坟露了个黑窟窿。
    我以为这几天雨下的急,你家的坟塌了,就去瞅了一眼,打算回来告诉你。
    可我一看,不是坟塌了,是有人刨了……”
    我爷爷穿上鞋子就往坟地跑。
    
    我不敢怠慢,也跟着我爷爷往坟地飞奔。
    
    我妈的坟确实让人给刨了,刨了个大窟窿,坟里的棺材不翼而飞!
    这就奇怪了。
    
    我妈都死了十八年了,棺材早就烂成棺材板板了,尸体也早就成了一堆枯骨了,谁会来偷这些?
    可事实摆在眼前,我妈的坟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
    我爷爷的脸阴沉的像是要下雨,脸色臭的像是要啃谁一口一样。
    
    我明白我爷爷的心情,这在农村,但凡谁家被刨了坟,这就是羞祖宗的事,会在村里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我忍着坟堆里呛鼻的气味,来回转悠了一趟,忽然看到墓室里有一样东西,大红色,像是缎子做成的,在潮湿阴暗的墓室里分外显眼!
    捡起来一看,我的脸蹭一下红了:那大红色的东西,竟然像是女孩子穿的贴身小内内。
    
    我曾经在隔壁春花晾的衣服中看到过类似的。
    
    不过,春花那东西的料子,绝对不是这种。
    
    长到十八岁,我还是第一次亲手碰到这小巧性感的玩意儿,我的心砰砰直跳,鬼使神差就打算往怀里塞。
    
    “鹏飞,你手里拿的什么东西?”爷爷正好扭过头来看到,等他看清楚我手里是什么东西之后,立刻厉声喝道:“快把那东西扔下,快!”
    爷爷语气从没这么严厉过,我吓的手一抖,直接把那小东西扔在了地上!
    我把那东西扔下之后,我爷爷就冷着声儿说,“鹏飞,磕头,三局四面,各四个。
    ”
    我不敢多问,跪下就磕。
    
    墓室里的味儿呛鼻难闻,我差点吐出来,可我一颗心慌慌的,像是要从嗓子眼儿跳出来一样!
    那种感觉,太难受了!
    “鹏飞,把那玩意儿捡起来,回家!”爷爷盯着我磕完头之后,扔给我一句话,转身走出了墓室。
    
    那玩意儿,指的是我刚扔在地上的鲜红色小内内。
    
    我愣了,爷爷刚才还吓的跟啥似的,现在怎么忽然又让我捡起那玩意儿,还要带回家?
    还有,女孩子家的这贴身东西,是谁扔在我妈坟里的?
    爷爷的吩咐,我不敢不听。
    
    我小心翼翼把那小巧性感的东西装进衣服里,带回了家。
    
    我前脚刚到家,我爷爷后脚就把我家大门关上了,黑着脸示意我跟着他进屋,进了屋劈头盖脸就问我,“鹏飞,有相好的没?”
    我愣了。
    
    爷爷一向沉稳,怎么会忽然问我这种事?
    再说了,我妈的坟被刨了,尸骨刚丢,我爷爷怎么会忽然关心起这种事来了?
    “没有……不过,隔壁春花好像喜欢我。
    ”我自小没见过我妈,倒也没多深感情,就是提到春花的时候,我有些害臊,忍不住搔了搔脑袋,“爷爷,这跟我妈的坟被刨有啥关系?”
    我爷爷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直接说,“那你去向春花借个骑马布袋子。
    ”
    那时候卫生巾还没普及,女人来那事儿的时候用的都是一块布,用的时候正好骑上,所以村里人都这么叫。
    
    我臊的满脸通红,可又不能不去。
    
    爷爷向来说一不二,我不敢多问,只能去向春花借了那东西回来。
    
借那东西的时候,春花看我的眼神都变了,我臊的就没敢多看她,一溜小跑回来了。
    
借回来那东西后,我爷爷也不说让干啥,只顾着抽旱烟,一声不吭,抽的满屋子都是呛人的烟味儿,难闻极了。
    
我又急又无奈,只能等着。
    
这一等,就到了晚上。
    
大概到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我爷爷终于开口了,“鹏飞,你跟我去西山办件事儿。
    ”
我早就急了一天了,听我爷爷这么一说,我立刻精神抖擞,急急追问,“爷爷,什么事儿?是不是跟我妈被偷了有关?”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家祖坟就在西山,我妈的坟也在西山。
    
    “你别多问,只管按照爷爷说的去做就行。
    ”爷爷又吧嗒吧嗒抽了几口烟,这才说,“接下来我要说几件事,你要一字不漏的记住,千万不能记错任何一件事,听到了没有?”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爷爷特别慎重,脸色凝重的厉害。
    
    我也被这种气氛感染了,胆战心惊点头,“爷爷,你说。
    ”
    我爷爷说了一堆,总结起来其实就三点:
    第一,跟我爷爷去办事,无论我爷爷做什么,都不能问,不能说话;
    第二,把那骑马布袋子还有我妈坟里捡的大红色内衣都带身上,绝对不能丢;
    第三,完事之后,无论听到身后有什么动静,都不能扭头!
    我越听越觉得心惊,西山都是坟地,我爷爷这是要带我去干啥?
    可我爷爷向来说一不二,我也不敢多问,只能点头答应。
    
    我答应之后,我爷爷这才带我去了西山。
    
    我爷爷带我去找的,居然是个坟包。
    
    而且,这个坟包还是新的,土还都是黑的,坟包上零星撒着些“买路钱”,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我吃了一惊,这个新坟,是村里刚死的一个女孩子的,这个女孩子叫二丫,比我大两岁,据说跟人私奔,被人抛弃了,回来想不开就喝农药自杀了,鲜活的一条生命,就这么没了,她长的挺漂亮的,村里不少小伙子都喜欢她,没想到竟然落了个这样的下场。
    
    我更好奇,爷爷大半夜的,带我来二丫坟前干什么?
    正在想着,我爷爷扔给了我一把铁锹,低低说,“鹏飞,挖!”
    我眼睛蓦然瞪大,我爷爷大半夜带我来这里,居然是要挖二丫的坟?
    “爷爷……”我下意识张嘴就想问,我爷爷猛然瞪了我一眼,我这才忽然想到,来之前爷爷跟我说过,不管他做什么,我都不能问。
    
    不等我说话,爷爷已经开始挖了。
    
    沙沙沙……
    夜里很静,爷爷挖土的声音让我听的心惊肉跳。
    
    现在是深夜,四周黑洞洞的,只有黑魆魆的山矗立在不远处,偶尔有夜枭子扑棱着飞过,桀桀桀桀的叫几声,叫的人头皮发麻,双腿发软。
    
    我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咚咚作响,还有我们爷儿两挖坟的沙沙声……
    这种声音,差点让我抓狂。
    
    就在这之前,我还是个规规矩矩的好青年,现在居然大半夜来挖别人的坟,而且还是我爷爷带我来的!
    二丫二十岁就死了,算早亡,又出了那样的丑事,按照我们村的老规矩,是不能有坟穴的,只能挖个坑匆忙埋了,所以我和爷爷没费多大的劲儿,很快就刨到了二丫的棺材。
    
    我爷爷利索打开了二丫的棺材,露出了二丫的脸和身子。
    
    我鼓足勇气看了二丫一眼,才发现二丫除了脸色白点,倒也跟平时没什么两样,跟睡着了似的。
    只是她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寿衣,衬着她苍白的脸,看上去阴森怪异,让人看了后背直冒寒气。
    
    “把那玩意儿给她穿上!”我爷爷又低低说了一句。
    
    什么?
    我爷爷让我把那玩意儿,给棺材里的二丫穿上?我连看二丫一眼都觉得后背生寒,哪儿敢去动二丫?
    可这种时候,我爷爷绝对不会开玩笑。
    
    我只能照办。
    
    要想给二丫穿上那玩意儿,就必须脱掉二丫原本穿着的裤子。
    
    二丫现在穿着的是一身寿衣,裤子也里三层外三层的,加上我又紧张,几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脱下了她的裤子。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下面,二丫的腿又长又直,好看的不得了,可再好看也顶不住我害怕,我抖抖索索把那玩意儿从身上掏了出来,抖抖索索给二丫往身上穿。
    
    穿上那玩意儿,又是穿裤子。
    
    里三层外三层再重新穿好,已经累的我一身大汗了。
    
    夜里很凉,我那一身大汗,很快就被风吹散了,冷飕飕的,又黏答答的,真是难受极了!
    “好了,盖棺,埋了!”我爷爷立刻又吩咐我。
    
    我不敢怠慢,从地上搬起棺材盖就往棺材上盖。
    
    说实话,看着二丫的脸,我觉得挺瘆得慌的,恨不得赶紧盖上才好。
    
    嘻嘻……
    就在我盖上棺材那一刻,一阵轻笑忽然在我耳边响起,本来双眼紧闭的二丫,忽然睁开了双眼!
    她的脸很白,眼珠子黑漆漆的,正直勾勾盯着我看!
    “啊……”我一惊,手中的棺材盖一下子跌落了下来,重重砸在了我脚上,我又急又疼,却不敢大叫,只能抱着脚原地跳了几下,疼的龇牙咧嘴,眼泪都飚出来了。
    
    “怎么了?”我爷爷也吃了一惊,忘记了不让我说话这回事,惊疑问我。
    
    我指了指棺材里的二丫,“她,她刚才睁眼了,还笑了……”
    可我再看棺材里时,二丫还是紧闭双眼,哪儿有睁开眼?
    难道,我刚才太紧张,看走眼了?
    “快盖棺!”我爷爷大惊,也顾不上避嫌了,跟我一起抬起棺材盖盖到棺材上,又用钉子钉了,再埋了坟坑。
    
    重新埋了二丫之后,我爷爷先给二丫烧了我的生辰八字,又指挥着我给二丫烧了一大堆纸钱,又磕了无数头,这才带着我急匆匆往回走。
    
    就在我们快走出西山口子的时候,我爷爷忽然问我,“鹏飞,那骑马布袋子还在你身上不在?”
    我下意识就去摸。
    
    来的时候,我把骑马布袋子和那大红色内衣一起装在衣兜里的,那内衣给二丫穿上了,骑马布袋子应该还在。
    
    可我伸手一摸,我两个衣兜都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糟了!
    可能刚才拿那内衣的时候,把骑马布袋子一起给带出来了!
    “这怎么办?”我急的汗都冒出来了,忍不住扭头朝二丫坟头的方向看去。
    
    可就在我扭头的一瞬间,我整个人都僵住了,全身的寒毛,一根接一根竖了起来。
    
    不远处,站着一道身影……
    我当时吓坏了,根本没敢告诉爷爷骑马布袋子掉了的事,急匆匆跟着爷爷回了家。
    
    回去当天晚上,我就生病了。
    
    这一病,就是三天三夜。
    
    这三天三夜,我睡了醒,醒了睡,半睡半醒,昏昏沉沉,整个人都像是丢了魂儿一样。
    
    睡的昏昏沉沉的时候,我听到爷爷在跟一个人吵架。
    
    我爷爷和那个人的声音压的都很低,我只隐隐听到一句“当初你不该那么做”,其他的都没有听清楚,只有他们絮絮叨叨说话的声音。
    
    那个人不停批评我爷爷,我爷爷不停叹气,来回在屋子里踱步,脚步响的我睡的更不踏实了。
    
    睡的迷迷糊糊的,我就见一道袅袅婷婷的人影走进了屋子,冲我招手,叫我,“鹏飞,鹏飞。
    ”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一看,冲我招手的,竟然是二丫!
    二丫穿了一身大红色的裙子,柳眉弯弯,一双美目勾魂摄魄,樱桃小嘴更是娇艳欲滴,那大红裙子裹在她身上,让她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二丫姐,你怎么来了?”我舔了舔嘴唇,嘴唇有些干,喉咙也有些干。
    
    二丫一直是村里最漂亮的女娃,没想到她这么一打扮,比电视上的那些明星还要漂亮几分。
    
    二丫抿嘴笑了笑,又冲我招了招手,“鹏飞,来呀,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
    她的皮肤很白,白的跟雪似的,一只小手更是又白又嫩。
    
    那只小手招的我心痒痒,我不自觉就从炕上下来,情不自禁走到了二丫跟前,痴痴看着她问,“二丫姐,你要带我去哪儿?”
    二丫也不说话,转头就走。
    
    她的裙子很红,腰很细,屁股却很大,走的时候一扭一扭的,好看极了。
    
    我的心也痒的难受。
    
    不自觉的,我就跟着二丫开始走。
    
    二丫走的很快,跟飘似的,我一溜小跑的撵着她跑了很远,一直跑到了一间屋子里。
    
    那屋子很小,很窄,但到处都披红挂绿,还写着大大的囍字,像是在办喜事一样。
    
    等我进了屋子之后,二丫已经在屋子里的炕上了,听到脚步声,她缓缓抬起头来,羞涩冲我笑,“鹏飞,我好不好看?”
    再次看到二丫的那一刻,我差点窒息了。
    
    昏暗的灯光下,二丫全身白的跟雪一样,黑色的头发如同缎子一样披在胸前,黑白交映,美的让我心跳加速,血液瞬间飙升,差点就晕过去。
    
    我不知道我怎么走过去的,等我反应过来时,我已经将二丫抱在了怀里,低头去找二丫的小嘴。
    
    二丫太美了,我觉得我要是不做点什么,我会疯的。
    
    可就在我亲住二丫那柔软的小嘴时,我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叫声,“鹏飞,鹏飞,你醒醒!”
    我蓦然睁开了眼。
    
    睁开眼时,眼前一片刺亮,一群人团团围在我四周,正惊疑看着我。
    
    为首的,是我爷爷,还有二丫他爹,刘胡子。
    
    刘胡子并不叫刘胡子,而叫刘根生。
    
    胡子是我们那边人的称呼,意思就是蛮横无理霸道的意思。
    刘根生向来蛮横无比,是村里的一霸,所以村里人都偷偷叫他刘胡子,叫的多了,竟然没人叫他本名了。
    
    “爷爷,你们这是干啥?”看到一堆人围着我,我一时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身下什么东西冷冰冰的,硌得慌。
    
    “小子,这话该我问你吧?你昨天晚上对我们家二丫做了什么?”我刚开口,刘胡子一把就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吹胡子瞪眼冲我咆哮,“平时你小子看着也挺老实的,怎么能做出这种畜生不如的事情来!”
    畜生不如?
    这是骂我的?
    我一脸疑惑,刚要张嘴问发生了什么事,刘胡子就一把把我掼到了地上,板着我的头强迫我扭脸看地上,“他妈的,你看看你小子做了什么事!”
    我的脸被迫扭了过来,看到了所在的地方。
    
    等看到眼前情景时,我的脑袋轰的一声,整个人都炸了:我刚才躺的地方,居然是二丫的棺材里!
    而一身大红寿衣的二丫,全身此刻凌乱不堪,脸色惨白。
    
    那情景,就像是刚刚被人糟蹋了一样。
    
    我浑身一震,瞬间想到了我刚才那个梦,在梦里,我和二丫……
    难不成,现实中我真的这么做了?糟蹋二丫的畜生,是我?
    可二丫早就死了,我也一直昏昏沉沉睡着,我怎么会睡到二丫的棺材里,还对她做了畜生不如的事?
    “这不可能,我明明是睡在我家炕上的……还有,二丫姐都已经死了,埋进坟里了,我用什么挖开她的坟的?”我第一反应就是解释。
    
    刘胡子一把拽过我的手,唾沫星子飞溅,“草他妈的,还敢跟我犟嘴,你他妈的看看自己的手。
    真他妈的有种,用手活生生挖开了二丫的坟不说,居然还敢把二丫给尻了,老子今天不好好跟你算算这笔账,老子跟你姓!”
    刘胡子又蛮横又粗鲁,张嘴都是脏话,骂的句句难听。
    
    我低头看了看我的手,我手上指甲里全是泥,十个指头都磨出血泡了。
    
    我震住了:我当真徒手挖开了二丫的坟?
    昨天爷爷和我用铁锹都用了将近半个小时,我一个人却用手硬生生给挖开了?
    “你胡说,我,我什么时候把二丫姐那,那个了?”我当时脑袋一片空白,又不知道怎么替自己辩解,说话的时候嘴都是哆嗦的,“你,你别欺人太甚!”
    我总觉得,事情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可我又找不到证据,只能强行辩解。
    
    我这么一反抗,刘胡子直接炸了,又猛然将我从地上拽起来,拽着我的头发让我去看棺材里的二丫。
    
    看的更仔细之后,我更是如遭雷击:二丫的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脱下了,露着光洁白嫩的身子。
    
    那个地方一塌糊涂,确实像是被糟蹋过。
    
    卧槽,我真的对二丫做了禽兽不如的事?
    可如果不是我,那又会是谁?
    还有,我是怎么走到二丫坟地,又刨开她的坟的?
    等刘胡子说完之后,我爷爷终于开口了,“他叔,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说该怎么办?公了还是私了,我都陪着。
    只是鹏飞还小,希望你放他一马,我秦仲章承你这个情。
    ”
    我张大了嘴,爷爷这意思,是承认这些都是我做的了?
    这儿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我以后可怎么做人!
    我刚要反驳,刘胡子已经开口了,“好啊,既然你孙子把我闺女给尻了,那你孙子必须娶我闺女!”
    刘胡子的话一出口,我立刻就炸了,“二丫姐已经死了,我还活着,我怎么娶二丫姐?”
    四周围观的乡亲也议论纷纷,都说见过死人跟死人结阴亲的,没见过活人娶死人的,刘胡子这是把我往死路上逼。
    
    刘胡子一个大老刮子直接照着我的脸就扇了过来,臭骂道:“草你妈的,老子的闺女尸体都被你糟蹋了,老子没剁了你的屌,没报警都是便宜你了,你小子居然还跟老子讲条件?”
    他下手很重,我一半脸被扇的火辣辣疼,耳朵嗡嗡响,半天没有缓过劲儿来。
    
    我爷爷没有拦刘胡子,他吧嗒吧嗒抽了半天烟袋,终于开口了,“好,我家应了这门亲,二丫以后就是我们秦家儿媳妇了。
    亲家,你准备准备,让二丫过门吧!”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我爷爷这是真让我娶已经死了的二丫?
    爷爷居然让我娶二丫?
    我急出了一身汗,刚要说话,我爷爷却瞪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吭声。
    
    刘胡子也有些意外,摸了摸脑袋,“秦叔,你真的肯让鹏飞娶二丫?”
    我爷爷刷的阴了脸,在鞋底上磕了磕烟袋锅子,“让鹏飞娶二丫,不是你提的吗?怎么,现在反悔了?你要是反悔还来得及,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没有没有,我就是随便一问。
    ”刘胡子赶紧摇头否认,迫不及待开口,“二丫的情况你也知道,这喜事宜早不宜迟,要是秦叔你同意,咱们明天就办喜事,让鹏飞和二丫圆房,怎么样?”
    我爷爷点了点头,“好,明天就办事!不过,我有几句丑话说在前头,你自己掂量掂量,要是也同意,咱们就给孩子们办了事!”
    刘胡子是村里一霸,天不怕地不怕,但独独怕我爷爷。
    刚才犯浑,也不过是仗着我糟蹋了二丫这件事他占着理,一听说我爷爷同意,他立刻就变了脸,“秦叔,你说,我听着。
    ”
    我爷爷开口了,“第一条,二丫娶回我家后,新房我怎么布置,洞房怎么圆,我们老秦家说了算,你们老刘家不能管!”
    “这个自然这个自然,既然二丫嫁到你家去了,那就是你们家的人。
    那自然是你们看着办,我们不会管。
    ”刘胡子一口应允。
    
    我爷爷又接着说,“第二条,鹏飞娶了二丫后,二丫的尸体得归我们老秦家的祖坟,不归你们老刘家的,这个你也没意见吧?”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个刘胡子自然没意见。
    
    我爷爷又说了第三件,“我一个人把鹏飞抚养大的,也没什么存钱。
    我拿十万,给你当彩礼钱,你看要是不够,我再去凑凑,再给你凑些钱。
    ”
    十万块,当时是一笔数目不小的钱。
    
    “够了够了,秦叔你办事真是太讲究了,十万就十万,我不嫌少。
    ”刘胡子听到十万块钱彩礼时,眼睛都亮了,生怕我爷爷反悔,赶紧说,“那这事就这么说定了啊,我们先把二丫抬回家,你们明天来家里接亲就是了。
    ”
    刘胡子叫了几个人,急匆匆抬着二丫的尸体走了。
    
    围观的乡亲们这才敢说话,都纷纷劝我爷爷三思。
    
    他们说来说去,就一点:二丫是死人,而且死的不光彩,我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小伙子,长的也不差,娶一个死人,还掏十万块钱,实在是太吃亏了!
    吃亏事还小,以后有没有姑娘肯嫁给我都难说了。
    
    可无论他们怎么说,我爷爷就一句话,“这是我们老秦家的事,不用你们操心!”
    一句话,就堵的所有相亲脸上都挂不住,纷纷找借口离开了。
    
    那些乡亲离开后,我才黑着脸愤然质问我爷爷,“爷爷,二丫姐她死了,我还活生生的,你怎么能让我娶个死人?”
    我爷爷看了看西山边翻滚的黑云,叹口气说,“你必须得娶!”
    我必须得娶二丫?
    “为什么?”我梗着脖子,红着眼问我爷爷,“死人才能娶死人,我还活着呢!”
    我爷爷倏地扭头看向我,脸阴沉沉的,眼冷的可怕,“不然,你就得死!”
    一阵冷风吹来,我猛然打了个哆嗦!
    不娶二丫,我就得死?
    为什么?
    爷爷没有继续解释,他转身回了家。
    
    我也只能回家。
    
    因为除了跟爷爷回家,我无处可去!
    回家之后,爷爷就开始忙碌了,说是准备明天办喜事要用的东西。
    
    可奇怪的是,他找了好几个年轻壮小伙帮忙,只单单不许我回家,让我借住在隔壁老烟爷家,说等跟二丫成亲的那天才可以回去。
    
    要给我和二丫办喜事,爷爷却不许我在家?
    爷爷到底在家做什么?
    趁着老烟爷不注意,我偷偷趴到墙头朝我家院子看,就见几个年轻小伙子从我屋子进进出出的忙个不停,却没看出他们到底在忙什么。
    
    正看着,老烟爷回来了,他招招手让我从墙头上下来,语重心长说,“鹏飞,不管你爷爷做什么,都是为你好。
    ”
    “可是……”我一肚子牢骚,想跟老烟爷发泄发泄。
    
    “好了,你去睡觉吧,明天且得忙呢!”老烟爷摆了摆手打断了我的话,示意我快点去睡觉。
    
    我只能去睡觉。
    
    这么半睡半醒的,终于熬到了第二天。
    
    第二天大半下午的时候,爷爷才来老烟爷家找我,递给了我一套衣服,让我先穿上。
    
    我打开那衣服一看,等看清那衣服是什么的时候,我的手猛然一抖,直接将那衣服抖到了地上。
    
    爷爷让我穿的衣服,居然是一件大红色的寿衣!
    红的跟血似的!
    “穿上吧,她是阴人,你是阳人,本就不合,爷爷得先借寿衣压压你身上的阳气。
    ”我爷爷从地上捡起了寿衣,拍了拍寿衣上的土,语气凝重,“只要过了这晚,你就没事了。
    ”
    我直愣愣看着我爷爷,脱口追问,“爷爷,我有什么事?”
    旁边的老烟爷瞥了我爷爷一眼,又上来替我穿衣服。
    
    我像一个木偶一样,任由他们替我穿好了衣服,一步一步走回了我家。
    
    “鹏飞,你进屋吧,二丫在屋里了。
    ”走到我屋前时,爷爷拍了拍我的手,低低说道。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原文:http://bbs.tianya.cn/post-16-1712178-1.shtml
  鬼故事 最新文章
茶阳鬼事之——脑后灯
【见证者】2013是史无前例的一年,会发生很
绣魂:不要打扰夜半棺边刺绣的男人
看了隔壁中元节的帖子,想讲一下我认识的朋
我所经历的乡村灵异事件,诡异中带着几分邪
《献出玫瑰的杀手》:向尸体献出玫瑰的教授
天涯论坛
三世书:前世今生
夜鬼私语——阿桑婆短篇鬼故事系列
小时候有个算命瞎子说我比常人多了一魂一魄
上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8-05-17 00:34:49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美食菜谱 新闻资讯 电影视频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租车
生肖星座 三丰软件 视频 开发 短信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搜图网 美图 阅读网 多播 租车 短信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5日历
2018-5-22 6:14:44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