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地图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租车 短信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鬼故事 -> 大舅过世,我发现这世上原来真的有鬼 -> 正文阅读
 

[鬼故事]大舅过世,我发现这世上原来真的有鬼[第1页]

作者:老黑泥巴  更新时间:2018-07-18 01:01:46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10] [放入我的收藏夹]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初中毕业没多久,接到了大舅重病去世的消息,老爸老妈带着我急匆匆的赶去奔丧。
    
    下葬的那一天,来的亲朋好友很多,大舅家的堂屋和院子里挂满了白绫,在堂屋中设置了一个简易的灵堂。
    
    四平八正的白布棚,上接天窗,下接黄土,前有一衣带水,后有麒麟高山……
    正所谓依山傍水死乐安息,是所有灵堂、墓地的万金油地段。
    
    那口厚重的黑漆棺材前摆放的是大舅年轻时的照片,黑白色,看起来挺帅气的。
    
    乡下规矩,长辈去世的时候,像我们这样做晚辈的,必须在下葬那一天在棺材前磕三个头,除了恭敬的意思之外,更重要的是要让长辈走的了无牵挂。
    
    我的几个表兄弟恭敬的跪在棺材前磕了几个头,烧了一点纸钱,哭嚎着流了几滴泪,然后就麻利的起身跑出去了,毕竟当时年龄都不大,在这灵堂里感觉有点压抑害怕。
    
    轮到我的时候,我就直接朝棺材前一跪,也没哭,因为我实在哭不出来。
    我和大舅家的人并不亲,主要是因为他们家嫌我们家穷,平日里很少有什么来往。
    说实话,得知大舅去世的时候,我只是稍稍愣了一下而已,心中并没有什么悲伤的情绪。
    哭不出来,演技也没有我那几个表兄弟好,我就这么傻愣愣的准备拿旁边的纸钱烧几张就完事了。
    
    大舅妈那一家子当时脸色就有点不好看了,我身旁不远的老妈急的一下子冲过来,直接就冲我腰上狠狠扭了一下。
    
    我疼得直接嚎了一声,眼泪当时就下来了,疼哭了。
    
    看老妈那怒瞪着我的眼神,我即使感到委屈,当时也不敢说啥了,哭着拿过纸钱,就往棺材前的火盆里面扔。
    
    不过,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我这一扔,竟然扔出事来了!
    纸钱都是那种黄表纸剪成的,易燃,我前面几个表兄弟把纸钱扔进火盆之中,火头瞬间就将那些纸钱燃着了。
    
    而我这一扔……
    “噗~”本来烧的很旺的火盆,瞬间灭了!
    那感觉就像我扔进去的根本不是几张纸钱,而是灭火器似的,熄灭的很彻底,连一点火星都看不到了,只有那几张完好无损的纸钱静静的躺在满是纸灰的火盆之中。
    
    这一幕让灵堂内的所有人都吓到了,披麻戴孝的大舅妈一家子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已经熄灭的火盆,脸色很难看。
    
    老妈的脸色惨白,目光有些恐惧的看了一眼那口漆黑的棺材,手有点哆嗦,突然劈头给了我一巴掌。
    
    “还愣着干什么?磕头,给你大舅认错!”老妈声音有些颤抖的训斥着我。
    
    虽然那时候的我还是无神论者,但是碰到这样有点诡异的事情,心里面也是一哆嗦。
    急忙又给大舅的遗像磕了几个头,哭嚎的劲头比刚刚几个表兄弟还要足,又哆哆嗦嗦的拿过来几张纸钱,拿着打火机点着之后扔进了火盆中。
    
    “噗~”几张燃着的纸钱扔进了火盆之后,又是瞬间熄灭了,连一点火星都看不到。
    
    如果说刚刚那一次是意外,这一次又算怎么回事?
    老妈吓得直接跪在我的身边,面带惧意的冲着大舅的棺材哭喊道:“大哥,小烨不是故意的,你就别跟一个小孩子计较了,你就安心的去吧……”
    说着,老妈急匆匆的拿过几张纸钱,点着之后就往火盆里面扔,但是就跟刚刚一样,燃着的纸钱一沾到火盆,立即就熄灭了。
    
    “滚,你们都给我滚出去!”大舅妈这时候突然冲我们娘俩吼了起来,声嘶力竭的哀嚎哭喊道:“有多远滚多远,以后别让我见到你们……”
    大舅那一家子看我们娘俩的眼神都很不对劲,老妈的脸色难看,在大舅妈连哭带骂的声音下,拉着我急匆匆的出了灵堂。
    
    在我走出灵堂的那一刻,不知怎的,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我清晰的看到大舅妈哭着点燃了一沓纸钱放在火盆中,这一次火焰没有熄灭,烧的很旺。
    我还看到,那棺材前大舅的遗像上,那张黑白照片中,大舅的眼睛中似乎亮起了一道光,死死的注视着我。
    
    那应该是火焰的反光吧!
    虽然这样想,但是我的心哆嗦的都快蹦出嗓子眼了。
    
    我没敢跟老妈说这件事,老妈心神恍惚,估计受到的惊吓也不小,拉着我出了灵堂之后,就直接找正在院子里帮忙的老爸去了。
    
    听了我妈说的刚刚发生的事情之后,老爸也不淡定了,不过大舅的丧事还没办完,这时候又不能走,最后只能让我不要再靠近那间灵堂,等大舅下葬之后就立即回家。
    
    折腾了一个上午,正午时分,按照村里一位老人所说的吉时,村里八个壮汉抬起大舅的黑漆棺材就往村外不远处的山上去了,后面浩浩荡荡的跟着一大群披麻戴孝的人,一路走一路哭。
    
    本来我是不想去的,大舅妈那一家子也不想让我去的,毕竟上午那一幕实在太那啥了一点。
    不过村里几个老人不同意了,说外甥必须扛幡,这是规矩。
    那些老人在我们村里威望很高,最后没办法,我也只好跟着去了。
    
    村外的那座小山叫苗山,背阴山腰以下都是坟墓,我们村历代去世的老人都是埋在那里。
    而所谓的幡,就是一根长长的竹竿,上面挂了几层用纸糊成的帘子,就像是以前皇帝出游前面有侍卫举着那东西似的。
    
    大热的天,万里无云,一路上一丝风都没有,所有人都是汗流浃背。
    
    而就当来到山脚下的时候,突兀的刮起了一阵风,尘土飞扬,没有任何的征兆。
    
    被风沙迷住了眼睛,等那股风过去之后,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的景象之后,所有人都愣住了。
    
    我那几个表兄弟扛着的纸幡都安然无恙,唯独我的光秃秃只剩一根竹竿了,上面的纸幡全都没有了!
    大舅妈那一家子脸色剧变,死死的盯着我,刚要说什么的时候,村里有位老人这时候突然吼了一句:“赶快上山,入土为安!”
    除了大舅妈一家和我们一家三口之外,其他人只是觉得有点不吉利,想尽快把大舅的棺材葬进已经选好的墓地。
    
    说实话,我当时腿脚直哆嗦,都不敢往前走了。
    
    反正当时脑子乱哄哄的,老爸老妈牵着我上山,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走上来的,只知道老爸老妈手心冒汗很厉害。
    
    半山腰那块已经选好的墓地,将大舅的棺材抬放进去之后,一个老人提着一只精力充沛不断挣扎的大公鸡,一刀割断大公鸡的鲜红鸡冠,鸡血顿时喷洒而出。
    
    那只大公鸡翅膀使劲的扑棱着,老人猛地把头部冒血的大公鸡抛过大舅的墓,点点鸡血洒在坟墓之上。
    
    就在抛出大公鸡的同时,老人大喝一声:“驱阴邪,封墓穴!”
    话音刚落,那些拿着铁锨的村里的壮汉就立即铲土封了墓穴,这个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那只没了鸡冠的大公鸡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与此同时,我的精神突然一阵恍惚,突然感觉有点冷,脑袋昏昏沉沉的。
    
    “小烨,你怎么了?”
    大概是感觉到我的身子打摆子了,老妈扶着我,关切的问道。
    
    “我……”
    一句话没有说完,我就感到浑身一阵冰寒,随后眼前一黑,直接软到在地。
    
    等我醒来之后,我已经在家里的床上躺着了,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老爸老妈都守在我的身边。
    
    我发烧了,将近四十度,下午在村里诊所里打了一针退烧针,老爸老妈着急上火,若是我还没退烧的话,他们就准备连夜把我送去县医院了。
    
    究竟是因为撞邪了还是因为身子弱被山风一吹就受凉发烧了,这事谁也说不清楚,不过后来听老爸老妈提及此事,我才知道村里当时不少人都对我家指指点点的有种如避蛇蝎的感觉,这当然是我大舅妈一家的功劳。
    
    烧退了,老爸老妈也放心了,让我好好休息,他们就回屋睡觉去了!当时我隐隐听到老妈说什么要请邻村的神婆给我看看之类的话,当时脑子还有点晕,没有听仔细。
    
    高烧刚退,身体很虚弱,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可是这次睡得不太安稳了,噩梦连连,没别的,就一直梦到大舅的那张脸。
    
    梦中他的肤色有点惨白,眼睛中带着些许光芒,就这样死死的盯着我,最可怕的是,他还在对我笑,笑容很诡异。
    
    我猛地睁开眼睛,全身是汗,睡意全无。
    深吸几口气,心理安慰自己,这只是个梦,这只是个梦而已,白天发生的那些事只是巧合罢了!
    而就在我这样安慰着自己的时候,目光不经意的一瞥,看到了窗外有一双眼睛看着我,一双绿油油的眼睛。
    
    是那只大公鸡,没有了鸡冠的大公鸡,它的头部还流着血,一双眼睛中散发着淡淡的绿芒,就站在窗外死死的看着我。
    

    我怕了,是真的怕了,想跑想喊叫,但是身体不听使唤,发不出声音也不能动弹,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只诡异的大公鸡钻过我的窗户来到屋里。
    
    夏天,天气炎热,窗户基本上是不关的,不过是有窗纱的。
    窗纱完整无损,那只大公鸡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穿过来了,很诡异的情况。
    
    它从窗台扑棱着翅膀直接飞到了我的床上,一双散发着绿色的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这一刻我感觉自己真的快被吓尿了。
    
    那双诡异的眼睛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有点像我之前梦中看到的大舅的眼睛,不,不是像,是根本就是这双眼睛。
    
    染血的鸡头慢慢的凑了过来,眼睛中那绿色光芒也越来越盛,我感觉自己身上也越来越冷,有种血液被冻住,心脏快要停止跳动的窒息的感觉。
    
    鬼吗?应该是的吧!
    从小到大坚持的无鬼神论信念在这一刻彻底崩塌,若是给我一个机会的话,我一定会每月初一十五烧香拜佛沐浴更衣……
    可是,还有机会吗?
    我才十五岁啊!不想这么早就下地狱找阎王喝茶聊天啊!
    就在我心生绝望之时,我的房门被推开了,是我妈不放心我,半夜过来看看。
    
    我妈进来之后,那只大公鸡凭空消失了,而我也恢复了行动的能力,噌的一下从床上弹坐起来,嗷的一嗓子哭嚎起来,心中的惊吓和恐惧随之宣泄而出。
    

    老妈慌了,急忙询问我怎么回事,老爸也匆忙跑了进来。
    当我哭着把刚刚的事情说给爸妈听的时候,他们俩的脸色都是猛地一变,很是难看。
    
    他们没有怀疑我说谎什么的,毕竟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邪门了一点,容不得他们不信。
    
    最后,老爸老妈陪我在房中呆了一夜,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爸妈就带我急匆匆出门了。
    
    我们村里有一个神婆,据说能通灵,很是神奇。
    
    一大早我们一家三口就赶到了神婆的家,那个五十多岁的老妪听说了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之后,她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看了看我,又摸了摸我的额头。
    
    “没多大的事,晚上我带着他去一趟坟地,让他给他大舅磕个头烧点纸钱就没事了!”神婆对我爸妈说道。
    
    我爸妈担心要跟着一起去,不过神婆说的很坚决,不允许他们过去,只能带我自己去,最终爸妈只能无奈的待在家里等消息。
    
    等到晚上的时候,我跟着神婆来到了大舅下葬的那座山,山风呜咽,黑灯瞎火的,我的心里是怕的不要不要的,紧紧地跟在神婆的身后。
    
    “别怕,那是你大舅,怎么说也有血缘关系的亲戚,小孩子不懂事认个错就行了,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神婆温声安慰我。
    
    说是这么说,不过我的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走路腿都有些打颤。
    

    来到大舅的坟前,看着那石碑上大舅的小小黑白相片,我两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墓碑前。
    
    神婆没有理会我,先是朝大舅的墓碑拜了拜,然后拿出一把纸钱撒在大舅的墓碑之前,点了几根香插在墓碑前,然后神婆就静静的站在我的身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山风微凉,加上这周围都是坟,阴森森的,跪在这没一会我就感觉全身发冷了。
    不过身边的神婆一直没有开口,我也不敢站起身来。
    
    不知过了多久,一直安静没有开口的神婆突然对我说道:“来了,记着我之前教你的!”
    她的话音刚落,我就看到大舅的坟头上出现了一个黑影,是那个没有了鸡冠的大公鸡。
    
    此时已至深夜,大公鸡的头上还流着血,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那眼神让我的心直颤悠。
    
    我没有任何的犹豫,按照之前神婆交代的去做,直接对着大舅的墓碑磕头。
    
    “砰砰砰……”每一次都是实打实的,没玩虚的,额头红肿一片,很疼,不过我根本不敢停。
    
    “大舅啊,小烨错了,来给你赔罪了,您老就原谅我吧!”
    边磕着头,我边说着这句话,心里很害怕,也不敢看那坟头上站立的大公鸡了。
    
    磕了十几个头之后,我感觉自己头晕眼花,额头好像也破了皮了,有种火辣辣的疼痛感。
    
    “好了,你大舅走了,不用磕了!”就在这时,我身边的神婆说道:“你在这继续跪着,烧点纸钱,过了晚上十二点之后再下山,我在山下等你!”
    说着,神婆递给我一沓纸钱和一个打火机,然后她就转身下山了。
    

    “老了,不能在这长时间吹山风了,身子骨有点受不了了!”神婆离开的时候有些疑惑的扫视一下周围的坟,摇着头嘟囔着说道:“奇了怪了,怎么这片坟地的阴气这么重?是我感觉错了吗?”
    神婆下山了,留我自己在这片坟地,我的心中更怕了,有种想要拔腿冲下山的冲动。
    
    不过我不敢跑,老老实实的跪在大舅的墓碑前,有些哆嗦的拿着打火机烧着纸钱,我可不想大舅阴魂不散再跟着我了。
    
    这时候离晚上十二点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度秒如年,心中颤抖着忍受着这种煎熬。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眼看着就要到十二点了,由于跪的时间太长的缘故,我感觉两条腿有点麻了,正准备揉揉腿的时候,我的身旁突兀的刮起了一阵风。
    
    这股风很冷,冰寒彻骨,让我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心中疑神疑鬼草木皆兵,此时已经到了深夜十二点,我对着大舅的墓碑又磕了几个头,正准备站起身来赶快下山的时候,我的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我已经提心吊胆一晚上了,此时猛的听到身后这急促的脚步声,心里猛地哆嗦了一下,回过头去,看到来的人是不久前下山的神婆,我这才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吓死我了!
    我还以为是……是……
    蓦地,我刚放下去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差点蹦到嗓子眼了,因为我看到此时的神婆很不对劲。
    
    她的目光呆滞,身形僵硬,足尖点地,脚后跟没有沾地,跟跳芭蕾似的,以这种别扭的姿势快速朝我走来,速度很快。
    
    最关键的是,她的手中此时还拎着一只大公鸡,没有了鸡冠的大公鸡!。
    
    虽然我之前不信鬼,不过关于鬼的传说我听过不少,其中就有那么一条,被鬼附身的人脚后跟是不沾地的。
    
    而此时神婆就是这样,手中提着的那只大公鸡脑袋耷拉着,就跟死了一般。
    
    在快来到我身边之时,神婆的眸中突然闪过一抹油绿的光芒,脸色有点狰狞的冲我扑来,那样的眼神我很熟悉,就是不久前出现在那只大公鸡眼中的凶芒。
    
    她要杀我!
    或者说大舅的鬼魂要杀我!
    我不明白为什么大舅不肯放过我,虽然在他下葬的时候我确实有点小不敬,不过赔罪认错我都做了,为什么还要缠着我?
    怎么说我也是他亲外甥啊!
    为什么?
    这个时候也考虑不了这么多了,心中虽然很害怕,但是此时我的求生欲望已经掩盖了心中的惧意。
    当神婆满脸狰狞的朝我扑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来不及闪躲了,猛地大喝一声奋起一脚直接踹中了神婆的小腹。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妪,按理说身体素质应该不怎么样的,可是我这奋尽全力的一脚踹在她身上之后,她仅仅后退几步,然后像是个没事人似的再度朝我扑了过来。
    她的口中还发出嗬嗬古怪之声,口水流淌,似乎在她的眼中我已经成了一道美味的大餐。
    
    我吓得嗷了一嗓子转身就跑,身后神婆嘶吼咆哮着紧追不舍。
    
    她的速度很快,踮着脚尖跟在我的后面,根本不像是一个老人能表现出来的速度。
    

    我慌不择路,在山上坟地中兜圈子,不敢直线跑,要不然的话凭神婆那诡异的速度早就追上我了。
    
    我在众多坟墓中左窜右钻,最后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方向下的山,也许是神婆已经被我绕晕了,暂时摆脱她了。
    我不敢停留,也没有辨认方向,一个劲的往前跑,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我不知道我是朝什么地方跑的,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我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一路上不知道跑了多久,我感觉自己的两条腿都快跑断了,但是我不敢停下来,就怕身后会出现神婆的身影。
    
    连跑带走,已经离那座山很远了,我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傻眼了,因为我发现我迷路了!
    漆黑的夜晚,也没法辨别方向,加上又累又乏,我直接一屁股坐在了路边的一块石头上,等天亮辨别方向之后再说。
    
    虽然很困很累,但是我不敢合眼,满脑子都是神婆那狰狞的面容,警惕的看着四周,生怕神婆突然从周围冒出来。
    
    后半夜很难熬,提心吊胆强打精神注视着四周的情况,很耗费精力。
    
    天色刚蒙蒙亮,我辨认了一下方向之后,就急匆匆的朝村子那边跑去。
    
    我不知道被大舅鬼魂附身的神婆此时会不会在村子里等我,但是我必须得回去,因为我没地方可去。
    
    来到村口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不过有点古怪的是,此时整个村里都是静悄悄的。
    

    死寂一片,没有鸡鸣狗叫之声,寂静的让我感到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以往这时候,村里的大多数人都已经起床了,生火做饭袅袅青烟,孩童早就该四处撒欢乱跑了。
    可是现在却是一切都静悄悄的,实在太诡异了。
    
    我踌躇再三,最终还是一咬牙走进了村中,强忍着心中的恐惧跑到了我家的门口。
    我爸妈还在这里,我又能跑到哪去呢?
    “爸妈,我回来了,开门啊!”我拍着院门颤声喊道。
    
    当我忍着恐惧担忧紧张的情绪连喊几声之后,院门打开了,老爸老妈出现在我的面前。
    
    “爸妈,大舅要杀我!”看到爸妈之后,我急忙说道:“昨天晚上在坟地的时候,那神婆……爸妈,你们干什么?”
    我的话还没说完,老爸老妈就猛地抓住了我的胳膊,力气很大,掐的我的胳膊很痛,把我往院子里面拉!
    此时我才发现,我爸妈的身形僵硬,满脸面无表情,目光呆滞,跟中了邪似的。
    任凭我怎样挣扎,爸妈就死死的拽住我的胳膊,我的力气跟经常干农活的老爸老妈没法比,几个踉跄就被他们拽进了院子中。
    
    接着,当看到眸中散发着绿光的神婆从我家的堂屋走出来的时候,我的心就凉了半截了!
    爸妈目光呆滞的死拽着我不放,神婆的脸上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眸中绿芒大盛,一步步朝我走来。
    

    此时的我真的已经绝望了,嘶声大吼:“大舅,我可是你的亲外甥啊!你不能这么对我……”
    我的嘶吼根本没有用,神婆已经来到我的身前,一双手伸过来掐住我的脖子,逐渐用力,脸上的狞笑也越来越恐怖。
    
    我的呼吸困难,脸色涨红,想要挣扎,但是一旁的爸妈死死的按住我的胳膊。
    出气多入气少,缺氧的窒息感让我眼冒金星,视线逐渐变得模糊黑暗起来。
    
    这次真的完了!
    就当我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突然听到神婆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嚎之声,那死死掐住我脖子的手也松开了。
    一大口新鲜的空气吸入肺中,我连连咳嗽,视线也变得清晰起来。
    
    不知何时,我的身旁出现一个身穿灰衣的青年,手里抓着一把黑乎乎的颗粒状的东西朝神婆砸去,另一只手拿着一根桃木条抽打着神婆。
    
    神婆哀嚎,发出凄厉的惨叫,仅仅几个眨眼的功夫,神婆就萎顿倒地,两眼一翻,口吐着白沫晕死过去。
    紧接着,死死的抓着我胳膊的爸妈也是大手一松晕了过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我根本就没有回过神来,呆呆的看着那个灰衣青年。
    
    他对我笑了笑,然后蹲在爸妈的身前掐了一下他们的人中,爸妈悠悠醒来一脸迷茫的看着我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急忙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跟他们说了一遍。
    
    我爸妈吓得不轻,特别是老爸,恨恨的看着不远处倒地吐着白沫的神婆,咬着牙要对那老太婆动手,不过却被那灰衣青年拦住了。
    
    “不关她的事,她是通灵者,体质容易招鬼,不是她要害你们的!”那青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晕过去的神婆,摇摇头叹声说道:“这次鬼上身对她的伤害不小,估计会折损不少阳寿,先别管她了,让她躺地上多睡一会吧!”
    我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倒地的神婆,然后对青年感激的说道:“谢谢你,要不是你的话,刚刚我就……”
    “不用客气,正巧从这边路过,看到这个村子有点不对劲就过来看看了!”青年很是随意的笑着回应道。
    
    我有些疑惑的看向他手中的东西,那根桃木条和那把黑乎乎的颗粒状的东西,刚刚他就是用这两种不起眼的东西让鬼附身的神婆哀嚎不断的,所以我感到很好奇。
    
    大概是察觉到了我的疑惑目光,他微笑着说道:“黑狗血浸泡的糯米,桃木条,这两样对鬼有一定的克制作用!”
    正当我要询问之时,老爸突然开口说道:“不知这位师傅高姓大名,你救了我儿子,我们一家……”
    “不不不,别客气!”青年好像知道老爸要说什么似的,急忙说道:“我只是顺路而已,称不得什么师傅不师傅的,我叫苗春,只是一个游方道士而已!”
    说着,他苦笑一声,对老爸说道:“还有,刚刚只是把那只鬼打跑了而已,估计用不了多久它还会再回来的!”
    闻言,我们一家三口脸色瞬间变的惨白,恳求他出手彻底解决这个麻烦。
    
    他问起了事情的原委,我急忙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说给他听,爸妈在一旁稍稍补充一些。
    
    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苗春眉头微皱,喃喃说道:“没有什么太大的仇怨,并且还是你们的亲戚,这鬼魂怎么能有这么大的怨气呢?”
    随后苗春好似想到了什么,眸中闪过一抹光芒,问道:“你们那位亲戚下葬之后,谁是最后一个离开那块坟地的?”
    听他这么一问,我爸妈愣了一下,随后老妈有些迟疑的说道:“大哥下葬之后,按照规矩,得让大嫂在那烧点纸钱……不,不会是……”
    “你大哥家在什么地方?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苗春直接打断老妈的话。
    
    我爸妈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尤其是老爸,脸色都铁青了,咬着牙恨声道:“要是真的是她,我绝对饶不了她……”。
    
    我们家和大舅家的关系不好,他们家一直看不起我们家,但是我妈和大舅毕竟是亲兄妹啊!
    现在听苗春这样一说,我们一家三口都感到透体冰寒,气得直哆嗦。
    
    “到那边看看再说,先别急着下结论,或许……或许并不是大嫂做的呢!”老妈说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不太相信了。
    
    老爸也不跟老妈争辩了,招呼苗春一声,怒气冲冲的走出家门,我们紧随其后。
    
    我们走出家门的时候,村子里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鸡鸣狗叫,有些人已经迷迷糊糊的走出家门了。
    
    “这只鬼魂的怨气不小啊!”苗春看着那些迷迷糊糊走出家门的村民,轻叹说道:“幸好还没变成厉鬼,要不然你们村就危险了!”
    说完,他又是眉头一皱,看着我低声说道:“小家伙,给哥哥透个底,你大舅不是含冤而死的吧?”
    我摇摇头,说道:“病故!”
    闻言,他眉头皱的更紧了,喃喃自语道:“不应该啊!病故而亡的怨气怎么会这么大?”
    我没有理会他的喃喃自语,现在我的心里又紧张又愤怒,若这一切真的是大舅妈做的话,我真的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她了。
    
    大舅家在村头,我们家在村尾,没过多久我们就来到了大舅门前,老爸怒气冲冲的去拍门。
    
    院门打开了,是我的表嫂,当她看到我们一家三口和苗春一起面带怒色的站在门口的时候,表嫂愣了一下,还没等她开口,老爸已经怒气冲冲的走进院子中。
    

    “哎,你们一大早的干什么?”表嫂回过神来大喊一声,惊动了大表哥和大舅妈。
    
    大表哥是一头雾水的看着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大舅妈看到老爸带着我们直往堂屋走,顿时脸色一变,厉喝道:“你们想干什么?”
    说着,大舅妈跑到了堂屋门口,拦住我们的去路,色厉内荏的吼道:“这里不欢迎你们,滚出去!”
    在外人看来,是我在大舅下葬那天冲撞了大舅,舅妈不给我们好脸色看很正常。
    不过在我们看来,舅妈这一举动很可疑,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我们来祭拜一下大哥!”老妈也看出舅妈的神情有点不对,脸色有点黑的沉声说道。
    
    “滚,都给我滚!”舅妈像是疯了似的对我们狂吼着。
    
    表哥和表嫂也急忙围了过来,脸色有点难看的对我爸妈说道:“小姑小姑夫,你们还是走吧!这里……”
    话还没说完,站在我身旁的苗春突然一矮身从大舅妈的身边冲了过去,一个箭步窜进了堂屋之中。
    
    “你个天杀的混账,你想干什么?”大舅妈慌了,也不顾的拦我们了,急匆匆的冲进屋。
    
    我们紧跟着进屋,大舅妈那怒骂嘶吼之声截然而止,因为此时苗春已经从堂屋摆放大舅的灵位下面抽出了一张小小的纸人。
    纸人的上面写着我的名字,还有我的生辰八字,是用血写上去的。
    

    看到这一幕,我们一家和大舅妈一家都愣了。
    
    苗春摆了摆手中的小小纸人,看着大舅妈,摇头叹道:“果然是你做的!用这种方法害自己的外甥,你还真下得去手啊!”
    大表哥和表嫂呆呆的看着舅妈,有点不敢置信的说道:“妈,你这是……”
    “贱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老爸暴走了,额头青筋暴起,挥舞着拳头就要冲过去揍舅妈,不过却被老妈一把拦腰抱住了。
    
    “放开我,你给我放开,今天不揍死这个贱人,难消我心头之恨!”老爸的两眼通红,怒声咆哮道:“我们家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你竟然这么狠的心……”
    “就是我做的,又能怎么样?”舅妈的脸色狰狞,眼神怨毒的看着爸妈,咬着牙说道:“你们家对不起我们的太多了,公公婆婆当年走的时候,凭什么把家产分给你们一份,出嫁的闺女就是泼出去的水,那些家产本来就该都给我们的,是你们抢走的!”
    听大舅妈说出这样的话,不止老爸气的快要炸了,老妈也是气得浑身哆嗦,一脸悲愤的冲舅妈说道:“我爸妈留给我一份家产有错吗?凭什么说我们抢的,你还有没有良心……”
    话说开了,大家也就撕破脸了,舅妈脸上露出冷笑,不屑的看着一脸愤怒的爸妈,说道:“找了一个倒插门吃软饭没本事的女婿,是公公婆婆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一件事……”
    这么多年,在今天我才认清舅妈,那副怨毒的嘴脸让我感觉愤怒的同时还有一种恶心的感觉,正当我怒气冲冲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身旁的苗春偷偷的拉了一下我的衣袖,神神秘秘的冲我使了个眼色。
    

    大舅妈和爸妈在那争吵着,面红耳赤,这次算是两家彻底撕破脸皮了。
    我也懒得看她那张令人作呕的脸了,忍着怒气跟着苗春走出了堂屋。
    
    来到院中,听着堂屋内大舅妈那怨毒的声音和老妈老爸憋屈愤怒的声音,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很烦躁。
    而苗春则是轻声一叹,摇头说道:“你这位大舅妈对你家意见还真不小,连这样的招都能使出来,心肠有点狠啊!”
    “你用错词了,她这是心肠歹毒,丧心病狂!”我愤愤的说道:“竟然用这种法子害我,她这是真想让我张家绝后……”
    “不是,你说错了,她这法子并不是真的要害你,只是吓吓你罢了!”苗春打断我的话,甩了甩手中的那张写着我名字和生辰八字的小纸人,有些古怪的说道:“你说的你大舅下葬那天晚上出现在你屋里的大公鸡,确实是想要吓吓你而已,并不是真的要害你,毕竟你和你大舅有血缘关系,没有太大的仇怨他怎么可能会害你!”
    “嗯?”听他这么一说,我眉头紧皱,说道:“可是今天早上的事情你也看到了,那确实是想要掐死我的啊!”
    苗春摇摇头,眸中闪过一丝异样,沉声说道:“按照你说的,昨天晚上你在你大舅坟前磕头认错,一直跪到十二点,按理说应该没有事情了。
    可是后来却……”
    说到这,他的话语一顿,目露精芒,好似想到了什么,急忙说道:“你大舅之前的鬼魂是寄宿在那只大公鸡的身上,昨天晚上十二点之后,才附身到那个神婆身上的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还是有点心有余悸。
    

    苗春目光更加明亮了,似自语又似说给我听,喃喃说道:“昨天你磕头认错又在那跪了这么久,那只大公鸡已经走了,说明你大舅已经原谅你了。
    怨气不重的鬼魂是无法附在人身上的,也就是说,问题出现在昨天半夜十二点左右的时候,那是阴气最重的时候,你大舅的鬼魂沾染了怨气深重的东西才会那样……”
    说到这,他的语气突然急促起来,问道:“在你大舅去世之前,你们村有没有死过人?半个月之内的,还是葬在你大舅坟墓附近的,有没有?”
    我被他这突兀的问题问的一愣,眨巴眨巴眼睛,有些迟疑的说道:“好像没有吧!我不记得这半个月来我们村死过什么……哦,对了,我大舅那块坟地不远处确实有块新坟,不过不是我们村的,呃,以前也算是我们村的吧!”
    苗春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我,显然被我后面那句话绕糊涂了,哭笑不得的说道:“到底是不是你们村的?是什么人的坟?”
    “是我们村的一个女人,前几年嫁到邻村去了!”我挠挠头皮,说道:“不过前段时间听说难产死了,婆家不愿管了,这边娘家的人只能接过来葬在了我们这边的山头上了,也没有立碑,只有一座土坟,很不显眼……”
    苗春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了,有些凝重的看着我说道:“你确定那个女人是难产死的?”
    “嗯!”我肯定的点点头,看苗春的脸色有点不对,我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了?”
    苗春长叹一口气,看着我,眼神很复杂,声音有点苦涩的说道:“麻烦大了!”。
    
    “什……什么意思?”听他这么一说,我的眼皮直抽抽,小心肝蹦跶的速度加快不少,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他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我去,大哥你倒是说完啊!你这样说话说半截以后不会有朋友的!
    正当我想再次开口询问的时候,舅妈家门口来了不少的人,都是附近的邻居,一大早就听到我爸妈和大舅妈的争吵,好奇之下过来看看。
    
    看到左邻右舍都来了,大舅妈一改刚刚怨毒的表情,换成了一副可怜的表情哀嚎说道:“我们当家的刚走,你们就来欺负我这寡妇,我不活了……”
    大舅妈一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哭嚎着要撞墙,大表哥和表嫂急忙拉住,那些邻居也急忙上前劝慰,看我爸妈的眼神中难免带点不悦之色。
    
    大舅刚去世,这一大早的我爸妈来到这里和舅妈大吵大闹,在左邻右舍的眼中自然而然的认为是我爸妈的错,毕竟大舅妈现在是寡妇了,在别人心中是弱势的一方。
    
    面对那些邻居的不悦的目光和一些不太友善的话,再看看大舅妈那一副受了很大委屈要死要活的虚假演技,我爸妈气的浑身直哆嗦,要是眼神能杀人的话,我估计此时大舅妈身上早就已经千疮百孔了。
    
    “走!”老爸拉着老妈走出堂屋,老爸脸色铁青,老妈气的都哭出来了。
    
    这种事情没法跟那些邻居解释,就算解释人家也不会相信的,只会认为我爸妈说谎,会更加对我们家有意见的。
    

    我们一家走出大舅家的时候,老妈一直哭,老爸走路的身影都有点颤抖了,双拳紧握。
    我的爸妈都是实诚人,这次受了这样的委屈却只能憋在心里,那种感觉很不好受。
    
    我的心里也很不好受,恨恨的回头看向大舅家,心中难免升起些许的怨恨。
    
    这一次,是真的老死不相往来了!
    老妈哭的很伤心,老爸虽然又气又怒,但是他还是轻轻的揽着老妈,温声在她耳边说着什么。
    我和苗春走在后面,我发现苗春的脸色有点不对劲,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大概是察觉到了我疑惑的目光,苗春苦笑一下,说道:“等晚上的时候,我陪你再去那片坟地一趟,到那里看看,但愿事情不是我想象的那样,要不然的话……”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话锋一转,说道:“你先跟着你爸妈回家吧!我去准备一些东西,晚上应该能用得着!”
    说完之后,苗春就急匆匆的离开了,说实话我有点担心了,担心这家伙一去不复返了,要是那样的话,想想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那我肯定是死定了。
    
    怀着忐忑紧张的心情回到家之后,老妈哭着回房了,老爸则是坐在院子里冷着脸抽着旱烟袋。
    神婆还没醒,老爸把她挪进屋里床上去了,看到苗春没有跟我一起回来,老爸询问了一下,我把苗春走时说的话传达给他听。
    

    老爸没有说什么,抽了两口旱烟袋,沉着脸对我说道:“过两天咱们就搬家,搬到县城那边去,租个房子,以后都不回来了!”
    我不知道老爸这句话是气话还是真的,不过我知道老爸现在心里肯定很难受,我也没说什么。
    今天和大舅妈撕破了脸,估计不到半天村里关于我们家的风言风语就会传遍了,搬走也好,虽然从小在这里长大对这里有感情了,但是我也不想以后被村里的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
    
    等到中午的时候,苗春回来了,背着一个背包,里面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装了什么。
    除此之外,他还牵来了一只大黑狗,皮毛油亮,色泽很纯,至少我们村没有这种纯黑的大黑狗。
    
    正值饭点,老爸老妈知道苗春因为我的事专门跑了一趟县城之后,急忙招呼他坐下来吃饭,饭桌上老爸还拿出两千块钱给苗春,毕竟苗春这次买东西肯定也花了不少的钱。
    
    不过苗春没有收老爸的钱,笑着婉拒了,随意吃点饭之后,苗春就从我家厨房拿出一把菜刀,来到大黑狗的身边,趁其不备一刀劈在了它的后颈上。
    
    苗春力气不小,这一刀劈的很猛,大黑狗惨嚎一声倒在地上,血液飞溅,苗春身上沾了不少。
    不过苗春没有在意,又朝黑狗的脖子上补了两刀,这有点血腥的做法让我有点反胃了。
    
    我们不知道苗春要干什么,只能在一旁呆呆的看着。
    

    苗春砍死那只大黑狗之后,拖着脖子上还冒血的大黑狗围着我们的院子转了一圈,将狗血洒在院子里,院子里浓郁的血腥味很刺鼻,然后他又接了一点狗血泼在我家门前的空地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苗春直接将大黑狗的尸体扔在了我家院子的角落,然后从他那个背包中掏出了几面小巧的铜镜。
    这种铜镜在现在很难能买到了,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搞来的。
    
    他将几面小铜镜放置在院门、堂屋门的门框上,剩余的几面铜镜放在了堂屋的窗户上,确保堂屋有门有窗的地方都有小铜镜的存在。
    
    弄好这一切之后,苗春又从他的包内拿出一小袋用保鲜袋盛放的糯米,是用黑狗血浸泡的,递给我爸,同时还给了我爸妈几根桃树枝。
    
    “今天晚上我和他一起上山,我也不确保你家这边会不会出现今天早上那样的事情,黑狗血驱邪避煞效果不错,还有这铜镜和桃树枝,都对鬼魂有一定的克制作用!”
    苗春郑重的说道:“晚上如果你们听到外面有什么动静的话,千万不要走出房门,要是听到有拍门窗的声音,你们就把这染血的糯米洒出去,反正不管怎样,千万不能出屋!”
    苗春的这番话把我爸妈整的紧张了,他们死死的攥住那糯米和桃木枝,急忙点头。
    
    苗春长呼一口气,说道:“你们也不用太过紧张,这只是以防万一的做法,那只鬼晚上不一定会出现在这里的!”
    话是这么说,但是就怕那万一啊!
    当苗春在我家布置完这一切,然后又交待一些注意事项后,他就跟我们闲聊起来,我也知道了他的来历。
    

    就像他说的那样,他是个游方道士,跟着他师父好几年了,也学了一些抓鬼的本事,喜欢在周边村庄城镇中瞎溜达。
    因为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我虽然对于鬼魂有种惧意,但是心中也是有种好奇,忍不住询问了一些关于鬼的事情。
    
    “鬼也有善恶之分,不能一概偏全!”苗春耸耸肩,说道:“这句话是师父说的,不过这些年我还真没有见过有什么好鬼!”
    从他的口中得知那些抓鬼的惊险和趣闻之后,我的心中有颗种子似乎在慢慢的发芽,有种向往的感觉,虽然我胆小,但是我真的挺羡慕挺向往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太阳落山了,天色渐黑,我们在家吃了晚饭之后,苗春收拾一下东西,再三交代我爸妈晚上不论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能走出堂屋,然后就在我爸妈紧张担心的目光注视下准备带我离开家去山上的坟地了。
    
    可是还没等我们走出家门,我家旁边的邻居就急匆匆的跑到我们家门,看到我就大喊:“小烨子,你舅妈上吊了,赶快让你爸妈过去一趟!”
    听到这句话之后,我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绝对是骗人的。
    不过当看到村里有好多人往村头那边跑去,我顿时愣了,难道是真的?
    我爸妈也听到了邻居的喊声,急匆匆的往大舅家跑去。
    虽说早上那一幕很让人气愤,但是舅妈上吊可不是什么小事啊!我爸妈不可能不过去的,要不然以后绝对会被家里的亲戚和村里的人戳脊梁骨的。
    
    “有点不对劲,走,咱们也过去看看!”苗春的脸色有点难看,急匆匆的朝大舅家跑去。
    
    当我们赶到大舅家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有很多人了,交头接耳低声议论着什么,一些人看到我们一家三口来到之后,立即闭口不言了,看我们的眼神很奇怪,有种厌恶的感觉。
    
    想想也是,早上才跑到这里跟舅妈吵了一场,这刚到晚上舅妈就上吊自尽了,若说和早上那事没有关系,连我自己都有点不相信了。
    
    不过,舅妈早上虽然扮演的是让人同情的角色,但是她那狠毒的心肠、刻薄的嘴巴也不像是这种自寻短见的人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急匆匆的冲进堂屋之后,堂屋的房梁上还挂着一根打结的白绫,而大舅妈则是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脖子上有一道青痕,两眼圆睁,似乎有种死不瞑目的感觉。
    
    屋里站着几个村里的老人,都是在村里声望比较高的,正一脸唏嘘感叹着。
    而大表哥和表嫂则是跪在床前,满脸哀色的哭嚎着。
    
    看到我们进屋,还没等我们靠近床边,大表哥就噌的一下站起身来,满脸狰狞的冲我们嘶吼:“姓张的,我妈被你们气死了,你们这下高兴了吧?滚,都给我滚,以后我家没有你们这样的亲戚……”
    大表哥怒火中烧,那些老人也是冷眼看着我们,我爸妈脸色憋得很难看,最后我爸满脸怒气的拽着老妈走了,进来之后一句话没说就被赶出来了,村里那些人看我们的眼神更不对了,对我们指指点点说着什么,反正肯定没好话。
    

    出了大舅家的家门之后,苗春对满脸怒气憋屈的爸妈说道:“你们赶快回家,记住我交代的事情!”
    然后苗春就急匆匆的拉着我走出了村,往山上坟地那边赶去。
    
    出了村口之后,我看到苗春脸色依旧难看,我小心翼翼的问道:“我舅妈她……”
    “不是上吊死的!”苗春直接打断我的话,回头看向大舅家的方向,语气凝重的说道:“是被鬼掐死的!”
    “啊!”我忍不住失声惊呼,瞪大了眼睛看着苗春。
    
    他脸色复杂,沉声说道:“害人不成反被害,之前她用纸人写上你的生辰八字,用的肯定是她自己的血。
    你大舅的鬼魂沾上了浓郁的怨气,你早上被我救了,这刚到晚上就……唉,我也是忽略了这一点!”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哆嗦了一下,想说这是报应来着,不过现在也没那个心情了,更加担心大舅的鬼魂会找上我了。
    
    “你大舅家现在怨气有点重,你舅妈的尸体不能久放,要不然容易发生变故!”苗春沉声说道:“咱们先去那片坟地看看,等回来之后必须尽快把你舅妈的尸体火化,不然的话……妈的,好久没有碰到鬼了,这下子撞大运了,很棘手啊!”
    我也不知道他在那骂骂咧咧的嘀咕着什么,我只知道我最近的点子太背了,是不是要找个时间去庙里烧烧香什么的,去去身上的晦气。
    

    来到山脚下,苗春顿住了脚步,看向半山腰的那密密麻麻的坟地,朝一个方向指了一下,低声问道:“你大舅的坟是不是在那个位置?”
    我点点头,有点疑惑的看着他,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他的眼角抽搐了一下,脸色凝重的说道:“那个方位怨气浓郁,都他妈快赶上厉鬼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都不想上山了,不过我也知道若是今晚解决不了这个麻烦的话,以后我的小命不知道哪天就没有了!
    咬着牙心一横带着苗春上山了,来到大舅的坟前,我紧紧的贴在苗春的身旁,提心吊胆的观察着四周。
    
    苗春看着我大舅的坟,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将视线转向南边那块坟地,喃喃说道:“那边就是那个难产而死的女人的坟吧!怨气太重了,都传到这边来了……走,到那边去看看!”
    那女人的坟离我大舅的坟只有百余米的距离,那片坟地所在的位置比较偏,有种孤零零的感觉。
    
    正当我和苗春要过去的时候,苗春却猛地一把拉住了我蹲在了地上,同时给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我还没回过神之际,就看到南边坟地那边亮起了微弱的灯光,一个高大壮硕的身影偷偷摸摸的朝那个女人的坟地走去。
    
    这个家伙我不认识,不是我们村的人,大半夜的鬼鬼祟祟来这里,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苗春悄悄的拽了一下我的衣袖,示意我跟着他,我们小心翼翼的朝那边挪去,躲在一个距离那人十几米的坟墓后面,偷偷的看着那家伙的举动,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那个身形壮硕的家伙来到那个女人的坟前,朝那座坟拜了拜,随后拿出一把小巧的铁锨,从土坟的一边挖了起来。
    
    挖坟盗墓?
    看到这一幕,我瞪大了眼睛,差点叫了出来。
    
    苗春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巴,低声在我耳边说道:“别吭声,别让他发现了,看看他想干什么!”
    挖人坟墓伤天害理,是大忌,那个家伙身材高大壮硕,还带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袱,手中还有铁器,要是真让他发现了,他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那女人的坟没有立碑,只是一座土坟,那身形壮硕的家伙手中挥舞铁锨,挖得很快,没过一会的功夫就把土坟挖开了大半。
    
    土坟之中,露出一片草席,和草席包裹中的一双女人的脚。
    
    这女人命苦,难产而死,婆家不管不顾,娘家接回来下葬,没名没分不能立碑不说,娘家比较穷,连个像样的棺材都买不起,只能用一张草席草草裹着下葬了。
    
    棺材都没有,更别提什么陪葬品了,所以我就弄不明白了,这个壮硕的家伙大半夜的跑来挖坟盗墓图的啥?
    而苗春则是死死的盯着那个壮硕男人,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
    
    看到这一幕,苗春的脸彻底黑了,恨恨的咬牙低声道:“该死的畜生!”
    “怎么了?”我低声好奇询问,不过苗春没有理会我,黑着脸看着那个男人拿着蜡烛燎烤着那女尸的下巴。
    
    烛光的照耀下,那女尸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脸上出现一股黑气,身上的尸斑也开始扩散开来。
    
    那个男人显然很害怕,手臂一直哆嗦着,不过他并没有收回手中的蜡烛,一直燎烤着女尸的下巴,并且还一直嘟囔着要替她出一口怨气的话,似在安慰着女尸。
    
    没过一会的功夫,那女尸的脸色变得更加狰狞恐怖,整张脸似乎都扭曲了,她的嘴巴微微张开,一缕淡黄色的液体从她的嘴角流淌而下,并且她那被烛火燎烤的下巴也开始往外冒那种淡黄色显得有点恶心的液体。
    
    那男人一脸激动的急忙将刚刚那盛放婴儿尸体的小棺材放到女尸的下巴边,当成容器接取那从女尸口中和下巴流淌而出的淡黄色液体。
    
    看到这一幕之后,我身边的苗春拳头紧攥,咬着牙死死的盯着那个男人,要不是顾忌那个男人体格健壮我们俩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的话,估计苗春早就冲出去阻止了。
    
    直到那个男人手中的白蜡烛燃尽,那女尸的嘴边和下巴才不再流出那种淡黄色的液体,此时的那女尸,原本略显丰盈的脸庞已经变成了皮包骨的模样,双目暴突,很是狰狞。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原文:http://bbs.tianya.cn/post-16-1715412-1.shtml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10] [放入我的收藏夹]
  鬼故事 最新文章
悟道九年终于体会了无为进而修真的境界
《卡布奇诺的忧伤》(白羊座张文君文集)(转
风水核心原理,看懂即可超越90%的风水师。
《悟道》
遭到封杀的湖北13路公交车灵异事件,你想知
我与他无法解释的诡异关系!亲身的真实经历
听“金刚经”听的混身发抖!!!
亲身经历的淹死鬼找替身!!!!!
《谜咒》神秘诅咒暗藏不可告人的迷情乱事,
大道至简,实用为王——要看风水的请发图到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8-07-13 00:46:20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美食菜谱 新闻资讯 电影视频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租车
生肖星座 三丰软件 视频 开发 短信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搜图网 美图 阅读网 多播 租车 短信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7日历
2018-7-21 2:35:58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